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馬克西米連·羅伯斯庇爾
Maximilien de Robespierre
Robespierre crop.jpg
Robespierre c. 1790 (匿名), 卡納瓦雷博物館, 巴黎
任期
1793年7月27日-1794年7月28日
前任 托馬斯·奧古斯丁·德·哥斯巴法语Thomas-Augustin de Gasparin
繼任 雅克·尼古拉斯·鼻尤-瓦雷纳英语Jacques Nicolas Billaud-Varenne
任期
1794年6月4日-1794年6月17日
任期
1793年8月22日-1793年9月5日
任期
1792年9月20日-1794年7月27日
任期
1789年7月9日-1791年9月30日
任期
1789年6月17日-1789年7月9日
任期
1789年5月6日-1789年6月16日
選區 亞多亞省
个人资料
出生 馬克西米利·弗朗索瓦·瑪麗·伊西多爾·德·羅伯斯庇爾(Maximilien François Marie Isidore de Robespierre)
(1758-05-06)1758年5月6日
阿拉斯, 亞多亞省, 近代早期法蘭西王國英语Early modern France
逝世 1794年7月28日(1794-07-28)(36歲)
協和廣場, 巴黎, 法蘭西第一共和國
國籍 法蘭西
政黨 雅各賓俱樂部 (1789–1794)
其他政黨 山嶽派(1792–1794)
母校 路易大帝中學 (Lycée Louis-le-Grand)
專業 律師政治家
宗教信仰 自然神論
(至上崇拜)
簽名 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的簽名

馬克西米連·弗朗索瓦·馬里·伊西多·德·羅伯斯庇爾(法语:Maximilien François Marie Isidore de Robespierre;1758年5月6日-1794年7月28日)法國的律師,是法國大革命時期最知名,最具影響力的政治家之一,也是雅各賓專政恐怖統治時期的實際最高領導人。

作為1789年法國三級會議國民議會代表雅各賓俱樂部的成員,羅伯斯庇爾毫無保留的是窮人和民主體制的護衛者。 在法國革命早期羅伯斯庇爾是反對與奧地利開戰,並警告,拉法耶特侯爵發動軍事政變的可能性。 然而他熱衷於處決對手,羅伯斯庇爾在處決國王路易十六和創建法蘭西共和國的爭論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他主張權利平等普遍男性選舉權英语universal male suffrage並實施基本食品價格管制,1794年成功的在法國殖民地廢除奴隸制

雖然法蘭西被外敵和內戰困擾,羅伯斯庇爾成為法國大革命雅各賓專政恐怖統治時期的重要人物。 他被他的政治盟友喬治丹敦提命成為權力強大公共安全委員會的委員,並運用職權發揮他的影響力在1793年3月鎮壓了左翼的埃貝爾派。 羅伯斯比爾後來也鎮壓較為溫和喬治丹敦,指控他腐敗。 在1794年4月5日處決喬治丹敦後,緊接著在1794年7月28日羅伯斯庇爾被逮捕並處決,恐怖統治結束,隨之而來的就是1795年5~6月的第一次白色恐怖英语First White Terror熱月政變的政治人物在羅伯斯庇爾垮臺後得到權力,指責他有恐怖的“靈魂”。[1] 羅伯斯庇爾個人對恐怖暴行的責任仍然是法國大革命歷史學家們激烈辯論的議題。 [2]

受到18世紀啟蒙時代 知識分子,如盧梭孟德斯鳩的影響,羅伯斯庇爾有能力結合左派資產階級自然神論的信仰者。他反對法國大革命時期去除基督教主張英语dechristianization of France during the French Revolution。他堅定地遵守和捍衛他所主張的觀點,他贏得了清廉的綽號(法语: l'Incorruptible )。[3] 他的名聲已經經歷過起伏週期。 法國歷史學家亞伯特 麻階英语Albert Mathiez,以馬克思主義的解釋法國大革命的影響,使他在20世紀20年代的名聲達到了頂點。推崇他是窮人和被壓迫者的辯護者,是陰謀保皇黨的敵人,是不誠實和腐敗政客時時提心吊膽的對手,是法蘭西共和國的守護者,是一個法國革命政府勇敢的領導者和社會責任制國家的先知。 [4] . 近期他的聲譽遭受責難,歷史學家們認為他經由殘殺政敵進行激進政治淨化。 [5][6][7]

早年生活[编辑]

馬克西米連·羅伯斯庇爾出生於阿拉斯,舊法蘭西亞多亞省,在現今加萊海峽省。 他的家人可追溯到12世紀皮卡第地區 ; 他的父系祖先17世紀初曾在阿拉斯附近的卡爾萬鎮作過公證員。 [8] 有人認為,他是愛爾蘭後裔,他的姓氏可能是的“(英语:Robert Speirs) “傳訛為 “Robespierre” 。 [9] 喬治·亨利·劉易斯英语George Henry Lewes,最有名的羅伯斯庇爾傳記作家歐內斯特·哈默法语Ernest Hamel儒勒·米什萊阿爾方斯·德·拉馬丁希萊爾·貝洛克英语Hilaire Belloc都引用這一說法,雖然沒有什麼直接證據。

他的祖父,也叫馬克西米連·羅伯斯庇爾,在阿拉斯作為一名律師。他的父親弗朗索瓦·巴泰勒米·馬克西米連·羅伯斯庇爾(法语: François Maximilien Barthélémy de Robespierre ),也是亞多亞行政法院的律師,1758年1月2日和釀酒商的女兒賈桂琳·瑪格麗特·軋倭(法语: Jacqueline Marguerite Carrault )結婚。 馬克西米連是4個孩子中的長子,父母婚禮4個月後出生的。[10] [11] [12] 1764年7月7日,羅伯斯庇爾6歲時,母親因難產去世,父親隨後離家出走,到處遊歷,1777年11月6日死於德國慕尼克。 孩子們被他們的父親家的阿姨尤拉麗和亨麗埃特·德·羅伯斯庇爾(法语: Eulalie and Henriette de Robespierre )帶大。

8歲時已經識字,馬克西米就讀法蘭西學院阿拉斯(中學)。 [13] 1769年10月,獲得阿拉斯當地主教的推薦,羅伯斯庇爾進入巴黎 路易大帝高中就讀。 羅伯斯庇爾在那裡學習,直到23歲,他接受的訓練成為一名律師。在他畢業時,他因十二年學業成功示範和個人的良好行為獲得了600〜 里弗爾 的特別獎勵。 [14]

在學校裡他學習並嚮往羅馬共和國 的理想和西塞羅小加圖等經典人物的修辭學。 他的同學包括卡米爾·德穆蘭路易斯-瑪麗·斯坦尼斯·弗雷隆英语Louis-Marie Stanislas Fréron。 在這段時間,他也閱讀了瑞士 知識分子盧梭著作並接受他的許多主張。 羅伯斯庇爾受“德性自我”理想的激勵,是只伴隨著他良心的代表人物。 [15]

1775年國王路易十六加冕後不久,參觀路易大帝高中。 17歲的羅伯斯庇爾和獲獎的學生,由500名學生中被選出來發表歡迎國王的演講。 也許是由於下雨,王室夫婦在整個儀式留在他們的馬車廂中,並在儀式完成後立即就離開了。 [15] 然而,H.洛亞(法语:H. Leuwers)在他的羅伯斯庇爾(2014年)最後傳記,證明該事件可能不會發生在1775年,不是1773年就是在1779年。

1780年從法學院畢業,1781年獲得法學士學位。

早期的政治[编辑]

作為一個成年人,並有可能由作為一個年輕人時,在羅伯斯庇爾的政治思想影響最大的是盧梭。羅伯斯庇爾的革命品德和他對構建政治主權提出直接民主制的程式的觀念是來自盧梭; 並且,追求這些理想,他在雅各賓共和國時期的最為,使他能獲得“廉潔”的稱謂。 [16] 羅伯斯比爾相信法蘭西的人民根本上是善良的,因此能夠成就國家共同的福祉。[17] 完成他的法律研究,羅伯斯庇爾獲准在阿拉斯執行律師業務。1782年3月,阿拉斯主教 路易·弗朗索瓦·馬克·萊爾德·辜紀法语Louis-Hilaire de Conzié,任命他為阿拉斯教區的刑事法庭五名法官之一。 這一任命並沒有阻止他在律師事務所執業,因為他早期反對死刑而對管轄死刑案件的不適應,他很快辭去這項工作。 [15] 他很快成為了一個成功的律師並根據他信奉的原則,選擇代表窮人。 在庭審聽證期間,他常被稱為主張啟蒙運動理想和人類自然權利的倡導者。 [18] 後來在他的職業生涯中,他廣泛閱讀,並且也關注普遍性的社會議題。在阿拉斯他被視為最優秀的作家和最受歡迎的年輕人之一。

1783年12月,他被選為阿拉斯學院的成員,他定期參加會議。 1784年,因為他質疑親屬是否應該分擔罪犯的恥辱的論文,他被授予 梅斯學院的勳章。 他和巴黎的律師和記者,皮埃爾·路易·德·拉克雷泰爾英语Pierre Louis de Lacretelle,分享這份獎賞。 他許多後續的論文章不太成功,但羅伯斯庇爾他在阿拉斯的文學和音樂社會享有高知名度。 在其他會議場合結識了拉紮爾·卡諾,後來成為他公共安全委員會的同事。

從三級會議到制憲會議[编辑]

1788年,法國面臨經濟政治危機,要求召開三級會議的呼聲不斷。 他參加了法蘭西省級政府該如何選出代表的討論,羅伯斯庇爾發表了《致阿圖瓦人民書——論改革阿圖瓦三級會議的必要性》(按當時的區劃阿拉斯屬於阿圖瓦郡),敘述中世紀以來當地三級會議歷史,如果按由以前省級莊園成員選舉模式再次被通過,新的三級代表並不能代表法蘭西人民。 他論述說明了這個議題,使他能有機會參與這個新選舉程序,因而使改變君主制度的政策成為可能。 隨後,國王路易十六宣佈各省新的三級代表選舉,使得羅伯斯庇爾取得第三等級代表的職位。[15]

路易斯-利奧波德·渥伊英语Louis-Léopold Boilly, 約在1791年所繪的羅伯斯庇爾畫像, (里爾美術宮)

雖然自治體的領導成員選舉產生了,羅伯斯庇爾,他們的主要對手,他們也成功的當選了。在管轄區英语Bailiwick立法議會,競爭仍然是劇烈的,羅伯斯庇爾已經開始以” (阿拉斯,1789)鄉村居民意見”( 法语:Avis aux habitants de la campagne )做為他政治競選標誌。 雖然只有三十歲,比較窮困,缺乏贊助,他獲得管轄區選民的支持; 而且,他獲選為亞多亞第三等級的第五名代表。 1789年5月離開阿拉斯。 當羅伯斯庇爾到達凡爾賽宮,他是比較不為人熟知的,但他很快就成為1789年6月17日組成的國民議會代表,然後在1789年7月9日轉化為制憲議會[15] 雖然 制憲議會本身擔任制憲的任務,羅伯斯庇爾由省級律師和富人資產階級的集合代表轉變成為巴黎人民。 在三級會議及制憲會議期間共發言276次,在代表中排第20位。 他在制憲議會上經常發表演講,表達很多人權和公民權宣言 和憲法條款的想法獲得巨大成功。 他在演講中支持男性公民普選權、反對國王否決權、支持廢除奴隸制死刑,反對新聞審查。 [19][15]

他的提议很少被采纳,但迅速为他在全国赢得了极高声望,他最終被認定為僅次於熱羅姆·佩蒂翁·德·維爾納夫--- 成為最左翼小團體的領導者; 奧諾雷·米拉波輕蔑地稱他們為“三十歲的聲音”。

雅各賓俱樂部[编辑]

羅伯斯庇爾很快就參與憲法之友協會 (法语:Société des amis de la Constitution),最終被稱為雅各賓俱樂部。 最初只是由來自布列塔尼的代表組成。 在大會搬到了巴黎後,俱樂部也開始承認巴黎的多種 資產階級 領導的會員資格。 隨著時間的推移,許多智能工匠和小店主都成為俱樂部的成員。這樣的成員,使羅伯斯庇爾找到了一群意念相合能共鳴的聽眾。 由於1789年,巴黎較富裕的資產階級和右翼代表,雅各賓有影響力的老領導人物如安托萬·巴納夫阿德里安·杜波爾爾英语Adrien Duport、迪波爾和亞歷山大-西奧多-維克多·拉默伯爵英语Alexandre-Théodore-Victor, comte de Lameth發現他們的影響力逐步的減弱,因而脫離了俱樂部。 當他們對革命的進展感到震驚,在1791年成立了斐揚俱樂部,由拉法耶特侯爵米拉波伯爵領導成為立場保守右派的君主立憲派。 當時雅各賓俱樂部立場偏左,包括羅伯斯庇爾和他的朋友,逐步取代成為雅各賓俱樂部的主導力量。

埃萊奧諾雷·低普勒英语Éléonore Duplay自畫的粉彩畫像, [20] ,收藏於卡納瓦雷博物館

1791年5月15日,羅伯斯庇爾提出並實施一個動議,沒有國民制憲議會代表 可以成為以後成立的國民立法議會代表。 1791年6月20日,路易十六和王室成員企圖潛逃,隨後在瓦雷內被逮捕,羅伯斯庇爾在雅各賓俱樂部宣佈自己“既不是君主主義者,也不共和主義 ” (法语:"ni monarchiste ni républicain" )。 但是,這一立場很不尋常;因在這個時間點上幾乎沒有人公然承認擁護共和政體者。 制宪会议决定宣布路易十六无罪后,他起初支持科德利埃俱乐部在练兵场举行抗议请愿,但随后说服雅各宾俱乐部撤回支持。7月17日的练兵场惨案后,以拉法耶特为首的君主立宪派雅各宾俱乐部彻底决裂,羅伯斯庇爾成为雅各宾派的领袖之一。 1790年,他住在聖東日街英语rue de Saintonge 9號; 在當時這是杜樂麗花園一個偏遠地區。然而,1791年7月17日練兵場慘案 之後,因為擔心他的安全,為了更接近議會和雅各賓派,羅伯斯庇爾搬到居住在聖奧諾雷路一個傢俱工,他的熱情崇拜者,莫里斯·低普勒英语Maurice Duplay的房子居住。 羅伯斯庇爾,除了兩個很短的期,一直住在這裡直到他去世。 事實上,根據他的醫生,約瑟夫·蘇逼阿逼阿拉英语Joseph Souberbielle約阿希姆· 威拉特英语Joachim Vilate革命法庭陪審員,和他房東的小女兒嫁給一般安全委員會菲利普·弗朗索瓦·約瑟夫·樂巴斯英语Philippe-François-Joseph Le Bas,都證實他和房東主人的長女埃萊奧諾雷·低普勒英语Éléonore Duplay訂婚。 [21] 羅伯斯庇爾的妹妹稱,莫里斯·低普勒英语Maurice Duplay的妻子希望把大女兒嫁給了他,但,這個希望從來沒有實現的機會。 羅伯斯庇爾被處決後,埃萊奧諾雷·低普勒英语Éléonore Duplay終身未嫁。

反對與奧地利開戰[编辑]

克勞德·安德烈·得怎勒英语Claude André Deseine1792年塑製的羅伯斯庇爾的陶瓦半身像,( 維齊耶城堡英语Château de Vizille)收藏

1791年9月3日,制宪会议通过宪法,30日会议解散。 9月30日,制憲議會解散,巴黎人民企圖提名兩個廉潔的愛國者,佩蒂翁和羅伯斯庇爾,表揚他們堅持純潔原則,簡樸的生活方式及他們拒絕賄賂。 [18]

由于羅伯斯庇爾的提议,包括他本人在内的原制宪会议成员不能参加新成立的國民立法議會选举。隨著議會解散,他回到阿拉斯進行短暫訪問,在那裡他受到凱旋似的接待。 在11月,他回到巴黎就任巴黎檢察官的職務。 [22]

在此期間,奧地利普魯士組成了第一次反法聯盟,戰爭的陰雲籠罩著法國。羅伯斯庇爾返回巴黎後起先也擁護吉倫特派的好戰立場,但隨後改變了看法,從12月初起與雅克·皮埃爾·布里索展開了長達數月的激烈辯論。除在雅各賓俱樂部發表演講外,他還創辦了《憲法保衛者報》表達自己的觀點並駁斥雅克·皮埃爾·布里索等人向歐洲輸出革命的說法,指出外國民眾不會熱情地歡迎侵略者。

1792年2月,吉倫特派國民立法議會領導人之一的雅克·皮埃爾·布里索,呼籲懲罰逃亡貴族,敦促法蘭西應該對抗向奧地利宣戰。 國王和王后希望依靠外國勢力恢復昔日的王權,也同樣積極支持法國表現出強硬態度。 讓-保爾·馬拉和羅伯斯庇爾反對他的提議,因為他們擔心黷武政治的影響,可能使政治局勢反轉有利於反對勢力。 羅伯斯比爾還確信,國內的穩定更為重要;他的這個反對激怒吉倫特派原先被預期的盟友,對戰爭的態度成了派別之間最大的爭論點。 羅伯斯庇爾反駁,“革命戰爭,必須用作於從不公正的暴政解放國民和奴隸,不是為捍衛王朝和擴大邊界的傳統原因......”。 羅伯斯庇爾的確認為,這樣的戰爭可能只有利於反革命勢力,因為這正是反對人民主權者所期望的。 凱撒風險是明顯的,在戰時將軍的權力以普通士兵犧牲的代價得到擴張,國王和朝廷權力擴張以國民立法議會為代價。 這些危險不容忽視,他提醒他的聽眾,“......歷史上在困擾時期,將領們往往成為他們國家命運的仲裁者。” [23]

羅伯斯庇爾警告說,對抗由戰爭所產生的獨裁威脅,表明在以下說法(1791):

如果他們是凱撒或克倫威爾,他們奪取政權為他們自己。如果他們沒有骨氣的臣子,對行善不感興趣但確有危險,當他們意圖危害,他們回去在主人的腳下安排自己的權力,在他們能成為他的主要僕人的情況下,幫助他恢復專斷的權力。[24]

羅伯斯庇爾還認為,武力不是傳播革命理想的有效或合適的方式(1792):

一個政治家頭腦出現最誇張的想法就是認為革命理念足以讓一個人民入侵外國,使他們採取入侵者的法律和他們的憲法。沒有人愛武裝的傳教士... 人權和公民權宣言 ...不是閃電箭矢可在同一時間攻擊到每一個王權......我還不能聲稱我們的革命最終不會影響遠方世界的命運......但我說,不會是今天。[25]

1792年4月,羅伯斯庇爾辭去他正式取得的凡爾賽宮公訴人職務,但從來沒有就任,因由2月起,開辦了雜誌,《憲法保衛者報》(法语:"Le défenseur de la constitution" )。該雜誌擔任多種用途:打擊王室朝廷在公共政策的影響力,為吉倫特派領袖對羅伯斯庇爾的指責辯護,也為巴黎和超越更廣泛的人民群眾的經濟利益發聲。[26]

國民公會[编辑]

1792年法蘭西革命戰爭活動英语Campaigns of 1792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ary Wars 當1792年4月20日立法議會對奧地利宣戰,羅伯斯庇爾致力於回應減少軍官階層,將軍和國王的政治影響力。當主張普通士兵福利的同時,羅伯斯庇爾發起新的訴求,以緩和由貴族軍官階層對高等軍事學院 的把持; 與其他雅各賓派一起,他還敦促流行的創建民兵保衛法國。 [27] 這種觀點反映了更激進的雅各賓派包括馬賽俱樂部,他們在1792年5月和6月寫信給佩蒂翁和巴黎的人民, “在這裡和 土倫,我們討論過組成10萬人縱隊的可能性掃除我們的敵人......巴黎可能有需要幫助。動員我們!” [28]

在戰爭啟動時,由於法蘭西的軍隊遭受了慘敗和一系列倒戈,羅伯斯庇爾和丹東主要擔心由 拉法耶特侯爵領導 軍事政變的可能性[29] ,他在六月主張鎮壓的雅各賓俱樂部。 羅伯斯庇爾以嚴厲的措辭公開抨擊他:“將軍,當由你的陣營之中,你對我宣戰,迄今你已經不需要我們國家的敵人了,當你軍隊,國民警衛隊和國家用文字發表在你購買的期刊上指責我成為自由的敵人,我真還以為自己只是對將軍的質疑...... 而還不是對法蘭西的獨裁者,國家的裁決者。“ [30] 在六月初羅伯斯比爾提出結束君主制和以人民意志指揮國民議會。 [31] 國王否決立法會努力徵集民兵和抑制 教士的公民組織法後,流產的1792年6月20日示威遊行未能推翻君主制,離網球廳宣誓事件恰巧整整三年。 [32] 8月10日,沒有國王批准進入巴黎的馬賽民兵,叛亂的巴黎國民警衛隊,民兵無套褲漢領頭成功突擊攻入杜伊勒里宫推翻了君主制,稱之為八月十日事件[33]

8月16日,羅伯斯庇爾提出的公社立法議會的請願書,要求建立一個革命法庭並通過普選的選擇召開國民公會[34] 他的法蘭西北方軍的指揮權被解除,拉法耶特侯爵連同其他同夥軍官逃離法蘭西。 9月2日,凡爾登被包圍的消息傳道巴黎後,巴黎民眾擔心監獄中的保王黨和拒絕宣誓的教士進行報復,闖入監獄私刑處死了一千多名犯人,史稱九月屠殺。羅伯斯庇爾似乎並未煽動或設法阻止屠殺,但在此期間,他曾指控布裡索陰謀與王室勾結。布裡索在丹東佩蒂翁的保護下倖免於難。

路易十六在國民公會的審訊

9月21日,法蘭西成立新的國民公會,9月22日宣佈成立共和國。羅伯斯庇爾作為巴黎代表中得票最多的候選人進入國民公會,領導雅各賓派。 羅伯斯庇爾和他的盟友拿著凳子坐在大廳的後面高處,給他們的標籤' 山岳派 '; 在他們下方的是吉倫特派的”馬場”“(法语: Manège)”,然後是獨立的“平原”。 在國民公會的吉倫特派指責羅伯斯庇爾未能阻止九月屠殺。 在9月26日,吉倫特派馬克·大衛·阿爾巴·拉路撒英语Marc David Alba Lasource指責羅伯斯庇爾試圖形成一個獨裁者。 謠言散播羅伯斯庇爾,馬拉和丹東陰謀建立一個三頭同盟。10月29日,讓-巴蒂斯特·盧韋英语Jean-Baptiste Louvet de Couvrai在一次講話中,攻擊羅伯斯庇爾可能是羅蘭夫人所寫的。11月5日,羅伯斯庇爾他為自己,雅各賓俱樂部和在超越巴黎的支持者辯解:

在我運作的雅各賓派,如果我們要相信我的原告,專制的意見,這可以看作是,不外乎專政的先行者。首先,我不知道什麼是意見的專制,最重要的是在一個自由人的社會......這無非是描述原則性自然難以抗拒的衝動。事實上,這打動人的力量幾乎是屬於接受這些宗旨的人; 它屬於普遍性的理性和所有期望聽到這種願望的人。它屬於我的國民制憲議會同事,立法議會的愛國者,以及會不約而同地捍衛自由事業的所有公民。 經驗證明,儘管路易十六和他的盟友不當回事,雅各賓派和熱門俱樂部的意見是那些法蘭西民族的; 沒有任何公民編造他們,我什麼也沒做只不過分享他們而已。[35]

回擊了他的原告的指責,羅伯斯庇爾對制憲議會發表了法國大革命最著名的路線演說之一:

我不會提醒你們,唯一劃分我們爭論的物件是你們本能地捍衛新部長的所有行為,而我們,依據原則; 你們似乎更喜歡權力,我們平等......你們為什麼不起訴巴黎公社,立法議會,巴黎的分區,在的各州議會而所有的都模仿我們呢? 對於所有這些東西都已經非法,革命也一樣是非法的,如同八月十日事件攻占巴士底獄,自由本身也是非法......公民們,你們要一個沒有革命的革命嗎? 什麼是曾指導過它自己反抗那些將我們從各種羈絆中解放出來的受迫害精神?[36]

羅伯斯庇爾的講話標誌著山岳派和吉倫特派之間深刻的政治分歧,經由路易十六的下台,入侵法蘭西和巴黎的九月大屠殺而日益擴大的革命形勢及背景脈絡情況下,增強了山岳派的實力。 [37] [36] 這也預示著無套褲漢在革命政治過程更多地參與和干預。[38]

路易十六的處決[编辑]

1792年9月21日,國民公會一致贊成法蘭西共和國 留下命運未決的國王; 當公會的立法委員會考慮未來審判的法律問題,因此成立一個委員會審查各種對他不利的證據。 大多數山嶽派傾向於審判及處決國王,而吉倫特派對於路易十六的命運分裂為,某些主張皇家的神聖不可侵犯,另一些贊成寬厚,還有的主張非生命刑的從輕處罰。[39] 11月20日,發現了衣櫥鐵寶箱英语Armoire de fer的726份包括個人通信的秘密文件,反對路易十六的意見轉趨尖銳。 [40]

在十一月羅伯斯庇爾已經病倒,因而所能做的就他只是支持聖茹斯特在對國王神聖不可侵犯性的辯證; 羅伯斯庇爾在他的《憲法保衛者報》(法语:"Le défenseur de la constitution" )寫道: 憲法是不可侵犯的,而路易十六褻瀆了憲法,他就不能用” 神聖不可侵犯性”為自己辯護。[41] 隨著對國王審訊,國王的命運的爭議成為公共議題,羅伯斯庇爾發言11次,12月3日他的雄辯術,強烈要求處死國王路易十六,將審判的方向確立的界線。 這篇最著名演講稿被成為 : 《路易必須死,因為共和國必須生》 : [42]

「路易十六曾經是國王,而共和國也建立了。此一事實,解決了問題。路易是被他本身的罪行推翻,他密謀對共和國不利,如果他不被定罪,共和國就永不會被釋放。主張審訊路易十六的人,是在質疑革命。如果他受審,就有可能開釋,他就有可能無辜。但如果他無辜,革命又是什麼呢?…..如果他無辜,我們豈不都犯了誹謗?[43]…..路易必須死,因為共和國必須生。…..」[44]

1793年1月15日路易十六被裁定陰謀罪和對公共安全的攻擊749名代表中691名代表同意; 沒有代表投票認可他的清白。四天後,387代表投票贊成死亡懲罰,334票投給拘留或有條件的死亡懲罰,28人棄權或缺席。兩天後路易十六在革命廣場被處決。

吉倫特派的解體[编辑]

皮埃爾-加布里埃爾 ·比椏圖]]法语Pierre-Gabriel Berthault1804年蝕刻版畫

國王被處決後,羅伯斯庇爾,丹東和剛愎自用的政治人物的影響下更加以犧牲吉倫特派來達成他們的目的。 吉倫特派拒絕丹東參與任何更多的事物,1793年4月起,國民公會開始壓制巴黎公社, 4月13日,吉倫特派以誹謗的罪名逮捕讓-保爾·馬拉。 4月24日革命法庭如預期宣判馬拉無罪。 正因為如此,政府變得更加分裂。 1793年5月,卡米爾·德穆蘭,在羅伯斯庇爾和丹東的授意下,散發了他的布里索的歷史法语L'Histoire des Brissotins小冊子,嚴厲抨擊布里索和吉倫特派,是早前"移除雅克·皮埃爾·布里索面具" (法语:"Jean Pierre Brissot démasqué" )文章的摘要。

經濟形勢正在迅速惡化和巴黎民眾變得焦躁不安。各選區的激進分子要求對基本食品“限定最高價格”。 騷亂持續任命成立十二人委員會英语Commission of Twelve,都來自吉倫特派。 5月24日,逮捕煽動武裝分子鬧事的代理檢察官雅克·勒內·埃貝爾。 在5月25日,巴黎公社要求釋放被逮捕的愛國者,而且選區撤除了國民公會22明顯眼的吉倫特派代表。 國民公會主席馬克西曼·伊斯納爾英语Maximin Isnard強硬宣佈,如果發生對抗省級代表的事故,巴黎將被摧毀。 羅伯斯庇爾在雅各賓俱樂部以道德號召人民起來“暴動反抗腐敗的國民公會代表”。 雅各賓派宣佈他們自己的叛亂立場。 在5月29日代表33巴黎選區的代表組成叛亂委員會。 [45]

6月2日80,000武裝的 無套褲漢 包圍了國民公會。 代表們企圖走出被武力阻擋,代表們聽任擺佈發表逮捕29名吉倫特派的領導者。 在叛亂期間羅伯斯庇爾曾潦草記在他的備忘錄寫到:

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單一的意志(法语:" IL faut UNE VOLONTE,UNE" )。 它必須是共和派還是保皇派。 如果是共和派,我們必須有共和派的部長,共和派的報紙,共和派的工會代表,一個共和政府。內部威脅來自中產階級; 為了打敗中產階級,我們必須團結人民......人民必須與公會結盟和公會必須利用人民。[46][47]

6月4日,他當選為新國民公會的主席,主持通過新憲法,保障公民享有人身信仰出版請願結社的自由,有受教育和受社會救濟的權利,規定如政府侵犯人民權利,人民有權起義。

雅各賓專政[编辑]

“懲罰人類的壓迫者是仁慈寬大;原諒他們是野蠻行徑。”

—— -馬克西米連羅伯斯庇爾,1794 [48]
羅伯斯庇爾畫像

君主制垮臺後,法國革命政府面臨著包括嚴重的內部和外部的挑戰,包括第一次反法同盟和國內的旺代戰爭。法國革命的政治家認為一個穩定的政府需要平息混亂。[18] . 1793年3月11日,雅各賓派國民公會設立了一個革命法庭。 [49] 4月6日馬克西曼·伊斯納爾英语Maximin Isnard喬治·丹東領頭組建公共安全委員會九人委員,以取代較大的常規國防委員會。

7月13日,马拉被保王党暗杀,26日國民公会授权公安委员会逮捕可疑分子,7月27日,羅伯斯庇爾被選為委員會成員,雖然他沒有要求這個位置。[50] 他改組革命法庭,簡化審判程式,實行雅各賓專政恐怖統治,以革命的恐怖政策懲罰罪犯和革命的叛徒。

一般安全委員會開始管理國內的治安。 1793年9月5日,國民公會正式制定恐怖統治的法律政策,公告敘述,“這一次是所有頭顱平等承擔長柄大鐮刀。 這是一次要使所有的陰謀份子毛骨悚然。 因此立法者,設立恐怖統治在日常的秩序上! 讓我們進行劇烈的變革,因為我們的敵人正在到處編組反對革命。 該法律的刀片一定懸吊在所有的罪刑上。“ [50] 公安委員會新組建革命軍,一方面平定內亂,一方面擊敗外國干涉軍,先後擊退普魯士奧地利英國荷蘭的聯軍。

在1793年冬季至1794年,大多數委員會的決定,阿貝爾派必須消滅,也就是由於他對巴黎公社的影響,他在委員會內部的反對將壓倒其他派別。 羅伯斯庇爾也有個人原因,他聯合老貴族,不喜歡阿貝爾派的“無神論”和“嗜血無情”。[22]

在1794年2月5日關於政治道德原則報告 羅伯斯庇爾讚揚革命政府,並認為恐怖統治和美德是必要的:

如果在和平時期德性是一個受歡迎政府的根源,在革命時期政府的根源就是德性與恐怖統治相結合:德性,沒有恐怖是破壞性的; 恐怖,沒有這些德性是不起作用的。。恐怖統治只能是公正及時,嚴肅和不變通的; 然後它是德性的發散; 應用於國家最迫切的想要的目標,比起民主一般原則的自然結果,這沒有明確的原則......在革命政府是自由的專制政治對抗暴政。 [51]

1794年2月26日和3月3日,頒佈“風月法令英语Ventôse Decrees”,沒收“人民公敵”的財產,分配給愛國者。公安委員會阿貝爾派主張激進政策、要求擴大恐怖統治,然而丹東派主張寬容、放鬆鎮壓,羅伯斯庇爾努力維持兩者間的平衡。

1794年年初,他終於和喬治·丹東決裂,隨後,他加入對阿貝爾派及喬治·丹東派的攻擊。 1794年2月13日至3月13日,羅伯斯庇爾因病未參加該委員會的業務活動。 3月15日,他出現在國民公會。3月19日,埃貝爾和他的追隨者十九人被逮捕,並在3月24日送上斷頭臺 。 3月30日,喬治·丹東,卡米爾·德穆蘭和他們的朋友被逮捕並在4月5日送上斷頭台。

這個舉動激怒了公共安全委員會的許多其他成員,喬治·丹東對恐怖統治持較為溫和的觀點,但羅伯斯庇爾在達成目標前,非常堅持防衛他的原則。 [15] 羅伯斯庇爾指控他的對手與外國列強的同謀。 羅伯斯庇爾在抨擊天主教會的同時也反對非基督教化運動,懷疑無神論者的動機。1794年5月7日,他在國民公會提交《關於最高主宰崇拜和國家節日法令草案》,體現了盧梭的影響。最高主宰日的慶典活動在6月8日舉行,由畫家大衛設計安排。當時擔任國民公會主席的羅伯斯庇爾發表演講,焚毀了象徵無神論和虛無的偶像。

6月10日,喬治·庫東和他在委員會的盟友,引進並通過了極端的 牧月22日法令。根據這項法律,法庭譴責成了一審無需證人的法庭。 歷史學家經常爭論羅伯斯庇爾支持牧月22日法令背後的原因:有的認為這是他的一種嘗試,試圖延伸他的影響力成為一個獨裁政權,而另一些人認為它是通過加快改革,推動“風月法令英语Ventôse Decrees”的土地再分配。

即使名義上在委員會的所有成員都是平等的,羅伯斯庇爾以後將在熱月政變期間被經歷恐怖統治倖存的主角們指控,尤其是惡名昭彰的文化流氓伯特蘭·拜雅英语Bertrand Barère,最為突出。他們可能誇大了羅伯斯比爾的作用而淡化自己的該承擔的責任,在他死後用他作為替罪羔羊。[52] 歷史學家威廉·多伊爾英语William Doyle (historian)寫道,“描述羅伯斯庇爾在恐怖統治期間的講話這並不是不是極端的嚴厲譴責。 這是揭露,揭開偽裝的語言,揭示,發現,暴露內在的敵人,敵人隱藏在故作愛國姿態,猜疑的語言背後。” [53] 多伊爾認為,羅伯斯庇爾從來就不是,也不意味著要成為一個獨裁者,但他自己的偏執,在陰謀和暗殺企圖面前,驅使他與他的革命政治對手陷於致命的衝突。[53] 羅伯斯庇爾認為他的恐怖統治沒有憐憫的餘地,指出“判斷緩慢等於有罪不罰”和“處罰不確定性鼓勵所有的罪行”。 在他的關於政治道德原則報告,羅伯斯庇爾抨擊任何拖延防禦共和國的行動。 該報告是敦促不惜一切代價推動革命。 在他的思想,他是否能夠做更好,更快的在國內外,防禦並打擊敵人。 對盧梭的理念堅信不疑,羅伯斯庇爾認為,推動革命向前,這是他作為公共服務人員責任,唯一理性的方式做到這一點,就是要在各條戰線上捍衛它。 該報告並不僅僅要求流血,而且詳細闡述了許多1789年革命的最初的理想,如政治平等,選舉權和廢除特權。[54]

廢除奴隸制度[编辑]

在整個革命期間,無論是在法國領土上或是法國屬地,羅伯斯庇爾既有矛盾的感情但又毫無保留的反對奴隸制度,最終在導致廢除這個制度發揮了重要作用。1791年5月,羅伯斯庇爾在國民議會熱烈爭論對抗加勒比地區佔主導地位奴隸主主導的殖民委員會。[55] 殖民的遊說團體宣稱,黑人的政治權利會導致法國失去她的殖民地。 羅伯斯庇爾回答說:“我們不應該妥協危及人類的利益,也是我們最親愛的廣大同胞們所擁有神聖權利,”隨後高喊,“殖民地末日已到!(英语:" Death to the colonies!" )” [55] 羅伯斯庇爾異常憤怒,因為大會制訂的“憲法承認殖民地的奴隸制“,卻又主張無論膚色有平等的政治權利。[56] . 羅伯斯庇爾沒有爭辯奴隸制的立即取消。儘管如此,法蘭西贊成奴隸制擁護者認為羅伯斯庇爾為“嗜血的改革者”,是一個密謀將法蘭西殖民地送給英格蘭的叛徒。 [55]

1793年4月,羅伯斯庇爾在國民公會 發表講話譴責奴隸貿易[57] 羅伯斯庇爾和山嶽黨人支持通過的1793年激進憲法,授予法蘭西男子普遍公民舉選投票權,並明確譴責奴隸制。 但這部憲法從未付諸實施。[57] 僅幾個月後,成千上萬的在聖多明各奴隸被操縱成為一場海地革命反對奴役制度和殖民統治。 [55] 隨後的幾年,聖多明各殖民地的奴隸有效的自我解放並組成了一支軍隊反對奴役制度的再實施。

1793年10月31日,處決了吉倫特派的22位領導人物,羅伯斯庇爾奪得國民公會的主導權,支持調查殖民地吉倫特派的將軍,曾在殖民地讓奴隸獲得自由的萊傑·費利奇特·辛托恩納斯英语Léger-Félicité Sonthonax[57] 與此同時羅伯斯庇爾譴責派駐新成立美國的吉倫特派法國公使,愛德蒙·查爾斯·熱內英语Edmond-Charles Genêt支持辛托恩納斯。[57] 1794年法蘭西國內政爭及奴隸制爭論達到最高點。 一月下旬,國民公會發出逮捕令並招喚熱內回國,熱內尋求並得到美國的政治庇護免於送上斷頭台;陷於分裂聖多明各殖民地,代表前奴隸主和前奴隸的代表團抵達法國法蘭西,請願保持以及廢除奴隸制度。[57] 反對奴隸制代表團被簡短囚禁後,得到來自羅伯斯庇爾公共安全委員會的命令被釋放了。 2月4日,獲知代表團被釋放的訊息,國民公會通過並發佈了禁止奴隸制的法令。[57] 在同一時間,羅伯斯庇爾和公共安全委員會,聽到奴隸主的請願,他們並沒有採取行動。 在解放法令後的第二天,羅伯斯庇爾在國民大會發表講話,他讚揚了法蘭西作為第一個“號召全人類的平等和自由,以及他們充分的公民權利”,兩次用奴役制度這個詞,但沒特別提及法蘭西殖民地。 [57] 儘管有蓄奴代表團的請願,羅伯斯比爾和委員會還是決定支持全面的法令。[57]

幾個星期後,在公共安全委員會面前發表講話,羅伯斯庇爾將奴隸制度和農奴制的殘酷性鏈接再一起:

問商人關於人類血肉之軀的屬性是什麼; 他會向你展示稱之為船長的長棺材作為他的回答...向擁有土地的紳士及領主詢問同樣的問題…...,他會給你幾乎相同概念的回答。 -羅伯斯庇爾,“物權的原則”,1794年4月24日[55][58]

六月羅伯斯庇爾出席有色人種協會的會議,通過了反對奴隸制度的提案。 那個月,他參加了雅各賓俱樂部的會議上,支持結束奴隸制度的法令,後來又簽署批准了法令。[55] [56] 這個法令導致黑人尋求建立聖多明各共和國的浪潮,他們大多數的人已經自我釋放了,更進一步尋求軍事聯盟,以保證他們的自由。 [56]

至上崇拜[编辑]

羅伯斯庇爾的革命變革的願望不僅限於政治領域。他反對天主教會和教皇的權力,特別是反對其獨身的政策。[59] 去基督教化英语Dechristianization of France during the French Revolution已經被譴責為過分行動,他試圖以自然神論的信念為基礎,慢慢灌輸讓法蘭西民族精神復興。 因此,在1794年5月7日,羅伯斯庇爾支持的主導的國民公會通過了一項法令建立官方宗教,歷史上被稱為至上崇拜自然神論的概念是基於盧梭在社會契約論的勾勒的概述了思想。全國性的“至上存在”節日在6月8日舉行(這也是基督教節日的五旬節)。 巴黎的慶祝活動是在戰神廣場舉行,在那時改名“聚會廣場” (法语:" Champ de la Réunion " )。這是對練兵場慘案表達最高的敬意,這是共和派第一次結盟對抗皇家權力。 [60] 羅伯斯庇爾,正好在那個星期成為國民公會的主席,首次出現在節日遊行並在發表的講話中,他說明“至上存在”的概念:

難道不是他不朽的手,在人類的心靈刻畫出公義和平等的源代碼,並寫下專制君主的死亡宣判嗎?由時間起始,為所有年齡和所有人類頒布自由,誠信和公義,這不是他是誰?他沒有創造國王吞食人類。他沒有創造教士駕馭我們,像對待附加在國王四輪輕便馬車的動物,並給予這世界卑鄙,驕傲,背信棄義,貪婪,放蕩和虛偽的例子。 他創造了宇宙宣告他的權力。他創造的人類相互幫助,彼此相愛,並憑藉的美德方式獲得快樂的源泉。 [61]

至上崇拜的節日,
皮埃爾-安托萬·督嗎給英语Pierre-Antoine Demachy 繪(1794)

整個至上崇拜的節日,羅伯斯庇爾喜洋洋; 他的同事們消極情緒並沒有破壞他所喜悅。他能講的關於他是真正的激情,包括東西”美德”和”自然",典型的自然神論的信仰者,當然,他不認同無神論。 儀式的一切都按照畫家大衛 預先設置的確切規格安排; 斷頭台不祥的象徵已經被轉移到巴士底獄 ,原來所在的地方,所有的人都被安置在指定給他們適當的區域,並且每個人都進行了相應的打扮。[62] 不僅是一切都很順利,而且羅伯斯庇爾也是第一次以人民的實際領導者亮相,同時也作為國民公會主席身分出現在公眾面前,他四天前剛當選。 [62]

雖然對一些人來說看到他優雅參與節慶是一種興奮,其他許多參與至上崇拜的節日領導人一致認為羅伯斯庇爾在這儀式舉動有點過頭。 多個消息來源稱,羅伯斯庇爾由儀式山下來的方式,類似於人民領袖的摩西[63] 然而他的同事們之一的,雅克-亞歷克西斯·梯裡喔英语Jacques-Alexis Thuriot de la Rosière,聽到後說,“看看這傢伙,對他,成為領導人是不夠的,他是上帝。“ [63]

馬克·紀堯姆·亞歷克西斯·瓦迪英语Marc-Guillaume Alexis Vadier利用國民公會對當時七十八歲的凱瑟琳·俟歐德英语Catherine Théot,自認為”轉世聖母彌賽亞”被關在巴士底獄的報告,攻擊羅伯斯庇爾和他的信仰。[64] 因為他的至上崇拜的節日正是傳統上揭示“神顯“的五旬節凱瑟琳·俟歐德英语Catherine Théot相信羅伯斯庇爾是“末日使者,新曙光的先知”[64] 。 她的許多追隨者也成為羅伯斯庇爾的支持者或朋友,這使得至上崇拜的節日看起來好像他試圖創建一個新的宗教,自任其神。 雖然羅伯斯庇爾和凱瑟琳·俟歐德或她的追隨者全然無關,很多人猜測他正走上獨裁的道路,這引發長久瀰漫在國民公會的恐懼,最終導致他七月的倒臺。

倒臺[编辑]

1794年5月23日,企圖暗殺讓-瑪麗·科洛·德布瓦英语Jean-Marie Collot d'Herbois後僅一天,羅伯斯庇爾的生命也處於危險之中:一個年輕女子塞西爾·雷諾英语Cécile Renault走近他居住地方被捕,搜出有兩把小刀,一個月後處決。在這個時間點上,牧月22日法令未經 一般安全委員會的協商,就向公眾發佈,這樣經過公共安全委員會允許處決的人數就增加了一倍。 [65] 該法律允許,只要簡單的懷疑和不周詳的審訊,就可處決被認為是反對革命的公民。 當公共安全委員會允許該法案通過,國民公會特定的委員,甚至委員會本身由於執行任務有過度作為的代表們,如約瑟夫·富歇讓-巴蒂斯特·嵪以英语Jean-Baptiste Carrier讓-蘭伯特·單臨安英语Jean-Lambert Tallien及其他的成員開始質疑他們,擔心羅伯斯庇爾和他的盟友可能藉此迫害他們。 [66] 這是羅伯斯比爾倒臺開始的一部分。 [67] 派往各省執行任務代表的胡作非為報告正陸續的發送到巴黎,特別是讓-蘭伯特·單臨安英语Jean-Lambert Tallien波爾多約瑟夫·富歇里昂。 羅伯斯庇爾幾乎是獨自不眠不休的工作--由於他相對溫和,其他主要政治人物已經反對和指責他的反革命--遏制他們的過激行為,招喚他們回到巴黎來解釋他們自己的行為,然後從雅各賓俱樂部驅逐他們。 然而,他們迴避逮捕。 富歇整晚不斷的變換住所,警告國民公會的成員,羅伯斯庇爾正在追捕他們,因而組織一場政變。[68] 1794年7月初,他開始停止參與公安委員會的工作。 7月26日(法國共和曆第二年,熱月 8日),他去國民公會發表了兩個小時的演講,他為自己辯護反對獨裁和暴政的罪名,然後進行警告一個的陰謀反對共和國。具體來說,他抨擊他的恐怖統治期間觀察到的血腥暴行。 雖然他還暗示,公會成員是這場陰謀的一部分,當被追問他拒絕提供任何名稱。然而,這演說,驚動了特別是先前得到富歇警告的成員。 覺得被羅伯斯庇爾暗指這些成員試圖阻止講說被印發出去,激烈的辯論接踵而至,直到臭名昭著的文化流氓伯特蘭·拜雅英语Bertrand Barère發言後才被迫結束。 那天晚上,在羅伯斯庇爾在雅各賓俱樂部再次發表同樣的言論,在那裡很受歡迎。[69]

第二天,聖茹斯特開始發表演講,支持羅伯斯庇爾。 然而,那些人(陰謀者)見他整晚上在準備他的講演,預期指控會由講演中產生。 聖茹斯特才開始演講,就被讓-蘭伯特·單臨安英语Jean-Lambert Tallien插話打斷。 然而當眾人開始交相指責時,聖茹斯特 只是一反常態保持沉默。 然後,羅伯斯庇爾試圖以確保論壇發言秩序,但他的聲音被反對派的聲音壓了下去。 當一個代表要求逮捕他時,羅伯斯庇爾一時間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另一代表,馬克·紀堯姆 ·亞歷克西斯·瓦迪英语Marc-Guillaume Alexis Vadier,給了他一個虛假的表象。 當意識到羅伯斯庇爾無力回應,由另一個代表雅克·尼古拉斯·比約·瓦倫英语Jacques Nicolas Billaud-Varenne接手,喊道:“丹東丹東的血嗆死他!” [70] 隨後羅伯斯庇爾終於獲得發言回答的機會,一個當天早上發言的紀錄,他要求知道為什麼,當時他是唯一留下保護丹東到最後的人,他現在正被指責為其他人的死亡負責 : “難道你為丹東後悔......懦夫門! 你們為什麼不防衛為?” [71]


逮捕[编辑]

查爾斯-安德烈·梅達英语Charles-André Merda熱月 9日晚上槍擊羅伯斯庇爾

國民公會下令逮捕羅伯斯庇爾,他的弟弟奧古斯丁·羅伯斯庇爾英语Augustin Robespierre喬治·庫東安東萬·路易·德·聖茹斯特弗朗索瓦•昂里奥英语François Hanriott,和菲利普·弗朗索瓦·約瑟夫·樂巴斯英语Philippe-François-Joseph Le Bas。在讓-巴蒂斯特·葛非拿嘞法语Jean-Baptiste Coffinhal將軍率領的巴黎公社的部隊,趕到,釋放囚犯,然後行進對抗自己國民公會本身。 國民公會回擊命令保羅·巴拉斯英语Paul Barras率領的自己部隊出來。 當公社的軍隊聽到這個消息後,軍隊開始分解,弗朗索瓦•昂里奥英语François Hanriot命令他的其餘部隊撤回到巴黎市政廳,羅伯斯庇爾和他的支持者也聚集在那裡。 國民公會宣佈他們是逃犯,這意味著經核實的逃犯可以24小時內可不經審判處決。 深夜的到來,公社的部隊逐漸離開了巴黎市政廳,大約凌晨兩點,保羅·巴拉斯英语Paul Barras指揮的國民公會部隊,到達了。 逃避逮捕,奧古斯丁·羅伯斯庇爾英语Augustin Robespierre跳窗摔斷雙腿; 喬治·庫東被發現腰部以下癱瘓的倒臥在樓梯的底部; 樂巴斯自殺; 而另一個激烈的射穿自己頭部。 羅伯斯比爾試圖用手槍自殺,但只擊中他的下顎,[72] 然而一些目擊者 [73] 聲稱,羅伯斯庇爾被查爾斯-安德烈·梅達英语Charles-André Merda 槍傷的。

處決[编辑]

瓦列里·雅可比英语Valery Jacobi繪製的熱月第九日 顯示受傷的羅伯斯庇爾

當晚捕獲生存者,羅伯斯庇爾被轉移到公共安全委員會房間的一張桌上,在那裡他等待處決。 他趴在桌子上,血流如注,直到醫生被帶到試圖為他止血。羅伯斯庇爾的最後被記錄的留言是 “謝謝你,先生” ” (法语:" Merci, monsieur " ),感謝給他手帕擦拭臉上和衣服血跡的人。 [74] [75] 後來,羅伯斯庇爾在安置在與國王路易十六的妻子,瑪麗·安托瓦內特相同拘禁室。

羅伯斯庇爾的處決。注 ︰ 正要斬首的男子是庫東; 躺在地上的屍體是菲利普·弗朗索瓦·約瑟夫·樂巴斯英语Philippe-François-Joseph Le Bas;羅伯斯庇爾 {#10}圖示坐在最接近支架的手推車上,他拿著一條手帕摀著嘴。

同一天,1794 7月28日下午,在 革命廣場沒有審判,羅伯斯庇爾等人直接被送上斷頭台。 他的他的弟弟奧古斯丁·羅伯斯庇爾英语Augustin Robespierre喬治·庫東安東萬·路易·德·聖茹斯特弗朗索瓦•昂里奥英语François Hanriot,和其他十二個追隨者,他們之中包括的皮鞋匠安托萬·西蒙英语Antoine Simon路易十七的獄卒,同被處決。 當劊子手撕下包紮羅伯斯庇爾下巴的繃帶,以露出他的脖子,造成他痛苦的喊叫直到頭顱落地。[75] [76] 連同他一起處決的,都被安葬在在一個新整建的耶齁給公墓英语Errancis Cemetery(1794年3月- 1797年4月)[76]

在1844年到1859年之間(可能在1848年),所有這些埋在那裡的遺體被轉移到了巴黎地下墓穴

傳說和記憶[编辑]

在馬賽羅伯斯庇爾社會地位的題字: «' 律師,1758 年在阿拉斯出生, 1794 年 7 月 27 日未經審判送上斷頭臺。昵稱 “廉潔”。人民的捍衛者。我們共和派座右銘的創造者: 自由、平等、博愛 »

“廉潔”,正確到最後,沒有留下的債務。1796年年初,他的財產在巴黎皇家宮殿拍賣出售,賣得38,601里弗爾----約相當於100英鎊。[77]

直到今日,羅伯斯庇爾仍然是法國大革命時期最有爭議的人物。 除了在蒙特勒伊(巴黎郊區)一個羅伯斯庇爾地鐵站的和幾個街道約二十個鎮以他的名字命名外,在法蘭西沒有他的紀念館或紀念碑。 他使自己成為通過使自己成為美德和絕對信仰的化身,他是在最激進和血腥的形勢下取得對革命的控制---雅各賓共和國。 他在恐怖統治目標是使用斷頭台創造了他所謂的' 美德的共和國英语republic of virtue ',在這裡恐怖和美德,他的原則,將被安置在一起。他認為,“恐怖無非是快速的,嚴厲的和堅定的公義;這樣它就是美德的化身,它本身是缺少原則,也不是民主的一般原則的結果,應用到”祖國”最迫切的需求 “ 。 [78] 恐怖統治是這樣的工具完成了他對民主總體目標。 歷史學家露絲·斯科爾英语Ruth Scurr寫道,作為羅伯斯庇爾對法蘭西的願景,他要的”民主有利於人民內心本質的善良和純潔;在民主裡貧乏是廉潔可敬的,無害的權力,弱勢群體免於壓迫的安全;一個崇尚自然的民主,不自然,它確實是,殘忍和噁心,但大自然,消除有害的東西,崇高,而且,最重要的,善良。“ [79]

在史學方面,他有幾個捍衛者。馬克思主義史學家阿爾伯特·蘇不依兒英语Ruth Scurr審視過公共安全委員會為了革命國家防衛的需要和感到遺憾必須消滅埃貝爾派及其他激情氓流英语enragés,所採取的絕大部分措施。

羅伯斯庇爾的主要理想是,以確保人民的美德和主權。他不贊成任何可以被視為會使民族受到反革命和叛徒控制的行為,因此變得越來越害怕革命的失敗。 他策動的恐怖統治和他”清洗”同事夥伴是為了確保德性共和國的措施; 但他的理想超過了法蘭西人民的需求和希望。 他成了他曾經想要確保願景的威脅,其結果就是他的倒臺。 [15]

他是一個資產階級:阿爾伯特·蘇不依兒英语Albert Soboul,根據”米其林·伊謝”的觀點,認為,他和聖茹斯特只是“太專心一意的要擊潰資產階級的利益,以至於他們全力支持無套褲漢,但過於注意無套褲漢的需求而不能得到中產階級的支持。“ [80] 馬克思主義的阿爾伯特·蘇不依兒英语Albert Soboul認為,羅伯斯庇爾的小資產階級的階級利益對他想要達成的任務是致命的。[81]

喬納森·以色列英语Jonathan Israel則尖銳的批評羅伯斯庇爾推翻了重要的啟蒙運動真正價值。他認為,“羅伯斯庇爾主導下的雅各賓派意識形態和文化是一種成見性的盧梭道德清教主義而陷溺於獨裁主義,反智主義,和仇外心理,它否定自由表達,基本人權和民主“。 [82]

羅伯斯庇爾的題材持續的吸引傳記學家。在英國最近著名的著作包括科林·海頓和威廉·道爾的”羅伯斯庇爾”(1999年),約翰·哈德曼的羅伯斯庇爾(1999年),露絲·斯科爾英语Ruth Scurr的”致命的純潔:羅伯斯庇爾和法國大革命”( Fatal Purity: Robespierre and the French Revolution),奧托J. 史考特的”羅伯斯庇爾:美德的聲音”(2011年)(Robespierre: The Voice of Virtue (2011)),最近的”羅伯斯庇爾:一個革命的生命”( Robespierre: A Revolutionary Life)彼得·麥克菲(2012)。

蘇聯十月革命紅色恐怖,使羅伯斯庇爾找到了充足的讚譽,以至於為他建立了兩座雕像的建設---例如一個在聖彼得堡,而另一個是1918年的水泥羅伯斯庇爾紀念碑英语Robespierre Monument,揭幕後三天就碎了,以後沒有重建。

羅伯斯庇爾在法蘭西和世界历史上影响深远,19世纪很多欧洲革命家都对他怀有敬意,如布朗基。一些批评者则认为雅各宾专政是从法西斯共产党独裁专制政权的前身。

參考文獻[编辑]

  1. ^ Pierre Serna, La République des girouettes: 1789–1815... et au-delà : une anomalie politique, la France de l'extrême centre, Éditions Champ Vallon, 2005, 570 p. (ISBN 9782876734135), p. 369.
  2. ^ Albert Mathiez, « Robespierre terroriste », dans Études sur Robespierre, 1988, p. 63 et 70, et Jean-Clément Martin, Violence et Révolution. Essai sur la naissance d'un mythe national, 2006, p. 224.
  3. ^ Thompson, J. M. "Robespierre," vol. I, p. 174, Basil Blackwell, Oxford: 1935.
  4. ^ Albert Mathiez, "Robespierre: l'histoire et la légende," Annales Historiques de 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 (1977) 49#1 pp 3–31.
  5. ^ Joseph I. Shulim "Robespierre and the French Revolution,"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1977) 82#1 pp. 20–38 in JSTOR
  6. ^ Ruth Scurr, Fatal Purity: Robespierre and the French Revolution (2006)
  7. ^ There are two ways of totally misunderstanding Robespierre as historical figure: one is to detest the man, the other is to make too much of him. It is absurd, of course, to see the lawyer from Arras as a monstrous usurper, the recluse as a demagogue, the moderate as bloodthirsty tyrant, the democrat as a dictator. On the other hand, what is explained about his destiny once it is proved that he really was the Incorruptible? The misconception common to both schools arises from the fact that they attribute to the psychological traits of the man the historical role into which he was thrust by events and the language he borrowed from them. Robespierre is an immortal figure not because he reigned supreme over the Revolution for a few months, but because he was the mouthpiece of its purest and most tragic discourse.
    Furet, François. Interpreting the French Revolution.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89: 60–61 [26 January 2014]. ISBN 0521280494. 
  8. ^ Généalogie de Robespierre. (原始内容存档于27 January 2006). 
  9. ^ Carr, J. L. (1972.) Robespierre: the force of circumstance, Constable, p. 10.
  10. ^ Born Marie Marguerite Charlotte de Robespierre, at the time of her brother's glory she was betrothed to Joseph Fouché, who broke the engagement after the events of Thermidor. Charlotte became unmarriageable due to her name; she remained single until her death on 1 August 1834, aged 74.
  11. ^ Born Henriette Eulalie Françoise de Robespierre, she became a nun and entered in the couvent des Manarres on 4 June 1773. She died on 5 March 1780 aged 18.
  12. ^ In Memory Of Maximillien (The Incorruptible) De Robespierre. Christian Memorials. [10 April 2009]. 
  13. ^ Robespierre: the force of circumstance. 1972. 
  14. ^ Scurr, Ruth. Fatal Purity: Robespierre and the French Revolution. New York: Henry Holt, 2006. pp. 22, 35.
  15. ^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Scurr, Ruth. Fatal Purity. 2006. 
  16. ^ William Doyle and Colin Haydon, Robespierre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9), 56.
  17. ^ Lynn Hunt, Politics, Culture, and Class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 (Berkeley, C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04), 73.
  18. ^ 18.0 18.1 18.2 Robespierre: Portrait of a Revolutionary Democrat. 1975. 
  19. ^ The first to have made motto "Liberté, égalité, fraternité" was Maximilien Robespierre in his speech "On the organization of the National Guard" (法语:Discours sur l'organisation des gardes nationales) on 5 December 1790, article XVI, and disseminated widely throughout France by the popular Societies.
    Discours sur l'organisation des gardes nationales
    Article XVI.
    On their souls engraved these words: FRENCH PEOPLE, & below: FREEDOM, EQUALITY, FRATERNITY. The same words are inscribed on flags which bear the three colors of the nation.
    (法语:XVI. Elles porteront sur leur poitrine ces mots gravés : LE PEUPLE FRANÇAIS, & au-dessous : LIBERTÉ, ÉGALITÉ, FRATERNITÉ. Les mêmes mots seront inscrits sur leurs dra-peaux, qui porteront les trois couleurs de la na-tion.)
    Gauthier, Florence. Triomphe et mort du droit naturel en Révolution, 1789-1795-1802. Paris: éd. PUF/ pratiques théoriques. 1992: 129. 
  20. ^ Hippolyte Buffenoir, Les Portraits de Robespierre, Ernest Leroux, 1910, p. 121
  21. ^ Charlotte Robespierre, Mémoires, chapter III
  22. ^ 22.0 22.1 Robespierre: Or the tyranny of the Majority. 1971. 
  23. ^ By Forrest, A. "Robespierre, the war and its organization." In Haydon, D., and Doyle, W., Eds. "Robespierre," p.130.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1999.
  24. ^ From Robespierre's speech to the National Assembly on 18 December 1791. Cited in Forrest, A. "Robespierre, the war and its organization." In Haydon, D., and Doyle, W., Eds. Robespierre, p.130.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1999.
  25. ^ Bell, David. The First Total War: Napoleon's Europe and the Birth of Warfare as We Know It. p. 118: 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 2007. 
  26. ^ Mazauric, C., "Defenseur de la Constitution", in Soboul, A., Ed., Dictionnaire historique de la Revolution francaise, PUF 2005: Paris.
  27. ^ Forrest, A. "Robespierre, the War and its Organization," in Haydon, C. and Doyle, W., Eds., "Robespierre," pp.133–135,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1999.
  28. ^ Quoted in Kennedy, M. L., "The Jacobin Clubs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 the Middle Years," pp.254–255,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Princeton: 1999.
  29. ^ Thompson, J. M. "Robespierre," vol. I, p.233, Basil Blackwell, Oxford: 1935.
  30. ^ Laurent, Gustave. Oeuvres Completes de Robespierre IV. Nancy: Imprimerie de G. Thomas. 1939: 165–166. OCLC 459859442 (French). 
  31. ^ Hampson, N. "Robespierre and the Terror," in Haydon, C. and Doyle, W., Eds., "Robespierre," pp.162,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1999.
  32. ^ Pfeiffer, L. B., "The Uprising of June 20, 1792," p.221. New Era Printing Company, Lincoln: 1913.
  33. ^ Monnier, R., "Dix Aout," in Soboul, A., Ed., "Dictonnaire de la Revolution francaise," p.363, PUF, Paris: 2005.
  34. ^ Hampson, Norman. The Life and Opinions of Maximilien Robespierre. London: Duckworth, 1974. 120.
  35. ^ Bouloiseau, M., Dautry, J., Lefebvre, G. and Soboul, A., Eds., Oeuvres de Maximilien Robespierre, pp.83–84, Tome IX, Discours. Presses Universitaires de France.
  36. ^ Bouloiseau et al. Oeuvres de Maximilien Robespierre, pp.88–89, Tome IX, Discours.
  37. ^ Bertaud, J-P. "Robespierre", in Soboul, A., Ed., Dictionnaire historique de la Revolution francaise, pp. 918–919, PUF, 2005: Paris.
  38. ^ Vovelle, M., La Revolution Francaise, pp. 28–29, Armand Colin, Paris: 2006.
  39. ^ Kennedy, M. L., "The Jacobin Clubs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 The Middle Years," pp.308–310,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Princeton: 1988.
  40. ^ Gendron, F., "Armoir de Fer," in Soboul, A., Ed., "Dictionnaire historique de la Revolution francaise," p.42, PUF, Paris: 2005.
  41. ^ Bouloiseau et al. "Oeuvres de Maximilien Robespierre," pp.104–105, 120, Tome IX, Discours.
  42. ^ Thompson, J. M. "Robespierre," vol. I, p.292-300, Basil Blackwell, Oxford: 1935.
  43. ^ Bouloiseau, et al. Oeuvres de Maximilien Robespierre, pp.121–122, Tome IX, Discours.
  44. ^ Bouloiseau, et al. Oeuvres de Maximilien Robespierre, pp.129–130, Tome IX, Discours.
  45. ^ Albert Soboul, The French Revolution: 1787–1799 (1974) p 309
  46. ^ Albert Mathiez, The French Revolution (1927) p. 333
  47. ^ Original in French:
    «Il faut une volonté une. Il faut qu'elle soit républicaine ou royaliste. Pour qu'elle soit républicaine, il faut des ministres républicains, des papiers républicains, des députés républicains, un gouvernement républicain. La guerre étrangère est ime maladie mortelle (fléau mortel ), tandis que le corps politique est malade de la révolution et de la division des volontés. Les dangers intérieurs viennent des bourgeois, pour vaincre les bourgeois y il faut rallier le peuple... insurrection actuelle continue, jusqu'à ce que les mesures nécessaîres pour sauver la République aient été prises. faut que le peuple salUe à la Convention et que la Convention se serve du peuple...»
    Courtois, Edme-Bonaventure. Papiers inédits trouvés chez Robespierre, Saint-Just etc.. Paris: Bouduin Preres. 1828: 15. 
    Interesting to note the usage of the term «bourgeois» in the original and «the middle classes» in translation in view of ongoing debate on the issue over «bourgeois Revolution»
  48. ^ Susan Dunn. Sister Revolutions: French Lightning, American Light. Macmillan. 2000: 118. 
  49. ^ Furet, François; Ozouf, Mona. A Critical Dictiona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89: 216; 341 [23 December 2011]. ISBN 978-0-674-17728-4. 
  50. ^ 50.0 50.1 Andress, David. The Terror: The Merciless War for Freedom in Revolutionary France. New York: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2005. 178–179.
  51. ^ On the Principles of Political Morality, February 1794. Modern History Sourcebook. 1997. 
  52. ^ Serna, Pierre. La République des girouettes : (1789 – 1815 ... et au-delà) : une anomalie politique: la France de l'extrême centre. Seyssel: Champ Vallon. 2005. ISBN 978-2-87673-413-5 (french). 
  53. ^ 53.0 53.1 Robespierre. 1999.  page 27
  54. ^ Gordon Kerr. Leaders Who Changed the World. Canary Press. : 174. 
  55. ^ 55.0 55.1 55.2 55.3 55.4 55.5 McPhee, Peter. Robespierre: A Revolutionary Life.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2: 86–7,113,158,173–4,184–6. 
  56. ^ 56.0 56.1 Doyle, William. The Oxford Histo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2. 
  57. ^ 57.0 57.1 57.2 57.3 57.4 57.5 57.6 57.7 Popkin, Jeremy. You Are All Fre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0: 350–70. 
  58. ^ Jordan, David. Revolutionary Career of Maximilien Robespierre. Simon and Schuster. 2013. 
  59. ^ Otto J. Scott. Robespierre. Transaction Publishers. 1974: 107. 
  60. ^ Andress, David. The Terror,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New York, 2007. 307
  61. ^ Robespierre, M. "The Cult of the Supreme Being", in Modern History Sourcebook, 1997
  62. ^ 62.0 62.1 Andress, David. "The Terror",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New York, 2007. 308
  63. ^ 63.0 63.1 Andress, David. The Terror,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New York, 2007. 310
  64. ^ 64.0 64.1 Andress, David. The Terror,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New York, 2007. 323
  65. ^ Schama 1989, p. 836.
  66. ^ Jean Jaures, "The Law of Prairial and the Great Terror (Fall, year IV)", in Socialist Histo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translated by Mitchell Abidor), Marxists.org
  67. ^ Carr, John Lawrence, "Robespierre: the Force of Circumstance", St. Martin's Press, New York, 1972. 154
  68. ^ Paris in the Terror, Stanley Loomis
  69. ^ Schama 1989, p. 841-842
  70. ^ Schama 1989, p. 842–844.
  71. ^ Korngold, Ralph 1941, p. 365, Robespierre and the Fourth Estate Retrieved 27 July 2014
  72. ^ John Laurence Carr, Robespierre; the force of circumstance, Constable, 1972, p. 54.
  73. ^ Jan Ten Brink (translated by J. Hedeman), Robespierre and the red terror, Hutchinson & Co., 1899, p. 399.
  74. ^ Andress, David. "The Terror",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New York, 2007. 343
  75. ^ Schama 1989, p. 845-846.
  76. ^ (法文) Landrucimetieres.fr
  77. ^ Thompson 1988.
  78. ^ Marisa Linton, "Robespierre and the Terror," History Today, Aug 2006, Vol. 56 Issue 8, pp 23–29
  79. ^ Ruth Scurr, Fatal Purity: Robespierre and the French Revolution (2006) p. 358
  80. ^ Micheline Ishay. Internationalism and Its Betrayal. U. of Minnesota Press. 1995: 65. 
  81. ^ Peter McPhee. Robespierre: A Revolutionary Life.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2: 268. 
  82. ^ Jonathan Israel, Revolutionary Ideas: An Intellectual Histo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from The Rights of Man to Robespierre (2014) p 521

延伸閱讀[编辑]

  • 《羅伯斯庇爾選集》,羅伯斯庇爾著;王養沖、陳崇武選編 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 ISBN 7-5617-0074-1
  • 《羅伯斯庇爾》,熱拉爾·瓦爾特(Walter, Gérard)著;薑靖藩等譯 商務印書館
  • 《羅伯斯庇爾評傳》,陳崇武著 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 ISBN 7-5617-0463-1


  • Bienvenu, Richard, ed. The Ninth of Thermidor: the fall of Robespierr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8)
  • Brinton, Crane. The Jacobins: An Essay in the New History. Piscataway, NJ: Transaction Publishers, 2011.
  • Carr, John. Robespierre: the force of circumstance. New York: St. Martin’s Press. 1972. 
  • Cobban, Alfred. "The Fundamental Ideas of Robespierre," English Historical Review Vol. 63, No. 246 (January 1948), pp. 29–51 JSTOR
  • Cobban, Alfred. "The Political Ideas of Maximilien Robespierre during the Period of the Convention," English Historical Review Vol. 61, No. 239 (January 1946), pp. 45–80 in JSTOR
  • Doyle, William, Haydon, Colin (eds.). Robespierr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9. ISBN 0-521-59116-3.  A collection of essays covering not only Robespierre's thoughts and deeds but also the way he has been portrayed by historians and fictional writers alike.
  • Eagan, James Michael. Maximilien Robespierre: Nationalist Dictator. New York: Octagon Books. 1978. ISBN 0-374-92440-6.  Presents Robespierre as the origin of Fascist dictators.
  • Goldstein Sepinwall, Alyssa. "Robespierre, Old Regime Feminist? Gender, the Late Eighteenth Century, and the French Revolution Revisited," Journal of Modern History Vol. 82, No. 1 (March 2010), pp. 1–29 in JSTOR argues he was an early feminist, but by 1793 he joined the other Jacobins who excluded women from political and intellectual life.
  • Hampson, Norman. The Life and Opinions of Maximilien Robespierre. London: Duckworth. 1974. ISBN 0-7156-0741-3.  Presents three contrasting views
  • Linton, Marisa. "Robespierre and the Terror", History Today, August 2006, Volume 56, Issue 8, pp. 23–29 online,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失效連結]
  • Linton, Marisa, Choosing Terror: Virtue, Friendship and Authenticity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3).
  • Linton, Marisa, ‘Robespierre et l'authenticité révolutionnaire’, Annales Historiques de 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 371 (janvier-mars 2013): 153-73.
  • McPhee, Peter. Robespierre: A Revolutionary Life. New Haven, Connecticut: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2. ISBN 0300118112. ; scholarly biography
  • Matrat, Jean. Robespierre: or the tyranny of the Majority. New York: Charles Scribner’s Sons. 1971. ISBN 0-684-14055-1. 
  • Palmer, R. R. Twelve Who Ruled: The Year of Terror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41. ISBN 0-691-05119-4.  A sympathetic study of the Committee of Public Safety.
  • Rudé, George. Robespierre: Portrait of a Revolutionary Democrat. New York: Viking Press. 1976. ISBN 0-670-60128-4.  A Marxist political portrait of Robespierre, examining his changing image among historians and the different aspects of Robespierre as an 'ideologue', as a political democrat, as a social democrat, as a practitioner of revolution, as a politician and as a popular leader/leader of revolution, it also touches on his legacy for the future revolutionary leaders Vladimir Lenin and Mao Zedong.
  • Schama, Simon. Citizens: A Chronicle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New York: Alfred A. Knopf. 1989. ISBN 0-394-55948-7.  A revisionist account.
  • Scurr, Ruth. Fatal Purity: Robespierre and the French Revolution. London: Metropolitan Books, 2006 (ISBN 0-8050-7987-4).
    • Reviewed,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y Hilary Mantel in the London Review of Books, Vol. 28 No. 8, 20 April 2006.
    • Reviewed by Sudhir Hazareesingh in the Times Literary Supplement, 7 June 2006.
  • Shulim, Joseph I. "Robespierre and the French Revolution,"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1977) 82#1 pp. 20–38 in JSTOR
  • Soboul, Albert. "Robespierre and the Popular Movement of 1793–4", Past and Present, No. 5. (May 1954), pp. 54–70. in JSTOR
  • Tishkoff, Doris. Empire of Beauty. New Haven: Press. 2011. 
  • Thompson, James M. Robespierre. Oxford: Blackwell Publishers. 1988. ISBN 0-631-15504-X.  Traditional biography with extensive and reliable research.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