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革命年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这张法国大革命年表详细列出了法国大革命期间发生的一系列政治和经济事件,时间从1788年一直延续到1799年。

法国大革命
Exécution de Louis XVI Carnavalet.jpg
1793年1月21日,路易十六革命广场 (如今的协和广场)被处决。
日期 1789年–1799年
地点 法国
参与者 法国人民
结果

目录

一七八八年 - 革命序幕 - 社会矛盾和财政困境[编辑]

一七八九年 - 革命伊始 - 三级会议和立宪会议[编辑]

通宵骚乱
  • 四月二十六日至二十九日:通宵骚乱[34]。由于听信了谣言,巴黎圣安托万郊区英语Faubourg Saint-Antoine的墙纸工人发生暴乱[48],二十五人在与军队的战斗中死亡[49][50]
  • 四月二十九日:阿图瓦行省的贵族抗议任何修改他们特权的举动[51]
  • 四月三十日:
    • 布列塔尼俱乐部英语Club Breton在凡尔赛成立,之后这个俱乐部又改名为宪法之友俱乐部[52]
    • 马赛暴动,人民不费吹灰之力就占领了守护圣母圣殿堡和圣尼古拉堡这两个要塞,但圣让堡的指挥官德·得波塞骑士拒绝投降。
米拉波的《三级会议》
  • 五月二日:
    • 路易十六在凡尔赛宫接见代表[53],教士和贵族享有欢迎仪式,而第三等级代表不享有。随后国王及其家属、各大臣及代表一同前往圣路易主教座堂聆听开幕式弥撒[54]
    • 奥诺雷·米拉波以三级会议(États généraux)为名创办了一份由代表写的公报,并出版了第一期[55]
    • 马赛市民认出并杀死了试图逃跑的德·得波塞骑士,并把他的头插在了一根长矛上[56]
  • 五月四日:凡尔赛举办了三级会议开幕的宗教游行,并由南锡主教安内-路易-亨利·德·拉·法热英语Anne-Louis-Henri de La Fare布道[53]
  • 五月五日:三级会议在凡尔赛宫梅尼大会堂法语Hôtel des Menus Plaisirs正式召开[57][41]
  • 五月六日:
    • 早晨,三个不同等级的代表被带领去了不同的房间开会。教士代表去了瑞士卫队厅(Salle des Cent-Suisse),贵族代表去了卫兵厅(Salle des Gardes)。第三等级代表则被带去了御座厅(Salle du trône),并自称“公共会议”(Assemblée des Communes)[58][59]
    • 国务委员会下令禁止在没有得到出版准许的情况下出版任何形式的报纸[55]
  • 五月七日:米拉波的杂志《三级会议》被查封。但米拉波毫不在意,继续发表会议记录并分析日程表上的各种政治问题,然后以米拉波伯爵给委托人的信(Lettres du comte Mirabeau à ses commettants)为名出版了这些文章[55]
  • 五月十一日:贵族拒绝与第三等级议员一起检查代表资格法语Vérification des pouvoirs。教士们则提议在三个等级的会议间设立一个协调专员。第三等级组成的公共会议同意参加协调会议[58][60]
  • 五月十九日:国王允许出版有关三级会议运作的报纸[61]
  • 五月二十日:教士宣布放弃税务特权,并接受财政平等原则[61]
  • 五月二十二日:贵族宣布放弃税务特权,并同意对他们的财产征税[61]
  • 五月二十三日至二十六日:协调会议召开失败[58][60]
  • 五月二十五日:之前因选举延误的巴黎第三等级议员到达凡尔赛。
  • 五月二十七日:国王介入三级会议的协调问题[58][60]
  • 五月二十八日:第三等级代表開始举办自己的集會[62]
  • 五月二十九日:特殊的协调会议在司法大臣的主持下召开,但依旧没有成果[58][60]
  • 六月三日:科学家让·西尔万·巴伊被选为第三等级领导[63]:98
  • 六月四日:法王路易十六的继承人,七岁的路易·约瑟夫因肺结核去世,他四岁的弟弟诺曼底公爵路易-查尔斯成为新的王太子[64][65]
  • 六月六日:贵族议员驳回了财政大臣雅克·内克尔提出的折中计划。
  • 六月十日:在西哀士的建议下,第三等级议员决定自己开会,并邀请其他等级代表加入。
  • 六月十三日:三名普瓦图的教士议员决定加入第三等级会议[66]
  • 六月十六日:另有十三名教士议员也加入了第三等级会议[67]
  • 六月十七日:在西哀士的提议下,米拉波的领导下,第三等级议员宣布成立国民议会[68] [69],并宣布通过议员来确定税务制度是公民的权力[70]
  • 六月十九日:
  • 六月二十日:网球场之誓。在前一日路易十六的命令下,会议大厅被上锁关闭。因此日下雨,国民议会的议员们便聚集在一个室内网球场内,并发誓在授予法兰西一部宪法前永不分离[73][74][75]
  • 六月二十一日:皇家议会拒绝了财政大臣内克尔的财政计划。
  • 六月二十二日:
    • 国王下令让布罗伊公爵率领四万兵力前往巴黎[76]
    • 由于一些贵族派人占领了网球场,新的国民议会便在凡尔赛宫里的圣路易主教座堂开会。一百五十名教士议员和两名贵族议员也加入了此次会议[77]
  • 六月二十三日:
    • 路易十六召开皇家会议英语Séance royale du 23 juin 1789,判决国民议会作出的决定无效;下令三个等级继续分开开会,并提议改革的内容应该与立宪君主制相符合。
    • 但国王离开后,第三等级议员拒绝离开大厅,并宣布国民议会议员不可被侵犯。据说,米拉波对前来赶走他们的传令官说:“我们因为人民的意愿而聚集在此,且即使是在刺刀的威胁下,我们也不会离开此地。”(Nous sommes ici par la volonté du peuple et nous n'en sortirons que par la force des baïonnettes)[62]
  • 六月二十四日:教士阶级加入第三等级的会议[61]
  • 六月二十五日:四十八名贵族在奥尔良公爵的带领下,加入了国民议会[78][79]
  • 六月二十七日:路易十六下令让教士和第三等级代表一起开会[44],并承认国民议会,且允许以票数而非等级来决定会议结果。
  • 六月三十日:一群民众闯入圣日耳曼德佩区修道院监狱英语Prison de l'Abbaye并释放了由于参加政治俱乐部而被监禁的法国卫兵
  • 七月一日:议员请求国王赦免那些被民众释放的法国卫兵[61]
  • 七月五日:日耳曼雇佣兵在国王的命令下从四面八方涌向巴黎[61]
  • 七月六日:国民议会组织了一个三十人的委员会来起草新宪法。
  • 七月七日:骚乱沿着农场总管墙法语Mur des Fermiers généraux爆发,民众还袭击了一些政府官员并烧掉了城门英语Barrières de Paris[80]
  • 七月八日:随着局势日趋紧张,米拉波要求将法国卫兵,即国法国国王卫队英语Maison militaire du roi de France,移出巴黎,并在巴黎城设立新的民事守卫。
  • 七月九日:国民议会在让-乔治·勒弗朗·德·蓬皮尼昂的主持下重组为国民制宪议会[38],并向国王上书要求撤走军队[81]
  • 七月十一日:
  • 七月十二日至十四日:鲁昂爆发了由卡拉博组织的工人骚乱。两三百名掠夺者入侵了聖瑟韋区法语Quartier Saint-Sever,洗劫了一家丝绒厂并破坏、烧毁了三十台织布机[85]
皇家阿勒曼德騎兵團在七月十二日进入杜伊勒里宫

七月十四 - 围攻巴士底狱[编辑]

八月二十六日 - 人权和公民权宣言[编辑]

  • 八月二十六日:议会通过人权和公民权宣言[110][111]
  • 八月二十八日:议会讨论是否要赋予国王否决权
  • 八月三十日:卡米尔·德穆兰在巴黎皇家宫殿组织了一场起义,旨在阻止赋予国王否决权并强迫国王回巴黎。起义以失败告终。
  • 八月三十一日:议会下属立宪委员会提议建立两院制议会并赋予国王否决权。
  • 九月九日:特鲁瓦市长被暴民刺杀。
  • 九月十日:国民议会就立法机构形式进行投票表决。支持两院制为八十九票,支持一院制为八百四十九票。立法机构确立为一院制。
  • 九月十一日:国民议会赋予国王暂停性质的否决权。从此,凡经国王否决的法令,不得由该届立法议会再行提呈;但若其下两届议会连续通过同一法令,即连续三届议会通过的法令,则具有法律效力。[112]
  • 九月十五日:德穆兰出版了《巴黎灯柱演讲辞》。在这本激进的小册子中,德穆兰不仅为政治暴力正名,还高等赞扬了巴黎暴民。
  • 九月十六日:马拉的报纸人民之友法语L'Ami du peuple的第一期出版,报中提议来一场激烈的社会和政治革命。
  • 九月十九日:巴黎市政议会重新选举,各区一共选出三百位议员。
  • 十月一日:凡尔赛宫举办了国王护卫宴会。当路易十六,玛丽皇后以及王太子在甜点时间出现时,国王的护卫戴上白色的皇家帽章。但虚假的信息迅速传到了巴黎,说护卫将三色帽章踩在脚下,侮辱了帽章。而这引起了公愤[113][114]
  • 十月四日: 国王声称他对人权和公民权宣言保留意见。[115]

十月六日 - 凡尔赛妇女大游行[编辑]

凡尔赛妇女大游行 (一七八九年十月五日至六日)
  • 十月五日:马拉的报纸要求在凡尔赛游行示威来抗议对三色帽章的侮辱。数千名妇女加入了此次游行,由拉法耶特带领的巴黎国家护卫在晚上加入了她们[116][117]
  • 十月六日:在一次有序的游行后,一群妇女冲入了宫殿[118]。这群妇女要求国王和他的家人跟随游行者一同回巴黎,国王同意了[119]。随后,国民制宪议会也同意迁址至巴黎。国王同日承认了国民制宪议会。
  • 十月十日:议会任命拉法耶特为巴黎及其近郊的常规军的指挥官。议会亦将国王的头衔"法兰西及纳瓦尔国王"简化为"法兰西国王"。身为医生兼议员的约瑟夫-伊尼亚斯·吉约丹提议用一种更人道的方法来处决犯人。他后来为此发明了断头台,并以他的名字命名(断头台的法文为guillotine)[120][121]
  • 十月十二日:路易十六秘密写信给西班牙国王卡洛斯四世,向他抱怨自己受到的虐待。阿尔图瓦伯爵则秘密向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约瑟夫二世写信,要求他进军法国干涉内政。
  • 十月十九日:国民议会召开迁址巴黎后的第一次会议,地址在巴黎圣母院旁边的大主教寓所。
  • 十月二十一日:议会颁发了一份有关防止未来起义的军事法律。
  • 十一月二日:议会投票决定将教会的财产转交国家处置。
  • 十一月九日:议会移至马术厅英语Salle du Manège,即位处靠近杜伊勒里宫的原骑术学校[119]
  • 十一月二十八日:德穆兰发表了他的周刊法兰西和布拉班特革命报第一期。刊中野蛮地攻击了保皇派和贵族。
  • 十二月一日:法国海军的水手在土伦暴动,逮捕了上将德阿尔贝特。
  • 十二月九日:议会决定在原先法国大区的规划下,将每个大区细分为多个省。
指券
  • 十二月十九日:为解决财政危机,政府引入指券,这是一种不以银本位为基础的货币券。又因政府实际上已经破产,所以其储备金为之前没收的教会资产[122][123][124]
  • 十二月二十四日:议会裁定新教徒有权担任公职,但犹太人仍然被排除在外。

一七九〇年 - 政治俱乐部的兴起[编辑]

  • 一月七日:凡尔赛暴动,暴动者要求降低面包价格。
  • 一月十八日:马拉发表文章猛烈抨击财政大臣内克尔。
  • 一月二十二日:因为马拉的激烈言论,巴黎市政警察试图逮捕他。但马拉被一群无套裤汉保护着,然后逃到了伦敦
  • 二月十三日:议会明令禁止宗教誓约和修道院的敛心默祷。
  • 二月二十日: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约瑟夫二世病逝。
  • 二月二十三日:议会规定法国境内所有的新教堂区牧师(curés)应大声读出议会的法令。
  • 二月二十八日:议会废除军官必须是贵族的规定。
  • 三月八日:议会决定在法国殖民地继续实行奴隶制,但允许殖民地自建议会。
  • 三月十二日:议会同意市政当局拍卖教会财产。
  • 三月二十九日:在一次秘密的教廷会议上,庇护六世谴责了人权宣言
  • 四月五日至五月三日:一系列的支持天主教、反革命的暴动在法国各地爆发:瓦讷 (四月五日);尼姆 (四月六日);图卢兹 (四月十八日);土伦 (五月三日)及阿维尼翁 (六月十日)。暴乱者抗议政府对教会采取的措施。
  • 四月十七日:科德利埃俱乐部成立,会员们在同样以其科德利埃命名的原女修道院会面。此俱乐部成为激进改革最直言不讳的支持者。
  • 五月十八日:马拉回到巴黎,继续出版人民之友。
  • 五月二十一日:议会宣布用新的四十八个分区取代巴黎先前的六十个选区。
  • 五月二十二日:议会决定议会自身能决定战争或和平的问题,但只有国王提出及允许方可宣战。
  • 五月十二日:拉法耶特与巴伊成立一七八九社[125]
  • 五月三十日:里昂举办联盟节庆祝革命;里尔在六月六日举办;斯特拉斯堡于六月十三日举办;鲁昂于六月十九日举办。
  • 六月三日:法属殖民地马提尼克的混血儿起义。
  • 六月十九日:议会废除世袭贵族的头衔和种种特权。
  • 六月二十日:路易十六废除圣米迦勒骑士团
  • 六月二十一日:教皇管理下的阿维尼翁要求加入法国。议会为了防止与庇护六世起冲突,推迟了此请求。
  • 六月二十六日:英国,奥地利,普鲁士及荷兰的外交官在杰尔若纽夫会面,讨论对法的军事干涉。
  • 七月十二日:议会颁布教士的公民组织法,并宣布教士无特殊地位,且需对政府宣誓效忠[126]

一七九〇年七月十四日 - 联盟节[编辑]

  • 七月十四日:联盟节在巴黎战神广场举办,以纪念革命一周年。国王和皇后,议会成员及政府官员和大批民众都参与了此次庆典。期间,拉法耶特宣誓自己将"永远对国家,法律和国王忠诚;永远支持被议会通过,被国王同意的宪法。"[127]他的军队,甚至国王和带着王储的王后也都宣了此誓[128][129]。联盟节是大革命时期各政治派别最后一次团聚巴黎的活动。
  • 七月二十三日:教皇秘密写信给路易十六,承诺谴责议会废除法国教士特殊地位一事。
  • 七月二十六日:马拉要求立即处决五百至六百名贵族来挽救革命。
  • 七月二十八日:议会拒绝同意奥地利军队穿过法国国境去镇压受法国大革命鼓舞而起义的比利时。
  • 七月三十一日:因德穆兰与马拉要求暴力革命,议会决定采取合法措施去反对他们。
  • 八月十一日:议会废除什一税
  • 八月十六日:议会在全国范围内采用太平绅士制,以之取代由当地贵族控制的传统法庭。议会呼吁重新制定军规。
  • 八月二十四日至三十一日:叛乱的士兵与支持拉法耶特和议会的国民卫兵在南锡对战。
  • 九月:雅克·R·埃贝尔创办極端激進的杜薛斯涅神父報英语Le Père Duchesne
  • 九月四日:财政大臣内克尔被解雇,国民议会接管公共财政。
  • 九月六日:议会废除巴黎高等法院,标志司法民主化[130]
  • 九月十六日:布雷斯特水手暴动。
  • 十月六日:路易十六向他表兄卡洛斯四世写信,表达自己对教士新的地位的不满。
  • 十月九日:托斯卡纳大公继承神圣罗马帝国皇位,成为利奥波德二世
  • 十月十二日:议会解散了圣多明各(即今日的海地)当地的议会,并重申了殖民地的奴隶制不可废除。
  • 十月二十一日:议会规定红白蓝三色旗取代白色旗和法国君主的百合花饰成为法国的徽章。
  • 十一月四日: 法国殖民地法兰西岛(即今日的毛里求斯)发生暴乱。
  • 十一月二十五日:圣多明各黑奴起义。
  • 十一月二十七日:议会裁定所有教士必须向国家,法律和国王宣誓。大多数教士拒绝宣誓。
  • 十二月三日:路易十六向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二世写信,请求他联合欧洲君主对法军事干涉以维护自己的地位。
  • 十二月二十七日:议会中三十九名教士议员宣誓效忠政府。但议会中绝大多数教士议员依旧不肯宣誓。

一七九一年 - 皇室出逃失败[编辑]

  • 一月一日:
  • 一月三日:牧师被要求在二十四小时内向国家宣誓。但议会中绝大多数教士议员依旧不肯宣誓。
  • 二月十九日:路易十五的未出嫁的女儿们(Mesdames de France)离开法国。
  • 二月二十四日:宣过誓的主教们取代了先前的教会统治集团。
  • 二月二十八日:匕首日英语Day of Daggers[131][132]。拉法耶特下令将聚集在杜伊勒里宫前保护皇室的四百名武装贵族逮捕。最后在三月十三日释放了他们。
  • 三月二日:废除同业公会
  • 三月三日:议会下令将教堂中的银器全部融化,然后卖给政府当资金使用。
  • 三月十日:教皇谴责了教士的公民组织法
  • 三月二十五日:法兰西与梵蒂冈外交关系破裂,教皇召回教廷公使安东尼·杜尼亚尼義大利語Antonio Dugnani[133]
  • 四月二日:米拉波逝世。
  • 四月三日:议会提议将圣女热纳维耶芙教堂改名为先贤祠,成为安葬并纪念法国著名人物的祠堂。
  • 四月十三日:教皇发布通谕谴责教士的公民组织法。
  • 四月十八日:国民警卫不顾拉法耶特的命令,禁止皇室前往圣克劳宫英语Château de Saint-Cloud庆祝复活节。
  • 五月四日:米拉波的遗体被移至先贤祠。
  • 五月十六日:在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的提议下,议会禁止现届议会议员参加下届议会选举。
  • 五月三十日:议会下令将伏尔泰的骨灰移至先贤祠[134]
  • 六月十四日:议会通过勒沙普里安法,以此废除了大公司并禁止开办工会和罢工。
  • 六月十五日:议会禁止牧师在非教堂区域着教会服装。

六月二十日至二十一日 - 皇室成员逃离巴黎[编辑]

路易十六在逃跑失败后被抓回巴黎 (一七九一年六月二十五日)
国民卫兵在战神广场上向示威者开火(一七九一年七月十七日)
皮尔尼茨宣言
  • 六月二十日至二十一日:路易十六的出逃。在二十日的夜间,国王一家偷偷溜出了杜伊勒里宫,然后乘上开向蒙梅迪的马车[135]
  • 六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二日:国王在瓦雷讷被人认出[135][136] 。议会宣布国王违反了他的意愿,并派遣了三名使者将其接回巴黎。
  • 六月二十五日:路易十六回到巴黎。群众以沉默的方式迎接他们。议会将他职权停止直到进一步讨论,并监视保护他和王后[137][138][139][140]
  • 七月六日:利奥波德二世发表帕多瓦声明,呼吁欧洲所有王室前去救助路易十六[141]
  • 七月九日:议会宣布所有流亡者必须在两个月内返回法国,违者没收一切财产。
  • 七月十一日:伏尔泰的骨灰被移至先贤祠[142]
  • 七月十五日:国民议会宣布国王不可侵犯,亦不可被审判。但议会通过附加条款,规定国王在新宪法被起草之后才能恢复王位。
  • 七月十六日:雅各宾俱乐部分裂,温和派另组斐扬俱乐部
  • 七月十七日:战神广场大屠杀。由雅各宾派和科德利埃俱乐部及其盟友支持的游行在战神广场爆发,要求废除君主制。市政府举起了象征军事法的红旗,表明禁止游行。国民卫兵便向人群开枪,五十人死亡。[143][144]
  • 七月十八日:紧接战神广场一事,议会宣布禁止煽动暴乱、怂恿民众违法乱纪、发表反动文件。此举直指雅各宾俱乐部和科德利埃俱乐部。于是马拉逃匿,丹东离法赴英。
  • 七月二十五日:米拉波的《普罗旺斯信使》停刊[55]
  • 八月十四日:圣多明各奴隶起义[145]
  • 八月二十七日:皮尔尼茨宣言 - 宣言由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二世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利奥波德二世联合签署[146][147],要求法国革命者将权力交还路易十六[148]。宣言含糊其辞,被法国人民视为欧洲诸国对革命的直接威胁,最终导致了法国大革命战争[149]
  • 九月十三日至十四日:路易十六正式簽署法国一七九一年宪法
  • 九月二十七日:议会宣布所有居住在法国的人,无论肤色,皆为自由身。但法国殖民地的奴隶制依然保存。法国犹太人亦被授予公民权。
  • 九月二十九日:议会规定加入国民卫队的公民须支付一定税额,因此将劳动阶级排出在外。
  • 九月三十日:国民制宪议会的最后一天,议会赦免了自一七八八年以来的所有政治犯。
  • 十月一日:第一届国民立法议会开庭,保王党人克勞德-以馬內利·德·巴斯都瑞英语Claude-Emmanuel de Pastoret当选为议长。
  • 十月十六日:反对革命市镇及市政府的暴乱在阿维尼翁爆发。在一名市镇官员被杀后,关押在教皇宫地下室的反政府犯人全被杀害。
  • 十一月九日:流亡者被再次命令在一七九二年一月一日前回到法国,违者没收财产、判死刑、以叛国罪论处。路易十六请求他的兄弟们回国。
  • 十一月十二日:巴黎市长巴伊迫于政治压力辞职[150]
  • 十一月十四日:热罗姆·佩蒂翁·德·维尔纳夫以六千七百二十八票对拉法耶特三千一百二十六票,成功当选为巴黎市长。选举中共八万人有投票资格,但七万人弃权。
  • 十一月十六日:佩蒂翁正式出任巴黎市长。
  • 十一月二十五日:立法议会开设监视委员会以监视政府。
  • 十一月二十九日:教士再次被命令向政府宣誓,违者將被視為可疑分子。
  • 十二月三日:国王向腓特烈·威廉二世写密信,催促他以武力干涉法国内政“来防止法国的悲剧在欧洲重演”[151]。法王的兄弟阿尔图瓦伯爵和普罗旺斯伯爵拒绝回国,评论说"国王正处于精神和身体的囚禁中" [151]
  • 十二月十四日:拉法耶特获得一支法国边防军的指挥权,即以梅斯为基地的中央军队英语Army of the Centre。其他两支边防军:北方军队英语Army of the North (France)莱茵军队英语Army of the Rhine (France)则分别由罗尚博伯爵尼古劳斯·卢克纳指挥。
  • 十二月二十八日: 议会投票决定召集大批志愿者守卫法国边疆。

一七九二年 - 战争和君主制的推翻[编辑]

  • 一月二十三日:海地革命导致巴黎糖和咖啡的严重短缺。抗议食物短缺的暴乱爆发;许多食品店被洗劫。一月到三月接连不断地发生巴黎食物短缺引发的暴乱。
  • 二月一日:法国公民需要护照方可前往国家内陆地区。
  • 二月七日:神圣罗马帝国普鲁士柏林签署入侵法国以维护君主制的军事条约。
  • 二月九日:为了国家福祉,议会颁布了适用于流亡者的国家财政法英语Biens nationaux
  • 二月二十三日:军队和民众在贝蒂讷因粮食分配起了冲突。
  • 三月七日:不伦瑞克公爵被任命为奥普联军的指挥官。
  • 四月四日:议会授予海地的奴隶自由。[152]
  • 四月五日:议会关闭了保守神学的中心索邦学院
  • 四月二十日:议会向波西米亚及匈牙利的国王宣战,即向神圣罗马帝国宣战[153]
  • 四月二十五日:在斯特拉斯堡,由克洛德·约瑟夫·鲁日·德·李尔创作的马赛曲第一次被唱起。
  • 四月二十八日:战争开始。罗尚博伯爵率军侵入奥属尼德兰
  • 四月三十日:政府发行三百万指券来提供军费。
  • 五月五日:议会下令军队增加三十一个营。
  • 五月六日:包含德国雇佣军的皇家日耳曼骑兵团英语Régiment de Royal-Allemand cavalerie退出法军,加入了奥普联军。
  • 五月十二日:撒克逊及贝尔谢尼骠骑兵团退出法军,加入普奥联军。
  • 五月二十七日:议会下令流放所有未签署教士的公民组织法,即未向政府宣誓的教士。
  • 六月八日:议会下令新添的两万志愿者扎营于巴黎城外。
  • 六月十一日:路易十六否决了流放教士、让新的军队部署在巴黎外的法令。
  • 六月二十日:由巴黎公社支持,公诉人路易·皮埃尔·马纽尔英语Louis Pierre Manuel乔治·雅克·丹敦所领导的秘密反抗委员会成立。同日,示威游行者冲入了杜伊勒里宫,路易十六屈尊戴上弗里吉亚无边便帽并向国家举杯祝酒。[154]
  • 六月二十一日:议会禁止有武装的公民在城市内聚集。
  • 六月二十八日:拉法耶特在议会发表讲话,谴责了雅各宾派和其它激进俱乐部的行为。他关于组织检查巴黎国民卫兵的提议被巴黎市长热罗姆·佩蒂翁·德·维尔纳夫宣告无效。
  • 六月三十日:拉法耶特离开巴黎,重回军队。他被罗伯斯庇尔谴责,其雕像被暴民在巴黎皇家宫殿焚烧。
  • 七月十一日:当联军缓慢逼近巴黎之时,议会宣布祖国危急存亡
  • 七月十四日:第二届联盟节。
  • 七月十五日:议会投票将支持拉法耶特的军队移至远离巴黎的地方。由丹敦领导的科德利埃俱乐部要求用召集大会以取代立法会议。
  • 七月二十五日:布伦瑞克宣言 - 联军指挥官布倫瑞克公爵卡尔·威廉·斐迪南警告若法国皇室成员受到伤害,那么紧跟而来的是一次“惩戒性的、永远难忘的复仇”[155]
  • 七月二十八日:布倫瑞克宣言在巴黎引起轩然大波,人民对国王愈加仇恨。
  • 七月三十日:议会同意劳动阶级(不缴税)加入国民卫兵。来自马赛联盟派英语fédérés志愿军唱着莱茵军战歌(即后来的马赛曲)到达巴黎。忠于拉法耶特的国民卫兵与新的志愿军起了冲突。
  • 八月三日:巴黎四十八个区中有四十七个区向议会请愿,要求废黜国王。而这些区大多由雅各宾派和科德利埃派控制。
  • 八月四日:巴黎第八区威胁议会若不废除国王,那么就发动起义。为此应皇室要求,杜伊勒里宫的瑞士卫兵加强了防卫,许多武装贵族也加入了卫兵。
  • 八月九日:公证人乔治·丹敦和他的科德利埃俱乐部接管了巴黎市政厅,然后建立了巴黎革命公社。公社的成员增添至二百八十八位。

八月十日 - 突袭杜伊勒里宫 - 国王的废黜[编辑]

  • 八月十日:八月十日事件。谋反的巴黎公社国民卫兵和来自马赛布列塔尼的联盟派志愿军攻击了杜伊勒里宫。国王一家逃至立法议会避难。守卫皇宫的瑞士卫兵英语Swiss Guard惨遭屠杀。立法议会将国王临时停职并下令选举新政府,即国民公会。议会还承认巴黎公社为巴黎的合法政府。
  • 八月十一日:议会选出了新的执行委员会来取代政府。丹敦被任命为司法部长。市政当局得到允许逮捕革命潜在敌人的授权,保皇派的报刊全都遭禁。
  • 八月十三日:国王一家被囚禁在圣殿塔
  • 八月十四日:拉法耶特未能说服他的军队前往巴黎解救国王。
  • 八月十七日:在罗伯斯庇尔和巴黎公社的要求和威胁下,议会同意开设革命法庭,而其成员由公社选出。议会还同意召集国民公会来取代议会。
  • 八月十八日:议会废除教职修会和医院修会,两者为法国最后的宗教修会。
  • 八月十九日:拉法耶特离开军队开始流亡。不伦瑞克公爵带领着联军和法国流亡者,越过国界进入法国东北。
  • 八月二十日:凡尔登战役爆发
  • 八月二十一日:革命法庭第一次即席审判,并用断头台处决了一名保皇派人士,路易·克拉诺·德·安哥拉蒙特法语Louis Collenot d'Angremont
  • 八月二十二日:巴黎公社下令从此以后,人的称呼从先生(Monsieur)、女士(Madame)变为公民(男:Citoyen,女:Citoyenne)。保皇派在布列塔尼旺代省多菲内暴动。

九月二日至七日:巴黎监狱大屠杀[编辑]

  • 九月二日至七日:紧跟着法军在凡尔登投降的新闻,公社下令屠杀在巴黎监狱里的犯人。一千零九十名至一千三百九十五名犯人被杀,多数死者是普通罪犯,百分之十七的死者是教士,百分之六是瑞士卫兵,百分之五是政治犯[156][157]
  • 九月十日:政府征用教堂中的所有金银器具。
  • 九月十九日:卢浮宫被改成陈列皇家收藏的博物馆,向公众开放。
  • 九月二十日:议会在最后会期里投票通过准许世俗婚姻和离婚的法律。
  • 九月二日:凡尔登战役结束,不伦瑞克公爵胜利。

九月二十日:瓦尔密战役的胜利 - 国民公会的出现[编辑]

九月二十二日 - 法兰西第一共和国成立[编辑]

  • 九月二十二日:國民公會宣布廢除君主制英语Proclamation of the abolition of the monarchy法兰西第一共和国成立。
  • 九月二十五日:马拉将人民之友改名为法兰西共和国日报(Journal de la Republique francaise)。
  • 九月二十九日:法军占领尼斯和部分萨伏依
  • 十月一日:中央军队被重命名为摩泽尔军队英语Army of the Moselle
  • 十月三日:法军占领由巴塞尔大主教统治的瑞士巴塞尔,并宣布它是一个独立的共和国。
  • 十月二十三日:法军占领美茵河畔法兰克福
  • 十月二十四日:布里索发表《告全法国共和党书》。
  • 十月二十五日:军事勋章被议会废除。
  • 十月二十七日:查尔斯·弗朗索瓦·吕穆矣率领法军入侵奥属尼德兰。
  • 十一月十四日:法军占领布鲁塞尔
  • 十一月十九日:國民公会要求军队介入任何“人民要求重获自由”的国家。
  • 十一月二十日:在杜伊勒里宫内国王公寓里的铁橱柜英语armoire de fer里发现了路易十六和米拉波以及其他外国君主的秘密合同。
  • 十一月二十七日:议会宣布尼斯萨伏依并入法国。
  • 十一月二十八日:法军占领列日
  • 十二月三日:雅各宾派领导人兼国民公会巴黎首席代表罗伯斯庇尔要求处死国王。
  • 十二月四日:布鲁塞尔议会派来的代表向国民公会表达了比利时人的谢意,并希望法国官方承认比利时的独立。公会立即同意并发表了声明。[159]
  • 十二月六日:在马拉的建议下,议会命令所有议员必须单独公开表明是否支持处死国王。

一七九二年十二月十日至一七九三年一月二十一日 - 路易十六的审判和处决[编辑]

  • 十二月十日:公会开会前对路易十六的公开审判英语trial of Louis XVI[160]
  • 十二月十一日:路易十六在公会开会前被带来。他亲自来了两次,分布在十一日和二十六日。
  • 十二月二十六日:雷蒙·德塞茲英语Raymond Desèze为国王辩护。
  • 十二月二十七日至二十八日:公会有动议要求人民对国王的审判进行投票。该动议被罗伯斯庇尔反对,他坚称“路易必须死,法国方可生。”公会便否决了该提议。
  • 一月十五日:以七百零七票对零票,议会宣布路易十六获“阴谋反对公众自由”罪。
  • 一月十七日:在一场长达二十一小时的投票中,三百六十一名议员支持处死国王,而三百六十名议员反对(包括二十六名支持先死刑后赦免的代表)。公会拒绝将结果向人民公布。
  • 一月二十一日:十点二十二分,路易十六在协和广场被斩首。处决的执行官安托萬·約瑟夫·桑泰爾英语Antoine Joseph Santerre下令用鼓点声压过路易十六对人民说遗言的声音。

一七九三年 - 法兰西对战欧罗巴 - 雅各宾派夺得权力 - 恐怖统治开始[编辑]

  • 一月二十四日:英法外交关系破裂。
  • 二月一日:公会向英国、荷兰宣战。
  • 二月十四日:公会宣布吞并摩纳哥让-尼古拉·帕什当选为新的巴黎市长。
  • 三月一日:公会宣布比利时并入法国。
  • 三月三日:布列塔尼发生反抗公会的武装保皇派起义。
  • 三月七日:公会对西班牙宣战。

三月七日 - 旺代起义[编辑]

  • 三月七日:旺代战争。反抗公会统治,尤其反抗征兵的起义于旺代爆发,此地位处法国西部沿海。
  • 三月十日:革命法庭于巴黎正式建立,由安托萬·昆汀·福吉-当比拉英语Fouquier-Tinville出任检察官。极端革命的忿激派英语Enragés在巴黎发动起义失败,领导者为前牧师雅克·魯英语Jacques Roux
  • 三月十八日:公会发布处以拥护极端经济程序者死刑的法令,该法令直接针对忿激派。
  • 三月十九日:公会宣布处以任何参与旺代起义的人死刑。
  • 三月二十一日:在各个公社和它们所在区域建起了革命监视委员会(Comités de surveillance révolutionnaire)。
  • 三月二十七日:迪穆里埃将军谴责了革命的混乱。
  • 三月三十日:公会命令迪穆里埃返回巴黎,并派遣了四名专员和战争大臣皮埃尔·里尔·德·伯农维尔前去逮捕他。
  • 四月一日:迪穆里埃逮捕了公会专员和伯农维尔,然后将其移交给了奥地利人。
  • 四月三日:公会宣布迪穆里埃为法外之徒。同日,投票贊成處決路易十六的奥尔良公爵路易-菲利普二世被捕。
  • 四月四日:迪穆里埃未能说服其军队向巴黎进军。
  • 四月五日:迪穆里埃逃向奥地利。马拉当选为雅各宾俱乐部首脑。

四月六日 - 公共安全委员会掌管政府[编辑]

马拉的胜利

五月三十一日至六月二日 - 雅各宾政变[编辑]

在政变中,无套裤汉在讲台上威胁朗热内议员,一七九三年六月二日

七月十三日 - 夏绿蒂·科黛刺杀让-保尔·马拉[编辑]

  • 七月十三日:夏绿蒂·科黛刺杀了在浴缸中的让-保尔·马拉。在审判中,她说:“我知道马拉正在使法国腐坏。我杀了他,来拯救成千上万的人。”
  • 七月十七日:科黛被革命法庭以谋杀马拉之罪判死刑。她在审判后上了断头台。
  • 七月二十七日:罗伯斯庇尔入选公共安全委员会。公会宣布囤积稀有货物者死。
  • 八月一日:公会宣布对所有叛乱的省进行焦土政策。公会采用米制。在公会的裁定命令下,一队暴民亵渎了圣但尼圣殿的法国国王墓地。
  • 八月二日:玛丽·安东尼被从圣殿塔转移至了巴黎古监狱
  • 八月八日:公会派弗朗索瓦·克里斯多夫·凯勒曼率军包围处于叛乱的里昂。
  • 八月二十二日:罗伯斯庇尔当选为公会主席。
  • 八月二十三日:公会投票通过大征兵法英语Levée en masse。所有身体健康,年龄在十八至二十五岁的未婚男子需要在军队服役。
  • 八月二十四日:贴现银行被下令解散。
  • 八月二十五日:公会的士兵占领马赛。
  • 八月二十七日:土伦的反公会领导人邀请英国舰队和军队占领城市。
  • 九月四日:无套裤汉占领了公会,要求逮捕革命的潜在敌人并创立一支六万人的革命新军。

九月十七日 - 恐怖统治开始[编辑]

  • 九月十七日:公会正式通过嫌疑犯法令,允许逮捕并立即审判任何反对革命的嫌疑人。恐怖统治开始。
  • 九月十八日:土伦港之役爆发,反法同盟联军陆续入驻土伦。同日,公会在波尔多重新建立革命政府,反对者被逮捕并囚禁。
  • 九月二十一日:所有的女人都被要求戴三色帽章。
  • 九月二十九日:公会通过全面限价法令,制定了许多货物和服务的价格,亦制定了最高工薪。
  • 十月三日:公会下令在革命法庭对玛丽·安东尼进行审判。同日,温和的议员受到谴责,并被逐出公会;共有一百三十六人被逐出公会。
  • 十月五日:为了割断历法宗教的联系,排除天主教在群众生活中的影响,公会采取新创的法国共和历,并规定共和历元年开始于一七九二年九月二十二日。
  • 十月九日:公会的军队重新占领里昂。
  • 十月十日:公会下令宣布暂停实施新宪法。在安东万·路易·德·圣茹斯特的提议下,公会宣布"法国政府将一直是革命性的,直至和平来临。"
  • 十月十二日:公会宣布因里昂的叛乱行为,里昂将被毁灭以作为惩罚,并被重命名为解放城(Ville-Affranchie)。玛丽·安东尼被传唤至革命法庭,然后被指控叛国。
  • 十月十六日:公会的军队在瓦蒂尼战役英语Battle of Wattignies中打败奥地利军队。

十月十六日 - 处决玛丽·安东尼[编辑]

被囚禁在圣殿塔的玛丽·安东尼
  • 十月十六日:玛丽·安东尼被判有罪,在革命广场上了断头台。
  • 十月十七日:由讓·巴蒂斯特·克萊貝爾英语Jean-Baptiste Kléber弗朗索瓦·塞韋林·瑪索-德斯加弗伊英语François Séverin Marceau-Desgraviers率领的议会军队在绍莱击败旺代叛军。
  • 十月二十日:公会下令镇压忿激派。
  • 十月二十八日:公会禁止神职人员发布宗教指令。
  • 十月三十日:革命法庭宣布判二十一名吉伦特派议员死刑。
  • 十月三十一日:二十一名吉伦特派议员被处死。
  • 十一月三日:奥兰普·德古热,女权捍卫者,被指控同情吉伦特派,被处死。
  • 十一月七日:路易·菲利普被处死。
  • 十一月八日:罗兰夫人在革命法庭对吉伦特派的清洗中被处死。在行刑前,她说道:"自由自由,天下古今几多之罪恶,假汝之名以行!"[161]
  • 十一月九日:前财政大臣德布里安在桑斯被逮捕。
  • 十一月十日:巴黎圣母院被用作理性崇拜理性圣殿英语Temple of Reason
  • 十一月十二日:天文学家兼巴黎前市长巴伊在战神广场被处决。罪名是他于一七九一年七月十七日血腥镇压了在战神广场游行的民众。
  • 十一月十七日:在罗伯斯庇尔的命令下,丹敦的支持者被捕。
  • 十一月二十日:丹敦回到巴黎,他自十月十一日就一直在外。他力劝去包容反对者并全国和解。
  • 十一月二十三日:巴黎公社下令关闭巴黎所有的教堂和宗教场所。
  • 十一月二十五日:公会下令将米拉波的遗体从先贤祠中移出,然后换上马拉的遗体[162]
  • 十一月二十八日:斐扬俱乐部解散。
  • 十二月五日:支持丹敦的科德利埃议员卡米尔·德穆兰出版了对全国和解的呼吁书。
  • 十二月十二日:公会军队在勒芒击败旺代叛军。
  • 十二月十九日:一位年轻的炮兵军官在土伦指挥了一场成功的军事行动,使得反法同盟联军从土伦撤兵,土伦港之役结束。而这位年轻军官即为拿破仑·波拿巴
  • 十二月二十三日:弗朗索瓦·約瑟夫·韋斯特曼英语François Joseph Westermann将军的部队在萨韦奈摧毁了最后一支旺代叛军。六千名俘虏被处决。
  • 十二月二十四日:为了处罚叛乱的土伦,议会将其重命名为山岳港(Port-la-Montagne)。
  • 十二月二十五日:国民公会在全国各地举行盛大集会,隆重庆祝法军收复土伦。

一七九四年 - 恐怖统治的狂暴 - 至上崇拜 - 罗伯斯庇尔的倒台[编辑]

  • 一月八日:在雅各宾俱乐部里,罗伯斯庇尔谴责了法布爾·德·阿格勒汀拿英语Fabre d'Églantine,后者为九月屠杀的煽动者、共和历之父、丹敦的盟友。
  • 一月十三日:因被控挪用国家基金,法布尔被逮捕。
  • 一月二十九日:旺代叛军首领亨利·德·拉·罗彻杰奎拉英语Henri de la Rochejaquelein尼艾耶作战时死亡。
  • 二月四日:公会废除法国殖民地的奴隶制。
  • 二月五日:在公会关于政治道德原则的报告上,罗伯斯庇尔为恐怖统治辩护:"在革命时期,民选政府的根基是美德和恐怖;没有美德的恐怖是不幸的;没有恐怖的美德是无能的。革命政府是自由对暴政的专制。" [163][164]
  • 二月六日:拿破仑因其在土伦的出色表现,他被晉升为准将。讓-巴蒂斯特·卡瑞爾英语Jean-Baptiste Carrier被从南特召回,作为公会的官方代表,他负责了南特溺刑事件英语drownings at Nantes,在卢瓦尔河里溺杀了一万多旺代囚徒。
  • 二月十日:雅克·鲁英语Jacques Roux在狱中自杀。
  • 二月十六日:德布里安在狱中死去。
  • 二月十九日:聖茹斯特當選為國民公會主席。[165]
  • 二月二十二日:在科德利埃俱乐部里,雅克·R·埃贝尔攻击了丹敦派和罗伯斯庇尔派。
  • 三月四日:在科德利埃俱乐部,卡瑞尔要求发动反抗公会的起义。
  • 三月十一日:公共安全委员会和一般安全委员会谴责了科德利埃俱乐部密谋的起义。
  • 三月十三日:公会主席圣茹斯特谴责了对抗自由和法国人民的阴谋。埃贝尔和其他科德利埃俱乐部成员被捕。
  • 三月十五日:罗伯斯庇尔告诉公会"所有的政治派别必须在同一次打击时毁灭。"
  • 三月二十日:科德利埃成员拉扎爾·赫扎英语Lazare Hoche被捕,他在罗伯斯庇尔倒台后 被释放。
  • 三月二十一日:对埃贝尔派的审判开始,为了中伤他们,他们被控勾结外国银行家、贵族和反革命分子。
  • 三月二十四日:埃贝尔和科德利埃俱乐部的领导人被处决。
  • 三月二十七日:哲学家兼数学家孔多塞侯爵被捕。两天后,他被发现死在狱中。

三月三十日 - 丹敦和德穆兰的逮捕和审判[编辑]

六月八日 - 至上崇拜节 - 恐怖统治的加速[编辑]

  • 六月八日:由罗伯斯庇尔倡导的至上崇拜节开始。一些议员在节日上明显表现出了对他的愤怒。
  • 六月十日:牧月22日法令 - 随着监狱里的人变得越来越多,公会开始加速审判那些被指控的人。通过这个法令,公共安全委员会将司法过程简化至起诉与检举之中。它延伸了革命法庭的管辖范围,且限制了被指控者的辩护能力。它对更多人进行革命审判,而革命法庭对所有控告只有死刑一种刑罚。从六月十一日至七月二十七日,一千三百七十六名罪犯被判死刑,无人宣判无罪。而先前的四个月有一千两百五十一人被判死刑。公会给了自己独有的、可以逮捕议员的权力。
  • 六月十二日:罗伯斯庇尔向公会宣布他要看见反对公会的阴谋者人头落地,但未指名道姓。
  • 六月二十六日:法军在让-巴普蒂斯·儒尔当带领下在弗勒呂斯戰役英语Battle of Fleurus (1794)击败了奥军。
  • 六月二十九日:公共安全委员会发生争论。雅克·尼古拉斯·比約·瓦倫英语Jacques Nicolas Billaud-Varenne拉扎尔·卡诺讓-瑪麗·科洛·德布瓦英语Jean-Marie Collot d'Herbois指责罗伯斯庇尔行为像一个独裁者。罗伯斯庇尔离开委员会,直到七月二十三日才回来。
  • 七月一日:罗伯斯庇尔在雅各宾俱乐部里讲话,谴责了反对他、公会、公共安全委员会和一般安全委员会的阴谋。
  • 七月八日:儒尔当和雅克·尼古拉斯·比約·瓦倫带领法军从奥地利人手中夺回布鲁塞尔。
  • 七月九日:罗伯斯庇尔再次在雅各宾俱乐部中讲话,否认他做了一张计划逮捕的人的名单,并拒绝透露他计划逮捕的人。
  • 七月十四日:在罗伯斯庇尔的要求下,雅各宾俱乐部开除了约瑟夫·富歇
  • 七月二十三日:拿破仑未来妻子约瑟芬·德·博阿尔内的丈夫亚历山大·德·博阿尔内英语Alexandre de Beauharnais被处决。罗伯斯庇尔参与了公共安全委员会和一般安全委员会的和解聚会,两个委员会之间的争论似乎结束了。
  • 七月二十五日:诗人安德烈·舍尼埃被处决。

七月二十六日至二十八日 - 罗伯斯庇尔的逮捕和处决 - 恐怖统治的终结[编辑]

  • 七月二十六日:罗伯斯庇尔在公会发表暴力演讲,要求逮捕并处罚公共安全委员会中的叛徒,但他再次没有指名道姓。公会先就发表演讲进行投票,但比約·瓦倫和康朋要求得到叛徒的名字,并攻击了罗伯斯庇尔。公会将罗伯斯庇尔的演讲送至委员会做进一步研究,而未采取其他行动。
  • 七月二十七日:热月政变。在巴黎自由大廳,当安東萬·路易·德·聖茹斯特做报告时,前國民公會主席讓-蘭伯特·塔利安英语Jean-Lambert Tallien打斷并抨击了他,然后还譴責了罗伯斯庇尔的專制。这使得公会表决逮捕罗伯斯庇尔、他的弟弟奥古斯丁·罗伯斯庇尔、圣茹斯特、乔治·库东菲利普·弗朗索瓦·約瑟夫·樂巴斯英语Philippe-François-Joseph Le Bas。 一出大厅,他们就马上被来自巴黎公社的弗朗索瓦•昂里奥和他的支持者们解救,然后他们赶到巴黎市政厅去组织一场反击。他们期望晚上会有大批支持者前来,但最后几乎没有人来。
  • 七月二十八日:在凌晨两点,公会士兵拿下巴黎市政厅。罗伯斯庇尔下巴受了枪伤,可能是被士兵打伤但也可能是自杀未遂。他的弟弟从窗口跳下试图逃跑但受了重伤。乐巴斯自杀。在早上,罗伯斯庇尔及其同党被带入革命法庭进行正式的身份确认。因为他们已被判为逃犯,所以没有必要再进行审判。在晚上,罗伯斯庇尔及其同党,包括他弟弟、圣茹斯特、库东、安托万·西蒙和昂里奥等一共二十二人被处决。这标志着恐怖统治的结束
  • 七月二十九日:巴黎公社内罗伯斯庇尔的七十名盟友被处决。总共一百零六名罗伯斯庇尔派被处决。
  • 八月五日:因嫌疑犯法而被关在巴黎监狱里的人被释放。
  • 八月九日:拿破仑·波拿巴在尼斯被捕。
  • 八月二十日:拿破仑被释放。
  • 八月二十四日:公会重组政府,将权力分配到十六个不同点委员会里。
  • 八月二十九日:首个反雅各宾的示威游行在巴黎爆发。示威者多为巴黎愤愤不平的中产阶级。他们被称为纨袴子弟英语Muscadins
  • 八月三十日:法军重新占领埃斯科河畔孔代。至此,所有的法国领土全都重归法国。
  • 八月三十一日:公会将巴黎置于政府的直接控制之下。
  • 九月一日:法国遗迹博物馆 (Musée des monuments français) 成立。目标是保护受毁坏威胁的宗教建筑和艺术。
  • 九月十三日:公会议员亨利·格雷瓜尔英语Henri Grégoire用"汪尔达人作风"一词来形容遍布法国的破坏宗教遗迹的行为。
  • 九月十八日:公会停止付费给正式批准的牧师,并停止维护教堂财产。
  • 九月二十一日:马拉遗骸被移入先贤祠。
  • 十月一日:巴黎各区的聚会中爆发了恐怖统治的反对者和支持者的斗争。
  • 十月三日:武装无套裤汉的领导人在巴黎被捕。
  • 十月六日:法军占领科隆
  • 十月二十二日:中央公共工程学院建立,后来成为巴黎综合理工学院
  • 十一月九日:纨绔子弟攻击雅各宾俱乐部。
  • 十一月十一日:纨绔子弟再次攻击雅各宾俱乐部。
  • 十一月十二日:公会下令暂停雅各宾俱乐部的聚会。
  • 十一月十九日:根据美国与英国间的杰伊条约,英美两国将一起打擊法国的私掠行为,并封锁法国港口。
  • 十一月三日:公会组成了一个十六人小组来完善一七九三年宪法。
  • 十二月八日:七十三名幸存的吉伦特派议员重获公会席位。
  • 十二月十六日:在旺代溺杀万人的卡瑞爾被定罪处决。
  • 十二月二十四日:公会废除有关设立食物最高价的法律。

一七九五年 - 督政府取代公会[编辑]

  • 一月十九日:法军在皮什格鲁的带领下占领阿姆斯特丹
  • 一月二十一日:法国骑兵在荷兰登海尔德俘获了十四艘荷兰战舰英语Capture of the Dutch fleet at Den Helder
  • 二月二日:巴黎街头爆发了纨绔子弟和无套裤汉的冲突。
  • 二月五日:半官方的政府报纸环球箴言报英语Le Moniteur Universel谴责了马拉及其盟友在过去煽动出的暴力和恐怖。
  • 二月八日:马拉和其他三位极端雅各宾派人士的遗骸被移出先贤祠。
  • 二月十四日:在里昂实施恐怖统治的几位前雅各宾领导被刺杀。第一次白色恐怖英语First White Terror开始。
  • 二月十七日:曾经的旺代叛军得到赦免,并恢复了宗教自由。
  • 二月二十一日:在弗朗索瓦·安托萬·德·沃吉東格拉英语François Antoine de Boissy d'Anglas提议下,公会宣布宗教自由并且实行政教分离
  • 二月二十二日:在公会,议员斯坦尼斯拉斯·约瑟夫·弗朗索瓦·泽维尔·罗维尔要求处罚那些实施恐怖统治的雅各宾派人士。前雅各宾领导在几个城市里被逮捕。四名在尼姆实施恐怖统治的雅各宾派领导被暗杀。
  • 三月二日:公会下令逮捕策划了罗伯斯庇尔倒台的雅各宾派人士:伯特蘭·拜雅英语Bertrand Barère、比約·瓦倫、科洛·德布瓦和馬克·紀堯姆 ·亞歷克西斯·瓦迪英语Marc-Guillaume Alexis Vadier
  • 三月五日:曾在土伦处决多人的雅各宾派人士被逮捕。
  • 三月八日:无套裤汉在土伦起义,处决了七名被囚禁的流亡分子。
  • 三月十七日:巴黎因食物不足发生暴动。
  • 三月十九日:巴黎的粮食储备被耗尽。指券贬值,跌至原价值的百分之八。
  • 三月二十一日:在西哀士的提议下,公会同意判处试图推翻政府的人死刑。
  • 三月二十八日:对革命法庭领导者安托萬·昆汀·富吉-当比拉英语Antoine Quentin Fouquier-Tinville的审判开始。
  • 四月一日:共和三年芽月十二日起义英语Insurrection of 12 Germinal, Year III。无套裤汉入侵公会,但在国民卫队到达现场后撤离。巴黎宣布自身处于被围困状态。公会下令将拜雅、比約·瓦倫、科洛·德布瓦流放至法属圭亚那,并逮捕了八名极左议员。
  • 四月二日:法军在皮什格鲁的带领下镇压了巴黎圣安东尼区的武装起义。
  • 四月五日:法国与普鲁士在瑞士巴塞尔签订和约。普鲁士同意法国并吞莱茵河左岸。
  • 四月十日:公会下令解除参与恐怖统治的雅各宾派人士的武装。
  • 四月十一日:公会将公民权重新授予那些自一七九三年五月三十一日起就被宣判为法外之徒的人。
  • 四月十九日:六名参与恐怖统治的雅各宾派人士在布雷斯地区布尔格被刺杀。
  • 四月二十三日:公会点名了八名成员去修改宪法。
  • 五月二日:最后的旺代叛军同意放下武器来换取赦免。
  • 五月四日:二十五名被囚禁的雅各宾派人士在里昂被屠杀。
  • 五月七日:前首席公证人富吉-当比拉和其他十四名革命法庭陪审员被判死刑,后被处决。

五月二十日至二十四日- 雅各宾派和无套裤汉最后的起义[编辑]

  • 五月二十日:共和三年牧月一日起义英语Revolt of 1 Prairial Year III。雅各宾派和无套裤汉起义。他们入侵了公会大厅,并杀死了让-波特兰·菲罗英语Jean-Bertrand Féraud议员。军队迅速赶至并清空了现场。公会投票逮捕参与起义的议员。
  • 五月二十一日:雅各宾派和无套裤汉再次在巴黎起义,他们占领了巴黎市政厅。
  • 五月二十二日:起义第三天。公会命令军队占领圣安东尼郊区。
  • 五月二十四日:军队解除圣安东尼郊区起义者的武装,并将其逮捕。
  • 五月二十八日:参加公共安全委员会和一般安全委员会的雅各宾派人士被逮捕。
  • 五月三十一日:公会废除革命法庭。
  • 六月八日:十岁的路易十七死亡。他身处的英国的叔叔普罗旺斯伯爵宣布继承法国王位,成为路易十八
  • 六月十日:公会宣布自雅各宾掌权后离开法国的流亡分子全部无需因此负刑事责任。
  • 六月十二日:支持芽月起义的议员被审判。
  • 六月十七日:六名参与芽月起义、并已被判死刑的议员自杀。

六月二十五日至七月二十七日 - 旺代省再次起义 - 保皇党人入侵布列塔尼[编辑]

八月二十二日至九月二十三日 - 新宪法的批准 - 督政府掌权[编辑]

  • 八月二十二日:共和三年宪法(Constitution de l'An III)。新的宪法被公会批准。它效仿英美,要求组成上下两院,并组成一个五人督政府。根据新宪法的内容,新议会三分之二的议员应为旧公会的成员。
  • 九月二十三日:经过全民公投的批准,新宪法生效。

十月五日 - "几发小霰弹" - 波拿巴将军镇压保皇党叛乱[编辑]

一七九六年 - 拿破仑的意大利战役 - 旺代叛军的溃败 - 一次失败的巴黎起义[编辑]

一七九七年 - 意大利战役的继续 - 共和派反对保皇派的政变[编辑]

九月四日 - 共和党政变[编辑]

一七九八年 - 意大利和瑞士的新共和国 - 一次宣告无效的选举 - 拿破仑入侵埃及[编辑]

  • 一月五日:法国议会通过法案,批准借款八千万以入侵英国一事。
  • 一月十一日:就杜福将军被害一事,督政府命令路易-亚历山大·贝尔蒂埃将军向罗马进军以惩罚教皇政府。
  • 一月十二日:拿破仑向督政府提出了入侵英国的计划。
  • 一月十八日:督政府批准法国船只抓捕载有英国货物的中立船只。
  • 一月二十四日:在法国的支持下,瑞士沃州宣布脱离瑞士伯尔尼政府独立。
  • 一月二十六日:督政府批准法军干预沃州独立一事以反对瑞士政府。
  • 二月十日:贝尔蒂埃将军率军进入罗马
  • 二月十四日:塔列朗向督政府呈递了征服埃及的计划书。
  • 二月十五日:贝尔蒂埃将军在罗马宣布在法国保护下成立一个新的罗马共和国
  • 二月二十三日:拿破仑向督政府提议放弃入侵英国的计划,并再次提议入侵埃及。
  • 三月五日:督政府批准拿破仑入侵埃及的方案。
  • 三月六日:法军占领伯尔尼。
  • 三月九日:德意志各邦国的代表在拉施塔特会面,同意了莱茵河左岸英语Left Bank of the Rhine被法国吞并。
  • 三月二十二日:在纪尧姆·布律纳将军的支持下,阿劳议会宣布成立赫尔维蒂共和国
  • 四月四日:以法国为模版,新的赫尔维蒂共和国宣布自身为世俗共和国。
  • 四月九日至十八日:法国议会进行三分之一的席位选举。
  • 四月二十六日:契约会(法语:Traité de Réunion)将日内瓦共和国法语République de Genève与法兰西共和国合并。[169]
  • 五月七日:一份呈递给五百人院的报告中宣称选举不合法,并建议将极左分子排除在外。
  • 五月十一日:通过花月二十二日法令,元老院和五百人院宣布一百零六名雅各宾议员的选举无效。
  • 五月十五日:讓·巴蒂斯特·特意拉英语Jean Baptiste Treilhard取代弗朗索瓦·德·納沙托英语François de Neufchâteau,当选为督政官 。
  • 五月十九日:拿破仑和他的东方军团英语Order of battle of the Armée d'Orient (1798)从土伦驶向埃及
  • 五月二十三日:爱尔兰爆发反英起义。爱尔兰人坚信拿破仑会驶向爱尔兰。
  • 六月九日至十一日:拿破仑入侵并占领马耳他
  • 七月一日至二日:拿破仑在埃及登陆并占领亚历山大港
  • 七月十四日:爱尔兰起义被英军镇压。
  • 七月二十一日:拿破仑在金字塔战役中击败了马穆鲁克
  • 七月二十四日:拿破仑率军进入开罗。
  • 八月一日:纳尔逊带领英国舰队在尼罗河河口海战中歼灭法国舰队,将拿破仑困在埃及。
  • 八月六日:为了援助爱尔兰叛军,一支法国舰队向爱尔兰驶去。但是此时叛乱已被镇压下去。
  • 八月二十二日:法军在让·约瑟夫·阿马布尔·亨伯特英语Jean Joseph Amable Humbert带领下在爱尔兰西北部的基拉拉英语Killala登陆。
  • 八月二十七日:亨伯特将军在卡斯尔巴战役英语Battle of Castlebar击败英军,并宣布成立爱尔兰共和国。
  • 九月二日:保皇派在法国中央高原南部起义。后被镇压,领导人被捕。
  • 九月五日:议会要求所有二十至二十五岁的法国男性在军队服役。
  • 九月九日:亨伯特将军的军队被英军在巴里纳姆克战役英语Battle of Ballinamuck中包围,然后被迫投降。
  • 九月十六日:一支新的法国远征军从布雷斯特出发,驶向爱尔兰。
  • 九月二十四日:法国政府征兵二十万。
  • 十月八日:新的内务部长弗朗索瓦·德·納沙托开展了第一次公共教育高级会议。
  • 十月十一日:法国远征舰队在爱尔兰海岸被英军击败,八艘战舰中有六艘被俘。
  • 十月十二日:比利时农民起义反对法军的义务兵役。
  • 十月二十一日:开罗民众发生暴动反对法国统治。拿破仑在次日镇压了暴动。
  • 十一月四日:督政府将比利时农民起义归咎于比利时的教士,因此将教士流放。
  • 十一月五日:俄国-土耳其的联合舰队封锁了法军占领的科孚岛
  • 十一月十六日:奥地利和英国同意合作来迫使法国边境线回到一七八九年的原状。
  • 十一月二十三日至二十四日:极度缺钱的督政府强加了新的不动产税和根据门窗数而额外收取的门窗税。
  • 十一月二十七日:那不勒斯国王的军队占领罗马。
  • 十二月四日:法军在哈瑟尔特击败了比利时叛军并屠杀了造反者。比利时农民起义结束。
  • 十二月六日:法军在让·史蒂芬·加皮耐特带领下在奇维塔·卡斯泰拉纳战役中击败那不勒斯国王的军队。
  • 十二月十四日:加皮耐特率军重新占领罗马。
  • 十二月二十一日:法军进攻那不勒斯。那不勒斯国王逃到纳尔逊的旗舰上去避难。
  • 十二月二十九日:俄国,英国,那不勒斯及西西里王国结盟组成第二次反法同盟

一七九九年 - 战争的继续 - 拿破仑归来 - 执政府掌权 - 革命的结束[编辑]

六月 - 督政府和五百人院的冲突[编辑]

十月九日 - 拿破仑重返法兰西[编辑]

  • 十月九日:拿破仑在圣拉斐尔登陆。
  • 十月十四日:西哀士邀请让·维克多·莫罗将军组织一场反雅各宾政变,但莫罗拒绝了。
  • 十月十六日:拿破仑抵达巴黎,受到公众的欢迎。
  • 十月十七日:拿破仑受到了督政府的欢迎。
  • 十月十九日:法国西部的保皇党军队攻占南特,但被迫在次日撤退。
  • 十月二十三日:俄国沙皇保罗一世下令让俄军从对法战争中撤退。拿破仑的弟弟吕西安·波拿巴当选为五百人院主席。
  • 十月二十三日至二十九日:布列塔尼和旺代的保皇党军队占领了几个城市,但很快被法军赶出。
  • 十一月一日:拿破仑与西哀士会面。两人都看对方不顺眼,但又都同意发动一场政变来取代督政府。
  • 十一月三日:拿破仑与警务部长约瑟夫·富歇会面,后者同意不去干涉政变。
  • 十一月六日:元老院和五百人院在以前的圣叙尔比斯教堂为拿破仑举办了一场盛宴。
  • 十一月七日:儒尔当将军邀请拿破仑加入他的雅各宾政变。拿破仑拒绝了。
  • 十一月八日:拿破仑与让-雅克·雷吉斯·德·冈巴塞雷斯一起用餐,并策划了政变的最终细节。

十一月九日至十日 - 雾月政变[编辑]

  • 十一月九日:雾月政变开始。忠于拿破仑的军队先占领了巴黎的战略要地。早晨,五百人院主席吕西安·波拿巴用巴黎发生了雅各宾派政变的谎言欺骗五百人院前往位处巴黎以西十千米的圣克劳宫英语Château de Saint-Cloud避难。同时拿破仑被授予巴黎的全部兵权。晚些时候,西哀士和罗歇·迪科辞去了督政官一职。拿破仑的亲密盟友,前外交部长夏尔·莫里斯·德塔列朗-佩里戈尔说服保罗·巴拉斯做了同样的事。而两位未辞职的雅各宾执政,路易斯-哲罗姆 高赫尔英语Louis-Jérôme Gohier让-弗朗索瓦-奥古斯塔 莫林英语Jean-François-Auguste Moulin则都被拿破仑盟友让·维克多·莫罗将军逮捕,然后被关在卢森堡宫。富歇提议逮捕五百人院中的雅各宾领袖,但拿破仑认为此举并不必要,而这最终成了失误。到了晚上,巴黎已经被拿破仑和效忠于他的军官控制。
  • 十一月十日:两院的议员全都抵达圣克劳德宫。拿破仑在那里部署了六千名士兵。因为薪水的欠发,士兵们对议员们有深深的敌意。拿破仑先在元老院中发表演讲,解释政府发生变动的必要性。上院在沉默中听完了演讲,并都投票赞成拿破仑的提案。拿破仑然后去了五百人院,在橘厅中与议员们会面。他在这里却受到了雅各宾派议员的猛烈抗议,他们对拿破仑大喊大叫,威胁宣布他为法外之徒。当五百人院处于一片混乱之中时,吕西安把拿破仑拉了出去,然后告诉在外等待的士兵里面的议员试图杀死拿破仑。暴怒的士兵冲进大厅,用刺刀把议员们赶了出去。在反对派议员缺席的状况下,两院宣布任命拿破仑,西哀士和迪科为新政府的临时执政。
  • 十一月十一日至二十二日:拿破仑和其他两名临时执政组成一个新政府。路易-亚历山大·贝尔蒂埃出任战争部长,塔列朗掌管外交事务,富歇作警务部长,冈巴塞雷斯任司法部长。
  • 十二月一日:拿破仑拒绝采纳西哀士提议的宪法。
  • 十二月二十四日:在拿破仑牢牢控制下的两院接受了共和八年宪法。新的执政府被正式确立,拿破仑任第一执政,冈巴塞雷斯任第二执政,查爾斯-弗朗索瓦·勒布倫英语Charles-François Lebrun, duc de Plaisance任第三执政。传统历史学家将此日作为法国大革命的结束。

参考资料[编辑]

  1. ^ Olivier Pétré-Grenouilleau. Presses universitaires de Rennes, 编. Abolir l'esclavage : Un réformisme à l'épreuve (France, Portugal, Suisse, XVIIIe-XIXe siècles). 2008. ISBN 9782753506640. 
  2. ^ Didot frères (编). Catalogue de l'histoire de France 2. 1855. 
  3. ^ Claude de Vic, Joseph Vaissète. E. Privat, 编. Histoire générale de Languedoc avec des notes et les pièces justificatives 14. 1876: 2421. 
  4. ^ Jacques De Cock. fantasques éditions, 编. Politique des Lumières. ISBN 9782913846166. 
  5. ^ Hortense Dufour. Flammarion, 编. Marie-Antoinette, la mal-aimée. ISBN 9782081293182. 
  6. ^ 即今日劳尔·伯纳德的司汤达中学
  7. ^ 7.0 7.1 7.2 7.3 7.4 Michel Biard, Philippe Bourdin, Silvia Marzagalli. Humensis, 编. Révolution, Consulats, Empire. 1789-1815. ISBN 9782701189123. 
  8. ^ http://www.studyfr.net/article-1710-1.html
  9. ^ 9.0 9.1 Au Bureau de la Revue des deux mondes (编). Revue des deux mondes 43. 1863. 
  10. ^ Remontrances du clergé, présentées au Roi le dimanche 15 juin 1788. 1788. 
  11. ^ J. Alexandre Schmit. Firmin Didot frères, 编. Catalogue de l'histoire de France 5. 1858. 
  12. ^ Doyle 2001, p. 36
  13. ^ 弗朗索瓦, 米涅. 法国革命史. 商务印书馆. : 19页 (中文). 
  14. ^ 14.0 14.1 http://m.qulishi.com/news/201509/116627.html
  15. ^ http://wutbang.blogspot.co.uk/2012/12/blog-post.html
  16. ^ impr. Du Pont (编). Mémoires de l’Académie des sciences. Paris. 1797. 
  17. ^ Grenoble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08-24.
  18. ^ Journée des Tuiles
  19. ^ 19.0 19.1 Mireille Touzery. Institut de la gestion publique et du développement économique, 编. L’invention de l’impôt sur le revenu : La taille tarifée 1715-1789. Vincennes. 1994. ISBN 9782821828506. 
  20. ^ Schama, p. 238.
  21. ^ 弗朗索瓦, 米涅. 法国革命史. 商务印书馆. : 18页 (中文). 
  22. ^ Jacques Necker[1].
  23. ^ Mercure de France. Paris. 1788. 
  24. ^ Jean-Clément Martin. edi8, 编. Nouvelle histoire de 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 2012. ISBN 9782262041748. 
  25. ^ 弗朗索瓦, 米涅. 法国革命史. 商务印书馆. : 20页 (中文). 
  26. ^ Sigismund Ehrenreich von Redern. P.J. de Mat, 编. De l'influence de la forme des gouvernemens sur les nations, ou Fragment historique et politique. 1817. 
  27. ^ Michelle Zancarini-Fournel. La Découverte, 编. Les luttes et les rêves : Une histoire populaire de la France de 1685 à nos jours. 2016. ISBN 9782355221149. 
  28. ^ Schama, p. 238.
  29. ^ 弗朗索瓦, 米涅. 法国革命史. 商务印书馆. : 20页 (中文). 
  30. ^ Jean Tulard, Jean-François Fayard, Alfred Fierro, Histoire et dictionnaire de 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 Robert Laffont, Paris, 1998. (In French)
  31. ^ 《第三等級是什麼?》節選[永久失效連結]
  32. ^ 西耶斯的《论特权第三等级是什么》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09-28.
  33. ^ Furet, p. 45
  34. ^ 34.0 34.1 Marcel Morabito. Librairie générale de droit et de jurisprudence, 编. Histoire constitutionnelle de la France. Issy-les-Moulineaux. 2014. 
  35. ^ Alphonse Rabbe, Vieilh de Boisjoslin, François Georges Binet Sainte-Preuve -. Chez l'Éditeur, 编. Biographie universelle et portative des contemporains 3. 1836. 
  36. ^ Jean Baptiste Pierre Jullien Courcelles. Histoire généalogique et héraldique des pairs de France, des grands dignitaires de la couronne, des principales familles nobles du royaume, et des Maisons princières de l'Europe, précédée de la généalogie de la Maison de France. 1827. 
  37. ^ Jean Tulard, Jean-François Fayard, Alfred Fierro, Histoire et dictionnaire de 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 Robert Laffont, Paris, 1998. (In French)
  38. ^ 38.0 38.1 Éric Ghérardi. Armand Colin, 编. Constitutions et vie politique de 1789 à nos jours. 2006. ISBN 9782200257743. 
  39. ^ Georges Minois. Fayard, 编. Nouvelle Histoire de la Bretagne. 1992. ISBN 9782213648514. 
  40. ^ Michel Riou. La Fontaine de Siloë, 编. Ardèche, terre d'histoire : histoire de l'Ardèche et de l'ancien Vivarais. 2007. ISBN 9782842063825. 
  41. ^ 41.0 41.1 41.2 Hélène Tierchant. Les Dossiers d'Aquitaine, 编. Hommes de la Gironde, ou, La liberté éclairée. 1993. ISBN 9782905212184. 
  42. ^ Société Éduenne des Lettres, Sciences et Arts (编). Mémoires de la Société Éduenne 6. Autun. 1877. 
  43. ^ Académie des sciences, belles-lettres et arts de Clermont-Ferrand (编). Memoires de l'Académie des sciences, belles-lettres et arts de Clermont-Ferrand 12. 1870. 
  44. ^ 44.0 44.1 44.2 44.3 Sophie Wahnich. Hachette Éducation, 编. 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 2013. ISBN 9782011400949. 
  45. ^ Henri Loriquet. Impr. Répessé-Crépel, 编. Cahiers de doléances de 1789 dans le département du Pas-de-Calais. 1891. 
  46. ^ Sueur-Charruey (编). Dictionnaire historique et archéologique du département du Pas-de-Calais 1. Arras. 1873. 
  47. ^ 47.0 47.1 Samuel Guicheteau. Armand Colin, 编. Les ouvriers en France 1700-1835. 2014. ISBN 9782200292683. 
  48. ^ SafariX Textbooks Online - SafariX is now CourseSmart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03-09.
  49. ^ Chronolog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1789-1790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6-05-17.
  50. ^ Henri Guillemin. Editions Utovie, 编. 1789-1792/1792-1794 : Les deux Révolutions françaises: Histoire de France. 2016. ISBN 9782868194091. 
  51. ^ Auguste-Joseph Paris. Putois-Cretté, 编. La Terreur dans le Pas-de-Calais et dans le Nord : histoire de Joseph Le Bon et des tribunaux révolutionnaires d'Arras et de Cambrai 1. 1864. 
  52. ^ Michel Biard, Pascal Dupuy. Armand Colin, 编. 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 : 1787-1804. 2016. ISBN 9782200614355. 
  53. ^ 53.0 53.1 Jacques-Olivier Boudon. Armand Colin, 编. Citoyenneté, République et Démocratie en France: 1789-1899=. 2014. ISBN 9782200600457. 
  54. ^ 弗朗索瓦, 米涅. 法国革命史. 商务印书馆. : 22页 (中文). 
  55. ^ 55.0 55.1 55.2 55.3 55.4 Paul Dupont. chez tous les librairies, 编. Histoire de l'imprimerie 2. Paris. 1854. 
  56. ^ Chez Devaux,libraire, au Palais Royal (编). Journal des états généraux, convoqués par Louis XVI, le 27 avril 1789 11. 1790. 
  57. ^ 弗朗索瓦, 米涅. 法国革命史. 商务印书馆. : 23页 (中文). 
  58. ^ 58.0 58.1 58.2 58.3 58.4 Paul Christophe. Éditions de l'Atelier, 编. 1789, les prêtres dans la Révolution. 1986. ISBN 9782708224841. 
  59. ^ 弗朗索瓦, 米涅. 法国革命史. 商务印书馆. : 27页 (中文). 
  60. ^ 60.0 60.1 60.2 60.3 Henri Martin. Furne, Jouvet et Cie, 编. Histoire de France depuis 1789 1. Paris. 1878. 
  61. ^ 61.00 61.01 61.02 61.03 61.04 61.05 61.06 61.07 61.08 61.09 61.10 61.11 61.12 Chez Rondonneau (编). L'Art de vérifier les dates de la Révolution. Paris. 1803. 
  62. ^ 62.0 62.1 Mignet, Chapter 1
  63. ^ Chronicle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Longman. 1989. 
  64. ^ http://www.todayonhistory.com/3/27/19598.html
  65. ^ Ch. J. Fr. Hénault. Ed. Proux, 编. Abrégé chronologique de l'histoire de France depuis Clovis jusqu'à la mort de Louis XIV. 1842. 
  66. ^ John McManners, The French Revolution and the Church, 50, 4.
  67. ^ Gilles Deregnaucourt, Didier Poton. Éditions OPHRYS, 编. La vie religieuse en France aux XVIe, XVIIe, XVIIIe siècles. 1994. ISBN 9782708006775. 
  68. ^ Doyle, William. The Oxford Histo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0: 105. ISBN 978-0192852212. 
  69. ^ 弗朗索瓦, 米涅. 法国革命史. 商务印书馆. : 29页 (中文). 
  70. ^ Nicolas Delalande. Le Seuil, 编. Les Batailles de l'impôt. Consentement et résistances de 1789 à nos jours. ISBN 9782021049282. 
  71. ^ SparkNotes: the French Revolution (1789–1799): The National Assembly: 1789–1791
  72. ^ Eugène Hatin. Librairie de Firmin Didot frères, fils et Cie., 编. Bibliographie historique et critique de la presse périodique française. 1866. 
  73. ^ Schama 2004, p.312
  74. ^ Fred Morrow Fling; Helene Dresser Fling. Source Problems on the French Revolution. Harper & Brothers. 1913: 26. 
  75. ^ de La Fuye, p. 83.
  76. ^ 76.0 76.1 Michel Péronnet. Hachette supérieur, 编. Le XVIIIe siècle (1740-1820) : Des Lumières à la Sainte-Alliance. ISBN 9782014612479. 
  77. ^ Baudouin (编). Procès-verbal de l'Assemblée Nationale 1. 1789. 
  78. ^ Louis R. Gottschalk. The Era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1715-1815).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1957.
  79. ^ Elder, Richard W. The Duc d'Orleans, Patriot Prince Or Revolutionary? an Investigation into the Chatelet Inquiry of 1789-1790, Central Michigan University, Ann Arbor, 1994.
  80. ^ Jean Nicolas. Éditions Gallimard, 编. La rébellion française. Mouvements populaires et conscience sociale (1661-1789). 
  81. ^ 弗朗索瓦, 米涅. 法国革命史. 商务印书馆. : 34页 (中文). 
  82. ^ Schama 2004, p.317
  83. ^ 83.0 83.1 Luc-Normand Tellier. PUQ, 编. Face aux Colbert : les Le Tellier, Vauban, Turgot- et l'avènement du libéralisme. 1987. ISBN 978-2-7605-0461-5. 
  84. ^ Pierre Caillet. Édition du CNRS, 编. Les Français en 1789 : D'après les papiers du Comité des recherches de l'Assemblée constituante (1789-1791). ISBN 9782271111944. 
  85. ^ F. Joukovsky, A. Niderst, René Pomeau. Presses universitaires de France, 编. Histoire et littérature : Les écrivains et la politique. ISBN 9782705917005. 
  86. ^ Schama 2004, p.331
  87. ^ Louis Blanc. Librairie internationale, 编. Histoire de 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 1. 1869. 
  88. ^ Schama, p.327.
  89. ^ Doyle, pp. 112–13
  90. ^ Civilisation: A Personal View, Kenneth Clark, Penguin, 1987, p. 216
  91. ^ Schama, p.339.
  92. ^ Hibbert, Christopher. The Days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New York: William Morrow and Co. 1980: 69–82. ISBN 0-688-03704-6. 
  93. ^ Wikisource-logo.svg Wood, James (编). Flesselles. The Nuttall Encyclopædia. London and New York: Frederick Warne. 1907 (英语). 
  94. ^ Tuckerman, p. 230
  95. ^ Crowdy, p. 42
  96. ^ Daniel Lacotte. Albin Michel, 编. Les Tribuns célèbres de l'histoire. 2010. ISBN 9782226214430. 
  97. ^ 97.0 97.1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Lefebvre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98. ^ Schama 2004, p.357
  99. ^ Bernard Richard. CNRS, 编. Petite histoire du drapeau français. ISBN 9782271094469. 
  100. ^ Fraser, p. 338.
  101. ^ Michel Vovelle. La Découverte, 编. La découverte de la politique : Géopolitique de 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 2010. ISBN 9782707155450. 
  102. ^ Nyon (编). Nouvelles de la Bretagne. Discours, protestations et arrêtés des différens régimens en garnison à Rennes: Ensemble, l'extrait d'une lettre de cette ville, en date du 17 juillet 1789, et journal de ce qui s'est passé depuis l'annonce de l'exil de M. Necker, jusqu'au 19 de ce mois. Du 24 juillet 1789 16. 1789. 
  103. ^ Louis Spach. Veuve Berger-Levrault et fils, 编. Histoire de la basse Alsace, et de la ville de Strasbourg. 1860. 
  104. ^ Jacques de Cock. fantasques éditions, 编. L’affaire de la mairie de Paris en 1789. 2000. ISBN 9782913846043. 
  105. ^ Alexandre Tuetey. Imprimerie nouvelle, 编. Répertoire général des sources manuscrites de l'histoire de Paris pendant 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 2. Paris. 1890-1914. 
  106. ^ Christopher Hibbert英语Christopher Hibbert, The Days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137.
  107. ^ Pierre Péan. Fayard, 编. Une blessure française : Des soulèvements populaires dans l'Ouest sous la Révolution (1789-1795). 2008. ISBN 9782213645346. 
  108. ^ Jean Joseph Louis Blanc. Langlois et Leclercq, 编. Histoire de 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 3. 1852. 
  109. ^ Stewart, p 107 for full text
  110. ^ George Athan Billias, ed. American Constitutionalism Heard Round the World, 1776-1989: A Global Perspective. NYU Press. 2009: 92. 
  111. ^ Susan Dunn, Sister Revolutions: French Lightning, American Light (1999) pp 143-45
  112. ^ Lord Acton & the French Revolution 1962,第156页
  113. ^ Schama, p. 459.
  114. ^ Lefebvre, p. 128.
  115. ^ Doyle, p. 121.
  116. ^ Schama, p. 462.
  117. ^ Kropotkin, p. 156.
  118. ^ Carlyle, p. 272.
  119. ^ 119.0 119.1 Soboul, p. 156.
  120. ^ Tulard, Fayard and Fierro, p. 318.
  121. ^ "guillotine."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Online.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Inc., 2012. Web. 09 Jan. 2012.
  122. ^ National Assembly legislation cited in John McManners, The French Revolution and the Church, 27.
  123. ^ John McManners, The French Revolution and the Church, 27.
  124. ^ 法国大革命 霍布斯鲍姆
  125. ^ Cabet, Étienne. Histoire populaire de 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 de 1789 à 1830, p. 418-421. Pagnet éditeur, Paris, 1839. Consulted 14 November 2014.
  126. ^ D., Popkin, Jeremy. A short histo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Pearson Education. 2010-01-01. ISBN 0205693571. OCLC 780111354. 
  127. ^ Mignet, p. 158: "Nous jurons d'être à jamais fidèles à la nation, à la loi et au roi, de maintenir de tout notre pouvoir la Constitution décrétée par l'Assemblée nationale et acceptée par le roi et de demeurer unis à tous les Français par les liens indissolubles de la fraternité."
  128. ^ Mignet, p. 158: "Moi, roi des Français, je jure d'employer tout le pouvoir qui m'est délégué par l'acte constitutionnel de l'état, à maintenir la constitution décrétée par l'Assemblée nationale et acceptée par moi."
  129. ^ Bonifacio and Maréchal, p. 96: "Voilà mon fils, il s'unit, ainsi que moi, aux mêmes sentiments."
  130. ^ Paul R. Hanson. The A to Z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2007: 250–51. 
  131. ^ McCarthy, Justin Huntly. The French Revolution,. Harper. 1898: 541. 
  132. ^ Thiers, Marie Joseph L Adolphe. The Histo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1845: 61–62. 
  133. ^ BRASCHI, Giovanni Angelo (1717-1799). Cardinals of the Holy Roman Church. [14 April 2015]. 
  134. ^ Pearson, pp. 411–16
  135. ^ 135.0 135.1 Richard Cavendish, page 8, "History Today", June 2016
  136. ^ Drouet, Jean-Baptiste. Récit fait par M. Drouet, maître de poste à Ste Menehould, de la manière dont il a reconnu le Roi, et a été cause de son arrestation à Varennes: honneurs rendus à ce citoyen et à deux de ses camarades. Gallica. Les archives de 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 (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 1791 [2014-03-28]. 
  137. ^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Eleventh Edition
  138. ^ Lindqvist, Herman (1991). Axel von Fersen. Stockholm: Fischer & Co
  139. ^ Loomis, Stanley. The Fatal Friendship. Avon Books. 1972. ISBN 0-931933-33-1. 
  140. ^ Timothy Tackett, When the King Took Flight.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141. ^ Chronicle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p. 225 Longman Group 1989
  142. ^ Pearson, pp. 411–16
  143. ^ Tulard, Fayard, and Fierro 1998, p. 79.
  144. ^ Woodward, W. E. Lafayette. 
  145. ^ Censer and Hunt, Liberty, Equality, and Fraternity, 123. Dutty Boukman, Haitianite.com [2]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02-02.
  146. ^ Schama, S. Citizens p.586 penguin 1989
  147. ^ Blanning, T. The Pursuit of Glory: Europe 1648-1815 Penguin 2008
  148. ^ Chronicle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p.232 Longman Group 1989
  149. ^ Thomas Lalevée, « National Pride and Republican grandezza: Brissot’s New Language for International Politics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 », French History and Civilisation (Vol. 6), 2015, pp. 66-82.
  150. ^ David Andress, The Terror (New York: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2005), 61.
  151. ^ 151.0 151.1 Tulard, Fayard, Fierro 1998, p. 339.
  152. ^ Ghachem, Malick W. The Old Regime and the Haitian Revolution.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2.
  153. ^ Doyle, William (1989). The Oxford Histo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 436. ISBN 0-19-822781-7
  154. ^ Mignet, François. Histo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from 1789 to 1814. 1834 [October 16, 2016]. [H]e thought he ought not to reject a symbol, meaningless for him, but in the eyes of the people, that of liberty; he placed on his head a red cap presented to him on the top of a pike. The multitude were quite satisfied with this condescension. A moment or two afterwards, they loaded him with applause, as, almost suffocated with hunger and thirst, he drank off, without hesitation, a glass of wine presented to him[.] 
  155. ^ The Proclamation of the Duke of Brunswick. history.hanover.edu. [2017-02-10]. 
  156. ^ Tulard, Fayard, Fierro 1996, pp. 1094-1095.
  157. ^ Andress, 96.
  158. ^ Lynn Hunt, Politics, Culture, and Class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 (Berkeley; Los Angel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4, 2004), 129.
  159. ^ Howe, Foreign Policy and the French Revolution, Springer, 2008, p. 113.
  160. ^ The Trial and Execution of Louis XVI. 
  161. ^ 原文“Ô Liberté, que de crimes on commet en ton nom ! ”梁启超《近世第一女杰罗兰夫人传》译文。英国小说家狄更斯在《双城记》中亦有提及。
  162. ^ Doyle, William. The Oxford Histo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Oxford, U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2: 283. ISBN 978-0-19-925298-5. 
  163. ^ Cited in Tulard, Fayard and Fierro, Histoire et dictionnaire de 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 (1998), p. 1113
  164. ^ On the Principles of Political Morality, February 1794. Modern History Sourcebook. 1997. 
  165. ^ Stephens, p. 470.
  166. ^ Claretie, Jules. Camille Desmoulins and His Wife: Passages from the History of the Dantonists.. London: Smith, Elder, & Co. 1876. 
  167. ^ Koch, Christophe-Guillaume, Histoire abrégée des traités de paix entre les puissances de l'Europe, depuis la Paix de Westphalie, Tome I, Méline, Cans & Compagnie, Bruxelles, 1857, p. 550. [3] (French)
  168. ^ Ministère de l'Intérieur: Police nationale, République française, Histoire, section 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 (1789-1799)[4], (French)
  169. ^ Traité de Réunion de la République de Genève à la France, 26 April 1798.[5] (In French)
  170. ^ Thiers, Adolphe, Histoire de 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 1839 (Ninth edition), Volume 10, Chaper XIII, Project Gutenberg digital edition

传记[编辑]

  • Cobban, Alfred. "The Beginning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History 30#111 (1945), pp. 90-98

online

  • Doyle, William. The Oxford Histo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3rd ed. 2018) excerpt
  • Mignet, François, Member of the Institute of France, Histo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from 1789 to 1814, Bell & Daldy, London, 1873.
  • Popkin, Jeremy. A Short Histo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2014) excerpt
  • Bezbakh, Pierre. Petit Larousse de l'histoire de France. Larousse. 2004. ISBN 2-03505369-2. 
  • Gallo, Max. Révolution française. XO Editions. 2009. ISBN 978-2-84563-350-6 (法语). 
  • Thiers, Adolphe. Histoire de 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 Project Gutenberg. 1839 (法语). .
  • Tulard, Jean; Fayard, Jean-François; Fierro, Alfred. Histoire et dictionnaire de 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 Robert Laffont. 1998. ISBN 2-221-08850-6 (法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