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家族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土家族
Bifzivkar
總人口
8,353,912(2010年)[1]
分布地區

Place - Tujia.gif

 中國湖南省湖北省貴州省重慶市
語言
土家語漢語
宗教信仰
儺道教基督教
土家族舞蹈
西蘭卡普-土家族的織錦,題材為老鼠嫁親

土家族是擁有著一千多年歷史的一支古老民族,主要居住在雲貴高原東端余脈的大婁山武陵山方圓10萬餘平方公里區域,分布於湘、鄂、黔、渝毗連的武陵山區,共有8,353,912人(2010年)。人口數僅次於漢族壯族回族滿族維吾爾族苗族彝族第八大民族,也是湖南湖北重慶三省市僅次於漢族的第二大民族,貴州省第五大民族。土家族本民族語言為兩種土家語,但現時大部分人口僅使用當地漢語西南官話,但土家族聚居地區使用的西南官話中仍殘留有不少土家族詞彙,且音系受土家語音系簡單的影響,較其他地區西南官話簡單,與其它西南官話相比別具一格。

現時支系[編輯]

畢茲卡
北支土家族,占土家族人口的絕大部分,分布於湖南省湘西州北部、張家界市、常德市石門縣;湖北省恩施州、宜昌市的五峰、長陽自治縣;重慶市渝東南各自治縣、區;貴州省銅仁市,自稱「畢茲卡」、「畢基卡」、「密基卡」等。

孟茲黑
南支土家族,僅分布於湖南湘西州南部瀘溪縣境內一些緊鄰的村落,有兩千餘人。五代十國時期,溪州土家族不堪楚國施加的繁重稅賦,在國王墨呼送的領導下與楚國進行自立戰爭之後,雙方重新劃定邊界,將南部土家族人口分布較少的領土割讓與楚國,從而使得土家族聚居的溪州北部地區不再向楚國進貢納賦。而南支土家族人便是當時被割讓的南部領土中遺留至今的土家族人,自稱「孟茲黑」,其語言為孟茲語(南部土家語),受周圍苗語、漢語的強烈影響,與北部方言相差極大,無法互通。

廩卡
在湖南鳳凰縣當地自稱「廩卡」(人客)的人現也被歸為土家族,但廩卡人沒有自己的民族語言,也並不認同土家語為自己的語言,除了認為自己是巴人廩君的後裔以外,與當地漢族並無任何語言文化風俗上的區別,而與畢茲卡、孟茲黑之間缺乏共通性。當地苗族將稟卡人與漢族人都稱為「卡嘎」(而湘西苗族稱土家族人為「代布」)。因此廩卡究竟是已被漢化的南部土家族人還是其他族群難以考證。

犵狫
除稟卡外,現時另一支有爭議卻被劃入土家族的族群為貴州省銅仁市境內的部分土家族,由於貴州省北部的族群除苗族外均已漢化,因此民族識別並非易事,但現時一支生活在歷史上犵狫族聚居區的已漢化族群雖已漢化,但該族群目前使用的漢語方言中依舊殘留仡佬語痕跡,卻被劃入土家族,恐實為仡佬族而非土家族。

歷史[編輯]

土家族自稱「畢茲卡」、「畢基卡」等,沒有實際含義,譯爲「本地人」是一種引申譯法[2]

土家族的先民早在1000多年前就在今東南、西、西一帶繁衍生息,與其他少數民族一起被侮稱為「武陵蠻」、「五溪蠻」。

土家族最早於唐代後期五代開始出現在漢人史書中,以「土」字作稱,土民、土人等,亦或土、蠻混稱或交替使用,後來「土」就成了「蠻」的別稱。而南北朝以前此地區經常出現記載的巴人系此後就沒有了記載,因為也常被作為土家族為巴人後裔的證據之一,然而這兩者之間間隔幾個世紀,中間發生了什麼缺乏史料記載,因此並無法證明兩者確切的繼承關係。

代以後被稱為「土丁」、「土民」、「土兵」等。清雍正改土歸流後,由於大量漢人的遷入,「土」逐漸轉化成了土家族的專用名稱,以用於「土」與「漢」以及「土」與其他民族的對稱和識別[3]。清末地方志中開始用「土家」名稱[來源請求]

潘光旦教授考證認爲土家族是古代巴人後裔[4][5]。且以此作為土家族識別成為單一民族的重要論據,並從此占據了輿論主體,現時被大部分媒體、教材所引用,然而事實上有關土家族族源的爭論一直以來變從未停止過。

土家族內部學者有一種觀點是,土家族來源於巴國,但不是巴國主體民族巴族的後裔[6]

此外還有一種觀點,認爲土家族來自貴州西部,或與唐朝的烏蠻東侵有關。而且相比於目前在學界佔主流的潘光旦教授的「巴子」音轉「畢茲」等主觀性過強的推論,這種觀點的直接史料證據較多,如溪州銅柱銘文:「蓋聞牂柯接境,盤瓠遺風,因六子而分居,入五溪而聚族。」,牂柯舊治在今貴州貴陽,歷代郡治都在貴州中西部一帶。同時現代以前的貴州中西部地區的地方志一直有對「比茲族」的記載,如元代的《招補總錄》的「八番順元[7]諸蠻」篇云:「大德二年四月……又與叛貓犵狫必際等蠻……黃平府亦上言,桑柘近之重奧、必際、都陣、犵狫、必梅等二十二寨,刻契來降」,可見元代時貴陽黃平一帶都有必際人的分布。甚至貴州西部城市畢節的名稱卽來自比茲人,見民國大定縣志卷五:「必躋係白羅羅之名,因號其地爲必躋,久之譌爲畢節」。必躋必際畢茲音近(可能是古音形式),更與一部分北部土家語使用者的自稱「畢基[8]完全同音。而必際人的來源,據歷史記載,中唐以後越嶲一帶的烏蠻曾入侵貴州,《安順府志》引彝文史書云:「已而入晉樂,卽今貴陽也。」《新唐書·南蠻傳》說這支烏蠻「兵數出,侵地數千里」,必際族可能是被烏蠻征服同化(白羅羅名稱亦由此出)並四處流散的後代,其中,遷入雲南的一支爲《大定府志》所記載,而遷入武陵山以東的湘西地區的則被溪州銅柱所記載[9]。且烏蠻白蠻、黑羅羅白羅羅之分又恰好與現時彝族土家族兩族各自的黑虎、白虎崇拜相對應。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通過民族識別,土家族被確定為單一民族,並且在1957年成立了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在第二輪民族識別之後,於1983年又成立了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其後還成立了酉陽秀山石柱長陽五峰印江沿河民族自治縣。土家族受漢族影響較大,農業生產發達、經濟發展迅速、文化教育先進。

土家族人生活的地區自然風光秀麗,武陵源世界文化遺產張家界是中國第一個國家森林公園

分布[編輯]

清江畫廊風景區武落鍾離山內的土家族分布圖雕刻

中國有土家族8,353,912人(2010年人口普查),湖南、湖北、貴州三省及重慶為土家族的世居地,四省聚集了95.45%土家族人口,其餘散居各地。

湖南省有土家族2,632,452人,為土家族人口第一大省份,土家族也是湖南第二大民族。湖南土家族分布於18個縣市區,即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全境8個縣、市張家界全境4個區縣,常德石門桃源懷化沅陵芷江漵浦麻陽

湖北省有土家族2,100,052人,為土家族人口第二大省份,土家族也是湖北第二大民族。湖北土家族分布於16個縣市區,即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全境8個縣、市宜昌五峰長陽2個土家族自治縣宜都市荊州松滋市神農架林區。雜居區有興山秭歸秭歸等縣市。

貴州省有土家族1,436,977人,為土家族人口第三大省份,土家族也是貴州是除布依侗族以外的第五大民族。貴州土家族主要分布於3地、州的11個縣、市,即銅仁地區包括印江沿河2個土家族自治縣、銅仁江口思南德江共計6個縣市;遵義道真縣黔東南岑鞏鎮遠2縣。其他雜居區還有石阡松桃苗族自治縣

重慶市有土家族1,398,707人,為土家族人口第四大省份,土家族也是重慶第二大民族。重慶土家族主要分布於11區縣,即石柱秀山酉陽彭水4個土家族自治縣及自治縣地位的黔江區,雜居區有奉節萬州等區縣。

集聚地[編輯]

自治州[編輯]

自治縣[編輯]

民族鄉鎮[編輯]

-->

語言[編輯]

土家語是土家族的民族語言,屬於漢藏語系藏緬語族土家語支。土家語至今尚未發現本族文字,現時使用1984年創製的拉丁字母文字。目前只有少數人仍能說土家語。土家語處在瀕危狀態。語言分南北二方言,其中以使用人口較二者之多的北部方言為代表方言。

文化[編輯]

土家族和苗族、侗族、漢族一樣有「哭嫁」的風俗,但現今已經很少看到。在武陵山區的外圍,如石門等地,在1970年代仍行哭嫁習俗。在80-90年代湖北省恩施州咸豐縣下還保留著哭嫁的習俗,同時還有抬嫁妝的習俗,捆綁嫁妝的技巧,現在只有少數土家老人會了,現已很少見。

土家族擁有獨特的山歌和民族舞蹈,特別是擺手舞跳喪舞,另外板凳龍也比較出名。龍船調是世界二十五大民歌之一。另外,土家族還存在許多自己的獨特娛樂方式,如逢年過節有自己的獨特請神方式的活動,掃把神就是其中一種,隨著土家老人的逝世,現在會這些的人已經寥寥無幾了。

西蘭卡普」是一種土家族傳統織錦。土家族的圖騰白虎

掉渣餅是在傳統土家燒餅的基礎上發明的一種快餐食品。

土家族傳統建築和苗族建築一樣為吊腳樓,是一種依山而建的半干欄式木質結構建築。但兩者在建築布局等方面略有不同。

大庸氣功爲屬於湘西四大古謎的土家族武術。


宗教[編輯]

儺道教
土家族傳統宗教為儺道教,在原始巫儺文化的基礎上吸收部分道教、佛教元素而形成的特有宗教。且在土司統治時期,將彭田向三大土司世系神格化,以此作為統治的思想工具。雖然地理位置相距甚遠,但儺道神話與日本神道神話卻有著許多相似之處。兩者皆為拜妖拜鬼的宗教,神道教有神靈八百萬的說法,神妖不分,而儺道亦是如此,既是神,亦可以是魔,並非其他大部分宗教上神魔對立的體系。且兩者神話均為太陽神為女性,月亮神為男性,也是與大部分宗教相反的特點。 土家族主要神祗有: 補所(人類始祖,男性,雍尼之兄,後被尊稱為春巴涅)
雍尼(人類始祖,女性,補所之妹,後被尊稱為惹巴涅)
拉烏茨(太陽神,女性,月亮神的姐姐)
素素(月亮神,男性,太陽神的弟弟)
洛伊(弓箭神,射掉了十一個{或說十個}太陽)
梅珊(狩獵女神)
彭公爵主(彭氏土司的始祖)
向官人(向氏土司的始祖)
田好漢(田氏土司的始祖)
八部大王(一說為八位神:奧朝霍奢、西提拉烏、西阿拉烏、里都、蘇都、拉烏米、隆茨耶索耶聰、傑耶呼伊耶拿呼伊列耶,一說為一位神:涅克萊伊)
等等

基督教
此外,土家族地區也是基督教傳入最早的地區之一,發展到清末為最為壯大的時期,此地區曾有基督教宣道會中國越南地區的五大傳教站之一,幾乎鎮鎮有教堂,隨後由於酉陽教案等幾大教案的發生,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尤以文革時期對宗教文化的打壓,使得大量教堂被廢置、改建,土家族的基督教信眾大為減少,不少轉入地下,發展成為邪教,在20世紀末期對當地造成不小影響。改革開放後,不少教堂在國內外宗教協會的資助下重新開張(如重慶市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龍潭鎮福音堂得到基督教宣道會資金支持得以維修重建)並拓展分會、傳教點,現基督教(包括天主教)已成為註冊人數上土家族第一大宗教(土家族傳統儺道教以及其他少數民族原始宗教並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規定的五大宗教之內,因此並不進行統計註冊及頒發宗教證等)。

佛教道教
土家族歷史上也有不少佛教徒,至今遺存不少千年古剎,但受基督教幾百年的衝擊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的無神論教育之下,如今幾乎已無僧侶尼姑,僅有少量在家信徒。
道教則只在東部地區有道觀及個別信徒。

姓氏[編輯]

據史籍《後漢書·南蠻西南夷列傳》中記載,古巴郡的「南郡蠻五姓」中,有巴氏、樊氏、瞫氏、相氏、鄭氏五個大的氏族群體[3],但這幾個姓在當今土家族中是小姓,巴姓、瞫姓、相姓幾乎完全沒有。

張家界土司多為向姓家族,向姓為土家族大姓,據傳由相姓演變而來,因「向」與「相」原是同音異譯,故土家人訛「相」為「向」。復旦大學譚其驤教授在《近代湖南人之蠻族血統》一文中說:「向氏為湖南蠻姓中之最早見於記載者。後漢建武二十三年,武陵蠻精夫相單程作亂。相氏疑即向氏,相、向同音而異譯也」。實際上這種說法存在著很大的漏洞,因為19世紀以前的西南官話尚區分尖團音,彼時「相」音siɑŋ,而「向」音xiɑŋ(或ɕiɑŋ)[10],不可能同音,而附近的湘語區則是一直區分尖團到20世紀初[11](今天的地方戲曲音尚分尖團[12]),也不可能同音;而向氏的族譜記載都追溯超過了19世紀(如北宋時就已有向氏土酋),因此說向氏是相之同音另寫基本沒有可能。 北宋時期,澧水流域車溪洞土酋向克武率領土人歸附宋朝。宋代開寶五年(公元972年),朝廷下旨改車溪洞為柿溪州,授土酋向克武為柿溪州宣撫使,允其子孫世代承襲。向克武遂設柿溪州宣撫司衙署(在今桑植縣上洞街鄉政府)。[原創研究?]桑植縣《向氏族譜》記載了這一史實:「肇自祖公,向姓諱克武,於唐末宋初客游南楚,因入溪峒。是時大亂,土宇瓜分。流寇馬殷占據湖南,稱為楚王。公遂隱居山峒。公本盛德長者,乃為土眾推(戴)為部落(酋)長。越十餘載,天下宗宋,四海一家,萬姓一體,公率各峒酋首倡向化,調征苗叛,得蒙嘉獎『忠順』,以為各峒酋長,仍住車溪峒,改為湖南柿溪州,(欽授向克武)為(柿溪州)軍民宣撫使。」向克武死後,其子向萬民襲職,忠心輔國,仁德愛民。後因無嗣,傳弟向萬才[13]

今天土家族的常見姓氏除了向姓外,還有田姓彭姓張姓白姓夏姓楊姓冉姓[14]等。

名人[編輯]

注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中國2010人口普查資料. 
  2. ^ 彭秀樞,《土家族族源新議》,93頁,《貴州民族研究》,1984年12月30日刊
  3. ^ 3.0 3.1 土家族的來歷
  4. ^ 《湘西北的土家與古代的巴人》(潘光旦著)
  5. ^ 《土家族與古代巴人的歷史文化淵源》,《中華文化論壇》2004年第2期(西南民族大學西南民族研究院楊銘)
  6. ^ 彭秀樞,《土家族族源新議》,89頁,《貴州民族研究》,1984年12月30日刊
  7. ^ 八番順元宣慰司在今貴陽、惠水一帶
  8. ^ 張偉權,《「畢茲卡」考釋》,三峽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
  9. ^ 王忠,《駁向達、潘光旦關於土家族歷史的謬說》,《歷史研究》,1958年11月5日刊
  10. ^ [明]金尼閣,《西儒耳目資》,文字改革出版社,1957年2月第一版,289,291,292頁
  11. ^ 趙元任,長沙方音字母
  12. ^ 《湘音檢字》
  13. ^ 張家界市土家姓氏源流綜述
  14. ^ 不過冉姓中幾乎沒有土家語使用者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