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安東尼奧·葛蘭西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安東尼奧·葛蘭西
安東尼奧·葛蘭西之墓

安東尼奧·葛蘭西義大利語Antonio Gramsci,全名安東尼奧·弗朗西斯科·葛蘭西,義大利語Antonio Francesco Gramsci義大利語發音:[anˈtɔːnjo franˈtʃesko ˈɡramʃi] 關於這個音頻文件 聆聽;1891年1月23日-1937年4月27日)是義大利共產主義思想家,也是義大利共產黨的創始人和領導人之一。他創立的「文化霸權」理論對後世影響深遠。

生平[編輯]

葛蘭西生於義大利薩丁尼亞島阿萊斯一個小職員家庭,是一個希臘裔與阿爾巴尼亞裔的移民家庭的第四個孩子[1][2][3]。葛蘭西出生時的義大利南部相當貧窮落後,但他們一家因為他的父親從事地方性公務人員的工作緣故生活小康[4][5][6],然而他父親因為一次指控事件,失去了公務員身分,雖然後來證明是冤枉的,但是無法回復原職而失業,家道因此中落,只能依靠母親以裁縫為業,養活葛蘭西與其兄弟姐妹七個孩子,葛蘭西天生就是駝背,即使在此艱困的環境下,他仍然力爭上游在薩丁尼亞島首府卡利亞里完成中學學業,並且在二十歲那年爭取到義大利北部的工業重鎮都靈就讀都靈大學,他選擇攻讀語言學

1913年他加入義大利社會黨。1919年創辦《新秩序》周刊,領導工人蘇維埃運動。1921年1月21日葛蘭西帶領帕爾米羅·陶里亞蒂路易吉·隆哥等人,與阿馬迪奧·博爾迪加為首的社會黨左派聯合組建了義大利共產黨。1922年5月,葛蘭西作為意共代表在莫斯科當選為共產國際執委會書記處書記。1924年8月被共產國際任命為意共總書記,他取道維也納回國,召開里昂會議,在羅馬創辦《團結報》,反對墨索里尼的國家法西斯黨。1926年10月墨索里尼宣布取締意共,不顧當時法律保障國會議員豁免拘捕的權利,將有國會議員身份的葛蘭西於1928年逮捕並判二十年八個月的徒刑,法西斯檢察官在決定監禁葛蘭西時宣稱「我們必須讓(葛蘭西)這顆頭腦停止運作二十年!」[7]

葛蘭西被判刑之後健康更加惡化,被送到義大利南部的端里一所專為病囚開設的醫院療養。自1929年起,葛蘭西獲准在獄中寫作,他藉由朋友的援助下獲得了不少書籍,並且開始思考革命為何持續的挫敗。他寫下32本《獄中札記》,完成了「文化霸權」理論的架構,這是義大利現代思想史上的重要著作。

1934年葛蘭西受到有條件的釋放,1937年4月27日葛蘭西因腦溢血與世長辭。

思想[編輯]

葛蘭西是20世紀最重要的馬克思主義思想家之一,也是西方馬克思主義運動的重要學者。在入獄期間,他寫作了超過30本的筆記和三千多頁關於歷史以及分析的文字。這些被稱為獄中筆記而廣為人知,它包含了義大利歷史以及民族主義,還有關於馬克思主義理論,批判理論,以及教育理論的一些思想,比如:

  • 文化霸權作為資本主義政權維護以及合法化統治的手段。
  • 面對工人階級的教育可以培養出代表工人階級的知識分子。
  • 將現代資本主義國家區分為政治社會與公民社會。政治社會實行直接的、集中的統治,而公民社會的領導是由同意手段實現的。
  • 「絕對歷史主義」
  • 對經典馬克思主義中經濟決定論的批判。
  • 對馬克思主義之前的唯物主義哲學的批判。
  • 威廉士認為葛蘭西所倡布爾喬亞與普羅階級(指的是廣大的無產階級)在市民社會共逐霸權的理論,更能推進馬克思的上下層結構理論。

文化霸權理論[編輯]

葛蘭西參考了列寧理論中的霸權思想,對其加以補充和擴展,發展為新的理論,以解釋資本主義社會的統治階級如何實現並維持其統治的理論。

正統馬克思主義預言,社會主義革命在資本主義社會中是不可避免的。但直到20世紀上半葉,最先進的資本主義國家中都沒有發生這樣的革命。資本主義似乎比先前更為穩固。因此,葛蘭西認為,資本主義不僅依靠暴力或政治和經濟強制來統治,也依賴其意識形態,取得人民的積極同意。所以說,一個團體主導力量是表現在「統治(Domination)」和「心智與道德的領導權(Intellectual and Moral Leadership)」這兩方面。上述中的統治指的是直接強制,透過軍隊、警察等方式強制人民順從;而心智與道德則是指讓人民認為某些哲學與道德是理所當然的,進而積極的去同意、捍衛這些思維。資產階級發展了霸權文化,傳播其價值觀而使其成為「常識」。工人階級按照資產階級的是非標準來衡量是非,從而協助了資產階級維持現狀。

工人階級應當發展其自身的文化,來反對資產階級的「自然的」和「規範的」社會價值。列寧認為這種文化是對政治目標的「輔助」,而葛蘭西卻認為,奪取文化霸權,是奪取權力的基礎。若要成功革命,便需要推翻既有的霸權,建立工人階級的霸權來引領整個社會。在葛蘭西看來,在現代社會,一個階級不能僅僅通過狹隘的經濟手段來支配社會,也不能純粹通過強制和暴力。它必須實行知識與道德的領導,與其他力量廣泛合作和妥協。

著書[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引用[編輯]

  1. ^ Atto di nascita di Gramsci Antonio Francesco. [2021-03-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1-09). 
  2. ^ IGSN 9 – Nuove notizie sulla famiglia paterna di Gramsci. www.internationalgramscisociety.org. [15 March 20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3-05). 
  3. ^ Il Torinese | Quotidiano on line di Informazione Società Cultura. www.iltorinese.it. 2016-01-08 [2018-05-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25) (義大利語). 
  4. ^ Pipa, Arshi. The politics of language in socialist Albania. Boulder, Colorado: East European Monographs. 1989: 234 [2021-03-18]. ISBN 978-0-88033-168-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5).  "I myself have no race. My father is of recent Albanian origin. The family escaped from Epirus after or during the 1821 wars <of Greek Independence> and Italianized itself rapidly." Lettere dal carcere (Letters from Prison), ed. S. Capriogloi & E Fubini (Einaudi, Turin, 1965), pp. 507–08."
  5. ^ International Gramsci Society. [2021-03-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3-05). 
  6. ^ Genealogia dei Gramsci. [2021-03-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26). 
  7. ^ Hoare & Smith 1971,第lxxxix頁.

來源[編輯]

  • Hoare, Quintin; Smith, Geoffrey Nowell, Introduction, Selections from the Prison Notebooks, by Gramsci, Antonio, , Hoare, Quentin; Smith, Geoffrey Nowell , 編, New York: International Publishers: xvii–xcvi, 1971, ISBN 0-7178-0397-X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