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赛博朋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赛博朋克英语:Cyberpunk),是模控學Cybernetics)与龐克Punk)的结合词,為以计算机信息技術作主題的科幻故事分支。

故事集中於「高等科技和低端生活」(High Tech, Low Life),情节通常關於社会秩序受高度控制下出现弱點而被主角利用。

此分支是对科幻小说一贯忽略信息技术高速發展的一种自我修正。隨著赛博朋克受到更多人留意和關注,現在也衍生出相关的電玩遊戲、音乐、时尚。

起源[编辑]

銀翼殺手》(1982年)仍然是最有影響力的賽博朋克電影。

初期主要倡導者包括威廉·吉布森尼爾·斯蒂芬森布魯斯·斯特林布魯斯·伯特克英语Bruce Bethke帕特·卡蒂甘英语Pat Cadigan魯迪·拉克英语Rudy Rucker約翰·雪莉英语John Shirley菲利普·狄克。其中菲利普·狄克所著作的《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最受注目,小說亦被改編成1982年電影《銀翼殺手》,還有2017年續集《銀翼殺手2049》。

《銀翼殺手》可以被看作是賽博朋克風格和主題的典型例子[1]電子遊戲桌面遊戲桌上角色扮演遊戲,例如賽博朋克2020英语Cyberpunk 2020闇影狂奔英语Shadowrun,其故事情節經常受賽博朋克文學和電影強烈的影響。90年代初開始,一些時尚英语Cybergoth和音樂的趨勢也被稱為賽博朋克。賽博朋克也在動畫漫畫中佔據重要位置:亞基拉銃夢攻殼機動隊玲音電腦線圈死亡代理人BLAME!心靈判官,其作品在當中是最為著名的。

风格[编辑]

赛博朋克作者试图从侦探小说黑色电影後現代主義中汲取元素,描绘20世纪最后20年数碼化社会不为人知的一面。赛博朋克的反乌托邦世界,被认为是20世纪中叶大部分人所设想的烏托邦未来的对立面。

布鲁斯·斯特林这样总结赛博朋克的特质:

在赛博朋克文学中,大多故事发生在网络上、数碼空间中。现实和虚拟现实之间的界线很模糊。此流派经常使用人脑和电脑的直接连接。

赛博朋克文学有着强烈的反乌托邦悲观主义色彩。今天赛博朋克经常以隐喻义出现,反映了人们对于大公司企业、政府腐败及社会疏离现象的担忧。一些赛博朋克作家试图通过他们的作品,警示人类社会依照如今的趋势将来可能的样子。因此,赛博朋克作品写作的目的是号召人们来改变社会。

設定[编辑]

英屬香港時期的九龍城寨,曾經是一個三不管的地方(英國政府、香港政府、中國政府),體現了反烏托邦中的自由主義

赛博朋克的世界,人类生活每一个細節都受计算机网络控制的黑暗地带。庞大的跨国公司取代政府成为权力的中心。被孤立的局外人针对极权主义体系的战斗是科幻小说常见的主题。在传统的科幻小说中,这些体系井然有序,受国家控制;然而在赛博朋克中,作者展示出国家的公司王国Corporatocracy)的丑恶弱点,以及对现实不抱幻想的人对强权发起的无休止的西绪弗斯之战Sisyphean Battle)。

现在赛博朋克的情节通常围绕駭客人工智能及大型企業之间的矛盾而展开,背景设在不遠的将来的一个反烏托邦地球,而不像早期科幻(如太空歌劇)時空背景多在遙遠未來的外太空殖民地。

常见元素[编辑]

赛博朋克作者和作品[编辑]

威廉·吉布森由于他的小说《神经浪游者》(1984年)而通常被人们与赛博朋克联系起来。他注重风格、角色成长以及传统科幻小说的氛围,神经浪游者曾被授予雨果奖星云奖。根据术语档案(Jargon File),吉布森对计算机和当今黑客文化認識不深,使他对计算机和黑客在将来的角色有着特别的推测,而这种看法对黑客们来说天真的令人愤怒,却又令他们感到非常刺激。

其他著名的赛博朋克作家包括布鲁斯·斯特令(Bruce Sterling)、鲁迪·鲁克(Rudy Rucker)、帕特·卡蒂甘(Pat Cadigan)、杰夫·努恩(Jeff Noon)以及尼尔·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值得一提的是斯蒂芬森,他被认为是后赛博朋克(Postcyberpunk)的代表,尽管大多数人认为这个区分很没必要。

雷蒙德·钱德勒(Raymond Chandler)因他荒凉的笔触、愤世嫉俗的世界观和残断的文字,强烈地影响了此流派的作者。赛博朋克的世界是一个反乌托邦的、黑色电影(film noir)的绝望世界。菲利普·狄克(Philip K. Dick)对此流派也有很大影响。他的作品主题包括社会荒颓、人工智能、偏执狂以及现实及某种虚拟现实间模糊的界限。

参见[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The Cybercities Reader (英语). 

外部链接[编辑]

游戏网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