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門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鴻門宴,該事件發生於公元前206年,鴻門位於故都城咸阳郊外(今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新丰镇鸿门堡村),參與者包括當時楚國的兩位將領項羽劉邦

此次宴會對楚汉战争及以後中國歷史皆發生重要影響,被認為間接促成項羽敗亡以及劉邦成功建立漢朝

事件主要參與者[编辑]

項羽麾下之參與者如下:

劉邦麾下參與者如下:

背景[编辑]

西元前206年,當時為楚國武安侯的劉邦率軍攻破武關,進入關中地區。秦王子嬰向劉邦投降。劉邦入關後,與秦民約法三章,並派人駐守函谷關,以防項羽楚軍進關。

項羽於鉅鹿之戰殲滅了秦軍主力,向關中進發。當項羽到達函谷關後,劉邦軍不准楚軍入關,楚將英布等乃以武力破關直入,並推進至戲水之西。

劉邦聞訊大懼,乃率其部10萬人馬撤出咸陽,紮營霸上,卻未敢迎見項羽。當時項羽軍兵力40餘萬人。

事件經過[编辑]

項羽的策劃[编辑]

劉邦手下將領左司馬曹無傷派人向項羽通報,稱劉邦委任秦王子嬰為丞相,據有咸陽城內所有珍寶,準備自立為關中王。項羽得此消息後非常憤怒,準備次日清晨,分四路圍攻劉邦。

項羽的亞父范增認為:劉邦早年以貪財好色聞名,但到了關中後並不曾取奪財物和女人,是野心遠大的表現,又加上算命師認為劉邦頭上有「天子氣」,為了避免將來成為禍害,應該儘早除之。

劉邦的準備[编辑]

項羽的叔父項伯得知范增的計劃。由於他早年和張良有交情,張良當時是韓成派來輔佐劉邦的謀臣,因此連夜前往劉邦軍營,建議張良速逃亡,但張良決定報告劉邦。

劉邦對此消息感到非常震驚,並立刻向張良請教對策。由於雙方實力懸殊,張良建議劉邦透過項伯的協助,減低項羽的疑心:

(張) 良曰:料大王士卒足以當項王乎?
沛公黙然,曰:固不如也,且為之奈何?
張良曰:請往謂項伯,言沛公不敢背項王也。

劉邦召見項伯,以兄禮對待(項伯比張良年長,故劉邦以對兄長之禮對待項伯),並以聯姻的承諾,請求項伯向項羽求情。項伯回到項羽軍中,向項羽表達劉邦的善意,並建議項羽亦以禮相待。項羽承諾依從項伯的建議。

宴會開始[编辑]

劉邦第二天率領百多名騎兵會見項羽。雙方於鴻門會面。

劉邦對項羽稱,自己得入關中實屬僥倖,但有「小人」從中挑撥,使兩人之間產生誤會。項羽回應道:「是曹無傷(左司馬)派人向我說有這種事,否則我也不會來這裏」。他隨即邀請劉邦參加宴會。

座位[编辑]

宴會開始時,項羽和項伯背西面東而坐,范增背北向南而坐,劉邦背南向北坐,張良則背東向西而「侍」。秦漢時候,在飲宴的場合,東向坐是最尊貴的,一般飲宴會讓客人坐西向東。項羽卻自居尊位,顯示他並不把劉邦當作一位平等的賓客看待,毋寧把他看作自己的部屬。

劉邦卻不在坐在項羽對面,而是背南面北。在君臣並在的場合,君主面南,臣下面北。劉邦北向坐,是最卑微的臣下位,表明自己有臣服之意,並非與項羽是地位相等的朋友。項羽接受這種坐次安排,也就是接受了劉邦的臣服,不再有殺劉邦之心了。[1]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编辑]

范增不時向項羽打眼色,舉起自己的玉珮3次,示意項羽儘快行動。項羽不發一言,未有理會。范增於是傳召項羽堂弟項莊,吩咐他在席上舞劍,乘機刺殺劉邦。項莊進入酒席之中,向項羽請求准許他舞劍為樂,並在項羽同意後立即拔劍起舞。

項伯亦隨即拔劍揮舞,並以身體阻擋項莊,使其無法攻擊劉邦。張良立刻離開酒席,並通報在軍門外的劉邦部將樊噲

樊噲带着剑和盾強行闯入酒席,向項羽怒目而視(“头发上指,目眦尽裂”)。項羽詢問了樊噲的姓名後,稱讚他為「壯士」,並吩咐從人賞賜樊噲一斗卮的酒(秦漢時一斗相當於現在的二升左右[2]),樊噲一饮而尽。项羽又赏赐一只豬前腿(彘肩),樊噲直接把猪腿放在盾牌上,用劍“切而啖之”。項羽問道:“壮士能复饮乎?”

樊噲趁机向項羽指出:楚懷王(熊心)曾下令「先進入關中的人便可做關中王」。劉邦雖然先入關中,但並未立刻自立為王,而是退軍等待項羽到來。他認為項羽是有意殺死劉邦,要求項羽打消這個念頭:

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辭!夫秦王有虎狼之心,殺人如不能舉,刑人如恐不勝,天下皆叛之。懷王與諸將約曰「先破秦入咸陽者王之」。今沛公先破秦入咸陽,毫毛不敢有所近,封閉宮室,還軍霸上,以待大王來。故遣將守關者,備他盜出入與非常也。勞苦而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賞,而聽細說,而誅有功之人,此亡秦之續耳,竊為大王不取也。

項羽未有回應樊噲,只吩咐他就坐。

劉邦逃走[编辑]

劉邦稱要上廁所,和樊噲一同離席。不久項羽派陳平召喚劉邦。劉邦認為應該先辭行,樊噲反對,認為現時的情況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不能再拖延時間,且言“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結果劉邦和樊噲帶同夏侯嬰靳彊紀信等將領一同逃走。逃走前,劉邦吩咐張良把帶來的一對白璧送給項羽、一對玉斗送給范增。

劉邦來時,走渭河南岸的大道,長40里,逃走時卻走芷陽道。芷陽道較狹窄,蜿蜒於驪山北麓,不通馬車,卻只長20里。劉邦自己騎馬,樊噲等4人則徒步追隨護送。[3]

張良回到席上,獻上禮物,並代劉邦向項羽賠罪。項羽收下了璧玉,放在桌上;范增則拔劍撞破了玉斗,並斷言劉邦將會奪取項羽的天下:

唉!豎子不足與謀。奪項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屬今為之虜矣。

劉邦回到軍中後立刻處死了曹無傷。

後續[编辑]

范增的預言在數年後應驗:項羽和劉邦在隨後的四年進行了大規模的戰爭 (史稱楚汉战争),最後項羽敗北,在烏江自刎而死,劉邦建立漢朝,是為漢高祖。

後世不少人認為項羽在事件中缺乏当機立斷的能力,間接導致范增的計劃失敗,亦埋下了自己日後敗死的伏線。

「鴻門宴」一詞在後世被用作比喻「不懷好意的筵席」。「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以及「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皆成為名句。

影视作品[编辑]

註釋[编辑]

  1. ^ 余英時:〈說鴻門宴的的坐次〉,頁184-195。
  2. ^ 凤凰网:《老子》思想疑遭篡改 鸿门宴樊哙酒量被夸大
  3. ^ 李開元:《復活的歷史》,頁227。

參考資料[编辑]

  • 西漢 司馬遷史記‧項羽本紀第七
  • 余英時:《史學與傳統》(台北:時報文化出版事業有限公司,1983),〈說鴻門宴的的坐次〉,頁184-195。
  • 李開元:《復活的歷史:秦帝國的崩潰》(北京:中華書局,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