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魚城之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通向合川钓鱼城城门的石梯小道

釣魚城之戰或稱釣魚城保衛戰或稱合州之戰是指南宋蒙古帝國發生於1259年的戰爭,蒙哥在此戰中陣亡,該戰使南宋暂时解除了亡国危机,國祚一度延續。

1239年,彭大雅四川制置副使期間,命甘閏初築釣魚城,其後四川制置使兼知重慶府余玠,採納播州冉璡冉璞兄弟的建議,於1243年復築釣魚城,屯兵積糧,抗擊南侵的蒙古大軍,並作為保衛重慶的屏障[1]

當時蒙古帝國正橫掃歐亞大陸,1258年,蒙古大汗蒙哥忽必烈進攻鄂州塔察尔進攻兩淮及兀良哈台進攻雲南大理國,自己則領兵往四川。1259年2月,蒙哥大汗親自率領4萬軍隊到釣魚城下,蒙哥派降人前去招降,宋合州知州王堅嚴辭拒絕並殺了使者[2],蒙哥開始進攻釣魚城,然而釣魚城主將王堅與副將張玨的頑強抗擊下,大將汪德臣戰死,蒙哥更被城上火炮擊傷,后逝於溫泉寺[3],蒙軍因此被迫撤退。直至1279年,在守將王立帶領下釣魚城軍民投降,才正式結束釣魚城之戰36年抵抗歷史[4]

背景[编辑]

13世纪,蒙古帝國崛起,在成吉思汗的带领之下,开始东征西讨所向披靡,横扫亚洲和欧洲。蒙古先后灭掉西辽西夏,又在1234年与南宋一起灭掉了金朝。南宋在失去金朝作为北方的屏障后,却面临比金更强大的蒙古南下威胁。在金国被灭掉4个月之后,为增加战略缓冲地带,南宋派出以全子才为先锋,率军收复原北宋东京开封府(今河南开封)、西京河南府(今河南洛阳)和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三京的军事行动,史称“端平入洛”。1234年七月初五,全子才率宋军进入汴京城,半个月后,赵葵率兵五万由泗州抵达开封。七月末,徐敏子到达洛阳后发现全洛阳城只剩下三百余户,和一座空城无异。占领洛阳的第二天,后来的杨谊一部就在城东遭蒙古军的伏击,几乎全军覆没。蒙古军进攻洛阳和徐敏子一军僵持。八月初,徐敏子一军在断粮四日的情况下被迫撤退。蒙古军趁机掩击,宋军大部被消灭。在开封留守的赵葵与全子才得知洛阳一部惨败后,再加上粮草不济,也被迫撤军。“端平入洛”以失败收场。

1235年,蒙古以南宋背盟为由发动侵宋战争,蒙军首次南侵,被击退。蒙军并不甘心失败,于次年九月和第三年两次分三道南侵,其前部几乎接近长江北岸。由于宋军奋勇作战并拥有优势水军,打败蒙军,再一次挫败蒙军度江南下的企图。而后,南宋军民又在抗蒙将领孟珙余玠、赵葵、杜杲曹友闻张钰、向士璧、曹世雄等人的指挥下,多次击败蒙军,使其不得不企图绕道而行。1239年宋军收复被蒙古军占领的襄阳和其他地区。孟珙在收复被占领土地之后,被宋理宗授孟珙宁武军节度使、四川宣抚使兼知夔州。经过孟珙大力整顿,以及两年后新任四川制置使余玠的治理,四川战局焕然一新。彭大雅任四川制置副使期间(1239—1240年),命甘闰初筑钓鱼城。1243年,余玠采纳播州(今遵义)贤士冉琎、冉璞兄弟建议,遣冉氏兄弟复筑钓鱼城,移合州治及兴元都统司于其上。1254年,合州守将王坚进一步完善城筑。钓鱼城分内、外城,外城筑在悬崖峭壁之上,城墙系条石垒成。城内有大片田地和四季不绝的丰富水源,周围山麓也有许多可耕田地。钓鱼城有八座城门,分别是护国门、青华门、正西门、东新门、出奇门、奇胜门、小东门,城中有一口泉水,叫始关泉,春夏秋冬,足备不干;城中之民,春则出屯田野,以耕以耘;秋则收粮运薪,以战以守。厥后秦、鞏、利、沔之民,皆避兵至此,人物愈繁,兵精食足。这一切使钓鱼城具备了长期坚守的必要地理条件以及依恃天险、易守难攻的特点。

蒙哥攻宋[编辑]

1251年,蒙哥正式登上大汗宝座,稳定了蒙古政局,并积极策划灭宋战争。蒙哥为成吉思汗幼子拖雷的长子,曾与拔都等率兵远征过欧、亚许多国家,以骁勇善战著称。1252年,蒙哥汗命其弟忽必烈率师平定大理,对南宋形成包围夹击之势。1257年,蒙哥汗决定发动大规模的灭宋战争。蒙哥命忽必烈率军攻鄂州(今武昌),塔察儿李璮等攻两淮,分宋兵力;又命兀良哈台自云南出兵,经广西北上;蒙哥则自率蒙军主力攻四川。蒙哥以四川作为战略主攻方向,意欲发挥蒙古骑兵长于陆地野战而短于水战的特点,以主力夺取四川,然后顺江东下,与诸路会师,直捣宋都临安(今杭州)。

各路蒙古军队的攻击十分顺利。蒙哥亲自率领的主力,在以天险著称的四川,势如破竹,南宋守军往往不战而溃。1258年3月,蒙哥顺利地占领了成都。年底,挟战胜之威的蒙古军队,浩浩荡荡开向重庆。但他们没有料到,钓鱼城要塞的守军并没有如之前的各座城池那样,或投降或溃散,反而在山头升旗放炮,将前去劝降的汉人晋国宝斩首示众。蒙哥汗听到自己的使者被斩,大怒,决心强攻钓鱼城,扫除进军的障碍。

为切断钓鱼城与外界的联络,蒙哥汗先遣诸将进攻渠州(金四川渠县)东北的礼义山城、巴州西的平梁山城和合州旧城,并命钮璘加急向重庆下游江面进发,侵迫夔州,以使“蜀道梗绝”。结果礼义山城、平梁山城虽未被蒙军攻克,但与钓鱼城的联络被切断;蒙将杨大雅率兵攻入合州旧城,“俘男女八万而去”而去,使钓鱼城陷入蒙古军的重重包围之中。

釣鱼城决战[编辑]

1259年2月2日,蒙哥汗率诸军从鸡爪滩渡过渠汇,进至石子山扎营。蒙哥先派遣千户李忽兰吉等人率战舰二百余艘攻掠钓鱼山下,夺得江边停泊的宋军粮船四百艘,蒙将张立攻陷钓鱼城外堡,夺得战船百余艘。三日一早,蒙哥亲督诸军战于钓鱼城下,南宋守军在王坚指挥下,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七日,蒙军猛攻钓鱼城东面东新门与护国门之间的一字城。一字城墙又叫横城墙,其作用在于阻碍城外敌军运动,同时城内守军又可通过外城墙运动至一字城墙拒敌,与外城墙形成夹角交叉攻击点。钓鱼城的城南、城北各筑有一道一字城墙。九日,蒙军猛攻镇西门,不克。这日,蒙古东道军史天泽率部也到达钓鱼城参战。此时蒙哥对围城诸军重新作了部署:史天泽一军在城南夹江而阵,专门封锁嘉陵江江面。李忽兰吉负责在江上造浮桥,以便调动江面部队:汪德臣一军部署于城西南角,负责夺取城外山寨:郑温率四千兵马在钓鱼山周围专事巡逻等等。

三月,完成部署的蒙军开始攻钓鱼城东新门、奇胜门及镇西门小堡,被守军击退。然而就四月三日起开始降雨,大雷雨持续了二十天,蒙军暂停进攻,而将钓鱼城团团围住,欲迫使守城将士屈服。钓鱼城中南宋军民虽然外援断绝,但凭着城坚粮足,士气高昂,在王坚的指挥下,浴血奋战,顶住了蒙军精锐部队的轮番攻击。雨停后,蒙哥于四月二十二日亲自督促精锐强攻钓鱼城护国门,但还是失败而归。由于屡攻不克,蒙军于四月二十四日夜袭钓鱼城护国门,一度登上外城,与守城宋军展开激战,但蒙军的攻势终被宋军打退。进入五月,蒙军还是屡攻钓鱼城不克。在连续几个月进攻受挫后,蒙哥也与这座钓鱼城拧上了劲,尽管有部将们都劝他,从战略角度,只要留出少数军队围住钓鱼城,大军可以绕过这块难啃的骨头,继续向东攻击。

当时的宿卫大臣术速忽里进言分析说:“川蜀之地,三分我有其二,所未附者巴江以下数十州而已,地削势弱,兵粮皆仰给东南,故死守以抗我师。蜀地岩险,重庆、合州又其藩屏,皆新筑之城,依险为固,今顿兵坚城之下,未见其利。”

但蒙哥不听,继续攻城。虽然蒙军的攻城武器精良,但是由于钓鱼城地势严峻,导致蒙军“炮矢不可及也,梯冲不可接也”,而使精备的攻城之具无从发挥作用,只得派遣敢死队循着狭窄的山路冒险强攻坚固的城磊,故其结局不是因为士卒伤亡惨重而“苦战不前”,就是由于后军不及而败退。因此,久困坚城之下的蒙军士气日趋低落,而城中南宋军民则斗志高昂,王坚还在还在百日坚守之余,多次乘隙夜袭蒙军,使得蒙军夜不安枕,人人自危。钓鱼城屡攻不下,使得蒙哥汗大感无颜。大将汪德臣为了给主上分忧,在攻打的同时使出诱降之计,多次派出使者到城下招降,被王坚拒绝。一直到六月五日,眼见对方软硬不吃汪德臣发狠道:“今车驾所至,诸臣风靡而归,独此旅据战。捐躯图报天恩,正其时也。”于是汪德臣趁夜雨初晴之际率兵攻上外城马军寨,与守卫的宋军大战,王坚闻报率领敢死队从飞檐洞暗道攀岩而下,内外夹击汪德臣。而天将亮时,又下起雨来,蒙军攻城云梯又被折断,汪德臣被迫撤退。

蒙军大举攻蜀后,南宋对四川采取了大规模的救援行动,而蒙哥对南宋的增援也弄出相应的对策,早在1258年蒙哥命令驻守成都的都元帅纽璘帅步骑从成都出发,由陆路抵近。蒙军在涪州蔺市架起浮桥,并在长江南北两岸驻扎军队,“夹江为岸,长数十里,阻舟师不能进至浮桥,”使得南宋京湖援军不得西上增援四川。1259年三月,贾似道进驻峡州,吕文德、向士壁等宋将率军进至涪州。宋蒙两军在蔺市相持达七十余日,适逢长江上游冰雪融化,致使江水暴涨,浮桥中断,不能通行。宋军乘势进攻,宋将刘整、曹世雄出奇兵砍断浮桥,守护浮桥的蒙军陷入重围,其余蒙军因为浮桥已断无法增援,蒙军战败,纽璘逼迫撤退西归。纽璘败退,吕文德率援军乘胜西进,蒙将来阿八赤奉命为纽璘之监军,见势不妙,赶紧收拢溃兵,“夹江据岸为垒”,阻碍宋军前进,宋将甘顺乘舟先进被蒙军击溃。吕文德乘东南顺风,率后军急进,终于冲破蒙军的重重封锁,于六月进入重庆。然后吕文德率战船千艘,沿嘉陵江而上增援钓鱼城,蒙古军军将领李进等率部在三槽山一带阻截,至六月吕文德仍未能突破蒙军的防线。七月,吕文德率军继续向钓鱼山挺进,蒙军阻截不利,蒙哥调史天泽部队去阻挡吕文德的北进。双方在黑石峡接战,宋军溃败,蒙军顺流纵击,三战三捷,追至重庆,缴获许多宋军战船。而入援钓鱼城不成的吕文德只好收兵退回重庆。

虽然增援钓鱼城的宋军为蒙军所阻,但被围攻达数月之久的钓鱼城依然物资充裕,守军斗志昂扬。蒙军攻城5个月而不能下,此时汪德臣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单枪匹马遂至钓鱼城下,欲招降城中守军,大喊:“王坚,你给我听着,我要你们军民都活着,吕文德援兵已经退回重庆,我来给你们一条生路,赶快投降。”话音未落,一颗炮弹擦着汪德臣的脸飞过,汪德臣被吓个半死,正好天大雨,登城的云梯又折断,只好停止了攻势,汪德臣因而患疾,不久死于缙云山寺庙中。蒙哥闻知死讯,扼腕叹息,如失左右手。汪德臣之死,给蒙哥汗精神上以很大打击,钓鱼城久攻不下,使蒙哥汗不胜其忿。一日,南宋守军将重15公斤的鲜鱼两尾及蒸面饼百余张抛给城外蒙军,并投书蒙军,称即使再守10年,蒙军也无法攻下钓鱼城。

蒙哥决定亲自攻城,于是加紧催促修建望楼,望楼建成后,蒙哥亲自前来视察。他对这座城堡及其驻守者产生了强烈的好奇。于是,他命令士兵们,在钓鱼城东门对面的脑顶坪上,搭起一座望楼,设置了类似今日电梯般的车厢,以缆绳升。而他不知道的是,从望楼开始建设的那一天起,宋军也在钓鱼城东门上设置了专门的大炮,将炮口瞄准了这座望楼。此时,看到翎顶辉煌、铠甲鲜亮的大批高级蒙军军官出现,守将王坚一声令下,弹石如雨,将望楼彻底打碎,蒙哥大汗被一颗飞石击中。6天后(1259年8月17日),蒙哥伤重而亡,留下遗嘱: “不讳之后,若克此城,当尽屠之。”(此事《元史》《新元史》《史集》均无记载,应该是野史传闻,此三本史书记载的蒙哥是病逝,和钓鱼城无关,不过,后来钓鱼城于1279年投降时,忽必烈赦免了所有军民。)

影响[编辑]

蒙哥死后,进攻四川的主力蒙军,护卫着蒙哥的灵柩,撤军返回蒙古草原。已经包围鄂州忽必烈,接受了南宋掌權的宰相贾似道的割地求和,退军北还,与其弟弟阿里不哥争夺汗位去了。已经过云南、广西的兀良合台,也率军北渡长江撤离。蒙古的南北两支军队基本上是按预定计划进军的,只因西边主攻战场的失败而功亏一篑。其次,它使蒙军的第三次西征行动停滞下来,缓解了蒙古帝國对欧、亚、非等国的威胁。1252年,蒙哥汗遣其弟旭烈兀发动了第三次西征,先后攻占今伊朗伊拉克叙利亚等阿拉伯半岛大片土地。正当旭烈兀准备向埃及进军时,获悉蒙哥死讯,旭烈兀遂留下少量军队继续征战,而自率大军东还。结果蒙军因寡不敌众而被埃及军队打败,蒙军始终未能打进非洲。蒙古帝国的大规模扩张行动从此走向低潮。忽必烈与阿里不哥随即爆发激烈内战,南宋暂时解除了亡国危机,激烈的内战令蒙古帝国分裂为众多小汗国。那种横扫世界的大兵团作战从此成为绝唱,“上帝之鞭”彻底消除,欧洲基本解除了蒙古帝國的威胁。钓鱼城之战为南宋王朝争取了20年的喘息时光,如果当时南宋能够励精图治,加强改革,与蒙古帝國一搏不是没有可能的,但是很可惜,后来蒙古军再来的时候,南宋已失去了与其一搏的实力。

最后[编辑]

景定四年(1263年)十月,张珏升为兴元府诸军都统制兼利州东路安抚使、合州知州。因为兴元府已被蒙古军攻占,都统制司和安抚使司也都移到合州。张珏上任后,积极恢复当地的农业生产,训练士兵,修整兵器,为保卫合州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咸淳二年(1266年)十一月,张珏派部将收复渠州(今四川渠县)州治所在的大良平山城。次年四月,蒙古军又进攻合州,张珏在款龙溪将船碇泊在江中,截断江面建成水城,进行抵抗,再次挫败了蒙古军的攻势。咸淳八年(1272年)四月,张珏又在与钓鱼城隔江的宜胜山(今合川北)筑城,用来加强钓鱼城的防守能力。次年正月,元军又进逼钓鱼城,张珏得到消息后,“乃张疑兵嘉渠口”,又“潜师渡平阳滩”,不仅击败了元军的进攻,又打破了元军想在马鬃山、虎顶山建城的计划。德祐元年(1275)二月,张珏升为宁远军节度使。五月,南宋又任命张珏为四川制置副使、重庆知府。又命他带兵来京保卫京城,但是入川道路已被阻断,诏令没有能送到。元军自秋至冬围攻重庆,重庆援绝粮尽。张珏虽仍在守卫合州,但“屡以死士间入城,许以赴援,且为之画守御计”。次年,张珏为了解救重庆被长期围攻的状况,派部将赵安袭击元军的征南都元帅府所在地青居城(今四川南充南)。二月,又派张万以船舰载精兵从水路冲入重庆,以增援重庆守军。

1276年元军攻克南宋都城临安,二王出走,到了1279年,钓鱼城经历了36年抗战,经历了‘二冉’、王坚、张珏、最后一位守将王立。大旱之年,钓鱼城出现粮荒,同时,重庆失守,犄角顿失,钓鱼城成了名副其实的孤城,真是‘独钓中原’。此时元朝东川枢密院集中优势兵力强攻钓鱼城,重庆失守之后,钓鱼城腹背受敌,王立招架不住了。在元军四面攻打时,他想到过死,但又下不了决心,想投降,又怕保不住性命,整天唉声叹气王立召集众人商议:“某等荷国厚恩,当以死报,其如数十万生灵何?”话语未落已泣下数行,众将也都泣不能已。他的矛盾心情,被身边的‘义妹’—熊耳夫人看穿了。熊耳夫人于是策动他投降。她说钓鱼城经历三十六年的战火,已经伤尽了元气,几辈子老少百姓,把所有的时间精力、财力物力都放在了抗战上。特别是近两年来,合州已连续发生秋旱,钓鱼城粮草无存,火药军械渐少,城中军民,到了易子而食的地步。况且南宋大势已去。还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讲出了自己是熊耳的妻子,是元军在成都的统帅李德辉的妹妹。她劝王立投降李德辉,并许诺能请表哥保住合川十万军民性命。最后,王立决定向西川军投降,条件是保住全城性命。熊耳夫人立即写了绝密书信,让王立派人带往成都。为了钓鱼城的十万军民的生命,在鏖战200场、历经36年后,守将王立投降,这是一次附带着苛刻条件的体面投降:不降旗、不收兵器、不改县志。而忽必烈居然同意了,并且信守了承诺,而将蒙哥屠城的遗嘱抛诸脑后。全体钓鱼城军民在向南宋京城临安的方向拜了三拜,开城投降。在钓鱼城投降之后,守城的宋朝20多名将领以死殉国。元军队最终以和平的方式,扫平了最后一丝抵抗。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