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秦朝至元朝歷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Hkhistory zh-hans.png

本條目為香港歷史系列之一
歷史年表 · 大事記
史前时期
秦朝至元朝历史
香港12世紀
(曾分別屬番禺縣寶安縣東莞縣(東官縣)廣州府
香港15世紀
葡佔屯門
(1514年至1521年)
明朝历史
16世紀香港
(屬廣東省寶安縣,後易名新安縣
清初历史
17世紀香港
(屬廣東省新安縣
18世紀香港
(屬廣東省新安縣
英治時期
香港割讓
開埠初期歷史
(1842年至1898年)
20世紀初歷史
(1898年至1941年)
香港保衛戰
香港日佔時期
香港重光
六七暴動
香港回歸
香港特別行政區史
沙士
七一遊行
雨伞革命
教育史 · 規劃史
經濟史 · 軍事史
警察史 · 航空史
巴士史 · 鐵路史
法定古蹟 · 歷史建築
一級 · 二級 · 三級
另見:
中国历史 · 英國歷史

其他香港系列

文化 - 經濟
地理 - 政治 - 教育
Flag of Hong Kong.svg 香港主題

秦朝攻佔香港地區後,中原(西北方漢族)政權統治香港。從秦朝起直至元朝,隨著中原(西北方)的不斷戰亂,而使北方文明向南播遷,香港地區文明逐漸被同化。香港地區最初屬番禺縣管轄,東晉咸和六年(331年)起改屬寶安縣管轄,至唐肅宗至德二年(757年)再改屬東莞縣管轄。

唐朝開始,香港地區成為海上交通要衝,亦發展鹽池新界原居民開始在香港定居。

政治及行政[编辑]

秦朝至晉朝[编辑]

前214年(秦始皇卅三年),秦朝派軍入侵百越,置南海郡桂林郡象郡,把香港一帶正式納入其領土,屬南海郡番禺縣管轄[1]。由前203年開始,香港一帶由南越國所管轄,仍屬番禺縣,當時已置有鹽官。[2]直至前111年西漢滅南越,香港一帶才再由北方皇朝統治。

建於東漢時期、位於深水埗李鄭屋漢墓,現時為博物館

漢朝起,香港地區開始有少量漢人移居。李鄭屋村古墓被認為是東漢時的建築。此外,香港也發現過不少漢代時期的文物。竹篙灣曾經發掘出漢代時期的片,后海灣鰲磡石則發掘到當時的青瓷器。此外,大嶼山白芒滘西洲馬灣東灣仔掃管笏均發現完好層次的漢代時期遺物,如陶器瓷器鐵器銅錢等。[3]

東漢末年後至隋朝之前,香港地區先後受士燮政權、東吳西晉東晉南朝各政權管治。因為文獻和考古的發現較少,這段時期的香港歷史資料比較缺乏。[3]東吳甘露元年(265年),香港一帶改隸南海郡博羅縣,至東晉咸和六年(331年)再改隸東官郡寶安縣。東晉末年,盧循領導的浙東起義軍曾經攻陷廣州城。義熙元年(405年)起義失敗後,餘部多退至今大嶼山一帶[4],為有文字可考最早的香港地區移民活動。在臨近屯門青山禪院内雕塑,相傳是南朝宋元嘉五年(428年)的一位佛教僧侶杯渡禪師的人像[5]

旺角通菜街豉油街交界曾發掘出共121件漢朝、晉朝唐朝陶器、陶和陶殘件、製陶工具、各類殘片和青[6]

隋朝至唐朝[编辑]

曾被封為瑞應山的青山

隋朝開皇十年(590年)撤郡設州,香港地區改屬循州廣州府寶安縣。隋朝末年,香港地區曾為蕭銑的梁政權的管治範圍。至621年唐滅梁後,香港地區由唐朝管治。

唐朝時期,中國與外地的海上貿易日漸發達,對象包括波斯阿剌伯印度中南半島南洋群島等地。而屯門地區 (即由現時東莞大嶼山的一片包括后海灣的沿海地區)扼珠江口外交通要衝,外地人士會先經屯門,然後北上當時的國際商埠廣州進行貿易。由於屯門是海船進出廣州的必經之地,因此被用作軍港及避風港之用。唐玄宗開元二十一年(733年),朝廷設立屯門軍鎮[7]。屯門軍鎮隸安南都護府[8],轄管地域包括今東莞、香港及深圳沿岸一帶,指揮部位於今深圳南頭城。駐有2,000名士兵,以保護海上貿易。天寶二年(743年),浙江海賊吳令光溫州作亂,當時南海郡守劉巨麟便從屯門軍鎮調兵平亂[9]至德二年(757年),香港地區改屬東莞縣

宋王臺石碑,原碑已於香港日治時期被毀,現時的是1960年重修

由於當時屯門地區著名,詩人韓愈的《贈別元十八協律》詩之六及劉禹錫的《踏潮歌》也有提及屯門之名。而《新唐書》也曾引用唐朝地理學賈耽撰《古今郡縣道四夷述》中的『廣州通海夷道』條說:『廣州東南海行,二百里至屯門山』。

另一方面,唐朝時期鹽池管理亦相當發達,而燒業也開始略具規模。

宋朝及元朝[编辑]

五代十國時期,香港地區曾為南漢所管轄。當時南漢政府除了在大埔海一帶開設媚川都採集珍珠,創香港採珠業之始[10],當時的統治者劉鋹更於大寶十二年(969年)將屯門山(今青山)封為瑞應山,並立碑紀念[11],惟此碑已不能找到。

宋朝時香港地區的官办与私办鹽業已相當具規模。本文有专章介绍。

宋朝期間,從中原地區移居到香港一帶的人越來越多。其中最著名的是宋神宗崇寧年間的進士鄧符協遷往岑田(今錦田),以及北宋末年進士侯五郎之子侯卓峰遷往河上鄉等。這兩組族人連同元朝遷入新界範圍的廖姓文姓彭姓,被合稱為新界五大氏族。另一方面宋理宗寶祐二年(1254年),李昴英封番禺開國男,食邑三百戶,大嶼山梅蔚(今大嶼山梅窩)也是其食邑之一[12]。其後人則定居於沙螺灣一帶。

香港現時也發現一些宋朝文物,包括大廟灣的石刻和石壁、米埔奇力島出土的錢幣,以及在大嶼山稔樹灣石壁鰲磡石的青瓷等。[3]

宋末幼主逃難[编辑]

南宋德祐二年(1276年),五歲的宋恭帝大臣臨安(今杭州)投降元朝軍。將領張世傑擁立的恭帝庶兄宋端宗趙昰,並和部眾在景炎二年(1277年)二月輾轉流亡到梅蔚(今大嶼山梅窩),同年四月再抵達九龍官富場古瑾圍(今馬頭圍)一帶,停留約5個月。趙昰和他的弟弟趙昺休息的大石後來被人刻上『宋王臺』三字。同年九月,流亡朝廷再逃到淺灣(今荃灣),但於同年十一月,元將劉深襲淺灣,便再逃到東莞虎門。翌年(景炎三年,1278年)三月,他們再回到碙州(今大嶼山[13]),適逢趙昰病死,趙昺被擁立,在梅蔚登基,後人稱為宋帝昺。同年六月,他們擬循海路西渡往新會。但於景炎四年(1279年)二月,當船隻駛至今日廣東新會崖門時,元軍趕到,宋師戰敗,大臣陸秀夫背著8歲的趙昺在新會崖山附近跳海殉國,宋亡。

此外,據宋王台公園九龍宋皇台遺址碑記》記載,二帝南逃期間,「有金夫人墓。昰母楊太后(並非宋真宗的楊淑妃,而是宋度宗的楊淑妃)以愛女晉國公主同行,後晉國公主墮海溺斃,屍身找不回,於是為其鑄造金身,葬於今九龍城區,人稱「金夫人墓」。20世紀前,除宋王臺外,該地還有一座晉國公主墓塚,以紀念帝昺的妹妹。墓塚原設於宋王臺西北不遠的小丘上,並建有一座大碑,後因興建聖三一堂而給湮沒。陳伯陶在1917年刊行的《宋臺秋唱》提及此墓塚「十年前碑址尚存,近因牧師築教堂於上,遺蹟湮沒矣。」[14]

元朝時期,赤鱲角一帶亦可能有冶工業。於赤鱲角蝦螺灣,曾被發現元朝時期的鑄爐十三座。[15]

工商業及貿易發展[编辑]

採珠業[编辑]

媚川都故址,為宋朝著名的採珠地

五代十國時,南漢後主劉鋹南漢大寶六年(963年)在大步海(今吐露港)設「媚川都」,招募採珠士兵數千人,專門從事潛水採珠。「媚川」取自晉人陸機《文賦》「水懷珠而川媚」;「都」為軍翼之意,為駐軍之一種。採珠工作艱辛危險,宋朝初年曾一度被廢,後來才恢復。宋朝時期是大步採珠業的巔峰,一度與合浦(今廣西北海合浦)齊名。

元朝時期,朝廷對採珠業相當重視。元仁宗延佑六年(1319年),當局設廣州採珠提舉司管理大步海一帶的採珠,曾因擾民而於翌年廢置,但又於元順帝至元三年(1337年)復設。

造鹽業[编辑]

早於漢朝時,香港一帶已有一定規模的製鹽業。西漢時期的南越國,香港一帶亦已有鹽官的設置[2],南越國滅亡後鹽官一職依然保留。而於漢朝期間,官府會給予當地居民一種叫牢盆的工具供鹽戶煮鹽[16]。到了三國東吳時期,香港一帶的番禺縣改屬東官郡,郡內的鹽場統稱為東官場。吳末帝甘露二年(266年),東官郡置「司鹽校尉」(東晉起改稱「司鹽都尉」)管理郡內鹽場,並派鹽官駐守當時郡治。這種體制一直延續到唐朝

宋朝時香港地區的鹽業已相當具規模。因為鹽業利潤高,宋朝初年政府曾在九龍灣西北及西南沿岸,即尖沙咀茶果嶺之間一帶,設立『官富場』,派造鹽官並駐兵,管理這一鹽場。根據《宋會要》記載,宋孝宗隆興元年 (1163年),由於官富場的產鹽量未如理想,曾一度廢置並併入另一個官方鹽場「疊福場」(位於今沙頭角東北、大鵬灣西南)。後來因官富場產鹽量回升,於是再度恢復設置。宋理宗淳祐七年(1247年)六月十五大廟灣鄰近的刻石碑文為香港現存最古老有紀年的石刻。

另一方西,以傜民為主的大奚山(今大嶼山)也曾是香港地區重要的鹽產地[17]北宋宋神宗元豐年間,官方曾設海南柵鹽場[18]。到了宋高宗紹興年間,曾招降盤據大嶼山的鹽梟,選其少壯者為水軍,寬其漁鹽之禁,稱之為腌造鹽。然而宋孝宗淳熙十年(1183年),朝廷明令打擊大奚山私鹽,引起當地居民強烈不滿。至宋寧宗慶元三年(1197年),廣東提舉鹽茶徐安國派人前往大嶼山緝捕私鹽販子,引起島上大規模的鹽民起義,史稱大奚山鹽民起義。以高登(一說萬登)為首的起義者一度乘潮漲攻到廣州城下,後來起義軍被鎮壓。[19]

製造業[编辑]

唐朝開始,香港一帶開始發展出製造石灰行業。石灰當時可用作保護木船免受蛀蝕、為容器防漏、中和酸性土壤、建屋、造鹽等用途。在香港多個海灘,均曾發現圓拱型灰窰。[3]此外,香港一帶於唐朝起也發展出燒業,現時境內已被發現60多個平陷式圓窰爐遺址,其中赤鱲角深灣村的13座爐附近,更發現兩萬多片青瓷。

元朝時期,赤鱲角一帶可能有冶工業。於赤鱲角蝦螺灣,曾被發現元朝時期的鑄爐遺跡十三座。[20]

航運業[编辑]

霧中的佛堂門

唐朝開始,由於鄰近的廣州成為了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港口,朝廷也設立了屯門軍鎮確保海上交通的安全,香港一帶的航運業開始得以發展,不少貨物經香港一帶轉運到沿海地區。到了宋朝時期,航運業變得更為發達,九龍灣的海上有不少商船來往停泊,而一些福建人也來到九龍一帶開村。例如據九龍蒲岡村《林氏族譜》記載,宋時福建莆田一位名叫林長勝的,舉家遷往今日黃大仙附近的彭蒲圍(即今日的大磡村)。他一連幾代靠行船為生,艚船往來於福建浙江廣東等地。一次,他的孫子林松堅林柏堅駕駛艚船出海遇到颱風,船毀貨失。他們兩人力挽船篷,緊抱船上祀祭的林氏大姑神主,浮到東龍洲南佛堂),安全脫險。他們認為這是神靈保知,便在南佛堂修建了祭祀林氏大姑的神廟。林松堅的兒子林道義後來又在北佛堂修建了一座同類神廟。這個林氏大姑即後來人們所稱的天后。宋代林氏家族的遷徙史和本地區南北佛堂天后廟的修建,曲折地反映出當時本地區航海業的發展。[21]而考古發掘亦有不少宋朝瓷器銅錢九龍灣沿岸一帶發現,很可能與海上貿易有關,也證明當時九龍灣一帶相當富裕。[22]

香港東部的佛堂門,在宋朝開始成為水上交通要道之一。南宋慶元六年(1200年),佛堂門便建立了海關收取稅項,現時仍存有古稅關的遺址

漁農業[编辑]

漁農業早於史前時期已是香港地區的主要經濟活動。區內的輋民傜民在山麓上設有農田,而海上的蜑民則以舟為居,並以捕魚為業[23]

在宋朝時,因為商業的蓬勃,規模較大的移民亦在此時開始。漁業農業亦因有需求而發展,土著的方式也逐漸被中原人士的習慣取代。宋神宗時,進士鄧符協江西吉水人)在赴廣東陽春縣令的途中,曾由海道經過今日新界屯門,對當地風土之美十分欣賞。因此,他在任滿辭官之後,舉家遷往岑田(錦田)。鄧符協在此置田園、築廬墓,從事農業開發。他修築了錦田的南北,還將其曾祖父母、祖父母和父母的遺骸遷葬新界。[24]

此外,北宋末年,進士侯五郎搬至東莞縣,其子侯卓峰遷往今日河上鄉茶寮,做小生意。其後人目前仍居住在新界河上鄉燕崗金錢丙崗等地。[25] 宋代以後,等族陸續遷入;其中文氏是宋末領袖文天祥的族人和後人。他們與鄧、侯兩族,合稱新界五大氏族

當時的農業以稻米為主,也有種植蔬菜水果茶葉,惟多數都是供自用。鳳凰山大帽山山腰均有已荒廢的古茶田遺址。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圖解香港史:遠古至一九四九年》秦代至宋代的香港
  2. ^ 2.0 2.1 漢書》卷二十八下地理志南郡番禺縣有注,尉佗都,有鹽官
  3. ^ 3.0 3.1 3.2 3.3 考古發現,《香港年報2005》,香港政府新聞處]
  4. ^ 東莞縣志卷二十九前事畧一、引嶺海見聞。
  5. ^ 杯渡禪師人像
  6. ^ 旺角渠務地盤發現的文物
  7. ^ 〈地理志〉,《新唐書》,北宋歐陽修、宋祁合撰
  8. ^ 〈安南都護府〉,《唐會要》,王搏,北宋建隆二年(961年)
  9. ^ 《讀史方輿紀要》,顧祖禹,清朝嘉慶年間
  10. ^ 《東莞縣志》,陣伯陶,清朝宣統年間
  11. ^ 《杯渡山紀略》,蔣之奇,宋朝
  12. ^ 《香港前代史》,羅師,第四章註六
  13. ^ 《香港前代史》,羅師,第四章註廿七及廿八
  14. ^ http://www.districtcouncils.gov.hk/klc_d/chinese/doc/KCD_Heritage_Txt.pdf
  15. ^ 赤鱲角島歷史源流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16. ^ 古代深圳的盐业生产 (简体中文)
  17. ^ 《香港前代史論集》,林天蔚、蕭國健
  18. ^ 《元豐九域志》,王存,北宋元豐年間
  19. ^ 香港古代的經濟活動
  20. ^ 赤鱲角島歷史源流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21. ^ 中國文化研究院:香港天后廟
  22. ^ 羅香林等人,《一八四二年以前之香港及其對外交通》,中國學社
  23. ^ 《粵中見聞》,范端昂,清朝嘉慶年間
  24. ^ 大公報:家族大遷徙
  25. ^ 上水河上鄉居石侯公祠列為歷史建築物

书籍[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