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
日期 1995年3月20日
早上07:00-8:10(UTC+9)
地点 日本東京都
目标 營團地下鐵
动机 面臨日本政府取締而預先攻擊
形式 毒氣
死亡人數 13
受傷人數 6,252(50人重傷,984人視力暫時受損)
主兇 奧姆真理教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地下鉄サリン事件
假名 ちかてつサリンじけん
平文式罗马字 Chikatetsu Sarin Jiken

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日语地下鉄サリン事件)是日本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最嚴重的恐怖襲擊事件,由奧姆真理教發動。

事件發生於日本時間1995年(平成7年)3月20日早上,奧姆真理教多名教徒分別在東京營團地下鐵(現東京地下鐵)三條路線共五班列車上散布沙林毒氣,造成13人死亡及約6,300人受傷。

事件策劃者奧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以及執行任務的5名教徒先後被判死刑,惟至今仍未行刑;另3名輔助施襲者則被判無期徒刑。期間曾有3名涉案教徒潛逃,最終2000年代陸續被捕或投案自首。

背景資料[编辑]

發動襲擊的奧姆真理教是一個新興宗教組織,隨著涉及公証局事務長綁架監禁致死事件坂本堤律師一家殺害事件等事件,面臨被警方搜查及取締(警方預定於3月22日進行搜查)。面臨危機的奧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及5名幹部於事件發生前2日(3月20日)決定發動大型恐怖襲擊,命令信徒於早上繁忙時間在地下鐵列車散布沙林毒氣,藉事件轉移警方視線以逃避搜查。

基於上述目的,奧姆真理教選定了日本政府中心地區-東京都霞關(大量政府部門的總部所在地、鄰近皇宮)及永田町(國會、首相府及當時執政黨自由民主黨的總部)作為襲擊目標。在其後的調查中,發現奧姆真理教亦希望透過地下鐵對警視廳總部進行間接攻擊。

2010年(平成22年)2月22日,共同社報道事件當時的警察廳長官國松孝次與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受害者會代表發言人高橋靜惠(高橋シズヱ)會面,會面中國松提到警方曾收到線報,指奧姆真理教已得知警方將於3月22日進行搜查,並會進行擾亂活動[1]。但強調由於情報不具體,當時警方不能預計奧姆真理教發動大規模襲擊[1]

襲擊[编辑]

千代田線(我孫子至代代木上原)[编辑]

林郁夫新實智光兩人組成的襲擊小組負責,他們於前往車站途中購買日本共產黨發行的《赤旗報》與創價學會發行的《聖教新聞》準備來包裹裝有沙林毒氣的容器。林郁夫穿著感冒流感季節時日本常用的外科口罩。林郁夫於7時48分在常磐緩行線綾瀨站登上由我孫子站開出,直通千代田線代代木上原站的A725K列車的第一車廂,及後於新御茶之水站戳穿裝有沙林毒氣的容器並離開車站。

沙林毒氣洩漏後,這列火車直到4個站之後的霞關站才停止運行。沙林毒氣包在那裡由車站人員移除。這次襲擊造成2人死亡,231人重傷。林郁夫被判無期徒刑,由於他事後主動供述事件的始終和對事件表示後悔,並協助指控麻原,終令控方主動由請求死刑改為請求終身監禁。他也是5個實際施襲者中唯一未被判死刑的,新實智光則因涉及前述殺害坂本一家的案件而被判死刑。

丸之內線(池袋至荻窪)[编辑]

廣瀨健一北村浩一兩人組成的襲擊小組負責,他們於早上6:00離開位於涉谷的奧姆真理教總部,驅車前往四谷站。廣瀨健一在該站登上丸之內線池袋站開往荻窪站的A777列車的3號車廂,然後於新宿站轉搭JR埼京線列車,並於池袋站下車,並購買一份體育報來包裹裝有沙林毒氣的容器。

當他正想釋放沙林毒氣時,因為廣瀨健一放下報紙包裹所產生的聲響引起了一個女學生的注意。為了避免進一步受到懷疑,他在茗荷谷站後樂園站下車並更換車廂。然後他於御茶之水站使用雨傘戳穿裝有沙林毒氣的容器,900毫升的沙林毒氣於是完全釋放在車廂中,他搭乘北村浩一等候在外的汽車離開車站。

在經過14個車站之後,兩名嚴重受傷的乘客於中野坂上站被移出車廂,而車站值班員澄男西村將裝有沙林毒氣的容器移除(其中1名乘客最終身亡)。雖然有兩名嚴重受傷的乘客被送往醫院,但是該列車並沒有即時停止服務並於荻窪站折返,最後於新高圓寺站停止服務。

這次襲擊造成1人死亡,358人重傷。廣瀨於2000年被判死刑,2004年上訴無效,2009年決定放棄上訴[2]。而北村則被判無期徒刑。

丸之內線B801列車[编辑]

霞關站是毒氣事件襲擊目標之一

橫山真人外崎清隆兩人組成的襲擊小組負責,橫山真人在途中購買《日本經濟新聞》來包裹裝有沙林毒氣的容器。橫山真人戴上假髮眼鏡變裝,於上午7時39分在新宿站登上丸之內線池袋站的B801列車的第5車廂。他後來於四谷站在裝有沙林毒氣的容器戳穿一個洞。

列車於上午8時30分到達池袋站後,於8時32分折返繼續運行至新宿站,乘客開始發病後於後樂園站告知車站人員,站長中途於本鄉三丁目站自行用地拖清理地板,列車則回到新宿站後再次折返。沙林毒氣散布後1小時40分(9時27分),該列車才於國會議事堂前站停駛。

由於只戳穿一個洞,沙林毒氣的擴散速度沒其他列車的快。所以雖然此列車是5列「有毒列車」中最後被發現的一列,但只造成約200人重傷,無造成任何乘客死亡。

橫山於1999年被判死刑,外崎則判無期徒刑。

日比谷線B711T列車[编辑]

豐田亨高橋克也兩人組成的襲擊小組負責,他們於早上6時30分離開位於澀谷的奧姆真理教總部,並購買《報知新聞》來包裹裝有沙林毒氣的容器。豐田亨於上午7時59分登上日比谷線中目黑站開出往東武動物公園站的B711T列車的第一車廂,及後於惠比壽站戳穿裝有沙林毒氣的容器並離開。

兩站之後的六本木站,第一車廂的乘客開始覺得自己受到沙林毒氣的影響,並開始打開窗戶。乘客於三站之後的神谷町站陷入恐慌,部份人被即時送往醫院,列車第一車廂的乘客被疏散。最後列車於霞關站停駛。

這次襲擊造成1人死亡,532人重傷。

豐田被判死刑,負責接應的高橋克也逃亡至2012年6月15日被捕。

日比谷線A720S列車[编辑]

小傳馬町站是毒氣事件中死亡人數最多的地鐵站

林泰男杉本繁郎兩人組成的襲擊小組負責,與其他的攻擊小组不同,林泰男攜帶三個沙林毒氣包搭上列車,而不是兩個。据称,林泰男是為了消除其他人的猜疑和證明自己對於組織的忠誠才攜帶三個沙林毒氣包。林泰男於上午7時43分在上野站登上日比谷線北千住站開出往中目黑站方向列車的第三車廂,及後於秋葉原站戳穿裝有沙林毒氣的容器,並於8時30分回到奧姆真理教總部。

因林泰男攜帶的毒氣包最多,再加上他於容器上戳穿了多個洞,乘客立刻受到沙林毒氣的影響。在下一站(小傳馬町站)有一位乘客注意到沙林毒氣包,於是將它踢出車廂,但此舉卻導致4名等候列車的乘客死亡,部份具揮發性的沙林液體仍然留在車上。後來列車於行駛5站後,有人於8時10分左右在八丁堀站 (東京都)按住緊急按鈕,於是列車緊急於築地站停車,列車車門開啟後大量該列車的乘客及等候列車的乘客昏倒於月台上,列車於是即時停止服務。

這次襲擊造成8人死亡,超過2,475人重傷,為死傷最嚴重者。原本政府認為發生爆炸事件,因此媒體都這樣報導。最後車站服務員認為這次事件不是爆炸,而是化學武器攻擊。後來林泰男被判死刑,杉本繁郎被判無期徒刑。

其餘營團地下鐵(現東京地下鐵)中,銀座線東西線半藏門線也有傷者出現。

傷亡[编辑]

在沙林毒氣襲擊車站當天,救護車總共運送688名患者前往醫院,接近5萬餘人則通過其他途徑到醫院求醫。醫院照顧5,510名患者,其中17人重傷,37人有嚴重視力傷害,984人有中度視力傷害。這些人大多數的醫院報告是出現「焦慮問題」[3]

中午過後,受到毒氣輕微影響的民眾視力逐漸恢復,並紛紛出院。其餘患者大多於翌日出院返家,在一個星期內只有少數病危病人依然留在醫院。攻擊當天的死亡人數為8人,死亡人數最終上升至13人[4]

總括來看,此次毒氣攻擊事件,雖然受傷人數超過6600人,但大多痊癒,只有少數人有後遺症,而最終死亡人數也只有13人;這是不幸中的大幸,主因是真理教並沒有提纯沙林毒氣的設備,否則最後死亡人數可能是13人的百倍以上。

後續[编辑]

2010年3月20日,沙林毒氣事件發生15周年後、東京霞關站(東京都千代田區)舉行紀念儀式,首相鳩山由紀夫國土交通大臣前原誠司都前往獻花哀悼[5]

2011年11月21日,在最後一名被告遠藤誠一獲判死刑定讞後,除了在逃者外,正式宣告終結。

2011年12月31日,三名在逃者之一的平田信到警局自首,但卻發生查緝專刊上的檢舉電話打不通、不知道警署門口在哪、警視廳值班警員以為是惡作劇要求他去其他警署辦理等問題,最後他在丸之內警署自首。平田信本人表示因為看到東日本大地震時上萬無辜人命犧牲,自己卻逍遙法外感到愧疚而決定自首[6]。日本輿論因此強力抨擊警察機關的作為[7]

2012年6月3日,日本警方抓获了东京地铁沙林案嫌疑人、被通缉17年的奥姆真理教徒菊地直子[8]

2012年6月15日早晨,日本警方在東京都大田區西蒲田蒲田站附近的漫畫咖啡店逮捕最後一位在逃特別嫌犯高橋克也[9],正式宣告長達17年的沙林毒氣事件落幕。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书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