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尔·弗朗索瓦·迪穆里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查爾斯·弗朗索瓦·呂穆矣
Charles-François Dumouriez.PNG
呂穆矣將軍,1834年讓-塞巴斯蒂安·哦雅英语Jean-Sébastien Rouillard繪製。
出生 1739年1月26日
法蘭西康布雷
逝世 1823年3月14日(1823-03-14)(84歲)
英格蘭特維爾
墓地 英格蘭泰晤士河畔亨利
效命  法蘭西王國
 法国(1791-1792年)
 法国(1792-1793年)
 大不列顛王國
 英國
军种 法蘭西陸軍
 英國
服役年份 1758年至1814年
军衔 師級將軍英语Divisional general
参与战争 七年戰爭
法蘭西征服科西嘉島英语French conquest of Corsica
巴爾聯盟
法蘭西大革命戰爭
半島戰爭
获得勋章 聖路易勳章英语Order of Saint Louis
凱旋門刻名英语Names inscribed under the Arc de Triomphe
其他工作 戰爭部長英语Minister of Defence (France)

查爾斯-弗朗索瓦·杜·佩里埃·呂穆矣(法语:Charles-François du Périer Dumouriez;1739年1月25日-1823年3月14日)法蘭西大革命戰爭期間的將軍。1792年9月20日,他與弗朗索瓦·克里斯多夫·凱勒曼將軍共同參與瓦爾密戰役獲致革命初期鼓舞人心的首次勝利,但後來拋棄了法蘭西革命軍,在拿破崙統治時期成為一個保皇黨陰謀家,作為大不列顛政府的顧問。 呂穆矣的名字在凱旋門英语Names inscribed under the Arc de Triomphe第3列。

早年生活[编辑]

呂穆矣出生在法蘭西北部斯海爾德河濱的康布雷,父母位列貴族。他的父親,安托萬-弗朗索瓦·杜·佩里埃,擔任皇家軍隊糧秣員,廣泛,認真的教育他的兒子。呂穆矣在巴黎的路易大帝中學上學,然後,於1757年,以志願者參與羅斯巴赫會戰開始了他的軍事生涯,在埃嘎團法语Régiment d'Escars他擔任最低階軍官英语Cornet (military rank)。 他的良好表現得到軍官的任命,後來在日耳曼戰場的七年戰爭中服役,表現優異有22次負傷紀錄; 在和平時期,他以隊長職階退伍,獲得少量退伍金和聖路易勳章英语Order of Saint Louis

隨後呂穆矣走訪了意大利科西嘉西班牙葡萄牙,他給舒瓦瑟爾公爵關於那時期科西嘉共和國的備忘錄,使他再度成為法蘭西征服科西嘉島英语French conquest of Corsica的工作人員,這個職務,他獲得了中校軍銜。1767年,舒瓦瑟爾命令呂穆矣到科西嘉島伯納德·弗朗索瓦,肖夫蘭侯爵英语Bernard-François, marquis de Chauvelin的軍隊擔任副軍需官。在此之後,他成為路易十五 國王密諜機構英语Secret du Roi下的情報機構成員,這讓他充分發揮他的外交技能。 1770年,他承擔外交任務被派往波蘭支持巴爾聯盟,在那裡,除了他的政治業務,他還參與組織波蘭民兵發動巴爾聯盟戰爭。 1770年5月23日,他支持組建的波蘭部隊被沙俄亞歷山大·蘇沃洛夫將軍的軍隊在蘭茨柯洛納戰役英语Battle of Lanckorona擊潰。1770年秋天,舒瓦瑟爾公爵召回呂穆矣。 1772年,回到巴黎後,呂穆矣向戰爭部長英语Minister of Defence (France)路易斯·弗朗索瓦·德·蒙泰納爾英语Louis François de Monteynard侯爵謀求一個軍事職位,給了他在洛林軍團工作人員職位編寫外交和軍事報告。 1773年,他被囚禁巴士底監獄,他在那裡有半年的時間,他進行文學研究。 然後,他被移轉到卡昂,他仍被拘留,直到1774年路易十六的繼位。 呂穆矣被召回巴黎,並由克勞德·路易斯,聖日耳曼伯爵英语Claude Louis, Comte de Saint-Germain,新國王的的戰爭部長,分配給里爾濱海布洛涅的職位。

出獄後,呂穆矣和他的表妹結婚,他是一個疏忽和不忠的丈夫,1789年夫妻分居。呂穆矣夫人避難到修道院。在此期間,呂穆矣已經將注意力轉移到自己國家的內部狀態,他送到政府非常多的備忘錄其中一個保衛諾曼第大區和它的港口,1778年取得瑟堡-奧克特維爾防區司令官的職位,他十年的管理取得顯著成績。 1788年,他得到初階將官軍銜英语maréchal de camp,但他的野心並不未滿足。

革命期間經歷[编辑]

革命爆發,他看到開拓新的職業生涯機會,他前往巴黎,1789年加入雅各賓俱樂部奧諾雷·米拉波的死亡,對他自己掌握的命運,造成極大的打擊。

1790年,呂穆矣被任命為新獨立組成比利時政府的法蘭西軍事顧問,並繼續致力於獨立的比利時共和國的事業。

1791年6月,戰爭部長路易·哩盃糾·督波搭耶英语Louis Lebègue Duportail將任職戰爭委員會主席的呂穆矣晉升為少將派往旺代地區雅克·阿列克西·德·威特ㄟ悠英语Jacques Alexis de Verteuil的第十二師。

然而,1791年6月20-21日 路易十六的出逃失敗後,機會再次出現的時候,他作為陸軍中將和南特指揮官的權力,他表示願意推動協助國民制憲議會。 當時,南特支持新政府,然而周邊地區,仍然忠於王室。緊張的關係在1793年3月,升級為內戰的對抗被稱為新共和國的 旺代戰爭

1793年4月呂穆矣逮捕國民公會委員

然後,他自己依附於吉倫特派,在 1792年3月15日,成為法蘭西外交事務的部長。而後,呂穆矣選擇皮埃爾·勒布倫英语Pierre Henri Hélène Marie Lebrun-Tondu是他在比利時和列日有關 事務第一代理。 吉倫特派和呂穆矣之間的關係不是基於意識形態的理念,而是基於雙方的實際共同利益。 呂穆矣需要 國民立法議會代表支持他,吉倫特派需要一個能給他們合法軍隊的將軍。[1] 1792年4月20日對奧地利宣戰他扮演了重要角色,他策劃入侵 低地國家。他外交政策很大程度上受到讓-路易·發給英语Jean-Louis Favier的影響。[2] 讓-路易·發給英语Jean-Louis Favier曾呼籲法蘭西應該打破與奧地利的連結。 1792年6月13日,國王解除讓瑪麗·羅蘭英语Jean-Marie Roland, vicomte de la Platière艾蒂安·克拉維埃英语Étienne Clavière約瑟夫·瑪麗·塞爾轟·德·姜貝英语Joseph Marie Servan de Gerbey職務後,他接替塞爾轟戰爭部長的職位,但兩天後辭職,由於路易十六拒絕了與國民立法議會達成的條款,並前往加入尼古勞斯·盧克納元帥的部隊。 1792年8月10日騷亂拉法耶特侯爵的外逃後,他獲得指揮官任命成為"軍隊的核心"。在同一時刻,法蘭西的敵人啟動了攻勢。

呂穆矣迅速的採取行動。1792年9月20日,他的部屬凱勒曼瓦爾密戰役擊退了普魯士的部隊,而1792年11月6日,呂穆矣自己在傑瑪佩斯戰役以人數優勢但沒有訓練的部隊擊敗了奧地利部隊。在這些軍事勝利後,呂穆矣準備入侵比利時傳播革命。 他認為法蘭西已經經歷了一場實質革命,在這種情況下應該援助被壓迫的國家,在這個意義上他是真正革命者。 由於他的計劃大多只限於比利時,這個隧道的願景,有時,使他無法以符合邏輯的方式作為一名指揮官。[3]

回到巴黎,呂穆矣受到人民熱烈的歡迎,但他不能獲得革命政府的同情。他老式有次序指揮戰爭的方法使他遭受到雅各賓派強烈的批評,而一個失敗將意味著他的職業生涯的結束。當他在1793年1月1日回到巴黎,正在審判路易十六的期間,努力避免處決,對於巴黎更激進的分子,很顯然,呂穆矣不是一個真正的愛國者。呂穆矣還寫了一封信給公會責備不提供他的軍隊足夠的補給,反而在1792年12月15日發布法令,贊成法蘭西軍隊在他們已經征服的領土進行掠奪。 該法令確定會導致比利時計劃的失敗,因為欠缺比利時人民的支持。這封信被稱為“呂穆矣的戰爭聲明。” [1] 1793年3月,在內爾溫登戰役英语Battle of Neerwinden (1793)遭到重大的失敗,他絕望的採取了一個自救行動對付他的激進敵人。 逮捕了國民公會派往調查他的指揮四名代表,阿爾芒-加斯頓·加繆英语Armand-Gaston Camus讓·亨利·波咖勒·德·伊咱法语Jean Henri Bancal Des Issarts尼古拉斯·瑪麗·基內英语Nicolas Marie Quinette弗朗索瓦·拉馬克法语François Lamarque以及戰爭部長英语Minister of Defence (France)皮埃爾·里爾·德·伯農維爾),並將他們交給敵人,然後試圖說服他的部隊進軍巴黎,推翻革命政府。嘗試失敗,然後,呂穆矣與沙特爾公爵英语Duke of Chartres(後來成為國王路易-菲利普一世)和他的弟弟安托萬·菲利普,蒙龐西埃公爵英语Antoine Philippe, Duke of Montpensier,逃到奧地利陣營。由於吉倫特派與呂穆矣關聯,這個打擊使吉倫特派受到責難、攻擊而被清除。

後期生活及去世[编辑]

1793年4月他叛逃後,呂穆矣留在布魯塞爾停留的時間很短,就前往科隆,在選侯的朝廷謀求職務。他很快就了解到,他已成為他的同胞,歐洲的王室,貴族和神職人員們共同的懷疑對象。 對此作為回應,呂穆矣在漢堡撰寫並出版第一卷的回憶錄,他對前一年的事件提出了自己的說法。

此刻,呂穆矣只能從一個國家流浪到另一個國家,不斷的忙於勾結保皇黨,直到1804年在英格蘭定居,不列顛政府提供他一份生活津貼。 他成為不列顛陸軍部對抗拿破崙有價值的顧問,然而他協助的分量是多年以後才公諸於世的。 1814年和1815年,他努力從路易十八爭取的法蘭西元帥的司令杖,但未能如願。

1823年3月14日,他去世安葬於泰晤士河畔亨利附近的特維爾公園

呂穆矣的回憶錄,1794年在漢堡出版。擴充的版本,呂穆矣將軍的生活和回憶(La Vie et les mémoires du Général Dumouriez),1823年在巴黎出版。呂穆矣還寫了許多政治小冊子。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Brace, Richard Munthe, General Dumouriez and the Girondins 1792-1793, in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Vol. 56, No. 3, (April, 1951), pp. 493-509.
  2. ^ Savage, Gary. Favier’s Heirs: The French Revolution and the Secret du Roi, in The Historical Journal, Vol. 41, No. 1, (March 1998), pp. 225-258.
  3. ^ Howe, Patricia Chastain, Charles-Francois Dumouriez and the Revolutionizing of French Foreign Affairs in 1792, in French Historical Studies, Vol. 14, No. 3, (Spring, 1986), pp. 367-390.

其他來源[编辑]

Public Domain 本條目出自公有领域Chisholm, Hugh (编). 大英百科全書 第十一版. 劍橋大學出版社. 1911年.  The 1911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in turn, gives the following references:

  • A. von Boguslawski, Das Leben des Generals Dumouriez (Berlin, 1878–1879).
  • 兩個世界的評論英语Revue des deux mondes (15 July, 1 August, and 15 August 1884).
  • H. Welschinger, Le Roman de Dumouriez (1890).
  • 亞瑟·修給英语Arthur Chuquet , La Première Invasion, Valmy, La Retraite de Brunswick, Jemappes, La Trahison de Dumouriez (Paris, 1886–1891).
  • A. Sorel, L'Europe et 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 (1885–1892).
  • J. Holland Rose and A. M. Broadley, Dumouriez and the Defence of England (1908).
  • 歐內斯特·都德英语Ernest Daudet , La Conjuration de Pichegru et les complots royalistes du midi et de l'est, 1795-1797, Paris, 1901.
  • P. Chastain Howe, “Foreign Policy and the French Revolution” (2008).
官衔
前任:
約瑟夫·瑪麗·塞爾日·德·將北英语Joseph Marie Servan de Gerbey
法國戰爭部長英语Minister of Defence (France)
1792年6月13日 – 1792年6月18日
繼任:
皮埃爾·奧古斯特·拉頰英语Pierre August Laj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