辟支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獨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辟支佛梵語प्रत्येक बुद्ध转写:Pratyeka-buddha巴利語Pacceka-buddha),佛教術語,其梵语音譯為缽剌翳迦佛陀[1]俗語音譯為辟支迦佛陀,或簡稱為辟支迦佛辟支等,意譯為獨覺獨覺佛。是因過去世因緣,生在無之世[2],性好寂靜或行頭陀,最後世沒有聽聞佛法而獨自以因緣觀智慧[3],進而無師自悟證果,但無法教導一切眾生佛法[4]


上座部佛教[编辑]

上座部佛教明昆尊者《南傳菩薩道》開示說明辟支佛只會出現在兩個佛教間無佛教的時代,佛教還存在時不會有辟支佛出現[2]

佛陀教法是一乘道[5],所有的、獨覺、阿羅漢弟子都有修四念處十二因緣四聖諦四聖諦不是專屬聲聞乘的修行方法[6]四聖諦本就包涵了如實知見苦因的十二因緣十二因緣不是專屬無師自悟的獨覺乘修行方法[7]

、辟支佛和阿羅漢弟子已經斷除貪、瞋、癡走到了佛教的最終目的——涅槃、辟支佛、阿羅漢弟子的解脫煩惱沒有差別[8],佛說過辟支佛和阿羅漢弟子已經「永無來生」[9]不會繼續輪迴也不會在未來成佛。


上座部佛教馬哈希尊者[10]《帝釋所問經講記》表示:


上座部佛教明昆尊者[10]《南傳菩薩道》表示:


上座部佛教本生經》大孔雀王本生譚記載釋迦牟尼佛的前世曾經是墮入三惡道的孔雀王菩薩,孔雀王菩薩會念救護咒所以獵人想抓都抓不到。之後有個聰明的獵人用母孔雀叫春對付孔雀王菩薩,孔雀王菩薩聽了母孔雀叫春後失去正念受不了誘惑忍不住飛去找母孔雀自投羅網被獵人抓到[11]。 孔雀王菩薩被抓後向獵人開示「世間智慧」說明善有善報惡有惡報[12],獵人聽了孔雀王菩薩的開示的「世間智慧」後靠自己想通諸行(身心)的無常、苦、無我無師自悟證得「出世間智慧」成為辟支佛[13]


辟支佛最多只能教其他眾生「世間智慧」沒有能力教其他眾生覺悟[编辑]

上座部佛教明昆尊者[10]《南傳菩薩道》表示:

上座部佛教本生經》達利穆迦辟支佛本生譚記載釋迦牟尼佛的前世還是沒成佛的菩薩時曾經是國王,菩薩的朋友達利穆迦看到落葉後靠自己想通諸行(身心)的無常、苦、無我無師自悟成為辟支佛[14]。達利穆迦辟支佛向菩薩開示「世間智慧」說明在家生活的禍患和出家的好處,不過菩薩被愛慾所困不想出家[15]。達利穆迦辟支佛繼續向菩薩開示「世間智慧」說明輪迴的可怕和出家的幸福 [16] ,菩薩了解達利穆迦辟支佛的開示後出家修行證得禪定和神通死後投生在色界天。


上座部佛教本生經》五者布薩會本生譚記載釋迦牟尼佛的前世還是沒成佛的菩薩時曾經是苦行者因為出身高貴所以心理傲慢無法入定,當時有一個辟支佛知道菩薩心理傲慢無法入定就去向菩薩開示「世間智慧」說明菩薩傲慢的錯誤,菩薩聽完辟支佛開示後智慧增加想通傲慢的錯誤證得禪定和神通[17]


漢傳佛教《阿含經》記載[编辑]

漢傳佛教阿含經》記載了辟支佛的修行方式,如《增一阿含經·壹入道品·六經》:


大乘[编辑]

大乘佛教中有稱辟支佛屬於小乘三乘中的中乘,是屬於小乘的解脫道,無關於大乘佛菩提道。辟支佛是觀察十二因緣而證果,所以亦稱為「緣覺乘」。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遁倫瑜伽論記》:「緣覺地。若依梵語。名鉢剌翳迦佛陀。舊云辟支。訛也。此云獨覺。初發心時亦值佛世。聞法思惟。後得道身出無佛世。性樂寂靜。不欲雜居。修加行滿。無師友教。自然獨悟。永出世間。中行中果。故名獨覺。或觀待緣而悟聖果。亦名緣覺。」
  2. ^ 2.0 2.1 明昆尊者《南傳菩薩道》:辟支佛在佛陀與其佛法住世時是不會出現的,他們只出現在兩尊佛住世之間無佛的時期。
  3. ^ Pacceka Buddha in Dictionary of Pali Proper Names. Tipitaka, der Pali Kanon des Theravāda-Buddhismus. [2008-10-24] (英语). 
  4. ^ 龍樹大智度論》:「云何分別聲聞辟支佛。答曰。道雖一種而用智有異。若諸佛不出佛法已滅。是人先世因緣故。獨出智慧不從他聞。自以智慧得道。如一國王出在園中遊戲。清朝見林樹華菓蔚茂甚可愛樂。王食已而臥。王諸夫人婇女。皆共取華毀折林樹。王覺已見林毀壞而自覺悟。一切世間無常變壞皆亦如是。思惟是已無漏道心生斷諸結使得辟支佛道。具六神通即飛到閑靜林間。如是等因緣。先世福德願行果報。今世見少因緣。成辟支佛道如是為異。復次辟支佛有二種。一名獨覺。二名因緣覺。因緣覺如上說。獨覺者。是人今世成道。自覺不從他聞。是名獨覺辟支迦佛。獨覺辟支迦佛有二種。一本是學人在人中生。是時無佛佛法滅。是須陀洹已滿七生。不應第八生自得成道。是人不名佛。不名阿羅漢。名為小辟支迦佛。與阿羅漢無異。或有不如舍利弗等大阿羅漢者。大辟支佛亦於一百劫中。作功德增長智慧。得三十二相分。或有三十一相或三十二十九相乃至一相。於九種阿羅漢中智慧利勝。於諸深法中總相別相。能入久修習定。常樂獨處。如是相名為大辟支迦佛。」
  5. ^ 雜阿含經·六〇七經》:「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一乘道。淨諸眾生。令越憂悲。滅惱苦。得如實法。所謂四念處。何等為四。身身觀念處。受.心.法法觀念處。」
    中阿含經·念處經》:「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一道淨眾生。度憂畏。滅苦惱。斷啼哭。得正法。謂四念處。若有過去諸如來。……若有未來諸如來。……我今現在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我亦斷五蓋.心穢.慧羸。立心正住於四念處。修七覺支。得覺無上正盡之覺。」
  6. ^ 雜阿含經》(三九三):「如是知、如是見、如是無間等,悉應當說。又三結盡,得須陀洹,一切當知四聖諦。何等為四?謂知苦聖諦、知苦集聖諦、知苦滅聖諦、知苦滅道跡聖諦。如是當知、如是當見無間等。」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若三結盡,貪、恚、癡薄,得斯陀含,彼一切皆於四聖諦如實知故。何等為四?謂知苦聖諦、知苦集聖諦、知苦滅聖諦、知苦滅道跡聖諦。如是當知、如是當見、如是無間等,亦如是說。
    「五下分結盡,生般涅槃阿那含,不還此世,彼一切知四聖諦。何等為四?知苦聖諦、知苦集聖諦、知苦滅聖諦、知苦滅道跡聖諦。如是知、如是見、如是無間等,亦如是說。
    「若一切漏盡,無漏心解脫、慧解脫,見法自知作證:『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彼一切悉知四聖諦。何等為四?謂知苦聖諦、知苦集聖諦、知苦滅聖諦、知苦滅道跡聖諦。如是知、如是見、如是無間等,亦如是說。
    「若得辟支佛道證,彼一切知四聖諦故。何等為四?謂知苦聖諦、知苦集聖諦、知苦滅聖諦、知苦滅道跡聖諦。如是知、如是見、如是無間等,亦如是說。
    「若得無上等正覺,彼一切知四聖諦故。何等為四?謂知苦聖諦、知苦集聖諦、知苦滅聖諦、知苦滅道跡聖諦。如是知、如是見、如是無間等,亦如是說。」
  7. ^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五百二十七》:「或住獨覺乘果。」
    瑜伽師地論·本地分》:「云何獨覺習。謂有一類依初獨覺道。滿足百劫修集資糧。過百劫已出無佛世。無師自能修三十七菩提分法。證法現觀得獨覺菩提果。永斷一切煩惱成阿羅漢。復有一類或依第二或依第三獨覺道。由彼因緣出無佛世。無師自能修三十七菩提分法。或證法現觀乃至得阿羅漢果。或得沙門果。至極究竟畢竟離垢畢竟證得梵行邊際。證得最上阿羅漢果。當知此中由初習故成獨覺者名麟角喻。由第二第三習故成獨勝者名部行喻。」
  8. ^ 漢傳佛教中阿含經》:若如來、無所著、等正覺解脫,及慧解脫、阿羅訶解脫,此三解脫無有差別亦無勝如
  9. ^ 漢傳佛教中阿含經》:漏盡阿羅訶比丘已知滅盡,拔其根本,永無來生
  10. ^ 10.0 10.1 10.2 《佛教歷史上的六次經典結集》: 西元1954年緬甸、泰國、斯里蘭卡、柬埔寨、寮國、越南、印度、尼泊爾的上座部佛教僧團推舉具足戒定慧精通三藏的兩千五百個僧團阿羅漢長老舉行第六次結集,在兩千五百個僧團阿羅漢長老中選出馬哈希長老負責提問相當於第一次結集時的大迦葉,明昆長老負責回答問題相當於第一次結集時的優婆離阿難
  11. ^ 上座部佛教《本生經》第16卷:如是六人之王承繼王位,六人之獵師死於雪山。第七代之王所遣第七次之獵師自思:「予今日捕得,予今日捕得。」如是七年之間,未能捕得。獵師自思:「何以此孔雀之足,不於任何網中來食?」於是在彼處看守,見彼朝夕誦救護咒,獵人最後推定:「在此場所,無他孔雀,此鳥必為修梵行者,彼依梵行之力與救護咒之力而不為網捕。」於是往近處捕一雌孔雀,以拍手之音,使之鳴舉叫聲,拍手使之舞踊,馴熟之後,攜往山處,於菩薩稱誦救護咒間,於近處張網,彈指出音,使雌孔雀揚起叫聲。孔雀聞彼女之鳴聲,於是七百年間靜止之煩惱,如蛇被擊打時昂起鎌首,而彼為煩惱所惱,不能稱念救護之咒,急往彼女之近前,由空中降下,足踏入網。七百年間未能捕捉之網,瞬間捕捉其足而縛之。
  12. ^ 明昆尊者《南傳菩薩道》:[無記唯作心只是阿羅漢才有的,因此跟還是凡夫的菩薩無關。果報心(也作異熟心)是由於過去的業力而自動生起。因此與這兩種心識相應的智慧並不算是智慧波羅蜜。]在成就智慧波羅蜜時,菩薩只是專注於修習世間智慧至最高層次。在三十七菩提分裡的五根,其中一個是慧根。這慧根有兩種,即世間與出世間。出世間慧根並不包括在菩薩所修習的智慧波羅蜜之內。只有在證悟道果之前,與世間善心相應的智慧才是菩薩所修習的智慧波羅蜜。
  13. ^ 上座部佛教《本生經》第16卷:大士如是云,使獵師恐懼地獄。實則彼已成就為辟支菩薩之波羅蜜,如一成熟之蓮華尚在尋求觸及太陽之光線,彼已得完全智而生活。彼聞其法語立即領解諸行,知悉三法印,證得辟支佛智。此一知解與大士之由網解脫為同一瞬間。
  14. ^ 上座部佛教《本生經》第16卷:爾時達利穆迦自思:「今宮苑之中無人居住。」彼往坐王之石牀,爾時彼之面前忽有一枯葉落下,彼見落葉,悟諸行無常,覺得三 法印,使大地震動,悟入辟支佛之境地。即此瞬間,彼滅居士之相,神通及不可思議之衣鉢由虛空降來,著 於彼之身體,而立即具足八要具,成就行住坐臥之威相,如百歲長老之狀。依神通力飛翔於虛空, 往難陀姆羅岩窟而去。
  15. ^ 上座部佛教《本生經》第16卷
    王聞之,說彼因煩惱而自縛之事,唱第二之偈:
    我被繫縛染障礙     婆羅門!我已處於愛慾中
    可怖諸相不得斷     常行精進積善根
    菩薩云:「予不能出家。」。
  16. ^ 上座部佛教《本生經》第16卷
    辟支佛達利穆迦則不斷念,為次之說法:
    充滿愛慾與邪念     友之慈勸皆成空
    常念此世思愛戀     愚人常沒世流轉
    眾生墮入可怖獄     糞尿污穢皆充滿
    如是有情執身見     欲念之中不斷貪

    彼說以上二偈,如此達利穆迦辟支佛說胎動及由胎動所生之苦,今更說由生產所生之苦:

    穢污所覆惡血污     污穢羊水兒產出
    是故此身所觸者     一切不悅苦惱因
    不說他聞說嘗見     憶出種種不善業

    彼唱一偈半。

    今佛現等覺者云:「如是彼辟支佛依善巧之所說,救王超脫。」唱最後之後半偈:

    種種微妙之偈文     達利穆迦悟賢者

    辟支佛說諸欲之罪障,解釋自己之所說:「大王!今出家或不然,無論如何,我已說諸欲是苦, 出家為幸福,向王說明,王今熟慮。」彼諫言已畢,如金色之鵞王昇入雲中而沒其姿,歸還難陀姆 羅之岩窟。
  17. ^ 上座部佛教《本生經》第16卷:苦行者以自己之出生尊貴,起高慢之心,不能入於禪定,爾時有一辟支佛,知其高慢,自思:「此非卑者,彼乃成佛之人物,於此劫即將成為一切智者。予將使其高慢得以制御,到達禪定。」於是彼由自己所坐之草庵出來,自北部雪山而下,坐於彼苦行者石板之上。苦行者出,見他人坐自己之座席,彼因高慢不能自制,來至近前,彈指鳴聲云:「汝應識相,卑下者!汝非人之和尚沙門,為何坐予之座位?」於是彼曰:「善男子!何故爾為高慢?予為辟支佛智慧之知達者。爾於此劫將為一切知之覺者,乃為成佛之人物,滿諸波羅蜜,經如是如是之劫而成佛,成佛時將名悉達多。」於是將名、姓、族及第一弟子等悉皆告之,並云:「爾何故高慢粗暴?於爾實不相應。」彼與以教誡。苦行者雖受如是言後,並未向彼敬禮,亦未問及何時成佛,於是辟支佛云:「爾應知爾之生不如予之德之價值偉大,若爾能修行,亦將如予之飛行於虛空。」於是昇至虛空,以自己之足塵,於彼之結髮之上,撒一圓圈,往北部雪山而去。
    苦行者於彼行時,為悲痛所襲,彼思:「此沙門以如此沉重之身體,而如木桶之狀,懸空而步行。予自請生身尊貴,而向如是之辟支佛不與敬禮,亦未問予何時成佛,此予之出生又有何益?此世惟有戒行,最為偉大,予之高慢增上,必將墮入地獄。在此未能抑制高慢之內,將不往探求樹實。」於是入草庵,為制御高慢入布薩會,坐於筵席之上。此賢善男子制御高慢終了,行十徧處,實現神通與禪定,於是往經行臺之一端,坐於座席之上。
  18. ^ 分別功德論》:迦葉所以用滅盡定力最勝者,以迦葉本是辟支佛故也。夫辟支佛法,不說法教化,專以神足感動,三昧變現,大迦葉雖復羅漢取證,本識猶存,向所錄八萬四千眾德,能所感功齊迦,難曰:「迦葉以本是辟支佛故稱其勝,此等羅漢復是辟支佛耶?」答曰:「雖非辟支佛,遍習滅盡定,其力是同,以是故言:『迦葉眾僧眾生福田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