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販賣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人口販賣)
前往: 導覽搜尋

人口販賣,又稱人口販運。依據《聯合國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關於預防、禁止和懲治販運人口特別是婦女和兒童行為的補充議定書》中對人口販運的定義[1][2]

  1. 「人口販運」係指為剝削目的而通過暴力威脅或使用暴力手段,或通過其他形式的脅迫,通過誘拐、欺詐、欺騙、濫用權力或濫用脆弱境況,或通過授受酬金或利益取得對另一人有控制權的某人的同意等手段招募、運送、轉移、窩藏或接收人員。剝削應至少包括利用他人賣淫進行剝削或其他形式的性剝削、強迫勞動或服務、奴役或類似奴役的做法、勞役或切除器官。
  2. 不論人口販運受害者同意與否,人口販運加害者是否有涉及第一項所定義之人口販運方式,皆不應排除前項之適用。
  3. 在徵募、運輸、轉送、藏匿、接收過程中,遭遇剝削的個人為小孩,即使沒有涉及第一項所規定之方式,仍應視為人口販運受害者
  4. 未滿18歲者皆為兒童

根據全球根據國際刑警組織之分析,人口販運現已成為僅次於毒品和武器走私的全球第三大非法貿易,由於人口販運已成為組織分工細膩的國際犯罪,難以有明確的數據衡量其規模[3]。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UNODC)保守推估在同一時間點全球有兩百五十萬人為人口販運的受害者[4],此外,其統計資料更顯示,全球被奴役人數高達2700萬人,已超過18、19世紀黑奴買賣的高峰,受害者中80%是女性,50%是兒童[5]。 許多人口販運的受害者通常來自於貧窮或是工作機會少的國家,但即使是先進國家仍會面臨人口販運的威脅。人口販運可簡單細分為以下四種型態,其中以性剝削及勞動剝削此兩種型態為大宗:

  1. 性剝削
  2. 勞動剝削
  3. 兒童買賣
  4. 器官買賣

概要[編輯]

人口販運和非法移民(偷渡)不同,非法移民是某人出於自願的要求,而(非法的)合約中可能也不會牽涉到詐騙。當非法移民者抵達目的地(國家)時,他們可能獲得完全的自由,或是被要求進行仲介業者安排的工作,以清償非法移民費用。而人口販賣的受害者則是處於被強迫奴役、賣淫或是被不公平的工作合約詐欺、或是被嚴重剝削,基本人權被完全剝奪。他們可能因相信人口販賣業者當初的承諾而上當,或在人身自由上受到強迫限制。一些人口販賣者利用強制手段操縱受害者,例如詐欺、脅迫、愛情騙局、隔離、武力威脅、其他方式的虐待,甚至是強迫灌食藥物來控制受害者[6]

被販賣的受害者通常來自世界上工作機會有限、經濟較貧困的地區,也大多是該社會上的弱勢族群,例如逃家的兒童難民等(尤其是在一些戰後地區,例如科索沃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但受害者也可能來自各種社會背景、階層、或種族。尋求以非法途徑進入其他國家的人可能會被人口販賣業者選做目標,並通常會忽略自己在抵達目的地時是否能夠獲得自由。在部份案例中,某些人是被歹徒擄走而成為人口販賣的受害者,但這樣的情況較為少見。

人口販賣業者又稱為人販子(human trafficker),專門拐帶孩童作各種犯法行為的組織,則統稱為拐子黨。拐子黨經常以食物、玩具等孩童喜愛之物拐帶孩童,而被拐帶的孩童經常會以人質身份勒索其親屬、被販賣器官或被犯人砍去手腳到街上行丐。

性剝削[編輯]

人口販運集團通常會透過強迫、威脅或欺騙的方式迫使被害人從事性交易,其中欺騙方式就有以下幾種做法:

  1. 透過婚姻、觀光、工作簽證誘騙
  2. 以債務或是扣留護照、居留證等相關證件限制被害人的人身自由
  3. 以愛情誘騙,發生性行為後要求少女離開家庭,後稱失業,棍騙好女子賣淫

勞動剝削[編輯]

相似的方法也可以運用在勞動剝削上,被害人容易面臨相關證件遭扣留甚至是以債綁人的情形,以致被害人在人身自由被限制的情況下,非自願地提供自身勞務,因此遭勞動剝削的人口販運受害者也被視為強迫勞動的受害者之ㄧ。

兒童買賣[編輯]

兒童的剝削形式包括非法的跨國收養、強迫在年幼時結婚、招募為童兵、或是進行非自願的乞討[7]。同時,合法的跨國收養在發展中國家引起的人口販賣,也引起關注。
且隨著跨國領養業的繁榮,隨之誘發的犯罪行為也日益常見。在發展中國家,人販子從父母手中買來兒童,再高價賣給認養者。[8]中國不同的省份長期存在地方政府工作人員販賣嬰兒的現象。地方政府工作人員為了三千美元的「贊助費」,採用暴力手段,搶奪民眾的孩子,進行販賣。
兒童買賣除了涉及跨國收養外,兒童還可能成為童工並受到勞動剝削,甚至面臨性剝削的問題,特別是現今網路日益發達,更出現網路上的兒童性剝削,包括兒童色情片和兒童遭性侵的影像,然而逮捕和起訴件數仍非常低[9]

被拐賣兒童來源可有以下幾種:

  1. 偷取幼兒。
  2. 以糖果或玩具誘騙小孩離開父母。
  3. 暴力搶奪(戶外或戶內均有可能)。
  4. 綁架。
  5. 騙取家長信任後攜帶幼兒失蹤(保姆或熟人)。
  6. 在貧窮落後地方買嬰孩兒童(給他/她的父母一定的經濟補償)。
  7. 收買私生子或其他親生父母不願意撫養的嬰幼兒。

器官買賣[編輯]

雖然器官買賣不列入人口販運的大宗,但仍不可忽略其嚴重性。根據《半島電視台》的報導,全球的器官移植手術中,非法人體器官販賣就高達1成。器官移植的倫理、法律及社會心理層面平台(ELPAT)的伯斯(Michael Bos)指出,國際人體器官販賣是利潤豐厚的產業,估計在2008年的非法交易金額就高達5千萬美元。據世界衛生組織指出,全球每年的人體器官販賣中,固定有5%到10%為腎臟買賣[10]。而日本鬼片「美髮屍」[11]劇情背景即涉及兒童拐賣與非法器官買賣。

歷史上的大規模人口販賣[編輯]

美洲[編輯]

歐亞[編輯]

白奴販賣

伊斯蘭國家,賣人是合法的,[來源請求]但是女奴隸所生子女是自由民。奴隸來源有非洲歐洲歐亞草原。在阿拉伯帝國時代,希臘人、斯拉夫人經常被拍賣,女奴被送到哈里發宮中作表演用。花剌子模帝國時代,俄羅斯許多公國受襲,許多俄羅斯人被送到中亞訛答剌城拍賣。土耳其帝國時代,克里米亞汗國的韃靼人發展出捕捉與販賣奴隸的機制,他們經常侵擾南俄地區,把白奴送到伊斯坦堡出售,稱為「草原上的收成」。喬治亞人也常被拍賣。原本欽察人也是奴隸,作為馬木留克,著名的拜巴爾一世也曾被賣。但突厥人在改宗伊斯蘭教後便不得奴役,因此在北高加索找新來源。另一來源是地中海的柏柏爾人海盜,最遠和最後一次是在17世紀侵擾冰島,後來被送到阿爾及爾拍賣。

近年人口販運實例[編輯]

亞洲[編輯]

中國[12][編輯]

美國國務院6月14日發表全球販賣人口問題年度報告,中國再次被列入觀察名單。報告指,在過去一年,從東南亞販賣到中國的人口數字有增加的趨勢。 美國國務院的報告指,中國是販賣人口的源頭、轉運和終點站國家,被買賣的男子和婦孺被迫從事勞工和賣淫活動。 報告說,中國的販賣人口活動大部分在境內發生。中國鄰近國家包括來自緬甸、越南、寮國、蒙古、俄羅斯、朝鮮甚至遠及羅馬尼亞和辛巴威的婦女和兒童被販賣到中國強迫從事勞工和色情行業。有組織的國際犯罪集團與當地黑社會份子勾結,在境內和境外從事這些人口販賣犯罪活動。 報告指,在過去一年,從越南和緬甸販賣到中國的人口數字明顯增加,一些受害人被關押,大部分被迫從事勞工,以償還偷渡的費用。許多朝鮮婦女進入中國後,被迫賣淫或販賣給漢人作人妻,強迫勞動。 除中國境內的販賣人口活動外,亦有中國人被販賣到全球各地,很多中國人蛇以高昂的費用偷渡到國外,一些欠下高達7萬美元偷渡費的人蛇很容易便成為人口販子的奴工。報告又說,近年來中非貿易頻繁,不少中國男子被販賣到非洲從事建築勞工,婦女則被迫從賣淫活動。 專家和一些非政府組指出,中國實行計畫生育政策,以及中國家庭喜愛男孩的傳統觀念,導致人口男女失衡,進一步助長了中國的販賣人口活動。 報告還特別提到中國的強迫勞工問題仍然嚴重,中國有1億5千萬流動人口外省勞工,時有聽聞在黑磚窯、煤礦、工廠和建築工地工人被剝削的情況。報告舉例去年5月,中國媒體報導安徽一黑磚窯強迫智障者當苦工的事件,以及有關僱主非法限制民工人身自由、非法僱用童工和強迫民工超時勞動等情況。 在打擊販賣人口工作方面,報告指北京未符合國際最低標準,但稱中國致力調查和檢控這類罪行。報告建議中國對確認和保護受害人身份的有關工作進行改善。 在當前中國大陸,拐騙婦女兒童、販賣人口成為性奴隸的情況非常嚴重。當前中國販賣、拐騙人口,大體分為三種。一是偷竊、拐騙男嬰和男童,因為一胎化政策使得想兒子的人願意花重金購買男孩。 第二是拐騙、販賣婦女及未成年少女去賣淫,這種現象很普遍。第三,也是最嚴重的是拐騙婦女給娶不到老婆的人作配偶,這是變相的性奴隸。

安徽的孫律師,他說:「我們這裡發生過農村男人找不到對象,人口販子從貴州拐騙了女孩子賣給他們。」

四川的楊先生,楊先生說,在四川拐騙,販賣婦女,兒童情況嚴重。

他說:「四川、雲南、貴州一帶邊遠農村和城市十來歲的女孩子被拐賣到河北,山東偏遠的山區給人作老婆。這些女孩子的價格因年齡,相貌不同有差異,貴的可賣八千元,普通的二三千元也可成交。人口販子被抓到,如果是貫犯,罪情嚴重也可能被判死刑。」

今年,美國國務院把中國歸入世界上販賣人口最嚴重的國家之一。北京官員說,他們在打擊人口販賣行動方面取得了重大進展,但每年據信遭拐賣的兒童仍有大約20萬之多。失蹤兒童的父母在絕望之中懇請中央政府解決這個問題。 吳麗萍的小弟弟吳玉龍被賣給人販子的時候,吳麗萍剛剛十幾歲。 吳麗萍說:「我弟弟是93年4月份的時候突然不見的。」 玉龍是吳家老九。吳家住在南方一個村子裡,當地有關部門要求違反獨生子女政策而超生的家庭每年交罰款。 玉龍家沒辦法再多養一個孩子了,於是把玉龍過繼給當時只有一個女兒的鄰居夫婦。 吳麗萍說:「我弟弟長到一歲多,他們自己又生了一個兒子。自己的兒子生出來以後,這個養父就慢慢有想法了。再加上他有幾個朋友都是乾拐賣人口的,很賺錢。」 麗萍說,村裡的人都知道誰是人販子,但當地政府往往對此視而不見:「我弟弟丟了以後,我爸爸去報案。派出所隨便草草地登記一下,就說回去等吧,有消息了再通知你。可後來甚麼都沒有,連接到報案的收條都沒給,更沒有出警去調查核實。甚麼都沒做。」 在中國,被拐賣的兒童可以賣到幾千美元,而對嬰兒--特別是男嬰—的需求一向很大。 警方記錄呈現一幅令人痛心的畫面:人口販賣集團把孩子賣給出價最高的人,有時是孤兒院,有時是城市小販團夥,有時是無子女的農村家庭。 吳麗萍說:「沒有兒子的人抬不起頭,村里人看不起。自己生不出兒子,就外面買一個兒子回來,所以就搞得人販子有機可乘。」 上個月,藝術家李月玲的個人展把失蹤兒童問題呈現在北京觀眾面前,吸引了許多孩子被拐賣的家庭。 吳興虎來自陝西。四年前,人販子在吳興虎家用藥使吳興虎和妻子昏睡過去,趁機拐走了他們剛出生的兒子家成。 最近,吳興虎和22位父母試圖懇請高層官員責令地方警察調查人口拐賣案件。 他們身穿印著丟失孩子照片的T恤衫,在公交車上很快引起了人們的注意。 吳興虎說:「坐了兩站路,他們可能感覺我們是上訪的,我們的衣服很敏感,司機就說車拋錨了,得換個車。我們下來了,車又開走了。」 之後,警察拘留了他們,在他們同意不再上訪之後才把他們放了。吳興虎打算繼續向高層領導請願,他說,這是他找到兒子的最後希望。

菲律賓[編輯]

菲國的人口販運——菲律賓首都馬尼拉的「紅燈區」聲名遠播,許多西方人喜歡到這裡尋歡,根據估計,菲律賓一共有80萬非法性工作者,其中有高達10萬是未成年的雛妓[13]。尋歡客買春供需的惡性循環,菲律賓當局睜一隻眼閉一隻眼。CNN經過2年調查跟隨一名人權女鬥士塞西莉亞(Cecilia Floresoebanda),拍攝紀錄片「The Fighters」[14],全程紀錄她突襲人口仲介集團大本營、營救折翼天使的全部過程。菲律賓人權先鋒塞西莉亞,與拳王議員帕奎奧(Manny Pacquiao)聯手拯救菲律賓現代奴隸。塞西莉亞於1991年成立了米沙鄢基金會Visayan Forum,致力於反人口販賣,迄今已救助了七萬餘受害少女,帕奎奧身為菲律賓的民選國會議員,更是超級巨星,因此塞西莉亞認為他的支持將會對其反人口販賣的抗爭之路產生轉折性的影響。然而當她認為自己已經看到了希望曙光的同時,卻有人指控她涉嫌詐欺,所募得的基金不明流失。這些傳言所帶來的威脅,極有可能將她畢生的心血毀於一旦,於是她不得不把重心從救助受害少女轉移到保護這個為了幫助他們而成立的組織。

參見[編輯]

內部連結[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外部連結[編輯]

注釋[編輯]

資料來源[編輯]

資料來源:中東(上)基督教興起至二十世紀末(經濟)BERNARD.LEW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