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議會 (法國大革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國民議會
Assemblée nationale
近代早期法蘭西英语Early modern France
Coat of arms or logo
1789年6月23日米拉波當面挑戰侯爵德勒-布雷澤英语Henri Evrard, marquis de Dreux-Brézé
制度
制度 單一國會
历史
成立 1789年6月13日
解散 1789年7月9日
前身 1789年法國三級會議
继承 國民制憲議會

國民議會英语:National Assembly、法语:Assemblée nationale),是在法國大革命時期,由1789年6月13日,到1789年7月9日,是由1789年法國三級會議的第三等級代表(老百姓)組成的革命性的集會;以後它被稱為國民制憲議會,一直1791年9月30日被國民立法議會取替,然而,群眾性較簡略的形式被保留下來。

背景[编辑]

中世紀表達封建社會三個領域的圖示,最上端是自然領域由聖職(the clergy)統領、在其下人世領域由國王及貴族(the nobility)統領、人世間的庶民(commoners)領域是被統治的勞動階級,構成封建社會運作階層

1789年5月5日已經一直呼籲要求召開1789年法國三級會議,以應對法蘭西的金融危機,但很快地就陷入對它的自身結構的爭論。已經選出代表它們各自領域等級的成員:第一級是聖職人員,第二級是貴族)和理論上第三級的平民,但在實際的運作中都是由資產階級作為所有平民的代表。 第三級已被授予“雙倍的代表”,也就是說---比其他的等級代表人數多一倍---但在1789年5月5日開幕式上,他們被告知,所有的投票將是“加權數”不是“按人頭數“,也就是說---第一級及第二級各有一票,第三級有兩票---因此他們的雙倍的代表人數所代表的”權力”是毫無意義的。他們拒絕這種安排並著手單獨集會。[1] [2]

三個等級間的穿梭外交一直持續到5月27日都沒有結果;5月28日,第三級的代表就開始他們自己的集會,[2] 1789年6月10日,作為第三等級代表的天主教會神父約瑟夫·西哀士先前發表的什麼是第三等級?英语What is the Third Estate?小冊子鼓舞了第三級的代表成立”公社”(“Communes”),開始自稱為國民議會。6月13日,這群體獨立於其他的第一及第二級的代表,進行他們的“權力驗證”,邀請其他兩個等級代表參與,但不會等待他們,逐漸有一些貴族和絕大多數的神職人員和其他的代表,如農民加入他們,由6月13日至6月17日完成了“權力驗證”程序。[3] 聲稱他們以代表人數做為投票的依據,是人民的代表,不再是領域等級的代表[4],這個聲明改變了1789年法國三級會議根本的性質。

大會召開[编辑]

這個新創建的議會本身立即依附於資本家---國債所需要資金的信貸來源---和普通百姓。他們整頓了公共債務,並宣布現行所有的稅賦是被非法強加的,但,僅是在議會繼續開會的清況下,暫時的認可了這些相同的稅負。這恢復了資本家的信心,議會會期的維持與他們的利益有著重大關聯。至於老百姓,議會設立生活委員會,來處理食物短缺問題... [2]

國王的抗拒[编辑]

雅克·內克爾,路易十六的財政部長,早些時候曾建議國王召開”皇室會議”(Séance Royale),企圖調和分裂的等級。國王同意; 但這三個等級都沒有被正式通知決定召開”皇室會議”。所有的討論都被暫時擱置,直到”皇室會議”的召開。[5]

第一及第二等級利益的糾葛,使事件的發展很快就壓倒了雅克·內克爾研擬的複雜方案,屈服于”公社”(“Communes”)某些方面的堅持。 國王路易十六對雅克·內克爾 的建議不再採納,在皇室內庭樞密院英语Conseil du Roi的影響下,意圖將解決方案移轉到三級會議,撤銷前令,命令分離各等級,並強制改革恢復舊制度三級領域會議的效力。6月19日,他下令關閉國家展廳法语Salle des États,這是國民議會集會的大廳,而且他留在馬爾利城堡英语Château de Marly幾天,準備他的演講稿。[6] 1789年6月20日天雨,不能入內的代表們在議會主席讓·西爾萬·巴伊帶領下轉往室內網球場集會,發表影響深遠的網球場宣言,宣稱國民會議會不會解散直到法蘭西憲法的建立。[7] [8]

對抗與承認[编辑]

兩天後,網球場的使用權被剝奪,國民議會在聖路易教堂集會,在那裡絕大多數神職人員代表加入他們:努力恢復舊等級制度只是更加速了事件的發展。6月23日,按照他的計劃,國王終於對所有三個領域等級的代表發表演講,他得到死靜沉默的回應。最後,他命令所有代表解散。聖職和貴族代表遵守; 第三級人民代表依然沉默的坐著,終於米拉波打破沉默,他的簡短講話達到高潮,“一支軍隊包圍了議會!國家的敵人在哪裡?我們的大門是否就如同 喀提林的陰謀呢? (I.E. 典故是公元63年喀提林意圖刺殺執政官西塞羅,被發現依然參加議會辯解) 我的要求,以你自己的尊嚴,你的立法權,將你自己依附於你的宗教誓言內。這些都不允許你解散議會,直到你建立了憲法。“ 代表們的立場很堅定。[2]

那天,內克爾在皇室宴會缺席是很顯眼,他於1788年被召回獲得國民議會的青睞,他發現自己失寵於國王路易十六。那些在聖路易斯教堂加入的神職代表也留在國民議會; 四十七名貴族代表,包括奧爾良公爵,很快也加入他們。法蘭西軍隊開始由各地大量抵達巴黎凡爾賽宮。6月27日,雖然軍隊反政變的可能性甚囂塵上,皇家黨已公開的讓步。

6月23日的”皇室會議”(Séance Royale),國王認可”恩准憲章”(Charte octroyée)是確實的,但傳統的局限,分開審議的權利依然由三個階級單獨行使,這憲法形成虛經三個議院的討論。這樣的安排導致失敗; 很快地那些觀望的貴族代表,應國王的要求加入了國民議會。領域三等級會議已不復存在,已成為國民議會。1789年7月9日以後,國民議會正是該名為國民制憲議會,然而這單一的機構是包括先前相同的代表,分別由不同的等級選出來的,完全實現了當初第三等級堅持以”代表人數做為投票依據”的主張。

重新組建[编辑]

支持的訊息從巴黎和其他法蘭西各城市湧入國民議會。1789年7月9日,國民議會,自身再重新組建成為國民制憲議會,正式向國王請願以禮貌但堅定的措詞,要求撤除軍隊,包括比法蘭西軍隊更服從國王的外國軍團,但國王路易十六宣稱只有他才能夠在緊急時下判斷使用部隊,並向他們保證軍隊的部署作為一項嚴格的預防措施。國王路易“建議” 國民制憲議會遷往法蘭西東北部瓦茲省努瓦永埃納省蘇瓦松:這就是說,將它放在兩個部署的軍隊之間,並剝奪了巴黎人民的支援。 1789年7月11日,內克爾發表不準確政府的債務並公之於眾,國王開除他,徹底該組財政部。 第二天,巴黎人民得知這個消息,在加上相互間的不信任,推測國王路易的目標將對國民制憲議會才取行動,巴黎人民開始公開爆亂。7月14日,暴徒攻擊了儲存大量武器及彈藥,也是象徵着王权的巴士底監獄,經過幾個小時的戰鬥,攻占巴士底獄,開啟了法蘭西的革命。

注釋[编辑]

  1. ^ The First Revolution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04-27., Revolution and After: Tragedies and Forces, World Civilizations: An Internet Classroom and Anthology, Washington State University. Accessed online 14 March 2007.
  2. ^ 2.0 2.1 2.2 2.3 Mignet, Chapter 1
  3. ^ John Hall Stewart. A Documentary Surve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New York: Macmillan, 1951, p. 86.
  4. ^ Schama 2004, p. 303
  5. ^ von Guttner, Darius. The French Revolution. Nelson Cengage. 2015: 70. 
  6. ^ SparkNotes: the French Revolution (1789–1799): The National Assembly: 1789–1791
  7. ^ Schama 2004, p.312
  8. ^ Fred Morrow Fling; Helene Dresser Fling. Source Problems on the French Revolution. Harper & Brothers. 1913: 26.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National Assembly (French Revolution)

History of the National Assemb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