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占領外蒙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外蒙古
ᠭᠠᠳᠠᠭᠠᠳᠤ
ᠮᠣᠩᠭᠣᠯ
1919年-1921年
淺綠色:北洋政府佔領下的外蒙古(1920年) 深綠色:中華民國实际控制范围
淺綠色:北洋政府佔領下的外蒙古(1920年)
深綠色:中華民國实际控制范围
地位 中華民國軍事佔領
首都 库伦
常用语言 蒙古语
宗教 藏传佛教
历史  
• 北洋軍隊佔領库伦
1919年11月7日
• 外蒙古撤銷自治
1919年11月22日
• 北洋軍隊佔領唐努烏梁海
1920年2月19日
• 恩琴率領白軍攻占库伦俄语Штурм Урги
中國駐軍撤離外蒙古
1921年2月4日
• 博克多汗國重建
1921年2月22日
1921年8月14日
先前国
继承国
外蒙古自治
唐努烏梁海
大蒙古國
唐努-圖瓦人民共和國
今属于  蒙古國
 俄羅斯圖瓦共和國

佔領外蒙古是指1919年11月至1921年中華民國北洋政府軍事佔領並直接統治外蒙古(含唐努烏梁海)的時期。

自治时期[编辑]

1911年,清朝发生辛亥革命。外蒙古王公拥戴第八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为博克多汗,宣布独立,建立大蒙古国,史称博克多汗国。博克多汗国成立后,一直试图寻求俄罗斯的支持。然而俄罗斯仅仅希望维持自己在外蒙古的霸权地位,对其独立与否持模棱两可的态度。1915年6月7日,中俄蒙三方在恰克图签订《中俄蒙协约》,外蒙古承诺放弃独立,遵用民國紀年,而中国承诺给予外蒙古高度自治权,协约规定“外蒙古自治区域应以前清驻扎库伦办事大臣、乌里雅苏台将军及科布多参赞大臣管辖之境为限… …是以确定外蒙古疆域及科布多、阿尔泰划界之处,应按照声明文件第五款所载日后商定”[1],6月9日,哲布尊丹巴政权撤消独立。条约缔定後的第七日,北洋政府任命曾出席恰克图会议的陈箓为中国驻库伦第一任都护使,行使不干涉「自治蒙古」内政的宗主权。不久又任命李垣等佐理都护副使,分驻乌里雅苏台、科布多、买卖城三处[2]。1916年5月8日博克多汗被袁世凯册封为“外蒙翊普辅化博克多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汗”,仍是外蒙古实际最高统治者[3]

撤销自治[编辑]

1917年,俄罗斯发生十月革命,陷入动荡的内战。不少俄国白军窜入外蒙古境内。1918年2月和4月中旬,北洋政府两次指令驻库伦大员陈毅,让其请求中央政府驻兵外蒙古,直到俄国内战结束为止,被外蒙古当局拒绝,后因旧俄政权驻乌里雅苏台领事惧怕苏俄进攻,请求中国政府“迅派重兵保护”[4],外蒙古当局也感觉到自身的统治受到威胁,派人向北洋政府求救,希望派遣一支部队协防首都库伦[5]。北洋政府当即同意这一请求, 1918年9月下旬绥远骑兵第四团高在田部到达库伦,10月分拨一半兵力驻防买卖城。1919年7月佐理专员严式超联合外蒙和民国军队收复白俄占据的唐努乌梁海[6],7月8日西北边防军第三旅一连抵达库伦。该旅主力由于经费与交通工具筹措困难,9月间才到库伦一团,其余部队10月上旬全部到防,总计达3000余人。

1919年6月,因谢苗诺夫遣人来逼外蒙古当局对是否赞成“大蒙古国”表态,外蒙古王公决定坚决拒绝谢苗诺夫的要求,主张与中央政府合力抵御白俄军事威胁,同时趁此机会改变“自治”以后喇嘛专横的局面,恢复其在“自治”期间受到损害的政治经济利益和传统权力,10月1日,陈毅派驻库大员公署秘书黄成垿赍送《外蒙取消自治后中央待遇外蒙及善后条例》草案入京,10月28日,国务会议决定:将修改过的条件草案交黄成垿带回库伦,电令陈毅“总期喇嘛与王公意见能趋一致,不致发生意外。俟各王公呈文到京,即可将条件公布”。而喇嘛派不愿取消“自治”,派代表赴北京游说,问题陷入僵局。10月29日西北筹边使徐树铮到达外蒙古视察部队,越权插手“撤治”,将博克多汗软禁起来,后不顾外蒙议会的反对,强行让“内阁总理大臣”贡齐格扎尔赞吉·巴德玛多尔济、“外务大臣”巴林·车林多尔济以及博克多汗签订《改善蒙古未来地位六十四条》,完全放弃外蒙古自治,将一切权力上交中华民国政府。22日,中华民国大总统徐世昌以此为由,宣布外蒙古“取消自治”,废除《中俄蒙协约》[7]

1920年1月的撤销自治仪式

1919年12月1日,徐世昌发布关于外蒙古善后问题的《大总统令》,宣布裁撤原设办事大员,西北筹边使公署统管外蒙古军政事务,政府对哲布尊丹巴授予新的封号。1920年1月1日,在库伦举行册封典礼,随后接收了外蒙古地方官府和驻库办事大员公署,将原外蒙古当局的五个衙门改为总务、兵卫、财计三厅,亲中派的总理大臣巴德玛多尔济被免职。徐树铮在外蒙古强制推行新政改革,致使外蒙古各阶级对北洋政府普遍不满。[8]为镇压这些不满势力,徐树铮将外蒙古颇有名望的芒来巴特尔·达木丁苏隆哈丹巴特尔·马克思尔扎布等将军逮捕入狱并严刑拷打,更引起蒙古人的愤怒[9][10]道格索姆·鲍道霍尔洛·乔巴山达木丁·苏赫巴托尔等外蒙古的共产主义者在苏俄支持下,建立共产主义组织反抗中国的统治[11],并试图刺杀徐树铮但没有成功。

同年7月,中国爆发直皖战争,徐树铮率主力部队撤离外蒙古前去参战后战败。8月15日,北京政府任命陈毅为西北筹边使,9月10日又改任为、唐镇抚使。1920年9月13日至10月19日,白俄军迫近库伦,与中国驻军发生激战。此间库伦城防司令褚其祥唯恐活佛背叛,将其软禁在司令部内[12]。这个消息很快传遍各地,库伦及其附近的僧俗大为震动,北洋军又在库伦附近征收给养,抢掠马匹、牛羊,同时还禁止库伦居民出城,搜查街道上的行人,搜刮其银钱财物[13]

结束[编辑]

罗曼·冯·恩琴男爵率领俄国白军进入外蒙古,由于中国驻军的暴行,加之恩琴以建立“自治蒙古”为号召,大批蒙古普通民众加入了恩琴的军队,1921年2月3日,在内有高在田叛乱,外无援军的情况下[12],恩琴击败褚其祥率领的中国军队,攻占库伦俄语Штурм Урги,并于2月22日拥戴博克多汗复位,博克多汗国重建。[14][15]恩琴被封为达尔罕和硕亲王,然而此时的博克多汗没有任何实权,实权掌握在恩琴的手里。陈毅率领中国驻军及其官员乘汽车逃奔买卖城,并派门炳岳等人前往北京求援[12]。1921年3月13日蒙古人民党在远东共和国境内成立临时蒙古人民政府,3月18日,人民军攻破由中国残余军队驻守的买卖城俄语Взятие Алтан-Булака。1921年5月,中华民国大总统徐世昌任命东三省巡阅使张作霖兼任蒙疆经略使,但奉系军阀拖延发兵外蒙古,最终不了了之。[16]

参考文献[编辑]

  1. ^ 黄成垿; 陈箓. 蒙古逸史. 商务印书馆. 1917. 
  2. ^ 札奇斯钦. 外蒙古的「独立」「自治」和「撤治」. 
  3. ^ 樊明方:《中俄蒙协约》签订后中国政府与自治外蒙古的关系,《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11年02期
  4. ^ 樊明方. 北京政府废除《中俄蒙协约》的努力. 《中国边疆史地研究》. 2013年, (3期). 
  5. ^ 李毓澍,《外蒙政教制度考》(台北 1962),第237页
  6. ^ 班布尔汗. 一座消失的召庙与一任消失的活佛背后. 腾讯大家. 
  7. ^ 郭廷以:《中华民国史事日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79年。
  8. ^ 陈崇祖, 外蒙古近世史, (Shanghai, 1926), bien 3, p. 11.
  9. ^ Sanders, Alan J. K. (1996).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Mongolia. Asian historical dictionaries, No. 19. Lanham, MD: Scarecrow. ISBN 978-0-8108-3077-6
  10. ^ Baabar, B. (1999). From world power to Soviet satellite: History of Mongolia. Cambridge: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OCLC 318985384
  11. ^ Thomas E. Ewing chronicled the history of these two groups in The Origin of the Mongolian People's Revolutionary Party: 1920, Mongolian Studies (Bloomington, Ind., 1978-79), pp. 79-105.
  12. ^ 12.0 12.1 12.2 路履仁. 《外蒙古见闻纪略》. 中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 《文史资料选辑》第63辑. 
  13. ^ Кузьмин С. Л; Оюунчимэг Ж. Буддизм и революция в Монголии. 
  14. ^ Князев Н.Н.. 2004. Легендарный барон : неизвестные страницы гражданской войны. 莫斯科: KMK Sci. 出版社, 2004, ISBN 5-87317-175-0 pp. 67-69.
  15. ^ Торновский М.Г. События в Монголии-Халхе в 1920-1921 гг. - Легендарный барон : неизвестные страницы гражданской войны. 莫斯科: KMK Sci. 出版社, 2004, ISBN 5-87317-175-0 pp. 231-233.
  16. ^ 赵建坤. 张作霖与苏俄入侵外蒙 (PDF).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