靛色系小孩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深藍孩童)
前往: 導覽搜尋

靛色系小孩是指被視為擁有某種特殊意志力或超自然能力的兒童、少年、青少年。靛色系小孩這個概念最早在李·卡羅與珍·托柏[1]夫婦所寫的The Indigo Children: The New Kids Have Arrived一書中被發表。李·卡羅堅持這個概念是通過與稱為克里昂的聖靈交談所得的。

在大陸曾因翻譯上的錯譯而以深藍孩童的叫法傳播開來。該名稱的部分來源與某個早期研究這個現象並擁有聯覺的研究人員有關,有人聲稱這些孩童顯現出靛色的光芒。

環境與進化[編輯]

靛色系小孩運動支持者聲稱,靛色系小孩生來便具有與地球和其他人心理連結的能力,然而由於孩童的溝通能力有限,靛色系小孩們與生俱來的特殊能力( 包含同理心,心靈感應,以及異於常人特別敏銳的感知能力)常常會因為受到來自雙親或是社會的負面壓力,以至於受到壓抑. 因此靛色系小孩運動即是鼓勵雙親對於這樣的特殊孩童予以支持。靛色系小孩的特徵,往往在主流社會或是標準中被認為是負面,但以靛色系小孩觀點卻認為是正面的。 靛色系小孩理論的支持者相信,這些特徵也可能出現在非靛藍孩童身上,但是靛色系小孩這方面的傾向將更為明顯。

特徵[編輯]

主要特徵[編輯]

Carroll 和 Tober 在靛色系小孩網站[2] 裡提出了十個靛色系小孩可能具有的特徵

  • 他們是帶著貴族般的氣息來到這個世上的(而且也常表現出來)。
  • 他們有「這不是我應在的地方」的感覺,當看到其他人不是這樣想的時候覺得很奇怪。
  • 自我價值對他們而言不是一個大問題。他們經常告訴父母「他們是誰。」
  • 他們面對絕對的權威(沒有附帶解釋或選擇的權威)的時候會有困難。
  • 他們根本不會做一些特定的事情,例如,排隊等候對他們而言是困難的。
  • 他們對於那些形式僵化,不需創意的系統感到沮喪。
  • 不管在家中或在學校,他們通常能看到較佳的做事方法,這使他們被認為是「系統破壞者」(對任何系統均不墨守成規)
  • 他們若沒跟同類的人在一起就會看起來像是反社會的。如果他們周遭的人們都沒有類似的意識,他們通常就轉為內向
  • 他們對於「罪惡感」的懲戒(例如:等你爸爸回家看你做了什麼事情!)不起反應。
  • 他們不會害羞地讓你知道他們需要些什麼。
  • 他們可以輕易感應到人類的不正直、不誠實

綜合以上的標準可見,靛色系小孩在社交生活裡有極大的困難,在倡導個人社交力作為主要成功價值之一的資本主義時代,他們會經歷相當程度的沮喪。自小社交困難所累積的焦慮往往帶進成年,這常常導致他們在面對壓力時,因為習慣性的孤寂感(被遺棄感),而有更高度的憂鬱危機。

其他特徵[編輯]

在她的著作中, Wendy 提出了其他幾種靛色系小孩可能具備的特徵.

  • 強烈的自尊
  • 對於指定的任務容易感到厭煩
  • 富有創意
  • 很強的直覺
  • 擁有強烈同理心
  • 年紀小時就已經發展出抽象思維
  • 擁有某方面天才或天賦、智力優於一般人
  • 常發白日夢
  • 擁有一雙清澈、早熟、智慧的眼睛。

此外,靛色系小孩或者成人絕大多數是偏瘦的,極少肥胖。

特殊的個性[編輯]

  1. 他們內心的自我意識與價值觀很高,有時亦不會特別的表現出來。
  2. 有些個性是內向的,或用其他方式隱藏自己的性格。以適應暫時狀況,周遭的人不一定有感覺。
  3. 對靛藍小孩來說在一般學校是有困難的,考試對他們來說沒什麼意思,成績不是最重要的,有時候他們比同學及老師知道的來的多。
  4. 當他們認為是對的事情,即使違反社會規範,任何形式手段無法讓深藍小孩感覺自己有罪。
  5. 強迫式的命令他們無法認同,總是想找機會跟他人分享自己對一些事情的觀念。
  6. 他們具有非常聰明的思維,會發現或發明好的方法,他們怕麻煩。
  7. 體制對他們來說完全沒有意義且是不好的,並不是說他們就是反社會人格,他們只是想要改善豐富目前生活的狀況罷了,體驗生命的真諦。
  8. 即使是長大成人,有時給人還是有孩童的感覺,愛開玩笑,喜歡小孩及嬰兒。
  9. 若他們真正犯了錯誤,善意且對等的溝通管道,他們是可以接受改變的。
  10. 他們擁有高度的敏銳與直覺力,左腦功能發達,音樂家、藝術家、哲學家所在多有,對於事物的鑑賞力及審美觀非常特別且有自信。
  11. 他們不喜歡欺騙人,有時候只是他們認為好玩罷了,但他們不會真的去傷害任何人,他們反對任何惡性傷害的欺騙,對自己或其他人。
  12. 喜歡的事情會持續去做,之後可能會改變,有時候他們的動機行為會使自己感覺良好。
  13. 因對權威與強制條理的抗拒,加上思考模式與情緒過程不同於其他男性,靛色系男性在兵役中往往陷入嚴重的低潮。
  14. 成年後的精神疾病盛行率高於一般人(包括人格障礙躁鬱症精神分裂症等)。
  15. 他們成年後,有部分會積極投入一些不受當代重視的、或如無政府主義等和普世輿論格格不入的社會運動,習慣性地保持著他們與世俗間的差距。這些人認為這種差距是一種自尊的展現。他們會義無反顧地投入,甚至「殉道」也在所不惜。
  16. 一般來說他們很懂得保護自己,成年後會盡可能避開令他們倍感壓力的世俗環境,因此較少發生意外事故或罹患壓力帶來的文明病,故有長壽的說法。惟男性較可能因情緒障礙或對理想的狂熱崇拜而英年早逝。

性別的影響[編輯]

整體來說,靛色系小孩中男性雖較女性多,但人生的發展與自我實現之路往往不如女性順利。雖靛色系與性別氣質無關,但靛色系小孩多少都相較於一般小孩具備更顯著異性化的性格。

  1. 男性約佔四分之三。
  2. 不論幼年或成年,女性較獲得周遭環境的接納,男性則遭逢較大的壓力。這是因為社會期望男性表現出高度的工具性發展,但靛色系男性往往不易達成這個要求。
  3. 成年後,相較於靛色系女性,靛色系男性儘管多有高度專業,但在一般體制下的社會發展仍有明顯的受限,尤其難以勝任領導職務,大多一般男性亦不願順服他們;兩性關係也大多不順利,少有圓滿的婚姻生活。靛色系女性則較一般女性更大膽、有冒險精神、敢於標新立異,惟在感情的態度上較封閉自我。因現代社會較鼓勵女性表現出大膽特質,加上社會對男性的刻板要求並未鬆綁,女性較能獲得社會支持。因此,靛色系男性相較於靛色系女性有更嚴重的低自尊困擾,憂鬱症發生率與自殺率也較靛色系女性高。
  4. 靛色系男性比一般男性更有機會接觸男同性戀的情境,不論是主動探索或被動挑逗。
  5. 靛色系女性大多對神祕學或宗教有高度熱情,但並不像傳統的迷信族群般因缺乏自信而渴求慰藉,她們往往能神智清晰且堅定地參與相關事務。此外她們對環境保護生命教育議題也有高度熱忱,若有此發展,她們的思想路線可能會轉趨保守。

意見[編輯]

一些批評者認為,這些特徵並非獨一無二,在大多數兒童的身上觀察得到,但擁護者認為,這種新型的孩子已經是有原因的前來;最常見的說法是,他們會以某種方式改善世界。這些變化通常討論涉及帶來和平,推翻腐敗的機構,由對抗療法醫學轉向更為自然的替代品的了解。靛藍小孩說是所謂的東西接觸更多的普遍真理,不容忍,理解系統的行為或在與它不相協調。

靛色系小孩有時說具有極端的長壽,但信念源的出生日期不詳。

靛色的能力[編輯]

許多討論靛色系小孩文學(包括克里昂文學)聲稱,他們使用高維的信息,給他們的特殊能力。 這些能力據說包括清除HIV病毒、先進的天才和精神、和死者說話.....。

預知—有少部分的靛色系小孩甚至能夠早一步看見未來的影像,但只是很偶爾的情況下會發生。

四月孩童[編輯]

在八十年代初期,相關的現象被稱為四月兒童開始在希臘被報導。希臘記者科斯塔Hardavelas宣布,雅典大學的一些具體表現在1983年4月出生的孩子不尋常的興趣。該大學說,他們向公眾訪問和調查以尋求他們的孩子在學校的表現有沒有進一步的信息或通知。

Hardavelas製作了有關紀錄片的被訪者,促進認為,這些兒童有很高的智商,心理能力,獨特的夢想和精神體驗。在一個很重要的玩家,在大學內其目標的具體數據的情況下,紀錄片假定的理論,連接一些明顯的異常宇宙事件(行星對齊或過量的太陽活動)。

大約在1983年4月出生的孩子的猜測是基於信息從一本書和希臘科幻和陰謀論揚Fourakis作者寫的文章。 Fourakis認為,4月兒童,他們的皮膚上標記,而且他們將在未來的按照他的理論的Ellinokentrismos一些重要的作用。

批評與科學查證[編輯]

懷疑論者指出,靛色運動的支持者缺乏有力的證據支持他們的理論。靛色文學經常談「大學學習」和「感興趣的科學家」,如羅素巴克利(精神病學教授-科學家)。事實上,巴克利的研究卻指出,支持者「缺乏科學根據。沒有進行過研究。」巴克利也擔心有"破壞性"特徵的兒童們被冠上「靛藍小孩」的稱呼,可能會延誤正確診斷和治療的時機。[3]

支持新世紀運動的父母們在面對這種特殊的下一代時,與其解釋他們小孩其實是發展不全,重障,或有精神疾病,他們往往更願意被告知自己的孩子是靛藍小孩,使用比前幾代更令人吃驚的精神語言,而不願正視可能的負面徵兆。抑制恐懼而寧願相信自己的孩子是靛色系小孩,這可能會鼓勵小孩子的反社會行為。其實靛藍小孩有很多相似的特徵往往可解釋成單純的傲慢和他們自私的個人主義。

靛色系小孩的概念,正如許多人喜歡的占星術,因為它提供簡單的自我答案,而且也提供了一個更令人滿意的關於孩子的心理的結論,比目前主流的描述如 ADHD 或 亞斯伯格症候群,更深受多數父母歡迎。靛色系小孩不是在心理學領域公認的術語,但一些自稱靛色的文學作者有心理學學位,可能是靛藍概念最近才出現所致。

批評者還表示擔心,認為教育孩子時,考慮到他們是靛色,可能鼓勵孩子們採用如人類的優越性、疏離感、反社會的行為等「另類」超自然的身份。

教育[編輯]

教育工作者,一般來說,多數不支持靛藍小孩設想。但是一些替代教育工作者接受了靛色的概念,並開始探討靛色系小孩的需要。哲學產生共鳴靛色的學習經驗,可能包括教育,多元智能戰略,基於項目的學習,自主學習和以學生為中心的學習。

商業化[編輯]

自靛色系小孩的說法出現以來,許多的書和視頻出版了,其他的還包括捐贈商業價值,演講活動,和一個一對一諮詢會議費的「靛色父母」的孩子。在「靛色:金錢的顏色」,對Skepticreport.com文章,洛里安德森指出的潛在「靛藍」的詹姆斯特懷曼,該紀錄片作者,靛藍進化概念的商業價值。許多其他商業網站提供出售靛色系小孩主題物品,如書籍和新時代運動的治療設備,以及視頻和其他媒體。

2003年,有關靛色系小孩的電影上映。這部影片總票房已經達到一百一十九萬美元。

在靛色預言商場,一靛色系小孩,Jade,被認為是一個先知,註定要把一些強大的真理帶入世界。這還暗示說,耶穌基督也可能屬之一。

在CSI節目系列裡的「The Unusual Suspect」中,一個12歲的姑娘,名叫「漢娜」說自己是一個靛色系小孩。她聲稱開始對她的弟弟被指控謀殺的責任。

參見[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 Redman, Deb (2001). "Investing in Adult Understanding of Special Children." Chicago: Project Legacy.
  • Lancaster, Dianne (2002). Anger and the Indigo Child. Boulder: Wellness Press.
  1. ^ Carroll, Lee & Tober, Jan (1999). The Indigo Children: The New Kids Have Arrived. Carlsbad, CA: Hay House.
  2. ^ [1]
  3. ^ 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TD-j8UFq6joJ:serendip.brynmawr.edu/exchange/node/856+indigo+Russell+Barkley&cd=4&hl=zh-TW&ct=clnk

外部鏈結[編輯]

擁護者[編輯]

(英文)李卡羅對編輯Wikipedia過程中的偏見提出警告

懷疑論資源[編輯]

媒體覆蓋[編輯]

社會及人際網路[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