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蒙古國關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中華民國與蒙古國關係
中國—蒙古國關係
China和Mongolia在世界的位置

中國

蒙古
外交代表機構
中國駐蒙古大使館 蒙古駐華大使館
外交代表
大使 邢海明 大使 丹巴·冈呼雅格

中蒙關係(蒙古語:Монгол, Хятадын харилцаа)指中華人民共和國蒙古國之間的外交關係。由於蒙古人民共和國蘇聯衛星國,因而直至1990年前中蒙關係也長期受中蘇關係影響。自從1980年代末期中蘇關係逐漸恢復,中蒙關係亦開始改善。蘇聯解體後的1990年代起,中國成為蒙古最大貿易伙伴,不少中國企業也在蒙古經營。

歷史[编辑]

古代[编辑]

1260年,成吉思汗之孫忽必烈建號「中統」,意即「中原正統」[1]。1271年,忽必烈取《周易》“大哉乾元”之语,公佈《建國號詔》,建汉语國號為大元,宣佈新王朝為繼承歷代中原王朝的中華正統王朝[2]。1279年,忽必烈灭亡南宋,結束了中國三百年來南北分治的狀態[3]

1368年,朱元璋领导的农民军结束了元朝的统治,元朝退回蒙古高原,中国史书将之称为北元明朝北元及其后续政权多有征战。

1616年,努爾哈赤建立後金,并开始與蒙古諸部會盟與聯姻。

1634年,皇太极击败北元末代皇帝林丹汗,降伏了东部蒙古诸部。

1644年,明朝被清朝取代。1689年,清朝康熙帝在与俄国签订的国际法边界条约——《尼布楚条约》中,首次将“中国”作为正式国号使用,与“俄羅斯”相对[註 1][4],當中的“中國”包括蒙古以及中國東北等地在內的整個清帝國[5][6]。清朝期間,內外蒙古都是大清國的一部分。

近代[编辑]

清朝滅亡後,中華民國成立,外蒙古在沙俄干涉和鼓動下宣佈獨立。當時中華民國認為其身為清朝繼承者,繼續認為外蒙古是中國的一部分。然而,中華民國因南北內戰和軍閥割據而無法控制該地。結果,外蒙古向蘇俄尋求協助。1919年,中國北洋政府进军外蒙古並取消其自治。兩年後,受羅曼·馮·恩琴領導的俄國白軍影響,中國軍隊被迫撤回。[7]幾個月後由蘇聯紅軍取代。1924年,蒙古人民共和國成立。自從日本侵華戰爭以來,中國並沒有能力重新恢復對外蒙古的實際控制。

二戰結束後1946年,中國國民黨領導的中華民國國民政府蘇聯的壓力下,被迫承認外蒙古獨立(國府遷台後一度取消承認)。1949年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國共內戰中獲得勝利後,再次承認了蒙古人民共和國為一獨立國家。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编辑]

1952年9月28日蒙古国总理泽登巴尔访问中国

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蒙古人民共和國於1949年10月16日建交,兩國於1962年簽訂邊界協議。[8]中蘇交惡後,蒙古倒向蘇聯,並向蘇聯要求部署軍隊,導致中國開始關注邊界安全。[9]結果,兩國關係持續緊張,直至1984年,中國代表團訪問蒙古,兩國標定邊界後才逐漸緩和。1986年,兩國簽訂一系列協議以支撐貿易和建立交通連結。[9]1988年,兩國簽訂關於邊境控制的條約。蒙古從此開始與中國交好。[9]

蒙古國一些人長期懷疑中國希望宣稱蒙古為其領土,亦擔心中國人口過多造成的問題。[9][10]

蒙古國反華緣由[编辑]

自从清末民初年间以来,俄罗斯不斷對原屬於中國的外蒙古地區進行干涉,俄羅斯與外蒙古高層的政治关系愈加亲密並鼓動和支持外蒙古獨立,並最終導致外蒙古脫離中國獨立,成立蒙古國(其實仍是俄羅斯及蘇聯的傀儡)。在俄罗斯及蘇聯勢力的主導下,蒙古國社會進行了全面的俄化,以至最终外蒙古使用的蒙古语西里尔字母化[11]。同時,蒙古國從中國獨立后也進行了徹底的“去中國化”,而且也與中國的內蒙古漸行漸遠。近年來,在特定勢力的煽動下,蒙古國民间反华反中情况愈加严重,对中国人的态度極其惡劣。长期观察蒙古國媒体的人士称,涉及中国的负面新闻多如牛毛,大多头版带图片。正面新闻通常只是小豆腐块一般不起眼。蒙古國反華的负面新闻中,除了一些与中国人毫无关系的事件被说成中国人所为,其他报道也通常嚴重扭曲事實,缺乏客观立场。在蒙古國多次发生殴打中国人(包括中國的蒙古族)事件。蒙古國大选时經常有候选人通过发表反华言论得到民众支持。蒙古國民眾極端民族主義盛行,蔑称中国人为"Hujaa"。2015年3月28日,蒙古國极端民族主義组织“站立的蓝色蒙古”要求中国蒙古族遊客下跪,並對其進行辱罵和毆打[12]

經貿[编辑]

兩國的官方關係因歷史因素的關係而緊密連結。中國是蒙古的主要出口夥伴國,出口到中國的貨品达蒙古出口额的88.9%。与此同时,中国也是蒙古的主要進口夥伴國,对中国的出口额占的蒙古出口额的37.6%。

重大事件[编辑]

註釋[编辑]

  1. ^ 尼布楚条约》满文本中亦采用“Dulimbai Gurun-i enduringge xôwangdi”(“中国的至圣皇帝”或“中国大圣皇帝”)的称谓。

参考文献[编辑]

  1. ^ 王啟龍《藏傳佛教在元代政治中的作用和影響》,《普門學報》第8期,2002年3月
  2. ^ 李蓉嵐《論元朝科舉對明清科舉制度的影響》,《資治文摘》,2010/02
  3. ^ David Morgan. The Mongols. Wiley-Blackwell. 2007: 113. ISBN 978-1-4051-3539-9. 
  4. ^ 徐俊. 中国古代王朝和政权名号探源. 湖北武昌: 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0年11月: 27. ISBN 7-5622-2277-0 (中文). 
  5. ^ 宋念申《清俄碰撞:欧亚相遇中重塑“中国”》澎湃研究所,2015-12-09
  6. ^ Zhao, Gang. Reinventing China: Imperial Qing Ideology and the Rise of Modern Chinese National Identity in the Early Twentieth Century 32 (Number 1). Sage Publications. January 2006 [23 May 2014]. JSTOR 20062627. doi:10.1177/009770040528234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5 March 2014). 
  7. ^ Kuzmin, S.L. History of Baron Ungern: an Experience of Reconstruction. Moscow, KMK Sci. Pres, p.156-293. - ISBN 978-5-87317-692-2
  8. ^ China-Mongolia Boundary (PDF). International Boundary Study (The Geographer, Bureau of Intelligence and Research). August 1984, (173): 2–6 [2008-06-1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6-09-16). 
  9. ^ 9.0 9.1 9.2 9.3 Mongolia-China relations. Library of Congress. [2008-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05). 
  10. ^ Chinese Look To Their Neighbours For New Opportunities To Trade.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1998-08-04 [2008-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2-20). 
  11. ^ Will Mongolia Have the Courage to Scrap the Russian Alphabet?
  12. ^ 中国游客在蒙受辱 已获蒙古官方道歉.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