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National Emblem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2).svg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政治
系列条目

政府

政治

党委,全称党委员会,在社会主义国家中,作为执政党共产党在行政区域地方,及企业、事业、学校、部队等单位,设有各级委员会及基层委员会。

中共的地方各级委员会[编辑]

自治区直辖市设区的市地区自治州的委员会(簡稱「省委」、「區委」、「市委」、地委、盟委、州委等),每届任期5年,其委员和候补委员必须有5年以上党龄。一般的,省(自治区、直辖市)委委员在80余人;地级市市委委员在50余人。

)、自治县不设区的市市辖区的委员会,每届任期5年。其委员和候补委员必须有3年以上党龄。县(县级市、区)委委员在30余人。

省、市、县党委候补委员人数是党委委员人数的五分之一。

地区、的党委委员(称作地委委员、盟委委员)相当于地级市党委常委,因此人数一般限制在10人上下。乡镇与街道的党委不设常委,因此其党委委员数一般在10人上下。

中共的基层组织[编辑]

根据《中国共产党章程》规定,企业、农村、机关、学校、科研院所、街道社区、社会组织、人民解放军连队和其他基层单位,凡是有正式党员三人以上的,都应当成立党的基层组织。

党的基层组织,根据工作需要和党员人数,经上级党组织批准,分别设立党的基层委员会、总支部委员会、支部委员会。其中党的基层委员会最重要,一般简称为「党委」。在企事业单位、学校、机关、科研院所、社会组织等,一般是行政领导负责制,基层党委书记、党总支书记才负责党务工作。但在行政村、街道办事处,则是村支部书记、街道办党委书记是最高领导,对该单位工作负全面责任。

解放军武警部队,在营级及以上各级单位设立党委,在连队一级设立党支部。

香港國企的黨委[编辑]

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一國兩制港人治港訂明實行資本主義、不實行社會主義,但其中至少有19家在香港交易所上市的中國國有企業修改了公司章程,設立「共產黨委員會」,並授權黨委在營運、人事及發展策略方面,向董事會提供意見;有的甚至規定公司董事會決定重大事項時,應先聽取黨委意見,或可指揮及擢升上市公司內的高級管理層;有一家上市國企授權黨委參與營運決策,以及評核公司高級管理層的表現[1][2][3]

根據章程,「黨委要發揮領導核心作用,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實,確保監督黨和國家方針政策在公司的貫徹執行,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重大戰略決策」。另一個功能是「加強基層黨組織和黨員隊伍建設,充分發揮黨支部戰鬥堡壘作用和黨員先鋒模範作用,團結帶領幹部職工積極投身本行改革發展」[4][5][6]

這些上市公司包括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國工商銀行中國銀行交通銀行中信股份中國神華建設銀行藍籌股,幾乎等於港股總市值的三分之一[7]

党组[编辑]

政府机构、司法机构、人民团体、经济组织、社会团体等单位,一般设立党组,由行政正职领导兼任党组书记。但是,一些行政强力部门,如各级公安机关,各级国家安全机关、各级司法局(厅、部)均设立党委,实行党委领导下的行政正职领导负责制。国家外交部及驻外使领馆设立党委。

党委工作原则[编辑]

按照《中国共产党党章》规定:

  • 中国共产党的各级委员会全体会议,每年至少召开两次。
  • 党的各级委员会在代表大会闭会期间,执行上级党组织指示和同级党代表大会决议,领导本地方或本单位工作,定期向上级党委员会报告工作。
  • 党的各级委员会全体会议,选举常务委员会(如果设立的话)和书记、副书记,并报上级党委员会批准。
  • 中国共产党的各级委员会全体会议闭会期间,由其常委委员

党的各级委员会,实行民主决策制(或称“委员会制”),即重大事项必须由全委会或(党委全体会议闭会期间的)常委会讨论、表决通过,实行一人一票、少数服从多数。书记和各委员之间权利平等。党委书记也只具有与其他委员相同的一票,党委书记必须服从集体的决定,没有最后决定权。重大事项如果仅有党委书记个人的签字批准是不具有效力的(例如,所管辖的干部的任免调职,必须是常委会的集体决定)。与之相反,政府及各组成部门实行“首长负责制”。即省市县乡镇长对该级人民政府一切事务负全责,省市县政府办公会议、政府常务会议不能推翻省市县长的决定,政府副职领导根据政府正职首长的决定来协助分管某一方面事务,必须服从政府正职首长的决定。各行政单位(如县交通局)也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人民代表大会与地方人民政府组织法》实行行政首长负责制。

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党領導一切」特殊国情,地方党委书记虽然与同级政府行政负责人同级别,但党委书记是领导(或称“班长”),政府负责人是在党委内分工主管政府事务的副书记。因此,如果县长转任为县委书记,实为晋升。同样的,由于“党管干部”、“下管一级”这两条原则,各级党委管辖范围内的干部的任免必须在该党委常委会上表决通过(有的地方规定重大人事任命由党委常委会提名,党委全委会表决通过),而且重大事务也要得到常委会的讨论通过,所以任党委常委的政府副职首长比不是党委常委的,权力更大,对下属单位的控制力更强。例如,如果非常委副县长转任常委副县长(称为“入常”),是重大的晋升,进入了该县的真正的核心决策圈。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地方党委一般有三名以上的副书记,因此由党委书记、副书记组成的书记办公会议,就各项事务达成一致意见后,再在党委常委会讨论通过就成了纯粹的例行手续。2003年以来各级地方党委根据中央部署开展“减副”,即党委副书记一般只设两人:主管政府事务的同级人民政府正职领导、主管党群工作的专职副书记。其中党群副书记分工领导党务工作(组织、宣传、统战)、党委机关工作、群众工作(工会、团委、妇联等)。而党委书记作为地方各项工作全面负责的一把手,谋划解决该地的重大问题,以及管理好常委班子及下属单位党政正职的考评使用,而不应陷入日常事务性工作中。

党委这种议事制度,在各级实现了决策权与执行权的相对分离的原则:决策时充分发扬民主,广泛听各方面的意见;而执行时专人负责,高效落实。类似于现代企业制度的由董事会决策,在总经理(或CEO)负责下由高管落实执行。党委制度也起到了对各级一把手形成了制约,在本级重大事项不能由一把手个人说了算;对下属单位党委集体作出的决策,上级领导个人也无法推翻,必须由上级党委集委制度也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党内民主,党代会上如果威信不高,口碑不好,就可能出现落选;一旦落选,按照《党章》就无法在该单位出任党委成员,即便上级党组织直接任命也不可能了。

参考文献[编辑]

  1. ^ The hammer and sickle are making their way into some Hong Kong public companies. 南華早報. 2017-05-30 (英语). At least 19 of the Chinese state-owned enterprises listed in Hong Kong are establishing Communist Party committees, and making them a key governing body to “advise” their boards on operational, personnel and strategic matters. 
  2. ^ 《南早》專欄:多家上市國企改公司章程 設黨委授大權 香港監管機構稱無問題. 立場新聞. 2017-06-01 (中文(香港)‎). 《南華早報》有專欄指,最少有19家在本港上市的國企,包括鞍鋼、建設銀行及中石化,會設立共產黨委員會,並授權這些黨委在營運、人事及發展策略方面,向這些上市公司的董事會提供意見。 
  3. ^ Now Advising China’s State Firms: The Communist Party. 華爾街日報. 2017-08-14 (英语). at least 32 Chinese state-owned companies or units listed in Hong Kong have proposed changes to their corporate structures to install Communist Party committees that advise their boards of directors. 
  4. ^ 修改章程引入黨委 中共利益凌駕股東 123上市公司改姓黨. 蘋果日報 (香港). 2018-09-26 (中文(香港)‎). 黨委要維護的利益當然不是股東,根據章程,「黨委要發揮領導核心作用,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實,確保監督黨和國家方針政策在公司的貫徹執行,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重大戰略決策」。另一個功能是將黨的影響力滲透公司上下,「加強基層黨組織和黨員隊伍建設,充分發揮黨支部戰鬥堡壘作用和黨員先鋒模範作用,團結帶領幹部職工積極投身本行改革發展」。黨委委員有薪酬,黨委的經費由公司貢獻,雖然大部份沒有明文寫出來,但一般如徽商銀行(3698)一樣,佔上年度員工薪酬總額1%。徽商銀行上年工資、獎金、津貼和補貼共12.9億,即黨委今年便能有1,290萬經費。這筆款項除買教材開展黨內教育、租賃和修繕黨組織活動場所,亦包括「表彰獎勵先進基層黨組織、優秀共產黨員和優秀黨務工作者」。 
  5. ^ China’s Communist party writes itself into company law. 金融時報. 2017-08-14 (英语). More than 30 Hong Kong-listed state-owned enterprises, representing more than $1tn in market capitalisation, have this year added lines to their central documents that place the party, rather than the Chinese state, at the heart of each group. New phrases injected into the articles of association in recent months include describing the party as playing a core role in “an organised, institutionalised and concrete way” and “providing direction [and] managing the overall situation”. 
  6. ^ Beijing boosts influence in state-owned enterprises. 亞洲時報. 2018-09-26 (英语). The Party Committee is responsible for strengthening and improving the Party’s influences in areas including ideological and organizational, and those related to work style, anti-corruption and institutional development. It is also responsible for studying the Party’s policies and China’s laws and regulations, and will pay particular heed to the important meetings, documents, decisions, resolutions and instructions being passed down by senior members of the party and the government. 
  7. ^ 中國國企「集體姓黨」燒到香港. 自由時報. 2017-08-17 (中文(台灣)‎).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嚴打貪腐的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王岐山,近年來持續加強控制國有企業,試圖對公司結構進行調整,以擴大共黨在國企內部的代表性。自二○一六年至今年七月底,至少三十二家在香港上市的大型國企,修訂公司章程,增設正式黨委,這些公司市值總額達九.七兆港幣(約三十八兆台幣),幾乎等於港股總市值的三分之一,引發海內外投資人對中國國企公司治理的疑慮。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