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周宣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周宣王
King Xuan of Zhou.jpg
周宣王像
别名 [1]
谥号 宣王
时代 西周
国家 西周
身份 西周天子
逝世日期 前782年
在位年代 前828年—前782年
周厉王
正妻 姜后
女鸠
子女 周幽王、携王[註 1]、长父
太子 周幽王
都城 镐京

周宣王(?-前782年),姓,名,一作西周第十一代君主,周厉王之子,在位46年。

周宣王继位后,政治上任用召穆公尹吉甫仲山甫程伯休父虢文公申伯韩侯显父仍叔张仲一帮贤臣辅佐朝政;军事上借助诸侯之力,任用南仲、召穆公、尹吉甫、方叔陆续讨伐猃狁西戎淮夷徐国楚国,使西周的国力得到短暂恢复,史称“宣王中兴”。[4]但周宣王晚年对外用兵接连遭受失败,尤其在千亩之战大败于姜戎南国(今长江汉江之间的地区)之师全军覆没,加之独断专行、不进忠言、滥杀大臣,宣王中兴遂成昙花一现,也为西周在周幽王时期的灭亡埋下了伏笔。[5]

生平[编辑]

继位[编辑]

周宣王为周厉王之子。周厉王在位时,因连年对外征战,造成国内消耗巨大、国库空虚。周厉王于是任命荣夷公卿士,实行专利政策,将山林湖泽改由天子直接控制,不准国人进入谋生。国人对此议论纷纷,厉王又命卫巫监谤,禁止国人谈论国事,违者杀戮,周厉王的高压政策最终引发国人暴动[6]

前841年,因不满周厉王的暴政,镐京(今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斗门街道以北)的国人集结起来,手持武器围攻王宫,要杀周厉王。周厉王逃离镐京,沿渭水一直逃到彘(今山西省霍州市)才停下。[7]国人攻进王宫,没有找到周厉王,转而寻找太子静。召穆公将太子藏了起来,国人围住召穆公家,要召穆公交出太子,召穆公被迫用自己的儿子冒充太子,国人杀召穆公之子,太子得以幸免遇难。[8]

国人平息怒气离去后,宗周无主,诸侯推举共伯和代行天子职务,史称共和行政[註 2][1]前828年,周厉王死于彘,共伯和、召穆公、周定公以及诸侯拥立太子静继位,即周宣王。[10][1]

宣王中兴[编辑]

周宣王继位时,历经周厉王统治下的西周王朝吏治败坏、百姓离散,周宣王于是下令修复公室、广进谏言、安顿百姓、修缮武器;兴畋狩礼乐,法之遗风,并及时任用召穆公、尹吉甫、仲山甫、程伯休父、虢文公、申伯、韩侯、显父、仍叔、张仲一帮贤臣辅佐朝政,陆续发动对周边部族的战争,使衰落的周王室权威得到恢复,诸侯又重新朝见天子,四夷咸服,史称“宣王中兴”。[11][4]

征伐猃狁[编辑]

猃狁是位于中国北方和西北方的部族,在周厉王时期就曾出动部队劫掠镐京周围的财物及人口,被大臣武公多友击退。[12]前823年,猃狁再次进攻西周,主力部队集中于焦获(今陕西省泾阳县西北),前锋部队抵达泾阳(今陕西省泾阳县境内),直接威胁到镐京和旁京的安全,周宣王命尹吉甫率军反攻。尹吉甫以元戎十乘为先头部队,日行三十里在彭衙(今陕西省白水县东北)击败猃狁,继而追击至太原(今甘肃省平凉市附近)。[13][14]周宣王又派南仲率兵至朔方(北方边境地区)筑城设防,缓解了猃狁的威胁。[15]前816年,周宣王派虢季子白率军攻打猃狁,在洛水北岸大败猃狁,斩首500人,俘获50人。虢季子白在班师回朝举行献俘礼时,又命属下不其[註 3]率兵追击败退至洛水的猃狁,取得胜利。此战过后西周解除了猃狁之患,周宣王在太庙为虢季子白举行了隆重的庆典来表彰他的功绩,赏赐他马匹、弓箭、彤矢和斧钺并赐予其征讨蛮夷的权力。[16]

征讨西戎[编辑]

西戎是对中国古代西部部族的统称,长期威胁西周王朝的西部边境。周宣王在位时,多次命诸侯征讨西戎。前824年,周宣王任命秦仲大夫,命其带兵征讨西戎。前822年,秦仲战败身亡,周宣王召见秦仲之子秦庄公兄弟五人,给他们7000兵卒,命令其讨伐西戎。秦庄公击败西戎,周宣王封秦庄公为西垂(今甘肃省一带)大夫,加封大骆犬丘(甘肃省礼县一带)的土地。[17][18]

此外,晋国也多次奉命征讨西戎。前805年,晋穆侯率军攻打条戎(今山西省夏县西南)。前802年,在千亩(今山西省介休市南)战胜当地的戎族。[19]前790年,又在汾水隰水击败北戎[20]

宣王东征[编辑]

淮夷是淮河、汉江一带的东夷部族,又称南淮夷、淮南夷或南夷,自周穆王时期开始强盛,[21]多次入侵伊水、洛水流域。[16]周厉王时期,曾为西周南方屏障的鄂国国君鄂侯驭方联合淮夷、东夷大举进攻西周,深入周朝腹地。周厉王调集西六师殷八师虢公长父征讨,未能取胜。多亏大臣武公派属下调动兵车百辆、甲士200、徒兵千人参与作战,最终击退联军,俘获鄂侯,灭亡鄂国。[22][23]周厉王随后又与虢公长父亲自率兵征讨淮夷至角(今江苏省淮阴市南)、津(今江苏省宝应县南)、桐(今安徽省桐城市北)、遹(今安徽省霍邱县西南),终于平定了这次叛乱。[24]战后淮夷震慑于周朝的武力,稍加臣服。[21]前823年,周宣王命尹吉甫向淮夷征收布帛、财宝、粮食及力役,并且颁布法令,规定淮夷在经商时,不得扰乱当地的治安和市场秩序。[14]后因淮夷停止纳贡以及再次反叛,周宣王命召穆公率军征讨。[25][26]据《师寰簋铭文》记载,此战师寰作为随军将领统帅齐、等国军队,消灭了淮夷的冉、翼、铃、达四位首领,获得俘虏、牲畜及财物,取得战功。[16]此战过后,淮夷彻底臣服于西周。

徐国在西周时期是东夷的强国,后在周朝的连续打击下,徐国的一些部族南迁至淮水流域,逐渐发展成淮夷中最强的一支力量。[21]周宣王在位时,命卿士南仲和太师皇父在太祖庙整顿周六師,然后亲率大军与太师皇父、司马程伯休父前往征讨。大军沿淮水东行,经过激烈战斗,周军击败徐国。徐国臣服后,四周各方国、部族皆臣服于周。[27][28]前810年,南仲派驹父高父前往淮夷,各方国、部族都奉命迎接来使,进献财物。[29]

虢季子白盘 周宣王时期青铜器,一说为周夷王时期,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讨伐楚国[编辑]

楚国又称荆蛮,虽然被周天子封为子爵,但楚国极少承担周王室的职贡义务,加之周天子抑制楚国发展的政策、对于楚国国君的歧视以及楚国君主僭越称王,因而楚国屡次招致周王室的讨伐。[30]周宣王时期以元老重臣方叔为将,率兵车3000进攻楚国,大获全胜。[31]据推算,周宣王此次伐楚动用军队多达36000人。晋穆侯墓所出土的楚公逆编钟,应在此战作为战利品被周宣王获得后转赠与晋穆侯。[30][註 4]经过以上一系列战争,西周的疆域以及国家声望得到大幅扩大。[32]

分封诸侯[编辑]

周宣王时期延续了西周的分封政策,楚国降服后,周宣王命召穆公在谢(今河南省南阳市)建造住宅、宫室、宗庙及都邑,开辟土田,命傅御将王舅申伯的亲属、家臣和私属迁居于此。周宣王还亲自前往郿(今陕西省眉县东北)为申伯践行,赐予他车马及玉圭,建立申国,作为镇抚南方的军事重镇。吕国也在同时被周宣王改封于申国以西。[33][34]周宣王还封韩侯于韩城(今山西省河津市万荣县万泉乡一带),建立韩国,作为镇抚北方的军事重镇。[35]前806年,周宣王封弟弟于郑(今陕西省华县东),建立郑国[36]此外,周宣王还封仲山甫于樊(今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东南),建立樊国[37]封其子长父于杨(今山西省洪洞县东南),建立杨国[38]

其他措施[编辑]

除军事上取得一系列成就之外,周宣王在政治上也采取了一些措施来恢复天子权威。周宣王在位时下令修建宫殿,[39]命仲山甫前往齐国筑城,加强东方边境的防御。[40]周宣王还效仿先祖兴畋狩之礼,在东都雒邑(今河南省洛阳市王城公园附近)会见诸侯。[41]

王道衰落[编辑]

周宣王的一系列对外用兵,使周王朝一度呈现“四方既平,王国庶定”的局面。但因连年征战消耗国力,加剧了西周王朝的社会危机,加上周宣王晚年独断专行、不进忠言、滥杀大臣,宣王中兴遂成昙花一现。[5]

干涉鲁政[编辑]

前817年春,鲁武公和长子、少子戏入朝觐见周宣王。周宣王喜欢戏,想立他为鲁国太子。仲山甫以废长立幼不合旧制劝谏周宣王,周宣王不听,执意立戏为鲁国太子。同年夏,鲁武公朝见周宣王,回国后即去世,戏继位,即鲁懿公前807年,括的儿子伯御联合鲁国国人攻杀鲁懿公,伯御被国人推举为鲁君。前796年,周宣王率军讨伐鲁国,杀死伯御,并采纳仲山甫的建议,立鲁懿公的弟弟公子称为鲁国君主,即鲁孝公。经过此次事件周天子声望大减,诸侯多有违抗王命之举。[42][43]

滥殺大臣[编辑]

周宣王于前785年无辜杀害大夫杜伯[44]关于杜伯的死因,《太平广记》记载为:周宣王有宠妃叫女鸠,她看上了英俊的杜伯,想方设法勾引他。杜伯不为所动,女鸠恼羞成怒,在周宣王面前诬告杜伯欺侮她。周宣王听信了女鸠的话,不顾左儒的屡次劝谏,先将杜伯囚禁于焦(今河南省陕县南),又派薛甫司空锜将其杀害。周宣王后来因遭受冤魂袭扰,接连杀害了司空锜和大臣祝二人。[45]杜伯之子隰叔则逃亡至晋国,成为晋国六卿之一范氏的始祖。[46][47]

故宫博物院所藏西周颂鼎拓片 西周颂鼎是周宣王时期青铜器,共三件,分别藏于上海博物馆、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

屡战屡败[编辑]

周宣王晚年多次對周边部族用兵,但大多以失败而告终:

前797年,周宣王派军队攻打太原之戎,没有成功。

前792年,周宣王派军队征讨条戎、奔戎(今山西省夏县西南),战败。[48]

前789年,周宣王派军队征讨申戎(即西申国,今陕西省米脂县北)获得胜利。[49]同年,周军在千亩之战大败于姜戎,南国之师全军覆没,[註 5][50]周宣王在奄父的帮助下才得以突围。[51]

不听劝谏[编辑]

藉礼原是村社中每逢某种农业劳动开始前,由首领带头举行仪式,耕种集体所有的藉田,具有鼓励集体耕作的作用。西周时期,原本属于集体所有的藉田,即公田被贵族和国家官吏私有,原本用于祭祀、救济、尝新等公共开支的藉田收获也一同被侵占。藉礼就成为在春耕、耨耘、收获时,天子、公卿百官举行仪式,监督和巡查庶人耕种、无偿占有庶人劳动成果的一种活动。[16]周宣王在位时,不到千亩举行藉礼,虢文公劝谏周宣王,宣王不听。[52][53]有观点认为,井田制在周宣王时期已经遭到严重的破坏,公田被大量私有化,周宣王承认了既定事实,相关的藉礼也被取消。[54]

周宣王丧南国之师后,想在太原普查人口来补充兵员、征调物资。仲山甫认为自古以来,人口不用普查就能知道数量,因为司民负责登记生死;司商负责赐族受姓;司徒负责人口来往;司寇负责处决罪犯;司牧知晓职员数量;司工知晓工匠数量;司场负责人口迁入;司廪负责人口迁出,人口数量天子通过询问百官就可以知晓了,还可以通过管理农事来调查,没有必要劳民伤财去刻意普查。周宣王不听劝阻,最终还是在太原普查了人口。[55][56]

去世[编辑]

周宣王于前782年去世,其子周幽王宫湦继位。[57]关于周宣王的死因,许多著作记载为周宣王游猎圃田(今河南省中牟县西)时,杜伯的冤魂乘白马白车,由司空锜护左,大臣祝护右。杜伯戴着红帽子从道边奔驰而来,执红弓搭红箭,一箭射中宣王心脏,周宣王脊梁折断后倒伏在箭囊上而死。[58][44][45]

逸事[编辑]

  • 周宣王的王后姜后是齐侯的女儿,周宣王经常早睡晚起,疏于朝政,姜后于是摘掉耳环簪子来到永巷请罪,并让傅母转告周宣王说是她让周宣王起了淫逸之心,使得君王疏于朝政。君王好色必然引起铺张浪费,长此以往就会天下大乱,这就是她请罪的原因。周宣王听后大为感动,从此勤于朝政,这就是“姜后脱簪”的典故。[59]
  • 周宣王在位期间曾经发生旱灾,宣王害怕旱灾会使黎民受苦、社稷倾覆,于是亲自到郊外及宗庙奠酒埋玉、祭祀天地、祷告神明祈求降雨,果然在六月天降大雨。大夫仍叔因此事作歌赞美周宣王,即《诗经·大雅·云汉》。[60]
  • 据记载,前798年,镐京城内有兔子跳跃舞蹈,[61]有马变成人。[62]前795年,有马变为狐狸。[63]
  • 周宣王曾命太史大篆史籀》十五篇,作为太史教授史学童的课本教材。秦始皇统一天下后,决定统一各国文字为小篆,于是令李斯作《仓颉》七章、赵高作《爰历》六章、太史令胡毋敬作《博学》七章作为全国规范字帖,皆取材于大篆《史籀》。《史籀篇》中的文字又被称为籀文、籀篆,到汉光武帝时已失传六篇。经过考证,《陈仓石鼓文》是目前仅存的、最近似于《史籀篇》的文字。[64][65]
  • 太平御览》引《琐语》记载,周宣王的王后怀胎未满就生下了周幽王,周宣王向大臣们询问是何征兆。大臣们回答说如果生下的男婴身体有残缺、骨骼有缺失,则国家无碍;如果男婴身体完好无损,则国家就会灭亡。周宣王认为这个男婴是不祥之兆,准备将其遗弃。仲山甫劝周宣王说:“天子您年龄大了也没有男嗣,这本身就是上天遗弃了周朝,您如果再把男婴遗弃了,那和国家灭亡有什么区别?”周宣王于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果然周宣王死后十一年,西周在周幽王统治下灭亡。[66]
  • 周幽王时,太史伯阳父查阅史籍记载,夏朝时有两条神龙自称褒国国君,停留在夏王的庭院中。经太卜占卜,杀死或赶走神龙都得到凶兆,唯独占卜收集神龙留下的涎沫得到了吉兆。夏王于是下令向神龙祷告,收集神龙留下的涎沫,封存于匣中,传至周厉王时都没有人打开过此匣。周厉王末年时,下令打开匣子观看。涎沫流淌于庭院,无法清除。周厉王决定用巫术除去,命女人赤身裸体向它大声呼叫,涎沫化为黑色的蜥蜴,消失在后宫一名七岁童女身上。童女行笄礼时未婚而孕,于是将生下的女童遗弃。到周宣王时有唱歌谣道:“檿弧箕服,实亡周国。”恰巧遇到夫妇二人贩卖弓矢,周宣王下令抓捕后处死二人。二人逃往褒国的途中发现了被遗弃的女童,便收养了女童。后来褒国人褒姁犯罪,便将成年后的女童献给周幽王抵罪,这个女童就是褒姒。周幽王因宠爱褒姒致使西周灭亡。[註 6][67]

评价[编辑]

正面评价[编辑]

周宣王执政时期能够任用贤臣,并且多次发动对外战争,扩大了周朝的疆域及影响力,成为中兴之主。《毛诗序》认为《诗经·大雅》中的《云汉》、《嵩高》、《烝民》、《韩奕》、《江汉》、《常武》这些篇目都是称赞周宣王时期的文治武功,[68]历朝历代对于周宣王所营造的中兴之世也多有赞美之辞:董仲舒评价周宣王:夫周道衰于幽、厉,非道亡也,幽、厉不繇也。至于宣王,思昔先王之德,兴滞补敝,明文、武之功业,周道粲然复兴,此夙夜不懈行善之所致也。[69]桑弘羊评价周宣王:汤、武之伐,非好用兵也;周宣王辟国千里,非贪侵也;所以除寇贼而安百姓也。[70]《周宣王赞》称赞周宣王:宣王承衰,邦家多阻;惩难思理,官人以叙。山甫补阙,方叔御侮;是用中兴,恢复周宇。[71]柳宗元有诗称赞周宣王:然征于诗大小雅,其选徒出狩。则车攻、吉日,命官分士。则嵩高、韩奕、烝人,南征北伐。则六月、采芑,平淮夷。则江汉、常武,铿鍧炳耀。荡人耳目,故宣王之形容与其辅佐。由今望之,若神人然。[72]明代夏原吉称赞周宣王:周宣王平淮夷、唐太宗颉利,当时文人咸形诸赋咏,以纪宏休。[73]清代邹漪评价周宣王:他若夏少康、商武丁、周宣王、汉世祖唐肃宗,凡边乱内难,一皆削除之,光复旧物,告成太庙,享有祈年保民之誉,以垂久远。[74]

负面评价[编辑]

周宣王虽然缔造了宣王中兴,但在晚年对外用兵接连遭受失败,而且不进忠言、滥杀大臣,使中兴之世终成昙花一现。东汉黄琼评价周宣王:周宣王不籍千畝,虢文公以為大譏,卒有姜戎之難,終損中興之名。[75]明世宗实录》中有史官评价周宣王:雖然周宣王雲漢之側身,常武之平淮,內有山甫,外有申伯,非不赫然稱盛,然樂色而忘德,失禮而晏起,不籍千畝,南國喪師,料太原,殺杜伯,以致虢公諫不聽,山甫諫又不聽,所以中興之美未盡焉。[76]

文学形象[编辑]

在长篇历史小说《东周列国志》中,周宣王于第一回《周宣王闻谣轻杀 杜大夫化厉鸣冤》中登场。周宣王从太原普查人口准备回镐京时,听到路边小孩童谣唱道“月将升,日将没;桑弓箕袋,几亡周国”,预示后世有女子乱政。周宣王下令在全国范围内严禁弓矢,由上大夫杜伯督查此事。恰有山野妇女不明政令,进城兜售弓矢被杀。周宣王认为童谣之言已经被平息,不再追究。前785年,周宣王晚上做梦梦见有美貌女子自西方来,入太庙携七庙神主东去。周宣王大惊,知道谣言未除,于是以督查不力之罪杀杜伯。杜伯之友左儒劝谏周宣王不听,杜伯死后左儒随之自刎而死。周宣王在东郊游猎时,被杜伯、左儒的冤魂所发之箭射中,受惊吓患病而死。[77][78]

在位年與西曆對照表[编辑]

周宣王继位于共和之后,在位46年,有观点认为周宣王继位于共和元年[79]张培瑜根据逨鼎铭文推断周宣王元年为前826年,[80]本文以《史记·卷十四·十二诸侯年表》的记载为准。

相关条目[编辑]

参考书籍[编辑]

注释[编辑]

  1. ^ 关于携王,《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记载其为周幽王之弟,[2]而《古本竹书纪年》中又记载携王为西周某位君王之子,[3]据此推断携王为周宣王之子。
  2. ^ 一说由召穆公、周定公共同主持政务,称周召共和。[9]
  3. ^ 一说不其即秦庄公,见杨宽所著《西周史》第572页。[16]
  4. ^ 关于此战周宣王是否真正对楚国用兵尚存争议,杨宽认为周宣王只是利用方叔以征伐猃狁为名,出动大军恐吓楚国迫使其归降,见杨所著《西周史》第638页。[16]
  5. ^ 关于周宣王丧南国之师,史书中缺乏记载。《史记集解·周本纪》引韦昭曰认为周宣王时丧南国之师是在千亩之战中,杨宽认为这种观点有误。他认为千亩之战是王师与姜戎在镐京附近战斗,而南国之师在江汉之间,王师不可能是南国之师,周宣王丧南国之师应是在攻楚大败之后,见杨所著《西周史》第574页。[16]
  6. ^ 此段内容《国语·卷十六·郑语·史伯为桓公论兴衰》中也有记载。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史记正义·周本纪》引《鲁连子》:共伯名和,好行仁义,诸侯贤之。周厉王无道,国人作难,王奔于彘。诸侯奉和以行天子事,号曰共和元年。十四年,厉王死于彘,共伯使诸侯奉王子靖为宣王,而共伯复归国于卫也。
  2. ^ 《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贰)·系年·第二章》:邦君、者(諸)正乃立幽王之弟余臣于虢(携),是携(惠)王。
  3. ^ 《古本竹书纪年·周纪》:幽王既死,而虢公翰又立王子余臣于携。周二王并立。
  4. ^ 4.0 4.1 《太平御览·皇王部·卷八十五》:王于是进用贤良,樊侯仲山父,尹吉父,程伯休父,虢文公,申伯,韩侯,显父,南仲方叔、仍叔、邵穆公,张仲之属,并爲卿佐。自厉王失政,猃狁、荆蛮交侵中国,官政隳废,百姓离散,王乃修复宫室,兴贤人,纳规谏,安集兆民。命南宫仲、邵虎、方叔、吉父并征定之,复先王境土,缮车徒,兴畋狩,礼天下,喜王化复行,号称中兴。
  5. ^ 5.0 5.1 张丽荣. 《中国军事百科全书·古代战争先秦—三国》. 北京市: 军事科学出版社. 1997年7月: 第19页. ISBN 7800219828. 
  6. ^ 《史记·卷四·周本纪》:厉王即位三十年,好利,近荣夷公…厉王不听,卒以荣公为卿士,用事。王行暴虐侈傲,国人谤王。召公谏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其谤鲜矣,诸侯不朝。
  7. ^ 《史记·卷四·周本纪》:王不听。于是国莫敢出言,三年,乃相与畔,袭厉王。厉王出奔于彘。
  8. ^ 《史记·卷四·周本纪》:厉王太子静匿召公之家,国人闻之,乃围之。召公曰:“昔吾骤谏王,王不从,以及此难也。今杀王太子,王其以我为仇而怼怒乎?夫事君者,险而不仇怼,怨而不怒,况事王乎!”乃以其子代王太子,太子竟得脱。
  9. ^ 《史记·卷四·周本纪》:召公、周公二相行政,号曰“共和”。
  10. ^ 《史记·卷四·周本纪》:共和十四年,厉王死于彘。太子静长于召公家,二相乃共立之为王,是为宣王。
  11. ^ 《史记·卷四·周本纪》:宣王即位,二相辅之,修政,法文、武、成、康之遗风,诸侯复宗周。
  12. ^ 李仲操. 《也释多友鼎铭文》. 西安市陕西省社会科学院: 《人文杂志》1982年第六期. 1982年. 
  13. ^ 见《诗经·小雅·南有嘉鱼之什·六月》。
  14. ^ 14.0 14.1 康少峰. 《兮甲盘铭文考释三则》. 宝鸡市文理学院周秦文化研究所: 《宝鸡文理学院学报》2012年第一期(社会科学版). 2012年. 
  15. ^ 《诗经·小雅·鹿鸣之什·出车》:天子命我,城彼朔方。赫赫南仲,玁狁于襄。
  16. ^ 16.0 16.1 16.2 16.3 16.4 16.5 16.6 杨宽. 《西周史》. 上海市: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3年: 第271页、第280页、第566页、第571页至第572页、第574页、第638页. ISBN 7208045380. 
  17. ^ 《后汉书·卷八十七·西羌传》:及宣王立四年,使秦仲伐戎,为戎所杀。
  18. ^ 《史记·卷五·秦本纪》:周宣王即位,乃以秦仲为大夫,诛西戎。西戎杀秦仲。秦仲立二十三年,死于戎。有子五人,其长者曰庄公。周宣王乃召庄公昆弟五人,与兵七千人,使伐西戎,破之。于是复予秦仲后,及其先大骆地犬丘并有之,为西垂大夫。
  19. ^ 《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晋穆侯)七年,伐条…十年,伐千亩,有功。
  20. ^ 《后汉书·卷八十七·西羌传》:后二年,晋人败北戎于汾隰。
  21. ^ 21.0 21.1 21.2 鄢国盛. 《西周淮夷综考》. 天津市: 南开大学历史学院. 2009年5月29日. 
  22. ^ 李先登. 《禹鼎集释》. 北京市: 《中国历史博物馆馆刊》. 1984年. 
  23. ^ 《后汉书·卷八十五·东夷列传》:厉王无道,淮夷入寇,王命虢仲征之,不克。
  24. ^ 马承源. 《关于翏生盨和者减钟的几点意见》. 北京市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考古》1979年第一期. 1979年. 
  25. ^ 见《诗经·大雅·荡之什·江汉》。
  26. ^ 《毛诗序·大雅·荡之什·江汉》:《江汉》,尹吉甫美宣王也。能兴衰拨乱,命召公平淮夷。
  27. ^ 见《诗经·大雅·荡之什·常武》。
  28. ^ 《今本竹书纪年·周纪》:王帅师伐徐戎,(大师)皇父、(司马)休父从王伐徐戎,次于淮。
  29. ^ 黄德宽. 《淮夷文化研究的重要发现—驹父盨盖铭文及其史实》. 南京市东南文化杂志编辑部: 《东南文化杂志》1992年第二期. 1992年. 
  30. ^ 30.0 30.1 段渝. 《楚公逆编钟与周宣王伐楚》. 成都市: 四川师范大学巴蜀文化研究中心. 2004年. 
  31. ^ 见《诗经·小雅·南有嘉鱼之什·采芑》。
  32. ^ 《诗经·大雅·荡之什·江汉》:于疆于理,至于南海。
  33. ^ 见《诗经·大雅·荡之什·嵩高》。
  34. ^ 《史记索隐·齐太公世家》引地理志:申在南阳宛县,申伯国也。吕亦在宛县之西也。
  35. ^ 见《诗经·大雅·荡之什·韩奕》。
  36. ^ 《史记·卷四十二·郑世家》:郑桓公友者,周厉王少子而宣王庶弟也。宣王立二十二年,友初封于郑。
  37. ^ 《史记正义·周本纪》引括地志云:古樊国,仲山甫所封也。
  38. ^ 《新唐书·卷七十一上·宰相世系一上》:杨氏出自姬姓,周宣王子尚父(长父)封为杨侯。
  39. ^ 《毛诗序·小雅·鸿雁之什·斯干》:《斯干》,宣王考室也。
  40. ^ 《诗经·大雅·荡之什·烝民》:王命仲山甫,城彼东方…仲山甫徂齐,式遄其归。
  41. ^ 《毛诗序·小雅·南有嘉鱼之什·车攻》:《车攻》,宣王复古也。宣王能内脩政事,外攘夷狄,复文武之境土,脩车马,备器械,复会诸侯于东都,因田猎而选车徒焉。
  42. ^ 《史记·卷三十三·鲁周公世家》:武公九年春,武公与长子括,少子戏,西朝周宣王。宣王爱戏,欲立戏为鲁太子。周之樊仲山父谏宣王曰:“废长立少,不顺;不顺,必犯王命;犯王命,必诛之:故出令不可不顺也。令之不行,政之不立;行而不顺,民将弃上。夫下事上,少事长,所以为顺。今天子建诸侯,立其少,是教民逆也。若鲁从之,诸侯效之,王命将有所壅;若弗从而诛之,是自诛王命也。诛之亦失,不诛亦失,王其图之。”宣王弗听,卒立戏为鲁太子。夏,武公归而卒,戏立,是为懿公。懿公九年,懿公兄括之子伯御与鲁人攻弑懿公,而立伯御为君。伯御即位十一年,周宣王伐鲁,杀其君伯御,而问鲁公子能道顺诸侯者,以为鲁后。樊穆仲曰:“鲁懿公弟称,肃恭明神,敬事耆老;赋事行刑,必问于遗训而咨于固实;不干所问,不犯所。”宣王曰:“然,能训治其民矣。”乃立称于夷宫,是为孝公。自是后,诸侯多畔王命。
  43. ^ 《史记·卷四·周本纪》:(周宣王)十二年,鲁武公来朝。
  44. ^ 44.0 44.1 《墨子·明鬼下》:周宣王杀其臣杜伯而不辜,杜伯曰:“吾君杀我而不辜,若以死者为无知,则止矣。若死而有知,不出三年,必使吾君知之。”其三年,周宣王合诸侯而田于圃田,车数百乘,从数千,人满野。日中,杜伯乘白马素车,朱衣冠,执朱弓,挟朱矢,追周宣王,射之车上,中心折脊,殪车中,伏弢而死。
  45. ^ 45.0 45.1 《太平广记·卷第一一九·报应十八(冤报)·杜伯》:杜伯名曰恒,入为周大夫。宣王之妾曰女鸠,欲通之,杜伯不可。女鸠诉之宣王曰:“窃与妾交。”宣王信之,囚杜伯于焦,使薛甫与司空锜杀杜伯,其友左儒九谏而王不听。杜伯既死,为人见王曰:“恒之罪何哉?”王召祝,而以杜伯语告,祝曰:“始杀杜伯,谁与王谋之?”王曰:“司空锜也。”祝曰:“何以不杀锜以谢之?”宣王乃杀锜,使祝以谢之。伯犹为人而至,言其无罪。司空又为人而至曰:“臣何罪之有?”宣王告皇甫曰:“祝也为我谋而杀人,吾杀者又皆为人而见诉,奈何?”皇甫曰:“杀祝以谢,可也。”宣王乃杀祝以兼谢焉,又无益,皆为人而至,祝亦曰:“我焉知之,奈何以此为罪而杀臣也?”后三年,宣王游圃田,从人满野。日中,见杜伯乘白马素车,司空锜为左,祝为右,朱冠起于道左,执朱弓彤矢,射王中心,折脊,伏于弓衣而死。
  46. ^ 《今本竹书纪年·周纪》:王杀大夫杜伯。其子隰叔出奔晋。
  47. ^ 《国语·卷十四·晋语八·范宣子与和大夫争田》:昔隰叔子违周难于晋国,生子舆为理…世及武子,佐文、襄为诸侯。
  48. ^ 《后汉书·卷八十七·西羌传》:后二十七年,王遣兵伐太原戎,不克。后五年,王伐条戎、奔戎,王师败绩。
  49. ^ 《古本竹书纪年·周纪》:明年,王征申戎,破之。
  50. ^ 《史记·卷四·周本纪》:(周宣王)三十九年,战于千亩,王师败绩于姜氏之戎。宣王既亡南国之师。
  51. ^ 《史记·卷四十三·赵世家》:自造父已下六世至奄父,曰公仲,周宣王时伐戎,为御。及千亩战,奄父脱宣王。
  52. ^ 《史记·卷四·周本纪》:宣王不修籍于千亩,虢文公谏曰不可,王弗听。
  53. ^ 见《国语·卷一·周语上·虢文公谏宣王不籍千亩》。
  54. ^ 王连升; 张荣明. 《新编中国历朝纪事本末·先秦卷》. 太原市: 山西教育出版社. 1996年6月: 第195页. ISBN 7544009319. 
  55. ^ 《史记·卷四·周本纪》:宣王既亡南国之师,乃料民于太原。仲山甫谏曰:“民不可料也。”宣王不听,卒料民。
  56. ^ 《国语·卷一·周语上·仲山父谏宣王料民》:宣王既丧南国之师,乃料民于太原。仲山父谏曰:“民不可料也!夫古者不料民而知其少多,司民协孤终,司商协民姓,司徒协旅,司寇协奸,牧协职,工协革,场协入,廪协出,是则少多、死生、出入、往来者皆可知也,于是乎又审之以事,王治农于籍,蒐于农隙,耨获亦于籍,狝于既烝,狩于毕时,是皆习民数者也,又何料焉?不谓其少而大料之,是示少而恶事也。临政示少,诸侯避之。治民恶事,无以赋令。且无故而料民,天之所恶也,害于政而妨于后嗣。”王卒料之。
  57. ^ 《史记·卷四·周本纪》:四十六年,宣王崩,子幽王宫湦立。
  58. ^ 《论衡·死伪篇》:周宣王杀其臣杜伯而不辜,宣王将田于囿,杜伯起于道左,执彤弓而射宣王,宣王伏而死。
  59. ^ 《列女传·卷二·贤明传·周宣姜后》:周宣姜后者,齐侯之女也…宣王尝早卧晏起,后夫人不出房。姜后脱簪珥,待罪于永巷,使其傅母通言于王曰:“妾不才,妾之淫心见矣,至使君王失礼而晏朝,以见君王乐色而忘德也。夫苟乐色,必好奢穷欲,乱之所兴也。原乱之兴,从婢子起。敢请婢子之罪。”王曰:“寡人不德,实自生过,非夫人之罪也。”遂复姜后而勤于政事。早朝晏退,卒成中兴之名。
  60. ^ 《太平御览·皇王部·卷八十五》:是时,天大旱,王以不雨遇灾而惧,整身修行,欲以消去之,祈于群神,六月乃得雨。大夫仍叔美而歌之,今《云汉》之诗是也。
  61. ^ 《古本竹书纪年·周纪》:宣王三十年,有兔舞镐。
  62. ^ 《通鉴外纪·第三卷之下·周纪一·宣王》:宣王三十年,有马化为人。
  63. ^ 《古本竹书纪年·周纪》:周王三十三年, 有马化为狐。
  64. ^ 《汉书·卷三十·艺文志》:《史籀》十五篇。周宣王太史作大篆十五篇,建武时亡六篇矣…史籀篇者,周时史官教学童书也…苍颉七章者,秦丞相李斯所作也;爰历六章者,车府令赵高所作也;博学七章者,太史令胡母敬所作也:文字多取史籀篇。
  65. ^ 《六书缘起》:周宣王太史籀,作篆十五篇,损益古文,或同或异。以其官,谓之史书;以其名,谓之籀文。李斯小篆兴,别之曰大篆。汉建武时,已亡六篇,今国学《石鼓》,籀文之仅存者。
  66. ^ 《太平御览·皇王部·卷八十五》:《琐语》曰:宣王之元妃后,献不恒期月而生,后弗敢举。天子召问群王之元史,史皆答曰:“若男子也,身体有不全,诸骨节有不备,者则可,身体全骨节备,不得于天子也,将必丧邦。”天子曰:“若而,不利余一人,命弃之。”仲山父曰:“天子年长矣,而未有子,或者天将以是弃周,虽弃之何益!”天子弗弃之。
  67. ^ 《史记·卷四·周本纪》:周太史伯阳读史记曰:“周亡矣。”昔自夏后氏之衰也,有二神龙止於夏帝庭而言曰:“余,褒之二君。”夏帝卜杀之与去之与止之,莫吉。卜请其漦而藏之,乃吉。於是布币而策告之,龙亡而漦在,椟而去之。夏亡,传此器殷。殷亡,又传此器周。比三代,莫敢发之,至厉王之末,发而观之。漦流于庭,不可除。厉王使妇人裸而譟之。漦化为玄鼋,以入王後宫。後宫之童妾既龀而遭之,既笄而孕,无夫而生子,惧而弃之。宣王之时童女谣曰:“檿弧箕服,实亡周国。”於是宣王闻之,有夫妇卖是器者,宣王使执而戮之。逃於道,而见乡者後宫童妾所弃妖子出於路者,闻其夜啼,哀而收之,夫妇遂亡,饹於褒。褒人有罪,请入童妾所弃女子者於王以赎罪。弃女子出於褒,是为褒姒。
  68. ^ 见《毛诗序·大雅·荡之什》。
  69. ^ 见《资治通鉴·汉纪·卷十七·世宗孝武皇帝上之上》。
  70. ^ 见《盐铁论·卷四·地广》。
  71. ^ 见《初学记·卷九·帝王部》。
  72. ^ 见《奉平淮夷雅表》。
  73. ^ 见《平安南颂》。
  74. ^ 见《明季遗闻·自序》。
  75. ^ 见《后汉书·卷六十一·左周黄列传》。
  76. ^ 见《明世宗实录·卷四》。
  77. ^ 见《东周列国志·第一回·周宣王闻谣轻杀 杜大夫化厉鸣冤》。
  78. ^ 见《东周列国志·第二回·褒人赎罪献美女 幽王烽火戏诸侯》。
  79. ^ 李仲操. 《谈西周千亩之战与宣王纪年》. 西安市: 《文博》1998年第三期. 1998年. 
  80. ^ 張培瑜. 《逨鼎的月相紀日和西周年代》. 北京市: 《文物》2003年第六期. 2003年. 
前任:
共和
周天子
西周第11代
前828年-前782年
繼任:
周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