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柏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唐柏桥
Tang Bai Qiao in 2010.jpg
出生 1967年8月(47歲)
 中国湖南永州
母校 哥伦比亚大学

唐柏桥[注 1](1967年8月),中国湖南永州人。八九民运前,就读湖南师范大学政治系,在校期间积极参加各类社会活动,并担任校学生会干部。八九民运爆发后,参与组建湖南省高自联,担任召集人,5月13日至20日作为湖南高自联代表在北京参加学生运动。六四事件后遭到公开通缉,同年7月于广东省江门市被捕。

生平[编辑]

1990年7月,唐柏桥被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3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先后被关押在广东江门看守所、广东省公安厅看守所、长沙第一看守所、长沙第二看守所、湖南省第六监狱(邵阳龙溪监狱)等地。1991年2月,唐柏桥获假释出狱,后担任广州龙辉实业有限公司销售部经理;同时发起组建地下民运团体“中国民众团体自治联合会”(中国民自联),足迹踏遍中国。

1992年夏天,唐柏桥再次遭到追捕。在香港中文大学学生和支联会的帮助下,唐柏桥逃亡香港。唐柏桥在香港秘密与人权观察亚洲部合作,调查中国共产党镇压八九湖南民运的情况。1992年“六四”前夕,人权观察出版唐柏桥与著名人权专家罗斌(Robin Munro)共同编写的2百多页的“湖南人权报告”(Anthems of Defeat),引起国际社会的极大反响,并得到美国国会的嘉奖。

1992年4月,唐柏桥以联合国政治难民身份抵达美国;5月,唐柏桥代表世界人权联盟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年会上发表演讲。1992年至1993年,唐柏桥获美国金融家兼慈善家索罗斯的开放基金会资助,在普林斯顿大学从事人权研究活动。

1993年夏天,唐柏桥定居纽约,继续从事人权民运活动。唐柏桥每年参与组织“六四”纪念活动,并多次担任纽约“六四”纪念晚会的主持人。1997年,唐柏桥发起举办纪念“六四”八周年音乐晚会,是纽约地区最大型的一次纪念活动之一。“六四”十周年期间,唐柏桥参与发起百万人签名活动及大型纪念餐会。

1994年,唐柏桥参加“台湾之旅”访问台湾,与马英九吕秀莲等会谈,并在台大清华等学府举办演讲会,与师生交谈。

1997年10月,唐柏桥创建中国和平组织,担任主席;同年稍后,唐柏桥首次拜会第十四世达赖喇嘛。1998年,唐柏桥参与组建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担任秘书长。

1999年,唐柏桥参与组建天安门一代,担任对外联络人。2002年后,天安门一代停止运作。2001年至2003年,唐柏桥就读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同时兼任中国和平主席、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天安门一代对外联络人。

2002年,唐柏桥应台湾东吴大学等单位邀请,再度访问台湾,期间拜会了立法院院长王金平台北市市长马英九高雄市市长谢长廷、原行政院院长张俊雄陆委会主委陈明通等,并在东吴大学、中华商学院国立台湾大学国立中山大学等校发表演讲。

2002年夏天,作为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和国际关系学院选出的代表,唐柏桥参与在纽约举办的世界经济论坛的义工队。

2003年至2004年,唐柏桥担任中国劳工通讯个案研究员,兼中华学人联谊会总干事。

2004年至2005年,唐柏桥发起组建公民议政,担任公民议政执行主任。

2004年“六四”期间,唐柏桥发起全球同步纪念六四活动,并组建全球六四纪念委员会,担任秘书长。2004年底,中国和平组织发表退党倡议书,发起全球退出中国共产党运动。

2005年,唐柏桥发起组建中国平等教育基金会,担任秘书长。该会曾救助近百名中国民主人士的小孩上学。

2006年10月,中国和平组织正式改名为中国和平民主联盟,唐柏桥担任主席。

2007年,唐柏桥参与组建未来中国论坛中国过渡政府,并担任中国过渡政府发言人兼国策会议副议长,兼任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新唐人電視台特约评论员、大纪元时报专栏作家、《看中国》专栏作家、中国平等教育基金会秘书长、全球六四纪念委员会秘书长、全球营救胡佳委员会协调人等。同时,在全美各地大型退党和民运集会上发表演讲近百次,还在各大媒体和新闻网站上发表了大量时事评论文章。

2011年,唐柏桥出版英文自传《我的两个中国》。

2012年,唐柏桥创立民主大学,自任校长。一年后,因民主大学内部矛盾爆发,该校五位发起人被开除三位。

2014年8月12日,唐柏桥在《時報周刊》的專訪中說,最近八九民運同志王丹要求「專案」返回台灣就醫,令他感嘆:「王丹被捧為明星,已經有很多年了。這些年,他幾乎沒有停止這些不當行為。為甚麼他一再做出有損民運形象的事情,而很多人還把他捧為民運領袖?王丹變成今天這個樣子,我們是否也有一部分責任?」唐柏桥說,2001年,他與王丹等八九民運同志設立「中國青年人權獎」,由王丹擔任負責人,但王丹自始至終拒絕說明中國青年人權獎基金的開支情況,王丹並持續對外開展活動募款。唐柏桥說,很多民運同道都希望王丹能對公眾交代陳水扁政府支持民運的國務機要費20萬美元的去向,但王丹始終交代不清;他認為,這筆錢很可能大部分被王丹私下用了,只有小部分用於民運事業,否則王丹一定會大加宣揚[1]

2014年8月15日,王丹在facebook批評,《時報周刊》採訪「在海外民運中非常邊緣的、聲譽很差的人」(影射唐柏桥)來指控他,背後動機顯然不簡單,「這樣的報道就像走路遇到地上一塊痰。我打算繞路走,根本不回應那位唐先生。」同日,唐柏橋致函《台灣蘋果日報》說不會介意王丹此言,因為「這種低水平的謾罵不會對我構成任何傷害」;他說,王丹始終以「保護國內民運戰友安全」為由拒絕交代他所接受的陳水扁政府鉅額資金去向,態度極為惡劣;他原本希望《時報周刊》報導後王丹能有正面回應,王丹卻在facebook辱罵他、汙衊他、暗示他與中共「合流」,這是對他人格的極大侮辱,王丹的心虛可想而知;他勸告王丹,如果有志從事民主政治,就要學會面對質疑和批評,否則將成為笑話[2]。同日,唐柏橋在facebook批評王丹:「他以為只要把我貶損一番,我就沒有資格對他的不當行為提出質疑和批評了;根本就不像一個在民主社會生活了多年的人。他的謾罵攻擊不值一駁,相信大家會把它當成一個笑話。」

2014年8月27日,唐柏橋在《周刊王》說,質疑和批評王丹的人常被王丹說成五毛黨親共分子或「民運邊緣人」,好像只有王丹是民運核心,這是王丹極度心虛的表現,「動不動就給人扣帽子,會成為民主社會的笑話」;他說,王丹總以為「只要不回應,過一段時間大家就忘了」,但他這次會緊追王丹直到真相大白,他甚至不惜走法律途徑逼王丹交代[3]。2014年9月2日,唐柏橋在facebook說,王丹聲稱是海外反對派領袖的人,卻不敢用「中共」這個大家慣用的詞表達自己不認可中共政權,「完全喪失了做為一個反抗中共暴政的民運人士應有的立場」;王丹的問題絕不是出在他的水平,而是出在他的立場和他與中共的曖昧關係。

注释和参考文献[编辑]

  1. ^ 「柏」,拼音:bǎi,音同「百」
  1. ^ 蔡偉祺. 六四同志 唐柏橋轟王丹私吞捐款. 《時報周刊》第1904期. 2014-08-15 [2014-08-16]. 
  2. ^ 葉國吏. 扁政府捐款去向? 王丹、唐柏橋隔空互嗆. 台灣蘋果日報即時新聞. 2014-08-15 [2014-08-16]. 
  3. ^ 蔡偉祺. 昔日民運戰友圍剿 王丹被控裝病A捐款. 《周刊王》第20期. 2014-08-27 [2014-08-30].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