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中坦關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坦關係

中國

坦桑尼亚
外交代表機構
中國駐坦桑尼亞大使館 坦桑尼亞駐華大使館
外交代表
大使 王克 大使 姆贝尔瓦·凯鲁基[1]

中坦关系,是指歷史上的中國坦桑尼亞、以至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之間的雙邊關係。中國與坦桑尼亞之間的往來可追溯到唐代,古代的桑給巴爾(現坦桑尼亞的一部分)在北宋已曾遣使來華;現代的中坦兩國在1964年4月建交,中華人民共和國在2012年是坦桑尼亞最大的進口來源地。根據一個在2014年下半年進行的輿論調查,71%的受訪者認為中國對坦桑尼亞的經濟和政治有正面影響。

歷史[编辑]

古代[编辑]

中國與坦桑尼亞的來往可追溯到唐代,當時中國已有到非洲东部的航道,船隻從現在的巴士拉(當時稱為「乌刺国」)開始向东南方航行,先後經過今天的巴林阿曼也门,再改向西南方,最後便可以抵達「三兰国」[2];經學者考證,「三兰国」可能是指坦桑尼亚的达累斯萨拉姆坦噶尼喀桑給巴爾,但也有可能是位於現今莫桑比克索马里境內[3]。有美國人宣稱在坦桑尼亞發現唐朝或五代時出品的越窑青瓷,但這個說法遭到學者張炎憲的質疑[4]:147

根據中國古代史書《宋史》的記載,一個名為「层檀国」的古国曾在北宋元丰年間派遣使節來華,向北宋朝廷贈送乳香龙涎香玻璃等物,而當時掌政的宋神宗亦向使者送贈二千两白金[5]:19;史家對「层檀国」所指何地有不同看法,但多數學者相信這個地名就是指現坦桑尼亚境內的桑給巴爾[6]。坦桑尼亚的基尔瓦島有一個錢幣窖藏,裡面有四枚北宋古錢,兩枚屬於宋神宗熙寧年間,另外兩枚則分別是宋太宗淳化宋徽宗政和年間的錢幣[7]:1005

元朝典籍《岛夷志略》記載了「层摇罗国」(即今桑给巴尔)的風土人情;書中記述桑给巴尔很少出產穀物,當地人以馬鈴薯作為主粮,通過打猎來捕捉野兽供食,以煮海水的方式取得,用蔗汁酿出[8]。基尔瓦島也曾發現元代出產的青花瓷釉裡紅[9]

目前尚未有史料能證實郑和船队曾到達坦桑尼亚,但有記載指郑和的部下曾經到訪莫桑比克;但是,郑和的船队是沿岸向南航行的,而莫桑比克又位於坦桑尼亚南方,所以有學者認為郑和船队很可能曾經來到坦桑尼亚[10]

德屬東非成立後,德国把大批華工運到坦桑尼亚,他們有的在种植园工作[11],有的在坦噶尼喀興修鐵路[12]:26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多名華工在德属东非战役英语East African Campaign (World War I)中死亡[13]:176

現代[编辑]

1960至1970年代[编辑]

1965年2月,刘少奇与尼雷尔签署中坦协议
連接坦桑尼亞和贊比亞的坦贊鐵路是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援建的,圖為一列正在進站的坦贊鐵路列車。

坦噶尼喀是今坦桑尼亞的一部分,在1961年12月独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高層致电祝贺,承认坦噶尼喀独立為國,並在當天與該國建立邦交[14]:171。在坦噶尼喀獨立前,當地政黨坦噶尼喀非洲民族联盟英语Tanganyika African National Union已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有來往;而當時已退到台灣中華民國亦曾派出外交人員到坦噶尼喀,計劃與之建立外交關係,但遭到拒絕[14]:170–171

桑給巴爾是現坦桑尼亞的另一部分,在1963年12月10日独立為國,翌日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15]:159;在此之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已與當地政黨桑给巴尔民族主义党英语Zanzibar Nationalist Party有來往[14]:170。新建立的桑给巴尔人民共和國英语People's Republic of Zanzibar与中華人民共和國、苏联东德古巴社會主義國家建立邦交,要求這些國家向當地提供援助,而中華人民共和國都予以答允[16]:118;例如,桑給巴爾當局想鼓励阿曼沙特阿拉伯等地的侨民寄外汇回國,並加強桑給巴爾與中东非洲諸國的聯繫,便要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為當地援建一座广播发射台英语Transmitter station[17]

1964年4月26日,坦噶尼喀和桑給巴爾決定建立坦桑尼亞聯合共和國,成為同一個國家;同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決定與坦桑尼亞建交[18]:450。當時的坦桑尼亞非常希望修建把該國和赞比亚連接起來的坦赞铁路,美国答應援建,但條件是坦桑尼亞政府必須驅逐當地的中国人;時任坦桑尼亞總統朱利葉斯·尼雷爾予以拒絕,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援助坦桑尼亞時也沒有要求赶走美国人[16]:122。1970年代,中華人民共和國援建坦赞铁路,派出50,000名专家和工人到非洲;70名中国人在是次工程殉職,其中51人在坦桑尼亚安葬[19]。事後,參與援建的中國工人憶述他們生活艱苦,沒有足夠糧食,被迫自行種菜養禽,但種出來的番茄卻在一年後变种;当地政府順應中國工人的要求,答應向他們提供便宜的免税香煙,但時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周恩来認為中国工人享有的待遇不應超越当地工人,他严厉批评涉事的工人,要求他們向政府補回應繳的稅項[20]

1971年,聯合國大會通過決議,中华人民共和国開始能夠以「中國」的名義在聯合國佔有一席[21]:85。有傳當年的坦桑尼亚代表是穿着中山装參與投票的[22]:513;據說,坦桑尼亚的代表在決議通過後首先站起來,离开自己的座位,走到大會主席台前跳舞,祝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功爭取聯合國席位[21]:85

2000年後[编辑]

坦桑尼亚人對以下問題的看法:
(一)哪個國家是坦桑尼亚的發展榜樣?(以紅色表示)
(二)哪個國家或實體對坦桑尼亚的影響最大?(以藍色表示)

2014年下半年,舆论调查机构「非洲晴雨表英语Afrobarometer」訪問2386名坦桑尼亚成人,了解他們對外國的看法;调查發現,40%的受访者認為中國(调查报告以「China」稱呼中國,而非「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等完整國號,下同)對當地的影響比其他國家和組織大,71%的受访者認為中國對坦桑尼亚的經濟政治英语Politics of Tanzania有正面影響,35%的受访者認為中國是坦桑尼亚的發展榜樣[23]

經貿關係[编辑]

根據經濟複雜性研究中心英语The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網站上的數據,中国大陸在2012年出口了13.9億美元到坦桑尼亚,貨物有機械設備、載具紡織品[24],是坦桑尼亚最大的進口來源地[26];同年,坦桑尼亚出口了4.63億美元到中国大陸,逾54.7%的貨物是礦產品,其餘的貨物有蔬菜製品、紡織品等[25]

文化關係[编辑]

坦桑尼亞的多多马大学英语University of Dodoma達累斯薩拉姆大學分別設有一所孔子学院[27];在坦桑尼亞的莫罗戈罗穆斯林大学英语Muslim University of Morogoro汉语是语言与翻译本科的必修课,中華文化則是該本科的选修课[28]

图库[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驻华大使到任顺序及递交国书日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 ^ 沉睡了两千多年的广州海上丝绸之路. 广州文史. [2015-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4). 
  3. ^ 刘鸿武. 文化史略:中华文化与东非斯瓦希里文化的交流. [2015-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4). 
  4. ^ 張炎憲. 中國海洋發展史論文集 4. 中央研究院三民主義研究所. 
  5. ^ 陈公元. 古代非洲与中国的友好交往. 商务印书馆. 1985. 
  6. ^ 许永璋. 关于层檀国使者访华次数问题. 海交史研究. 1994, (2). 
  7. ^ 中國錢幣大辭典: 考古資料編. 中華書局. 
  8. ^ 邱树森. 元朝史话. 中國青年出版社. 1980. 
  9. ^ 中國陶瓷 (1–6). 
  10. ^ 李新烽. 扑面而来的"中国风"——非洲寻访郑和遗迹.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5-07-18 [2015-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13). 
  11. ^ 范春歌. 被遗忘的航行: 追寻郑和下西洋. 东方出版中心. 2005. ISBN 9787801862686. 
  12. ^ 世界知識 (11). 世界知識出版社. 1965. 
  13. ^ 文明的交融: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在法华工. 五洲传播出版社. 2007. ISBN 9787508511450. 
  14. ^ 14.0 14.1 14.2 裴坚章.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史: 1957-1969. 世界知识出版社. 1994. 
  15. ^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对外文化联络局. 中国对外文化交流概览, 1949-1991. 光明日报出版社. 1993. 
  16. ^ 16.0 16.1 周伯萍. 非常时期的外交生涯: 1964.9-1982.1. 世界知识出版社. 2004. ISBN 9787501222247. 
  17. ^ 電視月刊 (1–12). 
  18. ^ 世界各國概况手册. 香港朝陽出版社. 1975. 
  19. ^ 丁峰 (编); 彭立军; 李杭蔚. 赞比亚感念中国烈士赠安息地. 新华网. 2015-06-26 [2015-07-15]. 
  20. ^ 张德付. 亲历者讲述中国援非铁路纪实.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大使馆. [2015-07-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5). 
  21. ^ 21.0 21.1 崔斌. 试论我国援建坦赞铁路的意义和影响 (PDF). 许昌师专学报 (社会科学版). 1998, 17 (3). [永久失效連結]
  22. ^ 胡长明. 毛泽东与周恩来. 中共党史出版社. 2005. ISBN 9787801993144. 
  23. ^ 孟尧 (编); 吕友清. 大使来信:为何坦桑尼亚人民最认可中国?. 2015-03-17 [2015-07-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5). 
  24. ^ 24.0 24.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中国出口到坦桑尼亚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7-15]. 
  25. ^ 25.0 25.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坦桑尼亚出口到中国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7-15]. 
  26. ^ Alexander Simoes. 坦桑尼亚进口的起源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7-15]. 
  27. ^ 杜军帅 (编). 孔子学院落户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大学(高清组图). 国际在线. 2013-10-10 [2015-07-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5). 
  28. ^ 坦桑尼亚首批孔子学院奖学金生赴华学习. 孔子学院奖学金. [2015-07-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5).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