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巢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黃巢(835年-884年),曹州冤句(今山東菏澤西南)人,末時人。初為鹽幫首領,售私鹽為業,後成農民軍首領,曾自立為帝,尊號為承天應運啟聖睿文宣武皇帝,國號大齊,史稱黃巢之亂。黃巢退敗時死於部下之手。野史有稱「黃巢殺人八百萬」惡名[1]

生平[編輯]

題菊花

颯颯西風滿院栽,蕊寒香冷蝶難來。
他年我若為青帝,報與桃花一處開。

黃巢出身商家庭,以販售私鹽為業,家道殷富,進士不第,又被朝廷暴政剝削。乾符二年(875年),黃巢在冤句(今山東菏澤西南)與子侄黃揆黃恩鄴等八人響應王仙芝起事

黃巢轉戰各地;最初在山東徐州河南,攻佔陽翟(今河南禹州)、郟城(今河南郟縣)等八縣;又陷汝州(治今河南汝州),東都洛邑震動。乾符四年(877年)二月,黃巢率軍攻陷鄆州(今山東鄆城),殺節度使薛崇。乾符五年(878年),王仙芝在黃梅(今湖北黃梅西北)兵敗被殺,餘部奔亳州(治今安徽亳州)投靠黃巢,推黃巢為黃王,自稱「沖天大將軍」,年號王霸(878年-880年)。

乾符六年(878年),黃巢兵團血洗泉州,劫殺富商萬人,此起劫掠沿海,揮兵入廣東,攻佔新興城市潮州;乾符七年(879年),向朝廷討封廣州節度使不成,大怒攻克廣州,控制嶺南,在廣州大肆濫殺無辜,包括阿拉伯猶太波斯穆斯林商人在內被殺者有十二萬,財寶掠奪一空(屠殺穆斯林商人一事不見於中文史籍)[2]。春夏之際,嶺南大疫,黃巢軍兵力損失慘重,「死者十三四」。10月又北上,廣明元年(880年)渡過淮河,年底攻下東都洛陽,「整眾而行,不剽財貨」,群眾達百萬軍,入城後,軍紀嚴明,閭里晏然。年底越潼關天險。唐僖宗逃亡四川。廣明元年十一月(881年1月16日),進入長安,即位於含元殿,建立了大齊政權,年號金統。原朝官員,四品以下留用,餘者罷之。又沒收富家財產,號稱「淘物」;離開退出長安,後又怨恨城中百姓幫助官軍追擊,第二次攻佔長安並屠城,血流成河,謂之「洗城」。

不第後賦菊

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
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中和二年(882年),四川唐僖宗反攻,大將朱溫叛變降唐,沙陀李克用又率援軍助唐,率兵一萬餘人南下,黃巢於中和三年四月撤出長安,攻逼蔡州(今河南汝南),守將秦宗權戰敗投降,六月圍攻陳州(今河南淮陽),遭遇頑強抵抗,中和三年轉戰山東。中和四年(884年)三月,朱溫大敗黃巢於王滿渡(今河南中牟北),黃巢的手下李讜葛從周楊能霍存張歸霸張歸厚張歸弁等投降朱溫,黃巢殘部向東北逃亡,又遇李克用於封丘(今河南封丘),時遭大雨,黃巢集散兵近千人奔兗州,「克用軍晝夜馳,糧盡不能得巢,乃還。」[3]。六月十五日,武寧節度使時溥派李師悅率兵萬人,與降將尚讓緊追其後。是年六月十七日(7月13日),黃巢在狼虎谷(今山東萊蕪)為部下林言所殺[4][5](一說自殺[6],也有黃巢最後出家的說法[7])。清代學者聶劍光《泰山道里記》載:「黃巢死於泰山……九頂山南有大冢,俗稱黃巢墓。」

黃巢死後,黃巢從子黃皓率殘部流竄,號「浪蕩軍」。昭宗天復初年,進攻湖南時,為湘陰世族鄧進思所伏殺。不久朱溫篡位,建立大梁,唐朝滅亡,進入五代十國時期。

評價[編輯]

黃巢本並無奪取天下之雄才大略,亦曾數次兵臨絕境,但因朝廷無信,藩鎮割據,成就了黃巢最後直搗長安。但黃巢殘暴毒虐,觀念狹隘,嗜好濫殺無辜,軍隊軍紀差,攻克長安之後不思進取,未消滅分鎮關中的唐朝禁軍,又缺乏經濟政策,未建立後方根據地,最後被唐軍擊敗。

影響[編輯]

僖宗乾符五年,黃巢入江西,經江浙,從山東轉戰廣東,再由廣州回攻洛邑,破潼關,攻下帝都長安,禍延半壁江山,今日的十餘行省,切斷唐室江南大運河經濟命脈,沈重地打擊唐朝的統治。最後黃巢降將朱溫篡奪唐朝帝位,故史家曰:唐室實亡於黃巢起兵。

[編輯]

黃巢今有傳兩首:《題菊花》和《不第後賦菊》,疑另有後人偽作《自題像》。

施耐庵的《水滸傳》三十九回中宋江潯陽江畔潯陽樓上倚闌暢飲,感恨傷懷,寫出了《西江月》,又題寫了四句詩,「心在山東身在吳,飄蓬江海謾嗟吁,他時若遂凌雲志,敢笑黃巢不丈夫。」

注釋[編輯]

  1. ^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卓吾子評:『僖宗以貌取人,失之巢賊,致令殺人八百萬,血流三千里』」
  2. ^ 事見阿拉伯人所著中國見聞錄,梁啟超飲冰室合集》 10 73-69
  3. ^ 新唐書·列傳第一百五十下·逆臣下》
  4. ^ 舊唐書·黃巢傳》:「黃巢入泰山,徐帥時溥遇將張友與尚讓之眾掩捕之。至狼虎谷,巢將林言斬巢及二弟鄴、揆等七人首,並妻子皆送徐州。」《僖宗紀》、《時溥傳》、《桂苑筆耕錄》、《北夢瑣言》、《新唐書·時溥傳》、《資治通鑒》,以及方積六《黃巢起義考》均從其說。
  5. ^ 范文瀾《中國通史簡編》稱,「黃巢帶著—些家屬逃入泰山,外甥林言殺黃巢、黃鄴、黃揆及這些人的妻和子,取首級要到時溥處獻功,路上遇唐兵。唐兵殺林言,取林言和黃巢等人的首級獻給時溥。」
  6. ^ 新唐書·黃巢傳》:「巢計蹙,謂林言曰:若取吾首獻天子,可得富貴,毋為他人利。言,巢甥也,不忍;巢乃自刎。」
  7. ^ 邵博《河南邵氏聞見後錄》:「唐史中和四年六月,時溥以黃巢首上行在者,偽也。東西兩都父老相傳,黃巢實不死,其為尚讓所急,陷泰山狼虎谷,乃自髡為僧,得脫,往投河南尹張全義,故巢黨也,各不敢識,但作南禪寺以言之。」陶榖《五代亂離記》:「黃巢遁免,後祝髮為浮屠,有詩云;三十年前草上飛,鐵衣著盡著僧衣,天津橋上無人問,獨倚危欄看落暉。」同樣的說法另見於宋人羅大經《鶴林玉露》、王明清《揮塵後錄》以及劉實之《劉氏雜誌》。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