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花誾千代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立花 誾千代
假名たちばな ぎんちよ
平文式罗马字Tachibana Ginchiyo
立花誾千代畫像

立花yín千代(1569年9月23日(永禄12年8月13日[1])-1602年11月30日(慶長7年10月17日)),日本戰國時代的女性。其名有吟千代銀千代勝千代等,另有宮永樣腹赤樣之稱。法名「光照院殿泉誉良清大姉」,神號「瑞玉靈神」。

生平[编辑]

出生[编辑]

誾千代是大友氏重臣戶次鑑連的次女,母親是仁志姬(西姬、寶樹院)[2]。誕生於筑後國山本郡的問本城,不久便跟隨父親移動到筑後赤司城。 其名「誾」含有謹慎地聽聞他人說話之意,是請來肥前國的高僧・增吟為其命名,也因此有一說其正式的名字應當是「吟」千代。 道雪讓當初仲介仁志姬與自己結婚的城戶知正[3]以及家臣十時連貞擔任誾千代的傅役[4]

戰國女城主[编辑]

在誾千代出生前年的永祿11年(1568年),原立花山城城主立花鑑載反叛大友氏,其後遭殲滅。 元龜2年(1571年),其父戶次鑑連受其主君大友宗麟之命令形式上繼承立花氏,成為立花山城城主。後世稱為立花道雪。 天正三年(1575年),不到七歲的誾千代便受到道雪讓位而成為家督[5][6]。 這是基於道雪的意願[7]而成為女性當主的特例,也是戰國時代少見的例子。

然而道雪本身還是希望由男子繼承立花家,因此曾經有讓長女政千代嫁給同為大友家臣的筑前與力眾代表人物薦野增時來繼承的做法,但是被增時以自己不是大友、立花一族血親為由拒絕,而政千代也於12歲之齡夭折[8]

天正6年(1578年),大友家與島津家爆發耳川之戰。大友家敗後,原本臣服於大友家的北九州筑前一地的國人眾開始陸續發起反抗活動,立花道雪高橋紹運為此出城迎戰,當時在城中的誾千代也沒閒著,招集城中婦女少女等,組織女鐵炮隊守衛[9][10]

迎來夫婿[编辑]

之後道雪自薦野增時處聽聞到同是大友家臣的寶滿・岩屋城主高橋紹運生有一子與誾千代年齡相近,名為千熊丸。道雪邀了千熊丸到自城立花山城遊玩,並觀察他的一舉一動,認為將來必成大器。 不久千熊丸元服,取名高橋彌七郎統虎,即日後的立花宗茂。其初次作戰的出色表現更讓道雪下定決心向高橋紹運請求,希望讓統虎成為養子繼承立花家。起初紹運不答應,但在道雪不斷的說服之下總算是得到了同意。

天正9年(1581年)8月18日誾千代正式與統虎結婚。天正13年(1585年)9月11日道雪於筑後遠征中病死,此時統虎與誾千代兩人繼承立花家。翌年島津大軍攻略立花山城時,誾千代也領軍備戰守城[11]

筑後柳川時期[编辑]

九州經歷了豐臣秀吉的征伐後,其夫婿立花宗茂因功被封為筑後柳川大名。傳聞此時誾千代因為要離開從小居住的立花山城,移居到父親長年征戰不下的柳川城,且父親和祖母(養孝院)皆葬在立花山城,因此對離城一事曾表達了強烈的不滿,離去前在立花城境內的「梅岳寺」悼念父親,離城也比宗茂晚了三日。

豐臣秀吉所發起的文祿慶長之役的幾年間,因宗茂出兵朝鮮,她便在領地柳川組成女子巡邏隊,嚴加防止火災,小偷等,且每夜在街道,屋敷等地來回巡邏[12]。 而此時秀吉身在肥前名護屋城,招集了各大名的妻子伺候,誾千代也受命參加,她也知道秀吉是好色出了名,便和侍女拿著大薙刀,且腰間繫了脇差去參見,當秀吉看到了美艷的誾千代和侍女拿著武器參見時,便褒獎她:「立花家的妻子就算平時也如此有警戒心,真是位女丈夫!」[9]

之後她移居到柳川城南方的宮永村。一說其原因可能是宗茂在朝鮮回國後(約1595年-1596年)在豐臣秀吉和細川忠興引薦下,迎娶矢島秀行[13]之女矢島八千子[14]為妾室,誾千代自知沒能誕下子嗣而選擇離開主城。

關原之戰時期[编辑]

關原合戰之際,她因世仇島津家加入石田三成的西軍,且自身預測東軍勝機較大為由,勸宗茂加入東軍,但宗茂為了貫徹對秀吉的恩義毅然加入西軍。宗茂回國時,她命令家臣數十人前往豐後鶴崎迎接。不久後,鍋島直茂加藤清正黑田孝高的聯軍先後攻打柳河城,宗茂命令由家老小野鎮幸等人在柳河北方國界佈陣,並於江上八院一帶抵擋鍋島軍。

此時誾千代為了捍衛領地,穿著紫系威鎧甲、手拿大薙刀、腰繫小脇差,率領穿著唐紅具足的女鐵砲隊200餘人由宮永村往西南邊海岸進軍,並人人佩帶由其父親道雪所發明的「早合」[15],在海邊渡船口以鐵砲集體速射嚇阻了鍋島水軍的軍勢[9]。因道雪發明的「早合」能使鐵砲射速比一般鐵砲快三倍,誾千代也自幼便學習佈兵陣型,使得鍋島水軍無法上岸。 誾千代的速射女鐵砲隊早先便以「立花早擊女」聞名,誾千代亦被人稱「花中的立花」[16]

之後她又率200女兵前往江之浦街道攔截加藤軍,使得加藤清正繞路往瀨高街道進軍,成功拖延時間[17][18][19]

逝世[编辑]

立花家改易後,宗茂與誾千代受到加藤清正保護,讓宗茂住在玉名郡的高瀨一地,誾千代與生母寶樹院則一同住在腹赤村。

宗茂流浪到江戶期間,誾千代日日祈禱信奉的稻荷神祇[20]希望能讓宗茂早日回復大名身分,而這段期間雖有立花家老臣米多比鎮久扶養照顧卻不幸染上重病,最後在慶長7年10月17日(1602年11月30日)病死[21],享年34歲,法名「光照院殿泉譽良清大姊」。

當時的人們稱誾千代為「宮永 / 腹赤夫人」,後世則讚揚稱呼她「西國的女丈夫」、「筑前的白梅」、「白慈的觀音」。

誾千代的菩提寺在柳川良清寺,是立花宗茂終於成功回復舊領柳川大名身分後,讓瀨高上莊來迎寺的僧侶[22]所開。後來在熊本縣玉名郡長洲町有相傳是誾千代的供養塔,由其形狀而得到「牡丹餅樣」的稱呼。另外在誾千代幼年生活於筑後問本城、赤司城之間頗有因緣的善導寺中也與其母寶樹院有墓石存在[23]

天明年間和父親道雪、夫宗茂一起被後代祀奉在柳川境內的三柱神社,文政3(1820年)6月8日年受贈神號為「瑞玉靈神[24]

天保8年(1837年)則由真言宗當山派御門主(醍醐寺三寶院)致贈御璽以及「照柳大明神」的神號[25]

人物[编辑]

誾千代在柳川被稱作是生來有如本吉山的清水觀音般的女性,世人亦知其權威。 依據舊記所載:誾千代不僅天資婉麗並熟達文武諸藝,且聰穎暁悟富慈愛之心,見識英邁卓越,為人嚴毅,以法駕御諸豪。 天正14年島津大軍包圍立花山城時,以及慶長5年江上八院之戰時,穿著鎧甲提著薙刀,組織起女軍進行防禦。因其平時善養士卒,皆願為其赴湯蹈火犧牲在所不惜。如此才幹可說是不下女王卑彌呼。

誾千代可謂巾幗不讓鬚眉,當加藤清正進軍柳川時向響導問路之際,響導說:在山門郡西宮永村住著道雪公的女兒誾千代,受其國人由衷的敬服。若取道江之浦進至宮永一地,必遭其指揮的強兵阻擾。於是加藤閃避其兵鋒改道瀨高。如此這般連猛將加藤清正也對誾千代有所畏避。

又傳說朝鮮派兵文祿之役時,豐臣秀吉在名護屋,某日招見誾千代。當時其美貌才華可謂九州一眾諸侯夫人之中堪稱第一,且身持高論能說會辯,不愧為勇將道雪公之女。 我國國民皆視神功皇后為聖母尊崇有加,而柳川鄉民則視誾千代如筑後國母大為敬仰,亦可知其有理。真乃女傑之魁首。 [26]


誾千代幼年便生得美麗,擁有白皙的皮膚和明亮的大眼,因而被褒美為「筑前的白梅」,傳聞愛好美女的豐臣秀吉也被她的容顏所吸引。 同時具備如父親道雪一般的莊嚴,幼年即讓同年的男童望而怯步,並且随着逐年成長,擁有不凡的氣質,因此被褒稱為「白慈的觀音」。


一般認為其別居宮永村的行動顯示夫婦之間不合而離婚,而且沒有留下子嗣更加強了兩人感情不睦的說法。然而兩人之間的逸聞卻未必都是讓人感到其夫妻不合,且一次史料中並沒有能夠指明兩人不合的證據。另外宗茂與其他兩位妻室亦無生子,無法說明與誾千代無子就是夫妻不和。

遊戲[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註釋與引用資料[编辑]

  1. ^ 一說為8月11日。『柳川市史』史料編V近世文書(前編)74 十時(正道)家文書 一一九 願書 道雪様御一子良清大姉者、永禄拾二己巳年八月十一日筑後国於問本村御誕生被遊、吟千代様与奉申候、御誕生早速城戸主水知正御守被仰付候、然處ニ元亀三壬申年八月十五日亀菊丸(安武方清茂庵。宝樹院様と安武阿波守殿御子)御家御連子御両人亀菊丸殿・於吉姬、於吉姬者、米多比丹波鎮久ニ嫁、箱崎之座主麟清法印御弟子ニ被進候ニ付、主水被成親分ニ御副被遣候、依之家柄之儀ニ茂御座候間、御守跡役十時摂津守連貞江被仰付、元亀三年八月ヨリ御成長迄御守相勤候、其後段々御取立被成、御家老職迄被仰付後、(後略) P.722。
  2. ^ 『井樓纂聞 梅岳公遺事』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p.69~70
  3. ^ 『井樓纂聞 梅岳公遺事』 p.69~70
  4. ^ 『柳川市史』史料編V近世文書(前編)74 十時(正道)家文書 一一八 十時家由緒書 先祖十時摂津守連貞、良清(誾千代)様御守役被仰付、元亀三年八月ヨリ御成長迄御守相勤、(後略) P.721。
    一一九 願書 道雪様御一子良清大姉者、永禄拾二己巳年八月十一日筑後国於問本村御誕生被遊、吟千代様与奉申候、御誕生早速城戸主水知正御守被仰付候、然處ニ元亀三壬申年八月十五日亀菊丸(宝樹院様安武阿波守殿)御家御連子御両人亀菊丸殿・於吉姬、於吉姬者、米多比丹波鎮久ニ嫁、箱崎之座主麟清法印御弟子ニ被進候ニ付、主水被成親分ニ御副被遣候、依之家柄之儀ニ茂御座候間、御守跡役十時摂津守連貞江被仰付、元亀三年八月ヨリ御成長迄御守相勤候、其後段々御取立被成、御家老職迄被仰付後、(後略) P.722。
  5. ^ 『柳川市史』史料編V近世文書(前編)61立花文書『戸次道雪譲状』358頁
  6. ^ 中野等、穴井綾香『柳川の歴史4・近世大名立花家』P.41~42
  7. ^ 一方面是主君大友宗麟忌諱立花氏為叛臣之姓不願讓道雪冠此姓,且要求道雪的猶子戶次鎮連來繼承,但道雪已讓鎮連繼承本家戶次家,於是提出讓獨生女誾千代繼承,受到宗麟及其繼承人大友義統的同意。
  8. ^ 一般認為誾千代是道雪唯一親生女,但據『薦野家譜』所載,誾千代有一位胞姊,作為薦野增時的婚約候補者,名為政千代。 雖然有一說政千代是誾千代之母與前夫安武鎮則所生之女,但此女名為吉子,且嫁給另一位重臣米多比鎮久生下三名男子,明顯與12歲早夭的政千代是不同人。而若認為是道雪與前妻・入田波津所生之女的話,由於道雪約在1550年左右與其離婚,若推測政千代為1550年生的話,在1562年便死亡,亦不可能是到1575年左右成為薦野增時的婚約候補者。因此政千代的生母無法斷定是哪位女性。
  9. ^ 9.0 9.1 9.2 『柳川藩叢書』第一集 補遺(八四)宗茂夫人の壮擧 213~215頁
  10. ^ 依據『大友文書』的記述:「大友宗麟的重臣戸次道雪,其女甚為勇壯。帶領城中婦女50餘名進行訓練,在開戰之初進行齊射,威嚇敵軍先聲奪人」
  11. ^ 『旧柳川藩志』誾千代姬 642頁
  12. ^ 『柳川藩叢書』第一集 補遺(八四)宗茂夫人の壮擧 213~215頁
  13. ^ 足利氏第十五代將軍義昭之子
  14. ^ 又名八重/八千子、瑞松院,大納言菊亭晴季外孫女
  15. ^ 彈藥和彈丸合裝的快速填充彈藥莢
  16. ^ 此稱呼後來變成當地採茶歌-《花阿柑橘,茶香》,現在的立花後代除了在柳河經營日式旅馆外也販賣柑橘茶)日語的立花和橘同音,同為"TACHIBANA"
  17. ^ 『柳川藩叢書』第一集 補遺(八四)宗茂夫人の壮擧 213~215頁
  18. ^ 『旧柳川藩志』誾千代姬 642~643頁
  19. ^ 『立花遺香』 P.152~153
  20. ^ 立花誾千代姫物語
  21. ^ 另有傳說跳井自殺
  22. ^ 即原本的柳川城主・蒲池鑑盛之孫・應譽
  23. ^ 誾千代姫(立花宗茂公の正室)墓を確認 供養塔文字に感嘆の声 久留米・善導寺 郷土会誌で紹介 柳川有明新報』2016年2月18日
  24. ^ 『旧柳川藩志』中卷 第十五章 寺社 第四節 三橋村 第一県社 高畑の三柱神社 469頁
  25. ^ 「旧柳河藩主立花家文書」藩政1091・「当社御傳記」
  26. ^ 『旧柳川藩志』誾千代姬 642~643頁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