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保尔·马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讓-保爾·馬拉
Jean-Paul Marat portre.jpg
出生 (1743-05-24)1743年5月24日
布德里, 納沙泰爾州, 普魯士王國 (現在屬於瑞士)
逝世 1793年7月13日(1793-07-13)(50歲)
巴黎,法蘭西
死因 刺殺
母校 聖安德魯斯大學,醫學博士
职业 記者,政治家,醫生,科學家
政党 雅各賓俱樂部 (1789–1790年)
科德利埃俱樂部 (1790–1793年)
配偶 西蒙尼·伊烏蛤哈(Simonne Evrard)
父母 讓·馬拉(Jean Mara),
路易絲·卡布羅爾(Louise Cabrol)

讓-保爾·馬拉(法语:Jean-Paul Marat,1743年5月24日-1793年7月13日)是一名醫生和科學家[1],在法蘭西大革命時期他成為著名的激進記者,活動家和政治理論家。 他的新聞寫作以激烈語氣,對新的革命領導人和機構不妥協的立場而聞名,並為社會最貧困成員的基本人權鼓吹辯護。 他是法蘭西大革命時最激進的聲音之一。 他成為”無套褲漢”強而有力的捍衛者,出版摺頁冊子,海報和報紙發佈他自己的觀點,尤其是他的”人民之友英语L'Ami du peuple”期刊,這使他與激進,共和派 雅各賓俱樂部建立了非官方的聯繫,參與1793年5月31日-6月2日的暴動推翻吉倫特派統治,成為雅各賓派的核心份子之一。

1793年7月14日,馬拉被吉倫特派的同情者,夏綠蒂·科黛在他進行皮膚藥浴醫療時刺殺。 1793年7月17日,暗殺四天後,科迪被處決,馬拉成為雅各賓派革命政治烈士英语Martyr (politics)的圖騰標記,如雅克·路易·大衛繪製的馬拉之死名畫所美化描述的。

雅克·路易·大衛的名畫:馬拉之死

早期的生活,教育和著作[编辑]

1743年5月24日,讓-保爾·馬拉出生在布德里, 納沙泰爾州, 普魯士王國 (現在屬於瑞士)。[2] 他是他父母九個孩子的第二個,他父親來自於撒丁島的卡利亞里,他母親是來自於法蘭西南部 卡斯特爾胡格諾派家庭。他父親是仁慈聖母瑪利亞修會英语Order of the Blessed Virgin Mary of Mercy的“釋經員”(“commendator”),在日內瓦轉教為加爾文派的宗教難民。十六歲時,馬拉瞭解到對外來者機會的局限,離家尋找新的機會。他受過高等教育的父親已經推掉了幾個學院(二級)教席。他的第一個停留點是波爾多富裕的奈拉克(Nairac)家族。兩年後有他搬到巴黎,在那裡,他學習醫學,沒有獲得任何正式的資格。 1765年,22歲時,再搬遷到倫敦,因憂慮再“陷於耗散”,他非正式安排自己作為一名醫生,結識了皇家藝術研究院藝術家安潔莉卡·考夫曼英语Angelica Kauffman,並開始在倫敦蘇荷區周圍的咖啡館與意大利藝術家和建築師交往。雄心勃勃,但沒有贊助者或執照,他開始為自己設立知識的舞臺與哲學著作,1773年發表”關於人的哲學隨筆”及1774年發表政治理論”奴隸狀態的枷鎖”( Chains of Slavery)。[3] 伏爾泰的尖銳評論他的門徒愛爾維修去世後,1772年才出版的” 論人”(“ De l'Homme”),部分原因是捍衛他並加固馬拉和伏爾泰周圍一群”有學問的人”之間日益日益擴大的鴻溝,另一方面是他們的'對手',盧梭 周圍鬆散的組合。[3]

1770年左右,馬拉搬到英格蘭東北部的泰恩河畔紐卡斯爾。他的第一部政治著作,為指責1768年發生的聖喬治廣場大屠殺英语Massacre of St George's Fields而寫的”奴隸狀態的枷鎖” ,最有可能是在這裡的中央圖書館編寫完成的,又引發了約翰·威爾克斯英语John Wilkes米德爾塞克斯選舉爭議,而被剝奪了議會成員的資格,後來被任命為倫敦的警長。 依據馬拉自我表揚豐富多彩的描述,他在編寫三個月的過程中,靠黑咖啡,晚上睡覺只有兩小時, 然後連續13天的酣睡。. [4]他給它的副標題“這工作是為了披露,王子秘密且卑劣破壞的自由企圖與專制主義可怕的場景”。這為他贏得了英格蘭西北區的卡萊爾和東北區[[特威德河畔、泰恩河畔紐卡斯爾愛國社團的榮譽會員。 在紐卡斯爾文學和哲學學會英语Newcastle Literary and Philosophical Society圖書館[[5]保有一個副本,泰恩威爾郡檔案辦公室英语Newcastle Literary and Philosophical Society保存三個提交給各個紐卡斯爾行會的正本。

發表了一篇關於治癒一個朋友”長期發炎”(淋病)論文,很可能幫助他在1775年6月獲得聖安德魯斯大學醫學博士的醫療鑑定。[6] 他返回倫敦,他出版發表”獨特眼睛疾病的性質,原因,和治愈的調查”。1776年,短暫在日內瓦停留探望他的家人後,馬拉搬到巴黎。在這裡,他的醫術有效,再加上他一個病人的丈夫,婁貝斯牝拉英语L'Aubespine侯爵的贊助,名氣越來越大,於1777年6月,用,他獲得任命,作為國王路易十六最小的弟弟,阿圖瓦伯爵(the comte d'Artois)的醫生保鏢,1824年成為查理十世[7] 這職位年薪2,000 里弗爾,外加津貼。

科學的著作[编辑]

馬拉作為宮廷御醫,在貴族群中很快就有巨大的需求,他用他的財富在婁貝斯牝拉英语L'Aubespine侯爵的居所建立了一個實驗室。 不久,1779年他發表了有關火和熱,電和光的研究論文。 他首先出版了,”馬拉在火,電和光的發現”,在他的科學觀點和觀察的總結。 然後,他又繼續發表了三個更詳細和廣泛的研究作品,擴大他的每個研究領域。 他的方法是詳細描述了他對一個問題進行一系列細緻實驗,尋求探索,然後對所有的可能一一排除,而得到單一的結論。

火的物理研究[编辑]

這是馬拉第一個大規模的研究作品,詳細說明他的實驗,並從中得出結論是” 火的物理研究”( Recherches Physiques sur le Feu),是在1780年發表並經官方審查批准。[8]這份報告描述了166實驗,推導證明火不是,當時被廣泛接受由格奧爾格·恩斯特·斯塔爾在1703年提出的,一種被稱為燃素的材料,只是一個“似火的流體”( 'igneous fluid')。他要求法蘭西科學院來評價他的工作,並任命了一個委員會進行評鑑。 1779年4月的報告,迴避了贊同馬拉的結論,但講他的“新的,精確的和適當而巧妙設計,執行良好的實驗“。馬拉則發表了他的研究報告,宣稱科學院承認其內容。由於該學院只贊同他的實驗方法,但完全沒有提到同意他的結論,馬拉的說法引起安托萬·拉瓦錫的憤怒,要求科學院否認它。當科學院這樣做了,這標誌著馬拉和許多領導成員之間的關係惡化的開始。這些人,包括拉瓦錫他自己,馬奎斯·孔多塞以及拉普拉斯對馬拉強烈的反感。 但是其他人,包括拉馬克伯納德·熱爾曼·德·拉塞佩德英语Bernard Germain de Lacépède正面評價馬拉的實驗和結論。[9]

有關光的發現[编辑]

在馬拉的時期,艾薩克·牛頓關於光與顏色的觀點幾乎被認為普遍且決定性的,然而馬拉在他的第二個研究”有關光的發現”( Découvertes sur la Lumière)的主要目的是不隱諱的證明,在某些關鍵領域,牛頓是錯誤的。馬拉研究工作的重點,光圍繞物體是如何彎曲中,牛頓以折射解釋白光被分解為多種顏色,他的主要論點,它們實際上是由 衍射引起的。當太陽的光束通過隙縫,經過棱鏡將顏色投影到牆上,光發生分解的顏色不在棱鏡,如牛頓主張,只是在隙縫本身的邊緣。[10]馬拉還試圖證明,只有三基本色,而不是牛頓主張的七種顏色。[11] 馬拉再次請求科學院檢視自己的研究工作,他們成立了一個委員會進行審核。由1779年6月至1780年1月,為期七個月,馬拉將他的實驗呈現給專員們驗證,使他們能評價他的方法和結論。他們最終報告由讓-巴蒂斯特·勒·羅伊英语Jean-Baptiste Le Roy負責起草。1780年5月,經過多次延遲,報告終於產生,只有短短的三段。最重要的,該報告的結論是,“這些實驗是如此非常眾多。[但] ...他們似乎並沒有對我們證明試驗者認為他們建立的顯示。” 科學院拒絕支持馬拉的研究報告。[12]當它出版後,”有關光的發現”沒有官方的認可。根據在倫敦印行的扉頁,這意味著馬拉無法得到官方的審查批准,或者他不想花時間和精力去這樣做。

電的物理研究[编辑]

馬拉的第三個主要研究工作,”電的物理研究”(Recherches Physiques sur l'Électricité)概括了214個實驗。他的主要有趣領域之一,是電子吸引和排斥。排斥力,他認為是不是自然界的基本力量。他對他的研究工作向其他領域諮詢者致意,在避雷針一節總結認為,尖的末端比鈍的末端更有效的,並不認同皮埃爾·比阿圖隆·聖-拉扎爾英语Pierre Bertholon de Saint-Lazare所倡導“地震棒”的想法。這本書是經審查蓋章核准的,但馬拉的目標不尋求科學院的認可。[13] 1783年4月,[7]他辭去他的宮廷任命並投入他的全部精力專職於科研。除了他的主要研究工作,在此期間馬拉發表了關於醫療用電較短的論文----1783年”關於記憶的電醫療”(Mémoire sur l'électricité médicale)和1784年”光學基本概念”(Notions élémentaires d'optique)。1787年,他翻譯在當時還是持續印刷發行牛頓1707年,發表受歡迎的光學並增添他的最新實驗,包括肥皂泡上光的效應在他的“學術回憶錄,光的新發現”( Mémoires académiques, ou nouvelles découvertes sur la lumière),在1788年合併一起出版。 本傑明·富蘭克林在許多場合拜訪了他幾次,而且歌德描述他被科學院拒絕,是科學專制主義的一個明顯的例子。[14]

其他革命前的寫作[编辑]

1782年,馬拉發表了他的“得意之作”,” 刑事立法計畫”( Plan de législation criminelle)。這是刑法改革論戰,這表明他已經吸收孟德斯鳩和盧梭對舊制度的批評意見,並受到盧梭和切薩雷·貝卡里亞及與美國革命領袖本傑明·富蘭克林通信的啟發,他在1777年2月就已經加入由”伯恩經濟學會(the Berne economic society)”公告並得到腓特烈大帝和伏爾泰支持的競爭。馬拉的條目包含許多偏激的主張,包括,如果它預期其所有公民按照其(民事)法律,社會應該提供滿足基本的(自然)的需求,如食物和住所,國王只是他人民的“第一行政官”,應該不分階級有共同的死刑,而且每個鄉鎮都要有專用的”窮人的律師”( "avocat des pauvres"),並成立十二人陪審團的獨立刑事法庭,以確保公平審判。

"人民之友"[编辑]

在法國大革命前夕,馬拉將他作為一個科學家,醫生的職業生涯,拋到他的身後,並拿起筆作為第三階級的代表。1788年,當貴族大會 建議國王路易十六召集175年來第一次的1789年法國三級會議,馬拉開始全身心投入政治。 1789年1月,他出版了他的“給祖國的建議”(Offrande à la Patrie),它觸及了一些和神甫西哀士著名的 ”什麼是第三等級?英语What is the Third Estate?”相同的觀點。然後是3月的” 補充的提議”( "Supplément de l'Offrande"),這之後的7月經由” 憲法,或人權與公民權宣言草案”( La Constitution, ou Projet de déclaration des droits de l'homme et du citoyen),意圖影響法蘭西新憲法的起草工作,然後是在國民議會的辯論。 1789年9月12日,馬拉開始辦他自己的報紙,”巴黎政論家”( Publiciste parisien),四天後更名為前”人民之友英语L'Ami du peuple”。從這個位置,他經常攻擊在巴黎最有權力及影響力的團體,包括巴黎公社,國民制憲議會,部長和”夏特勒”(‘’ the Châtelet’’----舊制度的立法機構)。1790年1月,他搬到了巴黎最激進的科德利埃地區,然後在律師丹敦的帶領下,險些被逮捕,因他對雅克·內克爾 激烈的攻擊,是當時國王路易十六的財政部長,被迫逃往倫敦。1790年5月,他回到巴黎,繼續出版”人民之友英语L'Ami du peuple”期刊並在1790年6月簡要經營第二的報紙叫“法蘭西的朱尼厄斯”( "Le Junius français")以英格蘭臭名昭著匿名的辯論家朱尼厄斯英语Junius取名。馬拉面臨仿冒的”人民之友英语L'Ami du peuple”期刊也在市面銷售的問題,這導致他要求警方介入壓制欺詐的問題,這使馬拉成為唯一的作者持續經營”人民之友英语L'Ami du peuple”期刊。

在此期間,馬拉對較為保守的革命領袖進行常規性的攻擊。在1790年7月26日一本小冊子,題為”我們已經做了!”(C'en est fait de nous),他針對反革命分子警示,通告,“砍掉五六百顆人頭將能夠確保你們的安靜,自由和幸福“。[15]在1790年到1792年間,馬拉經常被迫躲藏,有時在巴黎下水道英语Paris Sewer Museum,在那裡他幾乎肯定惡化了他的慢性皮膚病,可能是皰疹性皮膚炎英语dermatitis herpetiformis[16] 1792年1月, 49歲的他在此之前表達了他對她的愛,在第二次流亡倫敦返回巴黎後,按普通法儀式,娶了26歲的西蒙娜·伊芙哈蛤法语Simonne Evrard [17]。她是他”人民之友英语L'Ami du peuple”期刊印刷商妻子的妹妹,好幾次借錢給他的並庇護他。 馬拉唯一的公開露面是在8月10日攻占杜樂麗宮,王室被迫在國民立法議會避難。這次暴動的火花是布倫瑞克宣言威脅摧毀革命,因而激起巴黎民粹群眾的憤怒。

國民公會[编辑]

“馬拉的勝利”:馬拉有名氣的雕刻歡樂的人群在他的無罪宣告後擁戴他。

1792年9月22日,共和國宣布成立 ,馬拉將他的”人民之友英语L'Ami du peuple”改名為”法蘭西共和國雜誌”(Le Journal de la République française)。 1792年9月26日,雖然馬拉不屬於任何政黨,他當選為國民公會巴黎的代表之一。對廢黜國王路易十六的審判過程中,他的立場是獨一無二的。他宣佈國王路易,雖然難以寬恕的,也相信君主的死對人民是好的,但在他接受法蘭西1791年憲法英语French Constitution of 1791之前,指控路易十六是不公平的,而且 他表示,捍衛國王權利的律師,紀堯姆-克雷蒂安·德·喇模紐·德·馬勒澤布英语Guillaume-Chrétien de Lamoignon de Malesherbes ,讚嘆馬拉為“ 有智慧並值得尊敬的老人 ”("sage et respectable vieillard")。 1793年1月21日,路易十六被送上斷頭台,造成政治動盪。由一月至五月,馬拉激烈與吉倫特派論戰,他認為吉倫特派是共和主義隱蔽的敵人。馬拉對吉倫特派的仇恨越來越激烈,從而導致他呼籲針對他們使用暴力的手段。吉倫特派回擊,並將馬拉送交革命法庭審判。試圖避免被逮捕,幾天後馬拉終於被囚禁。4月24日,他被帶上法庭被控他印刊書面文宣呼籲廣泛謀殺以及終止國民公會。馬拉果斷地捍衛他的行為,說明他對國民公會沒有邪惡的意圖。馬拉所有的控訴被宣告無罪當庭釋放英语acquittal,他的支持者狂歡慶祝。


死亡[编辑]

經由國民自衛軍的新領導人昂里奥英语François Hanriot的協助,促使6月2日吉倫特派的殞落,這是馬拉最後的一項成就。因他皮膚病的惡化,被迫由國民公會退隱在家藥浴浸泡,繼續工作。作為的結果他裡在那裡,現在,山嶽派不再需要他對抗吉倫特派,羅伯斯庇爾和山嶽派的其他領導和他逐漸的疏離,他的書面文件逐步的受到國民公會的忽視。

1793年7月13日馬拉被夏綠蒂·科黛暗殺

7月13日,馬拉在他的浴缸藥浴,當一名來自卡昂的年輕女子,夏綠蒂·科黛 ,出現在他的公寓,自稱有逃到諾曼底的吉倫特派活動重要信息。儘管他的妻子西蒙娜的抗議,馬拉請她進入在浴缸旁接見,在其上已經安放了一片木板作為寫字的桌檯。他們的會談持續了約十五分鐘。他問她卡昂發生了什麼事情,她解釋說,陳述犯罪代表的名單。他寫下表單的名字後,科黛聲稱他對她說,“他們的頭會在兩週內被砍下”,她後來在審訊時改變了她的說法,“很快我將在巴黎送他們全部上斷頭台”。這是不可能的,因為馬拉沒有送任何人上斷頭台的權力。在那一刻,科迪從她從椅子上站起來,從她的胸衣背心抽出她當天早些時候買的5英寸菜刀,並將刀用力的刺進馬拉的胸部,刺穿了他的右鎖骨下方,切開了靠近心臟的頸動脈。在大量的出血,在幾秒鐘內死亡。向後滑落,馬拉對西蒙娜喊出他最後的遺言,“幫幫我吧,我親愛的朋友!” ("Aidez-moi, ma chère amie!")隨即去世。

科黛來自貧窮的保皇黨家庭,吉倫特派的同情者--她的哥哥們是流亡分子並加入皇家流亡王子。從她自己的說明,和那些證詞,很顯然,她受到吉倫特派演講的激勵痛恨山嶽派人和他們的暴行,馬拉的性格表現的淋漓盡致。[18]錢伯斯歲月之書英语Chambers Book of Days” 聲稱的動機是“替她的朋友查爾斯·讓·瑪麗·巴保讓英语Charles Jean Marie Barbaroux之死報仇”。馬拉的遇刺幫助驗證所描述的疑慮而煽動此期間的恐怖暴行,成千上萬雅各賓派的敵人--保皇黨和吉倫特派—被控以叛國罪處決。1793年7月17日,科黛以謀殺罪送上斷頭台。她在4天的審判,她作證說,她獨自進行暗殺,說:“ 我殺了一個人,拯救了100,000人 ”。

革命中的記憶[编辑]

雅克·路易·大衛的名畫(1793年):馬拉之死

馬拉的遇刺,他被刻意神格化。畫家雅克·路易·大衛,是兩個“大委員會”之一的一般安全委員會成員,被要求組織一個隆重的葬禮。[19]大衛接受使馬拉不朽的任務,繪製了”馬拉之死”,他的慢性會結痂皮膚病顯得骯髒,油畫的皮膚被美化,企圖營造古典美善皮膚。大衛,這項工作的結果,已經被批評為歌頌雅各賓派的死亡。整個國民公會出席馬拉的葬禮,他被埋在科德利埃修道院,也是科德利埃俱樂部集會所, 前花園的柳樹下。[20]馬拉去世後,他被許多人視為革命的烈士,並以各種方式紀念,彰顯他主張的價值觀。他的心臟單獨經過防腐處理,並放置在甕中置於豎立在科德利埃紀念他的祭壇上,為了感悟馬拉類似新聞風格的雄辯技巧的演說。[21]他的墓,牌匾題字寫著:”團結,共和國不可分割; 沒有自由,平等,博愛毋寧死”( "Unité, Indivisibilité de la République, Liberté, Égalité, Fraternité ou la mort")。1793年11月25日,他的遺體被轉移到先賢祠 ,而他在革命中近似救世主的角色以輓歌證實:像耶穌,馬拉熱烈的愛著人民,也只有他們。像耶穌,馬拉厭恨國王,貴族,牧師,盜賊,。像耶穌,他從未停止戰鬥對抗人民的這些禍患。悼詞是由薩德侯爵擬定的,派克區段法语Section des Piques的代表而且是馬拉在國民公會的盟友。[22]

當雅各賓派開始了他們的去除基督教主張英语dechristianization of France during the French Revolution活動,建立雅克·勒內·埃貝爾皮埃爾·加斯帕德·肖梅特英语Pierre Gaspard Chaumette的”理性崇拜”和羅伯斯庇爾 至上崇拜的,馬拉被妝扮的就像聖人,他的半身像經常取代十字架放置在巴黎從前的教堂。[23]

熱月政變後,馬拉死後的名聲逐漸變得黯淡。1795年2月,他的靈柩從先賢祠取出他的半身像和雕塑被毀。他最後安葬於聖艾蒂安篤山教堂墓地。[24] 巴黎肖蒙山丘公園馬拉的青銅雕塑在納粹佔領期間被移除熔化。[25]

他的死後記憶在蘇聯被保留。馬拉成了俄羅斯很普遍的名字,而且在1921年俄羅斯戰艦彼得羅巴甫洛夫斯克英语Russian battleship Petropavlovsk (1911)被改名為馬拉[26]在1921年1月3日,布爾什維克接管了 塞凡堡城市後,市中心一條街道被改命名為馬拉。[27]

皮膚疾病[编辑]

他在世的時期,被形容為 “身材矮小,人體變形,而且面目猙獰,” [28] 馬拉很早被注意到身體的不正常。尤其是,馬拉虛弱皮膚性的疾病,一直是醫學界持續感興趣的事件。約瑟夫·E.·耶利內克博士(Dr. Josef E. Jelinek)指出,他的皮膚病,帶著強烈的瘙癢水疱,開始在肛門周圍區域,並因體重減輕導致消瘦憔悴英语emaciation。在他被暗殺前三年,他就已生病,而且大部分的時間浸泡在他的浴缸中。他浴液中有各種礦物質和藥物,浸泡其中,可以緩解他因疾病引起的疼痛。他頭上裹著浸泡醋的大頭巾,以減少不舒適的程度。[29]耶利內克的診斷是皰疹性皮膚炎英语dermatitis herpetiformis[16]

浴缸[编辑]

馬拉去世後,他的浴缸被列入他的財產清單,他的妻子可能已經出售給了她的記者鄰居。保皇黨人聖-希萊爾(Saint-Hilaire)買了浴缸,帶到布列塔尼大區 莫爾比昂省薩爾佐。 1805年,他去世後,他的女兒繼承了,然後,她在1862年去世後,她把它傳給了薩爾佐地區的助理牧師。1885年,一名”費加洛報”記者追蹤到這浴缸。然後助理牧師發現,賣浴缸能為教區掙些錢,但卡納瓦雷博物館拒絕了,因為它缺乏來源證明,以及價格太高。助理牧師聯繫杜莎夫人蠟像館,同意以10萬法郎購買馬拉的浴缸,他拒絕包括來從費尼爾司·泰勒·巴納姆及其他的出價,但是助理牧師的接受書在郵寄過程中丟失。 最終,助理牧師將浴缸以5000法郎銷售給巴黎格雷萬蠟像館,今日仍然在那兒。[30]浴缸是老式的高統鞋的形狀且具有銅襯砌。[31]

作品[编辑]

注釋[编辑]

  1. ^ Isaac Asimov's Biographical Encyclopedia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 Second Revised Edition, 1982, p.334.
  2. ^ Belfort Bax 2008, p.5.
  3. ^ 3.0 3.1 de Cock, J. & Goetz, C., Œuvres de Jean-Paul Marat, 10 volumes, Éditions Pôle Nord, Brussels, 1995.
  4. ^ Les Chaines de l’Esclavage, 1793 (ed. Goetz et de Cock) p4167 (6). Numbers in brackets refer to the original version.
  5. ^ Lit & Phil Home – Independent Library Newcastle. Litandphil.org.uk. [9 January 2010]. 
  6. ^ Conner, Clifford D. Jean Paul Marat: scientist and revolutionary, Humanities Press, New Jersey 1997 p.33
  7. ^ 7.0 7.1 Conner, Clifford D. Jean Paul Marat: scientist and revolutionary, Humanities Press, New Jersey 1997 p.35
  8. ^ Conner, Clifford D. Jean Paul Marat: scientist and revolutionary, Humanities Press, New Jersey 1997 p.71
  9. ^ Conner, Clifford D. Jean Paul Marat: scientist and revolutionary, Humanities Press, New Jersey 1997 pp 77-79
  10. ^ Conner, Clifford D. Jean Paul Marat: scientist and revolutionary, Humanities Press, New Jersey 1997 pp 89-95
  11. ^ Conner, Clifford D. Jean Paul Marat: scientist and revolutionary, Humanities Press, New Jersey 1997 pp 105-106
  12. ^ Conner, Clifford D. Jean Paul Marat: scientist and revolutionary, Humanities Press, New Jersey 1997 pp 94-95
  13. ^ Conner, Clifford D. Jean Paul Marat: scientist and revolutionary, Humanities Press, New Jersey 1997 pp 132
  14. ^ The Encyclopedia Americana International Edition Vol. 18 P. 293
  15. ^ Gregory Fremont-Barnes. Encyclopedia of the age of political revolutions and new ideologies, 1760–1815: vol 1. Greenwood. 2007: 1:450. 
  16. ^ 16.0 16.1 Jelinek, J.E. Jean-Paul Marat: The differential diagnosis of his skin disease. American Journal of Dermatopathology. 1979, 1 (3): 251–2. PMID 396805. doi:10.1097/00000372-197900130-00010. 
  17. ^ Belfort Bax 2008, p. 191.
  18. ^ Andress, 2005, p. 189.
  19. ^ Citizens, Simon Schama, Penguin 1989 p.742
  20. ^ Citizens, Simon Schama, Penguin 1989 p. 744
  21. ^ Andress, 2005, p. 191.
  22. ^ At Home With The Marquis De Sade, Francine Du Plessix Gray, Random House,2013
  23. ^ Three Deaths and Enlightenment Thought: Hume, Johnson, Marat; Stephen Miller, Bucknell University Press, 2001 p.125
  24. ^ Encyclopedia of the Age of Political Revolutions and New Ideologies, 1760–1815, Gregory Fremont-Barnes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7 p.451
  25. ^ Where the Statues of Paris were sent to Die. messynessychic.com. [20 November 2016]. 
  26. ^ McLaughlin, Stephen (2003). Russian & Soviet Battleships. Annapolis, MD: Naval Institute Press p.321
  27. ^ (俄文) Streets of Sevastopol – Marat Street
  28. ^ Adolphus, John. Biographical Anecdotes of the Founders of the French Republic. London: R. Phillips, 1799. p 232.
  29. ^ Stanley Loomis, Paris in the Terror; J.B. Lippincott Company, 1964), 42.
  30. ^ Ransom, Teresa, Madame Tussaud: A Life and a Time, (2003) pp. 252–253.
  31. ^ Stanley Loomis, Paris in the Terror (J.B. Lippincott Company, 1964), 42.

參考文獻[编辑]

  • Andress, David (2005). The Terror: The Merciless War for Freedom in Revolutionary France, New York: SFG Books.
  • Belfort Bax, Ernest. Jean-Paul Marat; The People's Friend, A Biographical Sketch. Vogt Press; Read Books (2008). 1901. ISBN 978-1-4437-2362-6. 
  • Conner, Clifford D. Jean Paul Marat: scientist and revolutionary (1999)
  • Furet, Francois, and Mona Ozouf, eds. A Critical Dictiona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1989) pp 244–51
  • Gottschalk, Louis Reichenthal. Jean Paul Marat: a study in radicalism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27)
  • Schama, Simon. Citizens: A chronicle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1989)
Attribution
  • Public Domain 本條目出自已经处于公有领域的:Chisholm, Hugh (编). Marat, Jean-Paul. 大英百科全書 第十一版. 剑桥大学出版社. 1911年. 
  • Conner, Clifford D. Jean-Paul Marat: Tribune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2012) excerpt and text search
  • Conner, Clifford D. Jean Paul Marat: Scientist and Revolutionary (2nd ed. 2012) online review from H-FRANCE 2013; excerpt and text search
  • Fishman, W. J. "Jean-Paul Marat", History Today (1971) 21#5 pp 329–337; his life before 1789
  • Furet, François and Mona Ozouf, eds. A Critical Dictiona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1989), pp. 244–51
  • Gottschalk, Louis R. Jean Paul Marat – Study In Radicalism (1927)
  • Palmer, R.R. Twelve Who Ruled: The Year of the Terror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 (1941) excerpt and text search
  • 1989–1995: Jean-Paul Marat, Œuvres Politiques (ten volumes 1789–1793 – Text: 6.600 p. – Guide: 2.200 p.)
  • 2001: Marat en famille – La saga des Mara(t) (2 volumes) – New approach of Marat's family.
  • 2006: Plume de Marat – Plumes sur Marat (2 volumes) : Bibliography (3.000 references of books and articles of and on Marat)
  • The Correspondance de Marat has been edited with notes by C. Vellay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