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度颱風納莉 (2001年)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中度颱風納莉
Typhoon Nari(英語)
十分鐘平均風速
颱風 (JMA 140 km/h(75 kt
中度颱風 (CWB 145 km/h(40 m/s
強颱風 (HKO 150 km/h
二分鐘平均風速
颱風NMC 145 km/h(40 m/s
一分鐘平均風速
3級 颱風(JTWC 185 km/h(100 kt
9月11日的中度颱風納莉

9月11日的中度颱風納莉
概況
形成日期 2001年9月5日
消散日期 2001年9月21日
最低氣壓 960 hPa
瞬間最大陣風 185 km/h
影響
財產損失 中華民國 臺灣300億元新臺幣[1]
 中國大陸6000萬元人民幣[1]
死傷人數  日本2死或失蹤9傷[2]
中華民國 臺灣94死265傷10失蹤[3][4]
 中國大陸逾3死15傷[1]
影響地區  日本
中華民國 臺灣
 香港
 澳門
 中國大陸
路徑圖
颱風路徑圖
颱風路徑圖
2001年太平洋颱風季的一部分
Cyclone Catarina from the ISS on March 26 2004.JPG 太平洋颱風季
主題頁 - 專題 - 編輯指南

中度颱風納莉英語Typhoon Nari,國際編號:0116聯合颱風警報中心20W菲律賓大氣地球物理和天文管理局Kiko)為2001年太平洋颱風季第十六個被命名的風暴。「納莉」(韓語나리)一名是由韓國所提供,即百合花球莖類植物的一種,長有大的白色或彩色花瓣,是當地夏季相當常見的花卉之一。[5][6]

納莉的發展過程及路徑相當奇特,曾三度增強及減弱、四次超過90度大轉彎,並三度急轉彎侵襲琉球群島,且於琉球群島以西及臺灣本島等地幾乎原地停滯不動。也因此,在臺灣帶來強降雨,造成九一七水災[7]

發展過程[編輯]

風暴形成,掠過琉球海面[編輯]

2001年9月2日,菲律賓東南海面出現一熱帶擾動,該擾動於9月3日至9月4日期間持續向西北移動,並逐漸接近臺灣東南方海面,不久即轉東北方向移動。9月5日上午8時,抵達石垣島南方海面時被日本氣象廳升格為一熱帶性低氣壓。受到其北方的微弱鋒面影響,該熱帶性低氣壓持續往北北西方向緩慢移動,並於當日晚間行經西表島東方海面。9月6日,進入西表島西北方近海後,受到微弱鋒面影響,開始轉向東北緩慢移動。在此同時,該熱帶性低氣壓結構逐漸轉好且威力漸增,終於在當日上午8時在西表島北方海面被日本氣象廳升格為一熱帶風暴,並被日本氣象廳命名為納莉。[8]在此同時,聯合颱風警報中心亦將其升格為熱帶性低氣壓,並給予編號20W,開始對其發布熱帶氣旋警報。[9]不過當時納莉的七級風暴風半徑僅僅80公里左右,對其周圍海域的島嶼天氣影響並不大。[9]

在被日本氣象廳升格為熱帶風暴之後,納莉仍是受到其北方鋒面系統導引,緩慢向偏東北東方向移動,於9月6日下午至傍晚間通過宮古島北方海面。而在9月7日午夜12時,聯合颱風警報中心亦將其升格為熱帶風暴。[3]之後,納莉又於當日凌晨行經久米島南方海面,並於清晨5時被日本氣象廳升格為一強烈熱帶風暴[8]當日清晨約6時至7時間,納莉又行經沖繩本島南端,即那霸市南方近處。不過在當日上午,北邊鋒面已經逐漸往東北遠離並持續減弱,納莉的導引力量頓時減弱,因此當時並未持續朝東北東方向遠離琉球本島,反而在那霸以東開始出現停滯狀態。當晚,華北的大陸冷高壓逐漸往臺灣、琉球一帶接近,成了納莉另一個路徑主導力量,因此納莉突然調頭開始向西轉西北移動,並於9月8日凌晨再度穿越那霸與名護之間。[8]另一方面,由於納莉威力亦開始逐漸增強,聯合颱風警報中心於是將其升格為一級颱風,一分鐘平均風速達70[9]

不斷徘徊,同時開始增強當中[編輯]

由於上午進入琉球西北方海面後,受到北方中層大陸反氣旋的微弱引導,於是開始往西北方向緩慢移動。在此同時,於日本南南東方海面上的颱風丹娜絲繼續向西北西移動,由於其外圍氣流場相當遼闊,間接導致大陸反氣旋南壓的幅度稍微增強,因此自當日下午2時,納莉開始更偏向西北西移動,且速度有稍微加快的趨勢。當時臺灣中央氣象局研判,納莉將有可能對臺灣北部海面構成威脅,因此於當日深夜11時50分針對臺灣北部、東北部海面發布海上颱風警報[3]

9月9日,由於丹娜絲威力更為強大,風場範圍更擴大的結果開始逐漸對納莉構成牽制作用,不過由於丹娜絲本身陷入中層大陸高壓及太平洋高壓之間的鞍型場當中,只能緩慢往西移動,因此納莉只有受到牽製作用,而路徑仍是往西北西方向緩慢移動。當晚,受到丹娜絲大範圍風場的影響,北方高壓範圍開始向南壓,對納莉造成的壓力愈趨明顯,且又因導引氣流不強的緣故,納莉在當晚8時的方向又突然改變,開始向偏南方向移動。

9月10日上午8時,由於東北風伴隨著北方少許冷平流的緣故,納莉的威力開始已出現減弱的跡象。當日,原本陷入鞍型場而移動緩慢的丹娜絲因高緯度有高空槽東移接近而逐漸擺脫鞍型場,開始向北北西轉北的方向接近日本關東地方。而被丹娜絲所牽制的納莉,於是被其遼闊的外圍氣流場所影響,中午起緩慢往東南東方向移動。在種種因素之下,臺灣中央氣象局在當日上午9時解除海上颱風警報。[3]此後,納莉繼續往東南東方向緩慢移動,並開始第三度往琉球本島及久米島一帶逼近當中。就在當晚8時起,方向更轉為偏東移動,持續朝久米島逼近。

9月11日凌晨2時,納莉當時就在久米島以西近海,而對納莉方向構成影響的丹娜絲已經隨著槽線導引,開始迅速往北轉北北東方向侵襲日本關東地方,對納莉的導引力在11日清晨過後就開始消失,因此導致當時並無任何力量導引納莉。上午8時,納莉威力不斷增強當中,並被日本氣象廳升格為颱風等級,中心風速增強至65節,最低氣壓則是970百帕[8]

自9月11日上午起直至9月12日清晨期間,納莉一直都在久米島東方近海持續徘徊,本身威力亦持續增強,並在9月11日下午2時達到第一度巔峰,中心風速達到75節,最低氣壓則降至960百帕。同時,聯合颱風警報中心將其升格至二級颱風上限,甚至在晚間6時升格為三級颱風,一分鐘平均風速達100節。[8]不過後來,聯合颱風警報中心就在9月12日午夜0時即將其降格為二級颱風,甚至在9月13日午夜0時又進一步將其降格為一級颱風[8],而日本氣象廳亦在當日上午11時將其降格為強烈熱帶風暴。[8]

轉向西南,重創臺灣[編輯]

9月13日凌晨,中國大陸東北方有一高空槽逐漸建立當中,納莉在無主狀態之下疑似受到此槽的影響,9月13日清晨至9月14日上午期間,開始緩慢往西北方向移動。不過此時丹娜絲早已消散,太平洋高壓因此得以西伸並在日本南方海面建立起中心,但由於與中國大陸華東的高壓勢力相當,導致納莉等同陷入一新鞍型場中,雖然受到高空槽影響而緩慢往西北方向移動,但由於槽底仍偏高導引力量不強。此時納莉的移速仍然非常緩慢,同時由於氣流的拉扯,導致納莉結構無法維持良好狀態,其威力又再度減弱當中。也由於納莉的再度回頭,臺灣中央氣象局於當日下午3時,再度發布針對臺灣北部海面的海上颱風警報。[3]此後,納莉繼續往西北方向緩慢移動,且與槽底距離愈趨接近。此時也有部分預報模式開始出現百何可能順利搭上槽線牽引往北而去的預測,不過令人始料未及的是,情況卻從9月13日晚間出現變化。

由於鞍型場西面的大陸高壓開始逐漸增強,高度加高,同時在日本南方出現一高空冷心低壓,導致太平洋高壓勢力被迫往東退,而北方槽線位置不變,不過深度並未加深。種種因素之下,西面高壓的東北風導引力量開始逐漸佔上風,此種現象直至9月14日更為明顯。在當日上午8時,納莉颱風中心爬升到最北端的北緯27.6度、東經125.3度處時,路徑方向開始出現劇變,已往西南西轉西南方向移動,準備朝臺灣北部、東北部一帶逼近。[8]根據中高層駛流場圖顯示,位於華北的導引中心正為納莉帶來東北來向的駛流,意味著納莉侵襲臺灣將成定局。而臺灣中央氣象局亦於9月15日凌晨2時45分,針對臺灣北部、東北部一帶發布陸上颱風警報[3]不過就在強度調整方面,聯合颱風警報中心於當日午夜12時將其降格為熱帶風暴,但又於上午8時將其升格為一級颱風。[9]

在導致納莉結構變差的氣流拉扯作用已經消失的情況之下,納莉的強度又開始逐漸增強。雖然此時納莉已經離臺灣陸地並不遠,不過由於範圍不大,半徑僅僅150公里,移動速度也只維持在時速10公里左右,故納莉直至9月15日下午之後,對臺灣的影響才逐漸顯現。9月15日深夜,華南高壓開始向東延伸,同時華北附近亦開始出現地面高壓中心開始東移至山東半島一帶,導致納莉在當晚7時出現了西南西偏西角度的移動,這大幅加重了納莉對臺灣北部的威脅性。納莉隨後在15日下午2時再度被日本氣象廳升格為颱風等級,中心風速達65節,最低氣壓970百帕,且威力仍持續增強當中。[8]根據當時衛星雲圖顯示,其結構發展相當結實,足見水氣供應之足,風眼也較先前更為清晰。在此同時,臺灣北部的雨勢也逐漸出現。

9月16日,納莉繼續以西南西偏西的角度,持續逼近臺灣東北角陸地,強度亦持續增強當中,就在當日上午8時,聯合颱風警報中心將其升格為二級颱風[3],而其暴風半徑邊緣亦觸及臺灣東北角陸地。下午2時,納莉達到第二度巔峰,中心風速達到75節,最低氣壓則降至960百帕。[8]在此同時,納莉的行進方向再度出現變化,疑似是受到地形作用的緣故,路線角度再度出現顯著南折,以西南至南南西的角度直逼臺灣東北角而來,甚至在晚間6時至7時之間,一度在三貂角外海停滯達二小時。另外,在臺東外海由於氣流繞山作用,自入夜起開始出現一顯著的副低壓中心,與原主中心之間產生互動而沿東岸緩慢北上。晚間9時40分,納莉在臺灣宜蘭縣頭城鎮登陸。[3]當日凌晨2時,由於納莉進入菲律賓大氣地球物理和天文管理局之熱帶氣旋負責範圍,因此將其命名為Kiko。[9]

雪山山脈地形作用,而納莉一路往西南沿蘭陽溪谷移動,其結構迅速被破壞而減弱,於9月17日午夜12時銳減為熱帶風暴,甚至於下午2時進一步減弱為熱帶性低氣壓。[8]在此同時,聯合颱風警報中心亦因其威力逐漸減弱,將其降格為一級颱風,甚至於上午8時進一步降格為熱帶風暴。[9]當時,納莉因地形影響導致其移動速度顯著減慢,而在臺灣東岸近處的副中心則逐漸北走。而在納莉北方的高壓已東移出海,因此導引力量即開始出現減弱的現象,這造成了納莉的移動速度在過山之後更為緩慢。而在臺灣東岸的副中心此時的勢力幾乎與主中心不相上下,二者互動的狀況之下,納莉的主中心只能沿著中央山脈西側緩慢南下。

9月18日,受到東方勢力相當之副低壓中心牽制影響,自當日凌晨2時至8時間,納莉颱風中心持續停滯在雲林縣斗六市附近,幾乎未曾移動。當晚,臺灣東邊一直牽制納莉主中心的副低壓中心已在花蓮附近逐漸消失,納莉終於擺脫了副中心的糾纏,因此在晚間7時過後再度南下,終於在當日深夜11時自臺南市安平區附近出海,進入臺灣海峽南部,隨即進入南海以北海域一帶。納莉在臺灣的停滯時間總共久達49小時又20分鐘。[3]

第三度增強,再度往西轉向[編輯]

納莉出海後,自9月19日午夜12時至下午1時間,往南南西方向緩慢南下。當日午夜12時,聯合颱風警報中心將其降為熱帶性低氣壓。[9]下午2時,由於北方再度有高壓反氣旋導引南壓,太平洋高壓脊亦開始逐漸西伸,於是納莉開始逐漸向西移動,而速度亦開始逐漸加快,亦因此香港天文臺於當日下午4時15分懸掛一號戒備信號[10]而臺灣中央氣象局隨著納莉的遠離,分別於當日下午5時10分及深夜11時5分解除陸上颱風警報以及海上颱風警報。[3]之後,地球物理暨氣象局亦於當日晚間10時懸掛一號風球

9月20日午夜12時,由於颱風中心進入海面的緣故,故納莉的強度又開始增強,於是日本氣象廳及聯合颱風警報中心同時將其升格為熱帶風暴,此次是納莉生命史中第三度增強。[8][3]當日上午8時,納莉繼續快速往西北西移動,逼近中國廣東省東部沿海一帶,不過又於當日下午2時減弱為一熱帶性低氣壓。而香港天文臺以及澳門地球物理暨氣象局亦隨著納莉的逐漸逼近,分別於當日下午2時45分以及晚間6時懸掛三號強風信號以及三號風球[10]不過納莉的路線比原先預期稍偏西北,於當日下午4時左右在中國廣東省汕頭市潮陽區以及揭陽市惠來縣交界一帶登陸,之後繼續往西北西方向移動。隨著納莉的遠離,香港天文臺於當晚22時40分除下所有熱帶氣旋警告信號[10]登陸之後,強度亦隨之迅速減弱,就在當晚11時左右減弱至熱帶風暴下限,且其風圈逐漸縮小當中。

最終,納莉於9月21日午夜12時被聯合颱風警報中心升格為熱帶性低氣壓之後,澳門地球物理暨氣象局於凌晨2時30分除下所有熱帶氣旋信號。當日上午8時,納莉進入廣西東部。同時,聯合颱風警報中心對其發出最後警報(第61報)。[3]之後,其環流隨後於當日下午2時開始逐漸消散,宣告其長達17天又6小時的生命史正式結束。[8]

影響[編輯]

 日本[編輯]

根據西表島氣象記錄顯示,當地於9月5日號傍晚起氣壓逐漸下降,風向也由東北風轉北北西風,並且在9月6日清晨前後一度轉為西南西風。9月6日清晨2時出現最低氣壓999.4百帕後,氣壓開始逐漸回升,風力亦並無明顯增強現象,平均風並不到每秒10公尺。不過在雨勢方面,在9月5日晚間至9月6日清晨間出現豪雨,最大時雨量在9月6日清晨2時至3時間出現52.5公釐。

石垣島方面,在9月5日晚間,氣壓變化亦不大,風力亦無明顯變化,不過同樣也出現不小的雨勢。就在9月5日21時至22時,當地測得57公釐的時雨量。

與那國島方面,在9月6日就出現了較為強勁的西北風,瞬間陣風風速約在每秒10至13公尺間。

宮古島方面,雖然氣壓自9月6日開始下降,並在當日下午14時測得最低氣壓值996.1百帕,但風力並未出現明顯增強現象,平均風力都在每秒10公尺以下。

久米島方面,氣壓自9月6日傍晚起開始下降,9月7日清晨2時測得最低氣壓值為996.8百帕,風向也由南轉東南再轉東北最後轉西北,不過風力也無明顯增強現象出現,降雨量也不大。

隨著納莉逼近沖繩本島,位於島嶼南端的那霸市氣壓從9月7日午夜前就持續下降,當天氣壓一直低於1000百帕,其中以當日清晨6時所測得的979.6百帕為當地最低氣壓,當時風向由東南風急轉東風,而風力也從當日清晨5時起明顯增強,當日清晨7時左右就出現每秒19.9公尺的平均風。隨後風向再轉北北西至西北風,風力亦開始轉弱,而氣壓亦隨之回升。在當地的降雨方面,以當日清晨4時至7時間最為明顯,其中就在清晨6時至7時間就測得24公釐的時雨量。至於那霸北方的名護市亦觀測相同的風向變化狀況,但風力卻明顯不如那霸來得強,平均風力均未達每秒10公尺。

不過自從9月7日深夜,隨著納莉再度逼近並侵襲那霸、名護一帶,當日深夜11時起氣壓又再度明顯下降,到了9月8日凌晨2時再度測得最低氣壓982.5百帕,風向由西北轉偏西再轉西南風向,風力也明顯增強,在當日凌晨2時至3時 出現最大平均風速每秒22.2公尺,強風一直持續到8號上午起才逐漸減弱。那霸北方的名護亦從當日午夜12時起氣壓急速下降,當日凌晨4時出現最低氣壓989.6百帕,風向由偏北到東北風轉東南到偏南風,風力方面亦相當強勁,當日凌晨3時至4時間,當地出現平均風速每秒21.5公尺。兩地在降雨方面則並未出現相當強勁的暴雨,時雨量多半在10公釐左右。

在納莉在9月11日至9月13日在久米島東方海面徘徊期間,久米島當地氣壓開始出現反覆升降的現象。根據當地的氣象紀錄顯示,此期間該地的平均風力普遍皆於每秒15公尺以上,其中在9月11日上午的風力最強,平均陣風二度超越每秒20公尺,最高在上午10時出現每秒21.4公尺的平均風力。此期間久米島普遍吹偏北風向,顯示颱風中心一直在久米島東邊不遠處徘徊,氣壓則二度降至980百帕以下:一次在11日中午左右,納莉中心在久米島南方近海處往東經過時,最低氣壓出現979.9百帕;第二次則出現在9月13日凌晨,納莉在久米島北方近海往西北通過時,最低氣壓出現976.1百帕。在降雨方面,時雨量也普遍維持在10公釐以上,其中9月12日的雨勢數度出現時雨量30公釐以上紀錄,在當日下午5時出現最大時雨量為56公釐。9月13日清晨起,風力逐漸減弱,氣壓則逐漸回升。

至於在那霸一帶,風雨在此期間亦明顯增強,平均風力一直在每秒10至18公尺間左右,風向跟久米島正好相反,持續吹偏南風。降雨方面則比久米島要小很多,只有9月12日清晨較強,最大時雨量在當日清晨6時出現34公釐。氣壓方面,以當日傍晚,納莉中心最接近時最低,就在當日下午5時至6時間,測得最低氣壓987.2百帕。而風力方面,則在剛入夜達到顛峰,在當日晚間8時測得每秒18.1公尺的平均風力。至於在那霸北方的名護市因為離颱風較遠,風雨狀態相對較小,風力最大僅達每秒14.4公尺的平均風力,風向上則普遍吹東南風;而氣壓方面並未低於995百帕的紀錄出現;降雨方面則不明顯,偶爾有10公釐以上時雨量出現。9月13日清晨起,二處風力逐漸減弱,氣壓則逐漸回升。

總計,納莉在日本造成2人死亡或失蹤,以及9人受傷[2],而渡名喜村全島停電。[11]

中華民國 臺灣[編輯]

臺灣颱風降雨紀錄
降雨紀錄 年份 颱風名稱 發生地點 附註
排行 公釐 英吋
1 3060 120.5 2009年 颱風莫拉克 嘉義縣阿里山 [12]
2 2319 91.3 2001年 颱風納莉 臺北縣烏來鄉 [13]
3 2162 85.1 1969年 颱風芙勞西 臺北市北投區 [12]
4 1987 78.2 1996年 颱風賀伯 嘉義縣阿里山 [14]
5 1774 69.8 2012年 颱風蘇拉 宜蘭縣宜蘭市 [15]
6 1672 65.8 1967年 颱風解拉 宜蘭縣冬山鄉 [16]
7 1611 63.4 2008年 颱風辛樂克 臺中縣和平鄉 [17]
8 1561 61.5 2005年 颱風海棠 屏東縣三地門鄉 [18]
9 1546 60.9 2004年 颱風艾利 苗栗縣 [19]
10 1500 59.1 2009年 颱風芭瑪 宜蘭縣 [20]
國軍松山醫院病房大樓前
由於玉成抽水站故障,故積水不退
九一七水災,大臺北市區淹水災況
在納莉肆虐下,臺北多處傳出災情
當地發佈颱風最高信號:海上陸上颱風警報

災情[3][編輯]

由於納莉停滯時間過久,其貫穿的特殊路徑(由臺北向西南到臺南)及其環流強勁而所致,故在臺灣降下豐沛雨量,造成北臺灣嚴重水災,多處地方單日降雨量皆刷新歷史紀錄。災情約略述之:臺北市基隆河多處堤防缺口未補(防洪整治工程,包商因工程棄土問題,延宕遲未完工),造成颱風時爆滿的基隆河水在突破警戒水位後,由堤防缺口灌入臺北市,臺北捷運板南線臺北捷運淡水線臺北車站等地下鐵路遭水淹沒,並造成忠孝東路內湖南港汐止等地嚴重水災,臺北交通陷入嚴重混亂。

此外,臺鐵縱貫線山線海線花東線部分路段中斷;多處地區引發土石流災害;近165萬戶停電;逾175萬戶停水;全臺有408所學校遭到重創,損失近新臺幣8億元;工商部分損失超過新臺幣40億元;農林漁牧損失約42億元;總計產業損失超過新臺幣80億元。

納莉颱風中心從登陸到出海一共花了49個小時,創下臺灣氣象史上颱風中心滯留陸地時間最久的紀錄,並改寫了臺北、新竹、嘉義等測站的24小時最大降雨量紀錄。

時任臺北市長的馬英九事後表示:「市府有疏失,不過市府疏失是建立在中央氣象局預報資料無法讓市府準確掌握颱風規模上。」

此次水災,由於再加上當時美國發生九一一襲擊事件,故直接重挫國內股市。除此之外,因為其於北臺灣帶來的降雨量過於集中,北臺灣在隔年發生大規模缺水危機,導致大臺北地區民眾生活不便,以及因水質不佳而產生的疾病。不僅如此,納莉甚至間接造成後來的紅火蟻問題、登革熱疫情擴散、SARS事件SOGO經營案等。

多項紀錄[21][22][編輯]

  • 臺北氣象站在2001年9月17日單日測得425公釐的雨量,是臺北百年來的歷史新高紀錄,至今仍是該站日雨量第一高紀錄。
  • 基隆五堵地區曾出現一小時120公釐的雨量;嘉義則出現144公釐的雨量,打破單小時最高雨量的紀錄。
  • 臺北、桃園、基隆、新竹苗栗等地區的累積降雨量皆超過1,000公釐。
  • 臺北、新竹、嘉義三個觀測站測得的單日降雨量,均突破三站建站以來的最高紀錄。
  • 臺北縣烏來鄉下盆,降下高達2,319公釐的雨量,是納莉登陸臺灣期間,雨量最高的地區。
  • 颱風中心停留在臺灣陸地49小時又20分鐘,時間最久。
  • 其路徑相當詭譎多變,是臺灣氣象史上第一個路徑為「東北進、西南出」的颱風,故被中央氣象局1986年颱風韋恩1991年颱風耐特,以及2012年颱風天秤並稱為「侵臺四大怪颱」。
  • 平均移動速度僅時速8.7公里,是21世紀以來移動速度第三慢的西北太平洋颱風(僅次於2001年颱風利奇馬以及2011年颱風南瑪都)。[23]
  • 氣象局發布警報資料總共64次,次數最多,大幅超越了1999年颱風丹恩43報及1986年颱風韋恩42報的舊紀錄(不過韋恩為舊制6小時一報,換算成3小時制後共81報)。
  • 災情速報發布次數最多:臺電發出36次災情速報,水利處也發出14次水情通報,均創下單一災害發布通報次數最多的紀錄。
  • 石門水庫持續洩洪15天,創下水庫啟用以來的紀錄。
  • 基隆河水位最高紀錄。
地點 時間 雨量(公釐) 備註
臺北市信義區 9月16日凌晨至9月17日深夜 787
臺北市 9月17日單日 425 打破1930年359公釐的歷史紀錄,成為臺北氣象站設站105年來的單日最高降雨紀錄
臺北市 9月16日上午11時至9月17日上午11時 603.5 臺北氣象站最大24小時雨量紀錄
臺北縣宜蘭縣山區 9月16日凌晨至9月17日深夜 >900
汐止 9月16日凌晨至9月17日深夜 881
石門水庫 9月18日午夜0時至下午 870
新竹市 9月18日凌晨至下午8時30分 397 突破1981年颱風莫瑞376公釐紀錄
嘉義市 9月18日下午2時至3時 144 突破2001年颱風潭美過境高雄出現的127公釐時雨量,並打破1980年當地140公釐最高時雨量紀錄
嘉義市 9月18日午夜0時至下午4時 741 嘉義氣象站設站33年來最高紀錄,打破1977年颱風賽洛瑪7月26日單日降雨410公釐紀錄
嘉義縣大埔鄉 9月17日 774.5 該地區近年來最高單日降雨量
臺北縣烏來鄉下盆 9月13日至9月19日 2,319 原是全臺最高雨量紀錄,後來被2009年颱風莫拉克所突破
宜蘭縣大同鄉山腳 9月13日至9月19日 1,533
宜蘭縣大同鄉古魯 9月13日至9月19日 1,462
宜蘭縣三星鄉土場 9月13日至9月19日 1,435.0
宜蘭縣大同鄉梵梵 (2) 9月13日至9月19日 1,427.0
宜蘭縣大同鄉土場 (1) 9月13日至9月19日 1,405.0
臺北市士林區竹子湖 9月13日至9月19日 1,307.5 陽明山9月15日686公釐,為有史以來第三高。僅次於1987年颱風琳恩的1136公釐,和1978年颱風婀拉的733公釐
宜蘭縣大同鄉圓山進水 9月13日至9月19日 1,287
嘉義縣番路鄉大湖山 9月13日至9月19日 1,258

總雨量、風力統計[3][編輯]

測站 總雨量(公釐) 該站雨量紀錄 最大平均風(m/s) 最大陣風(m/s)
彭佳嶼 413.5 該站紀錄第六高 30.3 43.2
鞍部 1,095.0 該站紀錄第四高 22.5 38.7
竹子湖 1,305.5 該站紀錄第四高 8.7 30.4
基隆 575.0 該站紀錄第二高 26.1 44.8
臺北 854.4 該站紀錄第一高 9.8 24.7
新竹 813.6 該站紀錄第一高 13.2 21.5
宜蘭 550.0 該站紀錄第四高 19.0 32.2
蘇澳 544.1 該站紀錄第四高 14.1 31.8
花蓮 160.0 8.3 15.3
成功 55.5 9.9 16.6
臺東 67.0 5.9 13.4
大武 36.9 5.8 10.8
蘭嶼 12.5 23.7 35.6
臺中 474.1 該站紀錄第九高 6.9 16.6
梧棲 518.0 該站紀錄第一高 19.6 27.2
日月潭 69.4 6.0 11.6
阿里山 413.5 6.3 15.9
嘉義 1,065.5 該站紀錄第一高 11.8 21.9
玉山 289.5 14.2 26.6
臺南 244.5 15.5 26.5
高雄 250.0 10.3 20.1
恆春 120.5 8.5 19.3
澎湖 271.0 該站紀錄第四高 11.7 23.6
東吉島 73.0 23.1 30.2

圖集[編輯]

 中國大陸[編輯]

廣東[編輯]

廣東省汕頭市,逾15人受傷,沿岸有二艘漁船翻沉,3名漁民因此失蹤。

 香港[編輯]

當地發佈最高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三號強風信號

香港天文臺於9月19日6時15分懸掛一號戒備信號[10],當時納莉位於香港以東約500公里。受到納莉及東北季風的共同影響,該晚本地風力開始增強。

隨著納莉逐漸逼近,9月20日香港變得多雲有雨。該日中午,納莉在汕頭市西南面約60公里登陸。預料香港風勢增強,天文臺於9月20日14時45分改掛三號強風信號[10],當時納莉集結在香港東北東約160公里。

天文臺於9月20日14時16分測得最低瞬時海平面氣壓1003.4百帕。納莉在20時左右最接近香港,當時它位於香港以北約90公里。而三號強風信號懸掛後,香港的風勢並沒有增強。隨著納莉減弱為一低壓區,天文臺於22時40分除下所有熱帶氣旋警告信號[10]

 澳門[編輯]

當地發佈最高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三號風球

抵達南海以北之後,先後於9月17日2時在陸地上減弱為強烈熱帶風暴,並於同日上午11時減弱為熱帶風暴。

9月19日早上8時,轉向西北西方向移動,朝向澳門以東的華南沿岸。當日晚間10時,氣象局懸掛一號風球

9月20日早上8時在離岸不足100公里的地方(約於北緯22.8度,東經117.0度),突然再一次加強為強烈熱帶風暴,中心氣壓為985百帕,接近中心最大風速達每小時90公里;但不久便在距離澳門東北東約260公里的廣東沿岸登陸,並瞬速於同日下午2時減弱為熱帶風暴,中心氣壓上升至990百帕,接近中心最大風速為僅維持每小時75公里。納莉於下午5時開始沿北緯23度線附近向西行,且於晚間6時改掛三號風球,不過其於二小時後即再度減弱為熱帶性低氣壓,並測得在距離澳門北北東110公里時最接近本澳。

9月21日凌晨2時30分,氣象局除下所有熱帶氣旋信號

電影提及[編輯]

2008年上映的中國大陸災難片《超強颱風》劇情中,颱風「藍鯨」速度異常緩慢且路徑詭譎,納莉的發展過程也因此被提及。

圖片庫[編輯]

熱帶氣旋信號使用記錄[編輯]

中華民國 臺灣[編輯]

中華民國中央氣象局 海上颱風警報
上一熱帶氣旋 中度颱風納莉
2001.09.08 23:50 - 2001.09.10 09:00
2001.09.13 15:00 - 2001.09.19 23:05
下一熱帶氣旋
中度颱風桃芝
中度颱風利奇馬
中華民國中央氣象局 陸上颱風警報
上一熱帶氣旋 中度颱風納莉
2001.09.15 02:45 - 2001.09.19 17:10
下一熱帶氣旋
中度颱風桃芝
中度颱風利奇馬

 香港[編輯]

香港香港天文臺 一號戒備信號
上一熱帶氣旋 颱風納莉
2001.09.19 16:15 - 2001.09.20 14:45
下一熱帶氣旋
熱帶風暴菲特
強烈熱帶風暴卡莫里
香港香港天文臺 三號強風信號
上一熱帶氣旋 颱風納莉
2001.09.20 14:45 - 2001.09.20 22:40
下一熱帶氣旋
颱風玉兔
強烈熱帶風暴哈格比

 澳門[編輯]

澳門地球物理暨氣象局 一號風球
上一熱帶氣旋 颱風納莉
2001.09.19 22:00 - 2001.09.20 18:00
下一熱帶氣旋
熱帶風暴菲特
強烈熱帶風暴卡莫里
澳門地球物理暨氣象局 三號風球
上一熱帶氣旋 颱風納莉
2001.09.20 18:00 - 2001.09.21 02:30
下一熱帶氣旋
熱帶風暴菲特
強烈熱帶風暴王峰

參考資料[編輯]

  1. ^ 1.0 1.1 1.2 Gary Padgett. Gary Padgett's Monthly Global Tropical Cyclone Summary. [2014-08-01]. 
  2. ^ 2.0 2.1 2001年第16號颱風防災網頁. 日本內閣府. [2014-08-01].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納莉颱風資料概況. 中央氣象局. [2014-08-01]. 
  4. ^ 納莉颱風氣象資料. 臺灣颱風分析典預報輔助系統. [2014-08-01]. 
  5. ^ 熱帶氣旋名稱的意義. 香港天文臺. [2014-08-01]. 
  6. ^ 颱風百問——颱風是怎麼命名?. 中央氣象局. [2014-08-01]. 
  7. ^ 臺灣豪雨洪水的古往今來. 科技部. [2014-08-01]. 
  8. ^ 8.00 8.01 8.02 8.03 8.04 8.05 8.06 8.07 8.08 8.09 8.10 8.11 8.12 日本氣象廳2001年度熱帶氣旋報告 (PDF). 日本氣象廳. [2014-08-01]. 
  9. ^ 9.0 9.1 9.2 9.3 9.4 9.5 9.6 Typhoon Nari/Kiko/20W/0116's storm log (Sep 05 - 21, 2001). Typhoon2000.com. [2014-08-01].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香港天文台對颱風百合發布的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香港天文臺. [2014-08-01]. 
  11. ^ 2001年第16號颱風災害概況. 日本總務省消防廳. [2014-08-01]. 
  12. ^ 12.0 12.1 侵台颱風資料庫. 交通部中央氣象局. 2010年 [2011-10-19]. 
  13. ^ 莫拉克颱風暴雨量及洪流量分析. 經濟部水利署. 2009-09-09 [2011-07-17]. 
  14. ^ 莫拉克颱風暴雨量及洪流量分析. 經濟部水利署. 2009-09-09 [2011-07-17]. 
  15. ^ Typhoon Saola dumps heavy downpours around Taiwan. Chen Zhi. 新華社. 2012-8-2 [2012-8-2]. 
  16. ^ Topic 2.1 Observing and forecasting rainfall, Fifth International Workshop on Tropical Cyclones [August 4, 2012]. 
  17. ^ 辛樂克颱風應變災情第12報. 中央災害應變中心. 2008-09-16 [2009-01-13]. 
  18. ^ Haitang fizzles out, leaves Taiwan wet. Chiu Yu-Tzu. 臺北時報. 2005-7-20 [2010-4-11]. 
  19. ^ Monthly Global Tropical Cyclone Summary: November 2004. Padgett, Gary. [2012-06-10]. 
  20. ^ Agricultural losses from Typhoon Parma total NT$29.5 million. 臺灣新聞. 2009-10-06 [2009-10-06]. 
  21. ^ 莫拉克颱風暴雨量及洪流量分析. 經濟部水利署. 2009-09-09 [2011-07-17]. 
  22. ^ 納莉颱風專題. 中時電子報. [2014-08-01]. 
  23. ^ 21世紀西北太平洋颱風移動速度一覽. Digital Typhoon. [2014-08-01]. 
  • 涂建翊、余嘉裕、周佳合著,《臺灣的氣候》,臺北,遠足文化,2003年初版

參見[編輯]

  • 2001年太平洋颱風季
  • 藤原效應
  • 1986年颱風韋恩,二次登陸臺灣,臺灣中央氣象局三度發布颱風警報,被稱為「侵臺四大怪颱」之一。另導致香港天文臺三度懸掛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 1991年颱風耐特,在臺灣南部海面行蹤飄忽,臺灣中央氣象局二度發布颱風警報,被稱為「侵臺四大怪颱」之一。另導致香港天文臺三度懸掛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 2012年颱風天秤,二度經過臺灣東南部海域,臺灣中央氣象局二度發布颱風警報,被稱為「侵臺四大怪颱」之一。另導致香港天文臺一度懸掛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同期出現的西北太平洋熱帶氣旋:

外部連結[編輯]

2001年太平洋颱風季的熱帶氣旋編輯
日本氣象廳颱風等級
TD TS STS TY
* PAGASA名字
# JTWC編號
^ 其它氣象臺
Un 未被命名/編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