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全斗煥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全斗煥
전두환
Chun Doo-hwan, 1983-March-11-02 (cropped).jpg
大韓民國 第11-12任韓國總統
任期
1980年9月1日-1988年2月24日
總理
前任崔圭夏
繼任盧泰愚
個人資料
出生 (1931-03-06) 1931年3月6日89歲)
日本 日治朝鮮慶尚南道陜川郡栗谷面韓語율곡면
政黨民主正義黨(1980 - 1988)
配偶李順子
學歷韓國陸軍官校第11期
專業軍事將領
宗教信仰佛教
簽名
軍事背景
服役Flag of the Republic of Korea Army.svg 大韓民國陸軍
服役時間1955年2月-1980年8月22日
軍階19.SKA-GEN.svg 上將
指揮首都警備司令部韓語수도방위사령부第30營
第9步兵師第29團
第1空降旅韓語대한민국 1공수특전여단
第1步兵師
國軍保安司令部
參戰越南戰爭
全斗煥
諺文전두환
漢字全斗煥
文觀部式Jeon Duhwan
馬-賴式Chŏn Tuhwan
諺文일해
漢字日海
文觀部式Ilhae
馬-賴式Irhae

全斗煥韓語:전두환全斗煥 Chun Doo-hwan,1931年3月6日(農曆正月十八)),號日海일해),完山全氏韓語완산 전씨大韓民國第11、12任總統[1]韓國陸軍退役軍官(上將軍階)。

全斗煥1931年3月生於今韓國慶尚南道陝川郡的一個農民家庭,1955年9月從韓國陸軍士官學校畢業後,以少尉身份入伍,曾兩次派赴美國接受軍事培訓。1961年五一六軍事政變時,全斗煥積極支持朴正熙,成為朴正熙的親信,先後擔任中央情報部人事課長、第一空降兵副團長、首都警備司令部韓語수도방위사령부第30警備營任中校營長、陸軍參謀長首席副官、陸軍第9師團第29團團長、特戰司令部第1空降旅韓語대한민국 1공수특전여단旅長、總統警衛室作戰助理次長、第1步兵師師長、國軍保安司令部司令官等職。朴正熙遇刺之後,全斗煥通過雙十二政變奪權,後成為韓國總統

全斗煥奉行新軍人權威主義的獨裁統治,鎮壓民主運動。不過在他執政期間,韓國經濟保持了很好的發展態勢,經濟結構得到改善,國際收支扭虧為盈,中產階級得到壯大。朝鮮半島南北關係在全斗煥執政期間有些實際性發展,雙方於1984年首次進行了南北離散家庭團聚會。全斗煥執政期間的韓美關係韓日關係得到加強與改善。美國取消了卡特政府提出的駐韓美軍撤離計劃,並繼續幫助韓國實現軍事現代化。韓日首腦實現了首次互訪。此外,全斗煥政府還積極發展與歐洲傳統友好國家,以及與東協非洲中東的外交關係,使韓國國際地位得到提升。

1987年韓國爆發大規模六月民主運動後,全斗煥接受了其接班人盧泰愚的總統直選提案。1996年8月26日,全斗煥在金泳三執政期間因鎮壓光州民主化運動和貪污罪被首爾地方刑事法院一審判處死刑並罰款2205億韓圓,後於1996年12月被首爾高等法院改判為無期徒刑,1997年12月20日,因金大中的建議下被金泳三所赦免

早年[編輯]

1955年的全斗煥

全斗煥1931年3月出生於今韓國慶尚南道陝川郡的一個農民家庭。他的父親全祥佑有些文化,曾經當過村長。1939年,全祥佑為幫助村里參加賭博的村民提供債務保證,當掉了祖上的土地。在把土地要回來的過程中遭到日本巡查部長的阻撓。同年冬天,全祥佑將日本巡查部長推下懸崖,然後攜全家逃亡中國吉林,兩年後返回韓國。全斗煥因此比同齡人晚了兩三年才小學畢業。[2]

1947年,全斗煥進入大邱工業中學韓語大邱工业中学,年紀依然比同班同學大,學習成績也不好。由於是戰爭時期,學校也經常停課。1951年10月,全斗煥從大邱工業中學畢業,之後報考了韓國陸軍士官軍校。由於文化基礎差,他首次報考考試沒有通過,後經補考於1952年1月成為陸軍士官軍校第11期學員[a]。1955年9月他從陸軍士官學校畢業後,以少尉身份入伍,在韓朝軍事分界線前線當了幾年的排長,1958年升為中尉。同年,他參加了剛剛組建的空降兵部隊,次年被派往美國接受5個月的心理戰教育,回國後於1959年1月與李圭東韓語이규동 (1911년)將軍的女兒李順子結婚。1960年,他作為韓國空降兵首批預備教官,再次被派往美國接受培訓,受訓回國在首爾大學擔任後備軍官訓練隊教官。[4]:276-278[5]

政治軍人[編輯]

朴正熙時期[編輯]

全斗煥上尉時期戎裝照

1961年五一六軍事政變時,全斗煥積極支持朴正熙,成為朴正熙的親信,被任命為國家重建最高議會議長室民情秘書官。朴正熙曾勸全斗煥進入政界,但他執意返回軍隊,升任為中央情報部人事課長,之後在被任命為第一空降兵副團長不久,又調到首都警備司令部韓語수도방위사령부第30警備營任中校營長,負責青瓦台的戍衛。1964年3月,全斗煥與盧泰愚陸軍官校11期同學成立秘密組織「一心會[b],並任會長。「一心會」入會挑選嚴格,主要吸納出身中南部地區、講義氣、能抱團的各期軍校學員。利用自己接近朴正熙的有利條件,全斗煥積極為會員尋求發展,不惜自己出錢上下打點疏通關係,將一心會成員安排到各個重要部門。一心會也逐漸在軍隊中形成一個自上而下、盤根錯節的社會關係網。[4]:278-280[5]

1969年12月,全斗煥被任命為陸軍參謀長首席副官。次年11月,他擔任號稱白馬部隊的陸軍第9師團第29團團長,赴越參戰,期間獲一枚武功助章,1971年11月調回國任特戰司令部第1空降旅韓語대한민국 1공수특전여단旅長。1973年,全斗煥晉升准將,是陸軍官校同期畢業生中第一批當上將軍的人。1976年6月,朴正熙委任他為總統警衛室助理作戰次長,再次將他安排到身邊。期間,他又在陸軍士官軍校同期畢業生中率先晉升為少將。1978年1月,全斗煥被任命為第1步兵師師長。1979年3月,朴正熙將他破格提撥為一向由中將擔任的國軍保安司令部司令官,掌握重權。[4]:280-282[5]

政變掌權[編輯]

1979年10月,時任國軍保安司令官、戒嚴司令部聯合搜查本部長全斗煥召開記者會,介紹朴正熙遇刺案案情。

1979年12月12日,身為國軍保安司令的全斗煥少將發動雙十二政變,逮捕陸軍參謀總長、戒嚴司令官鄭昇和上將,全面掌握軍政大權於一身;1980年5月17日,全斗煥宣布全國擴大戒嚴、派出空降部隊鎮壓5月18日爆發的光州民主化運動,並把異議人士金大中金泳三等拘捕入獄及驅逐出境。「5.18」光州事件以後,以全斗煥為首的新軍部勢力完全控制了政局,全斗煥本人則兼任國軍保安司令和中央情報部長官等情治機關的首腦職位。8月16日崔圭夏總統發表特別聲明,表示辭去總統職務並通過統一主體國民會議來選舉產生新的總統。8月21日,在全斗煥授意召開的全軍主要指揮官會議上,做出「擁戴以救國之一念發揮卓越領導力來收拾國家危難並成為國內外矚目的新時代、新歷史之指導者的全斗煥將軍為新的國家元首」的決議。8月27日,全斗煥操縱下舉行的統一主體國民會議選舉全斗煥為韓國第11屆總統,展開其近八年的獨裁統治,史稱「第五共和國」。

總統任期[編輯]

內政[編輯]

新軍人權威主義統治[編輯]

1980年8月27日,全斗煥作為唯一總統候選人通過韓國國民議會間接選舉成為韓國第11屆總統。同年9月27日,全斗煥政府修改憲法將總統任期改為7年,但不得連任。在強行解散在野的民主共和黨和新民黨,並將金大中金泳三等民主人士逮捕、驅逐出境後,全斗煥政府於10月22日舉行了憲法修改案全民公投。10月27日,第五共和國根據通過的新憲法正式成立。1981年1月,全斗煥創建民主正義黨,並任總裁。在同年2月11日根據新憲法舉行的總統大選中,他以90.6%得票率的絕對多數當選為韓國第12屆總統。其領導的民主正義黨占據了國會多數議席。第五共和國期間,全斗煥政府內閣改組頻繁,一共改組了22次,內閣成員的平均任期僅8個月。[6]:84-85[7]:198-200

全斗煥的第五共和國與朴正熙的維新體制如出一轍,而且政府中軍人出身的行政精英比例甚至比朴正熙時期還大,因此被稱為「新軍人威權主義」政府。根據憲法,國家的一切行政權力都集中在總統手中,總統具有行事非常措施、解散國會、實施國民公投等大權。總統是由政黨或經法定人數的總統選舉人團推薦後,通過這樣的選舉人團間接選舉出來。不過,憲法同時也規定總統任期為7年,不可以連任。[6]:85[7]:199-200

在全斗煥執政期間,以金泳三金大中為首的韓國在野黨民主人士反對獨裁,要求改憲的鬥爭一直不斷。但全斗煥堅持在1988年奧運會之前不進行修憲,下屆總統要通過間接選舉產生。1987年6月,首爾大學學生朴鍾哲被拷打致死,引發全國範圍的大規模六月民主運動。迫於壓力,全斗煥的接班人盧泰愚在同年6月29日發表了六二九宣言,同意總統直選。7月1日,全斗煥接受了盧泰愚的提議,並在10天後辭去了民正黨總裁的職務。[6]:88-89[7]:204-212

經濟成就[編輯]

1980年,韓國經濟朴正熙被暗殺後出現了6.2%的負增長,為韓戰停戰以來的首次。1979至1981年,韓國國際收支逆差累計141億美元。全斗煥掌權後,從穩定物價,促進調整經濟發展,改善收入分配三個方面來應對經濟困境。全斗煥認為房地產投機是當時韓國通貨膨脹的根源。他對所有土地進行電腦管控,從源頭上遏制房地產投機,並嚴格制定公寓購買制度,有效地防止了韓國重蹈日本式的「泡沫經濟」。在促進調整經濟發展方面,全斗煥政府提出「在效率和均衡的基礎上,促進經濟發展,增進國民福利」。五五經濟發展計劃將經濟調整作為中心任務,並確立了「民間主導、穩定發展、自由競爭」的經濟發展戰略。韓國經濟產業結構較以往得到優化,電子、半導體、汽車等產業發展迅猛。在改善民生和收入分配方面,全斗煥政府加大了對教育研發、醫療保險、城市住房、衛生防疫、鄉村建設、工資福利等方面的投入。1986年,韓國的儲蓄率有史以來首次超過投資率,本國資本迅速積累,中產階級迅速壯大,社會分配更加平等。1988年,韓國失業率下降到2.5%的前所未有低水平,通貨膨脹也由1980年的29%,下降至個位數。1986年開始,全斗煥政府藉助國際市場「三低」有利因素使國際收支經常性帳目保持平衡。1986年,韓國成功舉行亞運會後,又於1988年成功舉行了奧運會[6]:170-173[8]:55

外交[編輯]

韓朝關係[編輯]

執政期間,全斗煥曾多次建議舉行南北首腦會談,但朝鮮勞動黨總書記金日成認為他是鎮壓民主運動的殺人魔鬼而拒絕和他會談。1983年,全斗煥訪問緬甸期間發生仰光爆炸事件。韓方認為朝鮮是背後主謀,而朝鮮則說是韓國為入侵朝鮮尋找藉口而實施的「苦肉計」,雙方矛盾一度十分尖銳。1984年8月底,韓國多地暴雨成災,20餘萬人無家可歸。同年9月8日,朝鮮紅十字會宣布向南方援助7200噸大米、50萬米布、10萬噸水泥和大量藥品,得到韓國接受,實現了韓戰停戰以來三八線兩側的第一次物資流動,也緩解了南北方的對峙緊張氣氛。1985年5月27日,雙方紅十字會時隔12年在首爾舉行了雙方紅十字會第八次會談。1984年,雙方首次進行了南北離散家庭團聚會。1985年10月17日,全斗煥派安全企劃部長官張世東為特使秘密訪問平壤,雙方就南北首腦會晤達成一致。1986年1月18日,韓方宣布與美國進行聯合軍演,引起朝鮮強烈不滿。不過雙方兩年後還是開始了雙邊貿易,貿易額一度達到1800萬美元。1987年11月29日,大韓航空858號航班發生爆炸,機上115名乘客和機組人員全部遇難。韓方指責此次空難為朝鮮特工所為。這使得南北首腦會晤沒能取得實質性進展。[6]:232-233[7]:248-219

韓美關係[編輯]

1983年全斗煥與美國總統隆納·雷根於青瓦台

尼克森主義後,特別是在卡特政府時期韓美關係出現些波折,但兩國依然維持盟友關係。1979年12月蘇聯人侵阿富汗以後,美國面重新認識到韓國在東北亞地區的重要性。雙方為了各自利益而再次強化安保合作。1981年1月28日至2月7日訪美期間,全斗煥向時任美國總統隆納·雷根重申了韓美兩國的軍事同盟和夥伴關係,並闡明互不干涉各自內政問題。美方宣布取消卡特時代的撤出駐韓美軍計劃,並向韓方承諾將繼續駐紮韓國並繼續幫助韓軍實現軍事現代化。1983年,里根在第二次訪問韓國時高度評價了韓國的重要戰略地位。[6]:230-231

全斗煥執政期間,韓國國內的反美情緒高漲。韓國社會階層普遍認為全斗煥獨裁政權的建立,以及對光州民主化運動的鎮壓有美方的縱容與支持。1980年12月,丁順哲等天主教農民會會員縱火焚燒光州美國文化院,燃起韓國反美鬥爭的火焰。次年,釜山光州的美國文化中心被韓國民眾焚燒。1982年3月,韓國青年學生焚燒釜山美國文化院在社會產生很大影響。同年4月,江原大學發生焚燒星條旗事件;9月,大邱發生美國文化院爆炸事件。1985年5月,「三民斗」策劃接管美國新聞處的圖書館,首爾的大學學生占領了美國文化中心,並開展遣責美國支持獨裁政權的絕食鬥爭。1986年5月,釜山又出現韓國學生占領釜山美國文化中心的事件。[7]:222-225

韓日關係[編輯]

金大中綁架事件文世光事件的影響,韓日關係出現一些波折。由於1980年對金大中的審訊與判決違背韓日關於金大中綁架事件政治解決方案,日本政府對此表示了批評。為加強美日韓同盟關係,美國敦促日本向韓國提供經濟援助。由於日本在與韓國談判中以歷史教科書問題為籌碼,雙方談判進展艱難。1982年11月27日中曾根康弘接任日本內閣總理大臣後,雙方關係得到改善。1983年1月1日,中曾根康弘應全斗煥之邀訪韓,成為首位訪韓的日本首相。訪韓期間,中曾根康弘代表日本政府首次以「謝罪」的心情就日本二戰期間的侵略行為公開「反省」,並決定向韓國提供7年期總計40億美元貸款的援助(總金額為1965年以來日本對韓投資總額的3倍,不過其中約3/4用於購買日本產品)。1984年9月6日,全斗煥對日本進行了回訪,成為首位正式出訪日本的韓國總統。 訪日期間,雙方發表了《全斗煥一中曾根康弘共同聲明》,使雙方關係得到進一步加強。[6]:231-232[7]:225-227

其它[編輯]

全斗煥與訪韓的德國外長漢斯-迪特里希·根舍

1981年,韓國取得1988年奧運會舉辦權後,開始謀求與中國蘇聯改善關係。1983年5月發生中國民航被劫持到韓國事件後,全斗煥政府頂住台灣的壓力,對還未建交的中國大陸政府釋放善意信號。1983年9月蘇聯擊落韓國KAL007客機事件後,韓俄關係一度中斷。但1985年戈巴契夫出任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後,雙邊關係開始緩和。[6]:234-235

全斗煥重視與西方國家的外交關係。執政期間他相繼出訪加拿大法國德國等韓國傳統友好國家。與此同時,全斗煥政府還積極發展與世界其他國家的外交關係,除了出訪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泰國東協5國外,他還於1982年8月出訪了肯亞加彭奈及利亞塞內加爾非洲4國,以擴大韓國的影響力,壓制朝鮮在國際社會中的空間。1980年6月18日,韓國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正式建立外交關係,從而使韓國在中東地區的建交國數量超過朝鮮。與世界第三大產油國的建交也為韓國經濟的發展提供了石油保障。在聯合國「韓國問題」一貫保持中立的阿拉伯國家,此後開始在聯合國支持韓國的立場。[6]:235

卸任後[編輯]

盧泰愚執政時期[編輯]

1988年4月,全敬煥、全基煥、全宇煥、李昌碩等全斗煥的親戚接連因貪腐被捕。全斗煥被迫於4月13日發表謝罪聲明,並辭去一切公職。但憤怒的韓國民眾要求政府懲罰光州事件的責任人,公布雙十二政變5·17事件真相。從11月3日開始,光州特別委員會和第五共和國特別委員會啟動了現場電視直播的聽證會,輿論更加沸騰。盧泰愚迫於壓力讓全斗煥發表謝罪聲明並離開首爾。11月23日,全斗煥在私宅發表謝罪聲明並捐出個人財產和剩餘的政治資金139億韓元後,攜夫人李順子隱居江原道百潭寺英語Baekdamsa[7]:234。1990年12月24日,盧泰愚表示希望全斗煥結束隱居。之後,全斗煥返回到首爾延禧洞的私宅[9]

金泳三執政時期[編輯]

1995年11月16日,全斗煥和盧泰愚相繼因籌集和侵吞秘密政治資金而被逮捕。盧泰愚秘密資金暴露後,金大中關於金泳三大選資金的講話掀起了大選資金風波。1995年12月3日,金大中為首的在野黨國民會議在漢城市內的一家公園舉行有幾萬人參加的集會,公開要求金泳三政府徹底公開其大選資金內幕、懲罰當年鎮壓「5.18」光州民主運動的全斗煥、盧泰愚等人。在這樣背景下,1995年12月19日,金泳三總統推動下國會通過了「5.18」特別法(即《關於「5.18」民主化運動的特別法》和《憲政秩序破壞犯罪公訴時效特例法》),以特別法的形式解決了公訴時效問題,為審判全斗煥和盧泰愚兩個前總統提供了法律依據。同時,「5.18」特別法還對「5.18」光州民主化運動的紀念事業、賠償以及剝奪因鎮壓「5.18」光州民主運動而獲得的獎勵與勳章等作出了明確規定。

1996年8月26日,漢城地方法院(今首爾地方法院)以主動參與軍事叛亂和內亂罪謀殺上司未遂罪及受賄罪,判處全斗煥死刑。1997年4月17日,韓國大法院以軍事叛亂、內亂罪和貪污受賄罪,判處全斗煥無期徒刑和追繳2205億韓元。[10]

被特赦後[編輯]

1997年12月20日,總統金泳三在徵得候任總統金大中同意後赦免了全斗煥和盧泰愚,以期團結韓國各界共同應對亞洲金融危機[11]

全斗煥在特赦後曾數次訪問中國大陸,2001年12月全斗煥受邀訪問上海市[12]江蘇省。2007年10月全斗煥再次訪華,並在北京市人民大會堂會見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賈慶林對他在任內對中韓關係改善做出的努力表示讚賞[13],隨後全斗煥到訪江蘇省揚州市並參觀崔致遠紀念館[14]。2011年9月訪問黑龍江省[15]山東省[16]

2013年6月,大韓民國國會通過媒體稱為「全斗煥追徵法」的公務員犯罪沒收特例法(공무원범죄에 관한 특례법/公務員犯罪에 關한 特例法)修訂案。[17]2013年7月16日,韓國檢察廳突擊搜索全斗煥在首爾西大門區延禧洞韓語연희동 (서울)的住家以追討全斗煥收受賄賂的未繳罰款1672億韓元,並禁止全斗煥的長子全宰國、次子全在庸、長女全孝善出境。

全斗煥一方以在受調查期間出現的失憶症狀所引發的阿茲海默症為由拒絕出庭[18]。然而,在2013年主張患阿茲海默症後全氏也多次出席於公眾場合參與活動,在2017年更是出版了回憶錄,這也讓外界對他的病情充滿了疑慮[19][20][21]。2019年1月16日,韓媒報導全斗煥在2018年12月於高爾夫球場打高爾夫,讓這一爭議問題再度受到民眾的關注和批評[22]。2017年,全斗煥出版了他的回憶錄,其中提及了光州事件,他指責當初證言軍部使用直升機對市民進行鎮壓的已故神父曺喆鉉韓語조비오[c]為「騙子」,遭其遺族指控為損害死者名譽[23]。到2017年8月19日,光州地方法院韓語광주지방법원判決禁止其繼續出售回憶錄[24],全氏也在2018年5月遭到起訴。2019年3月11日,全斗煥在光州出庭[25]。2020年4月27日早8時,全斗煥從自宅出發,於中午12時到達光州第二次出庭,下午15時乘車返回首爾。

家庭[編輯]

1958年全斗煥與李順子結婚照

注釋[編輯]

  1. ^ 在陸軍士官學校期間結識盧泰愚等,成立「五星會」,全斗煥號稱「勇星」,盧泰愚號稱「冠星」[3]
  2. ^ 會員之間同心協力一心為國家,一心為朋友之意。[4]:279
  3. ^ 本名為曺喆鉉(조철현),비오(中文常譯庇護)為其洗禮名。

參考文獻[編輯]

  1. ^ 韓檢方查扣前總統全斗煥資産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3-07-21.,亞太日報,2013年7月17日
  2. ^ 崔進. 前总统全斗焕的父亲——铮铮铁骨的硬汉子. 中央日報. 2009-02-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6-24). 
  3. ^ 박정희가 키운 하나회의 쿠데타, 왜 진압 못했나. 프레시안. 2016-09-08 [2020-08-12] (韓語). 
  4. ^ 4.0 4.1 4.2 4.3 周漢城. 《从死囚到总统—金大中的传奇故事》. 北京: 經濟日報出版社. 2001年7月. ISBN 7801278887. 
  5. ^ 5.0 5.1 5.2 全斗煥總統:以新軍部領袖身份建立韓國第五共和國. 中央日報. 2009-02-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4-07).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朴鍾錦. 《韩国政治经济与外交》. 北京: 智慧財產權出版社. 2013. ISBN 978-7-5130-2476-1. 
  7. ^ 7.0 7.1 7.2 7.3 7.4 7.5 7.6 金光熙. 《大韩民国史》. 北京: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14年10月. ISBN 978-7-5097-6205-9. 
  8. ^ 朴昌根. 《解读汉江奇迹》. 上海: 同濟大學出版社. 2012年5月. ISBN 9787560847979. 
  9. ^ 全斗焕结束隐居回到汉城. 杭州日報. 1991-01-01. 
  10. ^ Former South Korean leaders freed from jail. CNN. 1997-12-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11). 
  11. ^ 松溪. 金泳三缘何释放全斗焕卢泰愚. 浙江日報. 1998-01-02. 
  12. ^ 《上海年鉴2002》/四十一、外事 /(六)友好往来. 上海市地方志辦公室. 2003-08-20 [2020-06-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29) (中文(中國大陸)‎). 
  13. ^ 贾庆林在人民大会堂会见韩前总统全斗焕夫妇一行. 中國政府網. 2007-10-31 [2020-06-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29) (中文(中國大陸)‎). 
  14. ^ 主要对华交流活动. 21C韓·中交流協會. [2020-05-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22) (中文(中國大陸)‎). 
  15. ^ 省外事辦公室. 接待韩国前总统全斗焕一行的情况简报. 黑龍江人民政府. 2011-12-15 [2020-06-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29) (中文(中國大陸)‎). 
  16. ^ 2011年外事侨务工作年鉴. 煙臺市人民政府外事辦公室. 2013-05-29 [2020-05-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22) (中文(中國大陸)‎). 
  17. ^ 伊人撰稿/責編. 查非法資金 韓前總統全斗煥被「抄家」. BBC中文網. 2013年7月17日 [2014-08-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年10月29日). 
  18. ^ 全斗煥元大統領がアルツハイマー病で裁判に出廷できず 夫人が明らかに. 產經新聞. 2018-08-27 [2018-08-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8-27). 
  19. ^ 社説 全斗煥氏はこれ以上遅れないよう光州の英霊の前にひざまずけ. 韓民族日報. 2018-8-28 [2018-8-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8-29). 
  20. ^ 팩트체크 재판 불출석 전두환, '알츠하이머 투병' 이후 행적 어땠나. 韓國聯合通訊社. 2018-8-28 [2018-8-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8-29). 
  21. ^ '알츠하이머 불출석' 전두환에게 왜 분노하나. 世界日報日語世界日報_(韓国). 2018-8-28 [2018-8-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8-29). 
  22. ^ 「アルツハイマーで裁判に行けない」とした全斗煥氏、ゴルフはしっかり打っていた. 韓民族日報. 2019-1-16 [2019-1-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17). 
  23. ^ 전두환씨, 광주서 열리는 첫 형사재판 출석할까?. 2018-07-11 [2019-07-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01). 
  24. ^ 全斗煥氏回顧録が出版・販売禁止 韓国・光州事件の映画好調. 千葉日報. 2017-08-19 [2019-03-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2-15). 
  25. ^ 韓国の全斗煥氏が光州地裁に出廷. 產經新聞. 2019-03-11 [2019-03-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12). 

參見[編輯]

官銜
前任:
崔圭夏
大韓民國 韓國總統
1980年9月1日-1988年2月24日
繼任:
盧泰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