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及2017年香港政治制度改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2016年及2017年香港政治制度改革是项针对香港立法会行政长官产生方法的改革。

發展過程[编辑]

背景[编辑]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别行政區基本法》,在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后,香港的選舉制度應逐步向普選方向改革。香港特區政府曾相繼提出過2007年及2008年香港政治制度改革以及2012年香港政治制度改革提議,其中後者落實了一部分改革措施,但尚未達到普選的目標。目前,中央政府、特區政府和香港的泛民主派及民間組織都提出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時落實普選的目標,但各方對這兩次選舉的具體機制具有不同意見。

前期酝酿[编辑]

在香港政府正式展開諮詢前,民間已有多個團體以拋出不同方案以促進討論:

  • 佔領中環運動:2013年,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提出以商討日、電子公投、公民抗命等形式,爭取2017年特首普選,並得到一個有公民授權的方案。
  • 真普選聯盟:於2013年3月成立,成員有政黨和學者,包括人民力量、社民連、工黨、公民黨、民主黨、教協、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民協、街工、公共專業聯盟、新民主同盟及民主動力,學者方面有城大政治系講座教授鄭宇碩和中大政政系副教授馬嶽。真普聯提出了三個真普選方案供討論。
  • 學民思潮:在2012年成了反國教焦點的學生團體學民思潮,在反國教運動後,轉為聚焦在政改方案上。2013年9月,就特首普選的提名機制,學民思潮在提出一份聯署,邀請泛民政黨簽署,要求以「公民提名」為必要條件之一,但部分泛民政黨對他們的聲明有所保留。
  • 香港2020:由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領導的「香港2020」成立於2013年4月,聲言會在年內提出建議方案。
  • 保衞香港自由聯盟:2013年組成,發言人為韓連山,召集人為何芝君[1]

中央政府立場[编辑]

喬曉陽論普選特首條件[编辑]

2013年3月27日,香港中聯辦發稿,引述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律工作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建制派議員會面時部分談話,提出三點普選特首條件[2]

  • 第一,中央政府落實2017年普選的立場是堅定不移的,是一貫的,絕無拖延之意;
  • 第二,行政長官人選必須是愛國愛港人士的立場是堅定不移的,與中央對抗的人不能當特首是一條底線,這樣講不是為了從法律規定上排除誰,篩選誰,而是為了讓將來的提名委員會委員和香港市民心中有桿秤,有個衡量的標準,自覺不提名這樣的人,不選這樣的人;
  • 第三,普選必須符合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的立場是堅定不移的。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對普選行政長官的規定是明白清楚的,已經解決了由誰提名、提名委員會如何組成和選舉權普及平等問題,需要共識的主要是提名的民主程序問題。不要把簡單問題複雜化,更不能離開基本法另搞一套。

一立場三符合[编辑]

2014年3月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出席港區全国人大代表小組會議,提及普選問題,張德江指出,普選行政長官關係到香港長期繁榮穩定,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中央對香港的政改,持「一個立場、三個符合」,即堅定不移支持香港循序漸進,發展民主的立場不變,普選特首要符合本港實際情況、基本法及人大常委會規定,行政長官要符合愛國愛港標準,有代表引述張德江說,普選不能照抄西方一套,否則水土不服,可能有災難後果。

諮詢期[编辑]

香港政府于2013年12月4日正式宣布就2016年立法會選舉和2017年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展開諮詢,为期五个月[3]

12月14日,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形容,2017年特首選舉的提名委員會組成,是政改諮詢的重中之重[4]。譚志源重申,首輪政改諮詢希望集思廣益,認為社會暫毋須對2017年特首選舉的提名委員會組成及提名程序過早下定論。期望在為期5個月的諮詢期內,各界能求同存異,最終能得出共識方案。他還指,政府的角色是居中協調,希望各界在法律基礎上找到融合點,而由於中央有特首任命權,特區政府亦要照顧中央的立場和顧慮。

重點議題[编辑]

2017年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的重點議題如下,詳情請參見特區政府諮詢文件 摘要部分

  1. 提名委員會的人數和組成
  2. 提名委員會的選民基礎
  3. 提名委員會的產生辦法
  4. 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的程序
  5. 普選行政長官的投票安排
  6. 任命行政長官的程序與本地立法的銜接

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重點議題如下:

  1. 立法會的議席數目和組成
  2. 功能界別的組成及選民基礎
  3. 分區直選的選區數目和每個選區的議席數目

香港社會意見[编辑]

陳弘毅方案[编辑]

2013年11月29日,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兼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在明報撰文,表示考慮過李飛提出的基本原則後,提出特首普選方案,建議擴大提名委員會的選民基礎,提委會的機構提名程序應設有兩個機卡,參選人先要取得一定分額的委員個人提名,最後由委員一人一票選出最多5名人選,方能正式「入閘」成為候選人,再以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湯家驊建議的「排序複選制」由全民選出特首人選,最後由中央決定是否任命。

陳弘毅表示,他是以個人身分提出方案。他在文章指,方案是綜合不同社會人士方案而成,事前未有向中聯辦推銷,但強調新方案是符合《基本法》和有民主成分。

陳弘毅方案如下:

  1. 提名委員會組成:參考現有選舉委員會的「四大界別」組成,但擴大其選民基礎,如「公司票」、「工會票」改為公司董事及工會所有會員投票;令委員會選民人數由現時20萬增至60多萬人以上,另外,他建議民選區議員也自動成為提名會成員。
  2. 機構提名:分兩階段,第一階段提名委員會成員個人聯合推薦,如獲提委會八分一成員聯合推薦,便可成為「參選人」;如「參選人」多於五人,則有第二階段提名,由委員會成員以一人一票方式就「參選人」名單進行投票,最高票5人可晉身「候選人」,才算真正入閘。
  3. 全民投票:在全民投票的普選階段,參考(湯家驊提出的)「排序複選制」,即每位選民可選擇投票給一個候選人,還是投票支持超過一個候選人並表示其優先次序。
  4. 中央任命:普選結束後,中央政府根據《基本法》第45條行使其對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實質任命權。中央可預先公布其行使實質任命權的準則或考慮因素,在普選結束後,如中央認為在普選中勝出的候選人不符合有關標準,可不予任命,並任命獲第二高支持度的候選人。

真普選聯盟「三軌制」提名方案[编辑]

2013年12月8日,工黨在周年黨員大會後,提出以「三軌制」提名特首候選人,加入政黨及公民提名特首候選人,分區直選總得票達5%的政黨或聯合政黨有權提名,公民提名門檻就訂於3萬人,提名委員會的功能只在確認提名。行政長官選舉上傾向採取兩輪選舉制工黨要求在2016年取消立法會分組點票制度,並且透過一次過立法,在2016和2020年分兩階段達致普選立法會[5]

2013年12月8日,民主黨及工黨分別提出普選方案,並同樣建議2017年普選特首「提名三軌制」,即市民只要循公民、政黨或提名委員會任何一個中,取得足夠有效提名便可入閘,同時容許特首有政黨背景,但工黨建議的公民提名的門檻只訂於3萬人,較民主黨方案少一半。《蘋果日報》消息指,真普選聯盟主流黨派也支持三軌制,方案極有可能成真普聯主流意見[6]

2014年1月8日,真普選聯盟公布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方案,提出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三軌提名方案,參選人可透過三種方法取得提名參選,方案除了基本法第45條規定的提名委員會外,亦包括公民聯署提名和政黨提名。召集人鄭宇碩強調,這是「全面完整方案」,重申取走公民提名、政黨提名、提名委員會任何一者,都不是真普聯方案。

真普聯「三軌制」方案如下:

  1. 公民提名:參選人獲得1%登記選民具名聯署提名
  2. 政黨提名:於最近一次立法會選舉中,獲得直選部分全香港總有效票數5%或以上的政黨或政治團體,單獨或聯合提名一名參選人
  3. 提名委員會提名:由官方提名委員會成員直接提名參選人

提名需經提名委員會確認,真普聯認為提委會難以不確認得到公民支持的人入閘,又反駁建制派認為,會削弱提委會的質疑。方案沒有為候選人數上限,真普聯建議採用兩輪決選法,若首輪投票,未有人取得過半數選票,就進行第二輪投票,高票者當選。

三軌制提名是否缺一不可,民主黨人民力量意見嚴重分歧。真普聯召集人鄭宇碩承認,由於在討論過程中,有成員對「缺一不可」的講法感到不舒服,所以真普選聯盟決定不採用「缺一不可」字眼,以便有足夠論述空間。鄭宇碩表示,目前所有成員在政府公布政改方案前,都全力推動真普聯的唯一方案。

1月11日,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表示,期望政改三人組可仔細研究。行會成員張志剛出席電台節目時,認為三軌提名方案仍然有妥協空間。

香港2020方案[编辑]

2014年3月20日,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擔任召集人的組織「香港2020」提出政改方案,建議改革提名委員會,但沒有提出「公民提名」。

陳方安生表示,方案原則是給予市民真正的選擇,不設不合理限制,不排斥不同政見人士。

香港2020方案如下:

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方案,

  1. 提名委員會組成:增加至1400人,工商、專業、勞工及社會服務三大界別人數不變,分別佔300人,但廢除公司及團體票,由個人票取代。最大改動是第四界別,增加至500人,除了立法會議員、人大、政協外,亦引入317位分區提名委員,按每區的居民人數,分派18區,由選民直選選出,
  2. 提名方法:只要取得十分一委員,即140人提名,便可以成為行政長官候選人。而每名候選人最多由350人提名,以免壟斷,每名委員只可提名一人。

2016年的立法會產生辦法,建議直選增加至40席,功能組別減至30席,取消公司和團體票,以個人票取代,認為這是中途措施,令功能組別能更具代表性和問責性,為2020年全面廢除功能組別鋪路。另外又建議將超級區議會議席,轉為地區直選,選區由5個增加至8個。

陳方安生指出,方案未有提及「公民提名」,是為了達成共識,各方要有妥協的準備。她說,「政黨提名」及「公民提名」完全符合《基本法》第45條所規定民主程序,他們的看法是沒有改變,而現時提出的政改方案,目的是希望收窄目前社會嚴重分歧,建立共識。雖然他們提出的提名委員會組成建議,不是十全十美,但他們仍然推介這個方案予港人,作為踏出邁向2017年真普選特首重要一步。

18名學者公民推薦方案[编辑]

2014年4月2日,來自6間大學和大專院校共18名學者,包括前立法局主席黃宏發、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羅致光、教院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助理教授方志恒等,共同發表特首普選建議方案,方案建議提委會參照目前選舉委員會四大界別,但將公司及團體票改為個人票,另外又建議引入「公民推薦」為法定程序。

18名學者聯署方案如下[7]

提名委員會的組成

  • 人數參照現時選委會1,200人
  • 第一至三界別取消公司或團體票,改為個人票

提名方法

  • 有意參選者,於正式進入提名程序前,取得最少約7萬名(全港選民的2%)、最多約10萬名選民(全港選民的3%)推薦
  • 獲公民推薦後,仍要獲最少八分一提委會委員提名、即150人提名、方可成正式候選人
  • 有意參選者亦可直接爭取最少八分之一提委會委員提名成為候選人
  • 每名提委只能提名一人

投票方式

  • 採取兩輪投票制,首輪投票中取得逾五成選票者當選,若首輪投票未有人取得逾五成選票,則最高票的兩人進入次輪投票,次輪投票中取得逾五成選票者當選

香港特區政府立場[编辑]

2014年3月3日,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署名文章《讓普選行政長官討論回歸〈基本法〉》中,擔心如各方繼續堅持己見,不願回歸到《基本法》的法律基礎,又不願接受政治現實需要的話,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這個目標,恐怕只會變成「鏡中花、水中月」[8]。他認為,提名委員會的組成,倘若參照目前已具有廣泛代表性的選舉委員會四個界別的組成框架,在法律上及政治上都有較高機會過關[8]。他又表示,《基本法》第四十五條明確規定提名權屬於提名委員會。任何繞過或削弱提名委員會實質提名權的建議,在法律上都難以過關[8]。他表示,與其虛耗時間和精力在一些難以達到共識的建議方案上,倒不如務實地在《基本法》的基礎上討論[8]。他說按目前情況來看,要成功落實普選行政長官前景的確不容樂觀[8]。他懇請社會各界,展開更多有建設性的討論,特別是就提名委員會的組成和提名程序、選舉辦法等具體議題作更全面、更深入的討論,尋找符合《基本法》和最切合香港實際情況的普選方案[8]

2014年1月29日,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於本地多份報章刊登的署名文章「公民提名與政黨提名」,指「公民提名」或違基本法︰基本法第四十五條清楚指出,唯一擁有實質提名權的機構只有提名委員會。任何建議偏離法律基礎,都有可能違反基本法,等同違憲[9]。2月23日強調自己早前撰文是提供不同觀點予社會人士參考,讓各界人士討論政改可更全面和理性。他又指特區政府會堅持法律觀點,即基本法及人大有關決定,並會在諮詢期完結後表達清晰的立場。

2014年3月3日,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出席一個政改座談會時表示,提名權只屬於提名委員會,公民提名、政黨提名等其他提名方法都「名不正言不順」。譚志源舉例,區議會選舉過程中,參選人能找支持的人簽支持同意書,若說未來市民能參照此方式,簽名表態支持某一名候選人,一併交由提委會考慮,增加市民參與程度,則可以考慮,只要不影響提委會作為唯一提名機構,不防礙提委會行使唯一實質的提名權的話,他相信有空間再討論[10]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