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衡会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長衡會戰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长衡会战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國抗日戰爭的一部分
日期1944年5月 - 1944年8月
地点
结果 第一階段日軍勝利,第二階段日軍慘勝
参战方
 中華民國  大日本帝国
指挥官与领导者
中華民國 薛岳 大日本帝国 橫山勇

长衡会战,或称湖南会战,是指1944年(民国33年)5月至8月,在中国抗日战争豫湘桂會戰(1號作戰)中,中国第9战区部队在湖南长沙衡阳地区对日军进行的防御战役。学术界将“长衡会战”分为2个阶段:

第1阶段又称“第4次长沙会战”,从5月27日到6月19日,中日双方以争夺长沙为目标在湖南北部地区作战。

第2阶段又称“衡阳保卫战”,从6月20日到9月初,中日双方以争夺衡阳为目标在湖南中东部地区作战,长衡会战戰況十分激烈,具體的结束时间为9月上旬,国内外学术界均以1944年8月8日衡阳沦陷为准,最終日軍以高於國軍的死傷慘勝。

第四次長沙會戰[编辑]

1944年5月5月27日始,中日雙方為爭奪長沙,在湖南北部長沙、衡陽地區交戰。總計發動攻擊的日軍人數約有170,000人,守勢的國軍約有250,000人。6月16日逼進長沙的日軍開始向長沙城區猛攻。6月19日國軍撤退。

衡陽保衛戰[编辑]

1944年6月22日至1944年8月8日,中日雙方為爭奪長沙,於衡陽展開城市爭奪戰。此次戰役為中國整個抗戰史中作戰時間最長、雙方傷亡士兵最多、程度最為慘烈的城市爭奪戰,也是日本戰史中記載的唯一一次日軍傷亡超過中國軍隊的戰例,是中國抗戰史上以寡敵眾的最成功戰役,被譽為「東方的莫斯科保衛戰」,城市最終淪陷但已經達到重創敵軍的戰術。

當時日軍發動一號作戰,攻勢異常凌厲,蔣介石指揮的東線戰場接連失敗。據此,史迪威大肆指責蔣介石無能。7月7日羅斯福提出將中國軍隊交史迪威指揮,而衡陽保衛戰的堅守不敗,成了蔣介石唯一的希望,他在日記中說:「衡陽保衛已一月有餘,此次衡陽之得失,其有關國家之存亡,民族之榮辱至大。」然衡陽仍於8月8日陷落。方先覺歸來之際,蔣堅決不承認方先覺投敵,對其歸來大肆歡迎並再任三十九集團軍副總司令兼第十軍軍長。[1]

血戰間日軍的兵力前後補充了三次。在城郊的陣地爭奪戰中,日軍付出了損失兩萬多人的代價,而中國守軍至最終只損失了不到一萬人,這種戰損比在當時日軍中是不可接受的。包括了日軍第68師團長佐久間為人中將、參謀長原田貞三郎大佐殘廢,和第57旅團長志摩源吉少將陣亡才得以近逼市區。此戰延緩了日軍「打通大陸交通線」戰役的步伐進程,同時也有利於緩解其他盟軍之作戰壓力,尤其美軍攻取塞班島。日本國內更因各地的戰況不利,導致東條英機的軍人政府因而倒台。

参考资料[编辑]

  1. ^ 12月13日《大公报》发表《向方先觉军长欢呼!》内称:“方军长打了抗战以来最艰苦的硬仗,他最后也没失掉中华军人的节操,所以我们特别欢呼:‘我们的英雄回来了!我们的抗战精神回来了!’……语云‘知耻近乎勇’,军人最应知耻。顶天立地汉子一定要脸,方军长及第十军的将士们就是知耻有勇的标准军人。”12月20日,《救国日报》发表题为《方先觉不愧张睢阳》称:“夫张巡睢阳之守,不能救唐代之久乱……而方先觉军长衡阳之守,则功在民族,较之睢阳之守,其功尤大”。12月24日《徐永昌日記》记载:“蒋先生已任方先觉为三十九集团军副总司令兼第十军军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