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教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宋教仁
Sung Chiao-jen.jpg
國民黨 (1912–1913) 國民黨代理理事長
任期
1912年至1913年
前任 孫文
繼任
華興會副會長
任期
1904年2月15日至1905年7月30日
前任 創會
繼任 中國同盟會合併
个人资料
出生 1882年4月5日
 大清湖南省桃源縣
逝世 1913年3月22日(30歲)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江苏省上海县
國籍 中华民国 中國
政黨 華興會
中國同盟會
國民黨 (1912–1913) 國民黨
親屬 宋振呂
配偶 方氏
學歷 桃源漳江書院
美國聖公會文華書院
日本法政大學
著作 起草《鄂州臨時約法草案》
《中華民國臨時政府組織法》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出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县[1]:1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责任內閣制政治家,担任过华兴会同盟會的主要領導、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唐紹儀內閣的農林部總長、也是國民黨的主要籌建人。曾留学日本法政大学早稻田大学。1913年3月20日,时任國民黨代理理事长的宋教仁在上海火車站(老北站)遭枪击,3月22日不治身亡,终年31歲。

思想[编辑]

主张“责任内阁制”,认为“内阁不善而可以更迭之,总统不善则无术变易之,如必欲变易之,必致动摇国本”。

日本外务省政务局跟踪宋教仁的秘密档案中,保存有宋教仁对于孙中山更加激烈也更加彻底的否定意见。1908年11月23日,宋教仁表示说:“像孙逸仙那样的政治家做领导人,中国革命要达目的,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的。我们相信,在真正的大首领出现之前,努力钻研有关的政治的书籍是得体的。”

“讨论宪法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应如何分配,中央与地方之关系及权限应如何规定,是皆当依法理,据事实,以极细密心思研究者”。认为只有议会政党责任内阁,才是救治「不良政府医生」。由於極力推崇議會制度,當時政壇上都給他取了個綽號為「議會迷」。

早年經歷[编辑]

宋教仁生於湖南省桃源县上坊村湘冲一户书香之家。6岁进入私塾读书。1899年3月,宋開始入桃源漳江书院肄業,即不務章句而深思夙夜悟道,講求經世致用,喜愛刑法及地理等書籍,常與學友文駿等縱談中西政治得失,及古今用兵成敗。[2]其居然大言不慚,如此好論列舉天下事。[1]:16人們視其為狂妄學生,不與接近,然而宋視而不見。1901年,中秀才。1902年,他赴武昌投考美国圣公会文华书院普通中学堂(现华中师范大学),被录为第一。翌年入学,在校期间,由吴禄贞等人组织的革命团体在武昌花园山的聚会吸引了他,常与同学议论时政,并走上了反清革命之道路。是年8月,黄兴到武昌,两人相识并从此成为挚友。不久,黄兴因激烈的反清言论,被驱逐出武昌,回到长沙。随后,宋教仁也回到湖南,为成立革命团体到长沙、常德一带做联络工作。

1903年11月4日,偕黄兴、刘揆一陈天华章士钊共同成立華興會。1904年2月25日,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華興會在长沙西园正式成立,选黄兴任会长,宋教仁为副会长。宋教仁旋回武昌,倡組科學補習所,即此種活動之一環。[1]:186月,科學補習社舉行成立大會,宋教仁任文書。[1]:1910月,宋教仁自武昌經長沙回常德,聚集同志,籌劃進行細目;嗣因餉糈缺乏,宋乃擬變賣家產以濟需用,又苦於急切難成,遂決定趕往長沙另籌款項。[1]:2111月5日,舟抵長沙,宋教仁登岸遍訪各約定處所,皆封門,寂無人跡;至黃興寓所,則看門人答:已出門十餘日未歸,不知何往?[1]:21宋氏為之茫然。[1]:21以為必有變故發生,信步街頭,突然遇上同志曹亞伯,曹正驚宋之來臨,亟需要宋教仁至聖公會堂,秘密告訴他:華興會舉義不幸先期洩漏,致被官廳破獲,黃興等幸而兔脫,勸宋速避難他方。[1]:21宋聞訊後頗鎮靜,初擬即回常德速行破壞,以牽制省中之劫,衹以款項缺乏,終不得不依曹之勸告附舟東下,以追踪黃興[3]:4。宋遂潜赴日本。12月13日,宋教仁抵达日本,在日本东京成立中國同盟會,成为中國同盟會的主要領導人。1905年5月,宋到東京之初,與友人合办刊物《二十世纪之支那》。[1]:2756月,入读日本法政大学。8月,支持孙中山日本东京成立中国同盟会,并当任其司法部检事长。11月,于东京创立《民报》,为中国同盟会机关报[1]:276。1906年,曾一度回中国,企图在东三省建立反清政治力量,但不久就再次去日本。1907年,黄兴赴安南谋举事,荐宋教仁代理同盟会庶务,主持同盟会日常工作,参与一切机密。1910年底,宋教仁从日本返抵上海,任《民立报》主笔,以“渔父”笔名撰写大量宣传革命的文章。

1911年宋教仁到上海组织反清运动,赴香港参加广州起义的准备工作。7月,与谭人凤陈其美等在上海组建同盟会中部总会,邀请或派人来往于上海、长江中下游各地,促进革命势力的发展。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10月28日,与黄兴一同抵达武昌,参加革命政府的法律工作,参与起草《鄂州临时约法草案》。11月13日,离开武昌,赴上海。12月初,抵达南京。

民國成立[编辑]

1912年(民國元年)1月1日,中华民国南京成立,被任命为法制院院长,起草了一部宪法草案《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组织法》。2月1日,宋教仁自桃源起身,經長沙漢口沿江東下;嗣在上海杭州南京等地視察黨務。宋任政事部主任幹事。[1]:1994月27日,出任唐绍仪内阁的农林总长。7月,因不满袁世凯破坏《临时约法》,辞去农林总长之职。7月16日,中國同盟會本部舉行全體職員大會,討論會務。[1]:200代理總務部主任幹事魏宸組提出擬改定名稱組織完全政黨案。[1]:2007月21日,当选为同盟会总务部主任干事,主持同盟会工作。8月5日,宋正式與統一共和黨談判。[1]:201協定原案用「民主黨」,嗣因反對者多,遂改用「國民黨」,蓋共和之制,國民國主體,欲使人不忘其義也故頻其名云。[4]:68月11日,舉行正式籌備會議,宋被推擔任臨時主席,宋並代表中國同盟會、谷鍾秀代表統一共和黨徐謙代表國民共進會許廉代表共和實進會虞熙正代表國民公黨,分別報告各黨均經集會一致議決贊成合併。[1]:2028月25日,成立国民党,当选为理事,並任代理理事长。

彼時國民黨選戰大勝、黨員士氣高昂,宋氏政治前途如日初升,所至之處,歡迎會上無不人山人海,宋亦隨地推廣憲政理念,其要旨是產生純粹的政黨政治,由國會多數黨領袖任內閣總理,負起政治責任,組成責任內閣;由此先制憲,再依法選舉總統。

遇刺身亡及遗言[编辑]

1913年,中華民國國會大選,國民黨大獲全勝,获国会压倒性多数席次。宋教仁正欲循歐洲「內閣制」慣例,以黨魁身份組閣。自國民黨重要人士群集滬濱,商討應付國會之黨略,大綱既定,宋即擬挾至北京黨本部決議施行,適袁世凱亦電促赴京,宋因訂期3月20日若干國會議員同行北上,不幸是晚甫步入上海车站(老北站,现上海铁路博物馆),即遭預伏歹徒狙擊,腰部中彈,搶救無效。[1]:22322时45分,宋被殺手刺殺,子彈從後背射入體內,射中其右肋,斜入腹部,兇手開槍後逃逸。

宋教仁疼痛難忍,趴倒在一張椅子上,用手把于右任的頭拉到胸口,喘息地說:「吾痛甚,殆將不起……」,當時在火車站送行的黃興于右任廖仲愷等將宋教仁送往滬寧鐵路醫院急救。在医院中他向于右任留下遗嘱:[5]

今以三事奉告:一、所有在南京、北京及东京寄存之书籍,悉捐入南京图书馆;二、我本寒家,老母尚在,如我死后,请克强与公及诸故人为我照料;三、诸公皆当勉力进行,勿以我为念,而放弃责任心。我为调和南北事费尽心力,造谣者及一班人民不知原委,每多误解,我受痛苦也是应当,死亦何悔?

他并授意黄兴代拟电报给袁世凯,讲述自己的中弹经过和革命生涯,[5]电报原文如下:[6]:3

北京袁大总统鉴:仁本夜乘沪宁车赴京,敬谒钧座。十时四十五分在车站突被奸人自背后施枪弹,由腰上部入腹下部,势必至死。窃思仁自受教以来,即束身自爱,虽寡过之未获,从未结怨于私人。清政不良,起任改革,亦重人道、守公理,不敢有毫权之见存。今国基未固,民福不增,遽尔撒手,死有餘恨。伏冀大总统开诚心、布公道,竭力保障民权;俾国家得确定不拔之宪法,则虽死之日,犹生之年。临死哀言,尚祈见纳。宋教仁。哿。

手術後,情況沒有好轉,大小便中出血嚴重;3月21日下午,宋教仁再次被送進手術室。3月22日凌晨4時48分,不治身亡,噩耗傳去,全國人心鼎沸[1]:223。孙中山於日本創立中華革命黨

身故後,范鸿仙拍下宋教仁遺體的照片,今宋教仁墓安於上海市闸北公园。刺杀宋教仁的凶手至今成谜。[7]

宋教仁正装遗照

後世追悼[编辑]

民国初始,有的人忙于权力博弈, 却也有一批试图在早已經陷入惡性专制循環的土壤上推进宪政的人士,他们的代表除組建國民黨的宋教仁外還有进步党梁启超汤化龙。汤化龙和宋教仁虽然分别属于争锋相对的两大政党,但他们却有着符合現代議會民主特徵的友谊。武昌起义期间,他们携手制定了第一部约法《鄂州约法》。宋教仁遇刺身亡时,虽然不同政党党魁的汤化龙尤为悲愤,写下挽联“倘许我作愤激语,谓神州将与先生毅魄俱讫,号哭范巨卿,白马素车无地赴;便降格就利害观,何国人忍把万里长城自坏,从容来君叔抽刀移笔向谁言。”

宋教仁被杀之谜[编辑]

袁世凱的嫌疑[编辑]

持此观点的认为中华民国国会选举前后,宋教仁积极主张施行内阁制,内阁制会危及袁世凯的统治地位,因此袁世凯要暗杀宋教仁。反对此观点者则认为在国民党中,宋教仁是唯一愿与袁世凯合作的领袖[8]。袁世凯若要暗杀宋教仁也不会在如此敏感的时间下手。宋教仁北上正要与袁世凯商谈国事。当时,国民党在选举中已经获胜,即便宋教仁死后,依然会有国民党方面的代表担任中华民国国务总理职务,比如黄兴等人。袁世凯也说自己怎么可能做这等傻事。[8]

孙文的嫌疑[编辑]

持此观点的认为,其一,宋教仁与孙中山的矛盾,国民党内人人皆知;其二,凶手应桂馨是共进会的头目,曾担任陳其美滬軍都督府諜報科科長、孙中山临时政府代理庶务长;其三,宋教仁改组国民党,排斥江湖帮会,而孙中山是洪门红棍,陈其美、应桂馨系青帮大佬,袁世凯却向与江湖无涉;其四,民国初年,孙文、陈其美派系多次暗杀或涉嫌暗杀政敌。[9]

赵秉钧的嫌疑[编辑]

持此观点的赵秉钧的杀人动机非常简单,国民党在国会选举中获胜后,宋教仁将替代赵秉钧担任总理一职。此说还提出了证据,称巡捕房在对应桂馨搜查时,意外抓到刺宋的直接凶手武士英。武士英供认是应桂馨让他行刺。此外巡捕房还在应桂馨的住宅搜出作案凶器及一批电报和信件。"毁宋"一词来自赵秉钧的秘书洪述祖致電應桂馨:「毀宋酬勛,相度機宜,妥籌辦理。」3月14日,應桂馨回洪述祖的「寒電」電文是:「梁山匪魁四出擾亂,危險實甚,已發緊急命令,設法剿捕之,乞轉呈,候示。」3月18日,洪述祖復應桂馨電:「寒電立即照辦。」3月19日,洪述祖又電催應:「事速照行。」3月21日凌晨兩點即宋教仁遇刺不久,應致洪電:「二十時四十分鐘,所發急令已達到,請先呈報。」3月21日,應致洪電:「號電諒悉,匪魁已滅,我軍一無傷亡,堪慰,望轉呈。」等。趙秉鈞则極力否認與此案有關。3月26日,赵秉钧以国务院名义通电各省称:“据應夔丞二十三日函称,沪上发现一种监督政府、政党之裁判机关,宣告宋教仁、梁启超、袁世凯、赵秉钧、汪荣宝等之罪状,特先判决宋教仁之死刑,即时执行。”当时此通电不但没能将公众视线转移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凶嫌“沪上裁判机关”上,反而暴露了赵秉钧的国务院和直接凶嫌應桂馨当时的信函往来[10]

陈其美的嫌疑[编辑]

宋教仁被殺,這是袁世凱最毒的陰謀。[11]最后,陈其美在上海被暗杀。

一直以來都有人對於宋案另有看法,认为宋教仁是国民党内部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对破案出了大力的青帮大头目、国民党元老陈其美颇有嫌疑[12]北洋政府國務院檔知袁方對宋案發表之聲明,即多方羅織陳其美:「宋在南方主張袁為總統,而己任內閣,陳其美一派深忌之,黃亦惡其不舉己為總統,且疑其為親袁派也亦欲排而去之。陳於是乘其隙,日嗾其徒,唱為黃之說,以離間黃、宋之交,而使他日內閣總理之歸之於己,宋、陳之間暗潮已極激烈,應本陳舊部,武又黃之私人」[1]:267

袁克文撰写的《辛丙秘苑》一书讲述了自己从1911年1915年的见闻,书中披露,袁世凯多次派密使与宋教仁接洽,欢迎他北上,宋教仁接受了袁世凯的邀请。在北上临行之前,陈其美、应夔丞等人询问宋教仁关于国民党内阁的组织办法,宋教仁说:“我只有大公无党一个办法!”,听了宋教仁的想法后,应夔丞骂宋教仁是叛党,并企图当场杀害宋教仁,但被在场的人劝阻,宋教仁见此举动,便说:“死无惧,志不可夺”,最终大家不欢而散,陈其美和应夔丞对宋教仁的痛恨加深。在随后的几天里,陈应两人商议对策,宋教仁3月20日遇刺身亡。应夔丞深知兼任总理的内务部总长赵秉钧害怕宋教仁抢夺他的位置,就通过他的秘书洪述祖骗取来自赵秉钧的密电密信。起初的目的只是邀功请赏,后来这些密电密信便成了充当了嫁祸于袁世凯的文字证据。[註 1][14]

帮会分子的嫌疑[编辑]

东华大学廖大伟教授则从民初帮会与革命党交恶、与社会关系紧张的视角,重新阐释这一血案:应桂馨中华国民共进会(1912年7月由青帮、洪帮、公口等帮会联合发起,成立于上海)会长,在社会转型中角色与地位与革命党形成落差,因而产生报复心理;宋教仁在国民党内的实际地位和未来政治角色,决定了他不幸被选为报复对象。[15]

宋教仁墓[编辑]

宋教仁墓地在上海閘北,名曰宋園(今闸北公园內)。[1]:273建銅像作支坐側思狀,鑿石為座。[1]:273座之正面陽篆刻「漁父」二字,章太炎書。[1]:273背面則陰刻銘文,于右任撰書:「先生之死,天下惜之。先生之行,天下知之。吾又何紀,为直笔乎?直笔人戮。为曲笔乎?曲笔天诛。嗟嗟九泉之泪,天下之血,老友之笔,贼人之铁。勒之空山,期之良史,铭诸心肝,质诸天地,嗚呼!」[1]:273-274墓地近似正方形,四周砌有二十四根圆头方柱,连成石栏。墓寝坐北朝南,为半球形,墓前立有墓碑,上书:『宋教仁先生之墓』,系集孙中山墨迹而成。宋墓頂上有一腳踩青蛇,展翅欲飛的雄鷹,象徵著宋教仁一生不斷爲了憲政的理想,而與保守的舊勢力作頑強鬥爭的精神。墓地南隅、正中左右樹有石柱两根为出入口,置八級臺階,供拾級而上。墓区正中石柱顶端耸立著宋氏西服坐像,以大理石雕刻而成。墓区广场及通道均系花岗石砌成,周围广植龙柏、广玉兰、香樟和月季等各种花木,整个墓园庄严肃穆。

宋家遺族[编辑]

  • 方氏:宋教仁之妻。生前常居於家鄉-湖南桃源。夫故去後,接受愛國人士捐款與中華民國國民政府頒發撫恤金予安頓生活。獨子於上海求學期間,每逢暑假即前往滬探子。惟獨子病逝後,生活失去重心。1964年5月24日,吳相湘在其著作《宋教仁傳——中國民主憲政的先驅》的自序中記載:『又見報載宋先生遺屬寡媳一人在桃源轉徙流離孤苦伶仃之訊(宋之獨子歿於抗戰前);更傷英雄無嗣之淒涼。』
  • 宋振呂:宋教仁與方氏之獨子。少年時,離鄉赴上海讀書,畢業後曾留學日本;1934年隨行歐洲司法考察後,曾服務於中華民國監察院審計部1936年心臟病突發逝世,享年36歲)。[16]1950年,周恩来代表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为宋振呂之妻葉惠英亲笔签发证明,追认宋教仁为革命烈士[17]
  • 宋奇璋:宋振呂之獨女;婚後育有2子3女。
  • 宋丕興:宋奇璋的孫女、宋教仁的玄孫女

後世評論[编辑]

宋教仁

孫中山認為,宋教仁「乃為中國憲法而犧牲之第一人」[18]:104

章太炎在《民国报》、《神州日报》评点孙中山只是“元老之才”,“至于建制内阁,僕则首推宋君教仁,堪为宰辅”,“谓总理莫宜于宋教仁”。

蔡元培在《我之历史》序言说:“(同盟会)其抱有建设之计划者居少数。抱此计划而毅然以之自任者尤居少数,宋渔父先生其最著也。”

吳相湘認為,宋教仁一方面努力推進民主政治,同時更力言中國絕不能引用共產主義,且明白指出中國如實行共產主義之種種不幸惡果;因而堅決主張國家社會政策。[1]:自序3

中華民國國立政治大學政治系副教授孫善豪曾經評論宋教仁對國民革命與中國近代的意義,其大略如下:

宋教仁首先在上海成立了「中國同盟會中部總會」目標在於鼓吹湖廣新軍的覺醒,間接促成了武昌起義。宋教仁曾提議革命的上中下三策:上策京師起義、中策長江起義、下策邊疆起義。孫中山的十次革命,一般都屬於下策中的邊疆起義。黃花崗之役後,同盟會人心渙散。宋教仁與譚人鳳等乃毅然在上海另起爐灶,獨立執行中策,成立「中國同盟會中部總會」,以「共進會」與「文學社」為基礎,在兩湖新軍間鼓吹革命,於是乃有武昌起義之成功。

民國成立後,宋教仁將同盟會與其他小黨合併,成立國民黨。當時孫中山主張同盟會仍然為地下革命組織,隨時準備繼續革命。宋教仁則主張將同盟會公開化,以堂堂政黨之陣勢,藉選舉取得政權。宋教仁路線不僅獲得了同盟會多數之支持,並且繼續與其他小黨合併,終於組成國民黨,而在國會大選中取得了多數。許多後來著名的民主人士如張東蓀沈鈞儒徐傅霖羅文幹石志泉等,都是當時這個國民黨的核心成員。

著作[编辑]

  • 《我之歷史》,六冊,1920年湖南石印本
  • 《二十世紀之支那》,一冊,1905年5月東京鉛印本
  • 《醒獅》,四冊,1905年9月東京創刊
  • 《民報》,二十六冊,1905年11月東京創刊
  • 間島問題》,六冊,1908年上海初刊本,1914-1916年地學雜誌重印本
  • 《民立報》,六冊,1910年10月11日創刊,上海印行
  • 比較財政學》,日本小林丑三郎原著,宋教仁譯,1911年上海印行

相關書籍[编辑]

張玉法主編:《宋教仁的革命人格》,中國現代史論集(三),台北:聯經出版公司,1970年

  • 思公:《晚清盡頭是民國︰近現代人物的不尋常命運》,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9年9月,ISBN:9787563389643
  • 張耀杰:《懸案百年:宋教仁案與國民黨》,台北:新銳文創(秀威代理),2010年12月,ISBN:9789868681507
  • 徐血儿等編著:《宋教仁血案》,长沙:岳麓书社,1986年
  • 唐德剛:《民國前十年》
  • 吳相湘:《宋教仁傳——中國民主憲政的先驅》,台北:正中書局,1964年

註釋[编辑]

  1. ^ 二年冬,予适在沪,知先公遣秘使迓遁初者数至,遁初所察已竟,欣然命驾。行之先,陈英士、应桂馨宴之。筵间,英士询其组阁之策,遁初曰:“唯大公无党耳。”陈默然,应詈曰:“公直叛党矣,吾必有一报。”言时,即欲出所怀手枪,座客劝止之。遁初曰:“死无惧,志不可夺!”遂不欢而散,而陈、应日相筹谋。予故友沈虬斋,陈之党也,谓予曰:“遁初不了。”予详诘之,虬斋曰:“同党咸恨之,陈、应尤甚。迩日,靡日弗聚议,虽亲如予,亦不获闻。偶密窥探,辄闻遁初云云,辞色不善也。”未几难作,遁初竟死矣。应知赵秉钧畏遁初夺其位也,遂假道于洪述祖,诱得电信,初意但为要功计,不期适以此而移祸也。[13]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吳相湘:《宋教仁:中國民主憲政的先驅》,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85年9月15日新版
  2. ^ 宋教仁曾說過:「中國苦滿政久矣,有英雄起,雄踞武昌……然後可以得志於天下。」見吳相湘:《宋教仁:中國民主憲政的先驅》,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85年9月15日新版,第16頁
  3. ^ 劉揆一述:《黃興傳記》,北平:京津印書局,1929年
  4. ^ 「五大黨合併詳誌」,刊《民立報》,上海,1912年8月18日
  5. ^ 5.0 5.1 上海老北站 见证难忘的历史瞬间. 人民铁道网. 2010-10-15 (简体中文). 
  6. ^ 《民立报》北京電報,上海,1913年3月22日
  7. ^ 凤凰网历史专稿. "谁是刺杀宋教仁的幕后元凶?”. 
  8. ^ 8.0 8.1 宋案之谜:杀宋嫌疑,凤凰网,2012年6月8日
  9. ^ 楚望台:宋教仁先生是被谁刺杀的?]
  10. ^ 陶菊隐:《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第八章,ISBN 9787203080138
  11. ^ 「他想挑撥我們同志的感情,故意說是陳某﹙英士﹚派人刺殺的。原先宋先生對交出上海這一師兵很不高興。記得英士先生辭職時有一篇宣言,大意說從前單槍匹馬打製造局,現在把軍隊交岀來不能得同志諒解,如果同志肯團結,他是可以再起的。這篇宣言是一位湯先生擬稿的。後來許多同志勸着不要發表,所以沒有發表,英士先生聽得外面謠言說是他刺殺宋先生的話以後,便找到了吳佩璜來,吳是替英士先生做情報的,在上海當電報局局長。袁和上海方面往來電報,我們都能拿得到,就完全靠吳佩璜的功,宋案能在三小時內破案,也就因在電報往來中找出線索:那幾個人有電報,那些人有關係,所以一索即得,否則是不易破案的。」見陳果夫演講:「陳英士先生與二次革命」,1942年10月12日在重慶中山學社。何仲簫:《陳英士先生年譜》,第40頁亦有述及,但無此文之詳明。刊吳相湘:《宋教仁:中國民主憲政的先驅》,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85年9月15日新版,第266頁
  12. ^ 张耀杰:《谁谋杀了宋教仁——政坛悬案背后的党派之争》,北京:团结出版社,2012年5月,ISBN 9787512606722
  13. ^ 袁克文:《辛丙秘苑》节选
  14. ^ 迷案:陈其美在“天上人间”暗杀宋教仁?
  15. ^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袁世凯
  16. ^ 我与宋教仁一家的交往
  17. ^ 桃源县政府门户网站:我县召开纪念宋教仁先生诞生127周年座谈会
  18. ^ 陶菊隱:《六君子傳》,上海:中華書局,1947年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