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航空686號班機事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北歐航空686號班機空难
Linate Airport disaster map en.gif
意外示意圖
概要
日期 2001年10月8日
摘要 兩機在跑道上相撞
地點  義大利米蘭連尼治機場(Linate Airport)
45°26′54″N 009°16′36″E / 45.44833°N 9.27667°E / 45.44833; 9.27667坐标45°26′54″N 009°16′36″E / 45.44833°N 9.27667°E / 45.44833; 9.27667
第一架飛機:北歐航空686號班機
類型 麥道MD-87
操作人員 北歐航空
註冊編號 SE-DMA
起飛地  義大利米蘭連尼治機場
目的地  丹麥哥本哈根國際機場
第二架飛機:西斯納公務機
機型 西斯納引證二型公務噴射機
操作人員 私人
註冊編號 D-IEVX
起飛地  義大利米蘭連尼治機場
目的地  法国 巴黎-勒布尔热机场
乘客 2
機組人員 2
生還者 0

2001年10月8日,北歐航空686號班機意大利米蘭連尼治機場(Aeroporto di Milano-Linate,以意大利语发音譯为“利那特機場”)起飛,準備前往丹麥哥本哈根,執行該航班的是麥道MD-87。但飛機在跑道加速時,卻撞上一架準備前往法國巴黎的一架塞斯納引證二型(Citation II)公務噴射機,兩機共114人全部罹難,事件更波及地面其中8人,造成4死4傷。該事件後來又被稱作“連尼治機場空難”。

事件經過[编辑]

2001年10月8日當天,米蘭連尼治機場籠罩著大霧,令機場能見度約50公尺左右。

一架北歐航空營運的MD-87客機準備起飛前往丹麥哥本哈根,該機沿著與主跑道平行之滑行道經R4滑行道準備起飛,獲得起飛許可之後,於跑道加速,滾行起飛。另一方面,塔臺指示一架賽斯納小型噴射公務機從該機停放之停機坪,沿R5滑行道滑行至R4滑行道。但該機卻誤闖R6滑行道,接著侵入主跑道。早上8點10分,兩機在跑道1500公尺處,北歐航空686班機速度達到V1,且拉機鼻仰轉時相撞。

恰好正在爬升的MD-87機鼻輪迎面撞上賽納斯的穩定翼,接著左主起落架撞斷賽納斯右翼,而右起落架直接貫穿賽納斯的機艙,接著MD-87失去右側發動機。機長試圖讓MD-87繼續起飛,但在空中飛行爬升約9秒鐘後,左側發動機吸入過多碎片,飛機失去動力,以時速250.70公里墜毀於跑道末端的行李倉庫,斷成三截後起火,機上104人全數罹難。撞上的倉庫內共有四名工人也因此死亡,且有四名工人受傷。

在失事當下,塔臺因濃霧並未立刻察覺發生對撞事故,直到事故後三分鐘左右,海關人員發現受傷的地勤人員求救,塔臺才驚覺發生事故,展開救援。但遭撞的賽斯納公務機,卻在搜救許久之後才被發現,除一名當場死亡的乘客外,另一名乘客含兩名機組人員在起火後遭大火燒死或吸入過多濃煙嗆死。[1][2]事故最終造成118人死亡。

遇難者[编辑]

與連尼治空難中墜毀的MD-87客機相似
與出事的公務機同型的西斯納「引證二型」噴射機

此次空難中的遇難者來自九個不同國家,[3][4][5]其中多數來自意大利及北歐國家。事後,丹麥、挪威、瑞典及意大利各自舉行了追思活動。[6]

2002年3月,為紀念此次空難,代表118個遇難者的118棵山毛櫸在接近連尼治機場的費萊尼尼公園義大利語Parco Forlanini種下,組成了連尼治空難紀念林“Bosco dei Faggi(山毛櫸林)”。[7]同年10月8日即連尼治空難一周年紀念日,一座名為“Dolore Infinito”(意為“無盡痛苦”)的雕塑在紀念林中央落成。[8]

國籍 北歐航空客機上 塞斯納機上 地面 共計
乘客 機組 乘客 機組
 丹麥 16 3 19
 芬兰 6 6
 德國 2 2
 義大利 58 2 4 64
 挪威 3 3
 羅馬尼亞 1 1
 南非 1 1
 瑞典 17 3 20
 英國 2 2
合計 104 6 2 2 4 118

原因[编辑]

位於連尼治機場附近的連尼治空難紀念林

意外發生時,正值911事件發生不足一個月,之前一天亦正是阿富汗戰爭的開端,因此令很多人相信這是一次恐怖襲擊,但這可能性隨著調查展開而被排除了。

經義大利與北歐航空聯合調查,將此空難主因規於航管員管理疏失、訓練不足,以及機場設備未完善。

涉事的北歐航空MD-87客機,經錄音證實,該機確實獲得塔台的起飛許可,直到失事前均未違反任何規定,且該機組員努力挽救飛機,成為此事件最大受害者。遭撞的賽斯納公務機,雖誤闖主跑道,但由於航管員用詞不明確,且未加以確認該機位置,導致此空難發生。調查員認為賽斯納班機誤闖跑道行為雖為事故主因,但並非引發事件的原因。

調查員調查後,將責任與原因歸屬兩者:

  • 調查員檢查連尼治機場時,發現該機場之航管設施完全不足。地面標線之模糊程度,在視野良好情況下亦無法明確分辨;機場導引設施不完善,部分訊號燈遭雜草遮掩,與標準不符,無法提供正確指示;跑道上出現未標記於機場平面圖的標誌,導致平面圖與實際情況不一致,使平面圖毫無參考價值;機場為避免警報頻頻遭動物及地勤車輛誤觸,在未考量飛安情況下,關閉避免偵測飛機之動作警報器;另也發現機場未安裝購買已久,能夠偵測於地面滑行飛機的地面雷達。
  • 調查員調閱塔台對話紀錄時,發現航管員因為訓練不足,未熟悉機場之滑行道的標示,導致該機場航管員無法明確引導飛機滑行正確位置,且航管員用詞容易誤解,容易造成使用該機場之機組員的混淆。

調查員調查所有文件後,發現連尼治機場發生的跑道入侵事件頻率之高,一週至少發生一起以上,但所幸視野良好,大部分的客機都能在發現侵入前避免事故發生。調查員認為這已嚴重影響飛行安全,但該機場卻從未予以改善,直到2001年10月8日這天,因為大霧造成的視野不佳,種種的條件湊合之下,終究導致悲劇發生。

2004年4月16日,米蘭法院宣判涉案的4人有罪,包括機場的經理Vincenzo Fusco及航管員Paolo Zacchetti [9]都被判入獄8年;前航管員Sandro Gualano被判入獄6年半。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意大利米兰机场一客机失事至少100人死亡. 北方网. 2001-10-09 [2013-07-28]. 
  2. ^ 米兰利那特机场飞机失事至少造成118人死亡. 东方网. 2001-10-09 [2013-07-28]. 
  3. ^ "Passenger and Crew List Scandinavian Airlines Flight SK 686." Scandinavian Airlines. 8 October 2001. Retrieved on 28 May 2010.
  4. ^ "SK686 Update: Nationality Distribution." Scandinavian Airlines. 10 October 2001. Retrieved on 12 May 2010.
  5. ^ "British plane crash victims named." BBC. Wednesday 10 October 2001. Retrieved on 20 January 2010.
  6. ^ "Memorial Service for the casualties in Milan." Scandinavian Airlines. 11 October 2001. Retrieved on 12 May 2010.
  7. ^ Il bosco dei faggi (woods of beeches)opening. Committee and Foundation 8 October 2001. [2013-07-28]. 
  8. ^ La scultura. Committee and Foundation 8 October 2001. [2013-07-28]. 
  9. ^ sentenced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