乃木希典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乃木希典
Maresuke Nogi, 近世名士寫真 其1 - Photo only.jpg
第3任台灣總督
任期
1896年10月14日-1898年2月
前任 桂太郎
繼任 兒玉源太郎
個人資料
出生 1849年12月25日
 日本江戶長府藩上屋敷
逝世 1912年9月13日(1912-09-13)(62歲)
 大日本帝國東京市
配偶 乃木靜子
專業 大日本帝國 大日本帝國陸軍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乃木 希典
假名 のぎ まれすけ
平文式羅馬字 Nogi Maresuke

乃木希典(1849年12月25日-1912年9月13日),日本陸軍大將,從二位・勲一等・功一級・伯爵,台灣日治時期第3任總督(1896-1898)。出生於日本長府藩藩士家庭,從師玉木文之進。多次參與日本內部及對外戰爭,在二戰前與東鄉平八郎一起被多數日本人奉為「軍神」(又稱「聖將」、「武聖」)。[1]

生平[編輯]

乃木希典出生於日本本州山口縣一個下層武士的家庭,是父親乃木希次的第三子,母乃木壽子。乃木希典自幼的基本教育是武士道精神與儒學忠君思想,作為躋身長川藩陸軍高級將領的乃木希典,其指揮作戰只能以古典或陳舊來形容。

日本在明治四年(1871年)開始實施效忠天皇「親兵制度」,組建中央統帥的直轄部隊,從薩摩藩(鹿兒島)、長州藩(山口縣)、土佐藩(高知縣)三處徵集將兵,以藩兵身份遴選為天皇「親兵」。

從軍[編輯]

在西南戰爭(明治政府討伐西鄉隆盛的戰爭)時拿軍旗的士兵被殺,軍旗被薩摩軍奪走。乃木希典非常自責,拚命往前衝,企圖戰死,負傷之後,被抬到野戰醫院,仍舊企圖逃脫到前線作戰。後來乃木希典寫請罪書給總指揮官山縣有朋,請求嚴厲處分。可是山縣有朋認為乃木希典失去軍旗後,仍奮戰不懈,而且還自請處分,因此不問罪。但是乃木希典仍相當自責,一日,乃木希典企圖切腹自殺,被兒玉源太郎發現並阻止。乃木希典說:「軍旗是天皇陛下授予的,我必須以死負責!」兒玉源太郎則嚴厲斥責他。由於自責,乃木染上酒癮,經常借酒消愁。

  • 1886年-1888年赴德國留學軍事。

乃木希典赴德國留學,受到很大的震撼。原以為發達的德國一定是燈紅酒綠紙醉金迷,沒想到,德國人那麼淳樸、內斂,對自己的文化傳統那樣的珍重。回國以後,他給軍部呈上「肅軍意見書」,要按照德國陸軍的方式整頓軍隊,講究軍人的風紀和精神面貌,從外表開始強調一個軍人的氣質和風貌。比如強調一個軍人無論何時何地都必須穿軍裝,要乾乾淨淨一絲不苟。他的酒癮也戒掉了,變成一個極為自律的人。

甲午戰爭[編輯]

  • 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中任第一旅團長,從廣島出發。臨行前明治天皇送行。在酒會上乃木希典賦漢詩一首獻給天皇:「肥馬大刀無所酬,皇恩空沿幾春秋。斗瓢傾盡醉余夢,踏破支那四百州。」之後參加旅順攻堅戰。
  • 1895年8月20日,因為戰功而被封為男爵。

乙未戰爭[編輯]

1895年10月11日,乃木希典率第二師團登陸屏東枋寮,佔領東港、鳳山後。 10月20日,當日軍「南進軍司令部」準備以兩師團之兵力圍攻台南城之際,劉永福棄守台南城內渡清國廈門,台南士紳懇請巴克禮牧師及宋忠堅牧師(Duncan Ferguson,1860 - 1923)向乃木希典將軍求和。10月20日夜間,巴克禮牧師引導日軍由臺灣府城小南門(別稱「鎮南門」,建於1725年,定型於1776年,是通往鳳山及高雄的要道,於1917年被拆除,所在地相當於今臺南大學附小,開山路與樹林街二段交會處附近)入城,使得日軍不費一彈不流血和平入城,此舉保全了五萬台南府城人免受日軍屠戮。

位在枋寮鄉大庄村番仔崙的乃木將軍登陸紀念公園。

第3任台灣總督[編輯]

乃木希典因參加中日甲午戰爭與隔年平定台灣的乙未戰爭有功,1896年,台灣日治時期曾擔任台南守備隊司令、第2師團長。10月14日任第3任台灣總督(1896年10月14日-1898年2月)。乃木上任之前,台灣爆發霍亂,日本官員都單身上任。乃木的母親壽子與夫人為了安定人心,堅持與乃木同行。明治天皇非常感動,請皇后召見已經69歲的壽子,勸她不要隨行。但壽子上告皇后,她說台灣的女子大多沿襲中國的惡俗,在孩童時就迫纏足,她希望去台灣推廣「放足」(解纏足)。明治皇后聽了後更加感動,只能勸老夫人到台灣後要保重身體。壽子來台後兩個月,就因惡性瘧去世,她死前堅持不准移葬日本,而要埋骨台灣,墓址就在三板橋町日本人墓園(今日台北林森北路與南京東路交叉口),1901年遷回日本。

乃木希典擔任第3任台灣總督期間,制定了三段警備法,確立了「以台治台」策略。然任內發生高野孟矩事件,導致「日本帝國憲法是否適用於台灣」的爭議。1896年12月,爆發陸軍少尉結城亨與其部下21人,於花蓮新城遭到太魯閣族殲滅,史稱新城事件

1897年春,乃木希典利用回國之機,向當時的日本首相松方正義及軍界、政界的少數要人談了日本在臺灣的處境及自己的想法。他在對友人的信中抱怨日本統治台灣一事:「就像乞丐,討到一匹馬,既不會騎,又會被馬踢。」認為台灣是塊燙手山芋。他建議將臺灣賣給英國,這樣既可甩掉一個包袱,又可獲得一大筆錢,一舉兩得。當時的日本政府正處於財政危機當中,乃木的建議引起了首相松方的興趣,但卻遭到了日本內閣中強硬派的反對。

乃木對出售臺灣一事一直沒有死心。為達到甩賣臺灣的目的,乃木私下與英法官員進行了秘密接觸。當時英國佔領的殖民地甚多,殖民地的管理已使英國當局頭痛不已,對購買臺灣興趣不大,因此,日本與英國的這筆交易沒有正式談就夭折了。法國則不同,1884年法國曾兩次侵犯臺灣,但都未能得逞。得知日本想出售臺灣的消息後,法國人十分感興趣。雙方的外交官員經過討價還價,初步確定臺灣的售價為1.5億法郎。

1898年,伊藤博文重新成為日本首相,在他主持召開的軍政要員會議上,乃木希典再次提出將臺灣賣給法國的建議,日本外務省的官員也在會上彙報了與法方會談的情況。乃木還在會上慷慨激昂地說:「臺灣併入日本之後,日本分文未賺到不說,反而犧牲了許多人的生命。日本無力改變臺灣人的中國情結,也難以在臺灣取得經濟上的收益,更無力治好臺灣,這個賠本的事情不能再做了,乾脆將臺灣賣給法國。」幾位日本軍政大員也在會上發言贊同乃木的主張,日本國會因此一度出現以一億日圓的價格將台灣賣給中國或法國的想法,稱為「台灣賣卻論」。

幾個人發言之後,曾任日軍參謀本部參謀的兒玉源太郎起立發言反對:「我覺得不是臺灣不好治理,而是我們管理的官員無能。如果首相覺得政府中找不到治理臺灣的總督,我願前往。」伊藤博文當即表態:「那好,臺灣不賣給法國了。我任命你為第四任臺灣總督,臺灣的事情,全權委託給你處理。」 由於兒玉源太郎等人的堅決反對,日本將臺灣售給法國的計畫流產了。

1898年,乃木希典對總督一職感到厭倦而辭職。因兒玉源太郎強烈反對賣掉台灣,甚至向伊藤博文立下軍令狀,致使伊藤博文當即表態不會賣掉台灣且改任命其為第四任總督,乃木希典因而離開台灣。

日俄戰爭[編輯]

  • 1904年2月6日,日俄戰爭爆發,乃木出任第3集團軍司令官,並晉升為陸軍大將,負責指揮旅順會戰
  • 5月29日登陸大連灣,爭奪旅順。但在他登陸前二天的5月27日,他服役於第2軍的長子乃木勝典中尉在金州(在旅順北方)的南山戰役中受傷死亡。明治天皇為保留乃木家的香火(乃木有四名子女,但有二位在幼時夭折),擬詔回與乃木同行的次子乃木保典少尉,但乃木父子聯名上書請求繼續參戰。
  • 11月27日,日軍進攻旅順203高地(今旅順猴(後)石山)(高地長不到250米,寬僅30多米,因海拔203米而得名,可俯瞰旅順軍港)。
  • 11月30日,乃木次子保典少尉戰死在203高地西北坡。
  • 12月5日,乃木駕著機槍逼迫士兵以「肉彈」戰術衝鋒肉搏(日軍以手綁白幡為記),退縮者立地處決,最後進入刺刀肉搏戰,最後奪取203高地。203高地爭奪戰中,日軍共出動兵力 6.4 萬人,死傷 1.7 萬人,俄軍則無一人倖存,傷亡5千人。12月5日傍晚,日軍開始炮轟旅順市區,及港口中帝俄退守旅順港的殘餘艦隊。
  • 1905年1月,日軍占領了203高地之後,從山上向旅順城區和港口猛轟,停泊在港裡的俄艦全被擊毀。俄軍的城防司令也被炸死。俄軍遼東地區總司令官施特塞爾投降。
  • 乃木攻下高地後,日軍在頂峰修建了一個炮彈型的紀念碑,乃木賦漢詩紀念:「爾靈山(乃木希典為203高地取的名,203之諧音)險豈難攀,男子功名期克堅,鐵血覆山山形改,萬人齊仰爾靈山。」此碑現在仍在白玉山上。
  • 1905年3月,乃木參加了奉天會戰
  • 日俄戰爭中的一段時期,乃木希典因病由兒玉源太郎代為指揮。有人認為若非如此,旅順也攻不下來。
  • 1906年被任命為軍事參議官。
  • 1907年,因戰功而昇為伯爵。

「學習院」院長[編輯]

由於在旅順攻打戰中日軍死傷慘重,因此當時乃木已起自殺請罪之念,並向明治天皇請辭。但明治天皇不許,並任命為學習院院長,負責教導皇孫裕仁(即後來昭和天皇)。乃木希典於學習院院長任內,推行軍事式教育,而且對裕仁亦很嚴格。據說當時明治天皇命乃木希典任院長時曾說過「你為朕失去了兩個兒子,現在朕將這班孩子交給你。」

逝世[編輯]

乃木希典一直任學習院院長,1912年7月30日明治天皇駕崩,1912年9月13日明治天皇出殯當天晚上,乃木希典的妻子靜子首先以刀刺自己的胸部自殺,接著乃木希典切腹,然後再切斷自己的頸動脈,死亡。享年62歲。遺有《乃木希典日記》。

乃木的殉死對他所教導的皇孫裕仁產生了重大的影響。現在學習院大學內仍留有命名為「乃木館」的當時的學生宿舍一部份。

自殺當日之乃木夫妻

殉死的影響[編輯]

乃木希典紀念郵票

乃木希典為天皇自殺,被日本人稱為「殉死」。乃木希典也成了「武士道」精神的象徵。死後當局為他在其故居等多地建「乃木神社」,宣傳武士道精神。

乃木希典的殉死後來被許多日本作家作為題材寫進文學作品中,如:

評價[編輯]

日本陸軍軍人谷壽夫在《日露戰爭之政戰略機密戰史》(出版書名為《機密日露戰史》)內記錄多方面對乃木多有不滿批評,在戰後,由於受到司馬遼太郎作品《坂上之雲》的影響,有論者開始評價乃木希典是無能的「愚將」。黃昭堂《台灣總督府》一書敘述了乃木希典擔任台灣總督期間對台灣人民的鎮壓與政治腐敗,並批評乃木希典「政治無能」。乃木在臺灣總督任內總督府的財政主要靠鴉片專賣,然而蔡焜燦台灣人與日本精神》一書,卻說明乃木希典極力匡正官吏的風氣,本身以身作則,甚為清廉節儉;同時也極力禁止日本人對台灣人民施虐或進行不公平交易的行為。對於乃木希典能力與作為的爭論,至今仍然持續。

旅順之戰的爭論[編輯]

司馬遼太郎為首的批判[編輯]

  • 在旅順攻擊要塞,乃木對沃邦創立的世界陸軍常識反其道而行之。
  • 把司令部過於設在後方,對前線的慘狀一無所知。
  • 第一次攻擊時的選中防禦強勁的東雞冠山和盤龍山的中央突破實際是紙上談兵。
  • 如果早早拿下203高地,那麼就能對俄國艦隊進行炮擊,不拿下要塞也能完成作戰目的,但是乃木堅決反對拿下高地,一定要去攻下要塞。
  • 乃木是把指揮權交給兒玉才拿下203高地,之後兒玉又還回了權力於是傷亡才這麼慘重。
  • 可以留下足夠的兵力看守要塞,第三軍不管要塞繼續北上。

擁護乃木的意見[編輯]

  • 沃邦的理論已過了200年不再實用了,而實際上乃木熟讀了大量當時的歐洲軍事理論。例如沃邦的書中說的要塞是高築城壁放上大炮,並不是旅順那種有塹壕和鐵絲網,被火力猛而發射間隔短的火炮和機槍保護的要塞。
  • 除了大量犧牲步兵外,突破要塞的有效辦法到第一次世界大戰才發明出來(足夠的重炮或突擊群戰術)。
  • 司令部設置得離東雞冠山只有3公里,離前線過遠之說不成立。
  • 旅順要塞在各個方向上有著同樣的防禦力,並不是東雞冠山才防禦強有力。
  • 就算一開始將目標設定為203高地,也免不了巨大的傷亡,而且反對攻擊203高地的不只是乃木,大山嚴和兒玉也一樣反對,所謂兒玉主張打203高地是後世的編造。打203高地純是上級滿洲軍部的強硬命令所致。
  • 如果留下足夠的兵力,至少需要4萬,那樣第三軍也對於奉天會戰無足輕重了。
  • 兒玉的重炮變動僅是指後備部隊的重炮,司馬遼太郎的小說中所寫的將28CM重炮改換目標攻擊203高地並不是事實。
  • 相較於第一次世界大戰西歐各國為了探索戰壕戰的戰術,而由嘗試錯誤戰術而浪費的人命來看,乃木的表現算是及格。

家族[編輯]

  • 妻:乃木靜子(湯地七)
  • 子女
    • 四位兒女都沒有後代。
  • 養子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福岡徹. 軍神 乃木希典の生涯. 文藝春秋. 1970. 
  2. ^ http://cwdhf.blog.hexun.com/19795785_d.html
  3. ^ 據《乃木希典日記

來源[編輯]

書籍
  • 松下芳男 著:『乃木希典』 新裝版(吉川弘文館,1985年)
  • 日本博學倶楽部:『日露戦爭・あの人の「その後」』(PHP文庫,2004年)

外部連結[編輯]

前任:
桂太郎
台灣總督台灣守備隊司令官
台灣軍司令官

1896年-1898年
繼任:
兒玉源太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