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戰車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坦克,或者稱為戰車,現代陸上作戰的主要武器,有「陸戰之王」之美稱,它是一種具有強大的直射火力、高度越野機動性和強大的裝甲防護力的履帶裝甲戰鬥車輛,主要執行與對方戰車或其他裝甲車輛作戰,也可以壓制、消滅反戰車武器、摧毀工事、殲滅敵方具威脅的反抗力量。戰車一般裝備一門中或大口徑火砲(視戰車類型而定,有些現代戰車的火砲甚至可以發射反戰車/直升機飛彈)以及數挺防空(高射)或同軸(並列)機槍。戰車大多使用旋轉砲塔,但亦少數使用固定式主砲。戰車主要由武器系統、火控系統、動力系統、通信系統、裝甲車體等系統組成。大多數現代戰車都具有一定的潛渡能力。

名稱來源[編輯]

「坦克」是英語「Tank」的音譯,原意為「大水櫃」,製造戰車最初是在極機密的情況下進行的,當時參與建造的工人誤以為他們在建造軍艦裝淡水的大水櫃(即"TANK"),而英國軍方為了在1915年首次使用戰車作戰之前對外保密。因此他們在送往戰場的戰車貼上「Tank」的字樣,並對外宣稱是它們是盛載水和食物的容器,該名稱便一直沿用至今[1]

發展歷史[編輯]

早期至1960年代[編輯]

達文西手稿中的戰車
今日依照達文西手稿製造出的戰車
「小威利」
蘇聯的T-34
俄羅斯研製的次世代黑鷹式主力戰車,後因實戰經驗而取消專案,改為研製適合巷戰的阿瑪塔主力戰車

戰車車的概念最早可見於李奧納多·達文西手稿中的一台圓錐體的武裝裝甲車。實際做出來是由一個叫埃文頓的英國戰地記者實現。1903年發明出履帶車輛,主要是當作農業用的牽引機,英國這時候也注意這台履帶車輛,不但在1915年2月成立Landships(陸舟)的研究機構,並向HOLT購買兩台牽引機做研究,同年底,該機構研發出第一輛裝甲履帶車被稱為「小威利」(Little Willie)。

英國是第一個在戰場上使用戰車的國家,當時的戰車主要是為了克服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西線戰場上僵持不下的壕溝戰局面。但是初期戰車的表現差劣,可靠性差、底盤沒有獨立懸吊系統,十分不舒適,操控環境非人性化,造成官兵暈眩嘔吐、軍人抱怨連連,而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前,德國也開發出他們自己的戰車加入戰場。只是在戰爭結束前並未發生多數戰車在戰場上對決的場面。

在兩次大戰期間,戰車的運用與編組方式在各國興起廣泛的研究,主要的研究方向大致上分為兩派,一派的意見是認為戰車應該是支援步兵的一個系統,因此需要搭配步兵部隊的編制與作戰型態,平均分配給步兵單位指揮調度。另外一派的意見認為戰車應該要集中起來使用,利用戰車的火力、防護與機動力的三項特性作為戰場上突破與攻堅的主力角色。前一派的意見在當時佔了大多數,後一派則以德國代表。

德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的戰果讓各國領悟到戰車的運用應該加以集中,以充分發揮他們的優點。而集中戰車使用之後,相對應的火砲支持,補給後勤和運輸系統都需要跟著改變,這些在戰爭中學習到的經驗徹底改變日後的戰場型態。

在這個階段之後戰車的編組與運用又有兩種不同的方向,一派認為戰車需要步兵的協助,因此步兵需要增加機動力,這也就是機械化或者是摩托化步兵單位的興起。另一派認為如果步兵趕不上,那麼只要戰車就可以獨攬大局。後一派的意見在1973年第四次中東戰爭當中失敗,所以戰車還是需要和步兵相互配合才能夠發揮最大的作用。

世代劃分[編輯]

只限於對主力戰車在國際上有共通的分代準則,偵察和特種戰車都因為各國為本國國情度身訂造,各國鮮有和盟國合作開發,而且也經常因服役時間更長,而較少有世代更新的必要。

一般認為大戰到六七十年代推出的是第一二代主力戰車,但一些裝甲武力發展較後進的國家,在八十年代才推出類似的第二代戰車,可是在某些方面的設備遠較真正的第二代戰車先進。

第一代多是二戰時的中重戰車的直接改良型,和前輩的分別是普遍改用柴油機驅動和有斜面的裝甲,如蘇聯的T-54,美國的M48巴頓,英國的百夫長戰車,日本的61式戰車,瑞士的Pz61主力戰車,中國的59式戰車

第二代又是多第一代的直接改良型,有現代化的火控系統懸掛系統,並使用專用的戰車砲,也首次引入較簡單的核生化武器防禦系統和夜視儀,如美國的M60巴頓,蘇聯的T-62,英國的酋長式,西德的豹1,中國的69式戰車80式戰車,法國的AMX-30,日本的74式戰車,瑞士的Pz68主力戰車

到六十年代因適應戰後的反戰車武器和戰術核武器的威脅,各國開始研製全新的戰車。首先使用較大口徑的主砲甚至適應發射飛彈為主武器,採用機械的方式裝彈配合威力強大的主砲或至少彈筒可燃減輕退彈的功夫,有低重心和矮的外形以免硬吃核彈的爆風造成翻車,有完善的夜視設備和核生化武器防禦系統,並有複合或間隙裝甲可以擋住大部分反戰車武器的穿透,但這些最初的方案都因為技術難度太大而被取消了,如美德合作的MBT-70和蘇聯的279工程,但卻成為後來第三代主力戰車的技術基礎。

蘇聯在七十年代率先推出T-64T-72,但對於其新技術掌握並不成熟,T-64單價高昂而且只有蘇聯採用,T-72實戰中表現並不出眾,常被批評而不算合格的第三代主力戰車。

一般認為真正的第三代是八十年代前後出現的,而俄國索性認為是第四代,如俄國的T-80T-90,美國的M1艾布蘭,烏克蘭的T-84,德國的豹2,英國挑戰者1挑戰者2,中國96式主力戰車99式戰車,日本的90式戰車10式戰車,法國的勒克萊爾主力戰車,以色列的梅卡瓦主力戰車,韓國的K1主力戰車等。

第三代主戰坦的新技術含量較高,多半是全新設計的,只有部分車型使用和第二代主力戰車相似的舊型號部件(包括中國的MBT 2000和英國挑戰者1)。但實際上戰車不像戰鬥機可以快速到達戰場,故需要大量部署而造成天價的總採購費,故為防止重覆MBT-70和279工程的失敗,所以各國以戰車的最原始功能——保護乘員,作為主要的判別第三代標準,便是安裝了有間隙或複合裝甲,以及全自動的滅火系統,集體式的核生化武器防護,大大保障了車員的安全。

其他新的技術在一部分早期(八十年代)的第三代主力戰車並未全面使用,便是120或125公釐口徑的主砲和夜視熱成像儀*,到上世紀末的九十年代才全面使用。而其他一些新技術如自動裝彈機、主動防衛系統、液氣壓懸掛系統、防止被貫穿後彈藥殉爆的隔艙、主砲發射飛彈、燃氣輪機、敵我識別系統、C4I機能和匿蹤塗料...等至今僅在一部分車型上使用。

  • 早期的美國M1戰車只使用105公釐口徑主砲,而同期蘇聯的早期T-80亦未使用熱成像儀。
Post WWII Tanks4 (zh-T).svg

設計[編輯]

1. 觀瞄設備 8. 傾斜式裝甲板 15. 車殼
2. 砲盾 9. 履帶 16. 引擎吸氣口
3. 同軸機槍 10. 機槍彈藥 17. 引擎
4. 砲膛清除器 11. 車長機槍 18. 履帶側裙
5. 主砲 12. 砲塔艙蓋 19. 動力輪
6. 駕駛員潛望鏡 13. 砲塔 20. 履帶連結扣
7. 駕駛員艙蓋 14. 砲塔環 21. 路輪[2][3]


戰車的設計可分三方面:包括火力、防護力及機動力,另外還有對戰場上敵軍士兵的心理壓力。火力是指識別、交戰及毀滅目標的能力;防護力是指被敵軍發現、擊中、破壞的忍耐力;機動力指對戰場上多種不同地型的適應能力及戰略上的運送能力。

以上三方面各自影響,例如加強裝甲提高防護力後,因為重量增加而降低機動力;改用大型主砲加強火力後,會因砲塔前方裝甲較弱及車體平衡而影響防護力及機動力。

戰車分類[編輯]

戰車分級[編輯]

俄羅斯T-90主力戰車
美國M1艾布蘭主力戰車

根據車體重量,戰車可以劃分為:

但現在軍方鮮有作此方式分類,以上主要是作為對歷史上的稱謂分類概念。

主力戰車[編輯]

1960年代開始,由於中戰車的火力和裝甲防護已經達到或超過了以往重戰車的水平,同時克服了重戰車機動性差的弱點,從而形成了一種具有現代特徵的的單一戰鬥戰車,即「主戰坦克」或「主力戰車」,成為各國家裝甲部隊的主力(Main battle tank,MBT)。主力戰車的出現改變了傳統的戰車分類方法,從此戰車的分類開始按用途分為主力戰車和具有其他用途的特種戰車。然而,部分國家如蘇聯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並沒有主力戰車這一稱呼,仍稱之為中戰車。主力戰車可以理解為具有現代戰車技術特徵、在戰鬥中擔負主要作戰任務的戰鬥戰車。主力戰車是現代裝甲部隊的基本裝備和地面作戰的主要突擊兵器,同時也是最主要的反戰車武器之一,也是在核戰爭條件下生存能力最強的武器。主力戰車集以往的中戰車和重戰車的任務在一身,是戰車發展史的一大里程碑。

現在仍在生產的主力戰車戰鬥全重一般為40噸至70噸,實際有等同於傳統的重戰車的重量,從80年代開始各國的主力戰車的重量有快速飆漲的趨勢。這是因為面對各種步兵使用的反戰車武器,雖然先進裝甲有助不增加車重的前題下加強防衛力,但實際仍然是需要有較厚的基本裝甲作為內層,而且需要較大的車體保持內部良好的分隔,減少車員因燃油或彈藥被火災殉爆的機會。

新型戰車火砲口徑目前多為120或125公釐級,滑膛砲也在80年代開始成為許多國家設計新一代主力戰車的首選,以增強對裝甲的破壞力,典型型號如前蘇聯的T-72、德國的豹2、美國的M1艾布蘭等。較大的砲彈也需要較大的車型來儲存的,也是現代戰車車型變大的原因之一。

為了不致大大增加車重,在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一部分最新戰車採用了一系列新技術來保持攻擊和防衛力下,車型不致過大過重:

  • 自動裝彈機來減小整個車型,使用液氣壓式懸掛系統來在降低車高下主砲有較大的仰俯範圍,模塊化的裝甲以適合不同的地形需要,個別更主砲可以發射飛彈,以求可對辣手的目標一擊必殺。如日本的10式戰車,法國勒克萊爾主力戰車,俄國的T-80T-90等。而俄羅斯最新的T-14戰車,索性採用無人砲塔的設計和布局,明顯地減小車型大小和重量,有人視為第四代主力戰車。

偵察戰車[編輯]

AMX-13

包括了傳統的輕戰車小戰車,前者有中國的62式戰車,後者有英國的蠍式偵察戰車,主要特點是較輕巧而方便在崎嶇地形部署,並為了大部隊作斥侯的偵察任務。為了方便運輸,其中一部分更是兩棲戰車如俄國的PT-76空降戰車如美國的M551,M8裝甲火砲系統。俄國的2S25章魚及可以空降,同時也有兩棲性能。

因為偵察戰車的數量需求較小,很多相關的設計都從未過關量產,如美國的未來戰鬥系統中的搭戴120mm砲的輕戰車,所以近年常傾向使用步兵戰鬥車相似的底盤,如俄國的BMP-1和法國AMX-13,美國的M3布雷德利騎兵戰車

特種戰車[編輯]

有些戰車因設計思想及戰場需要而有特別功能:

兩棲戰車
兩棲戰車又稱為「水陸兩用戰車」,意指「無需使用輔助設備及能通過水障礙的戰車」,部份輕戰車及經改造的中戰車有此功能。
裝甲架橋車
大部分裝甲架橋車需要在敵人的砲火下進行作業,因此大部分是以戰車改裝而成,車體裝有架橋裝備。
掃雷戰車
掃雷戰車就是裝有清除地雷裝置的戰車,用於戰場上排雷開路任務,而掃雷裝置一般有滾壓式、挖掘式、火箭爆破式三種,現在的掃雷設備大多可直接安裝在戰車上在必要時使用,不需額外編組。
噴火戰車
噴火戰車是二戰越戰時期出現的戰車衍生型,主要分別是它把主砲或機槍移除,改為射程可達數公丈的火焰噴射器,例如英國的邱吉爾Oke噴火戰車。但由於作戰模式轉變加上噴火器的使用有其限制,越戰後逐漸式微,但火藥技術的進步使得縱火可用火箭達成,俄羅斯曾設計了一款在T-72的底盤加上多管火箭發射器的縱火戰車。
步兵戰車
步兵戰車是英國在二戰以及二戰之前使用的戰車分類。設計理念來源於海軍的裝甲艦,以戰車來為步兵近戰火力支援及突擊用途,具備較強的火力與裝甲,但速度很低。
而現代的步兵戰車則在戰車基礎上加裝載員艙而成,其特點是既保留了戰車的強大火力和裝甲防護,又可作運兵用途。目前僅見烏克蘭在T-72和T-84的基礎上研製出兩種現代步兵戰車。以色列也曾將多款戰車改裝成可搭載步兵,但其以機槍代替火砲,火力不及主力戰車。因此嚴格來說現代的步兵戰車只能稱為重型步兵戰車
巡航戰車
又名巡洋戰車,亦是英國在二戰以及二戰之前使用的戰車分類,混合了海上的巡洋艦及陸上的騎兵概念,具有高移動速度及良好機動性,配備機槍及小口徑火砲,多進行追擊及長距離偵察任務,但裝甲較步兵戰車弱得多,例如英國的十字軍戰車

火力[編輯]

韓戰期間,一架美軍的M4A3E8正從陣地開火。

在戰場上,操作戰車的士兵必須在保持高機動性下,做到快速識別敵我、交戰及破壞不同類型的敵軍目標。因此戰車上安裝了精密的探測裝置及火控系統、可發射多種類型彈藥的主砲及用於防禦敵軍士兵、輕型裝甲車輛及飛機的機槍

戰車砲[編輯]

二戰時期曾經出現過一些裝有特別武器的戰車,如裝有火焰噴射器多管火箭砲的版本,但隨作戰模式轉變,越戰後已沒有再出現。

二戰後,所有戰車都採用大口徑單主砲設計,亦是高火力地面武器中的代表,戰車砲可分為滑膛砲線膛砲,英國及印度是現時少數仍然採用線膛砲戰車的國家。現代主流的戰車砲可分為西方的120公釐口徑及東方(蘇聯/俄羅斯中國)的125公釐口徑。戰車砲可發射多種類型的彈藥,但主要發射穿甲彈高爆彈,部份滑膛砲更可發射飛彈,砲管上的砲膛清除器更成為現代戰車的常見裝置。

現代戰車主砲通常備有散熱系統來降低發射時砲管各部份的溫度以保持準確度及射程,例如在下雨時發射後砲管頂部會比底部較快散熱,側風時砲管一側亦會較快散熱於另一側,這種金屬反應會影響彈藥的遠程彈著點。

機關槍[編輯]

為了節省主砲彈藥,戰車亦會裝備了短距離武器以對付敵軍步兵、輕型裝甲車輛及小面積目標,常見的為與主砲相同指向的同軸機槍(又名並列機槍),美國及北約的為7.62或12.7公釐口徑,俄羅斯的為14.5公釐口徑,而部份法國戰車(如AMX-30主力戰車AMX-40)更裝有高射速的20公釐砲作防禦。除同軸機槍外,砲塔頂部亦裝有一把或兩把由車長或砲長以人手控制的防空或支援用途機槍,部份型號則為遙控版本。

火控系統[編輯]

豹2A4的瞄準鏡(放大12倍)

早期戰車是「直射」武器,早期的戰車火控系統以設有風偏及彈著距離分劃的瞄準鏡來瞄準,其後出現比早期準確的立體觀鏡測距儀,後來更準確的雷射測距儀取代前者成為主流裝備。現代戰車的火控系統更可在快速移動期間遠距離準確命中目標。

彈藥[編輯]

戰車大多發射成型彈藥,與自走炮的三件式(分發射體、火藥、雷管)彈藥不同。常見的戰車彈藥包括黏著榴彈(又名塑膠榴彈)、高爆反戰車彈尾翼穩定脫殼穿甲彈等。

部份戰車如M551T-64T-72T-80T-84T-90PT-91等更可以砲管發射反戰車飛彈,這種功能令戰車的作戰方法改變、效能加倍,甚至可對付低飛的直升機獨立國協國家至今仍然保留砲管發射飛彈的功能。

但因為戰車本身的視野易受到地形影響,戰車本身目標又很明顯,被認為不是反戰車飛彈的最佳載具,故美國在採用M60A2後已放棄這種作戰概念。

防護力[編輯]

戰車的防護力包括避開敵軍的發現、被破壞的忍耐力及被擊中後對車組人員的保護和存活能力。

避開發現[編輯]

移動中的勒克萊爾主力戰車及所引起的沙塵。

戰車在森林及叢林靜止時可用車體上的迷彩偽裝作掩護以避開攻擊;在開闊的地型時,戰車會成為一個明顯的目標;當一架戰車在開動引擎移動時,引擎運作的熱力可輕易被紅外線探察到;戰車的履帶在地面上留下的痕跡可在空中發現,在沙漠移動時引起的沙塵亦比車體體積大數倍。

熱效應是戰車的主要弱點之一,就算是一架靜止在掩體後、開動了引擎的戰車釋放出的熱空氣引至的影像反應(像海市蜃樓效應)仍可以被探察得到。戰車的動力由柴油引擎或渦輪引擎推動,運作時像一架火車頭,發出的聲音可在遠距離上聽到(渦輪引擎更為嚴重),氣味亦可透過風向而被察覺出來。戰車在移動時亦會震動地面。21世紀後,戰車動力的電氣化正被研究當中。

由於重量大,現代戰車採用極大輸出功率的引擎(1,000或750千瓦以上),亦導致它比周圍事物發出更大的熱能訊號。沙漠風暴行動中美軍的M1艾布蘭亦有四次因為熱能訊號而被伊軍的T-72發現,當時的伊軍更會在夜間完全靜止以探察敵方的熱能訊號。

科索沃戰爭中顯示出經常移動的戰車有更高的存活率,當時北約空中部隊最初成功破壞在戰場上靜止的塞爾維亞戰車,後來塞爾維亞陸軍英語Serbian Army把他們的戰車不斷轉換陣地,存活率亦立刻提高

[4]

21世紀初戰車上開始使用低可偵測性技術,如俄國的T-14和波蘭的PL-01等「匿蹤戰車」上。

裝甲[編輯]

主力戰車是現代地面部隊中擁有最強裝甲的車輛,戰車的裝甲主要保護車體內部及車組成員對抗各種武器攻擊。戰車最常見的威脅是敵軍戰車的動能穿甲彈,其他包括反戰車飛彈反戰車地雷、大型炸彈火砲直接命中、及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等能毀滅戰車的武器,致命弱點還有被空中武器從頂部攻擊。大部份現代主力戰車對火砲的破片及如火箭筒等的輕型反戰車武器有完整的保護力。實際上戰車裝甲如果要對抗所有威脅將會變得非常沉重,因此設計時只取防護力及重量的平衡點。

大部份裝甲戰鬥車輛以堅硬的鋼鐵或以鋁製造,不少戰車亦以的軋壓均質裝甲(RHA)作防護。

T-54的傾斜裝甲,比垂直時厚近一倍。

一戰時的戰車使用方式和現代步兵戰車裝甲運兵車相似,主要為配合步兵行動。為了方便越壕所以車型龐大,但動力不足故車重不大,所以裝甲不超過十二公釐,只可以抵擋槍彈和破片。

而且有很多的弱點,不只可輕易被反戰車步槍迫擊砲等最早期常用來反戰車的武器所打壞,實際常常被最簡易的反裝甲武器所破壞,如普通步槍或機槍所發射的穿甲彈,手投的炸藥包或集束手榴彈地雷,乃至更晚出現的汽油彈等。

弱點有側面或背部的小門、車底、觀察窗、槍眼、外露車頂式的履帶、發動機的散熱口和排氣口等,即使使用早期簡陃的反裝甲武器的敵人殺不死車員,仍足使其呆在戰場負累友軍的。

這些早期被擊破的戰車,留給了後世寶貴的經驗改良前人的作品。即使在一戰結束前,戰車已經在開始加強裝甲。在一戰結束後普遍採用較優質的鋼材製造,部分國家試圖使用在裝甲表面滲碳提高硬度,但這種方法因較消粍能源,更有可能被重擊時從車體內部龜裂時破片殺傷車員,而並未被普遍推廣過。通常只限用於車重很輕的偵察戰車,或者無法加厚裝甲的部位上。

又在德國發現焊接合鋼材來構成整個車體、比較早年在骨架上用鉚釘螺絲接合裝甲板,不但在生產時節省材料和能源的消粍,更保障車體不會被打中時因為接口的鉚釘或螺絲鬆脫,而導致裝甲板脫落或鉚釘螺絲飛散殺傷車員。

二戰時期戰車普遍是加厚了裝甲,並減少或強化或隱藏了,起被初誤會不會被發現或擊中的弱點,並加添了附加裝甲來保護要害部分,如很多履帶式車輛都裝有側裙來保護履帶及懸掛系統(但在冷戰時期一度減少使用裙板等附加裝甲的)。並一律備有滅火筒等安全設備,減低被擊穿後引起火災爆炸下,冒著彈雨時被逼棄車的危檢。

二戰前,多個戰車設計師推出了新的裝甲設計──傾斜裝甲,當中以T-34的傾斜裝甲最為著名,與相同厚度的普通裝甲相比下,傾斜角度的裝甲對彈頭的防護能力大大提高。在二戰期間,德軍戰車的車組人員表示他們的戰車開火命中T-34後彈頭會彈飛。

而同期美蘇各自開發出以鑄造車體和砲塔的方式,簡化了生產帶彎曲表面的裝甲方式,直到現在蘇系或受其影響的戰車仍然常採用些法製造。但因為較難安裝複合或間隙裝甲,又易產生多餘的重量和厚度不均,現時西方的戰車避免以此法生產。

在二戰時期,由戰機發射的無導引反戰車火箭亦令戰車內的車組人員非常畏懼,尤其是D日霸王行動時,但其實無導引反戰車火箭的命中率很低,反而由颶風戰鬥機(Hawker Hurricane)發射的40公釐砲及斯圖卡轟炸機的37公釐砲效果更好。反戰車高爆彈、巴祖卡火箭筒Bazooka)及Panzerfaust亦是二戰時期出現的新產品,它們皆採用錐形裝藥以貫穿目標。

二戰時的戰車雖然進步到可以應付反戰車武步槍和各種簡易的反裝甲武器,但出現了新的威脅便是高爆反戰車彈,這個意味即使是遠距離射來砲彈,或者由一兩個步兵所發射的反戰車火箭無後座力砲,都足以貫穿厚重單層的傳統裝甲的戰車,而單純以增加裝甲的厚度影響機動力,而傾斜又受到車內部的布局的限制。

在五六十年代便有種以提高機動力來減低被擊中的機會的建議,雖然的確客觀上使車速上昇了,但這樣就喪失了戰車本來是刀槍不入地壓倒敵人的威勢。而且在戰場崎嶇的地表和同時要負責索敵等客觀的條件上,快速行駛的戰車會使車員被搖得很辛苦,而為免昡暈索性開慢車增加被擊中的風險。

於是在六十年代提出第三代主力戰車,突出了提昇防衛能力的要點,要改變整個車型外觀和車體構造,以配合安裝先進的裝甲,降低整個車高和流線型的車型,增加傾斜度以減輕被反戰車武器貫穿和核爆爆風吹翻的機會。並安裝全自動的滅火系統和改進彈藥與燃料的布置,以減低被擊穿後被炸毀和車員殉爆的機會,使到即使被擊穿仍然可保持戰鬥能力,乃至提高保障假設被擊毀後車員的存活和車體可以被修復的機會。

而當時選中的新裝甲是間隙裝甲,對於高爆反戰車彈特別地有效的,即使現在仍然是新型戰車或步兵戰車主要的附加裝甲。

同期發明了尾翼穩定脫殼穿甲彈,即使對於間隙裝甲(或更晚出現的爆炸反應裝甲)都同樣易貫穿,因為其需要高膛壓的長管中口徑砲(專用戰車砲)發射,所以最適合由戰車來發射。

結果變成了戰車再度成為了最理想的反戰車武器,當時唯一可以抗衡的是複合裝甲

1970年代開始,有些戰車已經裝有混合了合金陶瓷材料的新型複合裝甲。複合裝甲是一種具優良防護能力的被動裝甲,而由英國開發著名的喬巴姆裝甲Chobham armour)亦是改良自傳統複合裝甲,美軍M1A1艾布蘭則採用更先進的新型複合裝甲即貧鈾裝甲

1980年代開始,戰車開始裝備爆炸反應裝甲,當戰車被命中後,戰車表面的反應裝甲就會爆炸,能夠反彈來襲的砲彈。爆炸反應裝甲逐漸成為主流戰車的標準配備,因為對於高爆反戰車彈特別有效而普遍被安裝,即使一些本來看不起它而優先發展複合裝甲的的國家,也開始接受了它,為第三代主力戰車的標誌之一。

其中以色列為了向車組人員提供高度防護,因此他們梅卡瓦主力戰車設計比較特別,它以引擎及油箱作第二度防護來保護車箱內的車組人員。故堪稱第三代主力戰車中最佳防衛效果的車型。

因為先進裝甲和專用戰車砲的發展,現時戰車成了陸戰武器中最有威脅性的「陸戰之王」,並不是其他陸軍兵種可以輕易應付的。

但地雷及空中武器從頂部的攻擊仍然是戰車的致命弱點,輕型反戰車武器對破壞履帶仍然有效,故即使是陸戰之王仍然需要其他兵種配合行動,如空軍確保制空權與步兵掃雷和防止敵方步兵接近,才可望發揮最佳的效果。

被動防禦[編輯]

大部份裝甲車輛皆裝有煙霧彈發射器以在被伏擊或攻擊時快速發射煙霧彈作掩護,煙霧屏障可有效阻擋以可見光瞄準的武器攻擊。有些煙霧彈可產生極濃密的霧團來影響雷射目標指示器的效能,尤其是發射後需要保持目標導引的反戰車飛彈。很多現代的主力戰車如法國勒克萊爾的煙霧彈發射器可發射催淚彈及破片手榴彈,以色列的戰車更裝有可由內部遙控運作的小型迫擊砲以對付掩體後的目標。二戰時某些德軍戰車的煙霧彈/破片手榴彈發射器更可從內部裝填以避免人員暴露在外。部份戰車除裝有煙霧彈發射器外,更裝有以消耗燃料來運作的煙霧製造機。

現代戰車的被動防禦還包括被雷射導引時發出警報的系統及被超短波雷達發現時的無線電警報系統。

反制系統[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99式戰車載有雷射目眩壓制干擾裝置
戰車具有一定涉水能力(M60A3)

爆炸反應裝甲是一種在戰車及裝甲車輛上常見的反製品,它可以引爆擊中車體裝甲的錐形裝藥高爆反戰車彈彈頭以降低傷害,由於成本低、使用簡易,爆炸反應裝甲在八十年代起,便被先進國家的軍隊大量地採用。

主動防護系統Active protection systems,APS)是一種未來的反制產品,它採用雷達或類似的掃描裝置找尋,並自動反制來襲彈頭。近代俄羅斯出產的新型戰車裝有一種可自動干擾來襲飛彈及瞄準導引裝置,名為Штора(Shtora)的主動干擾系統。

車組成員暴露在車體外時的保護[編輯]

當戰車上的車組成員暴露在車體外,如車長或駕駛員打開保護蓋伸出上半身以觀察戰場環境時,他們會因缺乏保護變得非常危險而容易成為敵方的目標,如敵軍步兵狙擊手的射擊,或因戰車被砲彈或飛彈擊中而引至受傷。因此潛望鏡及相似功能的瞄準具成為戰車車長常用的觀察裝置。

為了提高車員操作副武器的安全,現代戰車經常在車頂上安裝不用暴露車員身體,便可以控制機槍的遙控武器系統或小型化的砲塔

核生化防護與滅火設施[編輯]

各國戰車[編輯]

一戰時期[編輯]

二戰時期[編輯]

參加古寧頭戰役中華民國國軍M5A1輕戰車「金門之熊」。

冷戰時期[編輯]

冷戰後時期[編輯]

日本 10式戰車(試作1號車)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大波篤司(張詠翔譯). 圖解戰車事典. 台北縣板橋市: 楓書坊文化出版社. 2009年3月27日. ISBN 9789866485251 (中文). 
  2. ^ Hogg (2000), Greenhill Armoured Fighting Vehicles Data Book, London: Greenhill Books
  3. ^ Hogg & Weeks (1980), Illustrated Encyclopedia of Military Vehicles, London: Hamlyn Publishing Group, 1980
  4. ^ The KLA: braced to defend and control - Jane's Intelligence Review, April 1999, via web.archiv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