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战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长城战役
中国抗日战争的一部分
Greatwall 1933 japan.jpg
日军冲向长城防线
日期1933年1月1日-3月31日
地点
结果 日本小胜,中方主力部队成功转移至后方
参战方
中华民国

 大日本帝国

指挥官与领导者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 张学良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 何应钦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 徐庭瑶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 宋哲元
War flag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Army.svg 武藤信义
满洲国 张海鹏
兵力
第29军
第17军
东北军67军第107师
日军:50,000人
满洲国军:42,000人
伤亡与损失
? ?
手持大刀的中国第29军士兵

长城大会战,又称长城抗战,是1937年7月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前,1933年日满势力向关内扩张,围绕长城一线发生的数场战役,与热河战役相连接。由于当时南京国民政府的政策重点仍落在“安内”与战争准备阶段,故采取了退让态度,结局以双方签订了塘沽协定暂息争端。当时中国国内抗日救亡运动涌起,紧接长城抗战还发生了“察哈尔民众抗日民众同盟军”的事件,以及在当年发生“闽变”,造成南京政府的忙乱,不过蒋中正最终在“围剿”中还是成功地将红军赶往了中国西部。在中方的隐忍退让之下,直到1935年12月,冀察政务委员会成立,日本势力逐渐进入了华北。

1933年,日本热河省地方官员表示归附满洲国为由,与满洲国军队进军热河,省长汤玉麟不战而逃;之后日军进攻山海关长城隘口与热河,国民政府派遣宋哲元冯治安张自忠刘汝明关麟征黄杰刘戡义院口冷口喜峰口古北口罗文峪界岭口凭险固守并抵御日军,但最终由于军备不良、战力消耗殆尽、战略位置丧失而撤退。王以哲部东北军属于参战部队。

之后中华民国成立国民政府行政院驻北平政务整理委员会,由黄郛何应钦与日本代表梅津美治郎签订塘沽停战协定,划定冀东二十二县为非武装区,军队不得进入,而日军退回长城以北,但实际上日军以“监察中国军队”的名义留下了驻军,为卢沟桥事变准备了条件。以长城为界,满洲国更于长城各地树立“王道乐土大满洲国”的界碑。

战斗序列[编辑]

日军[编辑]

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指挥关东军第6、第8师团、混成第14、第33旅团、骑兵第4旅和航空兵、海军各一部4万余人及伪军3万多人,企图攻占热河、古北口以东的长城一线,伺机进占冀东。

国军[编辑]

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代理委员长张学良指挥,先后调集14个军20余万人,企图保卫热河和依托长城阻止日军进关。张学良任集团军总司令兼第一方面军总指挥,下辖第一、二、三军团(第三军团司令万福麟),共5个军1个师兵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张作相,辖四、五、六、七、八军团共9个军1个师,分布在长城各口,固守御敌。

3月12日起由何应钦接替张学良指挥。

热河战役[编辑]

日军第8师团进攻热河,汤玉麟征集二百多辆汽车,装上金银财宝和鸦片等,运往天津租界,他的手下的几个将领尚未交锋就投降或逃跑,汤玉麟于是一枪不发,全面败退,率部逃到河北承德地区的滦平,日军仅128名骑兵占领承德。

战斗[编辑]

山海关[编辑]

1933年1月1日,武藤为保障主力迅速攻占热河、长城,令山海关守备队和满洲国国境警察队制造榆关事件,鸣枪挑衅,反称为中国军队射击,并通牒中国守军撤出山海关,被拒绝后,日军第8师第4旅在航空兵和海军各一部支援下,于1月2日以优势兵力及火炮向山海关中国驻军第9旅第626团进攻。日军进攻山海关,中国守军何柱国所部安德馨营英勇抵抗,经两昼夜激战,全部殉国[1]:297。该团奋勇抵抗至3日下午,奉命撤退。日军攻破榆关[2]:26。1月4日和1月6日,日军再进攻榆关附近五里台、石河的第九旅阵地,守军坚守。1月10日,日军攻占九门口,守军第十五旅退守石门寨。

喜峰口[编辑]

1933年3月1日,热河省政府主席汤玉麟扣留军用汽车偷运鸦片输送天津,3月3日夜竟率所部满载私物潜逃[3]:101,不战弃守承德[1]:297。3月4日,日军以120名骑兵先头部队占领承德[1]:297。热河各地随之陷落[3]:101。随后日军进攻北京东北方向的长城各口。3月8日,政府通缉汤玉麟,命军政部长何应钦驻节北平,驰调国军北上增援[3]:101

3月6日,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第三十七师(师长冯治安)第三十八师(师长张自忠)奉命防守东起冷口,西至马兰峪一线。由于装备不如日军,守军以奇袭夜袭对付日军。3月9日,日军抢占喜峰口。傍晚,奉军长宋哲元令,第三十七师第一〇九旅旅长赵登禹率兵跑步驰援抵达战场;考虑到日军日间火力优势,宋哲元派赵登禹带队夜袭,并将第三十八师董升堂团也交赵登禹指挥[4]。3月10日,第二十九军赵登禹旅在喜峰口与日军激战[1]:297。赵登禹接命后,从董升堂团及本旅王长海团挑出500名士兵组成“大刀队”,由他亲自带队,于3月11日深夜只带大刀和手榴弹分两路踏雪夜行直插日军军营[4]。3月11日,当地猎户关仁景、于连贵等自愿担当向导,赵登禹率左翼大刀队袭日军步骑兵营地,第一一三旅旅长佟泽光率右翼大刀队袭日军炮兵阵地。3月12日凌晨,董升堂团首先到长城外小喜峰口之三家子村和前仗子村附近埋伏,当夜一支日军骑兵部队正在酣睡,大刀队迅速解决日军哨兵,冲入营房扔手榴弹,用大刀劈杀日军[4]。王海长团也赶到狼洞子及白台子日军炮兵阵地,大刀队夺取日军阵地;是次夜袭共砍死砍伤日军逾千人,缴获坦克11辆、装甲车6辆、大炮18门、机枪36挺、飞机1架,500名大刀队员仅23人生还[4]。日军骑兵与炮兵部队一夜之间被全歼,打破其不可战胜之神话,以致当时《朝日新闻》称:“明治大帝造兵以来,皇军名誉尽丧于喜口峰外,而遭受六十年来未有之侮辱。”[4] 国军夜击日军,夺回喜峰口,东出铁门关,西过潘家口,由山间小路迂回至敌后包抄日军,宣称歼敌数千,中国方面战后称之为喜峰口大捷

罗文峪[编辑]

日军于喜峰口失利后从承德方向调集早川、濑谷义的第31、第8两个联队,并附骑兵2个团,装甲车10余辆,飞机20架,联合蒙古、朝鲜人附庸部队2个旅,总计兵力超过万余人,向长城罗文峪口进攻。3月17日至19日,第二十九军所辖暂编第二师及第三十七师1个团、第三十八师1个团防守遵化罗文峪一带各口,由暂编第二师刘汝明师长指挥,总兵力约6000人,在罗文峪一带的长城线上迎战。血战三日,第二十九军官兵杀敌3000多人,伤亡1700余人,成功击退日军和附庸军队,守住罗文峪。日军向滦东打开缺口。4月7日起再攻喜峰口,头2天进攻均被宋部击退。4月11日喜峰口腹背受战,4月13日,第二十九军奉何应钦之命撤出喜峰口,在兴城以北滦河西岸布防。

古北口[编辑]

1933年3月9日,关麟征率中央精锐国民革命军第十七军(军长徐庭瑶)第二十五师到达河北密云县石匣镇时,将部队开到古北口前线。出古北口东关不远,即与日军的前哨发生遭遇。关麟征亲率第一四九团夺取右翼有利高地,遭遇日军潜伏的侦查部队狙击。双方短兵相接,战斗惨烈,关麟征受伤多处,浑身是血。身旁随从官兵10余人全部战死,第一四九团团长王润波阵亡,终于将日军击退,占领高地。3月11日,日军第8师团主力向右翼阵地进攻,东北军王以哲部不支而退,制高点将军楼失守,日军占领古北口关口,乘胜包围第二十五师戴安澜的第一四五团,关麟征负伤,由杜聿明代理师长继续同日军苦战。请示徐庭瑶军长同意后,在古北口以南的南天门一线构筑阵地。

3月12日日军在火炮和飞机的支援下,开始进攻,第一四五团被分割成两部分,师指挥所再次受到攻击,第二十五师只好撤退。开战之初,第一四五团的吴超征副团长兼任侦查先锋营率领一个营奉命驻守“帽儿山”高地的八个碉堡,由于联络中断,没有接到撤退命令,仍然坚守,日军调来飞机重炮猛攻,该营在八个碉楼居高临下依靠地势顽死守,弹药耗尽而使用刺刀肉搏,最后全营阵亡。

南天门战斗[编辑]

1933年3月13日,黄杰率中央精锐第十七军第二师于密云县石匣镇抗日,接替第二十五师南天门防务,守备黄土梁、南天门,八道楼子一带阵地。3月14日第十七军德军装备第八十三师(师长刘戡)投入战斗,4月16日后,日军飞机10余架即更番至南天门、石匣、密云一带阵地,猛烈轰炸,至21日,日军更全面向黄土梁、南天门、八道楼子阵地攻击,五昼夜末稍停歇,尤以左翼八道楼子一地,著弹3000余发,工事尽被摧毁,营长聂新、团副吴超征阵亡,尸骨不存,化为灰烬。

4月23日,日军3000人在飞机的掩护下向南天门再次发起进攻,先后4次攻击被击退,日军后从421.2高地迂回到大小兴开岭进攻也未得逞。4月24日,日军向421.2高地发起集团进攻,战至10点左右,421.2高地失守。从4月21日到4月25日,第二师已伤亡6000多人,不能再坚持下去,徐庭瑶调刘戡的第八十三师接防南天门,第二师撤回补整。日军攻占八道子楼后,将山炮运了上去,进行炮击。日军并在坦克的掩护下进攻,日军攻下南天门。

从4月28日到5月上旬,第八十三师继续在372高地、425高地、车头峪、大小兴开岭、上堡子、笔架山、香水峪等地和日军作战,伤亡惨重,阵地不断被日军攻占,刘戡准备自杀,被参谋长符昭骞等人拦阻。战至5月11日,何应钦下令撤退,5月19日第十七军撤至顺义北苑,长城古北口战役结束。

塘沽协定[编辑]

1933年5月31日,中国政府被迫与关东军签定塘沽协定

相关作品[编辑]

八道楼子电影是1970年代邵氏电影公司拍摄之经典战争片。开战之初,第145团的吴超征副团长兼任侦查先锋营、白长兴、江明坤、何鸿发、褚天成、贾福胜、潘炳林等7人奉命驻守“帽儿山”高地的营本部碉楼,由于联络中断,这7人没有接到撤退命令,仍然坚守,3月13日日军调来飞机重炮猛攻,而七人居高临下依靠地势顽死守,弹药耗尽而改用刺刀肉搏,全部阵亡。日军攻下高地后将7人合葬,立了一块墓碑,上面写着“支那七勇士”。这段故事后来被导演张彻改编为电影八道楼子

战功[编辑]

由于以上的战功,第二十九军高级军官共11人,包括宋哲元、冯治安张自忠刘汝明及第十七军关麟征黄杰刘戡,在1935年获颁青天白日勋章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武月星主编 (编). 《中国抗日战争史地图集》. 北京: 中国地图出版社. 1995. 
  2. ^ 陈布雷等编著. 《蒋介石先生年表》. 台北: 传记文学出版社. 1978-06-01. 
  3. ^ 3.0 3.1 3.2 李守孔. 《中国现代史》. 台北: 三民书局. 1973. 
  4. ^ 4.0 4.1 4.2 4.3 4.4 〈喜峰口:抗日第一胜仗 500刀勇夜挫日军 破不败神话〉. 《明报》. 2015-08-02: 新闻专题A9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