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蒙古历史
蒙古历史系列条目
中國本土 蒙古高原
战国 匈奴 东胡
南匈奴
单于庭)
北匈奴
丁零 鲜卑
魏晋
南北朝
高車 柔然
鐵勒 突厥汗国
東突厥
薛延陀
安北都护府
单于都护府
后突厥汗国
回鶻
五代 黠戛斯 阻卜 契丹
北宋 乃蛮 克烈
南宋 蒙兀
蒙古帝国
岭北行省
北元韃靼
喀爾喀蒙古
清代蒙古
内属蒙古
外藩蒙古
乌里雅苏台
中華民国 蒙古地方
大蒙古国
中華人民共和国
内蒙古
蒙古人民共和国
蒙古国
文化 · 地理
泛蒙古主義

东胡是一个古老的游牧为主的民族,自商代初年到西汉,东胡存在了大约1300年。东胡、濊貊肃慎被称为古东北三大民族。學者一般相信,东胡语言属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

歷史記載[编辑]

“东胡”一名最早见于成书年代可能是先秦的《逸周书》,《逸周书·王会篇》提到“东胡黄罴 山戎戎菽”,据近人考证认为,早在初东胡就活动在商王朝的北方。在老哈河西拉木伦河流域发掘的东胡人墓葬被认为是对上述说法的旁证。

晋书》记载:曾在晋代受封为“鲜卑都督”的慕容廆,“昌黎棘城鲜卑人也。其先有熊氏之苗裔,世居北夷,号曰东胡。”有熊氏,就是黄帝部落。

春秋时期,东胡居住在燕国北部,《史記·匈奴列傳》记载“燕北有东胡、山戎[1]战国时期,东胡居住在燕国和赵国北部,这个时期东胡最为强盛,号称“控弦之士二十万”,曾多次南下侵入中原。后被燕将秦开击败。

秦汉之际,东胡逐渐衰落。公元前206年,东胡被匈奴冒顿单于击败,馀部聚居乌桓山鲜卑山,形成后来的乌桓族与鲜卑族。从此东胡的名字从历史上消失。

東胡族系[编辑]

東胡族系包括的部落和民族很多:如東胡屠何烏桓鮮卑以及由鮮卑分化出的慕容宇文段部拓跋乞伏禿發吐谷渾各部,此外還有柔然[2]庫莫奚契丹室韋蒙古

庫莫奚契丹也是出於鮮卑庫莫奚[3]契丹原先與庫莫奚、宇文兩個部落一起遊牧後從鮮卑分離出去,自號“契丹”,遊牧於潢水(今西拉木侖河)及土河(今老哈河)流域一帶。室韋,《北史·室韋傳》載:“室韋,蓋契丹之類,其南者為契丹,在北者號為失韋(室韋)”[4]。“蒙古”一詞最早見於《舊唐書·室韋傳》,傳中稱它為“蒙兀室韋”,是居於望建河(今額爾古納河)南岸的一個部落,是室韋部落聯盟的一個成員[5]。《遼史》中所載的契丹語和蒙古語差不多,清末著名蒙古史學者沈曾植,經過用鮮卑語和蒙古語相比較之後,說“蒙古語與鮮卑語相去無幾”,從地域上看,鮮卑起源於今額爾古納河東南的大鮮卑山,而後來的室韋的活動地區也在額爾古納河這一帶,可見鮮卑契丹室韋蒙古都是屬於東胡這一族系的。

起源[编辑]

東胡及其名稱的由來,自古有許多說法。

傳統說法[编辑]

在中國古代,稱呼外族人與野蠻人為胡、胡族

胡這個名稱,可能起源自匈奴,匈奴人自稱為胡[6][7]。烏其拉圖教授認為,胡,對應到蒙古語ku,為子的意思。[8]

東胡可能也屬蒙古語族,以胡自稱。一個說法是,因他們是居住在東邊的胡人,故稱東胡。另一個說法,則是以匈奴為西胡,居住於東邊的胡族,稱東胡。

西方漢學家[编辑]

東胡可能是由他們以自身語言的自稱,經由中文轉寫而成。1820年代的法國漢學家連薩認為東胡即是指通古斯語族,英國人巴克爾與法國人沙畹也有此學法,亦说通古斯民族起源于东胡。漢學家蒲立本認為,這是因為現代漢語發音的東胡,音近於通古斯(Tungus),所以他們將東胡等同於通古斯民族,但是這個說法並無根據。以上古漢語來發東胡的音,近於蒙古語的Tünghu。現代語言學家,根據他們的語言,傾向於認為東胡是屬於蒙古語族

現代考古發掘,發現東胡遺物與烏丸鮮卑古物相近,這些新發現,支持了語言學家認為東胡屬於蒙古語族的推論。

屠何之說[编辑]

唐人尹知章注《管子》称:“屠何,东胡之先也。”此说与《逸周书》《管子》等书记载:东胡与屠何并列的史料相矛盾。东胡与屠何应为并存的两族,屠何在今辽西,东胡则在今东蒙。屠何不能是东胡之先。 [9]

山戎之說[编辑]

張博泉《東北歷代疆域史》中說:“東胡春秋時為山戎,入戰國後統稱為東胡。”主此說者大都認為東胡之名始見於戰國。然據《逸周書》東胡之稱周初已經出現,《山海經》記載東胡出現於史的時間也不能晚至戰國,《史記——匈奴列傳》及《逸周書》更將東胡與山戎並列,因此,東胡與山戎應為並列的兩族。山戎在今大淩河流域上遊,東胡則在今西拉木倫河流域,齊桓公破山戎後,東胡一度曾南下占山戎之地,秦開破東胡,東胡北卻千裏,復退至西拉木倫河流域,山戎可能有些入東胡者,但不足以說明山戎為東胡之先。[10]

土方之說[编辑]

從考古上看,東胡一族分布在今西拉木倫河一帶已經有悠久的歷史。對東胡的考古文化一般學者都認為是夏家店上層文化。夏家店上層文化的分布範圍為西拉木倫河流域及其以南諸地,一度曾分布更西南些,這與東胡的活動範圍是一致的。夏家店上層文化存在的時間是周初至戰國,也與東胡活動的時間相當。有人認為東胡始見於戰國是沒有根據的,史料證明東胡於周初及春秋已見於史。夏家店上層文化墓葬中有殉犬的習俗,與文獻所載烏桓以犬殉葬相符合。夏家店上層文化諸遺址發現的銅版上的人形皆禿頂不蓄發,與東胡各族“以髡頭為輕便”相合。銅版的人物形象經過鑒定屬於典型的蒙古人種,與人們對東胡語言的研究為屬蒙古語族相符。

歷史[编辑]

東胡文明與夏家店上層文化相關。在上古蒙古部落中,他們是最早進入文明階段的部族,也是最早出現青銅技術的部族。東胡族使用古代蒙古語,使用青銅武器,也用青銅器進行農耕。雖然他們文明程度較高,武器也很精良,但仍然受制於來自西方的匈奴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司馬遷. 匈奴列傳//史記. 西漢. 
  2. ^ 《魏書·蠕蠕傳》中記載:“蠕蠕(即柔然),東胡之苗裔也。”
  3. ^ 《魏書·庫莫奚傳》說它是“其先,東部鮮卑宇文之別種”
  4. ^ 《北史·室韋傳》
  5. ^ 《舊唐書·室韋傳》
  6. ^ 《漢書》〈匈奴列傳〉:「單于遺漢書云:『南有大漢,北有強胡。胡者,天之驕子也。』」
  7. ^ 《漢書》〈匈奴列傳〉:「單于姓攣鞮氏,其國稱之曰『撐犁孤塗單于』。匈奴謂天為『撐犁』,謂子為『孤塗』。單于者,廣大之貌也,言其象天單于然也。」
  8. ^ 烏其拉圖《匈奴與薩滿教文化》:「從其語音和解釋可以斷定,「塗」字只能是蒙古語名詞複數粘附成份「d」、「t」的音寫。「胡」、「孤」為詞根「ku」的音寫,意為子,「孤塗」為「子」之複數。從古至今,蒙古語族的「ku」和突厥語族的「ogul」在語音和語義上幾乎沒有發生任何變化,所以,「胡」為操蒙古語族諸部落的自稱當不容置疑。」「在蒙古族薩蠻教觀念裡,人類是上蒼和大地之子。以《蒙古秘史》為代表的中世紀蒙古語裡,「ku」一詞無性別之分;現代蒙古族牧民口語裡,「ku」一詞也無性別之分;匈奴時代的蒙古語中,「ku」一詞更不可能有性別之分。該詞既是蒙古語裡的常用詞,又是從薩蠻教角度泛指人——天子、天之驕子。」
  9. ^ 尹知章《管子》
  10. ^ 張博泉《東北歷代疆域史》

书籍[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