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四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汉四郡
汉武帝天汉年间(前100年—前97年)东北亚局势
汉武帝天汉年间(前100年—前97年)东北亚局势
中文名稱
繁體 漢四郡
简体 汉四郡
漢語拼音 hàn sì jùn
韓文名稱
谚文 한사군
韩文汉字 漢四郡
文观部式 han sa gun
馬賴式 han sa kun

汉四郡汉武帝元封二年(前109年)至元封三年(前108年)間派兵征服衛滿朝鮮後在其旧地设立的四个的總稱,分别為乐浪郡玄菟郡真番郡臨屯郡。其中,玄菟郡設于前107年,其他三郡設于前108年。四郡并存的情况只存在了二十多年,到前82年,真番、临屯二郡與玄菟郡的東部地區被并入樂浪郡,分別設東部都尉和南部都尉,玄菟郡治遷至高句驪縣。之后的东汉曹魏西晋皆保留了乐浪郡与玄菟郡。汉献帝时割據遼東的公孫氏析樂浪郡南部都尉(原真番郡轄地)為帶方郡,並為西晉所承繼。313年,高句丽侵略乐浪郡,据有乐浪、带方二郡的张统因不堪长期孤军与高句丽、百濟作战而率千余家迁到辽西投靠慕容廆。慕容廆後为其在辽西侨置乐浪郡(《资治通鉴》卷八八,建兴元年条)。隨著樂浪郡在遼西侨置,管轄朝鮮半島的汉四郡灭亡。而原真番郡轄地帶方郡由于成为中原王朝的飞地,受到了孤立,4世紀時和樂浪故地一起成為高句麗與百济国爭霸的場所。

高句麗與漢四郡[编辑]

三國史記》記載公元37年大武神王鸭绿江南的乐浪郡发动进攻,一度占据[1]。七年后(42年),光武帝派兵渡海收复了乐浪,阻止了高句丽的扩张。49年2月,慕本王派遣将军袭击后汉右北平渔阳上谷辽西等四个郡。辽东太守蔡彤以恩义及信义向慕本王对质,并透过和亲使两国的关系得以回复。

据《三国史记》东川王本纪记载,东川王二十一年(247年),“王以丸都城经乱不可复都,筑平壤城,移民及庙社。平壤者,本仙人王俭之宅也,或云王之都王险。”[2]不过《晋书》卷一四《地理志》记载:“咸宁二年(276)十月,分昌黎、辽东、玄菟、带方、乐浪等郡国五置平州”,“乐浪郡,汉置,统县六,户三千七百”,“带方郡,公孙度置,统县七,户四千九百“。《三国史记。高句丽本纪》记载,高句丽“侵乐浪郡,虏获男女二千余口”。因此247年东川王所城的平壤应该為國內城的衛城,而不在大同江[2]傳統觀點認為313年被是高句麗據有樂浪郡的開始,《三国史记。高句丽本纪》记载,高句丽“侵乐浪郡,虏获男女二千余口。”;故国原王四十一年,“百济王率兵三万来攻平壤城”;小兽林王七年“百济将兵三万来侵平壤”;广开土王四年,“与百济战于浿水之上”。这些都表明公元4世纪初高句丽已夺取了二郡,控制了大同江流域[2]

前燕慕容氏是之前最后一次给高句丽以巨创的中国地方政权。公元342年冬,慕容皝毁高句丽丸都城,不过并不能恢复中国以前对朝鲜半岛北部的控制,只好接受高句丽的臣服[2]。《资治通鉴》卷97载,故国原王在前燕伐高句丽的次年“遣其弟称臣入朝于燕,贡珍异以千数”。迫于前燕压力,高句丽迁都到平壤[2]

371年,当时的百济世子近仇首王率3万军队拿下樂浪并处死了高句丽故国原王,百济短期獲得樂浪地区。高句丽好太王长寿王两代多次大败百济,百济势力被逐出了乐浪郡。公元427年前后,百济继续争夺乐浪、带方两郡的控制權。

313年初,据有乐浪带方二郡的张统因不堪长期孤军与高句丽百濟作战而率千余家迁到辽西投靠慕容廆慕容廆後为其在辽西侨置乐浪郡(《资治通鉴》卷八八,建兴元年条)。不过在乐浪故地发现的4世纪和5世纪初的带有东晋年号和官衔的汉人墓铭和砖铭表明313年後到5世纪初,还有一定数量的汉人居住在朝鲜半岛北部并继续奉东晋正朔。

朝鮮半島早期郡縣[编辑]

在四郡設立之前,汉武帝元朔年間曾於朝鮮半島東部的穢貃地區設立蒼海郡,由於記載簡略,其建制情況尚未得到確切考定。

對朝鮮半島的有效管轄[编辑]

中国王朝漢朝、公孫氏、曹魏西晋對这一地区的先后統治,一直持續到公元四世紀晋朝陷於永嘉之祸,才被高句麗和百济所取代。前燕慕容氏是最后一次给高句丽以巨创的中国地方政权。公元342年冬慕容皝毁高句丽丸都城,不过并不能恢复以前对朝鲜半岛北部的控制,只好接受高句丽的臣服。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發掘的安鹤宫遗址被認為是平壤的早期建築。而吉林集安的将军坟被認為是长寿王的陵墓,即承认长寿王死后又归葬“故国”,这是一种可能,尽管无文献记载。

另外还有一种可能,即长寿王迁都之平壤並非近日之平壤。公元427年,高句丽长寿王迁都平壤很有可能不是今日大同江畔的平壤,而是國內城衛城或者和國內同一个城。今日之平壤,為西元586年(隋文帝開皇六年)平原王遷都到最後一個首都長安城,新唐書認為長安城就是平壤即樂浪郡,於是國內城附近的平壤就與今日之平壤混淆。

漢四郡疆域的變遷[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三国史记》卷14:“二十年 王袭乐浪 灭之”
  2. ^ 2.0 2.1 2.2 2.3 2.4 中国与朝鲜半岛关系史论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