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欧洲移民危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2015年9月5日,大批难民聚集在维也纳西站的月台准备登上前往德国慕尼黑火车总站的火车
爱尔兰海军英语Irish Naval Service地中海南部执行特里顿行动英语Operation TritonOperation Triton的救援任务

欧洲难民危机[1][2],也称欧洲移民危机[3][4][5][6][7],指2010年底爆发阿拉伯之春后,数量激增的难民或是经济移民[8]中东非洲南亚等地经地中海巴尔干半岛进入欧盟国家寻求居留而产生的移民潮[9][10][11],其中多数难民来自叙利亚阿富汗厄利垂亚[12]。2017年,非法进入欧盟国家领土的人数已从2015年的180万降至20万。[13]2019年3月,欧盟委员会宣布移民危机即将结束,[14]

欧盟委员会使用“移民”一词来描述来自欧盟国家以外的寻求庇护者英语asylum seeker经济移民英语economic migrant,其在欧盟国家领土上的居留期限预设为至少12个月。[15][16]

2015年,透过海上运输到达欧洲的移民中,有58%是18岁以上的男性(占成年人总数的77%),17%是18岁以上的女性(占成年人总数的22%),其馀25%为18岁以下的移民。[17]2015年4月,海上运输造成的死亡人数攀升至破纪录的数字,当时有5艘载有近2,000名移民的船只于地中海沉没,造成超过1,200人罹难。[18]该事件导致2014年底全球被强迫迁移英语forced migration的人口增加至近6,000万人,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的最高纪录。[19][20]

欧洲的难民危机已在欧洲引发严重的社会及经济危机,不少国家及政治人物严厉批评欧盟的难民政策,认为欧盟长年的人口自由流动及开放边界的政策严重影响欧盟成员国的国家安全,导致伊斯兰恐怖主义伊斯兰教法推行者渗入,而引致右派民粹主义的崛起。但也有观点认为,难民的涌入不会令东道国的经济或财政恶化,由于难民造成的公共开支增加受到了税收增加净转移额的超额补偿,难民成为永久居民后对宏观经济能产生正面影响[21]

词源[编辑]

2015年4月,5艘共载有约2,000名移民、目的地是欧洲的偷渡船在地中海沉没,估计造成超过1,200人丧生。此事件后,各界开始使用“欧洲移民危机”(European migrant crisis)或“欧洲难民危机”(European refugee crisis)形容这一连串事件。[22][18]

背景[编辑]

匈牙利M1公路上徒步前往奥地利边境的难民

2010年至2013年之间,原每年约有140万非欧盟国公民(不包括寻求庇护者和难民)进入欧洲。[23]2011年6月,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预言阿拉伯之春很快会变为阿拉伯之冬[24],2014年后,大量中东、非洲和南亚等地的难民经地中海及巴尔干半岛进入欧盟国家寻求避难,引发欧洲移民危机。

在2014年以前,到欧盟寻求庇护者的人数曾经在1992年(672,000人)、2001年(424,000人)和2013年(431,000人)达到高峰。2014年以前,经欧洲边境和海岸警卫队发现的非法从欧盟对外国境进入的人数在2011年达到高峰,有141,051人从海上及陆上非法入境。[25]

申根公约》使22个欧盟国家(英国爱尔兰没加入申根公约)及4个非欧盟国家(挪威冰岛瑞士列支敦士登)取消彼此之间边境的边境管制。《都柏林规则》规定到签约国寻求庇护的难民需要在第一个踏足的签约国提出庇护申请。[26]

早期偷渡潮[编辑]

希腊-土耳其陆上边界图,两国之间有数小段陆上边界没有被马里查河(浅蓝线)分隔

在2007年至2011年间,大量来自中东非洲的无证件移民从土耳其进入希腊,促使希腊与欧洲边境保护机关欧洲边境和海岸警卫队加强边境管制。[27]2012年,希腊在一段10.5公里长、与土耳其接壤的非马里查河河岸陆上边境加设有刺铁丝围网后,据报从陆上进入希腊的偷渡者大减95%,不过从海上偷渡进入希腊的人数则上升。[28]

2013年在地中海兰佩杜萨岛附近发生的一宗偷渡船沉没事故造成超过360人死亡,促使意大利政府展开大规模的海上搜救其它偷渡船的行动——“我们的海行动”。[29]

“我们的海行动”每月耗费900万欧元,[30]意大利政府出于财政原因,以及其他欧盟国不愿意资助,而在2014年中止“我们的海行动”。2014年10月后的搜救行动由欧盟边境管理局主导的“崔莱顿行动”所取代。2015年4月23日,欧盟政府同意将地中海的边界巡逻预算增加三倍,让救援的效果等同先前的“我们的海行动”。但国际特赦组织随即批评欧盟,因为欧盟决定不将巡逻范围扩大到先前“我们的海行动”范围。[31]数周后,欧盟决定展开新的行动“欧盟地中海海军”,该行动由罗马主导,由意大利将军Enrico Credendino指挥。[32]

另一方面,英国外交及联邦事务部安尼利女男爵表示搜救行动会吸引更多偷渡者冒上生命危险横渡地中海,造成更多人白白送命。[33]

阿拉伯之春[编辑]

叙利亚的邻国收容的叙利亚难民数目(至2015年9月4日)[34]

利比亚统治者卡达菲曾经在2008年与意大利签署协议,合作打击偷渡活动。自从北约在2011年以空袭协助叛军推翻卡达菲政权后,利比亚陷入长期动荡,对偷渡活动中门大开,吸引偷渡集团在利比亚再度活跃,招揽大量偷渡者从利比亚乘船出发,经地中海进入欧洲。[35]

叙利亚内战在2011年爆发后,大量叙利亚人逃到国外,虽然邻国土耳其黎巴嫩约旦接收了大量难民,不过许多人希望在更富裕的欧洲居留,加剧了前往欧洲的难民潮。

欧洲内部[编辑]

在大量来自欧洲以外地区的移民涌入的同时,巴尔干半岛的一些非欧盟国家如阿尔巴尼亚科索沃塞尔维亚等也有许多人选择到欧盟国家申请庇护。在2015年首7个月,德国收到的近20万宗庇护申请中,有超过4成来自西巴尔干国家,来自阿尔巴尼亚的申请者人数从2014年全年的8,000人大增至2015年首7个月的近3万人。有调查认为是因为这些国家的经济欠佳,失业率较高,所以许多人希望到经济较佳的德国谋生。2015年首7个月,有近2万名来自塞尔维亚波黑马其顿的移民向德国申请庇护,他们大多是罗姆人[36]

由于阿尔巴尼亚被认为属于“安全国家”,阿尔巴尼亚人申请庇护的个案绝大多数都被拒绝,于是有阿尔巴尼亚人花钱制造自己在国内遭受迫害的“证据”,企图使自己可以获得其它欧洲国家庇护。[37]

统计[编辑]

海路及陆路[编辑]

以国籍划分,2014年经海上及陆上
到达欧盟区的非正规途径入境移民人数[38]
 叙利亚 79,169
 厄立特里亚 34,586
未指明的撒哈拉以南国家 26,341
 阿富汗 22,132
 科索沃* 22,069
 马里 10,575
 阿尔巴尼亚 9,323
 冈比亚 8,730
 奈及利亚 8,715
 索马利亚 7,676
其它 54,216
总数 283,532

在2014年,有283,532名移民以非正规途径进入欧盟区,主要是从中地中海、东地中海及西巴尔干地区进入。[39][40][41]当中有220,194名移民在地中海越过欧盟海上边境进入,比2013年增加266%。在上述28万多名移民中,约一半人是来自叙利亚厄立特里亚阿富汗[38]

在2014年抵达南欧的非正规移民中,大多数(170,664人,比2013年增加277%)是经利比亚突尼斯来到意大利,少数(50,834人,增幅为105%)是经土耳其来到希腊[42]62,000人在意大利申请庇护,不过大多数叙利亚人和厄立特里亚人没有在意大利留下,而是选择前往更北的国家,尤其是德国和瑞典。[43]

在2015年首6个月,希腊取代意大利,成为最多非法海路移民进入欧盟区的国家,[44]此趋势在2015年下半年有增无减。

2014年-2016年5月期间每月从地中海抵达欧盟国家的移民人数(根据UNHCR资料)[45]

在2016年1月和2月,超过123,000名移民登陆希腊,而2015年同期只有约4,600人。[46]到2016年3月,由于马其顿收紧边境管制阻止移民北上及欧盟与土耳其的协议开始生效,抵达希腊的移民人数跌至26,460人,较2月减少一半有多。[47]4月更减至只有2,700人。[48]

2016年3月以后,虽然从土耳其偷渡到希腊的人数大减,自北非经地中海偷渡到意大利的人数却大增,2016年3月有近9,600人,而2015年3月只有2,283人。[47]4月抵达意大利的偷渡者减至8,370人,不过仍让意大利再次超越希腊成为该月最多偷渡者登陆的国家。[48]从2016年1月至6月,超过66,000名偷渡者抵达意大利,大多数是非洲人。[49]在2016年10月3日和4日,救援人员于两日内在西西里岛利比亚之间的海域总计救起超过1万名偷渡者。[50]

庇护申请[编辑]

2015年1月1日至6月30日欧洲联盟欧洲自由贸易联盟国家收到的庇护申请。[51]期间欧盟收到 417,430宗庇护申请。棒的高度代表该国收到的申请宗数。颜色代表庇护申请者人数与该国人口的比例:
  0.69%
  >0.2-0.3%
  >0.1-0.2%
  >0.05-0.1%
  0.02-0.05%
  <0.02%
  不属于欧洲联盟或欧洲自由贸易联盟

欧盟国家在2014年共收到626,715宗庇护申请,是自1992年收到672,000宗申请以来的新高。2014年的数字中,约20%申请人来自叙利亚,7%来自阿富汗,6%来自科索沃,6%来自厄立特里亚,5%来自塞尔维亚。[52]

2014年,欧盟国家在首阶段审核后批准超过16万人的庇护申请,另有23,000人经上诉后获得给予庇护。上述数字中有68,300人(占总数37%)是叙利亚人,14,600人(8%)是厄立特里亚人,14,100人(8%)是阿富汗人。[53]

2014年,德国、瑞典、意大利和法国收到的庇护申请宗数和批准庇护申请宗数占欧盟国家总数的三分二左右。以人口比例计,瑞典、匈牙利和奥地利收到的庇护申请位居欧盟前列。瑞典是每1,000人口对8.4名申请者,匈牙利是4.3名,奥地利3.2名。[54]

由于来自叙利亚的移民较易获批难民身份,引起一些非叙利亚人利用被窃或伪造的叙利亚护照冒充叙利亚人申请庇护。[55]叙利亚政府在2015年放宽在境外申请护照的规限,获授权的驻外国大使馆不需要把申请文件呈交国内政府部门审核即可发出护照,新措施被指有可能导致非叙利亚人更易获取真的叙利亚护照。[56]一些穆斯林移民为求增加获批难民身份的机会,到达欧洲后改信基督教,然后以“被遣返则可能遭受宗教迫害”作为寻求庇护的理由。[57]

在2015年4月至6月期间,抵达欧盟国家申请庇护的移民有213,000人,当中只有44,000人来自叙利亚,而27,000人来自阿富汗,17,700人来自没有战乱的阿尔巴尼亚,13,900人来自伊拉克。单在2015年8月一个月内,有156,000名非正规移民抵达欧洲。[58]

在2015年,阿富汗人到欧洲申请庇护的人数急升,至10月已有12.4万阿富汗人申请庇护,然而当中向德国申请庇护者接近一半人因为被认定不属政治难民而被拒绝给予庇护。[59]德国内政部长托马斯·德梅齐埃认为大批阿富汗中产阶层来到德国申请庇护是不能接受,认为他们应该留在阿富汗建设国家。[60]

早期统计称2015年有近110万名寻求庇护者进入德国,当中包括428,468名叙利亚人、154,046名阿富汗人和121,662名伊拉克人。[61]德国政府后来表示由于重复登记等原因,导致先前公布的数字被高估,2015年的数字实为89万人。[62]2016年有约28万名新寻求庇护者进入德国,较2015年大减。[63]2017年全年,进入德国寻求庇护的人数只有186,644人,德国内政部长托马斯·德梅齐埃宣称难民潮的高峰期已经过去。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在2017年仍是进入德国寻求庇护的人的主要来源国,不过人数已大幅减少。[64]

遣返[编辑]

在2013年,被欧盟国家认定为不符合难民资格的非法移民只有39%的人被遣返。2014年有192,445人被遣返,当中英国遣返的人数占最多,有48,890人,然而与该年被英国命令离境的人数65,365人仍有一段距离。[65]

德国有意遣返申请庇护失败的阿富汗人,阿富汗政府曾经反对欧洲遣返他们,[59]后来同意接收被德国遣返回国的阿富汗国民[66]。不过到2016年2月有报道指阿富汗政府再次拒绝接收被欧洲遣返的阿富汗国民,有瑞典政客要求瑞典政府在阿富汗政府同意接收被遣返者之前停止向阿富汗提供经济援助。[67]德国直至2016年12月才首次(不计自愿接受遣返者)成功把约50名申请被拒的寻求庇护者遣返回阿富汗。[68]

2016年1月,德国政府要求北非国家接收被德国遣返的国民,否则德国将会停止向它们提供经济援助。[69]

总计2016年全年有约54,000名寻求庇护者接受德国政府资助自愿离开德国,另有约25,000名申请失败的寻求庇护者被德国政府遣返。[70]

伤亡[编辑]

根据国际移民组织的数字,2014年有多达3,072人在试图经地中海移民进入欧洲时死亡或失踪。[39]在2000年至2014年期间估计共有超过22,000人在偷渡过程中丧生。

2015年估计有至少3,692人在偷渡往欧洲途中于地中海上丧生。[71][72]另有一些人在登陆欧洲后遇上事故丧生,例如2015年8月27日奥地利警方在一辆被遗弃的货车内发现71具尸体,死者怀疑是从匈牙利出发的叙利亚偷渡者,在车上密封的冷藏库内缺氧死亡。[73]

国际移民组织表示在2016年有超过5,000人在前往欧洲寻求庇护的过程中丧生,[74]2017年全年则有3,116名偷渡客在地中海上丧生。[75]

难民待遇[编辑]

偷渡集团标榜一些欧洲国家向寻求庇护者提供慷慨的社会福利以招揽顾客,并提供各国福利、住屋、取得永久居留权所需时间及申请其他家人前来居留所需时间一览表招徕生意。[76]

德国[编辑]

德国寻求庇护的人一般会先被安置在收容所,未婚的寻求庇护者每人每月获德国当局发放352欧元津贴(2015年),符合指定情况的寻求庇护者更可获地方当局安排独立住屋。如果寻求庇护者获批难民身份,可以在法律容许的范围内在德国打工赚钱。[77]在数以十万计的寻求庇护者于2015年涌入德国后,德国于2015年10月24日实施新法律,以实物援助取代向寻求庇护者发放现金援助,避免受助人把援助金寄回母国,减少吸引寻求庇护者涌入德国的诱因。[78]

未满18岁的寻求庇护者可享有更多福利,并有权申请父母到德国团聚。[79]

丹麦[编辑]

丹麦,无子女的寻求庇护者在2015年每人每月可领取10,849丹麦克朗的津贴,来自非欧盟国家的单亲父母每月14,426克朗,有子女的夫妇每月28,832克朗。[80]寻求庇护者另可申请在丹麦打工赚钱。[81]2015年丹麦大选后,新上台的中间偏右政府从2015年9月起把上述津贴分别减至5,945、11,888和16,638克朗,而通过指定的丹麦语技能测试的寻求庇护者可获每月1,500克朗额外津贴。新政府又延长难民申请其他家人来丹麦团聚的等候时间。新措施使丹麦对移民的吸引力低于瑞典等邻国,引致许多移民不愿向丹麦申请庇护,改为北上瑞典等国。[80][82]

2015年12月,丹麦政府有意立法要求寻求庇护者支付在丹麦的食宿费用,否则政府有权没收他们超出限定的财物作为补偿。[83][84]丹麦国会于2016年1月通过该法案。[85]

瑞典[编辑]

瑞典的寻求庇护者如果是住在政府提供的房屋或收容所并由政府提供伙食,每名单身成人每日可领取24瑞典克朗津贴(2015年),而伙食自负的人则每日有71克朗。获批难民身份的人获安排参加为期两年的融入社会计划,每月可领取约6,700克朗,如有子女或需负担住屋开支则有更多津贴。[81]

2015年10月,瑞典政府宣布从2016年起新入境难民中大部分人将不会自动获得永久居留权。瑞典政府预计2016年用于难民基本需要的开支高达600亿瑞典克朗。[86]同年11月,瑞典政府宣布进一步收紧难民政策,包括要求以家庭团聚申请亲人到瑞典居留时,需证明该人在瑞典的亲人有能力负担其生活开支而无需依赖政府福利。[87]瑞典对难民的新政策引致一些人取消在当地寻求庇护和定居的打算。[88]

由于瑞典容许“无成人陪伴”的未成年难民以“家庭团聚”申请家人到瑞典居留,加上未成年难民可享有更多政府福利和照顾,吸引大量未成年人到瑞典申请庇护。有人怀疑有不少到瑞典寻求庇护的未成年人其实已成年,却虚报年龄以享受未成年人待遇。由于瑞典当局一直以来未有严格核实寻求庇护者的真实年龄,瑞典的人权法例也不容许政府对他们进行详细的身体检查,欧洲各地广泛流传来到瑞典的成年移民报称自己未成年可以很轻易被当局信纳,而尝到甜头的人把“骗瑞典政府很容易”的信息传回母国,进一步吸引更多成年人到瑞典假装未成年申请庇护。据闻瑞典政府内部也知悉寻求庇护者虚报年龄的现象普遍,不过当局以视而不见的态度应对,甚至命令难民宿舍的员工对于难民虚报资料要保持沉默。[89][90]

据2016年初发表的一个非官方估算,如计入寻求庇护者在内,瑞典16-17岁人口的男女比例为123男对100女。该年龄组别的“无成人陪伴”寻求庇护者有92%是男性。[90]

从2015年1月至11月期间,有15万人向瑞典寻求庇护,邻国丹麦由于对难民的吸引力不及瑞典,同期只有1万8千人申请庇护。另一方面,根据瑞典官方统计,瑞典接收的难民有5成人在定居7年后仍未能在当地找到工作谋生。[91]

有瑞典国民批评瑞典政府特别优待难民,包括让难民优先获得医疗服务。另有批评指瑞典政府只发放补贴而没有创造新职位,难以把难民融入瑞典社会。[92]

历史[编辑]

2015年[编辑]

保加利亚政府于2015年决定在东南部边境加建130公里有刺铁丝围网,阻止偷渡者从土耳其陆上边境进入。[93]

2015年2月,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警告西方国家如果向利比亚的伊斯兰国据点发动攻击,他们会放出夹杂恐怖分子在内的50万名“难民”,从利比亚出发进入欧洲。[94]

2015年中,德国南部一所中学要求女学生不要穿较暴露的衣服上学校,以避免与邻近的难民收容所内以年轻男性穆斯林为主的难民发生冲突,引起外界批评该校把伊斯兰教的行为标准加诸德国学生。[95]

2015年8月,有报道指由于英国的难民收容所已经饱和,部分寻求庇护者被安排入住酒店,除此之外每人每周更获发35英镑零用钱,有意见批评难民在英国的待遇太好,会吸引更多人涌到英国寻求庇护。[96]同月,德国政府宣布暂停执行《都柏林规则》,停止遣返经其它签约国进入德国的难民至他们最初进入国。由于难民在德国的待遇较佳,德国暂停遣返的决定随即吸引大量在南欧和东南欧国家停留的难民北上德国,连远至伊拉克、尼日利亚也有不少人萌生到欧洲过新生活的念头。[97]德国政府表示预计在2015年全年将有80万人向德国申请庇护。[98]有估计指德国在2015年用于收容寻求庇护者的支出可能多达100亿欧元。[77]

2015年9月2日,叙利亚库尔德族一名3岁儿童艾兰·库迪在土耳其与希腊之间的爱琴海死于偷渡海难,其伏尸沙滩的照片引发全球对欧洲移民危机和叙利亚内战难民问题的关注。9月4日,匈牙利总理奥班·维克多对濒临失控的偷渡潮提出警告,表示对移民“来者不拒”的做法将会导致欧洲完蛋。[99]9月5日,德国及奥地利同意接收滞留在匈牙利的移民后,一日之内有约一万名主要是来自中东等地区的移民从匈牙利进入奥地利及德国[100][101]。9月初,为伊斯兰国工作的一名叙利亚人宣称已有超过4,000名伪装成难民的伊斯兰国恐怖分子成功进入欧盟国家。他宣称这项仍在进行中的行动很成功,而已入境的4,000多人已经准备好在欧洲行动[102]

2015年9月10日,荷兰首相马克·吕特在国会辩论中表示欧盟应该在接近难民原居国的难民营帮助难民,而不是在欧洲;自由党领导人基尔特·威尔德斯称当前的移民潮是“伊斯兰的入侵”,“大量20馀岁的年轻留须男人在欧洲各地高唱真主至大,这是一场威胁我们繁荣、安全、文化和身份认同的入侵”。[103]

2015年9月,有报道指沙特阿拉伯有意出资在德国为涌入当地的穆斯林移民兴建200座清真寺[104]同月,德国政府宣称在未来数年有能力每年接收50万名难民,加上“德国人欢迎难民”的新闻报道在世界各地广传,吸引更多移民涌入德国。9月12日,一天之内再有13,000名移民抵达德国南部城市慕尼黑,而地方政府表示当地的收容能力已经到达上限。[105]9月14日,德国副总理西格玛尔·加布里尔表示在2015年全年可能有100万名移民抵达德国,较先前预计的80万更多。[106]

2015年9月17日,欧洲议会以372票赞成、124票反对、54票弃权通过将12万名难民分配到欧盟成员国的计划。[107]同月,联合国官员指来自叙利亚和伊拉克的难民正在以每日8,000人的数量涌入欧洲;除了上述两国外,也有越来越多阿富汗人有意到欧洲申请庇护。[108]

在德国,一些居住在收容所的女性寻求庇护者遭受男性寻求庇护者性侵犯或被迫卖淫。许多强奸案是在男女混居的收容所发生。德国本地女性在德国各地被寻求庇护者强奸的事件也越来越多,可是德国当局和主流媒体被指因为不想让反对移民涌入的评论变得振振有辞而刻意不提。[109][110][111]

何清涟在她于美国之音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中批评德国政界与一些媒体自我陶醉于“欢迎文化”带来的崇高道德感与骄傲感中,而德国政府在当前移民危机中对舆论实行管制,德国媒体受“政治正确”的约束,与默克尔政府保持一致,对德国政府难民政策提出质疑者,其言论一律被看作是“新纳粹种族歧视言论”。德国政府要求Facebook加强打击被德国政府认为是仇外的网上言论,被指是“德国版的网络监控”。[112]

2015年9月25日,德国官员透露到德国寻求庇护而宣称来自叙利亚的申请者中,估计约有3成人是来自其它国家而假冒为叙利亚人。[113]同日,保加利亚东正教会呼吁保加利亚政府不应再让穆斯林移民入境,又表示当前局势就像是一场侵略,保加利亚人民不应该因为难民来源国自己本身问题而面临灭顶之灾。[114]

匈牙利于2015年9月和10月先后在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边界设置边境围栏,并强制入境难民向匈牙利申请庇护。由于《都柏林规则》的缘故,以其它国家为目的地的难民不愿意向匈牙利申请庇护,进入匈牙利的难民人数大幅减少,许多人改为取道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北上。[115]

芬兰预计2015年全年将有不少于3万人向该国申请庇护,是2014年的8倍。2015年9月,有报道指一些大多来自伊拉克的难民不满意芬兰天气太冷和生活太沉闷,离开芬兰返回瑞典寻求庇护。[116]

2015年10月,媒体披露一份德国政府内部报告估计2015年全年可能有多达150万人进入德国寻求庇护,数字较先前估计更高。报告又推算当一个来自中东的人在德国成功申请庇护后,平均会通过申请家庭团聚再把4至8个家人接到德国居住,对德国造成更沉重的负担。[117]德国警方表示在收容所里有一些穆斯林难民自行实施伊斯兰教法,基督教徒、库尔德人和雅兹迪人难民受袭击的事件日渐加剧,不同种族和宗派的穆斯林互斗的事件也经常发生。[118]在德国某地的一个收容所,自从有女清洁工在10月首10天里每天都遭受性侵犯后,当局改为只派男清洁工到那里。[119]同月,捷克前总统瓦茨拉夫·克劳斯批评德国总理默克尔收容大量难民的做法是“极其天真、不理智”,克劳斯把现时涌入欧洲的难民与数百年前抵达美洲杀死大量当地土著的欧洲移民相提并论。[120]

德国联邦刑事局局长Holger Münch表示难民大量涌入已经威胁德国的安全。[121]难民涌入德国也引致一些中国人担心到德国留学是否安全。[122]有预测认为由于穆斯林难民涌入德国加上家庭团聚申请带来更多移民,到2020年将有2000万穆斯林居住在德国,将会永久改变德国的面貌。[123]

2015年10月,土耳其开出协助欧盟应付移民危机的条件,包括土耳其国民免签证进入欧盟国家及土耳其成为欧盟成员国等,被英国独立党领导人奈杰尔·法拉奇批评为勒索和完全不能接受,欧洲议会的争取欧洲自由人士和民主人士联盟党团领袖居伊·伏思达也警告欧盟不应该依赖逐渐步入极权统治的土耳其。[124][125]

2015年10月,英国媒体披露一份政府文件估计英国每接收一名叙利亚难民,引起的政府开支最多可达每年23,420英镑。[126]

2015年10月,丹麦政府有意强制境内难民参加性教育课程,让他们明白丹麦社会的风俗习惯与难民母国有差异,教育他们不应以为女孩穿短裙参加深夜舞会就可以对她们为所欲为,试图减少难民在丹麦干犯性罪行[127][128]

2015年11月,德国犹太人社群领袖约瑟夫·舒斯特(Josef Schuster)表示支持对德国收容难民人数设立上限,理由是许多寻求庇护者来自有仇恨犹太人和不宽容文化的地区。[129]

2015年12月,德国官员表示在1月至10月检查了6千多本叙利亚护照,发现其中只有8%是伪造,比例低于9月时的“叙利亚难民有3成是假冒”说法。[130]

2015年11月13日晚,法国巴黎发生一连串恐怖袭击,造成超过130人丧生。随后的调查发现至少一名施袭者是于2015年进入欧洲的寻求庇护者。[131]匈牙利总理奥班·维克多表示事实证明了难民潮被恐怖组织利用。他批评欧盟通过的移民配额制“会让恐怖主义在欧洲蔓延”。[132]

2015年12月31日跨年夜,德国科隆发生大群疑似是寻求庇护者的男子大规模性侵犯和抢劫德国女性的事件。连同科隆所在的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在内,全国一共有12个州发生类似事件,而被确认的科隆事件疑犯大多是寻求庇护者,引致德国民众进一步质疑总理默克尔对境外难民广开大门的政策。[133]另一方面,德国各级政府及德国媒体初时为了“支持收容外国难民”的政治正确而隐暪各地跨年夜性侵事件,在案情曝光后招致各界强烈批评。[134]

2016年[编辑]

2016年1月,德国一名13岁俄裔少女报称在柏林被多名疑似是难民的阿拉伯裔年轻男子当街掳走和轮奸,事后德国警方声称该名少女是自愿性交,也没有被绑架。该名少女的亲人否认德国警方的说法。一些德国俄裔人士发起示威,抗议德国警方隐暪真相。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也批评德国当局隐暪事件真相。[135][136][137]德国警方后来公布更多案情,澄清“俄裔少女被强奸”是子虚乌有,但是因为该少女未满14岁,警方仍会以性侵犯罪行继续调查与她性交的两名土耳其裔男子。[138]同月瑞典一个无成人陪伴青少年寻求庇护者收容中心有一名女职员被人用刀刺毙,一名住在该中心的15岁寻求庇护者疑犯被捕。[139]

2016年1月,土耳其要求欧盟提供50亿欧元,以换取土耳其合作减少难民涌入欧洲。土耳其与欧盟曾于2015年11月达成协议,当时欧盟同意向土耳其提供30亿欧元,又同意积极推进土耳其加入欧盟的谈判进程。[140]2016年2月,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批评西方国家对难民危机的政策时威胁开放边境,让数百万难民涌入欧洲。[141]

2015年1月至2016年9月经地中海抵达希腊(蓝)和意大利(浅蓝)的人数,数字来自联合国难民署[142]

2016年3月20日,土耳其与欧盟最新达成的协议开始生效,即日起从土耳其进入希腊的寻求庇护者必须在希腊登记及提交庇护申请,不依程序申请或不符合庇护资格的非法移民将被遣返土耳其,而欧盟每遣返一名非法移民回土耳其,需同时从土耳其接收一名合资格的叙利亚难民,欧盟接收人数上限为7万2千人,如需要遣返的人数超出此限,则遣返机制中止。协议要求土耳其采取措施阻截非法移民从土耳其进入欧盟区。欧盟同意向土耳其提供最多60亿欧元,并在满足指定条件后向土耳其国民给予免签证进入欧盟待遇。[143]比利时首相夏尔·米歇尔形容欧盟与土耳其的谈判遇到敲诈[144]另一方面,土耳其东部有许多乡村地区居民打算在欧盟落实免签证待遇后到欧洲定居,以摆脱在家乡的贫困生活。[145]

随著越来越多穆斯林寻求庇护者涌入德国,德国越来越多学校饭堂和食肆为免冒犯穆斯林,主动停止供应猪肉及猪肉制品如香肠烟肉。有基督教民主联盟的地方高层对此表示反对,认为吃猪肉是德国文化的一部分,德国人没有强迫他人吃猪肉,也不应该剥夺大多数人吃猪肉的选择。[146][147]

2016年5月,有报道指土耳其政府不批准境内有高学历的叙利亚难民离境前往欧洲,并打算把许多身负重伤或低学历的叙利亚人列入欧盟接收难民名单中,引起多个欧盟国家不满。[148]

踏入2016年以来,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所属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在多个州议会选举接连受挫,被认为是反映大量德国选民不满意默克尔的难民政策。在基民盟于9月的柏林州议会选举受挫后,默克尔终于承认在接收难民政策上“准备不足”。[149]另一方面,在德国兴建和管理难民居所、培训难民以至为难民提供各种服务被指已经“产业化”,德国各级政府把接待难民的大量工作外判,为提供相关服务的业者带来巨大商机,“难民产业”在德国蓬勃发展的同时,也有人批评当前现象造就不少人从中“发难民财”。[150]

2016年11月,《每日邮报》报道德国有一些穆斯林难民正在试图把德国变成一个伊斯兰国家,方法是大量生育增加人口,以使德国的穆斯林人口终有一天超越非穆斯林人口,到时就可以接管德国以及消灭德国的基督教徒。报道又指他们在没有非穆斯林在场的时候,就会放胆表露仇视非穆斯林的内心想法。仇视异教徒的穆斯林难民也向下一代灌输仇视非穆斯林的思想,并在子女年幼之时已带他们到宣扬仇视非穆斯林的清真寺听道。[151][152]

2016年12月,德国一名17岁阿富汗难民因为涉嫌于10月奸杀一名19岁德国少女被捕,据报疑犯已向警方承认罪行。预计案件审讯将于2017年开始。死者是一名欧盟高官的女儿,遇害前经常到难民中心当义工。[153][154]同月德国柏林某地铁站有一名熟睡中的露宿者被一群青少年难民点燃衣服,幸被及时扑熄,事后警方拘捕7名来自中东的15至21岁难民,事件引起一些德国民众批评政府对难民管理不严,另有意见指德国的露宿者因难民危机而受害,政府把本来可用于收容露宿者的福利住房改用于收容难民,引致德国的露宿者人数大增。[155][156]

一项研究显示,德国暴力罪案在2015年和2016年上升约10%。该研究把造成上升的原因大部份归咎于年轻男性难民,又指来自较不容易获得难民资格地区的寻求庇护者较来自叙利亚等战乱地区的人有高得多的暴力犯罪率。[157]据德国内政部数字,由难民、寻求庇护者和非法移民干犯的怀疑罪行在2016年达到174,438宗,较前一年上升52.7%。[158]另外有一些德国女性在遇到疑似寻求庇护者性侵犯后,因为不想加深人们对寻求庇护者的负面印象而选择不报案。[159]

2017年及以后[编辑]

2017年2月,德国政府开始推行“Starthilfe Plus”计划,以金钱资助鼓励寻求庇护者自愿返回母国,每名自愿撤回庇护申请的人最多可获发1200欧元,符合若干指定条件者有额外资助。[160]

2017年5月,欧盟移民及民政事务专员季米特里斯·阿夫拉莫普洛斯(Dimitris Avramopoulos)表示人口偷运者利用中国制造的充气橡皮艇把大量移民经地中海送到欧洲,呼吁中国政府采取行动,避免出口的橡皮艇落入到人口偷运者手中。[161]

2017年5月31日喀布尔发生死伤惨重的汽车炸弹袭击后,德国政府暂停遣返申请庇护失败的阿富汗寻求庇护者,但刑事罪犯、有可能参与恐怖活动的人或在身份确认过程中极不合作的人不在此限。[162]

2017年7月,欧盟成员国内政部长会议决定限制橡皮艇和舷外马达的出口,避免它们落入偷渡集团之手。同月奥地利内政部长索波特卡呼吁惩罚那些在利比亚海岸外与偷渡集团合作的个别救援组织。[163]

2017年10月有报道指欧盟已决定对那些在接收被遣返人士上不合作的国家收紧签证政策。[164]

观点[编辑]

德国有意见认为,接收大量移民及难民,可以缓解德国劳工短缺的问题,[165]然而2013年的一项调查指出在德国的来自阿拉伯国家的合法移民(不包括难民和寻求庇护者)失业率是各个外来族群中最高,黎巴嫩籍移民失业率为55%,伊拉克籍46%,非阿拉伯国家的阿富汗籍移民失业率为37.5%,伊朗籍37.1%,相比之下当时德国全国失业率约7%,在德国的外国人(不包括难民和寻求庇护者)失业率为14%。[166]

影响[编辑]

违法活动[编辑]

除了偷渡集团以招揽、协助有意到欧洲居留的人偷渡进入欧洲从中取利外,伪造叙利亚人身份证明文件或为非叙利亚人获取真的叙利亚护照也成为一门新兴生意。有报道指获取一本假叙利亚护照及相关的假身份证明文件只需花250美元,即使是真护照也只需2,500美元就可以到手。[167]

欧洲刑警组织估计偷渡集团于2015年共获利60亿欧元,大部分是来自安排移民非法进入欧洲。欧洲刑警组织称人口偷渡已成为“欧洲增长最快的犯罪活动”。[168]

新纳粹主义[编辑]

因为地理位置造成难民从土耳其涌入希腊,成了希腊政府继债务危机后最头痛的问题,也成了该国国内新纳粹主义政党金色黎明扩张的温床,因此该党在难民营前种族歧视对难民叫嚣甚至攻击他们,例如:对移民居住地区攻击、泼漆、对他们行纳粹礼、宣称崇拜希特勒,甚至出现反犹口号。[169]同时其他国家也有很多新纳粹的政党或追随者也有类似的行为。

各国反应[编辑]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UNHCR chief issues key guidelines for dealing with Europe's refugee crisis. UNHCR. "This is a primarily refugee crisis, not only a migration phenomenon."
  2. ^ European Refugee Crisis 2015: Why So Many People Are Fleeing The Middle East And North Africa. 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 2015-09-03 [2015-09-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7). 
  3. ^ Europe migrant crisis. 
  4. ^ The battle over the words used to describe migrants. 
  5. ^ Europe’s Migration Crisis. [2015-09-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22). 
  6. ^ Refugees or migrants – what’s in a word?. [2015-09-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5). 
  7. ^ European migrant crisis: A country-by-country glance. [2015-09-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7). 
  8. ^ UNHCR viewpoint: 'Refugee' or 'migrant' - Which is right?. UNHCR. [2015-09-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22). "The majority of people arriving this year in Italy and Greece especially have been from countries mired in war or which otherwise are considered to be 'refugee-producing' and for whom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is needed. However, a smaller proportion is from elsewhere, and for many of these individuals, the term 'migrant' would be correct."
  9. ^ Migratory routes map. Frontex. [2015-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20). 
  10. ^ Sea Arrivals to Southern Europe. UNHCR.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07). 
  11. ^ 难民危机侵蚀欧盟价值观根基. 新浪财经. 2015-09-06. 
  12. ^ 10 truths about Europe’s migrant crisis. The Guardian. 2015-08-10. 
  13. ^ Bréville, Benoît. Immigration, un débat biaisé. Le Monde diplomatique. 2018-11-01 [2020-0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08) (法语). 
  14. ^ Jennifer Rankin. EU declares migration crisis over as it hits out at 'fake news'. The Guardian. 2019-03-06 [2019-1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26). 
  15. ^ Adrian Edwards. UNHCR viewpoint: 'Refugee' or 'migrant' – Which is right?. UNHCR. 2015-0-27 [2020-02-29] (英语). 
  16. ^ Delauney, Guy. Migrant crisis: Explaining the exodus from the Balkans. BBC News. 2015-09-08 [2017-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08) (英国英语). 
  17. ^ Over 1 million arrivals in Europe by sea: UNHCR. Business Standard India (Press Trust of India). 2015-12-30 [2020-0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01). 
  18. ^ 18.0 18.1 Mediterranean Crisis 2015 at six months: refugee and migrant numbers highest on record. UNHCR. 2015-07-01 [2020-02-29] (英语). 
  19. ^ Global Trends Forced Displacement in 2014 (PDF). UNHCR. 2015-06-18 [2020-0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17) (英语). 
  20. ^ Nordland, Rod. A Mass Migration Crisis, and It May Yet Get Worse. The New York Times. 2015-10-31 [2020-02-29]. ISSN 0362-4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4) (美国英语). 
  21. ^ d’Albis, Hippolyte; Boubtane, Ekrame; Coulibaly, Dramane. Macroeconomic evidence suggests that asylum seekers are not a “burden” for Western European countries. Science Advances. 2018-06-20, 4 (6): eaaq0883. doi:10.1126/sciadv.aaq0883. 
  22. ^ Ruz, Camila. The battle over the words used to describe migrants. BBC News. 2015-08-28 [2020-02-29] (英国英语). 
  23. ^ Immigration in the EU (PDF). European Commission. 2015-10-06 [2020-02-2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5-09-23) (英语). 
  24. ^ 谁的终结?——福山与张维为对话“中国模式”. 观察者网. 2011-11-01 [2017-11-26]. 
  25. ^ Annual Risk Analysis 2015 (PDF). 欧洲边境和海岸警卫队. 2015-04-27 [2015-09-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5-11-17). 
  26. ^ 国际纵横:愈演愈烈的欧洲移民危机. BBC中文网. 2015-08-29. 
  27. ^ Mapping Mediterranean migration. BBC. 2014-09-15. 
  28. ^ Greece completes anti-migrant fence at Turkish border. Kathimerini. 2012-12-17. 
  29. ^ Mare Nostrum Operation. Marina Militare. 
  30. ^ 危机研究视角下的欧洲难民潮. 京华时报. 2015-09-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8). 
  31. ^ Europe's response: "Face-saving not a life-saving operation". Amnesty International. [2015-04-24]. 
  32. ^ EU agrees on Naval intervention
  33. ^ UK axes support for Mediterranean migrant rescue operation. The Guardian. 2014-10-27 [2015-04-20]. 
  34. ^ Syria's refugee crisis in numbers, Amnesty Inetrnational, 4 September 2015
  35. ^ 雪地鴻爪:搬起石頭砸自己腳. 太阳报. 2015-08-25. 
  36. ^ 移民危机:巴尔干大逃亡. BBC中文网. 2015-09-08. 
  37. ^ 虎視寰球:真假難民折騰歐盟. 太阳报. 2015-11-05. 
  38. ^ 38.0 38.1 Annual Risk Analysis 2015 (PDF). Frontex: 59. 2015-04-27 [2015-09-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5-11-17). 
  39. ^ 39.0 39.1 Migrant boat capsizes off Libya, 400 feared dead. Fox News. 2015-04-15 [2015-04-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30). 
  40. ^ Latest Trends at external borders of the EU. Frontex. 2015-02-02 [2015-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28). 
  41. ^ Migratory routes map. Frontex. [2015-04-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20). 
  42. ^ Annual Risk Analysis 2015 (PDF). Frontex: 59. 2015-04-27 [2015-09-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5-11-17). 
  43. ^ The sea route to Europe: The Mediterranean passage in the age of refugees. UNHCR: 14. [2015-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29). 
  44. ^ The sea route to Europe: The Mediterranean passage in the age of refugees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UNHCR, p.3.
  45. ^ Refugees/Migrants Emergency Response - Mediterranean. UNHCR. 
  46. ^ LARRY BUCHANAN; SERGIO PEÇANHA. Europe Tries to Shut Down Routes as Migrant Flow Intensifies. The New York Times. 2016-03-11 [2016-03-13]. 
  47. ^ 47.0 47.1 Number of migrants arriving in Greece dropped in March. Frontex. 2016-04-18. 
  48. ^ 48.0 48.1 Number of migrants arriving in Greece dropped 90% in April. Frontex. 2016-05-13. 
  49. ^ "Italian coastguard and navy rescue 3,300 migrants off coast of Libya". Deutsche Welle. 27 June 2016.
  50. ^ 48小时之内非洲万余难民冒险偷渡意大利. 德国之声. 2016-10-05. 
  51. ^ Asylum and first time asylum applicants by citizenship, age and sex Monthly data (rounded). Eurostat. 2015-09-02. 
  52. ^ Asylum statistics. EUROSTAT. [2015-09-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12). 
  53. ^ EU Member States granted protection to more than 185 000 asylum seekers in 201 4 (PDF). EUROSTAT. [2015-09-0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3-28). 
  54. ^ Asylum in the EU (PDF). European Commission. [2015-09-0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3-28). 
  55. ^ Concern over burgeoning trade in fake and stolen Syrian passports. The Guardian. 2015-09-08. 
  56. ^ Migrants could be getting Syrian passports with few checks in their bid to reach Europe. Daily Mail Online. 2015-09-11. 
  57. ^ 信奉伊斯蘭教難民 部分抵歐洲後改信基督. 香港电台. 2015-09-04. 
  58. ^ Four out of five migrants are NOT from Syria: EU figures expose the 'lie'. Daily Mail Online. 2015-09-18. 
  59. ^ 59.0 59.1 人潮前仆後繼 政策大逆轉 德局部遣返阿富汗難民. 苹果日报 (香港). 2015-10-28. 
  60. ^ Germany to send Afghan refugees back. 德国之声. 2015-10-28. 
  61. ^ 德国2015年收留110万移民. 美国之音. 2016-01-06. 
  62. ^ 德内政部:去年来德难民人数实为89万. 德国之声. 2016-09-30. 
  63. ^ Migrant crisis: Germany sees massive drop in asylum seekers. BBC News. 2017-01-11. 
  64. ^ 2017年来德难民人数大幅下降. 德国之声. 2018-01-16. 
  65. ^ Migrant crisis: Who does the EU send back?. BBC News. 2015-09-09. 
  66. ^ 阿富汗:将接受德国遣返公民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央广播电台,2015-11-02。
  67. ^ 外媒:阿富汗不打算从瑞典接回被拒难民. 中新网. 2016-02-03. 
  68. ^ 德国开始向阿富汗遣返难民. 中新网. 2016-12-15. 
  69. ^ 德要求北非国家接回移民 否则停止援助. BBC中文网. 2016-01-18. 
  70. ^ 德国遣返难民申请者人数创纪录. 德国之声. 2017-02-19. 
  71. ^ Irregular Migrant, Refugee Arrivals in Europe Top One Million in 2015: IOM. IOM. 2015-12-22 [2016-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28). 
  72. ^ A million refugees and migrants flee to Europe in 2015. UNHCR. 2015-12-22 [2016-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29). 
  73. ^ Migrant crisis: 71 bodies found in Austria lorry. BBC News. 2015-08-28. 
  74. ^ The Deadliest Year: Over 5,000 Migrants Die Crossing Mediterranean in 2016. Sputnik. 2017-01-06. 
  75. ^ 国际移民组织:2017年逾17万难民横渡地中海避难. 中新网. 2018-01-05. 
  76. ^ Smugglers help refugees compare welfare benefits. The Local. 2015-07-23. 
  77. ^ 77.0 77.1 难民为何偏爱德国?住宿免费 每月可获352欧元生活费. ce.cn. 2015-09-07 [2015-09-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6). 
  78. ^ 德国新难民法提前生效 是急就章还是灵丹药?. 中新网. 2015-10-27. 
  79. ^ 年龄决定命运 德国对未成年难民“测龄”引争议. 中新网. 2016-09-19. 
  80. ^ 80.0 80.1 Denmark to slash benefits for asylum seekers in attempt to deter refugees. The Guardian. 2015-07-01. 
  81. ^ 81.0 81.1 Factbox: Benefits offered to asylum seekers in European countries. Reuters. 2015-09-16. 
  82. ^ Middle Eastern migrants refuse to claim asylum in Denmark as benefits are not good enough. Daily Express. 2015-09-17. 
  83. ^ Betting on the Wrong Norse: Refugees Deemed Rotten in the State of Denmark. sputniknews.com. 2015-12-09. 
  84. ^ 丹麦立法没收难民财物 官员辩称:为维持难民生计. 中新网. 2015-12-15. 
  85. ^ 丹麦议会通过新法律将收缴难民随身财物. BBC中文网. 2016-01-26. 
  86. ^ 難民接收大國 瑞典的政策難以為繼. hk.finance.yahoo.com. 2015-11-25. 
  87. ^ 瑞典大幅收紧难民政策. 人民网. 2015-11-25. 
  88. ^ 前途渺茫生活艰难 赴瑞典难民想回家. 中新网. 2015-12-29. 
  89. ^ Migrant 'children' pictures that shed light on growing scandal amid asylum crisis. Daily Mail Online. 2016-01-29. ... But in the years that followed, the word has spread across Europe about how easy it is to be accepted as a child migrant in Sweden. ... Under Swedish human rights rules, migrants are not physically vetted so their age cannot be accurately assessed ... 
  90. ^ 90.0 90.1 Why has Sweden got more boys than girls?. BBC News. 2016-01-30. 
  91. ^ 虎視寰球:北歐富國非難民天堂. 太阳报. 2016-01-23. 
  92. ^ 瑞典大选登场 极右翼势力抬头给大选增添变数. 中新网. 2018-09-09. 
  93. ^ Krasimirov, Angel. Bulgaria to extend fence at Turkish border to bar refugee influx. Reuters. 2015-01-14. 
  94. ^ 伊斯蘭國揚言 50萬難民送歐洲. 自由时报电子报. 2015-02-20. 
  95. ^ German school prohibits revealing clothing. DW.COM. 2015-07-07. Critics accused head teacher Martin Thalhammer of imposing Islamic standards of behavior on his students ... 
  96. ^ 英安排難民住飯店 納稅人超不爽. 自由时报电子报. 2015-08-03. 
  97. ^ 敘利亞人成功闖關 恐掀新一輪危機. 文汇报. 2015-09-09. 
  98. ^ Europe migrant crisis: Germany 'will cope with surge'. BBC News. 2015-08-19. 
  99. ^ Orbán: Too many immigrants would be ‘end of Europe’. The Budapest Business Journal. 2015-09-04. 
  100. ^ 匈湧難民 德奧接收. 东方日报. 2015-09-06. 
  101. ^ Migrants reach Austria and Germany after long ordeal. BBC News. 2015-09-06. 
  102. ^ 'Just wait…' Islamic State reveals it has smuggled THOUSANDS of extremists into Europe. Daily Express. 2015-09-07. There are now more than 4,000 covert ISIS gunmen "ready" across the European Union 
  103. ^ Wilders tells Dutch parliament refugee crisis is 'Islamic invasion'. Reuters. 2015-09-10. 
  104. ^ Saudi Arabia offers Germany 200 mosques - one for every 100 refugees who arrived last weekend. The Independent. 2015-09-11. 
  105. ^ Migrant crisis: Munich 'at limit' as thousands more arrive. BBC News. 2015-09-13. 
  106. ^ Germany may get 1 million new arrivals this year-vice chancellor. Reuters. 2015-09-14. 
  107. ^ Croatian police struggle with refugees as Hungary faces condemnation for using tear gas. Daily Mail Online. 2015-09-17. 
  108. ^ Europe gets 8,000 refugees from Iraq and Syria daily - UN. BBC News. 2015-09-25. 
  109. ^ 难民性侵德国7岁女童 民众斥媒体刻意淡化,ETtoday,2015-09-16。
  110. ^ Germany: Migrants' Rape Epidemic. www.gatestoneinstitute.org. 2015-09-18. 
  111. ^ Germany in a state of SIEGE after Angela Merkel opened floodgates to migrants. Daily Mail Online. 2015-09-25. 
  112. ^ 何清涟: 德国的宪政、法治在弱化 - 写于德国统一25周年之际. 美国之音. 2015-10-05. 
  113. ^ Nearly a third of migrants in Germany claiming to be Syrians aren’t from Syria. The Washington Post. 2015-09-25. 
  114. ^ Don't let Muslim migrants in, says Bulgaria's Orthodox Church. Yahoo News India. 2015-09-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8). 
  115. ^ 匈牙利高压政策“奏效” 难民绕道申根告急. 中新网. 2015-09-28. 
  116. ^ 'Finland's no good': Disappointed migrants turn back. Yahoo News. 2015-09-25. 
  117. ^ 德国称预计2015年将接收150万难民 远超预测,中新网,2015-10-06。
  118. ^ “颜色革命”也让欧洲大陆“很受伤”,中新网,2015-10-06。
  119. ^ Refugee women are forced to become €10-a-time prostitutes at German asylum camps. Daily Mail Online. 2015-10-16. At one migrant centre in the town of Kitzingen ... attacking the female cleaner between October 1 and October 10. 
  120. ^ 捷克前总统批默克尔难民政策“天真太不理智”. 中新网. 2015-10-16. 
  121. ^ 德国调查入境难民涉及恐怖组织及战争罪行事件. 中新网. 2015-10-31. 
  122. ^ 难民危机冲击德国治安 中国学生更倾向赴英留学. 中新网. 2015-10-31. 
  123. ^ Germany: "20 Million Muslims by 2020". www.gatestoneinstitute.org. 2015-11-01. 
  124. ^ Turkey issues lists of demands to EU over migrants and tightening border controls. Daily Mail Online. 2015-10-16. He is threatening to flood Europe with migrants unless we pay him three billion euros and accept Turkey into the EU. This blackmail is completely unacceptable. 
  125. ^ Turkey could join the EU sooner after helping with the refugee crisis says Angela Merkel. Daily Mail Online. 2015-10-18. Today Mrs Merkel said Germany could speed up the move towards to visa-free travel to the EU for Turks ... 
  126. ^ Every Syrian refugee accepted into Britain will cost taxpayers up to £23,420 a year. Daily Mail Online. 2015-10-19. 
  127. ^ Denmark politicians push for sex education for migrants and refugees after attacks. The Independent. 2015-10-29. 
  128. ^ 「親吻不代表性愛」 丹麥將強制難民上性教育課. 自由时报电子报. 2015-10-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06). 
  129. ^ 德国犹太人领袖支持限制难民流入. FT中文网. 2015-11-24. 
  130. ^ Germany says overestimated migrants with fake Syrian passports. Daily Mail Online. 2015-12-15. 
  131. ^ 巴黎连环袭击:至少一名枪手登记为叙利亚难民. BBC中文网. 2015-11-15. 
  132. ^ 匈牙利总理称欧盟移民配额制使恐怖主义蔓延. 中新网. 2015-11-17. 
  133. ^ 科隆35女遭淫辱 德人遷怒難民政策. 东方日报. 2016-01-06. 
  134. ^ 科隆性侵案:追求“政治正确”使德国政府陷入困局. 国际在线. 2016-01-13. 
  135. ^ Russia steps into Berlin 'rape' storm claiming German cover-up. BBC News. 2016-01-27. ... Thousands of Russian-speakers took to the streets across Germany at the weekend protesting against what they say is a cover-up by police. ... But a TV interview given by a woman identified as the girl's aunt claimed that the girl was raped by numerous men over the 30-hour period while she was missing. ... 
  136. ^ Germany warns Russia over teen 'rape' case. BBC News. 2016-01-27. 
  137. ^ 幼女遭難民輪姦30小時 德警:自願. 文汇网. 2016-01-28. 
  138. ^ 俄裔少女德国遭轮奸真相. RFI. 2016-01-29. 
  139. ^ Sweden's Alexandra Mezher stabbed to death at CHILD migrant centre. Daily Mail Online. 2016-01-26. 
  140. ^ 土耳其要求欧盟提供50亿欧元解决移民危机. 中新网. 2016-01-31. 
  141. ^ Turkish President Erdogan threatens to send millions of refugees to Europe. Deutsche Welle. 2016-02-11. 
  142. ^ Arrivals to Greece, Italy and Spain. January–December 2015 (PDF). UNHCR. [2018-06-22].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3-28). 
  143. ^ 欧盟和土耳其达成解决难民危机“九点协议”. 新华网. 2016-03-20. 
  144. ^ 比利时首相:与土耳其就难民问题的谈判有时会变为敲诈. 中国网. 2016-03-18. 
  145. ^ 土耳其乡村居民期待免签证赴欧. 美国之音. 2016-09-22. 
  146. ^ 德餐廳為回教徒停售肉腸 政府誓保傳統文化. 东网即时. 2016-03-07. 
  147. ^ 德國飯堂餐單剔除豬肉產品. 都市日报. 2016-03-07. 
  148. ^ 媒体:土耳其阻止高学历难民进入欧盟. 德国之声. 2016-05-21. 
  149. ^ 德国总理默克尔就难民政策认错:愿时光倒流. 国际在线. 2016-09-21. 
  150. ^ 争议声中的德国难民产业链. 时代在线. 2016-09-13. 
  151. ^ Arabic translator at German refugee camp says migrants display 'pure hatred' of Christians. Daily Mail Online. 2016-11-18. 
  152. ^ 密謀狂生仔人海戰術 難民想將德國回教化?. 苹果日报 (香港). 2016-11-20. 
  153. ^ Teenage Afghan immigrant is arrested in Germany over murder of medical student. Daily Mail Online. 2016-12-04. 
  154. ^ 頭髮被拔掉!歐盟官員19歲女兒遭姦殺屍體丟河 17歲難民認罪. ETtoday. 2016-12-04. 
  155. ^ 平安夜点燃流浪者衣服嫌犯为年轻难民. 德国之声. 2016-12-27. 
  156. ^ 中东难民火烧流浪汉震惊德国 民众批评政府管理不严. 中新网. 2016-12-28. 
  157. ^ Violent crime rises in Germany and is attributed to refugees. Reuters. 2018-01-03. 
  158. ^ Migrant crime in Germany rises by 50 per cent, new figures show. The Telegraph. 2017-04-25. 
  159. ^ 多名德女遭性侵不報案 「怕壞了難民名聲」. 苹果即时. 2016-07-05. 
  160. ^ 德國砸下13億 請難民回鄉. 自由时报电子报. 2017-01-22. 
  161. ^ EU blame the migrant crisis on CHINA. Daily Mail Online. 2017-05-04. 
  162. ^ 德国暂停遣返阿富汗人!纽伦堡事件神转折?. 德国之声. 2017-06-01. 
  163. ^ NGO地中海上救援人士挨批. 德国之声. 2017-07-18. 
  164. ^ 不接受遣返移民?欧盟不发签证!. 德国之声. 2017-10-30. 
  165. ^ 德勞工荒惡化 難民成及時雨. 东方日报. 2015-09-07. 
  166. ^ 失業機率高 移民德國謀職不易. Yahoo奇摩新闻. 2013-09-13. 
  167. ^ 欧盟被指面对伪造的难民身份证件“力不从心”. 中新网. 2015-11-23. 
  168. ^ People-smuggling gangs net 6 billion euros in migrant traffic to Europe: Europol. Reuters. 2016-02-22. 
  169. ^ 希腊关门、遣返难民,欧盟到了“清场时间”?
  170. ^ 王毅就难民问题阐明中方立场:难民不是移民. 网易,来源:央视. 2017-06-25 [2017-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6) (简体中文). 
  171. ^ 王毅与黎巴嫩外交部长巴西勒举行会谈.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网站. 2017-06-23 [2017-09-07] (简体中文). 

延伸阅读[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