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约翰·施特劳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小约翰·施特劳斯
全名 Johann Baptist Strauss
Johann Strauss II
出生 1825年10月25日
奧地利帝國维也纳
逝世 1899年6月3日 (73歲)
奧匈帝國维也纳
所屬時期/樂派 浪漫主义
擅长类型 轻歌剧,圆舞曲,其他舞曲
代表作 轻歌剧《蝙蝠》《吉普赛男爵》,圆舞曲《蓝色多瑙河》《维也纳森林的故事》《春之声》,波尔卡《电闪雷鸣波尔卡》《闲聊波尔卡》
维也纳市立公园内的小约翰·施特劳斯像

约翰·巴普蒂斯特·施特劳斯德语Johann Baptist Strauss,1825年10月25日-1899年6月3日),因与其父同名,故通常称为约翰·施特劳斯二世小约翰·施特劳斯奥地利作曲家,以圆舞曲作品最为著名,如《蓝色多瑙河》。

小约翰·施特劳斯是著名音乐家老约翰·施特劳斯的儿子。他的两位弟弟约瑟夫·施特劳斯爱德华·施特劳斯也是著名的音乐家。不过小约翰是整个家族中成就最大,名望最高的一位。他被誉为“圆舞曲之王”,为19世纪维也纳圆舞曲的流行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圆舞曲之王”的称号是由于他把华尔兹这种原本只属于农民的舞曲形式提升为了哈布斯堡宫廷中的一项高尚的娱乐形式。此外他的作品的艺术成就大大超越了他的前辈们(例如约瑟夫·兰纳和老约翰·施特劳斯),也更为人所熟知。不仅是圆舞曲,他的一些波尔卡进行曲以及轻歌剧也相当著名。

生平和经历[编辑]

早年[编辑]

小约翰·施特劳斯出生在维也纳。他的父亲希望他将来成为一个银行家而不是一个音乐家。尽管如此,他还是从小暗地里学习小提琴。讽刺的是,他的小提琴老师正是他父亲的管弦乐队的首席小提琴,弗朗茨·阿蒙(Franz Amon)。然而,他的父亲还是在一天发现小约翰把时间“浪费”在了音乐上。据小约翰·施特劳斯本人回忆,接下来场面相当的可怕,而且他的父亲对他的音乐理想没有任何兴趣。然而老约翰并没有让家庭不和的意思,他只是认为作为音乐家的生活太严酷了,不希望儿子以后也与他一样过这样的生活。最后,在小约翰17岁那年,老约翰与他的情妇埃米莉·特兰布施(Emilie Trambusch)离家出走。这样,小约翰能够专心从事他所热爱的音乐事业了。

「施特劳斯家族内战」[编辑]

此后,小约翰向开办私人音乐学校的约阿希姆·霍夫曼(Joachim Hoffmann)教授学习了对位法和声技法。在与指挥家约瑟夫·德雷施勒(Josef Drechsler)学习和声时,他的天赋得到了极大的认可。同样,他在他的另外一位小提琴老师,维也纳宫廷剧院(Vienna Court Opera)的芭蕾舞辅导教师安东·科尔曼(Anton Kollmann)那里,也得到了极高的评价。由于这些人士的高度评价,他成功地从权威人士处得到了公开演出的不成文许可。随后,他很快在'Zur Stadt Belgrad'酒馆(维也纳的音乐家们寻找职位的固定去处)招募了充足的人手以扩充他的乐团。然而由于他父亲的巨大影响和势力,几乎没有任何剧院提供给小约翰演出的合约。最终,小约翰终于说服了维也纳Hietzing區的多瑪耶爾賭場(Dommayer's Casino),提供给他一个初次亮相的机会。当地媒体疯狂地报道这场父子间的“施特劳斯家族内战”。老约翰本人对儿子不服从自己的命令极为恼怒,一怒之下他决定在有生之年永远不在多瑪耶爾賭場登台演出,尽管Hietzing區是他早年多次演出的辉煌成功的见证。

小约翰·施特劳斯自己觉得他早年的生涯很困难,但他很快就赢得了公众的欢迎。他的第一个重要的职务是作为“第二维也纳市民旅的指挥家”,这是一个荣誉职务,这个职务在约瑟夫·兰纳死後有两年时间空着。1848年2月24日在维也纳爆发了市民革命。小施特劳斯与他的父亲彻底吵翻,他加入革命派阵营,創作了不少同情革命的作品,如《自由之歌圓舞曲》(Freiheitslieder, Op. 52)、《革命進行曲》(Op. 54)和《學生進行曲》(Studenten Marsch, Op. 56)。这对他来说从音乐的角度和从职业的角度都不利。维也纳警方曾因为他公开演奏了《马赛曲》而拘捕他。这支曲子被看作是一支呼吁革命情份的曲子。出獄後他還把《馬賽曲》的部分曲調塞進自己的第60號作品《鞭打波爾卡(Geißelhiebe Polka)》作為回敬。奥地利皇室因此两次拒绝他出任皇家舞会指挥(KK Hofballmusikdirektor)的职位。而他父親則至死忠於哈布斯堡王室,甚至他的經典之作,《拉德茨基進行曲》是獻給哈布斯堡貴族元帥约瑟夫·拉德茨基·冯·拉德茨的。

1849年老施特劳斯在维也纳死于猩红热,小施特劳斯将他们两人的乐队合并到一起重新开始周游欧洲。而小約翰也改變了曲風,作了不少「愛國」的進行曲,獻給革命後登基的新皇帝,如《奧皇弗朗茨約瑟夫進行曲》(Op. 67)和《奧皇弗朗茨約瑟夫銀禧榮歸進行曲》(Op. 126)。

名聲漸隆[编辑]

最后小施特劳斯的名望甚至超过了他父亲的名望。他成为世界上最有名的华尔兹作曲家。他与他的乐队周游奥地利波兰德国。往往在他的音乐会上他只指挥一个曲子,然后他就得赶到另一个音乐会上去了。當時各地的表演場地都以在門外貼出「施特劳斯在此演奏!(Heut' Spielt der Strauss!) 」的告示為賣點。另外,小施特劳斯还访问了俄国并在那里写了不少曲子。但他回到维也纳后又把这些曲子的名称改掉了来合乎维也纳人的口味。 在隨後的1870年代,他到了英國訪問,並與首任妻子在倫敦皇家歌劇院同台獻藝。同一時期他还在法国意大利美国舉行過音乐会,當中更在波士頓音樂節指揮了一場怪獸音樂會(Monster Concert),也就是指揮1000多名樂手演奏他的首本名曲《藍色的多瑙河》(Op. 314)。同一時期的其他名作包括《歌手旅程圓舞曲》(Op. 41)、《情歌圓舞曲》(Op. 114)、《夜蛾圓舞曲》(Op. 157)、《加速度圓舞曲》(Op. 234)、《安娜波爾卡》(Op. 117)和《闲聊波尔卡》(Op. 214)。

歷次婚姻[编辑]

小約翰在1862年与歌唱家吉蒂(Jetty Treffz)结婚,最后还是获得了皇家舞会指挥的地位。这样他的地位就升高了。他的第二位妻子安琪丽卡(Angelika Dittrich)与他之间不仅在年龄和见解上差异很大,而且他们之间的音乐兴趣也不同。最糟糕的是他的第二位妻子到处唠叨他们的私事,这迫使小施特劳斯决定与她离婚。但由于他的离婚请求未被批准,小斯特劳斯为此改变了他的宗教,並於1887年1月28日成為薩克森-科堡-哥達公國的公民。小施特劳斯的第三位夫人阿黛尔·施特劳斯(Adele Strauss)对他晚年的创作有很大的推动性作用。阿德蕾令小施特劳斯再次發揮其創意,創作出《吉普賽男爵》、《森林主人》等經典名劇和《皇帝圓舞曲》(Op. 437)、《皇家慶典圓舞曲》(Op. 434)、《東方童話》(Op. 444)、《聰明的葛麗特》(Op. 462)等名曲。

施特劳斯的家族音樂生意[编辑]

施特劳斯有非常敏锐的商业头脑,在他父亲死前他就已经建立了一支乐队。在父親死後,他还建立了多个乐队,有些在专门的酒店里演奏,他为这些乐队专门写乐谱。後來他接受了俄羅斯沙皇亞歷山大二世和其弟米哈伊尔大公的邀請,赴俄演出。最終導致令他收到的邀请太多了他一人无法全部参加他就让他的两个弟弟约瑟夫和爱德华代替他出席。1853年,小約翰劳累过度不得不去疗养。他的母亲安娜怕他们的家庭企业因此破产就逼迫他的弟弟约瑟夫来代替他指挥这些乐队。约瑟夫一开始不愿意,勉强同意。维也纳人对他们兄弟两人都很欢迎。后来约翰甚至承认:「约瑟夫是他们两人中更有才赋的,我只是比他受歡迎一點」。约瑟夫则不甘一直处于约翰的名下,因此两人之间的竞争导致了更好的音乐。约翰的《蓝色多瑙河》使他获得了“华尔兹之王”的名声。

三兄弟的合作與競爭為維也納留下不少傳奇,而他們事業的高峰期在1860年代,他們曾經嘗試把家族旗下集中一起,連續不斷的演奏同一首曲子。有時候,三兄弟還會在維也納人民公園 (Wiener Volksgarten)舉行露天音樂會,還會現場奏出新曲目,讓公眾競猜曲子是由三兄弟中的哪位所創作。

競爭對手和擁護者[编辑]

小约翰·施特劳斯和勃拉姆斯

除了父子兄弟之間的競爭,整個施特劳斯家族一直不乏竞争者。老約翰便有蘭納約瑟夫·貢格爾 (Josef Gungl)兩位主要競爭者。

尽管在1860年到1890年间,小约翰·施特劳斯是社会上最受欢迎的舞曲作家,他还是受到了来自于卡尔·迈克尔·齐雷尔埃米莉·瓦爾德退費爾的严酷竞争,其中后者更在巴黎地位可以媲美施特勞斯在維也納的地位。而前者在約翰和約瑟夫·施特劳斯逝世後,更成為了愛德華為首的 施特劳斯家族的嚴重威脅。

而在輕歌劇方面,成名於巴黎雅克·奧芬巴赫是小約翰的最大敵人。但在他逝世後,弗朗兹·雷哈尔開創了維也納輕歌劇的銀色年代,幾乎把施特勞斯家族僅餘的聽眾都掃走了。

但在小約翰在生時,不少著名音樂家都說喜歡小約翰的音樂。華格納曾經承認自己喜歡小約翰的《醇酒美女歌聲圓舞曲》 (Op.333)。而小約翰的私人朋友,勃拉姆斯更是小約翰的「歌迷」,小約翰就曾把《億萬人民團結起來! 圓舞曲》(Op. 443)獻給勃拉姆斯。傳說一次,小約翰的女兒向勃拉姆斯索取簽名,布拉姆斯沒有按照慣例,寫上自己最膾炙人口的曲調譜子,倒寫上了小約翰《藍色多瑙河》的頭幾小節的譜子,署名為「不幸的,此曲非勃拉姆斯所作!」("Alas, not by Brahms!")另一個後期的擁護者是理察·施特勞斯(雖然同姓,但並非維也納的史特勞斯家族),他在自己所作的《玫瑰騎士》一劇,有一句這樣的對白:「我怎麼可能會忘記那個維也納的天才呢?」

輕歌劇與其他舞台作品[编辑]

小約翰的輕歌劇實際上並不如他的舞曲受歡迎,至今還留在保留劇目中的就只有《蝙蝠》和《吉普賽男爵》兩部。不過一些自輕歌劇唱段選粹而成的舞曲如《卡里奥斯特罗圆舞曲》(Op.370) 和《南國玫瑰圓舞曲》(Op. 388),還是能成為廣受歡迎的舞曲。

小約翰還嘗試寫過一部歌劇,名曰《帕斯曼騎士》。但他的戲劇音樂還是離不開圓舞曲和波爾卡的形式。在《蝙蝠》首演之前,樂評人就紛紛預測新劇含有一個又一個「圓舞曲和波爾卡旋律動機」。1899年,著名樂評人愛德華·漢斯立克(Eduard Hanslick)寫道:小約翰的離世將會是維也納最後快樂時光的終結。但就在同年,時年74岁的小约翰·施特劳斯因肺炎逝世,并被葬在維也納中央公墓(Zentralfriedhof)。小約翰臨終時仍在努力創作芭蕾舞劇《灰姑娘》。

傳奇[编辑]

小约翰和施特劳斯家族的音樂在每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由維也納愛樂管弦樂團奏出。而這個音樂會的前身,就是一場在1929年,由著名指揮大師克萊門斯·克勞斯致力促成的一場純施特劳斯家族作品的音樂會。很多名指揮,如威利·博斯科夫斯基洛林·马泽尔會仿效當年施特劳斯家族的Vorgeiger作風,一邊演奏小提琴,一邊指揮樂團。另一些指揮大師,如赫伯特·馮·卡拉揚里卡多·穆蒂都曾登上過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指揮台。1966年,一些維也納樂手組成了維也納约翰·施特劳斯管弦樂團 (Wiener Johann Strauss Orchester),以在全球各地巡演施特劳斯家族作品而成名。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我们今天能聽到不少的施特劳斯家族名曲和他們家族庫存版本可能有很大差異。但由於施特劳斯家族在維也納的大宅在1907年被毀,其庫存樂譜版本相信也一同被毀。此後,小约翰的幼弟愛德華·施特劳斯致力防止父兄的作品被其他作品家冒稱為自己的作品。這也加劇愛德華·施特劳斯和其主要對手卡尔·迈克尔·齐雷尔的緊張關係。後來,世界各地紛紛成立约翰·施特劳斯協會,以妥善保存現有的施特劳斯作品,還會尋訪並收集失卻的施特劳斯作品。

小约翰·施特劳斯的作品[编辑]

舞台作品[编辑]

作品 德語原名 作品類型 首演年分
青鳥與四十大盜 Indigo und die Vierzig Räuber 輕歌劇 1871
羅馬狂歡節 Der Karneval in Rom 輕歌劇 1873
蝙蝠 Die Fledermaus 輕歌劇 1874
卡里歐斯特羅在維也納 Cagliostro in Wien 輕歌劇 1875
梅杜撒冷王子 Prinz Methusalem 輕歌劇 1877
捉迷藏 Blindekuh 輕歌劇 1878
皇后的蕾絲手帕 Das Spitzentuch der Königin 輕歌劇 1880
歡樂的戰争 Der lustige Krieg 輕歌劇 1881
威尼斯之夜 Eine Nacht in Venedig 輕歌劇 1883
吉普賽男爵 Der Zigeunerbaron 輕歌劇 1885
辛普利丘斯 Simplicius 輕歌劇 1887
帕斯曼骑士 Ritter Pásmán 歌劇 1892
侯爵夫人尼涅塔 Fürstin Ninetta 輕歌劇 1893
蘋果節 Jabuka 輕歌劇 1894
林中主人 Waldmeister 輕歌劇 1895
理性的女神 Die Göttin der Vernunft 輕歌劇 1897
维也纳气质 Wiener Blut 輕歌劇 1899
灰姑娘 Aschenbrödel 芭蕾舞劇 1899

圓舞曲/华尔兹[编辑]

波尔卡加洛普[编辑]

进行曲[编辑]

相關影視節目[编辑]

著名動畫系列《猫和老鼠》曾在1953年推出了一集名曰《约翰老鼠》(Johann Mouse)的短片,裡面引用了小约翰的名曲《皇帝圓舞曲》 (op.437)以及《维也纳气质圆舞曲》,《蓝色多瑙河圆舞曲》,《春之声圆舞曲》,《无穷动波尔卡》,《美酒,女人和歌圆舞曲》还有《闲聊波尔卡》。

猫和老鼠同时也有大量引用小施特劳斯的曲子,如《好莱坞音乐会》(The Hollywood Bowl)中全集(除开头)均为蝙蝠序曲。另外经常引用春之声圆舞曲。

而在電視上,也有不少以施特劳斯家族成員生平為藍本的戲劇,如1991年的《施特劳斯王朝》和1995年的《施特劳斯,3/4拍之王》。

當然,也有其他影視節目和廣告曾引用小约翰·施特劳斯的作品。也有一些以小约翰生平為題材的電影,當中比較著名的有《大圓舞曲(The Great Waltz)》

值得一提的是著名驚悚懸疑片大師希治閣曾在1933年製作過一部低成本紀錄片,介紹了小约翰·施特劳斯的生平,名曰《來自維也納的圓舞曲》。

参见[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