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中國-肯尼亞關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國-肯尼亚關係
中國和肯尼亚在世界的位置

中國

肯尼亚
外交代表機構
中國駐肯尼亞大使館 肯尼亞駐華大使館
外交代表
大使 吴鹏 大使 萨拉·塞雷姆[1]

中國-肯尼亚关系,是指歷史上的中國肯雅(包括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肯雅共和國)之間的雙邊關係。

中國與肯雅的來往可以追溯至唐朝,這是因為肯雅曾出土唐朝的文物,亦有唐朝書籍提及現今肯雅一帶;明朝時的鄭和據說也有踏足現今的肯雅,但中國和肯雅的來往其後一度中斷。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肯雅獨立兩天後與之建交,兩國關係曾一度降至代辦級,但其後已恢復。

現在的中國和肯雅有着文化和經貿上的交往,中國亦有對後者施以援助,例如在當地援建基础设施、向該國提供糧食援助等。2013年,中國是肯雅最大的外國直接投資來源地,亦是後者第二大的貿易夥伴。

歷史[编辑]

古代[编辑]

中國肯雅之間的來往並不限於兩國建交後;相反,中國在唐代及明代時已經和肯雅有接觸,在肯雅就出土過唐代瓷器及钱币等文物。有中國學者由此推斷肯雅和唐朝已有貿易來往,但此說法備受西方學者的質疑;另外,有學者認為《新唐书》提及的「三兰国」很大機會是指今天的肯尼亚和坦桑尼亚一帶的沿海地区[2]

肯尼亞和東南亞地區很流行這樣的一個傳說:一艘隸屬鄭和船隊的船隻在途經拉穆群島時沉沒,部分船員留在肯尼亞,並在當地開枝散葉[3]。2013年,一批美國學者在肯雅曼達島發現一枚永樂通寶,他們認為這枚古錢能證明鄭和或他的船隊曾經踏足肯雅的土地,並證明中國人歐洲人更早與东非有經貿上的往來[4];根據學者的研究,《鄭和航海圖》中的地名「慢八撒」和「麻林國」均是指現今的肯雅城市,證明鄭和率領的船隊曾經來到肯雅,但這說法有爭議[5]

後來,西方國家開始在非洲東部殖民,中国亦實行鎖國政策,停止對外開放,令中國和肯雅的來往一度中断[6]

肯雅立國後[编辑]

1963年12月1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副部长陈毅访问肯尼亚,与乔莫·肯雅塔会面

肯雅在1895年成為英國保護地,於1920年成為殖民地;1960年代前後,肯雅國內掀起了要求脫離英國獨立的運動[7]:289中華人民共和國支持肯尼亚独立,並在後者独立两天後與之建交,成為第4个承认肯尼亚独立為国、并与其建立外交關係的国家[8]。首任肯雅總統喬莫·肯雅塔與中國的關係較好,他在肯雅独立前指出,独立後的肯雅要與中国建立邦交,更要幫助中国;他還向中方使節提議利用自己與埃塞俄比亚皇帝海爾·塞拉西一世的交情,帮助中國發展與埃塞俄比亚的雙邊关系[9]:37–38

其後,素有聲望、立場傾向反共主義的時任肯雅經濟規劃與發展部部長湯·姆博亞英语Tom Mboya身亡;有肯雅人認為他的遇刺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肯雅的關係因而惡化[10]。中國駐肯雅大使館5度遭到毁壞,临时代办更被驱逐;其後,肯尼亚副总统丹尼爾·阿拉普·莫伊指責中華人民共和國大使馆寄送毛泽东作品和像章的行徑是粗暴地干涉肯雅内政,並签署禁止《毛主席语录》入境的法令[11]。1965年,中國與肯雅的雙邊关系降為代辦[12];1967年7月中国驻肯尼亚临时代办李颉肯尼亚政府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而离开肯尼亚。[13]8月,中華人民共和國駐肯雅大使館向該國外交部递交抗议照會,向肯尼亚政府作「最强烈的抗议」,又指如果肯尼亚政府繼續不歡迎毛泽东思想,就會「在肯尼亚人民、中国人民和世界革命人民面前碰得头破血流」[11]

1970年代,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始批判干扰對外關係的极左翼思想,又纠正過往的外交政策;同時,中国和肯尼亚雙方的人員開始溝通,並多次透露改善两国关系的願望,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亦嘗試修補與肯雅的關係[14]。最終,肯尼亚外交部表示傾向不反對中国任命大使來當地,令中國與肯尼亚得以恢復大使级外交关系[14]:175

2014年下半年,肯亞警方英语Kenya Police拘捕了約70名居於該國首都奈洛比華人,他們分別來自中國大陸臺灣,涉嫌詐騙中國境內的國民;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當局決定與肯亞方面成立工作小組,承諾配合調查,又表示支持肯亞對違法活動施以打擊,但同時希望有關中國公民的權益能受到保障[15]

經貿關係[编辑]

中國大陸在1995年出口了9,770萬美元到肯雅,貨物有纺织品金屬製品、機械設備等[16];肯雅同年出口了108萬美元到中國大陸,貨物有蔬菜產品、獸皮英语Hide (skin)[17]。2012年,中國大陸與肯雅的双边贸易總额為28.4亿美元,中國大陸出口27.9亿美元到肯雅,肯雅則出口0.5亿美元來中國大陸;中国大陸出口到肯雅的产品包括纺织品、机电产品英语Electromechanics等,肯雅則主要出口红茶咖啡坚果农产品到中國大陸[20]

不少中國企业在肯雅設有代表处、办事处、工作组或分公司等機構;肯雅的中國企业既有中国银行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金融機構,也有中兴通讯等通信企业、中铁五局等工程承包商和多家旅行社[21]

2013年,中國成為肯尼亚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来源地,亦是後者第二大的贸易伙伴[22]

文化關係[编辑]

肯雅人食用中華料理

肯雅的内罗毕大学肯雅塔大學埃格顿大学英语Egerton University莫伊大学英语Moi University均設有孔子學院[23];其中,成立於2005年12月的内罗毕大学孔子学院是非洲首家孔子学院,在2007至2011年連續5年被評為最優秀的20家孔子学院之一[24],學生可參與功夫舞龍等活動[25]。此外,中國亦會通過肯雅的有關部門,每年向逾200名當地學生提供獎學金,學生可用獎學金赴華留學[26]

在1990年代初期,中国的功夫电影一度在肯尼亚盛行起來,但這股熱潮後來被歐美國家的肥皂剧所淹蓋;雖然如此,中國有民营电视企业在2012年进驻肯尼亚,並在當地的多个郡县提供服務,讓當地民眾能夠收看中国的电视节目[27]

中国曾與肯尼亚合作進行水下考古英语Underwater archaeology,也曾向後者派遣跳水教练[28]

援助[编辑]

截至2008年12月,中國先後向肯尼亚提供逾60項援助:中國曾援助肯雅興建或修葺公路鐵路医院輸電網路基礎建設,乃至体育館等文化設施;例如,肯尼亚境內的基恩公路和甘塞公路都是由中國援建的[28]2011年非洲之角饑荒後,中國向肯尼亚提供1.3亿人民币的粮食援助,又表示希望加强与肯雅的农业合作和经验分享,以找出處理饑荒的辦法[29]

參考資料[编辑]

  1. ^ 驻华大使到任顺序及递交国书日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 ^ 王元林. 肯尼亚滨海考古散记. 中华文化画报. 2011, (4). 
  3. ^ 郭禕禕 (編). 雲南航模家復活鄭和艦隊 (PDF). 文匯報東馬沙巴版. 2015-08-17 [2015-09-2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5-09-20). 
  4. ^ 任海軍. 肯尼亞出土明代永樂通寶 証明鄭和曾到過非洲. 文匯報. 2013-03-15 [2015-04-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9). 
  5. ^ 中國水下考古隊 東非找尋鄭和船隊遺跡. 中評社. 2010-11-02 [2015-04-10]. 
  6. ^ 中肯双边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肯尼亚共和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2008-12-09 [2015-04-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09). 
  7. ^ 金涛. 世界地理全知道.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2012. ISBN 9787550002456. 
  8. ^ 胡锦涛访肯尼亚谱写中肯友好新篇章. 中国网. 2006-04-30 [2015-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7-01). 
  9. ^ 外交部外交史研究室. 当代中国使节外交生涯 2. 世界知识出版社. 1995. ISBN 9787501207404. 
  10. ^ 商岳衡. 非洲新面貌. 新聞天地社. 1970. 
  11. ^ 11.0 11.1 肯尼亚副总统公然赤膊上阵煽动反华 我向肯尼亚政府提出最强烈抗议. 杭州日報 (新华社). 1967-08-23. 
  12. ^ 中肯双边关系简况.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肯尼亚共和国大使馆. [2015-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10). 
  13. ^ 我驻肯尼亚临时代办回京受到热烈欢迎. 人民日报. 1967-07-06 [2019-02-13]. 
  14. ^ 14.0 14.1 裴坚章.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史: 1970-1978.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史 3. 世界知识出版社. 1994. 
  15. ^ 刘阳 (編); 丁小溪. 70余名中国人涉嫌电信诈骗被肯尼亚警方逮捕. 新华网. 2014-12-06 [2015-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10). 
  16. ^ 16.0 16.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中国出口到肯尼亚 (1995).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7-11]. 
  17. ^ 17.0 17.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肯尼亚出口到中国 (1995).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7-11]. 
  18. ^ Alexander Simoes. 产品中国出口到肯尼亚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4-10]. 
  19. ^ Alexander Simoes. 产品肯尼亚出口到中国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4-10]. 
  20. ^ 中国同肯尼亚的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15-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10). 
  21. ^ 肯尼亚中资企业名单.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肯尼亚共和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2014-03-05 [2015-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10). 
  22. ^ 刘晓朋 (编); 陈莹莹. 中国跃居肯尼亚第一大外国直接投资来源地. 新华网. 2013-08-15 [2015-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10). 
  23. ^ 关于孔子学院/课堂. 孔子学院总部/国家汉办. [2015-04-10]. 
  24. ^ Background. Confucius Institute at University of Nairobi. [2015-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4). 
  25. ^ Student Activities in Confucius. onfucius Institute at University of Nairobi. [2015-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4). 
  26. ^ 王新俊; 王珊 (編). 新一批獲中國政府獎學金肯亞學子開啟中國留學之路. 國際在線. 2014-08-29 [2015-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2). 
  27. ^ 张樵苏 (编); 邓耀敏. 通讯:中国数字电视走进肯尼亚家庭. 新华网. 2015-03-28 [2015-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10). 
  28. ^ 28.0 28.1 经济援助.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肯尼亚共和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2008-12-09 [2015-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10). 
  29. ^ 肯尼亚总统齐贝吉感谢中国政府提供紧急粮食援助.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肯尼亚共和国大使馆. 2011-10-07 [2015-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10).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