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月政變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霧月政變
Bouchot - Le general Bonaparte au Conseil des Cinq-Cents.jpg
霧月政變時的拿破崙·波拿巴,1840年弗朗索瓦·布舒作
日期1799年11月9日
地點法國
參與者拿破崙, 埃馬紐埃爾-約瑟夫·西哀士, 夏爾·莫里斯·德塔列朗-佩里戈爾, 羅歇·迪科, 保羅·巴拉斯, 呂西安·波拿巴, 約瑟夫·波拿巴, 讓-雅克·雷吉斯·德·康巴塞雷斯, 夏爾-弗朗索瓦·勒布倫等等
結果執政府的出現;拿破崙成為第一執政,掌控法國政府的大部分權力。

霧月政變,全稱霧月18日政變(法語:Coup d'État du 18 Brumaire),是西哀士連同拿破崙富歇塔列朗謀畫的奪權計畫。西哀士與拿破崙結盟,共同策劃政變,並在共和8年霧月18∼19日(1799年11月9日~11月10日)推動政變,迫使督政辭職,驅散立法議會成員,組成執政府。政變後由西哀士拿破崙羅歇·迪科任臨時執政,西哀士並起草新的憲法,但被拿破崙破壞。拿破崙此後掌控法國。

背景[編輯]

奧地利在1799年3月12日對法宣戰後,法國重回戰備狀態。主戰的殘餘雅各賓派於4月贏得選舉,並採取了緊急措施。而此刻拿破崙和法蘭西最精銳的部隊正在參加埃及-敘利亞戰役,無力顧及國內局勢。因而在1799年春夏之際,法軍在家門口節節敗退。這導致了牧月30日政變爆發,雅各賓派下台,僅剩身為五執政之一的西哀士掌控著法國。不久,在同年9月25-26日的第二次蘇黎世戰役後,法國的軍事處境得到了改善。隨著法軍一次次擊退入侵,雅各賓派開始害怕主和的保皇派的復興。當拿破崙在10月9日回國時,兩派都稱讚他為國家的拯救者,以博得他的好感。

公眾亦熱情稱頌著拿破崙在中東取得的勝利,使得西哀士認為拿破崙是他政變計劃中不可或缺的人物。[1]然而,自拿破崙回歸之時,自己也在西哀士的政變中計劃了一次政變,最終來為自己而非西哀士奪得權力。

政變最大的潛在阻礙在軍隊之中,比如堅信共和主義的讓-巴普蒂斯·儒爾當、相信他們自己有能力管好法國的讓-巴蒂斯特·貝爾納多特將軍等。但拿破崙對他們隱瞞了自己的意圖。[1]

為了方便,部隊在政變前被部署在巴黎四周。初步計劃為,首先讓執政官辭職,再讓元老院五百人院任命一個傀儡委員會,由該委員會根據政變的要求,起草新的憲法。

過程[編輯]

霧月十八日[編輯]

呂西安·波拿巴五百人院主席,霧月政變參與者

霧月十八日晨,五百人院主席呂西安·波拿巴用巴黎發生了雅各賓派政變的謊言欺騙了委員會,並以安全為由說服他們前往位處巴黎郊區的聖克盧宮[2]而負責五百人院出行的安全,並被授予當地全部兵權正是拿破崙本人。[3]

早晨晚些時候,西哀士和羅歇·迪科辭去了督政官一職。[1]拿破崙的親密盟友,前外交部長夏爾·莫里斯·德塔列朗-佩里戈爾說服保羅·巴拉斯做了同樣的事。

五執政中三位執政的辭職使人數無法達到法定人數,但兩位未辭職的雅各賓執政,路易-熱羅姆·戈耶英語Louis-Jérôme Gohier讓-弗朗索瓦-奧古斯特·穆蘭英語Jean-François-Auguste Moulin則繼續強烈抗議。隨後,兩人皆被拿破崙盟友讓·維克多·莫羅將軍逮捕,然後被關在盧森堡宮。在第二天他們被強迫放棄抵抗。[4]

和督政官們相反,元老院五百人院沒有被恐嚇到,繼續開會。富歇提議逮捕五百人院中的雅各賓派領袖,但拿破崙認為此舉並不必要,而這最終成了一個失誤。到了晚上,巴黎已經被拿破崙和效忠於他的軍官控制。

霧月十九日[編輯]

翌日,多數議員發現他們已經陷入了一場蓄謀已久的政變,所謂「保護」他們不過是個幌子。面對拒不服從的議員,拿破崙帶領一小股近衛軍衝入會場。此事可能並不在計劃中,但也證明了政變中存在著軍事脅迫。

儘管拿破崙展示了他強大的兵力,但元老院繼續抵制他。[3]當拿破崙稱元老院是一個「令人不快的事實」時,他遭遇了議員的詰難,比如「共和國沒有政府」 、「革命已經結束」。一位議員大叫道:「憲法呢?」拿破崙便回答說:「憲法!你們自己毀了它,在果月18日政變違反了它;在花月22日法令中侵犯了它;在牧月30日政變時褻瀆了它。它不再享有人們的尊敬了。」

Exit liberté à la François(1799), 詹姆斯·吉爾雷

此言一出,五百人院對拿破崙更具敵意了。[3]由於雅各賓派議員質疑巴拉斯辭職的合法性,拿破崙的近衛軍衝進了會場。拿破崙先是被議員們推來推去,隨後被人身攻擊。並非拿破崙召集了近衛軍,而是他的兄弟、五百人院的主席呂西安召集了近衛軍,以保護拿破崙。最後,拿破崙依靠武力倉惶逃出了會場。[1]

五百人院提出了剝奪拿破崙法律權益的動議。目睹此事,呂西安·波拿巴迅速溜出了會場,告訴士兵,五百人院正被一群揮舞著匕首的議員威脅。米歇爾·拉波特的描述稱「他(呂西安)手指拿破崙蒼白、流著血的臉作為他的證據。然後他做了一個誇張的動作:握緊劍,向天發誓以此刺入拿破崙的心臟,就好像把拿破崙當叛徒。」[5]呂西安下令軍隊將暴力議員逐出會場。[3]近衛軍在若阿尚·繆拉的帶領下進入了橘園(Orangerie)並解散了議會。督政府由此終結。[3]

元老院通過了將五百人院休會3個月的法令,任命拿破崙、西哀士和迪科為臨時執政,命名立法院。五百人院中一些溫順的議員準備鞏固五百人院的權力,但旋即被捕。五百人院從此淪亡。[1]

後事[編輯]

督政府雖已終結,但政變中的政變還未結束。軍事力量的運用無疑通過拿破崙增強了西哀士和其他密謀者的權力。隨著五百人院的徹底結束,密謀者們召開了兩次會議,每次都有來自兩個議院的25名代表。密謀者通過恐嚇,在會議中宣布了臨時政府的成立,由拿破崙,西哀士和迪科擔任第一屆執政。

巴黎的大街小巷中對此並無反應,這充分表明了轟轟烈烈的法國大革命已經結束。「那是蠻力和欺騙的結合,儘管霧月十八日發生的一切被姑息了,但絕不會有掌聲的迎接。人們疲於革命,只想要一個明智、堅定的政府。」[1]

雅各賓官員在外省發動的起義被迅速鎮壓了。20名雅各賓議員被流放,餘下的被逮捕。大會起草了簡短而又晦澀的共和八年憲法,這是自革命開始,第一部不含權利宣言的憲法。[6]

拿破崙·波拿巴使憲法的地位處第一執政之下,而他隨後登上了第一執政的位置,由此完成了這政變中的政變。他的權力遠超其他兩個執政。實際上,他還控制議會,因為議會對憲法有解釋權。護憲元老院允許他頒布法律來統治,而獨立的法國最高行政法院護民院被降級去處理不重要的事。這最終導致了法蘭西第一帝國的崛起。

參考[編輯]

  1. ^ 1.0 1.1 1.2 1.3 1.4 1.5 Holland 1911.
  2. ^ Doyle, p.374.
  3. ^ 3.0 3.1 3.2 3.3 3.4 Doyle, p. 375.
  4. ^ Lefebvre, p. 199.
  5. ^ Rapport, 1998
  6. ^ Crook, Malcolm. The Myth Of The 18 Brumaire. H-France Napoleon Forum. 1999 [12 December 2007]. (原始內容存檔於18 January 2008). 

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