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中重治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竹中 重治
假名 たけなか しげはる
平文式羅馬字 Takenaka Shigeharu
日本歧阜縣的竹中重治銅像

竹中重治(1544年9月27日-1579年7月6日),一說名為「重虎」,通稱「半兵衛」,死後法名為「深龍水徹」。日本戰國時代安土桃山時代武將。美濃國不破郡菩提山城城主竹中重元之子,西美濃十八將之一,弟弟為竹中重矩,兒子為竹中重門。從兄弟為竹中重利(府內藩初代藩主)。日本戰國時代的代表參謀、軍師,與同期的黑田官兵衛並稱的「二兵衛」。

略傳[編輯]

天文13年(1544年)、出生於美濃國大野郡大御堂城(岐阜県揖斐郡大野町)。永祿元年(1558年),與當時擔任不破郡岩手城主的父親,一同擊敗岩手彈正守忠誠,並於永祿2年(1559年)著手修建菩提山城並移居該城。 竹中重治元服後,與美濃三人眾之一的岩村城城主安藤守就之女(法名得月院)成親,1562年父親去世,重治繼承竹中家的家督之位及菩提山城,擁有約三萬石高土地,侍奉美濃國大名齋藤龍興。早前美濃國發生齋藤道三及齋藤義龍父子相爭,竹中重元因支持道三而失勢,作為重元之子的重治雖然憑藉岳父安藤守就的關係重歸齋藤家的行列,卻不受信任,遭到冷落。

齊藤家自齊藤義龍時代,即屢屢遭受來自尾張國織田信長的侵攻,永祿4年(1561年)7月美濃再度遭受織田的侵攻,齊藤方採用竹中重治「十面埋伏陣」獨特的伏兵戰術,擊破織田方的攻勢。永祿6年(1563年)竹中重治再度擊退織田軍的攻勢(新加納之戰,一說為日根野弘)。 永祿7年(1564年)2月,據傳竹中重治為了勸戒耽於酒色的主家齋藤龍興,命令當時在稻葉山城作為人質的弟弟久作(竹中重矩)裝病,隻身帶領16名隨從入城探病,然後智取以難攻不落見稱的稻葉山城,後來又將城還於龍興,震驚天下。據説,當時竹中重治和安藤守就與日根野備中守弘就及「美濃三人眾」之一的氏家直元不和(因三人眾不能理解重治的用心,另有一說是出於嫉妒),導致尾張的織田信長有機可乘,所以才會發動取城行動。取城當夜,重治命令各家臣手持兩支火把。齋藤軍在夜色中誤以爲織田家的大軍入侵,城內居民和士兵大舉逃散。重治趁勢闖入稻葉山城,很快就到龍興所住的御殿裏面見龍興,後來龍興逃往他城,在重治還城後才重新入城。重治還城後將家督之位讓予弟弟久作,隱居栗原山。曾一度以客將身分,接受淺井家的3000貫(相當15,000石高)俸祿,約一年後於舊領岩手再度隱居。

齋藤家滅亡後,竹中重治受聘淺井家以維持生計,後來由羽柴秀吉勸說改侍信長,依照竹中重門所著的「豊鑑」記載、信長接受秀吉的要求、同意竹中重治與牧村利貞、丸毛兼利共同擔任秀吉的「與力」。 信長包圍網期間,竹中重治利用自己原先在淺井家的人脈關係,協助進行各項調略活動。包括元亀元年(1570年)淺井方長亭軒城及長比城的策反(『淺井三代記』)。姉川之戰後被任命為羽柴秀吉寄騎(傳說是因為重治和信長關係不良,但也有別一說,信長認為把重治放在秀吉麾下,比安置在自己身邊更能發揮對外拓展的才能,未必是因為關係差,可以確定的是竹中從來都不是秀吉直臣),在秀吉麾下東征西討,而與另一參謀黑田孝高並稱為「兩兵衛」。豐臣秀吉之弟豐臣秀長、部將蜂須賀正勝前野長康等皆視半兵衛爲師,在軍中享有極高的聲譽。

豐臣秀吉被任命爲進攻中國地方的山陽道的的總大將後,竹中重治作爲參謀從軍,天正6年(1578年)、宇喜多氏位於備前的八幡山城,經由竹中重治的調略而陷落,更獲得信長的讚賞。秀吉的另一位幕僚黑田官兵衛銜命前往有岡城勸服荒木村重時,遭荒木村重軟禁,一時間誤傳官兵衛倒向荒木方,信長盛怒下,要求秀吉將官兵衛之子(松壽丸,後來的黑田長政)處死,所幸竹中重治以替身瞞過信長,更加深竹中與黑田家的友誼。但是天正7年(1579年)4月,在討伐播磨三木城的別所長治叛亂中病情惡化。竹中重治拒絕秀吉勸其回到京都療養的請求,堅持留在平井山前線,並留下「戰死沙場乃武士本色」的遺言後辭世,享年36,其死因推測應為肺結核或是肺炎。

軼聞[編輯]

重治自童年時代起就體弱多病,一度被認為是沒出息的人。太閤記與常山紀談均記載:其容顏,貌似女子。(「その容貌、婦人の如し」),隨軍出征時,往往靜靜地騎馬,與一般武將不同,形象有如漢高祖劉邦之張良。

由於容貌極像婦人,常常遭受主君齋藤龍興與家臣的嘲弄、龍興的寵臣齋藤飛騨守義高更將竹中重治的臉繪於櫓上,並朝畫像小便。數日後,飛騨守擔任龍興居室的宿衛,重治發動計奪稲葉山城的舉動,並襲殺飛騨守以為報復。

長篠之戰時,武田勢的一部向左側移動,有攻擊左翼的趨勢。秀吉由於軍隊人數眾多,變陣不易而顯得焦燥,重治進言這是武田軍佯動的計謀,應堅守陣地不動。秀吉未能聽勸,領軍前往迎撃。重治則堅決留在原陣地,後來果然武田軍又回攻原先陣地,幸賴重治堅持到秀吉回軍救援。

「兩兵衛」之一的黑田孝高曾帶著秀吉所賜的「兄弟的誓紙」去見重治,重治立刻將誓紙燒掉,並勸戒孝高「你與秀吉殿下為主從,不是兄弟,誓紙的事請盡快忘記」。在孝高出使叛將荒木村重居城卻反被囚禁時,信長懷疑遲遲未歸的孝高已經叛逃,遂命令重治殺掉孝高的嫡長子黑田長政,重治表面答應,實際上私藏長政免遭毒手,因而贏得孝高父子的尊敬與感激,但也觸怒後來知情的信長,此時的竹中已病入膏肓且遠在中國參與毛利遠征而來不及治罪,一連串的藏子風波也隨著竹中病逝與證實孝高清白後煙消雲散。

重治病逝後,黑田家也因感激竹中重治的恩德持續保持與竹中家的良好關係,重治嫡長子竹中重門的元服儀式由黑田孝高擔任烏帽子親(成年禮中行冠禮之人),到江戶時期兩家關係仍然友好親密。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