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中国-索马里关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國-索馬里關係
中國和索馬里在世界的位置

中國

索馬利亞
外交代表機構
中國駐索馬里大使館 索馬里駐華大使館
外交代表
大使 覃俭 大使 阿瓦莱·阿里·库拉内[1]

中國-索馬利亞關係,是指歷史上的中國索馬里、以至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索馬里共和国之間的雙邊關係。兩國於1960年12月14日建交,但受索馬里內戰影響,中國駐索馬里大使館於1990年代關閉,直至2014年10月13日重新啟用。

歷史[编辑]

索馬里成為殖民地前[编辑]

明代前期之《明人画麒麟沈度颂》画作,图中所谓麒麟实乃长颈鹿,明代“麒麟”一称呼是索马里语「giri」的对音,即「giraffe」(长颈鹿)[2]

中國和索馬里之間的接觸可追溯至唐朝:當時,由广州前往非洲東北部的航程必會经过索马里地區,故中國人对索马里的認識在唐代有所加深;與此同時,唐代書籍《酉陽雜俎》对索馬里北部(當時稱為「拨拔力国」)有專門的介紹[3]:59–60

宋朝地理書籍《诸蕃志》的地名「弼琶啰」和「中理」被認為與索馬里有關:有学者在考证後提出「弼琶啰」是指索馬里港口柏培拉,而「中理」據說是闽南语或古阿拉伯语中「索马里」的读音,但亦有学者認為這只是筆誤[4]。索馬里最大城市摩加迪沙曾出土逾20枚中國古錢,一些錢幣書有元豐天禧北宋年號[5]:1005

元朝大德年間,朝廷派使者麦术丁到摩加迪沙(當時稱為「木骨都束」)購買當時特產,並向使者提供足夠食用兩年的糧食[6]

明朝時,中國航海家鄭和曾到訪索馬里半島,並與當地人交流,今天的索馬里仍有村落以鄭和命名[7]。有指,鄭和當時把中華文化帶到了索馬里,故索馬里文化英语Culture of Somalia包含一些中華文化的元素,例如索馬里人喜愛,又重視禮儀,這些都和中國的傳統文化相若;此外,索馬里語有些單詞和相應的漢語詞彙發音一樣,這被認為是索馬里人把漢語融入本土語言的證據[7]。明朝書籍《星槎胜览》記載了索马里的地理位置、建築形式和禮儀文化,並詳細地介紹當地男女的衣著[4]

摩加迪沙曾出土清朝顺治咸丰年間的古錢,這證明了中國和索馬里曾有經貿上的交流[8]

索馬里殖民地时期[编辑]

1887年、1925年,索馬里的北部和南部先後成為英国保护地英屬索馬利蘭)和意大利殖民地義屬索馬利蘭[9]。意大利政府本打算在荷屬东印度招募工人,到索马里修路,但遭到荷屬東印度政府反對,於是改為在广东招聘約70名华工;此事在中国引起輿論注意,有杂志刊出署名文章,慨嘆華人在外地所受的待遇[10]:562

索马里統一后[编辑]

英屬索馬里蘭意屬索馬里蘭在1960年脫離殖民統治並於同年7月1日統一;其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索马里建交,成為最早與索马里建立外交關係的国家之一,索马里則是首個与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的东非国家[11]

1963年索马里总理阿卜迪拉希德·阿里·舍马克访华

建交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向索马里提供援助,在當地援建不同設施[11]。但是,中國對索马里的援助引來了埃塞俄比亚皇帝海爾·塞拉西一世的懷疑:1964年,塞拉西與時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周恩来會晤,批評中国在該國與索马里爆发冲突英语Ethiopian–Somali conflict中支持索马里;周恩来否認指控,重申中國不會介入索馬里和埃塞俄比亞的冲突[12]

索马里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聯合國佔有一席,也曾向联合国大会提交相關的草案[13]:41–42

1986年,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李先念出访索马里,當地有乐团為歡迎他來訪而排练紅色歌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還為這首歌製作了唱片[11]

1991年,索馬里內戰爆發,當地極為混亂不穩,中国驻索马里大使馆也被波及:大使馆四周不斷響起枪声,曾有子弹打进使馆內部、炮弹打中经济商务参赞处的建築物;此外,中国驻索马里大使馆多次被人行劫,有中国派驻的人員遭到打傷[14]。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派驻索马里的外交人员医疗人员和技术员在同年1月5日撤离;中索兩國之間關係沒有因此而斷裂,而中国驻索马里大使馆的事务則改由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辦理[14]

2014年下半年,由於索马里的政局和经济環境有所好转,中华人民共和国在進行安全评估後重开驻當地大使馆;有西方国家認為,此舉旨在擴大中国在索马里半岛的影响力[14]

經貿關係[编辑]

2012年,中國(不包括港澳台)共出口了1.01億美元到索马里,貨物包括紡織品金屬產品、機械[15];同年,索马里共出口了292萬美元來華(不包括港澳台),貨物主要是含油种子等蔬菜製品[16]

索马里总统哈桑·謝赫·馬哈茂德曾表示願意提供优惠,以吸引中国企业在索马里投资,開發當地的天然资源[17]

軍事關係[编辑]

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曾在索馬里海盜橫行的亞丁灣提供护航服務,保護中國的船隻,也有新加坡塞浦路斯等地的商船主動尋求保護,以求免受海盗侵擾[18]。曾有解放軍海軍兵員在亚丁湾举行加入中国共产党宣誓仪式,以紀念中国共产党成立88周年[19]

援助[编辑]

1963年,中国索马里签署经济技术合作协定

1960年代,周恩来访问索马里等非洲國家,他在摩加迪沙一場群众大会上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援助外地的原则,这些原则成為中國對外援助的規範;此後,中国开始援助索马里,在當地援建工厂农场医院公路基础建设,又援建了体育场剧院等文化设施[11],並為索马里运动员提供训练[20]。中华人民共和国曾免除索马里政府的债务[21]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索马里援建的贝纳迪尔医院英语Banadir Hospital是當地其中一所规模最大、设備最齐全的医院,設有逾700個床位,不少醫護人員英语Health professional曾在中国留学,中国驻索马里大使馆曾向該院捐贈药物和糧食[22];此外,中國也曾向索马里提供抗疟疾药物[21]。中華人民共和國曾派遣医疗队到索马里,队員包括内科医生麻醉师、化验师等;医疗队會在醫院為当地人看病,也曾到畜牧區為當地居民提供医疗服務、到爆發霍乱的村落抢救病人[23]

索马里受到2011年非洲之角饥荒影響,多個地區出現饥荒;中華人民共和國向世界粮食计划署捐出1600万美元現金,讓粮食计划署购买粮食和营养补充剂,援助受灾的索马里居民[24]

图库[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驻华大使到任顺序及递交国书日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 ^ 明朝画上麒麟原来是只长颈鹿. 新华网. [2015-05-26]. 
  3. ^ 黄盛璋. 中国和索马里的传统友好关系 (PDF). 世界历史. 1981, (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5-05-26). 
  4. ^ 4.0 4.1 臧嵘; 周瑞祥. 中外文明的交融之路. 星球地图出版社. 2003. ISBN 9787801041173. 
  5. ^ 中國錢幣大辭典: 考古資料編. 中國錢幣大辭典 8 (中華書局). 
  6. ^ 杨军; 张乃和. 东亚史. 长春出版社. 2006. ISBN 9787806649527. 
  7. ^ 7.0 7.1 隋立明 (編); 徐蒙. 索馬裡:我們都記得鄭和. 人民網. 解放日報. 2010-06-27 [2015-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23). 
  8. ^ 黄盛璋. 中外交通与交流史硏究. 安徽敎育出版社. 2002. ISBN 9787533611590. 
  9. ^ 索马里国家概况.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15-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20). 
  10. ^ 周南京 (編). 华侨华人百科全书: 历史卷 8. 中国华侨出版社. 2002. 
  11. ^ 11.0 11.1 11.2 11.3 丁小溪. 战争并未影响中索友谊 索马里热盼中国投资援助. 參考消息. 2014-10-23 [2015-05-23]. 
  12. ^ 和平使者——周恩来出访亚非欧十四国. 中国网. 2008-12-30 [2015-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23). 
  13. ^ 顾坚. 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与阿拉伯世界 (PDF). 盐城师范学院学报. 2013, (4). 
  14. ^ 14.0 14.1 14.2 李岸 (编); 王宗英. 中国驻索马里大使馆时隔23年重开 对中索两国意义重大. 中国广播网. 2014-10-13 [2015-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23). 
  15. ^ 15.0 15.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中国出口到索马里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5-24]. 
  16. ^ 16.0 16.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索马里出口到中国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5-24]. 
  17. ^ 戴琳凌 (编); 袁炳忠; 陈莹莹. 索马里总统会见刘光源. 新华网. 2013-09-12 [2015-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17). 
  18. ^ 巩琳萌 (编); 陈煜儒. 护航两月内情揭秘:击退百起海盗袭击. 新华网. 2009-02-25 [2015-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4-20). 
  19. ^ 中国海军护航编队在亚丁湾举行入党宣誓仪式. [2015-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7-08). 
  20. ^ 驻索马里大使韦宏添会见索国家奥委会主席塔拉比.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索马里联邦共和国大使馆. [2015-05-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26). 
  21. ^ 21.0 21.1 驻肯尼亚大使邓洪波出席中国政府援助索马里过渡联邦政府现汇和抗疟药的交接仪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肯尼亚共和国大使馆. 2009-10-07 [2015-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24). 
  22. ^ 驻索马里大使韦宏添向贝纳迪尔医院移交使馆捐赠物资.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索马里联邦共和国大使馆. 2014-11-16 [2015-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24). 
  23. ^ 陈新 (编); 曹务堂. 援索马里医疗队的山东翻译:曾遇军事政变. 齐鲁晚报. 2013-10-17 [2015-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24). 
  24. ^ 张琦 (编); 丁峰 (编); 宋晨; 郭倩. “他们碗中的粮食来自中国”——写在中国对索马里紧急粮援项目一周年前夕. 新华网. [2012-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24). 

参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