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建設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中沙大橋屬於中山高速公路的一個環節,象徵十大建設期間沙烏地阿拉伯對台援助的情況

十大建設是指中華民國政府於1974年至1979年間,為了改善基礎設施及產業升級進行的一系列國家級基礎建設工程,總共分為十大項目,其中有六項是交通運輸建設,三項是重工業建設,一項為能源項目建設,總花費在當時估計達到了台幣2,000至3,000億圓之間,這些計畫帶領台灣走出全球性的經濟衰退,加速經濟及社會的發展,並對台灣經濟起飛有巨大的貢獻[1][2][3]

臺灣自1965年經濟起飛後,工業建設加速成長,對外貿易開展;但是公共設施及重要原料己無法適應需求,經濟發展遭到限制,蔣經國訂定「穩定當前經濟措施方案」,得以妥切解決[4]。許多高等級公共基本建設更是匱乏欠缺,如高速道路港埠機場發電廠等。1973年10月,全球發生第一次石油危機,油價上漲、物資短缺,導致各國通貨膨脹[5]。受到全球經濟不景氣的影響,為提升跟深化總體經濟發展,行政院院長蔣經國提出開始推行10項大型基礎建設計劃[6]

內容[編輯]

南北高速公路(中山高速公路[編輯]

中山高速公路北起基隆,南至高雄小港,中以支線[a]連接桃園國際機場,全長373公里。1971年8月14日開工,1974年7月29日三重中壢路段率先通車,1978年10月31日中沙大橋啟用,高速公路全線正式通車。

中山高速公路總共建造了32座交流道、2座隧道、349座橋梁與10座收費站,使用了3,231公頃的土地,總預算約429億,其中81億為國際貸款。[7]

鐵路電氣化[編輯]

因1972年至1973年期間,台灣對外貿易發達,而國營鐵路台鐵面對公路運輸的競爭,受限於蒸汽火車、柴油客車,產生動力輸出不足而影響車次增加量,造成乘車擁擠、經常誤點、貨物難以消化等窘境,為解決客貨運量的增加,因此在1973年起計畫電氣化工程,施行範圍以西部幹線縱貫線全線(基隆高雄間)進行架設1,153公里長高架電纜,採既有路線施工(邊施工、邊營運),分段送電,1979年6月26日全線完工,同年7月1日全線電氣化啟用。

鐵路電氣化總共分基隆至竹南段、竹南至彰化段(山、海線同時施作)、彰化至高雄段等三期工程,總預算約230.8億,其中包含台鐵自籌7.7億、發行公債62億、國外借款108.1億、國際借款41.5億、關稅11.5億等[7]

北迴鐵路[編輯]

為使東部鐵路幹線與西部接軌,將花蓮車站移至現址,興建花蓮(新)車站至宜蘭線南聖湖車站(今 蘇澳新站)之單線新線。1979年12月完工,1980年2月1日全線通車。

北迴鐵路建有81.6公里幹線、5.7公里新線,20公尺以上大橋22座、16座隧道、設14站,總預算約74億元。[7]

中正國際機場[編輯]

即今臺灣桃園國際機場,係因應臺北松山機場的運量飽和,於距臺北市西南方約40公里的桃園縣大園鄉(今桃園市大園區),另新建占地1,223公頃的新國際機場。原計畫名桃園國際機場,1979年2月26日啟用之際訂名中正國際機場,2006年10月正名為現名稱。

台中港[編輯]

由於台灣進出口長期仰賴高雄港基隆港兩港,兩港無法負荷,船舶等待時間增加,在淡水、台中、蘇澳選址後,決定以台中市梧棲區為新港港址,命名「台中港」。台中港建設初期以「兩個十年計畫」為名,希望發展為兼具商、漁、工業等功能的多功能人工港,第一期工程部分於1971年7月展開細部計畫、1973年10月完成細部計畫,於1973年11月動工、1976年10月完工,建造7,900公尺的堤防與護岸、深水碼頭7座,提供280萬噸的服務容量。[7]

第一期總預算約57億元,實際支用56.2億元。

蘇澳港[編輯]

隨著台灣國際貿易的不斷擴展,導致北部主要港口基隆港運量壅塞更加嚴峻,中華民國政府考量除台中港外仍須其他港口幫助其紓解交通量,因此於1972年核定將此港設定為基隆港的輔助港,1973年正式決定闢建新港,並將此港命名為「蘇澳港」。

蘇澳港主要分二期推動,一期工程於1975年動工、1978年完工,預算44億;而二期工程則於1979年動工、1983年完工,預算37.5億。蘇澳港直至完工,原預計耗費81.5億元,實際花費79.8億元,由中華民國政府預算全額支應,完工後年服務能量約1,000萬噸。[8][7]

大造船廠[編輯]

中國造船公司[b]高雄總廠,坐落於高雄市小港區的臨海工業區內,是十大建設中第一個完成的重要建設,該廠的設立肩負支持航運、貿易、國防及發展關聯工業多目標之基本任務。於1975年建廠同時,即承建美商44萬5千載重噸超級油輪,同時中國造船公司也合併原位於基隆的台灣造船公司為其基隆總廠

大煉鋼廠[編輯]

中國鋼鐵公司,為了防止依賴外國鋼品太深,減輕外匯負擔,並解除過去因鋼源不一,影響產品精度的缺點,遂決定興建一貫作業煉鋼場,於是出資興辦中國鋼鐵公司,並將其納入十大建設之一。中國鋼鐵公司的一貫作業煉鋼場,占地約480公頃,位於高雄臨海第四工業區,濱臨高雄港第二港口,自遠洋輸入原料後,可逕泊廠區碼頭起卸,節省運費與轉運成本。

石油化學工業[編輯]

即今中國石油公司[c]高雄煉油總廠,在高雄縣(因高雄縣市合併改制直轄市,併入新成立之高雄市)開發兩處石化工業區—「仁大(即仁武大社)石化工業區」和「林園石化工業區」。中國石油公司高雄煉油總廠的興建對於台灣的塑膠、合成橡膠、合成纖維化學品工業之發展而言,不僅減少國內工業對外之依存性,且將增加下游加工產品在外銷上的競爭力。

核能發電廠[編輯]

第一核能發電廠共有兩部機組,其裝置容量各為63.6萬瓩。核能一廠列入十大建設計畫優先興工,兩部機組分別於1977年與1978年完工;第二核能發電廠第三核能發電廠為核能發電的延伸計畫,後續列入十二大建設計畫,分別於1981年與1984年完工。

效益[編輯]

十大建設在短期內抵抗因石油危機造成的經濟不景氣,長期而言,其創備現代化的交通設施,提供充裕的電力,改善台灣的投資環境,鋼鐵、造船及石化重工業則提高原料的自給程度,降低對外依賴程度,成為工業轉型的基礎,並加速中下游產業發展,促進台灣經濟之策略性產業的發展及工業之全面升級。以中山高速公路而言,基隆台北的行車時間,即由原本的39分鐘縮短至18分鐘,除了節省時間和金錢外,運量提升並使台灣本島的公路運輸能力提高一倍,亦加速交流道附近的工業區經濟發展。[9][10]

十大建設實行在當時國民經濟所得尚低的臺灣,另外同時期發生第一次石油危機退出聯合國等外部困境,實行建設與經費其實均冒著很大的風險與考量,所以即使是當時台灣政治局勢還未開放的時候,已經遭到輿論界極大的批評和檢視,例如當時興建中山高速公路時,便遭批評是為富人而建設的[11]。十大建設執行時擔任財政部部長的李國鼎,則以「歪打正著」來形容十大建設帶來的效益[12]

經濟成長[編輯]

十大建設對台灣當時經濟指標影響極大,根據行政院主計處 (今行政院主計總處)公布資料,中山高速公路於1971年開工後,1974年台灣經濟成長率1.16%[13],工業成長率 -4.5%,通貨膨脹率 47.5%[14];1976年經濟成長率13.86%[13],工業成長率24.4%,通貨膨脹率2.48%[14]

但亦有學者認為,十大建設在緩和國內經濟停滯的同時,帶來高通貨膨脹率的副作用[15]

十大建設帶來的經濟成長[7]
年份 當年中華民國經濟成長率 由十大建設所貢獻的經濟成長率
1973年 11.9% 0.6%
1974年 0.6% 0.03%
1975年 2.4% 0.5%
1976年 11.5% 2.6%
1977年 8.5% 1.3%
1978年 12.8% 1.2%

就業機會[編輯]

十大建設直接帶來的就業機會[7]
類別 增加的就業機會
工程師 3,797個
技術員 3,048個
領班與監工 2,060個
技工 55,374個
普通工 81,800個
總計 146,079個

經濟結構改變[編輯]

十大建設期間的GDP組成[16]
年份 加總 農業 工業 (製造業) 服務業
1952年 100.0 32.2 19.7 (12.9) 48.1
1960年 100.0 28.5 26.9 (19.1) 44.6
1962年 100.0 25.0 28.2 (20.0) 46.8
1973年 100.0 12.1 43.8 (36.8) 44.1
1984年 100.0 6.3 46.2 (37.6) 47.5
1986年 100.0 5.5 47.6 (39.7) 46.9
1988年 100.0 5.0 45 7 (37.8) 49.3
1990年 100.0 4.3 43.0 (34.1) 52.7

後續[編輯]

十大建設帶有鮮明計劃經濟色彩[17],在建設計畫接近尾聲時,亦陸續推出與之類似的計畫方案,如十二大建設十四大建設六年國建新十大建設愛台十二建設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等,但影響性相較起來皆難以與之相提並論。

軼聞[編輯]

  • 當時行政院長蔣經國宣布「十大建設」時,時任財政部部長李國鼎竟一無所知,許多財經官員事前也被蒙在鼓裡,可以說「十大建設」完全是蔣經國一人決策的結果。李雖事後盡力配合籌措財源,包括向沙烏地阿拉伯籌款,事後李以「好大喜功」、「浮誇」形容這種蔣式公共建設。[12]
  • 本來叫做「九大建設」,後來加上核能發電廠才變成「十大建設」,這從政府發行的郵票可以看出來,起先發行的是「九大建設郵票」,發行了三次,有三個版,核能發電廠完工後發行的「核能發電廠紀念郵票」設計特殊,可以和第三版「九大建設郵票」配成一套,後來又發行「十大建設紀念郵票」小全張。

注釋[編輯]

  1. ^ 1980年建成,當時編為國道一號甲線,參見:國道二號 (中華民國)
  2. ^ 中國造船公司於2007年2月改名為「台灣國際造船公司」。
  3. ^ 中國石油公司於2007年2月改名為「台灣中油股份有限公司」。

參考文獻[編輯]

  1. ^ Yu-Ying Kuo. Policy Analysis in Taiwan. Policy Press. 2015: 10-11. ISBN 1447308301. 
  2. ^ Yue-man Yeung. Globalization and Networked Societies: Urban-Regional Change in Pacific Asia.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2000: 73-74. ISBN 0824823265. 
  3. ^ Ronald Ma. Financial Reporting in the Pacific Asia Region. World Scientific. 1997: 259. ISBN 9814497622. 
  4.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91-03-31: 142–143. ISBN 9578506074. 
  5.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91-03-31: 142–143. ISBN 9578506074. 經國先生說:「任何事情沒有不困難的,再難也要做。」 
  6.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91-03-31: 142–143. ISBN 9578506074. 當時他(蔣經國)提出一句名言:「今天不做,明天就會後悔」。 
  7. ^ 7.0 7.1 7.2 7.3 7.4 7.5 7.6 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 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 編. 十項重要建設評估. 台灣: 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 1979年11月: 5–12. 
  8. ^ 台灣港務公司基隆分公司. 蘇澳港介紹. [2016-07-08]. 
  9. ^ 水波·林. 公共政策. 五南圖書. 2006年: 316-318. 
  10. ^ 於宗先; 王金利. 台灣經濟的浴火重生. 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2010年. ISBN 9570835516. 
  11. ^ 臺灣西部走廊大動脈-中山高速公路,檔案樂活情報,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
  12. ^ 12.0 12.1 康綠島:《李國鼎先生口述歷史——話說臺灣經驗》,1993年
  13. ^ 13.0 13.1 (繁體中文)主要指標 Major Indicators. 中華民國行政院主計處--中華民國統計資訊網(專業人士). [2008-01-07]. 
  14. ^ 14.0 14.1 (繁體中文)何謂通貨膨脹?肇因為何?通貨膨脹率資料如何取得?. 中華民國行政院主計處. [2008-01-07]. 
  15. ^ 馬凱:愛台十二建設 是個錯誤!. 中時電子報. [2009-11-05]. 
  16. ^ Taiwan Statistical Data Book. CEPD. 1991年. 
  17. ^ 蔣氏父子獨裁的差別. 中華網. [2008-12-29].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