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治藏歷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西藏历史
布達拉宮
藏区 · “西藏”名称
历史年表

中華人民共和國治藏歷史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至今中央政府與西藏的關系史。

1949年至1959年[编辑]

1949年10月1日,当时中華人民共和國实际控制区域仍未及於西藏等地區,北京广播电台宣称:“中国人民解放軍一定要解放包括西藏、内蒙海南台湾在内的中国领土。”1949年11月2日,噶厦致函毛澤東,表示希望進行會談,派遣了孜本夏嘎巴、孜江堪穷·土登嘉波二人为代表。两人在香港簽證時,獲得中共政府的通知:即將到任的中共駐印度德里大使將與他們會談。中共方面代表聲明,西藏的國防由中央政府負責、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在承認上述條件后,代表們為了作出決定可以前往北京。以少年達賴为核心的噶厦自治政权表示无法接受,由此和谈未能进行。

1950年10月7日,由军官王其美率领的解放军四万余人分八路向康区首府昌都進攻,八千余人的藏军不敵戰败。两天后解放军繼續向昌都进军,俘获多麦总管阿沛·阿旺晋美及其手下士兵。[1]同日,噶厦政府向联合国秘书长呈交报告:“西藏人民已清楚无力阻擋中共軍隊的前進,西藏人已應允與共產黨政府進行和談。虽然长久热爱和平的西藏人民欲要战勝熟练於战争的共產黨軍隊的希望并不大,但我們相信在世界的任何地方,只要發生侵略行为,联合国是必定会帮助予以抗击的。”

1950年10月17日,面對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軍事力量,在西藏眾多僧侶的要求下,丹增嘉措提前正式繼位親政,處理政教事務。隨后达赖喇嘛丹增嘉措被迫離開拉薩,暫居西藏南部的錯模避难[2]。在打败西藏东部和北部的少数藏军,解放军约几万人向西藏中部地区推进。西藏噶厦政府代表团不得不前往北京进行和谈。1951年4月,以阿沛·阿旺晋美为首的五人代表团前往北京。1951年5月23日,西藏代表团在没有向西藏政府彙報的情况下与中国政府签订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3][4],协议一共十七条,规定:“西藏人民团结起来,将帝国主义侵略势力驱逐出西藏;西藏地方政府积极协助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巩固国防;西藏实行民族区域自治;西藏现行政治制度和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的固有地位及职权,中央不予变更,各级官员照常供职;实行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逐步发展西藏民族的语言、文字和学校教育,以及农牧工商业,改善人民生活;西藏地区的涉外事宜,由中央统一管理。”协议还明确规定,有关西藏的各项改革事宜,中央不加强迫,西藏地方政府自动进行改革。1951年5月27日,達賴喇嘛從北京的廣播中得知签订和平解放西藏十七條協定的消息。7月,張經武將軍抵達錯模會見丹增嘉措,打算讓達賴喇嘛與解放軍軍隊一同進入拉薩。但丹增嘉措堅持自己先回拉薩,8月,流亡在外大半年的達賴喇嘛回到拉薩。

噶厦政府以达赖喇嘛名义于1951年10月24日致电毛泽东,表示“双方代表在友好基础上,已于1951年5月23日签订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西藏地方政府及藏族僧俗人民一致拥护,并在毛主席及中央人民政府的领导下,积极协助人民解放军进藏部队,巩固国防,驱逐帝国主义势力出西藏,保护祖国领土主权的统一”。班禅喇嘛和堪布厅也发表声明,指出协议“完全符合中国各族人民,特别是西藏民族人民的利益”。同年10月26日,解放军进驻拉萨

1951年10月26日27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三千余解放军进入拉萨。另外,从西藏东部和新疆等地有两万余解放军进入西藏,并控制了日土噶尔等重要地区,随后又进驻江孜日喀则等地。于是,拉萨在内的西藏全部主要城市都有解放军驻守,并在西藏东部和西部的整个地区集中大量的军队。至此,中華人民共和國取得對西藏之实質管理权。

1954年,达赖班禅北京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達賴喇嘛在会上发言,对三年多来执行“十七条协议”所取得的成绩给予了肯定,对会议所审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部宪法草案中有关民族区域自治的原则和规定表示拥护。在谈到宗教问题时,达赖喇嘛说:西藏人民具有很浓厚的宗教信仰,一些人制造的“共产党、人民政府毁灭宗教”的谣言曾经使他们疑惑不安。但是现在,这种“挑撥离间的谣言已经全部破产了,西藏人民已经切身体会到了我们在宗教信仰上是有自由的。”他表示,要在中央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在各族人民帮助下,逐步把西藏建设成为繁荣幸福的地方。9月20日,达赖班禅等西藏代表与出席会议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国各民族代表以投票表决方式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在此次会议上,達賴喇嘛當選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班禅额尔德尼当选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

1955年之后,中央政府在四川青海等地藏區推行人民公社制度,进行大躍進运动。结果遭到地方藏人各阶层的抵制,并多次引發民众暴乱。

1956年4月22日,达赖喇嘛就任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主任委员。他在筹委会成立大会上致词说:“1951年我派代表到北京与中央人民政府代表进行谈判,在团结友爱的基础上,签订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从此,西藏人民永远摆脱了帝国主义的奴役和羁绊,回到祖国大家庭,和祖国各兄弟民族人民一样,充分享受到民族平等的一切权利,开始走上了自由幸福的光明大道。”

1959年至1966年[编辑]

但在1955年之后,中央政府四川青海等地藏區推行人民公社制度,进行“大躍進”运动,并以推翻“三大领主”的名义大量摧毁寺院,强迫僧人还俗,掠夺寺院和普通群众的财产[來源請求],结果遭到当地多数藏人的强烈抵制[5],并由此在这些地区引发激烈冲突,至1959年武装冲突扩展到拉萨。1959年,中央政府官员張經武邀請剛得到學位的達賴喇嘛一同欣賞歌舞,中央官員的多番催促確定表演時間,丹增嘉措最終選定3月10日。1959年3月10日,藏族群眾里拥护达赖喇嘛的人擔心達賴喇嘛遭中共綁架,包圍達賴喇嘛的夏宮羅布林卡,勸阻他赴約,並在大街上張貼海報、呼口號,要求中共離開西藏,最后演变为武装冲突。1959年3月17日,解放軍開始炮击藏族反抗武装占据的羅布林卡,當天深夜達賴喇嘛離開拉薩,飛往印度实际控制的达旺地区,開始了与8萬西藏人一起的流亡生涯[6][7][8]。西方国家将这件事定性为对西藏的武装入侵。1959年3月28日,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签署国务院令,宣布解散原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职权,并在西藏实施民主改革,废除政教合一封建农奴制

1959年4月29日,噶厦官员在印度达兰萨拉宣布成立西藏流亡政府,要求西藏独立,并在国际上逐渐得到了一些支持。班禅则支持中国政府。1959年6月20日,达赖喇嘛宣佈不承認「十七條協議」,並聲明「十七條協定」是西藏政府和西藏人民在武力下逼迫簽訂的。西藏流亡政府指,当年由阿沛·阿旺晉美率领的5人谈判代表团,是在中共当局的逼迫下和北京签署17条和平协议。当时他们在无法通知西藏政府的情况下,以个人名义在协议上签名,文件上的印章没有他们的正式官衔[9]中央政府认为,这次武装冲突是达赖喇嘛挑起的;因为中央政府要废除在西藏实行的农奴制,这触犯到了达赖喇嘛的个人利益。同年,西藏开始进行名为西藏民主改革土地改革運動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聲稱,由於冷戰的需要,美國中情局直接雇傭了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的兩個哥哥[10],也在1950至1959年之間,支持達賴喇嘛公開和中共對抗和流亡國外,又聯合英國印度施加壓力,使得印度同意接納達賴喇嘛和流亡的藏獨分子。50年代,美國科羅拉多山谷,秘密訓練藏獨武裝分子,並于1957年至1961年間,空投到西藏參戰。

1961年9月,十世班禅曾到西藏四川青海云南诸省藏区访问考查并发现人民公社的问题及执行民族、宗教、统战政策的问题后,质问中共四川干部“共产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你们为什么不为老百姓说话?为什么不向中央反映真实情况?为什么在人民的苦难面前闭上眼睛?”1962年5月初,十世班禅《关于西藏总的情况和具体情况以及西藏为主的藏族各地区的甘苦和今后希望要求的报告》(即七万言书)为题递交给国务院。在该文中,十世班禅提出“七个认识”,认为中共“平叛”和“民主改革”中出现的错误和问题极其严重[11] [12]

1964年,十世班禅出人意料地在拉萨对有一万多藏人参加的讲话中提出西藏有权独立并号召西藏独立,支持并赞扬了达赖喇嘛[13]

文革时期[编辑]

文革期间,红卫兵曾前往扎什伦布寺的佛塔将在该寺曾存放的五世九世班禅的遗骨挖出肢解抛弃,后被藏人找回[13]

1976年至1989年[编辑]

1976年毛澤東去世,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在视察拉萨“反帝公社”的居民住房后,表示要加大中央援助西藏的专门拨款的力度。中國改革开放以来,中央政府拨款修复了一些在文革中受到冲击的重要寺庙,修建了拉萨机场川藏公路(含南、北两线)、青藏公路以及滇藏公路四条入藏公路青藏铁路,随着交通情况的改善,西藏的旅游业逐漸发展,西藏人民的生活水平得到提高。

1989年至今[编辑]

1989年1月20日,十世班禅日喀则发表讲话对政府的西藏政策进行了激烈的批评,认为中國政府治理西藏使西藏30年来付出的代价超过了发展带来的好处,并针对当时对待藏人示威的严厉处置表示有些官员反复犯错[14][13]

1989年3月拉薩發生了暴動(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稱之為拉薩嚴重騷亂事件),對中國政府的西藏政策不滿的人士發起遊行示威,並引發騷亂,最終演變成警民流血衝突,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於3月7日在拉薩宣佈戒嚴、出動武裝警察和解放軍部隊执行戒嚴。這次事件中有387人死亡、721人受傷。當時的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记胡錦濤向中共中央申請了戒嚴[15]

1989年1月28日,十世班禪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堅贊於西藏圓寂。1995年5月14日,在全國政協委員、班禪靈童尋訪小組組長、扎什倫布寺住持恰扎·强巴赤列將尋訪結果通信告知達賴喇嘛後,達賴喇嘛单方面宣佈更登確吉尼瑪是十世班禪喇嘛的轉世靈童。北京政府隨即宣佈恰扎仁波切「叛國」,並且不承認更登確吉尼瑪的靈童候選資格。1995年5月17日,只有六歲的更登確吉尼瑪與其家人被人带走,下落不明。傳與父母在中國北京遭軟禁。1995年11月29日,中国政府經過金瓶掣簽,最終認定坚赞诺布為第十世班禪額爾德尼的转世灵童。1995年12月8日,坚赞诺布按照藏传佛教仪轨和历史定制在扎什伦布寺举行了坐床典礼,经师波米·强巴洛珠活佛为其剃度,并为之取法名为吉尊·洛桑强巴伦珠确吉杰布·白桑布。1996年,恰扎·强巴赤列於次年被判處有期徒刑6年。

1983年,政府支持开办了西藏佛学院,此外各大教派的主要寺庙相继开办佛学班。1985年,中国佛教协会西藏分会创办刊物《西藏佛教》。1980年至2000年,国家向西藏自治区拨出7亿多元人民币的专款,用于修缮布达拉宫罗布林卡萨迦寺等古建筑。自1995年到2011年,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的坐床活佛达46名。《藏汉对照西藏大藏经总目录》等宗教工具书以及《格鲁派典籍》等数部藏学丛书出版发行。截至2011年,西藏有包括藏传佛教伊斯兰教苯教天主教等在内的各类宗教活动场所1700多处,各宗教教职人员共4.6万多人,中国国内的藏学研究机构共50多家,有关藏学的刊物30多种。[16]

20世纪末、21世纪初,流亡的达赖喇嘛的态度已转向缓和,其政治诉求也从完全独立向自治转变,其政治主張被稱為中間道路、真正自治。如达赖喇嘛2005年在接受《南华早报》的采访中公开表示:“我们愿意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让北京管理,但保存我们西藏的文化、宗教和环境”[17]

2006年9月30日,中国边防武警向企图穿越西藏尼泊尔边境上的囊帕拉山口(海拔5700米,一译朗喀巴山口)、出境前往尼泊尔的75名西藏逃亡者开枪射击并至少打死两人的囊帕拉枪杀事件

2008年3月西藏发生了骚乱[18],此中涉及的地區主要是拉萨市,另外部分前藏地區、甘肃省夏河县四川省阿壩縣、及尼泊爾印度的部分地區也有相關的騷動。起因是3月10日起部分藏族人士為了纪念1959年的西藏武裝抗暴而在3月初開始在拉薩示威遊行[19],继而在3月14日引发骚乱。在拉萨的骚乱中,大量店铺、学校和车辆遭到支持达赖的暴乱者的破坏和焚毁。英国《卫报》引述外国目击者报道说,示威者的暴力行为主要针对汉族回族等非藏族人[20][21]。3月15日,拉薩市內大致回復正常,但所有店鋪都沒有營業。3月17日,記者被送離拉薩,至3月25日才再由官方安排進行採訪。

3.14事件发生后,中華人民共和國驅逐了在藏的外国新闻记者。由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媒体新闻采访加以嚴格限制,所以在此次军民冲突中的伤亡人数没有统一的数目。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宣布有22人在暴乱中死亡,这些人都是被暴乱者攻击的非藏族人,或为非藏族人开设店铺的藏族雇员。西藏达赖流亡政府宣布148人死亡。2008年西藏骚乱後,西藏流亡政府曾三次派出人員前往北京進行商談。2008年11月,藏方代表甲日等人再次到北京與統戰部部長杜青林會談,提出「為全體藏人獲得真正自治的備忘錄」。但新華社隨後發文駁斥該備忘錄,認為仍是一份「假自治、真獨立」的主張。2010年一月,中国统战部官员指出达赖关于‘大藏区’的提法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并且要求达赖对于承认是‘印度之子’作出解释。

2008年6月4日,达赖喇嘛在接受《新印度时报》记者采访中表示,位于“阿鲁纳恰尔邦”(中方不承认该邦存在)的达旺属于印度领土,再次证实1913年1914年西藏与英国签署的《西姆拉條約》有效性,承认麦克马洪线[22][23]

2009年1月19日西藏自治区九届人大二次会议通过决议,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日期定在每年公历3月28日,以纪念西藏民主改革50周年。

2012年,藏区再度发生骚乱事件

参考文献[编辑]

  1. ^ 《喇嘛王国的覆灭》. 中国藏学出版社. : 603页. 
  2.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年表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官方網站(中文)
  3. ^ Gyatso, Tenzin, Dalai Lama XIV, interview, 1981-07-25
  4. ^ Goldstein, Melvyn C., A History of Modern Tibet, 1913-1951,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9, pp812-813
  5. ^ TAHR報 (pdf). 台灣人權促進會. 2008年6月: (3). 
  6. ^ 流亡政府概況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 官方網站
  7. ^ 紀念西藏抗暴48週年 籲請國際正視中國暴行 2007年03月12日 中央廣播電台 網站一篇訪問「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秘書長「索朗多杰」的訪問紀錄。
  8. ^ Press Reports-History March10.org 由自由西藏学生运动所架設的網站。
  9. ^ 钟辰芳. 海外藏人对甫辞世阿沛·阿旺晋美评价不一. 美国之音. 2009-12-24 [2009-12-26]. 
  10. ^ 達賴喇嘛的後臺老闆--美國中央情報局
  11. ^ 十世班禅上“七万言书”被批判 险些死于狱中. 网易新闻. 2005-08-25 [2012-5-8]. 
  12. ^ 杨静仁、汪锋、平杰三阎明复江平. 伟大的爱国主义者班禅大师永垂不朽. 人民日报. 1989-02-15 [2012-5-8]. 
  13. ^ 13.0 13.1 13.2 The Panchen Lama Is Dead at 50; Key Figure in China's Tibet Policy. 纽约时报. 1989-01-30 [2012-5-8]. 
  14. ^ The Panchen Lama's Last Speech. 哥伦比亚大学. 1991-02-20 [2012-5-8]. 
  15. ^ 林和立. Chinese Politics in the Hu Jintao Era: New Leaders, New Challenges. 
  16. ^ 藏学专家:60年和平解放 藏学研究硕果有成,中国新闻网,2011年03月08日
  17. ^ 达赖喇嘛再示善意 北京:“观其行”
  18. ^ 中國官方媒體称为“314西藏拉萨打、砸、抢、烧破坏活动”
  19. ^ BBC:中國西藏喇嘛連續兩天在拉薩舉行抗議示威,警方用催淚彈試圖驅散抗議人群。
  20. ^ Oh my God, someone has a gun ... [我的天,有人手里有枪……]. 卫报. 2008-03-15 (英文). 
  21. ^ Le pacifisme remis en question au Tibet? Des touristes ont décrit des scènes de lynchage. «C'était une explosion de colère des Tibétains contre les Chinois et les musulmans», a rapporté à l'AFP un Canadien. 海外游客描述死刑場面,暴徒主動攻擊回漢民衆。
  22. ^ http://www.voanews.com/chinese/archive/2008-06/w2008-06-11-voa49.cfm?CFID=24938400&CFTOKEN=74542097 美国之音中文网对达赖喇嘛承认达旺属于印度领土的报道
  23. ^ 达旺为六世达赖出生地

延伸閱讀[编辑]

  • 《西藏地方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史料選輯)》,西藏社會科學院,西藏人民出版社,1986,ISBN 7-223-00312-X
  • 《元以來西藏地方與中央政府關係檔案史料彙編》,中國藏學研究中心等,中國藏學出版社,1994,ISBN 7-80057-181-5
  • 《西藏社會歷史藏文檔案資料譯文集》,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研究所及西藏自治區檔案館,中國藏學出版社,1997,ISBN 7-80057-325-7
  • 《西藏地方歷史資料選輯》,北京大學歷史系,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63
  • 《藏族史料集》,陳燮章、索文清、陳乃文,四川民族出版社,1983
  • 《殺劫:鏡頭下的西藏文革》,唯色, 澤仁多吉著,大塊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06,ISBN 9867291840
  • 《1959 拉薩:達賴喇嘛如何出走》,李江琳著,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010,ISBN 9570836385
  • 《當鐵鳥在天空飛翔:1956-1962青藏高原上的秘密戰爭》,李江琳著,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012,ISBN 9570840625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