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西斯主義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法西斯主義英語:Fascism意大利語Fascismo德語Faschismus民國初年又譯作棒喝主義[1]),字源為束棒(法西斯,一種古羅馬的象徵物),是一種極致國家民族主義政治運動,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由法西斯意大利德意志第三帝國納粹德國)建立法西斯政府後,於二戰期間蔓延整個歐洲乃至世界的一套關於創造新民族性及新國民意識型態政治宗教[2],包括日本[3]中國[4][5][6]

定義[編輯]

根據法西斯主義研究的新學術共識,《世界法西斯:一歷史百科全書》定義法西斯主義為[2]:2

一種具革命形式的極致民族主義,此民族主義決心要動員所有「健康的」社會和政治能量,以抵抗其認定造成民族衰敗的威脅,以實現國族或民族脫胎換骨的目標。該民族主義方案涉及政治文化的復興,包括支撐政治的社會及倫理文化的重生,而在某些案例此重生包括了基於種族學說的優生學概念的復興重生。

根據法西斯的跨國比較及世界史研究總結出的定義,通用、泛型的法西斯主義有三項核心要素:極致民族主義、革命、及復興[2]:2

極致民族主義[編輯]

極致民族主義是法西斯主義絕對根本,因此極致民族主義和傳統民族主義的概念完全不同[2]:2。西方現代意義的民族主義根據的是「公民」的國籍概念,此公民的國籍源於公民權和永居權利的賦予法律程序,此權利賦予亦包括對未同化族裔或宗教人群。極致民族主義則認為這樣以「公民」為基底的概念是「機械」及無內涵的。移民僅僅拿到護照或甚習得了國家語言而取得國籍是機械且空洞的[2]:2

法西斯主義的極致民族主義核心概念則提倡一種「有機」、「種族」或「整合」的國籍性概念,強調國家民族認同的首要地位,對同質性文化、共享歷史、或民族的歸屬感。極致民族主義認為這歸屬感遭到個人主義消費主義、大規模移民、寰宇主義(世界主義)、全球化多元文化的多方破壞。[2]:2

法西斯主義意識形態建立此民族概念之上:民族是一種超越個人之上的、有活生生歷史及天命:作為一活生生的有機體,民族能茁壯成長、死亡、或復興再生。

革命[編輯]

法西斯主義者宣稱為扭轉民族衰敗並開創民族復興,是革命鬥爭事業來建立後封建、後自由主義及後蘇維埃的秩序。根據此定義,歷史上在世界各地雖有程度不一的法西斯主義組織及活動,在政府政權上僅有兩個國家可以無誤的定義為法西斯政權:法西斯意大利第三帝國。在法西斯主義革命內容及政策立場上差異頗大,因此需要建立法西斯國際來誘發不僅僅是個別國家的再生及復興,也包括歐洲的再生及復興[2]:2-3

復興[編輯]

法西斯主義的目標在於將社會轉變為民族共同體再生及復興的基礎,創造新民族性格及新國民。法西斯主義復興民族的作法包括破壞現有自由派保守派的政治系統、廣泛部署高度入侵性的社會工程、政治儀式的精心展示、領導者迷眾、等等,都為法西斯意大利和第三帝國共享的特點[2]:3 。民族復興神話的含糊不清本身,是法西斯主義運動能廣招各種不同社會背景的人所支持的要點[2]:3 。復興神話,營造宗教情感和預感現實以注入超脫意涵,法西斯主義對民族共同體的歷史賦予了靈性,因此在法西斯主義取得權力後運動,將傾向建立一「政治宗教」將民族和國家神聖化,並以此建立新秩序。這種透過魅力領袖,壯觀展示,政治儀式等等的政策,使得自由民主社會有的「公民宗教」儀式方面的作法,相形之下顯得蒼白無力[2]:4

其他定義[編輯]

法西斯主義可以被定義為一種政治行為的形式,有着顯著的社會衰退、羞辱、和受害心理,並以對於統一、力量、和純正的崇拜加以補償之,在這種社會裏以群眾為根基的激進民族主義政黨與傳統的精英份子連結—雖然並不穩定但仍有效的互相合作,拋棄民主自由並追求暴力,以及沒有道德或法律限制的內部清洗和外部擴張的目標。

貝尼托·墨索里尼定義法西斯主義為右翼集體主義意識形態,反對社會主義自由主義民主個人主義。他宣稱[7]

即使假定19世紀是社會主義、自由主義、民主的世紀,這並不表示20世紀也必須是社會主義、自由主義、民主的世紀。政治原理會消失,國家則會繼續存在。我們能相信這將是一個權力的世紀、「右翼」的世紀、一個法西斯的世紀。如果19世紀是個人的世紀(自由主義意味着個人主義),那我們能相信這將是一個「集體」的世紀,也因此必然是國家的世紀。

Stanley Payne在1980年《Fascism: Comparison and Definition》一書裏使用了一連串冗長的列表來定義法西斯主義,包括了獨裁主義國家的創立、國家的管制、國家整合經濟層面、反自由主義、和反共產主義[8]符號學翁貝托·埃可在他的論文裏也採取了類似的定義方式[9]。近年來,對於法西斯主義的定義也傾向於強調民粹的法西斯主義詞彙—強調民族和種族相結合的「重生」[10]

法西斯的主張既是政治性的也是經濟性的,學者們研究這些成分的方式也有所不同。漢娜·阿倫特的研究主要是專注於政治上的,認為那些通常被視為法西斯主義的政權(如納粹主義),是屬於更大層面的極權主義[11]聖何塞州立大學的經濟學教授Thayer Watkins則認為法西斯主義是與社團主義相連結的,社團主義強調國家對於經濟的壓抑,Watkins認為全世界大多數的政府多多少少都有一些社團主義的成分[12],他認為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政權只不過是大蕭條時期普遍出現的社團主義國家之一,他認為當時其他不同的政治系統如西班牙阿根廷、和美國也都是社團主義國家。

梅里厄姆·韋伯斯特詞典定義法西斯主義為「一種政治哲學、運動、或政權(如同黑衫黨),將國家和種族的地位置於個人之上,並主張一個中央集權化的專制政府,由獨裁領導者所率領,嚴格的經濟和社會組織化,並強力鎮壓反對勢力」[13]

大英百科》對法西斯主義一詞的定義則是:「個人的地位被壓制於集體——例如某個國家民族種族社會階級之下的社會組織。」[14]法西斯主義通常結合了社團主義工團主義獨裁主義極端民族主義軍國主義、反無政府主義、反對自由放任資本主義[15]、反共產主義、和反自由主義政治哲學。法西斯主義可以視為是極端形式的集體主義,反對個人主義

法西斯主義簡史[編輯]

起源[編輯]

意大利法西斯及德國納粹[編輯]

法西斯時代[編輯]

在兩次世界大戰之間,在德國和意大利以外的法西斯運動的特色是其政治力量的薄弱及廣泛的邊緣化[2]:20。法西斯主義在世界其他地方的挫敗各地有不同的因素,但都有一共同的問題:能搞革命性的民族主義政治方案來建立新秩序的政治空間太小,各國都有保守、自由、或者是共產(俄羅斯)的政治系統,而這些政治系統當時在結構相對穩定。

在德國和意大利以外,法西斯者雖未取得政權,但仍有一些進展[2]:21。法西斯主義在兩次世界大戰中的悲慘失敗走向,有兩個某種程度的例外,在拉美是阿根廷,在東亞是中國[2]:22

歐洲[編輯]

英國法西斯聯盟英語British Union of Fascists(BUF)在1934年的會員人數曾達到5萬人的歷史高峰[2]:21

愛爾蘭藍衫黨(Blue Shirts)內部最激進的成員跟隨其法西斯領袖艾歐因·歐達菲英語Eoin O'Duffy,在1935年成立了全國企業黨英語National Corporate Party,但對當局時事除了在這新成立的國家增加政治不確定性之外,少有影響[2]:21

捷克波蘭波蘭比荷盧聯盟有些許法西斯運動及群體,或走意大利法西斯路線(1920年代),或走德國納粹路線(1930年代),但都被邊緣化而未成氣候。這些法西斯運動及群體當中,在歷史上有取得顯著性的,僅有後來在德國納粹佔領後的通敵政黨(collaborationist party),包括挪威全國團結黨英語nasjonal samling荷蘭安東•姆塞爾特英語[16]荷蘭國家社會主義運動,以及比利時德蓋爾英語Léon Degrelle雷克斯黨英語Rexist Party,這些個人和團體只有在二次世界大戰開始後才變成是公開的法西斯者[2]:21

一般假定保守威權政權對法西斯較友好,而其實法西斯主義的民粹衝動使其成為威權保守主義(及其社會精英支持者)的對手。

葡萄牙獨裁者安東尼奧·德奧利維拉·薩拉查在打擊及鎮壓普雷圖英語Francisco Rolão Preto葡萄牙國家工團英語National Syndicalists (Portugal)不手軟[2]:21

維希法國菲利普·貝當統治下,真正的法國法西斯主義份子如雅克·多里奧特英語Jacques Doriot等並無法成為執政群體的一員,而主要待在德佔法區。

拉脫維亞執政的農民聯盟領導人卡爾利斯·烏爾馬尼斯,在建立威權政權後就打壓法西斯主義的雷十字英語Pērkonkrusts來解決政治危機[2]:21

匈牙利執政的極右翼攝政霍爾蒂·米克洛什的威權政府,在1938年薩拉希·費倫茨及其箭十字黨開始受到歡迎時就馬上把薩拉希·費倫茨關起來[2]:21

拉丁美洲[編輯]

法西斯主義在二次大戰期間受到壓制的發展模式同樣出現在拉丁美洲[2]:22

巴西,執政的熱圖利奧·瓦加斯鎮壓並摧毀了在歐陸之外最大規模的法西斯運動,巴西整合運動英語Brazilian Integralist Action。該法斯西運動是由普利尼奧薩爾加多英語Plínio Salgado所領導,他使這運動有了老練的意識形態內涵、歷史復興遠見、及精密組織結構。作為法西斯主義「政治宗教」,巴西整合運動在1934年取得20萬以上的成員,但仍不敵國家軍隊的打擊[2]:22

智利國家社會主義運動英語National Socialist Movement of Chile在1938年的政變被軍政府輕易的弭平[2]:22

在拉丁美洲其在地區,不同形式的軍事獨裁及民主機構在兩次世界大戰當中維持政權,多數並沒有受到民粹民族運動的影響[2]:22

法西斯主義在阿根廷的發展在某種程度上取得不同於世界走向的斬獲,阿根廷的庇隆主義以國家復興和民族解放路線,將拉美政治統治的特色(軍政府個人獨裁)和意大利法西斯主義的特點相結合,如國族主義軍事主義工會主義民粹主義、復興新秩序的詞藻及民族國家再生[2]:22

庇隆主義是少見將法西斯主義和當權的保守主義結合混雜的例子。

亞洲地區[編輯]

法西斯主義在兩次大戰間的亞洲亦有不少發展,是世界法西斯主義大規模受拙的另一例外。

中華民國[編輯]

蔣中正對意大利法西斯及德國納粹政權的有紀律的民族主義和展示不停的青年熱血印象深刻,對當時兩種運動提供官方的支持:藍衣社新生活。蔣中正的目標是要把真實的民粹支持及革命熱情灌入在其國民黨政權[2]:22。雖然這兩項運動,和後來1937年形成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相形失色,代表了法西斯主義被民族主義政權由上位倡導將群眾革命化的一個獨特的例子[2]:22,於《世界法西斯百科全書》中,關於〈中國〉的條目主張,藍衣社在定性分類上應視為是「法西斯主義風格的」(英語:fascistic)而非是「法西斯的」(英語:fascist[4]:128

南京國民政府成立前,在蔣中正倡導下,中國國民黨黨員成立的藍衣社(自稱為復興社)、CC系(Central Club,即中央俱樂部)、中國文化學會和中國文化建設學會,打着民族主義的旗幟大量宣傳法西斯主義的代表人物、理論特徵,並以出版及學會活動,對德國、意大利的制度介紹,以做為拯救國家、完成統一、扺禦外侮的參考。法西斯主義宣傳利用人們昐望統一的心態在中間階層及青年學生中,產生影響。這些宣揚法西斯主義的蔣派系亦為國民政府特務體系的籌建者[5][6][17][18]

中華復興社在實際效果來,是一項在國民黨內改革的努力以回歸到孫中山的發展國族主義之意識型態;但不同於意大利法西斯主義的是,其所倡議的一黨威權專政是過渡的,是走向民主政體的暫時性作法[4]:128。雖然歷時很短,中華復興社運動在1930年代取得至少四項群眾運動的成就:新生活運動國民勞動服務運動國民經濟建設運動國民軍訓運動[4]:128[19]

毛澤東認為蔣中正倡導「國家至上」、「民族至上」的「一黨訓政」為法西斯主義的軍事獨裁政權[20][21][5]

日本[編輯]

1930年代日本雖有右翼運動及群體的發展,但真的按歐陸極致民族主義的是以納粹為模範的東方會,該會由中野正剛英語Seigō_Nakano創建以倡導法西斯主義[2]:22

中野正剛的東方會在意識型態上明顯偏離日本保守主義的根本原則,因其主張將天皇變成純粹象徵性的國家元首。當其群眾聚會開始受到公眾注意時,東方會遭到政府禁止而中野正剛受到軟禁,其後在軟禁時中野正剛剖腹自殺[2]:22。被稱為「日本的希特拉」,中野正剛曾訪問歐洲,而其日本跟隨者著黑杉衣,其政黨在1937年選舉獲得2.1%的選票[3]。雖然在日本右翼的法西斯運動並沒有形成強勢的政治力量,但在一戰至二戰期間日本菁英的政治思想上,影響深遠,包括由政府官僚、軍官及知識份子組成的革新俱樂部(Kakushin),鼓吹「軍國」、「極權」或「新秩序」、種族純潔[3]

法西斯國際[編輯]

在1934年法西斯國際大會上,各個法西斯政黨辯論了反猶太主義問題,一些黨派支持,另一些反對。最後雙方妥協產生「法西斯國際」的官方立場[22]

猶太人的問題不能被轉換成一個普遍的對猶太人仇恨的運動……考慮到在一些被征服的國家裏,安置在那裏很多地方的猶太人群體用公開的和隱蔽的方式去傷害性地影響那些收留他們的國家的道德和物質利益,建立國中之國,無視義務而追逐利益,考慮到他們已經具備了可以對愛國主義和基督教文明帶來破壞的國際性革命的元素,本次大會譴責他們這些元素的邪惡行徑,並已做好準備與他們作戰。

二次大戰戰後[編輯]

新法西斯主義[編輯]

美國代表為三K黨。二戰結束後,納粹主義及三K黨運動受到重創。美國不承認納粹主義者在本國的政治權利,不准其舉行遊行或集會,對其運動都採取鎮壓政策。

1970年代,美國對納粹主義者的政治權利限制有所鬆動,部分議員更提出「納粹主義者也應該享有基本政治權利,不該限制其人權」的觀點。

1990年代,蘇聯解體後,新納粹勢力和共產主義流派「當代馬克思主義者」都被允許在美國國內舉行遊行集會,他們的政治權利得到保障。

911事件以來新納粹運動逐漸復甦,而2015年起川普在總統競選時期的偏頗言論也讓這些份子支持川普,2016年11月19日,另類右派在華盛頓特區的一次集會中行納粹禮祝賀川普當選,斯賓塞英語Richard B. Spencer在會上說出:「川普萬歲,我們的民族萬歲,勝利萬歲」。但川普隨後對其提出譴責,表示和這一派別沒有關聯,不願鼓勵其行為,其團隊也聲明「譴責種族主義」。[23][24]新聞評論雜誌《國家評論英語National Review》認為另類右派思想在川普勝選之後得到進一步推廣,甚至可能從邊緣日趨主流。[25]但新聞雜誌網站《連線》對另類右派前景並不看好,認為歷史上極端思想的興衰十分常見,另類右派思想和其他極端思想一樣,也會很快衰落。[26]

中華人民共和國[編輯]

1979年8月,在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上,任仲夷就張志新案說:「從張志新事件中,人們更加深刻地理解到,沒有健全的社會主義民主和社會主義法制,無產階級專政就會變成法西斯專政。」[27]

有一種觀點認為1979年後的後毛時代的政體往準法西斯國家轉型,名義上的意識型態是馬克思主義,實質以『發展主義英語developmentalism收復故土民族統一主義』為內容(英語:developmental irrendentist nationalism[4]保加利亞第一個選舉上台的總統哲列夫所著的《法西斯主義》一書中,認為『共產主義下的獨裁政權』在衰弱過程中,會經歷一段法西斯時期[28],並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改革開放後的發展作為例子[29]

《世界法西斯》百科全書中的〈中國〉條目把讓資本家入黨舉動稱為是『準法西斯國家』(英語:quasi-fascist state)的體現,而前南華早報記者貝克比較江澤民墨索里尼二人採用手段的相似性,標題為「中國現是法西斯國家」的文章認為中國(的指導思想)「不是恐怖瘋狂的阿道夫·希特拉式的國家社會主義,而是類似貝尼托·墨索里尼式法西斯主義早期的思想」[30][31]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在2000年後,亦發生體制轉變。2001年7月江澤民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身份允許資本家加入共產黨,此一政策舉措引發國內外討論,除了中共黨內左派發表多份「萬言書」,也被蘇紹智(原中國社科院馬列所所長)稱為是「向法西斯政權轉化」[32],被批評為背叛無產階級工人造就「資本法西斯獨裁」[33][34],而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有成為法西斯國家的趨勢,其成因複雜,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否成為或已經成為法西斯政權,亦造成國際上相當廣泛的討論。[35][36]

參考文獻[編輯]

  1. ^ 世紀旋風-民主路上的中華民國(上)中有拍攝當時上海東方雜誌內文。法西斯主義在當時大蕭條的世界上儼然是解決經濟危機的良藥,故民初媒體或譯作棒喝主義。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2.21 2.22 2.23 2.24 2.25 2.26 2.27 Cyprian Blamires; Paul Jackson. World Fascism: A Historical Encyclopedia. ABC-CLIO. 1 January 2006: 1–. ISBN 978-1-57607-940-9. 
  3. ^ 3.0 3.1 3.2 Gregory Kasza, Japan, (編) Cyprian Blamires; Paul Jackson, World Fascism: A Historical Encyclopedia, ABC-CLIO: 352–353, 1 January 2006, ISBN 978-1-57607-940-9 
  4. ^ 4.0 4.1 4.2 4.3 4.4 Maria Chang, China, (編) Cyprian Blamires; Paul Jackson, World Fascism: A Historical Encyclopedia, ABC-CLIO: 128–129, 1 January 2006, ISBN 978-1-57607-940-9 (英語) 
  5. ^ 5.0 5.1 5.2 倪偉. "民族"想象與國家統制: 1929-1949年南京政府的文藝政策及文學運動. 上海教育出版社. 2003. ISBN 978-7-5320-8663-4. *第168頁復興社"標榜一個主義、一個領袖,主張"酌采德、意民族復興運動精神" ,實行鐵血救國。"復興社" ...鼓吹鐵血主義和極權統治的法西斯主義在德國和意大利獲得的巨大成功,似乎使國民黨內的鷹派深受鼓舞,他們把法西斯主義看成是可以用來救急的良藥。*第169頁鼓吹法西斯主義最得力的幾個刊物,如《前途》、《社會新聞》、《汗血》、《人民周刊》等,基本上是由"復興社"所控制的, 1其核心觀點就是在目前之中國,法西斯主義是惟一可行之路。在《國民黨與法西斯蒂運動》這篇有代表性的文章中,作者認為在近代史上有四種民族奮鬥方式,一是蘇俄式共產主義革命,二是土耳其...他認為惟有第四條路是行得通的,中國"除了仿效意大利、德意志的法西斯蒂精神,以暴力奮鬥外,決沒有其他出路。 
  6. ^ 6.0 6.1 張豈之; 陳振江; 江沛. 第九章 南京國民政府前十年. 晚清民國史. 五南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02: 385. ISBN 978-957-11-2898-6. 在蔣介石倡導下,國民黨先後建立起復興社、中國文化學會、CC系(Central Club,即中央俱樂部)和中國文化建設學會,以此為依託成立學會、開設書店、出版報刊,掀起一股宣傳法西斯主義的熱潮。他們大量宣傳法西斯主義的代表人物、理論特徵,對德國、意大利的政治、經濟、文化及典章制度多有介紹。一時間,法西斯主義似乎成了拯救國家、完成統一、扺禦外侮的惟一指南。它利用人們昐望和平、統一的心態,打着民族主義的旗幟,在相當一部分人特別是中間階層及青年學生中,產生了不少的影響。在宣揚法西斯主義的同時,蔣介石派系開始籌建特務體系。 
  7. ^ "THE DOCTRINE OF FASCISM BENITO MUSSOLINI (1932)"
  8. ^ Payne, Stanley. Fascism: Comparison and Definition.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Press. 1980: 7. 
  9. ^ Umberto Eco. Eternal Fascism Fourteen Ways of Looking at a Blackshirt.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 1995, (June 22): 12–15. 
  10. ^ Griffin, Roger. Fascism.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5. [失效連結]
  11. ^ Arendt, Hannah. The Origins of Totalitarianism. Harvest Books. 1973. ISBN 978-0-15-670153-2. 
  12. ^ The Economic System of Corporatism. Applet-magic.com. [November 17, 2005]. 
  13. ^ Fascism. Merrian-Webster Online Dictionary. [November 17, 2005]. 
  14. ^ 藝術與建築索引典—法西斯主義於2011年4月11日查閱
  15. ^ Calvin B. Hoover, The Paths of Economic Change: Contrasting Tendencies in the Modern World,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Vol. 25, No. 1, Supplement, Papers and Proceedings of the Forty-seventh Annual Meeting of the American Economic Association. (Mar., 1935), pp. 13-20; Philip Morgan, Fascism in Europe, 1919-1945, New York Tayolor & Francis 2003, p. 168
  16. ^ 電腦程序出錯 荷蘭發放「納粹」車牌
  17. ^ Chang, Maria Hsia. "Fascism" and Modern China. The China Quarterl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9, 79: 553–567 [24 November 2013]. 
  18. ^ Maria Hsia Chang. The Chinese Blue Shirt Society: Fascism and Developmental Nationalism. Institute of East Asian Studies [and] Center for Chinese Studi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1 January 1985. ISBN 978-0-912966-81-6. 
  19. ^ 蔣介石發起新生活運動:以德國和日本為榜樣(3)1935年3月以後,新生活運動進入到以實現」三化「為中心的第二個階段。所謂」三化「即國民生活的藝術化、生產化和軍事化。」三化「是新生活運動的三大基本原則,國民黨企圖通過對」三化「的實現,把國民生活推向」高尚、富足、鞏固「的新階段,以奠定」中華民族復興之基礎「。在這之前,他在藍衣社的一次集會上宣稱,」法西斯主義......是衰退中社會的一服興奮劑「。」法西斯主義能救中國嗎?我們回答:能。法西斯主義就是現在中國最需要的東西「。從此看來,推行」三化「,實則新生活運動應有之義。
  20. ^ 李楊; 范泓. 重說陶希聖. 秀威出版. 1 October 2008: 196–. ISBN 978-986-221-084-0. 
  21. ^ 史學月刋. 河南人民出版社. 1992. Page 59四南京政府政治體制的特點最基本、最主妥的特點是以國民黨一黨專攻為主體,蔣介石個人獨裁為核心的高度集權。...他們鼓吹的"一個政黨、一個主義、一個領袖》就是這種中國的法西斯主義的集中概括,也是他們專制獨裁體制的理論依據和榜神依靠。 
  22. ^ "Pax Romanizing". TIME Magazine, 31 December 1934
  23. ^ Trump disavows 'alt-right' supporters. BBC. 2016-11-23 [2016-11-23]. 
  24. ^ Alt-right leader: 'Hail Trump! Hail our people! Hail victory!'. CNN. 2016-11-22 [2016-11-27]. 
  25. ^ Steve Bannon Is Not a Nazi—But Let's Be Honest about What He Represents. National Review. 2016-11-14 [2016-11-16]. 
  26. ^ The Alt-Right Will Fail. Even Under President Trump. Wired. 2016-11-10 [2016-11-19]. 
  27. ^ 未能喊出的正義:張志新冤案中的大秘密. 蘇育英 鄔謨俠. 人民網. [2011年5月13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年11月1日) (中文(中國大陸)‎). 
  28. ^ Europa Publications. The International Who's Who 2004. Psychology Press. 2003: 1876–. ISBN 978-1-85743-217-6 (英語). 
  29. ^ 哲列夫; Zhelyu Zhelev. 法西斯主義. 錢佳緯(中譯者). 臺灣民主基金會. 2007. ISBN 978-986-82904-1-9 (中文(台灣)‎). 
  30. ^ Becker, Jasper. 江氏政權是法西斯政權(譯文). 英國觀察者雜誌. 2002-11-23 [2013-12-26]. 
  31. ^ Becker, Jasper. China is a fascist country. The Spectator(英國觀察者雜誌). 2002-11-23 [2013-12-26]. 
  32. ^ 蘇紹智(原中國社科院馬列所所長). 中共向何處去?江澤民允許資本家入黨之後. BBC. 2001-08-29 [2013-12-26]. 誠然,許多原社會主義國家裏的執政的共產黨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末已經轉化為社會民主黨。他們得以轉化的前提條件是放棄一黨專政,實行多黨、普選、制衡,實施聯合國人權公約,並承認言論、出版、集會、結社自由。如果這種政黨想執政,要通過普選獲勝才行。中共不放棄一黨專政,反對多黨、制衡、普選,單靠允許資本家入黨就能變成社會民主黨,純屬"天方夜譚"。中共允許資本家入黨無非是加強了她的官僚壟斷資產階級統治。她所標榜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只能是國家資本主義,她在政治上只能是急需向壓制民主自由人權的法西斯政權轉化,導致更全面的腐敗。 
  33. ^ Holbig, Heike; Bruce Gilley. Reclaiming Legitimacy in China. Politics & Policy. 2010, 38 (3): 395–422 [2013-12-26]. doi:10.1111/j.1747-1346.2010.00241.x. ISSN 1747-1346. Despite strong resistance from inside and outside the CCP which denounced the “Three Represents”—particularly the official invitation of private entrepreneurs into the communist party—as “muddle-headed,” betraying the party's nature as vanguard of the working class, even as “capitalist fascist dictatorship,” the formula entered the party constitution in November 2002 as legacy of the retiring CCP general-secretary and most recent manifestation of the party's innovative spirit (Holbig 2009; Schubert 2008). 
  34. ^ Holbig, Heike. Ideology after the end of ideology. China and the quest for autocratic legitimation. Democratization. 2013, 20 (1): 61–81 [2013-12-26]. doi:10.1080/13510347.2013.738862. ISSN 1351-0347. In 2001, CCP General Secretary Jiang Zemin went so far as to officially welcome into the party private entrepreneurs and the chief executive officers and managers of share-holding companies, etc., a constituency previously tolerated only tacitly. To normatively justify this step, Jiang launched the “Three Represents” (the CCP “represents the demands for the development of advanced social productive forces, the direction of advanced culture, and the fundamental interests of the greatest majority of the people”35), subsuming the new economic elites under the rubric of “builders of socialism”. This theoretical breakthrough led to an outcry inside and outside the party, with the leadership accused of accepting outright capitalists into the communist party and of establishing a “capitalist fascist dictatorship”.36 When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was about to enshrine the protection of private ownership into the constitution two years later, the public debate grew so contentious that the propaganda system decided to ban discussion of the topic in the mass media in the summer of 2003.37 
  35. ^ Is China a fascist state?
  36. ^ Chinese Fascism's Global Consequences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標籤中name屬性為「AutoRJ-6」的參考文獻沒有在文中使用

外部連結[編輯]

反法西斯主義網站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