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症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ADHD」的各地常用譯名
中国大陸 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
臺灣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
香港 專注力失調/過度活躍症
澳門 專注力失調/過度活躍症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是經過適度治療可有效管理的慢性疾病,其症狀表現十分多元,容易讓人誤以為是其他疾病引起的而誤診

ADHD典型症狀包括忘東忘西、粗心大意、寫作業很久、吃飯很久、常恍神、家長交代的事一下就忘、東西不會收、今天念的書明天就忘掉大半、怎麼教都沒用。且/或有明顯的焦慮症狀。[1]

ADHD在腦部發育平均比同一年紀的人慢了三年,因此有較慢發展的認知功能(包括注意記憶決策、結構、組織學習、反應、及解決事情能力),及自我動作及情緒控制能力表現,表現出來被簡要描述的症狀就是注意力不足,衝動及過動表現。[1]

ADHD藥物治療能減少受傷的機會(資料來源:刺針[2]

症狀表現[编辑]

不同年紀病人的症狀表現[编辑]

兒童(6-12歲) 青年(13-17歲) 成人(18歲以上)
容易分心 內在的不安寧 專注力上的問題
難以井然有序地完成家庭作業,常導致遲交,且作業內夾雜粗心的錯誤 難以在各項學校/學習事務中保持有計畫性、秩序性的。常常有始無終。 生活缺乏秩序與組織且難以在行動前事先做計劃
在問題尚未結束時搶答 肢體上的過動可能轉變為內心的不安寧 錯誤判斷剩餘時間以及完成一件事所需的時間
難以完成家務事 健忘(容易忘記目標動機、……) 難以開始及完成一個計畫
難以在遊戲中輪流
-
一件事情還沒做到一個階段就轉移注意力到另一件事情
常常離開座位
-
健忘,常常遺失東西
常在不適當的時機點找人說話、常不自覺闖入他人的空間
-
做出衝動的決定

[3]

ADHD患者往往缺乏自我管理能力、自我動機,進而形成以下的特質,例如:分心拖延、和缺乏規劃。ADHD患者常被其他人認為嘈雜且偏好追求高度刺激好讓自己比較不會分心且變得比較有效率。其實ADHD患者的學習潛力及整體資質與常人無異。

腦部執行功能的缺陷 所導致的症狀
  • 工作記憶
  • 任務切換
  • 自我監督
  • 開始去做一件事
  • 自我抑制
  • 維持專注力在一件事情上 (特別是長時間)。
  • 組織與規劃
  • 分辨事情的緩急輕重
  • 跟上進度並順利完成任務
  • 健忘
  • 時間管理 (例如:忘記待辦事項或截止時間)

[4]

成人時期[编辑]

待在圖書館、餐館、上課、聽演講、開會等需要長時間保持靜態的場合,對患者來說可能不太容易。[5][6] 圖片為冰島教室內的學生Stofa i hradbraut

成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其實是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症狀從幼年延續到成年期,並不是成年後才出現的疾病。其症狀基本上仍未脫離分心、過動-衝動的核心概念,只是表現方式有很多(比起幼年期更為多樣),一般大眾不一定能將這些多樣的表現型式與ADHD的核心症狀相連結。

研究發現,兒童青少年時期的ADHD症狀若未經治療,約有六成進入成年期後仍有明顯症狀。

有鑑於目前臺灣社會對於成人ADHD的認識有限,不少成人ADHD患者在生活中經歷了可能比別人更多的困難和挫折且在迷糊和混亂中度過了不少歲月,卻不知其問題的根源,於是只能不斷的自我批判欲藉此改善現況,然而卻反而使自己變得更負面以及精神狀況每況愈下。因此下表主要乃根據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精神醫學部、基因醫學部主任高淑芬醫師之著作摘要整理出成人ADHD的特徵。[7]

  • 經常天馬行空地想東想西,腦海中不斷迸發出新的點子,興致勃勃地告訴別人後卻鮮少具體實踐,讓美麗的夢想成真。即便興沖沖開始執行,通常也只是三分鐘熱度。
  • 喜歡熱心主動的幫助別人或提供別人各式各樣的建議,不過與此同時,對自己的事卻顯得吊兒啷噹,拖拖拉拉,好像沒有作完的一天。
  • 喜歡說話,無論是在會議中或是上課的場合中,仍會忍不住一直跟旁邊的人聊天。經常吵到人而不自知。
  • 對注意力不足過動症患者來說,跟別人好好聊天可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不耐於傾聽,經常插嘴或岔(離)題。
  • 對於時間這個東西沒什麼概念,常常無法準時赴約,不是遲到,就是根本把這件事拋到九雲通宵外,把這件事情給忘了。(缺乏時間觀念)
  • 粗心、忽略細節、因為不耐煩而便宜行事。只想求快的結果就是做事的品質令人不敢恭維。
  • 因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緣故,患者顯得容易衝動又沒耐心,例如:開快車,搶黃燈或闖紅燈、插嘴、插隊、搶話、發生交通事故、收到罰單或與人起衝突。
  •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患者常挨批評像長不大的人、迷迷糊糊、懶懶散散、不用心、說說哥、說說姊、不負責任、白目、生活習慣不好、以自己為中心等。
  • 患者每當遭受到類似的批判,往往覺得無奈又委屈並為此而焦慮。因為患者本身也不想這樣,但就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無法自我控制。
  • ADHD患者的言行舉止往往令周遭的親友感到納悶,一來是他們的表現有時候很不錯、學習力也不差,但為何就是需要旁人再三提醒專心把事情做好,還需周遭親友們不時替患者操心。
  • 一心只講求快速、效率,卻未顧及到做事的品質,以至於語焉不詳、字跡潦草、漏洞百出。像是剛拿到一樣新東西,連看說明書都不耐煩,便直接動手安裝或使用,導致事倍功半,或是不小心就把東西給弄壞了。
  • 對於金錢和財務不太有概念、粗心大意,因此在收支上維持平衡對於成人ADHD患者來說,可能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 對於ADHD-患者來說,時間通常只有『現在』沒有『未來』,所以常會把很多事情都擠在同一個時間。ADHD患者的空間能力也不太好,家中的桌子、地上、床鋪、和櫃子經常堆滿東西。書桌上的東西堆積成了一座小山坡,沒有歸類,然而其抽屜可能空空的,只裝了點小紙屑。
  • 當ADHD患者想要或需要某些人、事、物時,他們可能會立馬插嘴或打斷別人,無論別人是不是正在忙、談話中。ADHD可能就會要對方放下正在做的事,立即回應他們。ADHD患者之所以會急性子,除了是肇因於衝動的核心症狀外,他們也擔心如果不現在說出來,未來可能就會忘記啦。
  • 為了找東西而浪費很多寶貴的時間,甚至為此進出家門多次而遲到。
  • 分辨事情緩急輕重的能力不好。例如:明明人家急著要一份資料,ADHD患者卻因為別人的一句話或一個動作而分心,轉而關注其他的人事時地物,於是原本正在進行的事情全拋諸腦後。對於ADHD來說,一旦應該做的事被打斷,就很難再回來持續做完。
  • 常常會從ADHD患者身上觀察到一些好似不安、不安穩的小動作,例如:摸東摸西、拉扯衣服、碰碰文具、在椅子上旋轉、剝指甲、在紙上塗鴉等。
  • 常覺得靜不下來。
  • 丟三落四的,不是找不到手機、錢包、鑰匙、帳單就是忘了帶應該記得帶的重要東西。
  • 說話的時候常常更換主題,使得別人不易釐清重點。
  • 因為衝動的特質,ADHD患者經常不假思索就脫口而出不得體的話。(常講錯話)
  • 不耐於傾聽他人,往往對方的話還沒講完,他們就插嘴或急著接話:「我知道,我知道,我告訴你⋯⋯」。但別人要說的並不一定與ADHD患者預測的相同。
  • 可能會藉由超車、闖紅燈來擺脫等待停等紅燈、堵車時的不耐煩。因此容易出車禍和吃罰單。
  • 排隊、等待火車對於ADHD來說可能是件非常煩人的事情。
  • 可能因為肢體容易碰撞到別人而引起人際衝突。(肢體協調性可能不足)
  • 遇到稍微比較複雜的指令,就容易亂掉。即便是每天的例行公事,也需要不斷地叮嚀。
  • 倘若沒有明確嚴格的時間限制,ADHD可能會把他應該做的事、應該繳交的作業、......,無限期的延後,沒有完成的一天。
  • 經常從一件事情切換至另一件事情的結果可能是每一件事情都沒做完或花很長的時間才能做完。
  • 做事欠缺規劃、分辨事情緩急輕重的能力有待加強、缺乏時間觀念可能帶給人不可靠、不守信的感覺。
  • ADHD患者們也不太容易與別人維持長時間的對話和互動、或者看電視(鎖定同一個節目)。總之就是很難持續,還沒有到一個段落,就中斷離開了。
  • 是一個熱心的人,點子很多也很好動,但就是常常恍神、糊裡糊塗、少根筋似的。
  • 做事情容易拖拖拉拉,拖延到最後一刻。
  • 思考或者做事情上常看起來心不在焉、虎頭蛇尾,講不聽。
  • 不耐久坐、才剛坐下看東西、看資料,不到幾分鐘就想站起來找人聊天。
  • 各種坐姿,有時候會把腳擱在桌上,或者一直扭動,旁若無人似的。
  • 手上的書已經翻開超過半小時,卻因為一直無法專心閱讀,所以書還停留在剛翻開時的那一頁。
  • 不擅於整理東西、打理生活,不論是隨身攜帶的包包裡、家裡的房間、抑或是桌子上,基本上都塞著或堆著各種東西。隨著時間的流轉,這些小平原、小丘陵會變成亂亂的大台地和大山坡。
  • 忘東忘西的,經常忘記答應別人的事情、東西放在哪裡、安排好的行程規劃、證件、約會的時間地點、資料、應該做到的事、......。注意力不足過動症患者腦部的記憶功能並無缺損,但就是太健忘了,讓自己和周邊的人都感到十分的無奈。
  • 易粗心犯錯、工作效率不足、不易與人建立並維持良好的溝通、常常換工作、換老闆、虎頭蛇尾、有始無終、恍神、處事亂無章法、坦率直接、沒有心機、天真、興趣廣泛、少根筋的樂天派、活潑好動、熱心助人、講義氣、喜歡打抱不平、愛講話所以很容易交朋友、創意十足、熱情洋溢、活力充沛、開朗活潑、單純、時間管理能力有待加強、三思而後行的能力不足。

同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患者之哈洛威爾醫師對於成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觀察:[8]

哈洛威爾:「治療成人ADHD患者與治療兒童青少年ADHD患者,兩者是同等重要的。因為ADHD對於一位成人的衝擊相當廣泛,例如:生涯英语career婚姻家庭、......等。」 [8]

世界衛生組織的《成人ADHD自填量表症狀檢核表》(簡稱ASRS)就有列出成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一些可能症狀,其中分別依「注意力缺損」及「過動/衝動」二種表現型進行歸納[9]

研究發現,兒童青少年時期的ADHD症狀若未經治療,超過六成進入成年期後仍有明顯症狀。[10]

雙重特殊-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编辑]

双重特殊学生的典型特征[11]
强项(资优特征) 缺点(障碍特征)
* 优质词汇 * 社交技能缺失
* 有远见、主见,不错的主意以及意见/建议 * 对批评/评价极为敏感
* 优秀的创造力以及问题解决能力 * 组织学习能力缺乏
* 求知欲与想象力极强 * 语言表达能力较差
* 课外兴趣广泛 * 课内表现较差
* 对复杂事情有很敏锐的洞察力(观察力) * 书面表达困难
* 对感兴趣领域有特殊才能 * 固执、倔强
* 高度的幽默感 * 容易冲动

備註[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書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嘉義長庚精神科副教授級主治醫師、教育部部定副教授 陳錦宏 醫師. 心動家族: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的第三條路. 台灣心動家族兒童青少年關懷協會. Tc-adhd.com. 2016-12-13 [February 2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24) (中文(台灣)‎). 
  2. ^ Stephen V Faraone.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nd premature death. The Lancet. 2015-02-25 [2017-08-11]. doi:10.1016/S0140-6736(14)61822-5. 
  3. ^ ADHD and You. ADHD: What Do Symptoms Look Like at Different Ages?. [2017-03-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20). 
  4. ^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in adults: Epidemiology, pathogenesis, clinical features, course, assessment, and diagnosis. UpToDate. 2016-11-03 [2017-10-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9). 
  5. ^ 高淑芬. 找回專注力:成人ADHD全方位自助手冊. 台北: 心靈工坊. 2016-05-09 [2016-12-12]. ISBN 9789863570592. 
  6. ^ 高淑芬. 家有過動兒:幫助ADHD孩子快樂成長. 台北: 心靈工坊. 2013-08-28 [2016-12-09]. ISBN 9789866112805. 
  7. ^ 高淑芬. 找回專注力:成人ADHD全方位自助手冊. 台北: 心靈工坊. 2016-05-09 [2016-12-12]. ISBN 978986357059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30) (中文(台灣)‎). from section of 成人ADHD的診斷 
  8. ^ 8.0 8.1 Dr. Hallowell on the Today show discussing Adult ADD. Drhallowell.com. 2014-10-16 [2016-1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03). 
  9. ^ Adler, Lenard; Kessler, Ronald C; Spencer, Thomas, 成人 ADHD 自填量表 (ASRS)症狀 檢核表 (PDF), (编) Gau, Susan Shur-Fen, Adult ADHD Self-Report Scale-V1.1 (ASRS-V1.1) Symptoms Checklist from WHO Composite International Diagnostic Interview (PDF), V1.1, Harvard Medical School, New York University Medical School.: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0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7-04-06) 
  10. ^ Margaret H. Sibley, James M. Swanson, L. Eugene Arnold, Lily T. Hechtman, Elizabeth B. Owens, Annamarie Stehli, Howard Abikoff, Stephen P. Hinshaw, Brooke S. G. Molina, John T. Mitchell, Peter S. Jensen, Andrea L. Howard, Kimberley D. Lakes & William E. Pelham. Defining ADHD symptom persistence in adulthood: optimizing sensitivity and specificity. Journal of child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 and allied disciplines. 2016-09. PMID 27642116. doi:10.1111/jcpp.12620. CONCLUSION:The interview format optimizes young adult self-reporting when parent reports are not available. However, the combination of parent and self-reports from rating scales, using an 'or' rule and a NB threshold optimized the balance between sensitivity and specificity. With this definition, 60% of the ADHD group demonstrated symptom persistence and 41% met both symptom and impairment criteria in adulthood. 
  11. ^ Higgins, L. D. & Nielsen, M. E. (2000). Responding to the Needs of Twice-Exceptional Learners: A School District and University’s Collaborative Approach. In K. Kay, (Ed.), Uniquely Gifted: Identifying and Meeting the Needs of the Twice-Exceptional Student (pp. 287-303). Gilsum, NH: Avocus Publishing.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衛生教育資源(症狀)[编辑]

工具(症狀管理)[编辑]

媒體報導[编辑]

相關戲劇(無醫學實證支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