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研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科學研究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科学研究,简称科研,是一个科际整合研究领域,旨在使科学专门知识英语Expertise纳入广泛的社会、历史和哲学范畴。它使用各种方法分析科学知识及其知识论符号学的产生、表达和接收。

文化研究类似,科学研究由研究的主题来定义,包含大范围的不同理论和方法的观点和实践。科学研究可能会使用跨学科的方法,或借用其它学科的方法,比如人文科学、自然科学和形式科学,从科学计量学英语Scientometrics民族学方法论认知科学。科学研究对评估英语Evaluation和科学政策无疑具有重要性。该领域在过去十年增加很多技术,并开始利用科技与社会,在公共领域促进专家和普通大众的知识交互。[1]

范围[编辑]

该领域开始于一种意守丹田英语Omphaloskepsis的倾向:在其成因和应用中拥有极致的自我意识。[1]不仅仅是科学探讨的研究,它很快开始处理其所有参与者及其关系,从科学专门知识到政治和外行人。[1]实际例子包括生物伦理学疯牛病污染全球变暖[2][3]生物医学物理科学自然灾害预测、(所谓的)切尔诺贝利灾难对英国的影响、科学政策的产生与审查和风险管理及其历史与地理背景。[1]当保留一个拥有众多理论的学科时,所关心的根本问题是关于公认专家的角色——他们是否能为政府和地方当局提供信息,以便其作出决定。[1]这种做法造成各种重要问题,关于什么造就专家,以及如何从外行人群中将专家和他们的权威区分出来,并在自由民主的社会中,与价值观和政策制定过程交互。[1]

科学家研究特定现象,然后实践者进行验证,例如:

历史[编辑]

玛丽亚·奥索夫斯卡英语Maria Ossowska斯坦尼斯拉夫·奥索夫斯基英语Stanislaw Ossowski在1930年代开始引入这个概念。[10]托马斯·库恩的《科学革命的结构》(1962年)引起了大家对科学史和科学的哲学基础英语History and philosophy of science的更多兴趣。库恩的工作建立了一个理论——科学史并不像是线性连续的发现,而更像是科学哲学范式概念。范式是更广泛的社会知识结构,它能确定哪些类型的真理假说是有道理的。科学研究试图确定决定性的二分法,就像科学与技术、自然与文化、理论与实践一样;科学与精细工艺导致各种科学领域和实践的分离。科学知识社会学英语Sociology of scientific knowledge发展于爱丁堡大学,在那里大卫·布鲁尔和他的同事们发展了被称为“强社会学英语Strong programme”的理论。强社会学提议,“真的”和“假的”科学理论应该被一视同仁来对待。[11]它们都是由社会因素或条件引起的,例如文化环境和私利。[12]所有人类知识,和其它存在于人类认知中的事物一样,在其形成过程中必然包含一些社会成分。[13]

用社会学家的方法很难处理自然科学课题,这一点已经被证实,比如美国的科学战争。解构主义方法用于自然科学(如同用于艺术或宗教作品)会伴有风险,这不仅危及自然科学“铁的事实”,同样危及社会学自身的客观性和实证主义传统。[14]将科学成果作为(至少部分是)社会概念的观点并不容易被接受。[1]拉图及其他人指出,自然和社会的分歧关键在于——自然(事物)是先验英语Transcendental idealism的,可以检测得到;而社会(国民、国家)是内在英语Immanence的,是人为构造的。这种分歧考虑到大量实物产出(技术-自然混合)和大规模全球性问题,同时使这种区别受到威胁。例如,《我们从未现代过英语We Have Never Been Modern》建议重新连接社会和自然两个世界,使“thing”(事物)回归现代化之前的用法[15]——将物体定位为混合制造的,并且由人、事物和概念的公开交互来详细检查。[16]

科学研究学者,如特雷弗·平奇英语Trevor Pinch史蒂夫·伍尔加,已经于1980年代开始涉及“技术”,并将他们的领域叫做“科技与社会”。[17]这种“转向技术”的趋势,将科学研究引入与科技和社会项目专业学者的交流。

最近,一种称为映射争论英语Mapping controversies的新奇方法已经在科研实践者中获得认可,并被工程[18][19]和建筑学校引入作为学生课程。[20]2002年,哈里·科林斯英语Harry Collins和罗伯特·埃文斯提出了科学研究的第三次浪潮(《第三次浪潮》中的双关语),即研究专门知识经验,以响应最近的趋势,化解专家和公众间的界限。[21]

在自然和人为灾难中的应用[编辑]

在切尔诺贝利之后牧羊[编辑]

在坎布里亚放牧的贺德威克绵羊

科学信息及其与外行人的交互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问题,布莱恩·魏恩英语Brian Wynne关于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之后在坎布里亚牧羊的研究便是一例。[1][22]他详细介绍了坎布里亚牧羊者的反应,他们因为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导致的核污染而受到了行政限制。[22]牧羊者遭受了经济损失,他们抵抗强加的条例规定,被认为既不合理又不合适。后来发现,放射源实际上是塞拉菲尔德英语Sellafield核废料回收设施;因此,对该限制的持续时间负责的专家们是完全错误的。[22]这个例子告诉我们,多方尝试将会更好,可以借助当地非专业人员的知识和经验,因为他们往往具有很强的地理和历史背景。[23]

火山学的科研[编辑]

2007年蒙特塞拉特苏弗里埃尔火山喷发的后果

Donovan et al. (2012)使用了科技研究,并分别描述了对“火山学社会研究”的科学研究,以及对各种活火山的知识和专家意见的产生。[1]它包含了一个对火山学家的调查——2008年和2009年,在现场工作季节,采访了英国英语List of volcanoes in the United Kingdom蒙特塞拉特意大利英语Volcanology of Italy冰岛英语Volcanology of Iceland的科学家。Donovan et al. (2012)问这些专家研究火山的目的,以及他们认为历史上最重要的喷发是什么。该调查试图确定对火山学这门科学有影响的喷发,并评估科学家在政策制定中的作用。[1]

一个主要的焦点是对1997年蒙特塞拉特火山爆发的影响。那次喷发是一个黑天鹅效应的经典例子,[24]它直接导致(仅)19人死亡。然而这次喷发却对当地社会造成了重大影响,并摧毁了重要的基础设施,比如岛上的机场[25]大约7,000人,约三分之二的人口离开了蒙特塞拉特,其中4,000人去了英国。[26]蒙特塞拉特的案例给了火山学家巨大的压力,因为他们的专业知识突然变成了各种公共政策方法的主要驱动。[1]在这种情况下,科研方法提供了宝贵的见解。[1]在科学家当中有各种错误传达。匹配科学的不确定性(如火山骚乱),或者要求在政治建议方面有一个统一的声音,都是一种挑战。[1]蒙特塞拉特火山学家开始使用统计启发模型来估计特定事件的概率,一个更主观的方法,可以一步步地结合舆论和基于经验的专门知识。[1]它还涉及当地的知识和经验。[1]

火山学作为一门科学,目前面临其认识论基础的变化。这门科学开始涉及风险评估和风险管理的更多研究。这就要求一个新的、综合的方法论,它将超越科学学科的界限进行知识收集,而将定性和定量结果结合在一个结构化的整体中。[27]

专家与民主[编辑]

在西方民主社会,科学已经成为主力,这取决于创新和技术(与风险社会英语Risk society相比)来定位其风险。[28]对科学的信仰可能会与那些科学家自己非常不同,其原因是,比如道德观、认识论或政治动机。专家的意见,在与外行人的交互过程中是权威性的,并且是所有种类的决策者,但在现代风险社会中也会受到挑战。这是由学者按照乌尔利希·贝克的理论提出的。专家意见的角色在现代民主中是科研学者间辩论的重要主题。一些人主张更宽泛地、多元地理解专家意见(如希拉·扎萨诺夫英语Sheila Jasanoff布莱恩·韦恩英语Brian Wynne),而其他人则主张更微妙地理解专家意见及其社会功能(如柯林斯和埃文斯)。[29][30]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Amy Donovan; Clive Oppenheimer; Michael Bravo. Social studies of volcanology: knowledge generation and expert advice on active volcanoes [火山学社会研究:活火山知识产生和专家建议]. Bulletin of Volcanology (Springer Verlag (Germany)). 2012, (74 (3)): 677–689. doi:10.1007/s00445-011-0547-z (英语)insu-00691620 
  2. ^ Martello M (2004) Global change science and the Arctic citizen.
  3. ^ Jasanoff S (ed) (2004) States of knowledge: the co-production of science and social order.
  4. ^ James W. McAllister. Recent work on aesthetics of science [科学之美的近期工作]. International Studies in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 2010-07-21, 16 (1): 7–11 [2002]. doi:10.1080/02698590120118783 (英语). 
  5. ^ Zeichen für Kunst: Zur Organisierbarkeit von Kreativität Detlev Nothnagel, ZfS, Band 29, Heft 4/2007 ZfS, Band 29, Heft 4/2007 ISBN 978-3-86057-887-2
  6. ^ Organisierte Kreativität: Die vielen Gesichter der Innovation, Rene J.Jorna, in Zeichen für Kunst: Zur Organisierbarkeit von Kreativität Detlev Nothnagel, ZfS, Band 29, Heft 4/2007 ZfS, Band 29, Heft 4/2007 ISBN 978-3-86057-887-2
  7. ^ 沙龙·特拉威克英语Sharon Traweek. Beamtimes and lifetimes: the world of high energy physicists [光束时间与寿命:高能物理学家的世界].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2. ISBN 9780674044449 (英语). 
  8. ^ Mario Biagioli. The science studies reader [科研读物] (英语). 
  9. ^ 德瑞克·约翰·德索拉·普莱斯. Little Science, Big Science [小科学,大科学] (英语). 
  10. ^ Matthias Kölbel. Wissensmanagement in der Wissenschaft. Berlin: Gesellschaft für Wissenschaftsforschung e. (德文). 
  11. ^ David Bloor. The strengths of the strong programme [强社会学的优势] (英语). 
  12. ^ Wiebe E. Bijker, et al.
  13. ^ Harry M. Collins. Introduction: Stages in the empirical programme of relativism [介绍:相对主义的经验主义规划中的阶段] (英语). 
  14. ^ 布鲁诺·拉图. When things strike back: a possible contribution of 'science studies' to the social sciences [当反击出现:“科学研究可能对社会科学的贡献]. 英国社会学期刊 (威利-布莱克威尔英语Wiley-Blackwell). 2000年3月, 51 (1): 107–123. doi:10.1111/j.1468-4446.2000.00107.x (英语). 
  15. ^ 在现代化之前,(在多种语言中)“thing”这个单词既可以表示物体,又可以表示庭 (机关)
  16. ^ 斯科特·拉希英语Scott Lash. Objects that judge: Latour's parliament of things, in another modernity, a different rationality [提出那样的判断:拉图的庭,另外的现代性,不同的合理性]. Oxford: Blackwell. 1999. ISBN 9780631164999 (英语). 
  17. ^ 科技研究介绍 Sergio Sismondo John Wiley & Sons, 17.08.2011.
  18. ^ MIT. web.mit.edu. [2009-02-21] (英语). 
  19. ^ Ecoles Polytechniques Fédérales de Lausanne. mappingcontroversies.epfl.ch. [2009-02-21]. 
  20. ^ University of Manchester [马萨诸塞大学]. mappingcontroversies.co.uk. [2009-02-16] (英语). 
  21. ^ H.M. Collins; Robert Evans. Social Studies of Science [科学的社会研究] 32. 2002年4月: 235–296. doi:10.1177/0306312702032002003 (英语)The Third Wave of Science Studies Studies of Expertise and Experience 
  22. ^ 22.0 22.1 22.2 Wynne B. Sheepfarming after Chernobyl: a case study in communicating scientific information [在切尔诺贝利之后牧羊:科学信息传播案例研究] 31. 1989: 33–39 (英语). 
  23. ^ 斯科特·拉希英语Scott Lash; Bronislaw Szerszynski; 布莱恩·魏恩英语Brian Wynne. Risk, Environment and Modernity: Towards a New Ecology [风险、环境和现代化:朝向新生态学]. SAGE. 1996-05-04 (英语). 
  24. ^ Donovan et al. (2012) cite Taleb NN (2007). The black swan: the impact of the highly improbable [黑天鹅:小概率事件的影响] (英语). 
  25. ^ BBC country profile: Montserrat [BBC国家简况:蒙特塞拉特]. BBC News. 2009-09-22 [2008-03-08] (英语). 
  26. ^ Montserrat evacuation remembered [蒙特塞拉特疏散纪念]. BBC. 2005-09-12 [2010-11-19] (英语). 
  27. ^ Horlick-Jones T; Sime J. Living on the border: knowledge, risk and transdisciplinarity [生存在知识、风险和跨学科的边缘]. 2004 (英语). 
  28. ^ 乌尔利希·贝克. Risk Society: Towards a New Modernity [风险社会:朝向新的现代化]. New Delhi: Sage Publications. 1992. ISBN 978-0803983465 (英语). 
  29. ^ Collins, Harry; Evans, Robert. Rethinking Expertise [重新思考专家意见].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07. ISBN 978-0226113623 (英语). 
  30. ^ Collins, Harry. Interactional expertise as a third kind of knowledge [相互作用的专家意见作为第三种知识]. Phenomenology and the Cognitive Sciences. 2004, 3 (2): 125–143. ISSN 1568-7759. doi:10.1023/B:PHEN.0000040824.89221.1a (英语). 

参考书目[编辑]

科学研究,通用
客观性和实质
医学和生物学
媒体、文化、社会与技术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