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教仁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宋教仁
Sung Chiao-jen.jpg
國民黨 (1912–1913) 國民黨代理理事長
任期
1912年至1913年
前任 孫文
繼任
華興會副會長
任期
1904年2月15日至1905年7月30日
前任 創會
繼任 同盟會合併
個人資料
出生 1882年4月5日
 大清湖南省桃源縣
逝世 1913年3月22日 (30歲)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江蘇省上海縣
國籍 中華民國 中國
政黨 華興會
同盟會
國民黨 (1912–1913) 國民黨
親屬 宋振呂
配偶 方氏
學歷 桃源漳江書院
美國聖公會文華書院
日本法政大學
著作 起草《鄂州臨時約法草案》
《中華民國臨時政府組織法》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上坊村湘沖一戶的書香之家,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政治家,擔任過華興會同盟會的主要領導、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唐紹儀內閣的農林部總長、也是國民黨的主要籌建人。曾留學日本法政大學早稻田大學。民國二年3月20日,時任國民黨代理理事長的宋教仁在上海火車站(老北站)遭槍擊,22日不治身亡,終年31歲。

思想[編輯]

  • 主張「責任內閣制」,認為「內閣不善而可以更迭之,總統不善則無術變易之,如必欲變易之,必致動搖國本」。
  • 日本外務省政務局跟蹤宋教仁的秘密檔案中,保存有宋教仁對於孫中山更加激烈也更加徹底的否定意見。1908年11月23日,宋教仁表示說:「像孫逸仙那樣的政治家做領導人,中國革命要達目的,無論如何也是不可能的。我們相信,在真正的大首領出現之前,努力鑽研有關的政治的書籍是得體的。」
  • 「討論憲法行政立法司法三權應如何分配,中央與地方之關係及許可權應如何規定,是皆當依法理,據事實,以極細密心思研究者」。認為只有議會政黨責任內閣,才是救治「不良政府醫生」。由於極力推崇議會制度,當時政壇上都給他取了個綽號為「議會迷」。

生平[編輯]

早期生涯

宋教仁6歲進入私塾讀書,17歲升入桃源漳江書院,清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他考入武昌普通中學堂。翌年入學,在校期間,由吳祿貞等人組織的革命團體在武昌花園山的聚會吸引了他,常與同學議論時政,並走上了反清革命之道路。是年8月,黃興到武昌,兩人相識並從此成為摯友。不久,黃興因激烈的反清言論,被驅逐出武昌,回到長沙。隨後,宋教仁也回到湖南,為成立革命團體到長沙、常德一帶做聯絡工作。光緒三十年(1904年)二月,以驅除韃虜,恢復中華的華興會在長沙成立,黃興任會長,宋教仁任副會長。同年12月13日,宋教仁抵達日本,在日本東京成立同盟會,成為同盟會的主要領導人。1910年底,宋教仁從日本返抵上海,任《民立報》主筆,以「漁父」筆名撰寫大量宣傳革命的文章。1911年7月,與譚人鳳陳其美等在上海組建同盟會中部總會,邀請或派人來往於上海、長江中下游各地,促進革命勢力的發展。

民國成立後

民國二年2月1日,宋教仁自桃源起身,經長沙漢口沿江東下;嗣在上海杭州南京等地視察黨務。彼時國民黨選戰大勝、黨員士氣高昂,宋氏政治前途如日初升,所至之處,歡迎會上無不人山人海,宋亦隨地推廣憲政理念,其要旨是產生純粹的政黨政治,由國會多數黨領袖任內閣總理,負起政治責任,組成責任內閣;由此先制憲,再依法選舉總統。

遇刺身亡及遺言

1913年中華民國國會大選,國民黨大獲全勝,宋教仁正欲循歐洲「內閣制」慣例,以黨魁身份組閣之際,同年3月20日22時45分,被殺手刺殺於上海火車站,子彈從後背射入體內,射中其右肋,斜入腹部,凶手開槍後逃逸。宋教仁疼痛難忍,趴倒在一張椅子上,用手把于右任的頭拉到胸口,喘息地說:「吾痛甚,殆將不起……」,當時在火車站送行的黃興于右任廖仲愷等將宋教仁送往滬寧鐵路醫院急救。在醫院中他向于右任留下遺囑:[1]

今以三事奉告、所有在南京、北京及東京寄存之書籍,悉捐入南京圖書館;、我本寒家,老母尚在,如我死後,請克強與公及諸故人為我照料;、諸公皆當勉力進行,勿以我為念,而放棄責任心。我為調和南北事費盡心力,造謠者及一班人民不知原委,每多誤解,我受痛苦也是應當,死亦何悔?

他並授意黃興代擬電報給袁世凱,講述自己的中彈經過和革命生涯,[1] 電報原文如下:[2]

北京袁大總統鑒:仁本夜乘滬寧車赴京,敬謁鈞座。十時四十五分在車站突被奸人自背後施槍彈,由腰上部入腹下部,勢必至死。竊思仁自受教以來,即束身自愛,雖寡過之未獲,從未結怨於私人。清政不良,起任改革,亦重人道、守公理,不敢有毫權之見存。今國基未固,民福不增,遽爾撒手,死有餘恨。伏冀大總統開誠心、布公道,竭力保障民權;俾國家得確定不拔之憲法,則雖死之日,猶生之年。臨死哀言,尚祈見納。宋教仁。哿。

手術後,情況沒有好轉,大小便中出血嚴重;21日下午,宋教仁再次被送進手術室,延至22日凌晨4時48分不治身死,年僅31歲。身故後,范鴻仙拍下宋教仁遺體的照片,今宋教仁墓安於上海市閘北公園。刺殺宋教仁的兇手至今成謎,[3]

宋教仁正裝遺照
後世追悼

于右任宋教仁墓題寫的銘詞:「先生之死,天下惜之。先生之行,天下知之。吾又何記?為直筆乎?直筆人戮。為曲筆乎?曲筆天誅。於乎!九泉之淚,天下之血。老友之筆,賊人之鐵。勒之空山,期之良史。銘諸心肝,質諸天地。」

民國初始,有的人忙於權力博弈, 卻也有一批試圖在早已經陷入惡性專制循環的土壤上推進憲政的人士,他們的代表除組建國民黨的宋教仁外還有進步黨梁啟超湯化龍。湯化龍和宋教仁雖然分別屬於爭鋒相對的兩大政黨,但他們卻有著符合現代議會民主特徵的友誼。武昌起義期間,他們攜手制定了第一部約法《鄂州約法》。宋教仁遇刺身亡時,雖然不同政黨黨魁的湯化龍尤為悲憤,寫下輓聯「倘許我作憤激語,謂神州將與先生毅魄俱訖,號哭范巨卿,白馬素車無地赴;便降格就利害觀,何國人忍把萬里長城自壞,從容來君叔抽刀移筆向誰言。」

生平紀年[編輯]

宋教仁被殺之謎[編輯]

袁世凱的嫌疑

持此觀點的認為中華民國國會選舉前後,宋教仁積極主張施行內閣制,內閣制會危及袁世凱的統治地位,因此袁世凱要暗殺宋教仁。反對此觀 點則認為在中國國民黨中,宋教仁是唯一願與袁世凱合作的領袖[4]。袁世凱若要暗殺宋教仁也不會在如此敏感的時間下手。宋教仁北上正要與袁世凱商談國事。當時,國民黨在選舉中已經獲勝,即便宋教仁死後,依然會有國民黨方面的代表擔任總理職務,比如黃興等人。袁世凱也說自己怎麼可能做這等傻事。[4]

孫文的嫌疑

持此觀點的認為,其一,宋教仁與孫中山的矛盾,國民黨內人人皆知;其二,兇手應桂馨是共進會的頭目,曾擔任陳其美滬軍都督府諜報科科長、孫中山臨時政府代理庶務長。[5]其三,宋教仁改組國民黨,排斥江湖幫會,而孫中山是洪門紅棍,陳其美、應桂馨系青幫大佬,袁世凱卻向與江湖無涉。[6]

趙秉鈞的嫌疑

持此觀點的趙秉鈞的殺人動機非常簡單,中國國民黨國會選舉勝利後,宋教仁將替代趙秉鈞擔任總理一職。此說還提出了證據,稱巡捕房在對應桂馨搜查時,意外抓到刺宋的直接兇手武士英。武士英供認是應桂馨讓他行刺。此外巡捕房還在應桂馨的住宅搜出作案兇器及一批電報和信件。這些電報信件表明,此案涉及到趙秉鈞和洪述祖。反對此觀點的認為趙秉鈞與宋教仁私交甚好,法庭上呈現的密電並不能得出趙參與並支持殺宋的結論。因為所有的密電和信件中最狠的字眼是「毀宋」,而「毀宋」並非就是殺宋。應桂馨之前已經搜集到外界試圖詆毀宋教仁名譽的黑材料放在家中,而這些材料就成了嫁禍應桂馨的證據。[4][7]

陳其美的嫌疑

一直以來都有人對於宋案另有看法,認為宋教仁是國民黨內部權力鬥爭的犧牲品——對破案出了大力的青幫大頭目、國民黨元老陳其美頗有嫌疑。[8]陳其美最後也是在上海被暗殺的。袁克文撰寫的《辛丙秘苑》一書講述了自己從1911年1915年的見聞,書中披露,袁世凱多次派密使與宋教仁接洽,歡迎他北上,宋教仁接受了袁世凱的邀請。在北上臨行之前,陳其美應夔丞等人詢問宋教仁關於國民黨內閣的組織辦法,宋教仁說:「我只有大公無黨一個辦法!」,聽了宋教仁的想法後,應夔丞罵宋教仁是叛黨,並企圖當場殺害宋教仁,但被在場的人勸阻,宋教仁見此舉動,便說:「死無懼,志不可奪」,最終大家不歡而散,陳其美和應夔丞對宋教仁的痛恨加深。在隨後的幾天里,陳應兩人商議對策,宋教仁3月20日遇刺身亡。應夔丞深知兼任總理的內務部總長趙秉鈞害怕宋教仁搶奪他的位置,就通過他的秘書洪述祖騙取來自趙秉鈞的密電密信。起初的目的只是邀功請賞,後來這些密電密信便成了充當了嫁禍於袁世凱的文字證據。[註 1][10]

幫會分子的嫌疑

上海東華大學廖大偉教授則從民初幫會與革命黨交惡、與社會關係緊張的視角,重新闡釋這一血案:應桂馨中華國民共進會(1912年7月由青幫、洪幫、公口等幫會聯合發起,成立於上海)會長,在社會轉型中角色與地位與革命黨形成落差,因而產生報復心理;宋教仁在國民黨內的實際地位和未來政治角色,決定了他不幸被選為報復對象。[11]

宋教仁墓[編輯]

宋教仁於1913年3月21日辭世後,禮葬於上海閘北的宋公園(今閘北公園)內。墓地近似正方形,四周砌有二十四根圓頭方柱,連成石欄。墓寢坐北朝南,為半球形,墓前立有墓碑,上書:『宋教仁先生之墓』,系集孫中山墨跡而成。宋墓頂上有一腳踩青蛇,展翅欲飛的雄鷹,象徵著宋教仁一生不斷爲了憲政的理想,而與保守的舊勢力作頑強鬥爭的精神。墓地南隅、正中左右樹有石柱兩根為出入口,置八級臺階,供拾級而上。墓區正中石柱頂端聳立著以大理石雕刻而成的宋氏西服坐像,底座正面刻『漁父』二字,系章太炎篆文手跡。背面刻銘文,系于右任所書:『先生之死,天下惜之。先生之行,天下知之。吾又何記?為直筆乎?直筆人戮!為曲筆乎?曲筆天誅。於乎!九泉之淚,天下之血。老友之筆,賊人之鐵!勒之空山,期之良史。銘諸心肝,質諸天地。』墓區廣場及通道均系花崗石砌成,周圍廣植龍柏、廣玉蘭、香樟和月季等各種花木,整個墓園莊嚴肅穆。

宋家遺族[編輯]

  • 方氏:宋教仁之妻。生前常居於家鄉-湖南桃源。夫故去後,接受愛國人士捐款與中華民國國民政府頒發撫恤金予安頓生活。獨子於上海求學期間,每逢暑假即前往滬探子。惟獨子病逝後,生活失去重心。1964年5月24日,吳相湘在其著作《宋教仁傳——中國民主憲政的先驅》的自序中記載:『又見報載宋先生遺屬寡媳一人在桃源轉徙流離孤苦伶仃之訊(宋之獨子歿於抗戰前);更傷英雄無嗣之淒涼。』
  • 宋振呂:宋教仁與方氏之獨子。少年時,離鄉赴上海讀書,畢業後曾留學日本;1934年隨行歐洲司法考察後,曾服務於中華民國監察院審計部1936年心臟病突發逝世,享年36歲)。[12]1950年,周恩來代表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為宋振呂之妻葉惠英親筆簽發證明,追認宋教仁為革命烈士[13]
  • 宋奇璋:宋振呂之獨女;婚後育有2子3女。
  • 宋丕興:宋奇璋的孫女、宋教仁的玄孫女

後世評論[編輯]

宋教仁

章太炎在《民國報》、《神州日報》評點孫中山只是「元老之才」,「至於建制內閣,仆則首推宋君教仁,堪為宰輔」,「謂總理莫宜於宋教仁」。

蔡元培在《我之歷史》序言說:「(同盟會)其抱有建設之計劃者居少數。抱此計劃而毅然以之自任者尤居少數,宋漁父先生其最著也。」

中華民國國立政治大學政治系副教授孫善豪曾經評論宋教仁對國民革命與中國近代的意義,其大略如下:

宋教仁首先在上海成立了「中國同盟會中部總會」目標在於鼓吹湖廣新軍的覺醒,間接促成了武昌起義。宋教仁曾提議革命的上中下三策:上策京師起義、中策長江起義、下策邊疆起義。孫中山的十次革命,一般都屬於下策中的邊疆起義。黃花崗之役後,同盟會人心渙散。宋教仁與譚人鳳等乃毅然在上海另起爐灶,獨立執行中策,成立「中國同盟會中部總會」,以「共進會」與「文學社」為基礎,在兩湖新軍間鼓吹革命,於是乃有武昌起義之成功。

民國成立後,宋教仁將同盟會與其他小黨合併,成立國民黨。當時孫中山主張同盟會仍然為地下革命組織,隨時準備繼續革命。宋教仁則主張將同盟會公開化,以堂堂政黨之陣勢,藉選舉取得政權。宋教仁路線不僅獲得了同盟會多數之支持,並且繼續與其他小黨合併,終於組成國民黨,而在國會大選中取得了多數。許多後來著名的民主人士如張東蓀沈鈞儒徐傅霖羅文幹石志泉等,都是當時這個國民黨的核心成員。

著作[編輯]

  • 《我之歷史》,六冊,1920年湖南石印本
  • 《二十世紀之支那》,一冊,1905年5月東京鉛印本
  • 《醒獅》,四冊,1905年9月東京創刊
  • 《民報》,二十六冊,1905年11月東京創刊
  • 間島問題》,六冊,1908年上海初刊本,1914-1916年地學雜誌重印本
  • 《民立報》,六冊,1910年10月11日創刊,上海印行
  • 比較財政學》,日本小林丑三郎原著,宋教仁譯,1911年上海印行

相關書籍[編輯]

  • 《宋教仁的政治人格》,朱浤源,1966年度碩士論文,國立台灣大學政治研究所
  • 《宋教仁的革命人格》,張玉法主編,中國現代史論集(三),聯經出版公司,1970年出版
  • 思公:《晚清盡頭是民國︰近現代人物的不尋常命運》,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9年9月,ISBN:9787563389643。
  • 張耀傑:《懸案百年:宋教仁案與國民黨》,台北:新銳文創(秀威代理),2010年12月,ISBN:978-986-86815-0-7。
  • 《宋教仁血案》,徐血兒等編著,岳麓書社出版,1986年
  • 《民國前十年》,唐德剛
  • 《宋教仁傳——中國民主憲政的先驅》,吳相湘,正中書局出版,1964年

註釋[編輯]

  1. ^ 二年冬,予適在滬,知先公遣秘使迓遁初者數至,遁初所察已竟,欣然命駕。行之先,陳英士、應桂馨宴之。筵間,英士詢其組閣之策,遁初曰:「唯大公無黨耳。」陳默然,應詈曰:「公直叛黨矣,吾必有一報。」言時,即欲出所懷手槍,座客勸止之。遁初曰:「死無懼,志不可奪!」遂不歡而散,而陳、應日相籌謀。予故友沈虯齋,陳之黨也,謂予曰:「遁初不了。」予詳詰之,虯齋曰:「同黨咸恨之,陳、應尤甚。邇日,靡日弗聚議,雖親如予,亦不獲聞。偶密窺探,輒聞遁初云云,辭色不善也。」未幾難作,遁初竟死矣。應知趙秉鈞畏遁初奪其位也,遂假道於洪述祖,誘得電信,初意但為要功計,不期適以此而移禍也。[9]

參考文獻[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