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睡眠相位后移症候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睡眠相位后移症候群
Delayed sleep phase disorder
同义词Synonyms Delayed sleep-wake phase disorder, delayed sleep phase syndrome, delayed sleep phase type
DSPS biorhytm.jpg
Comparison of standard (green) and DSPD (blue) circadian rhythms
分类和外部资源
醫學專科 睡眠醫學英语sleep medicine
ICD-10 G47.2
ICD-9-CM 327.31
eMedicine [1]
MeSH D021081

睡眠相位后移症候群(Delayed sleep-phase syndrome(Disorder),簡稱DSPSDSPD)是一种慢性睡眠紊乱,患者一般都会晚睡晚起,生活節奏受嚴重影響。

在臨床診斷中,部分患者要到等至天亮才能入睡,一旦睡着,睡眠时間卻跟正常人相約。除了一些患有睡眠呼吸中止症睡眠障碍的患者外,他們的睡眠品質大多正常,然而這種晚睡晚起的狀態,令人難以按时上班上课,擾亂作息時序。

此症常在儿童期或青春期出現[1],一些人的症状会隨年紀增長而消失,但一些人卻終生受此症困擾。外國一些研究指每2000人約3人會患上此症,佔人口比例約0.15%,男女患者數目相約;而長期受失眠困擾的病人中,約7-10%患有此症。[2]

睡眠相位后移症候群在1981年由美國紐約Montefiore Medical Center的醫生最早提出[3][2],但由於此症候群長期受忽視,不少病人沒嘗試接受治療,有時亦會誤诊成一般失眠。

定义[编辑]

根据国际睡眠障碍分类(ICSD),睡眠相位后移症候群的主要特征是:

  1. 睡眠开始和醒来的时间,比理想情况不可控制的晚。
  2. 每天入睡时间基本相同。
  3. 一旦入睡,并不会轻易醒来。
  4. 在早晨理想时间起床是非常困难的。
  5. 相对非常严重的,没有能力去把睡眠相位提前,如强迫在正常的时间睡觉和起床。[4]

如下一些特征把睡眠相位后移症候群从其它睡眠障碍中区分出来

  1. 患者至少能在早上甚至是下午有正常的睡眠(甚至睡眠质量更好)。相比之下,长期失眠患者不会感觉在早上入睡比晚上更容易。
  2. 患者每天晚上几乎是准时的感觉到睡意。如果他们在这个时候躺下休息,他们能迅速的进入梦乡。儿童患者在没有感觉到睡意的时候会拒绝上床睡觉,但是如果能允许他们在平常睡觉时间前不在床上躺着,就上床时间的争吵就会消失。
  3. 患者可以睡得很好并且很规律,如果让他们遵循自己的生物钟,如周末或者假期的时候。
  4. DSPS是一个长期的病症,诊断这个综合征需要根据至少一个月的临床表现。

一个被强迫按照朝九晚五方式生活的DSPS患者经常被拿来与一个经常有6个小时时差的人来做比较。他们都在工作日的晚上少睡幾個小时,但是会在周末或者下午补回来。周末睡觉或者下午的瞌睡会让DSPS从白天的困倦中解脱出来,但是却更加强化了他的睡眠相位后移。

DSPS患者通常都是严重的夜猫子,他们感觉半夜三更的时候头脑最敏捷,做事情效率最高。DSPS患者不能轻易的强迫自己早睡。他们会在床上辗转反侧好几个小时,有些时候,到了去上课或上班的时候都还没合眼。

当DSPS患者寻求医疗帮助的时候,他们一定很多次尝试改变自己的睡眠规律了。早期的失败的尝试一般包括:放松技术、早睡、催眠酒精、安眠药、床头读物和家庭疗法。其中部份使用过安眠药的患者说,这种药让他们感觉疲惫或放松,却不能带来睡意。患者经常求助于家人在早上唤醒他们,或者他们会设置许多闹钟。因为这种症状在青春期的时候比较普遍,通常是患者的父母最先寻求帮助,因为他们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也不能叫醒他们的孩子去准时上学。

流行[编辑]

根据ICSD的诊断标准,对1万名挪威成年人的随机调查显示DSPS的患病率为0.17%;相似的调查针对1,525名日本成年人显示患病率为0.13%。另外尚有一些调查指出在青少年中的患病率高达7%。

生理学解释[编辑]

DSPS是一种人体的计时系统(生物鐘)紊乱。一般认为,重置生物鐘(入睡、醒來時間)的能力减弱是导致DSPS的原因。DSPS患者通常有非常长的日夜节律周期,或者对日光重置生物钟的反应很弱。

如果头天晚上没睡足,一个有正常日夜节律系统的人通常会很快的入睡。早睡通常会自动的提前他们的日夜节律时钟。相比之下,就算DSPS患者缺乏睡眠,他們仍然不能在他们的通常睡觉时间之前入睡。研究人员发现,缺乏睡眠不能夠重置DSPS患者的日夜节律时钟。

努力按照正常作息生活的DSPS患者会很难入睡,也很难醒来。因为他们的生物鐘不是在那个相位上。而正常人上夜班如果沒有调整好,也会有相同的症状。

DSPS患者的其他日夜节律机能上也有后移,比如褪黑素的分泌和体温最低值,相应的入睡和醒来的周期。入睡,自然的醒来,还有其他很多的内部机能都同时后移了相同的时间。如果考虑到不能被周围人接受的睡觉和醒来的时间,非杓型(non-dipper)高血压也和DSPS有关。

多数情况下,无法知道为什么DSPS患者的生物鐘异常。DSPS看上去是遗传的:大量的证据显示这个问题和hPer3 (human period 3)有关。也有一些有记录的病例是由于脑外伤引起的DSPS和非24小时睡眠周期综合征。

也有非常少的病例是DSPS发展成非24小时睡眠周期综合症,这是一种非常严重的导致衰弱的睡眠紊乱,患者每天都晚睡一点。

诊断[编辑]

DSPS靠临床观察,机体活动变化记录仪监测或者睡眠记录来持续跟踪患者长达至少3个星期。

DSPS经常被误诊。经常被误诊为一种精神障碍。DSPS经常和很多其他疾病混淆,如,精神心理的失眠,抑郁症,精神障碍如精神分裂症或者注意力不足过动症,还有其他睡眠障碍,或一些故意的行为,如不想去上学。睡眠医药的从业者指出,DSPS的诊断准确率实在太低,急需对睡眠障碍者进行更好的生理学教育。

对患者的影响[编辑]

由于大众对这种疾病的认识不够,导致了DSPS患者承受了更多的压力,如被视为无纪律或懒惰。父母通常被责备没有适当的教育子女,学校则很少能容忍长期的迟到, 缺勤,或者上课睡觉的学生,并且不会认为他们是得了一种长期的疾病。

世界卫生组织2004年关于睡眠对于健康影响的会议上,睡眠专家指出:

到了DSPS患者得到正确的诊断之前,他们已经很长时间被误诊,或者被加上懒惰,不思进取的员工或学生的标签。误诊为心理问题给患者和家人带来了巨大的痛苦,还导致了一些患者服用了一些不合适的精神药品。对于很多患者,准确的诊断出DSPS是他一生的转折点。

治疗[编辑]

对DSPS的治疗非常特别。这跟治疗失眠不一样,重视患者睡眠质量的同时要兼顾时间问题。症状較轻的患者可以用每天提早15分钟起床直到达到期望时间的办法,严重一些的患者,在治療方面,通常有以下的一些治疗方法:

开始DSPS治疗以前,患者通常被要求按照他们自己的作息来有规律的睡眠,要保证他们在“白天”不瞌睡,让患者在治疗开始的时候讓精神放鬆是非常重要的。

  1. 光线治疗,配合全光谱灯,通常早上30-90分钟照射10,000勒克斯。日光也是可以的。光线治疗通常会要求患者在早晨花更多的时间。这个方法需要几天至2周才能见效,之后可以不时的使用来保持效果。避免晚上有强光也会有帮助。
  2. 不用有色玻璃窗,對治療DSPS有幫助。[6]
  3. 把晚上開著的6500K 色溫的燈管都換成2700K 或者4000K 的燈管。[7]相對黃光而言,白光能推遲生物鐘。[8]
  4. 變換睡姿。[9][10]
  5. 晚餐不要太晚。[11]
  6. 不蒙被或者不使用過於沉重的被子。[12]
  7. 时间疗法英语Chronotherapy (sleep phase),连续几天晚睡觉几个小时,来重置生物鐘。時間治療的安全性還不完全清楚。[13]
  8. 睡前1小时或更早的时候补充小剂量(约1毫克褪黑素,也可能帮助建立早一些的作息,特别是结合光线治疗在自主醒来的时候。但是一些褪黑素的副作用是扰乱睡眠,噩梦,白天萎靡不振。长期的褪黑素副作用还不知道,也不能随便生产。在一些国家,荷尔蒙是处方药,或者根本不能买到。在美国和加拿大,褪黑素的供应不受限制。
  9. 一些人声称大剂量的维生素B12可以让睡意正常出现,但是疗效似乎不彰。
  10. 最近新批准的新药Ramelteon有明确的疗效,它在某些方面的功效类似人工合成的褪黑素。生产Ramelteon和生产其它处方药一样受到监督,所有避免了传统褪黑素提纯和剂量的问题。
  11. 莫达非尼(Modafinil)是一种美国批准的治疗轮班工作睡眠紊乱(SWSD)的药物,SWSD和DSPS有很多共同特点,很多临床医生用这个疾病来描述DSPS病患。但是莫达菲尼不能解决DSPS的深层原因,他只能提高缺乏睡眠的病患的生活质量。如果在理想睡觉时间前12小时以内服用莫达菲尼会恶化DSPS症状,因为实际上他会推后入睡醒来的周期。

曾經有過利用曲唑酮來治疗DSPS的成功案例可查。[14]

一旦患者形成了早一点的作息习惯,接下来,严格的遵守这个作息时间,并且保持良好的睡眠习惯就非常重要了。DSPS患者通常被建议不要上床睡觉除非有了睡意,因为这样做,实际上并不能提前入睡。患者还被要求不要在睡前饮酒和喝咖啡。

如果治疗成功,DSPS患者的睡眠质量与白天的精神面貌和以前差不多。保持清醒的药物(如咖啡)也不需要了。治疗DSPS的主要挑战是保持这种早睡的习惯。日常生活中不可避免的事件,如直到深夜的聚会或者因病卧床,都有可能把患者的作息时间调回去。[來源請求]

  • 鍼灸療法:依子午流注、靈龜八法,按時辰開穴。
  • 中藥療法:加味逍遙散、甘麥大棗湯合方。
  • 運動療法:5-7PM,激烈運動。7-11PM,快走運動。10-11PM 之前上床,準備入睡。壓住右邊鼻孔,用左邊鼻孔呼吸。[來源請求]

适应晚睡的时间[编辑]

长期的治疗成功的比率并没有确切的数字,但是有经验的临床医生明白,DSPS是非常难治愈的。

在晚上工作,或者在家工作的人,DSPS似乎不是什么大问题。他们中多数人并没意识到这是一种“紊乱”。一些DSPS患者打瞌睡,更有一些人白天睡4小时,晚上睡4小时,尽管白天长时间的瞌睡导致晚上更加没有睡意。一些比较适合DSPS患者工作的岗位包括保安,在剧院或者媒体工作,自由作家,呼叫中心,护理,出租车或者卡车司机。

一些DSPS病患虽然经历了很多年的治疗,仍然不能适应早睡。一些睡眠研究者就把这些无法治疗的DSPS病例称为“睡眠周期紊乱缺陷”。

DSPS患者的理疗包括接受事实,选择可以晚睡的职业。在一些学校,患有DSPS的学生可以在他们精力最集中的时间段参加考试。

DSPS和抑郁症[编辑]

在有记载的DSPS病例中,近半数还罹患抑郁症或者其他心理疾病。DSPS和抑郁症之间的联系还不是很清楚。有一半的DSPS患者没有抑郁症说明DSPS不是简单的抑郁症的症状。就算在抑郁症患者中,时间治疗的疗效也比直接治疗抑郁要好。

普遍认为,DSPS是引起抑郁的重要原因,因为它是一种带来很大压力和误解的紊乱。存在能联系睡眠机制和抑郁的神经化学物质也是一种可能。

患有抑郁症的DSPS患者应该同时接受针对两种疾病的治疗。一些证据显示,DSPS的有效治疗可以改善患者的精神面貌,从而让抑郁症的治疗更加有效果,同时,对抑郁症的治疗可以让患者的DSPS治疗成功率更高。

流行文化中的DSPS[编辑]

  • 在卡通剧《凱文的幻虎世界》(Calvin and Hobbes)的一集中,当Calvin被叫起床的时候,他说:「不!不!不!我还想睡一会!」那天,他在学校睏得不行,但是当他被母亲带上楼,按在床上的时候,他又叫嚷到:「现在就睡?我一点都不困」。最后,Calvin说:「我的生物時鐘被设置在了东京时间」。[16]

參見[编辑]

引用[编辑]

  1. ^ Dagan Y; Eisenstein M Circadian rhythm sleep disorders: toward a more precise definition and diagnosis. Chronobiol Int 1999 Mar;16(2):213-22
  2. ^ 2.0 2.1 Sleeplessness and Circadian Rhythm Disorder. eMedicine World Medical Library from WebMD. [2006-06-04]. 
  3. ^ *Weitzman, E.D., Czeisler, CA; 等. Delayed sleep phase syndrome: a chronobiological disorder with sleep-onset insomnia. Archives of General Psychiatry. 1981, 38: 737–746. 
  4. ^ American Academy of Sleep Medicine 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Sleep Disorders, Revised Edition 2001.
  5. ^ WHO Technical meeting on sleep and health - meeting report, accessed August 12 2006
  6. ^ 有色玻璃装饰弊大于利 别让玻璃赶走阳光. 2012-09-03. 
  7. ^ 睡前光照與睡眠. [2016-05-30]. 
  8. ^ http://ucwap.caixin.com/2014-12-29/100769054.html
  9. ^ http://news.xinhuanet.com/tech/2008-05/19/content_8203851.htm
  10. ^ 睡觉打鼾者侧卧可改善打鼾 针对个人教你选睡姿. 家庭医生在线. 2013-06-15. 
  11. ^ 中华养生秘诀. 南文博雅. 2014. 
  12. ^ 3月婴和父母睡一床 被子蒙住头半夜没了气息. 2013-01-05. 
  13. ^ Morgenthaler, TI; Lee-Chiong T; Alessi C; Friedman L; Aurora N; Boehlecke B; Brown T; Chesson AL; Kapur V; Maganti R; Owens J; Pancer J; Swick TJ; Zak R. Standards of Practice Committee of the AASM. Practice Parameters for the Clinical Evaluation and Treatment of Circadian Rhythm Sleep Disorders. Sleep (Associated Professional Sleep Societies, LLC). November 2007, 30 (11): 1445–59 [2010-09-26]. PMC 2082098. PMID 18041479. 
  14. ^ Nakasei, Shinji et al. Trazodone advanced a delayed sleep phase of an elderly male: A case report Sleep and Biological Rhythms Volume 3 Page 169 - October 2005
  15. ^ Dagan, Yaron and Abadi, Judith Sleep-Wake Schedule Disorder Disability: A lifelong untreatable pathology of the circadian time structure. Chronobiology International 2001; Volume 18, Number 6 Pages: 1019 - 1027
  16. ^ http://picayune.uclick.com/comics/ch/1995/ch950103.gif

參考資料[编辑]

  • Thorpy, M.J.; 等. Delayed sleep phase syndrome in adolescents. Journal of Adolescent Health Care. 1988, 9: 22 – 27. 
  • When the body clock goes wrong: delayed sleep phase syndrome. Lancet. 1992, 340: 884. 
  • Regestein, Q.; 等. Treatment of delayed sleep phase syndrome. General Hospital Psychiatry. 1995, 17: 335 – 345. 
  • Regestein, Q. and Monk, TH. Delayed sleep phase syndrome: a review of its clinical aspects.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1995, 152: 602–608.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