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淵之盟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注意:本頁面含有Unihan擴充B區用字:「𦈏」。有關字元可能會錯誤顯示,詳見Unicode擴充漢字

澶淵之盟,指北宋契丹(遼朝)之間於公元1005年在澶州(古稱澶淵郡,今河南省濮陽市)訂立的和約,條約所確定的宋遼兩國邊界構成了現代意義上的真正的國際邊界[1]

在澶淵之盟之後,慶曆年間,遼國還進一步提高了對宋朝上繳歲幣的要求,詳見「重熙增幣」。

經過[編輯]

澶淵之盟示意圖

宋真宗咸平六年(1003年),遼蕭太后遼聖宗耶律隆緒以收復瓦橋關(今河北雄縣舊南關)為名,親率大軍深入宋境。四月,蕭撻凜攻破遂城,生俘宋將王先知,力攻定州,俘虜宋朝雲州觀察使王繼忠,宋軍憑守堅城。[2]由於遼軍已直撲黃河沿邊的澶州(今河南濮陽),威脅與之甚近的首都汴京,故宋廷朝野震動。宋真宗畏敵,欲遷都南逃,王欽若主張遷都昇州(今江蘇南京),陳堯叟主張遷都益州(今四川成都)。因同平章事(宰相)寇準畢士安堅持,無奈親至澶州督戰。

遼軍至定州,兩軍出現相峙局面,王繼忠乘間勸蕭太后宋朝講和。遼恐腹背受敵,提出和約,初為宋真宗所拒。十一月,遼軍在朔州為宋軍大敗,岢嵐軍的遼軍因糧草不繼撤軍。遼軍主力集中於瀛州(今河北河間)城下,日夜不停攻城,宋軍守將李延渥死守城池,激戰十多天未下。蕭撻凜蕭觀音奴二人率軍攻克祁州,蕭太后等人率軍與之會合,合力進攻冀州貝州(今河北清河),宋廷則「詔督諸路兵及澶州戌卒會天雄軍」。遼軍攻克德清(今河南清奉),三面包圍澶州,宋將李繼隆死守澶州城門。

遼朝南京統軍使蕭撻凜恃勇,率數十輕騎在澶州城下巡視。宋軍大將張瓌(一說周文質)在澶州前線以伏射殺蕭撻凜,導致後者頭部中箭墜馬,遼軍士氣大挫,蕭太后等人聞蕭撻凜死,痛哭不已,為之「輟朝五日」。《遼史》載:「將與宋戰,(蕭)撻凜中弩,我兵(遼兵)失倚,和議始定。或者天厭其亂,使南北之民休息者耶!」此時宋真宗一行抵澶州。寇準力促宋真宗登上澶州北城門樓以示督戰,「諸軍皆呼萬歲,聲聞數十里,氣勢百倍」。帝還行宮,得知寇準竟然與知制誥楊億在北城城樓上喝酒下棋,泰然自若,十分鎮定。帝喜曰:「準如是,吾復何憂!」

盟約內容[編輯]

雙方於十二月初(1005年1月)達成停戰協議,宋廷方面由曹利用蕭太后談判,協定宋每年輸遼歲幣銀十萬兩、絹二十萬匹,即「歲幣」,遼聖宗宋真宗為兄,宋真宗遼聖宗為弟,稱蕭太后為叔母,互約為兄弟之國,「所有兩朝城池,並可依舊守存,淘濠完葺,一切如常,即不得創築城隍開拔河道」,共同聲明「質於天地神祇,告於宗廟社稷,子孫共守,傳之無窮。有渝此盟,不克享國,昭昭天鑒,當共殛之」。

盟約締結後,第二年,宋朝派人去遼國蕭太后生辰,宋真宗致書時「自稱南朝,以契丹為北朝」,因澶州又名澶淵,遂史稱「澶淵之盟」。

評價[編輯]

  • 蔣復璁曾說及宋遼澶淵之盟「影響了中國思想界及中國整個歷史」。[3]
  • 黃仁宇說:「所以澶淵之盟是一種地緣政治(geopolitics)的產物,表示這兩種帶競爭性的體制在地域上一度保持到力量的平衡。」[4]

好處[編輯]

宋、遼之間百餘年間(約120年)不再有大規模戰事,禮尚往來,通使殷勤,雙方互使共達三百八十次之多,遼朝邊地發生饑荒,宋朝也會派人在邊境賑濟,宋真宗崩逝消息傳來,遼聖宗「集蕃漢大臣舉哀,后妃以下皆為沾涕」。

富弼認為歲幣的支出不及用兵的費用百分之一(真宗繼位當年光光是錢幣收入即達2200萬緍以上,另外布匹、糧食的收入還不計在內),「則知澶淵之盟,未為失策。」「生育繁息,牛羊被野,戴白之人(白髮長者),不識干戈」; 在宋真宗時,一場中等規模的戰爭(約十萬人左右),即需300萬緍,就算沒有戰爭,只是重兵防備一年的開支,也十分驚人。

壞處[編輯]

王安石富弼認為澶淵之盟之後,宋朝真宗、仁宗、英宗三朝政府「忘戰去兵」,[5]河北軍和京師軍「武備皆廢」,[6]只剩下陝西軍可用,馬知節曹瑋王德用等武臣被排擠,文臣掌握了西府的支配權。

此外,「澶淵之盟」後宋內部對於沒有收回燕雲之地且每年給遼朝大量歲幣是一個恥辱,仍然希望有一天能夠收回燕雲之地並免予向遼人交納歲幣。宋神宗就曾「有取山後之志」、「一日,語及北虜事,曰:『太宗自燕京城下軍潰, 北虜追之,僅得脫。凡行在服禦寶器盡為所奪,從人宮嬪盡陷沒。股上中兩箭,歲歲必發,其棄天下竟以箭瘡發雲。蓋北虜乃不共戴天之仇,反捐金繒數十萬以事之為叔父,為人子孫,當如是乎!』,已而泣下久之,蓋已有取北虜大志。」[7]。像宋神宗這樣,認為宋朝沒有收回燕雲之地且向遼交納大量歲幣是一個恥辱的宋人,不在少數。

影響[編輯]

澶淵之盟後,宋朝不得不放棄收復燕雲十六州。至宋仁宗慶曆年間,與西夏三戰皆敗,遼借北宋內外交困之際,進一步提高了對宋朝上繳歲幣的要求,史稱慶曆增幣

參考文獻[編輯]

  1. ^ 《劍橋中國遼西夏金元史》第一章 對外關係
  2. ^  <<宋史·本紀七>>[四月,李繼遷寇洪德砦,蕃官慶香、慶等擊走之。以慶香等領刺史。契丹來侵,戰望都縣,副都部署王繼忠陷於敵,發河東廣銳兵赴援。]
  3. ^ 蔣復璁. 澶淵之盟的研究. 宋史研究集第二輯. 1964: 137-198. 
  4. ^ 黃仁宇. 赫遜河畔談中國歷史. 九州出版社. 2007: 125. 
  5. ^ 王安石:《臨川集》卷八七《馬正惠公知節神道碑》。
  6. ^ 富弼:《上仁宗河北守御十三策》,《宋朝諸臣奏議》卷一三五,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
  7. ^ 王銍《默記》卷中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