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箕子朝鲜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箕子朝鲜
箕子朝鮮 (기자조선)

约前12世纪-前194年
箕子朝鲜位置图
箕子朝鲜的位置
首都 王俭城
常用語言 上古汉语?、古朝鲜语
主要宗教 巫覡宗敎
政体 君主制
歷史
 - 成立 约前12世纪
 - 解體 前194年
今屬於  朝鲜
箕子朝鲜
中文名稱
繁體 箕氏朝鮮
简体 箕氏朝鲜
漢語拼音 Jīshì Cháoxiān
威妥瑪拼音 Chi-shih Ch'ao-hsien
韓文名稱
谚文 기자조선
韩文汉字 箕子朝鮮
文观部式 Gija Joseon
馬賴式 Kija Josŏn
朝鮮歷史
朝鲜历史系列條目
史前
時代
舊石器時代
新石器時代
栉文土器时代
青铜器時代
无文土器时代
神话时代
桓国倍达国
檀君朝鮮
古朝鮮 辰国 箕子朝鮮
卫满朝鮮
前三國
時代
三韩




耽羅



三国
时代
伽倻
*
百济

新罗

  林


统一新罗时代
(南北国)




長安國


後三國
時代
新罗


东丹国
后渤海
定安国
兀惹国
兴辽国
大渤海
高麗
   大為國
   武臣政权崔氏政权
   征东行省 双城 东宁
   
李氏朝鲜
大韓帝國
日治時期
朝鲜总督府
大韩民国临时政府
朝鮮人民共和國
盟軍託管時期
駐朝鲜美國陸軍
司令部軍政廳
苏联军事政府
北朝鲜
人民委员会
大韩民国
(韩国)
朝鲜
民主主义
人民共和国

(朝鲜)

君主 · 首都 · 文化
韩国国宝 · 朝鲜国宝

Korea Map.svg朝鲜半岛主题

箕子朝鲜,根据《史记》、《尚书大传》、《汉书》等史书的说法,是在公元前12世紀前2世紀期間由箕子朝鮮半岛北部与当地原住民一起所創立的政权。

歷史[编辑]

商朝的遗臣箕子率商朝遗民(古河南山東人,具體數目不明)到辽西喀左县一带建立了箕氏侯国,被周朝封朝鮮侯并得到周朝的承认而成为诸侯。倭奴國大和國王室有王氏的關係,有此一說法為箕子東來說與山東瑯琊王氏有血統關係,也與閩王國國王王審知(閩太祖)有關係。

根據中國的史書《漢書》的記載,中國周武王之後,令商朝遺臣、太師、商朝末代國君之叔父箕子(又名胥餘子姓[1])搬遷,联合土著居民建立“箕氏侯国”。西漢初年,地封王盧綰背叛漢朝,逃往匈奴,其臣衛滿亦一同出走,並帶同千餘人進入朝鮮半島。之後,推翻了箕子朝鲜的哀王(一說準王),並取得箕子朝鲜的首都王險城,新政權被稱為衛滿朝鮮,韩国历史学家尹乃铉在其所著的《韩国古代史新论》中承認箕子朝鲜的存在,并认为箕子来源于中国中原[2]

史料叙述[编辑]

箕子

根据《史记》记载,箕子朝鲜据说是商朝的遗臣箕子建立,典籍中最早出现“朝鲜”一词的是《尚书大传》中周武王封箕子于朝鲜之地。《尚书大传》中记载“西方者何也?鲜方也。”有謂“朝鮮”即“朝日鮮明”之意,“朝”讀如“朝日”的“朝”;[來源請求]但在《史记》卷一百一十五《朝鲜列传》第五十五“集解”引张晏云:“朝鲜有湿水、洌水、汕水,三水合为洌水,疑乐浪朝鲜取名于此也。”索隐云:“朝音潮,直骄反,鲜音仙。以有汕水,故名也。汕一音讪。”《史记》卷三十八有周武王封箕子於朝鲜。中国古籍《山海经·海内经》曰:“东海之内,北海之隅,有国名朝鲜”。

論語》微子第十八中记载箕子与微子比干合称「殷有三仁」,《今本竹書紀年》殷紀中记载纣王五十一年“冬十一月戊子,周師渡孟津而還。王囚箕子,殺王子比干,微子出奔。”,但记载箕子的这两本古书并没有提及箕子从中国迁徙到朝鲜或者箕子建立朝鲜的描述。

一部分考古发现表明被认为是箕子封地的朝鲜(今辽东、北朝鲜)琵琶型的铜剑在外形和金属成分上与同期中国其他地区的类似武器有所不同,但礼器、生活器具则大体相当。[3]

有一种观点认为箕子朝鲜的疆界是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动的,起初与孤竹国一同处于辽西地区,有辽西出土的殷晚期青铜器中,方鼎内底中心有铭文“亚侯”为佐证。后来由于燕国的强大而退居辽东和北朝鲜。《三国志·魏志·东夷传》注引《魏略》中记载:“昔箕子之后朝鲜侯,自称为王,后子孙稍骄虐,燕乃遣将秦开,攻其西方,取地两千余里,至满番汗为界,朝鲜遂弱”。[4] 箕子朝鲜后被卫满朝鲜所灭。汉武帝后又灭了卫满朝鲜。

箕子朝鲜的法律是保护私有财产的。《舊唐書》卷199上记载后世的高句丽“頗有箕子之遺風”,“其俗多淫祀,事靈星神、日神、可汗神、箕子神”。[5]

民间传说和各种小说也有箕子朝鲜的叙述,如封神演义中对箕子朝鲜的描述为:“子姓。乃殷贤臣,曰箕子,亦商王之裔。因不肯臣事于周,武王请见,乃陈‘洪范九畴’一篇而去之辽东。武王即其地封之。至今乃其子孙,即朝鲜国是也。”

变化[编辑]

《汉书·地理志》记载著,箕子教朝鮮人民(濊人)礼儀、耕织农耕及养蚕,还带入了大量青铜器。受商朝文化的教化下,還定下“相杀以当时偿杀;相伤以穀偿;相盗者男没入为其家奴,女子为婢,欲自赎者,人五十万。”的法律条文(出自《乐浪朝鲜民犯禁八条》),大大地改善了朝鮮人民的生活。

箕子“八条之教”的全部内容如下:

其一,“相杀,以当时偿杀”。

其二,“相伤,以穀偿”。

其三,“相盗者,男没入为其家奴,女子为婢,欲自赎者,人五十万”。

其四,“妇人贞信”。

其五,“重山川,山川各有部界,不得妄相干涉”。

其六,“邑落有相侵犯者,辄相罚,责生口、牛、马,名之为‘责祸’”。

其七,“同姓不婚”。

其八,“多所忌讳,疾病死亡,辄捐弃旧宅,更造新居”。

歷代君王(来源东史年表[编辑]

漢字諡號 韓語 名字 韓語 在位期
太祖文聖王 태조문성왕 胥餘 기자 前1126年前1082年
莊惠王 장혜왕 前1082年-前1057年
敬孝王 경효왕 前1057年-前1030年
恭貞王 공정왕 前1030年-前1000年
文武王 문무왕 椿 前1000年-前972年
太原王 태원왕 [6] 前972年-前968年
景昌王 경창왕 前968年-前957年
興平王 흥평왕 前957年-前943年
哲威王 철위왕 調 前943年-前925年
宣惠王 선혜왕 前925年-前896年
誼襄王 의양왕 前896年-前843年
文惠王 문혜왕 前843年-前793年
威德王 위덕왕 前793年-前778年
悼懷王 도회왕 前778年-前776年
文烈王 문열왕 前776年-前761年
昌國王 창국왕 前761年-前748年
武成王 무성왕 前748年-前722年
貞敬王 정경왕 前722年-前703年
樂成王 낙성왕 前703年-前675年
孝宗王 효종왕 前675年-前658年
天老王 천노왕 前658年-前634年
修道王 수도왕 [6] 前634年-前615年
徽襄王 휘양왕 前615年-前594年
奉日王 봉일왕 前594年-前578年
昌德王 창덕왕 前578年-前560年
壽聖王 수성왕 [7][6] 前560年-前519年
英傑王 영걸왕 前519年-前503年
逸民王 일민왕 前503年-前486年
濟世王 제세왕 前486年-前465年
清國王 청국왕 前465年-前432年
導國王 도국왕 前432年-前413年
赫聖王 혁성왕 Korean-Jun-KijaJoseonKing.png[1][8] 前413年-前385年
和羅王 화라왕 前385年-前369年
說文王 설문왕 前369年-前361年
慶順王 경순왕 前361年-前342年
嘉德王 가덕왕 前342年-前315年
三老王 삼로왕 前315年-前290年
顯文王 현문왕 前290年-前251年
章平王 장평왕 前251年-前232年
宗統王 종통왕 [6] 자부 前232年-前220年
哀王 애왕 기준 前220年-前195年

真实性的争议[编辑]

在封建时代,朝鲜半岛统治者一直十分推崇箕子,认为箕子将文明带入了朝鲜。不过进入20世纪初期,箕子朝鲜存在的真实性受到朝鲜学者的广泛质疑。

1908年,申采浩发表《读史新论》一文,可谓开此说之先驱。[9]申采浩是一位朝鲜纯血主义者,他认为朝鲜民族是檀君的后裔,与箕子没有任何关系。[10]箕子逃到朝鲜后,被夫餘国王降为附庸,仅仅给予他一小块领地以生存。[10]此后,崔南善李丙燾二人也发现,先秦史料与之后中韩史料中的矛盾。[11]

1945年,日本投降以后,朝鲜半岛分为北方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和南方的大韩民国。两个政权的官方观点不约而同地认为箕子朝鲜是伪史,是西汉为了合理吞并朝鲜半岛而凭空捏造出来的故事。[12]金日成更是在1959年下令拆毁了平壤的箕子陵,而根据朝鲜官方的说法,在箕子陵中没有尸骨,也没有任何文物。1973年,韩国考古学家金貞培宣称,在朝鲜半岛境内没有发现过任何先秦时期的青铜器。[11]不过仍有部分韩国认为箕子朝鲜与檀君朝鲜并存,箕子朝鲜建国于朝鲜半岛极西端的一角。

与朝鲜半岛学者相对的是,中国学者多认为箕子朝鲜是实际存在的。有些中國學者不僅認為箕子朝鮮是存在的,更認為檀君朝鮮是「韓民族主義杜撰的」。北京大学教授宋成有便是持這種觀點:“1910年日本入侵朝鲜半岛后,韩国一些历史学家流亡来到中国,为反抗侵略,唤起民族主义,这些历史学家从历史中汲取力量,强调韩国的独立性,后来演变为韩国史学界中的民族史学流派。1948年大韩民国成立后,民族史学成为韩国讲坛史学的三大流派之一。不过被称为在野史学的非学者民间人士,喜欢将神话故事、民间传说和评书演义与真实的历史混为一谈,在社会上也有较大的鼓动力量。”[13]

參考文獻及資料[编辑]

  • 簡介
  • 鮮于悳선우덕, 1932, 《太原鮮于氏世譜》, 태원선우씨세보소)
  • Shim, Jae-hoon, A New Understanding of Kija Chosŏn as a Historical Anachronism,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 2002, 62 (2): 271–305 .
  • Schmid, Andre, Rediscovering Manchuria: Sin Ch'aeho and the Politics of Territorial History in Korea,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 1997, 56 (1): 26–46 .

脚注[编辑]

  1. ^ 1.0 1.1 首爾大奎章閣電子圖書館的文本紀錄
  2. ^ 韓國歷史與現代韓國 By Jiang-zuo Jian
  3. ^ 辽宁省博物馆
  4. ^ 邱华东
  5. ^ 《舊唐書》卷一百九十九上
  6. ^ 6.0 6.1 6.2 6.3 標示之名稱由於漢字與韓語名稱不相配,存疑。
  7. ^ 《東史年表》作「朔」。
  8. ^ 未收錄漢字。這個字的寫法是[阝雋]。李德懋的《盎葉記》記作「隲」,20世紀初姜璘所著的《菊露秋寫》作「騭」,但都與韓語名稱不相配。
  9. ^ Shim, 2002, p.278.
  10. ^ 10.0 10.1 Schmid, 1997, p.33-34.
  11. ^ 11.0 11.1 Shim, 2002, pp. 278–79.
  12. ^ Shim, 2002, pp. 279–80.
  13. ^ 中国边疆史学争议频发[失效連結]

外部連結[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朝鮮半島朝代
傳疑/神話時代:桓國 | 倍達國(神市國) | 檀君朝鮮 | 辰国
信史時代:箕子朝鲜 | 卫满朝鲜 | 馬韓 | 辰韓 | 弁韓 | 漢四郡 | 高句丽 | 新罗 | 百济
中世至近代:後百濟 | 泰封 | 王氏高麗 | 李氏朝鲜 – 大韓帝國) | 朝鮮日治時期 / 大韩民国临时政府
二戰後至今:朝鲜人民共和国 | 蘇聯軍事政府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 美軍政廳 大韩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