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薄熙來
VOA-Bo Xilai.jpg
任期
中國共產黨第十七屆中央委員會
2007年10月22日-2012年4月10日
總書記 胡錦濤
任期
2007年11月30日-2012年3月15日
副職 王鴻舉 黃奇帆(市長)
前任 汪洋
繼任 張德江
任期
2004年2月29日-2007年12月29日
總理 溫家寶
前任 呂福源
繼任 陳德銘
任期
2001年1月-2004年2月
書記 聞世震
前任 張國光
繼任 張文岳
任期
1992年8月20日-2000年8月22日
書記 曹伯純 於學祥
前任 魏富海
繼任 李永金
個人資料
性別
出生 1949年7月3日1949-07-03(66歲)
 中華民國北平市中國共產黨 中國共產黨解放區
籍貫 山西省定襄縣
國籍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國大陸
政黨 中國共產黨 中國共產黨(1980-2012)
父母 父親:薄一波
母親:胡明
親屬 薄熙永(兄長)
配偶 李丹宇(1976年至1984年,離婚)
谷開來(1987年至今)
子女 薄望知(1977年由李丹宇所生)
薄瓜瓜(1987年由谷開來所生)
居住地 秦城監獄(2012年至今)[1]
學歷 研究生
母校 北京市第四中學
北京大學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
職業 政治人物
專業 世界史、國際新聞
信仰 不明
網站 新華網薄熙來簡歷

薄熙來(1949年7月3日),中國共產黨副國級領導人山西省定襄縣人,生於北京市中共元老薄一波次子。中共第十六、十七屆中央委員,第十七屆中央政治局委員,2012年9月被開除黨籍。歷任遼寧省大連市市長、中共大連市委書記、遼寧省省長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部長,中共重慶市委書記等職務。

重慶市原副市長王立軍出逃美國駐成都總領館事件溫家寶總理在全國人大記者招待會上表態等影響,2012年3月15日,薄熙來被解除中共重慶市委書記職務[2],同年4月10日被停止中共中央委員和政治局委員職務,接受中共中央紀委調查[3],並於同年9月28日被開除黨籍、公職並以其涉嫌犯罪問題及犯罪問題線索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4]。同年10月26日,薄熙來的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職務被重慶市人大常委會罷免。同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檢察院決定對薄熙來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

2013年7月25日,濟南市人民檢察院山東省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就薄熙來涉嫌受賄貪污濫用職權一案提起公訴[5]。2013年8月22日8時30分,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五法庭公開開庭審理薄熙來受賄、貪污、濫用職權一案,庭審首日,薄熙來對檢察院的受賄、貪污指控予以否認[6]。2013年9月22日,薄熙來被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以受賄罪貪污罪濫用職權罪判處無期徒刑。2013年10月8日,中國官方媒體披露薄熙來在上訴期限內不服判決,提出上訴,薄熙來案正式進入二審。2013年10月25日上午,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薄熙來受賄、貪污、濫用職權案二審公開宣判,裁定駁回上訴,維持一審無期徒刑判決。

早期生活[編輯]

薄熙來1949年出生於中國北平市(後改稱北京市)[7];1956年9月就讀於北京市第二實驗小學,當時曾與中共高層領導人劉少奇女兒劉平平同班,班主任是關敏卿[7];1966年就讀於北京市第四中學[7]。1966年10月文化大革命爆發後,和二姐薄潔瑩隨父母前往廣州避難。1967年1月父母先後被紅衛兵抓回北京[8]

1968年1月至1972年11月關押在北京市立水橋北苑少管所,進「可教育好子女學習班」參加勞動[9]。1972年成為北京市二輕局五金機修廠工人,後於1978年參加高考考進北京大學,於歷史系世界史專業本科學習[10]。在研究生恢復招生之後,於1979年進入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10]

1980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82年從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畢業,獲得碩士學位。後歷任中共中央書記處研究室、中共中央辦公廳幹部。[10]

早期政治生涯[編輯]

20世紀80年代,薄家重獲政治影響力。薄一波先後擔任國務院副總理和中央顧問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推動改革開放的發展,人稱「中共八大元老之一」[11]。薄一波儘管贊成實行更為寬鬆的經濟政策,但在政治上很保守,曾在六四事件期間贊同使用武力對付示威者[11]。事件過後,薄一波確保江澤民接替鄧小平黨領導的職位,90年代輔佐江鞏固權力[9]。薄一波直至2007年去世,一直是黨內的顯赫人物,為兒子的塑造職業生涯帶來影響力[11]

大學畢業後,薄熙來被調到中南海工作[9],就職於中共中央書記處中央辦公廳研究室[9],不久後調任遼寧省大連市金縣(現金州區)黨委副書記[9]。接受《人民日報》採訪時,薄熙來表示,他的姓帶來了職業生涯的障礙。他表示:「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人們被迫對我持保留意見」[12]。薄隨後擔任副書記,之後擢升為大連經濟技術開發區和金州區黨委書記,1990年成為大連市市委常務委員會成員和大連市副市長,1993年成為大連市市委副書記兼市長,黨內地位不斷提升[9]

遼寧從政時期[編輯]

大連市領導[編輯]

薄熙來曾任中共大連市委常委,大連市人民政府副市長,中共大連市委副書記。1992年任大連市代市長,1993年起任大連市市長,1995年6月當選為中共大連市委副書記,1998年1月連任市長。

薄熙來主政大連期間,大量吸引外資,積極改善大連的自然環境、市容市貌和基礎建設,致力於將大連從傳統計劃經濟的工業城市向旅遊城市和國際會議及展覽中心轉型,使大連在其執政期間的經濟增長速度明顯快於東北其他城市,並使大連成為了中國北方地區經濟最發達的城市之一,中國東北地區的第一大經濟城市,中國東北地區經濟最有活力的城市,中國東北地區的最宜居城市和中國大陸的最宜居城市之一。[13] 期間,他提出「經營城市」「不求最大,但求最好」等口號,意圖促進城市增值並進而吸引外來投資、發展各類產業。大連在他治下,創建了大連足球節,大連美容美髮節等,使大連在原先老工業基地的基礎上,成為了一座北方的國際會展中心,也被稱為「北方明珠」。[14]前香港《文匯報》駐大連記者姜維平認為,薄熙來主政大連期間,大連的城市建設的確取得了成績,如「城市變大了,大樓變高了,草地變綠了」。

當2001年薄熙來調離之時,大連市民蜂擁而至為其送行,據說200米的路,薄熙來走了1個小時。薄主政大連期間,大連的房價增長了十倍還要多,「90年代初中期,還是1000元左右一平方米,到本世紀初已經有不少過萬了」一位「九五」期間曾負責城建的官員在接受CBN記者採訪時說。1999年大連被評為中國首批旅遊城市,時任國家旅遊局局長的何光偉給大連旅遊定位為「浪漫之都」;到21世紀初,再被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和國家旅遊局共同授予中國最佳旅遊城市。[15]

時任遼寧省委書記的聞世震表示「個別幹部搞形式主義,搞所謂政績工程、形象工程」,「我從不說不要城市建設,但要避免『城市建設得像歐洲,農村發展像非洲』的現象,如果城鄉差距長期存在,就沒有體現維護最廣大人民的利益。」 。[16]

十五大[編輯]

1997年中共十五大期間,家人為確保薄熙來晉升為中央委員會成員,發動了一場不成功的運動。儘管中國不贊成建立裙帶關係,但薄一波對兒子的野心街知巷聞[17]。薄一波有著革命先輩的後代應該當高官的先進理念,出眾學歷讓薄熙來擊敗哥哥薄熙成,成為家族代表[17]

為了在十五大期間擴大薄熙來選舉的影響力,家人們開展了一場全國性運動,宣揚薄擔任大連市市長所做的「成就」[17]。他們委託作家陳祖峰把薄熙來描繪成是「亨利·基辛格一般的政治家,有著艾爾·戈爾的環保意識,獲得民眾對黛安娜王妃般的愛戴[17]。」雖然有宣傳活動,但薄熙來在遼寧代表團卻沒有席位,最後要由薄一波幫助他在陝西代表團獲得席位,但年輕的薄熙來始終無法晉升[17]

此外,薄熙來在第十五屆中央委員會委員候選確認票中位列倒數第二,這讓他遭受到重大的政治尷尬[17]。薄熙來未能當選的原因在於黨內一般反對裙帶關係[17]。此外在大連任職期間,薄熙來利用餘下的省財政金額為沿海城市採購的「特殊照顧」引發怨恨[17]。他認為親屬為了和李鐵映抗衡,把他的黨派利益鎖住了,這給他的升遷製造了障礙[17]

遼寧省省長[編輯]

1999年9月薄熙來改任中共遼寧省委常委、遼寧省大連市市委書記。2001年1月任遼寧省副省長、代省長。2001年2月當選為遼寧省省長。同年10月當選為第九屆中共遼寧省委常委、副書記。2003年1月當選遼寧省省長。

2001年,遼寧省省長張國光身陷腐敗醜聞,這為薄熙來帶來了升遷機會。早期十五大期間,薄一波薄熙來父子協助時任總書記江澤民,準備強迫政治對手喬石退休。薄家也支持1997年江澤民的「三講」運動,該運動旨在加強黨的政治信念,促進黨的內部團結。然而該運動被評論員認為平淡無奇,也沒能在黨內部獲得普遍接受。薄家堅定支持江,讓薄熙來受到江的好感,爭取到空缺的遼寧省省長的職位。2001年張國光被逮捕和撤職後,薄成功擔任代省長,2003年正式出任省長一職直至2004年入選中央委員會。

薄熙來主政遼寧期間是瀋陽市案」及其相關案件的審理時期,期間一批省市級腐敗官員落馬,而任內在處理仰融案時引起爭議。2004年,薄熙來被調離遼寧省,調往北京擔任中國商務部部長。

在其任內的最後時期,中國國務院提出了「振興東北」的經濟戰略。東北地區一度被稱為中國「工業化的搖籃」。1980年,單是遼寧工業總產值就已超過廣東省兩倍。然而,東北地區在改革開放的浪潮中被遺忘,只能看著南部和東部沿海省份的繁榮發展,經濟很大程度上仍依賴於國有企業,停滯不前,失業率和待業職工數量較高,振興計劃旨在恢復該地區的傳統產業,加深與韓國和日本的貿易關係,鼓勵兩國的投資,選拔城市實驗自由貿易區。2004年據官方媒體報導,遼寧省的外國直接投資自2003年振興東北戰略推行以來增長了近一倍。

儘管薄主政大連和遼寧期間建立了聲譽,是一個相對清廉的政治家,卻無法倖免於腐敗的指控[18],尤其是慕馬腐敗案的舉報人、遼寧記者姜維平在調查報導中揭露出薄從中獲益的政治醜聞[19]。然而薄並未直接捲入該醜聞,但江澤民[?!錯得離譜]指控薄向親朋戚友提供政治掩護[19]。江澤民[?!錯得離譜]最初因莫須有的罪名被判八年徒刑,薄因而受到譴責,後迫於國際壓力在五年後被釋放[20]。華晨中國汽車前執行長仰融捲入與國有財產當局的爭執後出逃美國,他曾指責薄幹涉他在北京的司法程序。此外,薄與時任遼寧市委書記聞世震公開發生衝突。聞據報曾薄「開發的中國城市像歐洲,農村像非洲」,甚至在2004年薄離開遼寧後舉行宴會慶祝。

薄熙來在擔任遼寧省省長期間,與蟻力神董事長王奉友等關係良好,曾多次視察蟻力神公司。中國商務部於2006年8月,部長薄熙來任內,頒給蟻力神直銷執照,被批准於遼寧省內14個市行政區域從事直銷活動。由於之前有疑似添加西藥的問題,且蟻力神從未有過直銷經驗,此舉令直銷業界感到驚訝。[21]

十六大[編輯]

2002年十六大期間,薄的年齡、任職領域和背景符合成為2012年掌管大權的「第五代領導人」潛在候選人資格。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和民粹主義團派候選人、河南省省長李克強被認為是他的競爭對手[9] 。早在五年前的十五大,薄一波為兒子賣力宣傳,薄家也受到江澤民的恩惠。但是,薄明確支持江澤民讓政治對手們不願意支持他的提名[9] 。最終,儘管薄仍是首要競爭者,習和李仍是接替胡錦濤最高領導人職位的主要候選人[9]

商務部部長時期[編輯]

2007年,薄熙來與美國商務部長卡洛斯·古鐵雷斯會面

2002年,胡錦濤接替江澤民的黨總書記職務,薄熙來在溫家寶內閣中被任命為商務部部長,接替因身體原因退休的呂福源。薄兼任中國共產黨第十六屆中央委員會委員。

薄擔任商務部長所推行的限令顯著抬升他的國際形象,引起國內外媒體的關注。外表英俊、口齒伶俐、處事豁達的薄從市政官員擢升為中央政府官員,受到媒體的大肆誇耀,這提升了他的「政治明星」地位[22]。薄的政治形象被認為背離了北京領導層的嚴肅和保守。年輕活力、親近民眾、受到女記者歡迎的薄在政治上的崛起堪比約翰·甘迺迪[23]

薄擔任商務部長期間限制外商在華投資的持續增長。他每天的日程主要是接待外國來賓和政要。擔任部長期間,薄操著一口流利的英語。在跟美國官員會面時,據稱薄告訴糾結中的口譯員不要翻譯了,中國官員聽得懂英語,翻譯簡直浪費時間[22]。2004年5月和其他幾個部長,陪同溫家寶總理出訪歐洲五國。美對華貿易政策也引發了顯著的爭端[22]。薄保持著希望和解的自信態度,出席了在華盛頓舉行的會談,與美國同行進行實質性討論,簽署智慧財產權、服務業、農產品、食品安全和消費者保護協議[22]

薄熙來還監督部位的結構調整,與國家經濟與工商局和國際貿易部合併。薄試圖平衡給予外國投資者和國內商業機構的關注。他開始應對很大程度上依賴外企的零售部門的失衡。他制定計劃保護中國產業在國內的競爭地區,以防被外資企業迅速排擠[24]

但有報導指當時分管商務的國務院副總理吳儀與薄熙來交惡,並在2007年以"裸退"阻止薄熙來接任其副總理職位。[25] 2007年,由於參與指揮鎮壓法輪功,薄熙來作為在任的商務部長,在澳大利亞被判酷刑罪[26]

十七大[編輯]

2007年10月的十七大上,薄熙來獲得中央政治局職位[27]。隨後他卸任商業部長,接任重慶市委書記。而薄熙來的前任、政敵汪洋被再次調任廣東省委書記。

當時的重慶面臨著空氣污染和水污染、民眾失業、公共衛生條件差、三峽大壩併發症等問題[8]。有關人士分析,胡錦濤想趕在問題愈演愈烈之前將盟友轉移出重慶[8]。薄起初不願意前往重慶,對新職務很不滿意。他反而希望成為副總理[28],但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和副總理吳儀反對讓薄上任副總理,特別是吳怡是喜歡自我宣傳的薄的關鍵點[29],溫家寶指出法輪功信徒對薄的國際訴訟案是阻止其擢升的障礙[8]

十七大一個月後的11月30日薄正式主政重慶,儘管汪洋已在11月13日騰空職位[30]。儘管有人認為這種轉移是從中央政府放逐到內陸地區,維持了薄的傲慢感知和對北京觀點的高調滑稽行為[8],其他人則認為讓政治局主政直轄市是為了宣傳[30][31]

重慶市委書記時期[編輯]

重慶模式[編輯]

打擊黑社會[編輯]

薄熙來主政重慶期間,發動打擊有組織犯罪和腐敗的「打黑」持久戰。2009年-2011年間,大約有5700名在清掃行動被誘捕,包括商人、警察、法官、政府官員和薄的政敵[32][33][34]。行動由曾經在遼寧與薄共事的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監督[35]

文強是行動的重點對象之一,是自賀國強和汪洋以來表現突出的市政官員。文強擔任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長達16年,因一連串的罪名被審判和定罪,最終在引人注目的審判中被判死刑。與當時流行觀點相反的是,該運動是薄熙來的自我宣傳。中國觀察員林和立認為,這種大規模的鎮壓可能已經得到包括胡錦濤的中央領導人的批准,薄更加注重讓重慶成為其他地區的榜樣,好讓自己從成功的政治領導中獲益[36]

打黑行動讓薄獲得國家的認可和重慶市民的讚譽,特別是歷史上重慶是犯罪活動的中心。與一般無起色的正統政治家相比,薄所做的這些事贏得了身為政黨老大的聲譽。打黑行動的明顯勝利讓薄贏得「明星地位」,導致全國範圍內掀起打黑行動。藉助該行動,薄贏得吳邦國賈慶林李長春習近平周永康等政治局常委的支持,他們訪問了重慶或是讚揚薄在2010年-2011年之間的成就。

但是,薄的行動被批踐踏司法程序的正常運作,侵蝕法治。當局在行動中隨意拘留個人,大約有1000人被送去勞改[37]。有律師收到恐嚇和騷擾,至少有一個律師在案件中被判18個月的有期徒刑[38]。指控也讓酷刑逼供的使用浮出水面。此外,行動期間被扣押的資產據稱用於薄的社會住房計劃。《華爾街日報》報導行動為國庫輸送110億美元。在逃商人李俊聲稱他成了薄的反腐敗行動的對象,因為他曾政府有過土地糾紛。被綁架後受盡折磨、其產業中價值700億美元的財產被沒收後,他放棄了向政府要地的要求[39][40]

宣揚紅色文化[編輯]

主政重慶期間,薄推行一系列宣揚毛澤東思想的運動,重振「紅色文化」,提升公眾士氣。活動要求宣傳傳頌毛澤東語錄、唱紅色歌曲、播革命電視節目和歌劇,鼓勵學生參照文化大革命上山下鄉運動到農村工作[41]。運動期間薄和市文化局發起「紅歌活動」,要求每個區、政府部門、商業企業、教育機構、電台和電視台唱「紅歌」,讚美共產黨所取得的成就。薄表示要用毛澤東時代馬克斯主義的回歸重振城市[42][43][44]

60周年國慶日前夕,薄向全市1300萬手機用戶發送「紅色簡訊」[45]。新華社報導,薄的簡訊一般來自毛澤東的紅寶書,包括「世界是我們的,做事要大家來」、「世界上怕就怕認真二字,而共產黨就最講認真」等[46]。薄還讓市政管理員豎立新的毛澤東塑像[47],同時為底層人物提供社會保障住房[48]。有學者將其稱為毛澤東思想在中國共產黨民族精神中復甦的範例[49]

對紅色文化的反應兩極分化。薄對毛時代文化的復興和相伴而行的社會福利計劃,受到重慶社會中下收入階層的歡迎,使得薄成為當之無愧的馬克思主義者和新左派。透過強調物質財富,薄把城市變成所謂的「真正社會主義遺產」而受到讚揚[50]。一些退休幹部極為受鼓舞,表示希望向後代傳播「革命精神」,其他人則把它當作歌頌共產黨對國家經濟發展所在貢獻的手段[51]。但也有知識分子和改革派在內的批評者認為,活動是一種倒退,好像讓人覺得「被淹沒在一片紅海中」,痛苦的文革回憶再次湧上心頭[50][52]。一些中層官員因不堪組織紅歌比賽活動的鋪天蓋地的壓力而自殺。批評者譏諷薄是「小毛澤東」[53]

社會政策[編輯]

薄的重慶模式基石涉及一系列旨在縮短貧富差距、緩解城鄉差距的平等社會政策。薄推行「紅色GDP」的概念——該經濟模式體現了共產主義的平均主義,並建議如果經濟發展類似於「烤蛋糕」,那麼首要任務應該是平分蛋糕,而不是把蛋糕做大[54]

為此,該市斥資158億美元興建公寓樓供剛畢業大學生、農民工和低收入居民居住[55]。2007年,重慶和成都等城市被選為減少城鄉差距、城鄉居民一體化項目的試點城市。當下的中國戶口制度將公民劃分為農村戶口和城市戶口,這種區別不但決定他們的居住地,還會影響到他們的教育機會、醫療福利、稅收和財產權利,有效地把他們劃分為「二等公民」。2007年重慶3200萬居民中僅有27%持有城市戶口,而該項目旨在讓農村居民更容易獲得城市戶口,目的不僅在於社會平等,而且也能讓政府開發未被充分利用的農村土地。在薄的領導下,重慶建立土地交易所,讓鄉村能賺取積分最大化農田[56]

薄的社會政策在2008年11月引發計程車罷工,8000名計程車司機上街兩天抗議高收費、惡性競爭和燃料成本上升。類似的群體性活動在中國經常被鎮壓,甚至有時更加激烈。官方媒體不時指責工人騷亂犯策反罪[57]。然而,薄的政府與示威者和市民舉行了一次電視圓桌對話,同意組建工會。他對局面的處理讓他贏得相對內斂和進步的領導者的讚譽[58][59]

經濟政策[編輯]

領導風格[編輯]

儘管薄的宣傳活動贏得了民眾的支持,但他的領導風格被下屬、市委官員、學者、記者和其他專業人士形容為「宣傳家」、「狠」和「傲慢」[29][52]。《紐約時報》的麥可·瓦恩(Michael Wines)寫道,儘管薄擁有「驚人的魅力和深厚的智慧」,但這些特質被「學習對散落在權力之路中生活的危機漠不關心弄偏......薄先生無情地站了出來,即便體制內缺乏確保最強之人晉升的正式規則[29]。」薄給了政府官員繁重的任務,要求他們整個星期沒日沒夜的工作[52]。據報他曾深夜叫下屬開會,公開批評和羞辱那些他看不慣的下屬,甚至毆打那些沒有遵循他要求的下屬[29]。《每日電訊報》援引一名心理學家的話,表示薄上台後「患抑鬱症、自焚和自殺的官員數量上升......現在的官員占據尋求輔導的患者數量的最大份額[52]。」

2009年年底,中國中央電視台知名電視調查欄目播出薄熙來打黑除惡專項行動的焦點報導,表達出的關心明顯無視法律程序。對此,薄利用他的關係讓該節目的主持人暫停轉播,導播被迫切換到另一節目。其他公開反對薄的行為也遭到報應[29]。來自北京的律師李莊2009年因抗辯薄的打黑目標過半而被判處2年6個月有期徒刑(後改為18個月)[29][60]布魯金斯學會學者程里表示,「沒有人真正信任(薄熙來):很多人都害怕他,其中包括一些被認為有權力基礎的太子黨[29]。」

竊聽行動[編輯]

薄發起了一場大型的電子監控行動,以協助打黑除惡專項行動,重慶市警察局長王立軍擔任這項國家資助項目的設計師,該項目被官媒形容為「覆蓋電信網際網路的綜合配套竊聽系統」[61]。系統涉及竊聽和網際網路通信監控,其設計獲得網絡安全專家、防火長城建設關鍵人物方濱興的幫助[61]

據《紐約時報》報導,竊聽行動不僅針對當地罪犯,還涉及包括國家主席胡錦濤在內中共最高領導人之間的通信[62]。消息人士表示薄熙來企圖監控所有到訪過重慶的中央領導人,以便更好了解他們對自己的看法[61]。2011年8月,胡錦濤與紀委官員馬馼之間的電話通話被薄竊聽。竊聽透露的解釋引來了中紀委的嚴格審查[61]。已有人表示事件播下了不信任的種子,對薄和王的內訌起到關鍵作用。據稱王曾用同樣的辦法竊聽薄。據稱該行動於2012年隨著薄的下台而結束[61]

尼爾·伍德之死[編輯]

2011年11月14日,英國公民尼爾·伍德被發現死於重慶南山麗景度假酒店客房。當時地方當局宣布其死因為飲酒過量,但他的家人表示尼爾並不嗜酒。正式死因並未仔細勘驗,直至幾個月後尼爾·伍德確定為死於他殺,薄熙來牽涉其中[63]

尼爾·伍德是與中共政治家有關聯的西方企業中介人[63]。他是薄家的長期助理,據稱他跟薄熙來的妻子谷開來有過親密關係,並幫助夫妻倆的兒子薄瓜瓜取得英國哈羅公學的學位[64]。海伍德還涉嫌充當薄家的中間人,協助他們將大筆資金秘密轉移到海外[65]

2011年10月,據報導尼爾·伍德與薄妻谷開來有商務糾紛,尼爾要求為他的服務提供更高的佣金[66][67],否則公開薄家的業務往來和預計總額超過1.36億美元的海外資產。海伍德當時據稱被谷開來及其助手毒殺[68]

涉及買賣器官及屍體[編輯]

2012年,法新社、香港《蘋果日報》報導了薄熙來谷開來涉及販賣器官屍體[69],中共中央對此早有掌握,因此2012年2月王立軍事發後,迅速查封遼寧省大連市有關人體標本廠[70]

據奧地利國家新聞社(APA)、奧地利標準報報導,薄熙來的副手王立軍涉及參與數千例活摘器官案;掌管公安、檢察、司法、武警系統的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法委周永康、中共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等人,主導了活摘器官的系統運作與利益[71]紐約郵報》2014年8月引述資深中國專家葛特曼的調查指出,周永康是摘取器官系統中的重要人物之一,且中共最高層皆知情[72]。 前衛生部長黃潔夫3月15日向媒體公開指出,「周永康是『大老虎』,周永康是我們(中央)政法委書記……那死囚器官的來源是從哪裡來的,不是很清晰了嗎?」他還稱,是在上一屆胡錦濤、溫家寶及這屆的習近平、李克強兩屆領導人的支持下,作出取消死囚器官移植的決定[73]

被迫下台及事件餘波[編輯]

2012年2月9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辦公室應詢答問時表示,重慶市副市長王立軍於2月6日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滯留1天後離開。有關部門正在對此進行調查。[74]

2012年3月14日,時任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兩會」記者招待會上公開要求重慶市委市政府就王立軍事件進行反思並吸取教訓[75]

2012年3月15日(即中國「兩會」結束後的第二天),中共中央決定,薄熙來不再兼任重慶市市委書記、常委及委員職務,由國務院副總理張德江兼任重慶市委委員、常委、書記[76]

2012年4月10日,中共中央決定,停止薄熙來擔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職務,由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對薄熙來立案調查。官方媒體新華社的授權發布消息[3]公安機關對「尼爾·伍德死亡案」進行了複查,薄熙來妻子谷開來(官方通報中稱其「薄谷開來」)與海伍德有經濟利益矛盾,有證據證明海伍德死於他殺,谷開來和薄家勤務人員張曉軍有重大作案嫌疑,二人涉嫌故意殺人犯罪,已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2012年9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並通過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關於薄熙來嚴重違紀案的審查報告》,決定給予薄熙來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對其涉嫌犯罪問題及犯罪問題線索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2012年10月26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公告[77]:重慶市人大常委會罷免了薄熙來的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職務,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法》的有關規定,薄熙來的全國人大代表資格終止,可移交司法。

2012年11月7日,中共十七屆七中全會確認中共中央政治局對薄熙來開除黨籍。

審判[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2013年7月25日,中國山東省濟南市人民檢察院向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就薄熙來涉嫌受賄、貪污、濫用職權一案提起公訴

2013年8月22日8時30分,山東省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五法庭公開開庭審理薄熙來受賄、貪污、濫用職權一案,濟南中院官方微博轉播了庭審情況[78][79]。庭審首日,濟南市檢起訴書稱,薄熙來受賄金額為2179萬元(人民幣,下同),貪污金額達到500萬元,數額巨大;薄熙來當庭對公訴人的受賄及貪污指控予以否認[6]

8月23日(庭審第二日),上午庭審期間公訴人當庭出示了相關書證,播放了2013年8月10日詢問證人薄谷開來的同步錄音錄像,宣讀了其妻子薄谷開來、法國人德維爾等證人證言,播放了相關視聽資料,證明谷開來用其收受徐明給予的購房資金,以231.86047萬歐元(摺合人民幣1624.9709萬元)在法國購買房產,薄熙來對此知情。下午開庭後,公訴人出示了相關書證、證人張曉軍等人證言、物證照片、被告人供述和親筆供詞等證據,證明薄熙來通過其妻和其子收受徐明支付的機票、住宿、旅行費用,償還信用卡欠款費用,以及購買的電動平衡車等,共計摺合人民幣443.1432萬元。另外,時任大連市城鄉規劃土地局局長的王正剛(另案處理)出庭作證。為保持庭審的連續性,經控辯雙方同意,法庭決定8月24日繼續開庭審理。[80]

8月24日(庭審第三日),法庭繼續就起訴書指控薄熙來貪污公款500萬元的事實進行調查,由證人王立軍出庭作證。在法庭上,王立軍稱被薄熙來一拳打破唇角。[81] 8月25日(庭審第四日),法庭繼續審理此案,薄熙來當庭稱王立軍「品質低劣」,表示他從未學過拳術。薄熙來承認自己處理相關問題有錯誤、有過失,表示濫用職權行為跟自己無關,把責任都推到谷開來、吳文康等人身上。當天上午10點55分庭審結束後,濟南中院在吉華大廈召開庭審情況通報會,由新聞發言人向媒體記者通報上午庭審的有關情況,並於當天下午休庭,次日繼續審理,同時薄熙來案全案法庭調查結束。[82][83]

8月26日(庭審第五日),在公訴方及被告人薄熙來作完最後陳述後,13時04分,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薄案審判長王旭光敲響法槌,宣告休庭,合議庭後將依法評議,擇期宣判[84]

9月22日[85][86],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做出一審判決:以薄熙來犯受賄罪貪污罪濫用職權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87][88]。9月23日,薄熙來提出上訴[89]。10月9日,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立案受理薄熙來上訴[90]。10月25日,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就上訴人薄熙來受賄、貪污、濫用職權一案作出二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一審無期徒刑判決[91][92]

11月17日,根據香港報紙《星島日報》報導,李望知近日透露了薄熙來在秦城監獄的近況。他表示薄熙來在秦城監獄的待遇都不錯,由醫護人員監護、陪同,可以通電話,過些日子就可以允許探視。[93]

大事年表[編輯]

文革時期
大連市長時期
遼寧省長時期
商務部長時期
重慶市委書記時期
王立軍事件
  • 2012年3月:
  • 2012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決定,停止薄熙來的中央黨職,由中紀委立案調查。
  • 2012年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決定,「雙開」薄熙來,移送法辦。
  • 2012年10月:
  • 2013年7月:濟南市人民檢察院向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就薄熙來涉嫌受賄、貪污、濫用職權一案提起公訴。
  • 2013年8月: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五法庭公開開庭審理薄熙來受賄、貪污、濫用職權一案。
  • 2013年9月: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就薄熙來受賄、貪污、濫用職權一案宣判,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相關人物[編輯]

家庭[編輯]

  • 薄一波,前中共元老之一,曾任國務院副總理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副主任。
  • 胡明,是薄一波的第二任妻子,原本是薄一波的秘書,在「文化大革命」期間「自殺」或「被自殺」。
  • 前岳父李雪峰(1907年1月19日~2003年3月15日),山西省永濟縣人,曾任「文化大革命」初期的中共北京市委第一書記。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
  • 前妻李丹宇(1950年~),中國山西永濟縣人。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的女軍醫。其父李雪峰,曾任「文化大革命」初期的中共北京市委第一書記、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94][95]。1976年和薄熙來結婚。1977年生下一子,名為薄望知(後更名李望知),1984年離婚。2012年9月,李丹宇突然自願接受《紐約時報》全球獨家專訪,其間講述了當年與薄的許多往事,包括展示當年薄寫給她的情書和一些合照,李丹宇評價薄熙來「生性善良」。
  • 長子李望知(1977年~),別名「薄望知」,曾就讀於北京大學法學院、美國哥倫比亞大學[96]。曾出席2013年8月的薄熙來案公審,現場旁聽案件審理過程。
  • 現岳父谷景生(1913年~2004年),中國山西省猗氏(今臨猗)人,中國共產黨黨員,「一二·九」運動主要領導人之一,中國人民解放軍少將。
  • 現妻谷開來(1958年11月15日~),山西省臨猗縣人,北京開來律師事務所、昂道律師事務所前主任。
  • 幼子薄瓜瓜(1987年12月17日~),學名薄京瓜,原本祖父起名叫薄曠逸。
  • 哥哥薄熙永(1947年~),化名「李學明」,曾任中國央企中國光大集團副總經理,2012年4月主動辭職。
  • 弟弟薄熙成擔任中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97]。另一弟弟為薄熙寧。
  • 同父異母姐姐薄熙瑩、姐姐薄潔瑩;妹妹薄小瑩,系北京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 大姨谷望江、谷政協、谷丹和谷望寧。谷政協曾任中國機械工業集團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98]。谷望江和谷望寧,在香港商界也頗有影響力。谷望江於1991年在香港開設喜多來集團,在香港八家私人企業擔任董事,在大陸擁有二十多間合資及獨資公司。谷望寧也在漢江全球有限公司擔任董事[97]

政界[編輯]

商界[編輯]

  • 徐明(1971年~),大連實德集團創始人及總經理。2012年3月,徐明捲入薄熙來事件,2012年9月19日王立軍庭審證實徐在重慶從事房地產開發和薄熙來和王立軍關係密切。
  • 尼爾·海伍德(英語:Neil Heywood,1970年10月20日~2011年11月14日),英國商人,生前曾長期居住在中國,與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一家關係密切。後與薄熙來家庭出現嫌隙。2011年11月,谷開來邀請海伍德到重慶,並將其下毒毒死。

其他[編輯]

相關作品[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Anderlini, Jamil. China court sentences former party chief Bo Xilai to life in jail. 金融時報. 22 September 2013 [24 September 2013]. "Bo will serve in the notorious Qincheng political prison" 
  2. ^ 處理薄熙來出現分歧‧江澤民胡錦濤角力‧北京滿城風雨,《星洲日報》2012年3月21日
  3. ^ 3.0 3.1 新華社:中共中央決定對薄熙來同志嚴重違紀問題立案調查. 2012年4月10日. 
  4. ^ 薄熙來獲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亞太日報》,2012年9月29日
  5. ^ 薄熙來涉嫌受賄、貪污、濫用職權案提起公訴. 新華網. 2013-07-25 [2013-07-25]. 
  6. ^ 6.0 6.1 薄熙來受賄、貪污、濫用職權一案開庭審理
  7. ^ 7.0 7.1 7.2 Garnaut, John. The Revenge of Wen Jiabao. 外交政策. 2012-03-19 [2015-06-03]. 
  8. ^ 8.0 8.1 8.2 8.3 8.4 "07SHANGHAI771, EAST CHINA CONTACTS ON LEADERSHIP CHANGES". 維基解密. 
  9. ^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Zhang, Wenxian; Alon, Ilan.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new Chinese entrepreneurs and business leaders = Zhongguo jing ji feng yun ren wu [Online-Ausg.]. Cheltenham, UK: Edward Elgar. 2009. ISBN 978-1-84720-636-7. 
  10. ^ 10.0 10.1 10.2 資料:商務部部長薄熙來. [2013-09-23]. 
  11. ^ 11.0 11.1 11.2 Bo Yibo, leader who helped reshape China's economy, dies. 紐約時報. 2007-01-16. 
  12. ^ Finkelstein, David Michael; Kivlehan, Maryanne "China's leadership in the 21st century: the rise of the fourth generation" (East Gate, 2003).
  13. ^ 中國十大宜居城市
  14. ^ 2000年大連市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
  15. ^ 第一財經日報(上海)3月7日 薄熙來時代:造就北方的香港大連
  16. ^ 「城市建設得像歐洲,農村發展得像非洲。」. 瞭望東方周刊. 2008-02-29 (中文(簡體)‎). 
  17. ^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17.6 17.7 17.8 Li, Cheng. China's leaders: the new generation. Rowman & Littlefield. 2001: 166. ISBN 0847694976. 
  18. ^ China Labor Bulletin, "Liaoning Province – An overview"
  19. ^ 19.0 19.1 Pan, Philip P. "China Releases Investigative Reporter Whose Jailing Had Upset U.S.", The Washington Post, 4 January 2006. Retrieved 2 April 2011.
  20. ^ Earp, Madeline. "A Twisting Road to Canada for a Chinese Journalist". Blog entry. The 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 9 February 2009. Retrieved 22 May 2011.
  21. ^ 蟻力神獲直銷牌照聽取業內「驚」聲一片
  22. ^ 22.0 22.1 22.2 22.3 Bo Xilai: China's Brash Populist. Asia Times Online. 2010-03-19 [2011-06-16]. 
  23. ^ 薄熙來:風口浪尖上的「魅力部長」. 人民日報. 2005-06-13 [2015-06-03]. 
  24. ^ 資料:商務部部長薄熙來的五種面孔. 時代人物周刊. 鳳凰網. 2012-03-15 [2015-06-03]. 
  25. ^ 「鐵娘子」引退與接班人下放. 朝日新聞. Jul 18, 2012. 
  26. ^ Chinese minister guilty of torture. The Austrailian. 2007-11-09 [2012-03-21]. 
  27. ^ 薄熙來簡歷
  28. ^ 多維獨家報導:薄熙來一度行蹤成謎,又定29日到重慶. 多維新聞網. 2012-03-28 [2015-06-03]. 
  29. ^ 29.0 29.1 29.2 29.3 29.4 29.5 29.6 Wines, Michael. In Rise and Fall of China's Bo Xilai, an Arc of Ruthlessness. The New York Times. 2012-05-06 [2012-05-07]. 
  30. ^ 引用錯誤:無效<ref>標籤;未為name屬性為dw7的引用提供文字
  31. ^ Noughton, Barry. China's Economic Leadership after the 17th Party Congress. China Leadership Monitor No. 23. [2012-03-28]. 
  32. ^ Wang, P. The rise of the Red Mafia in China: a case study of organised crime and corruption in Chongqing, Trends in organized crime, http://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12117-012-9179-8
  33. ^ Stanley Lubman, Bo Xilai's Gift to Chongqing: A Legal Mes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12 April 2012.
  34. ^ China's other face: The red and the black. The Economist. 1 October 2009. 
  35. ^ 引用錯誤:無效<ref>標籤;未為name屬性為Ewing2的引用提供文字
  36. ^ Lam, Willy. Chongqing's Mafias Expose Grave Woes in China's Legal Apparatus. Jamestown Foundation. 4 November 2009. 
  37. ^ Keith B. Richburg, After Bo's fall, Chongqing victims seek justice, The Washington Post, 19 April 2012.
  38. ^ Tania Branigan, Bo Xilai: downfall of a neo-Maoist party boss who got things done, The Guardian, 20 March 2012.
  39. ^ Chinese infighting: Secrets of a succession war, Financial Times, 4 March 2012.
  40. ^ Dan Levin and Michael Wines, Cast of Characters Grows, as Does the Intrigue, in a Chinese Political Scandal, The New York Times, 8 March 2012.
  41. ^ Branigan, Tania Red songs ring out in Chinese city's new cultural revolution, The Guardian, 22 April 2011.
  42. ^ "Chinese city of 30m ordered to sing 'red songs'". 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20 April 2011
  43. ^ 重慶要求組織幹部群眾集中傳唱《走向復興》等36首紅歌. 光明日報. 2011-04-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3-15). 
  44. ^ Associated Press. "'Red Songs' fuels Chinese politician's ambitions". 3 March 2011, Fox News Channel
  45. ^ 且看薄熙來之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 2009-08-29 [2015-06-03]. 
  46. ^ 「紅色短信」要有「百姓情結」. 新華社. 2009-05-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3-15). 
  47. ^ 重慶最大毛澤東塑像亮相大學城(組圖). 2008-10-25 [2015-06-03]. 
  48. ^ 重慶保障性住房建設投資同比增長84%. 搜狐網. 2011-06-06 [2015-06-03]. 
  49. ^ Lam, Willy. Chinese Leaders Revive Marxist Orthodoxy. The Jamestown Foundation. 2010-04-29 [2010-04-30]. 
  50. ^ 50.0 50.1 Keith B. Richburg, China's 'red culture' revival unwelcome reminder to some, The Washington Post, 29 June 2011.
  51. ^ Demick, Barbara 'Red song' campaign in China strikes some false notes', Los Angeles Times, 3 June 2011.
  52. ^ 52.0 52.1 52.2 52.3 Malcolm Moore, "Neil Heywood death in China: Bo Xilai 'drowned Chongqing in a sea of Red terror'", The Daily Telegraph, 17 April 2012.
  53. ^ Rosemary Righter, Bo Xilai's Sacking Signals Showdown In China's Communist Party, Newsweek, 15 March 2012.
  54. ^ Buckley, Chris. In China's Chongqing, dismay over downfall of Bo Xilai. Reuters. 16 March 2012 [15 April 2012]. 
  55. ^ 引用錯誤:無效<ref>標籤;未為name屬性為EAI的引用提供文字
  56. ^ Migration in China:Invisible and heavy shackles, The Economist, 6 May 2010.
  57. ^ Wong, Stephen Taxi protests test China's tolerance, Asia Times Online, 11 December 2008.
  58. ^ Elegant, Simon "China's Taxi Strikes: A Test for the Government", Time, 28 November 2008.
  59. ^ Oster, Shai "China Faces Unrest as Economy Falter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22 December 2008.
  60. ^ Johnson, Ian Trial in China Tests Limits of Legal System Reforms, The New York Times, 19 April 2011.
  61. ^ 61.0 61.1 61.2 61.3 61.4 Jonathan Ansfield and Ian Johnson, Ousted Chinese Leader is Said to Have Spied on Other Top Officials, The New York Times, 26 April 2012.
  62. ^ Martin Patience, "Bo Xilai scandal: China president 'was wire-tapped'", 26 April 2012.
  63. ^ 63.0 63.1 Michael Sheridan. British fixer Neil Heywood's murky death linked to fallen leader Bo Xilai's wife. The Australian. 2012-04-02 [2012-04-10]. 
  64. ^ Sharon Lafraniere, John F. Burns. Briton's Wanderings Led Him to Heart of a Chinese Scandal. The Washington Post. 2012-04-11 [2012-04-13]. 
  65. ^ Jason Lewis, Harriet Alexander and David Eimer, "Neil Heywood murder: Bo's wife, a French businessman and the £40 million property empire", The Daily Telegraph, 6 May 2012.
  66. ^ Michael Forsythe "Bo Xilai Clan Links Included Citigroup Hiring of Elder Son", Bloomberg, 23 April 2012
  67. ^ Neil Heywood killed 'because he threatened to expose Gu Kailai's money trail'.. The Daily Telegraph. 2012-04-16 [2012-04-17]. 
  68. ^ Damien McElroy and Malcolm Moore, Bo Xilai's wife 'was in the room when Neil Heywood was poisoned', The Daily Telegraph, 24 April 2012.
  69. ^ Ethan Gutmann. Bitter Harvest: China's 'Organ Donation' Nightmare(苦痛的摘取:中國器官「捐獻」的夢魘). Word Affairs(全球事務). 2012, (JULY/AUGUST(7/8月號)). 
  70. ^ 香港蘋果日報:薄谷夫婦涉活摘法輪功器官撈巨資. (大紀元引述)香港蘋果日報. 2012-10-04. 
  71. ^ Ethan Gutmann. China-Experte: Gestürzter KP-Politiker Bo Xilai in Organhandel verwickelt(中國專家:垮台的薄熙來參與器官交易). Der Standard奧地利《標準報》、國家新聞社APA. 2012-08-16. "中文編譯" 
  72. ^ Larry Getlen. 〈China’s long history of harvesting organs from living political foes〉(中共長期從政治異議人士摘取器官的歷史). 《紐約郵報》 New York Post. 2014-08-09 (英文). "〔中文編譯〕" 
  73. ^ 黃潔夫媒體上罕見指證:周永康涉器官移植黑幕. 大紀元時報. 2015-03-16. 
  74. ^ 外交部發言人辦公室就王立軍事件答問. 人民網. 2012-02-09 (中文(簡體)‎). 
  75. ^ 溫家寶:重慶須反思王立軍事件. BBC中文網. 2012-03-14 [2012-03-14] (中文(簡體)‎). 
  76. ^ 重慶市委主要負責同志職務調整. 新華網. 2012-03-15 [2012-03-15] (中文(簡體)‎). 
  77. ^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公告〔十一屆〕第四十四號,2012年10月26日
  78. ^ 薄熙來受賄、貪污、濫用職權案開庭審理
  79. ^ 薄熙來受賄、貪污、濫用職權案將於8月22日在濟南開庭審理
  80. ^ 薄熙來案完成第二天法庭調查 24日繼續開庭
  81. ^ 薄熙來案8月24日庭審實錄
  82. ^ 薄熙來案8月25日庭審實錄(第四日)
  83. ^ 薄熙來案今繼續庭審 檢方稱其無自首坦白檢舉揭發情節
  84. ^ 薄熙來案一審庭審結束 97名當事人知情者被調查
  85. ^ 薄熙來案一審將擇期宣判
  86. ^ 薄熙來案將於9月22日審判
  87. ^ 判決要點
  88. ^ 新華網快訊:法庭對被告人薄熙來以受賄罪、貪污罪、濫用職權罪依法判處刑罰,數罪併罰,決定執行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89. ^ 薄熙來將提出上訴 網友稱希望薄案成為其他案件標杆
  90. ^ 薄熙來上訴已經立案受理
  91. ^ 薄熙來案10月25日10時二審公開宣判. 新華網. 2013-10-21 [2013-10-21] (中文(中國大陸)‎). 
  92. ^ 薄熙來受賄、貪污、濫用職權案二審維持原判
  93. ^ 薄望知透露薄熙來在秦城監獄近況:剛搬新房 可通電話
  94. ^ Wong, E., & Barboza, D. (2012, October 6) Former wife of fallen Chinese leader tells of a family's paranoid side. New York Times. Retrieved October 18, 2012.
  95. ^ 薄熙來寫給前妻李丹宇情書曝光.:鳳凰網,2012-10-9
  96. ^ 黃安偉, DAVID BARBOZA. 前妻李丹宇眼裡的薄熙來. 紐約時報. 2012-10-08 (中文(簡體)‎). 
  97. ^ 97.0 97.1 DAVID BARBOZA. As Bo Xilai Rose in China, His Family’s Wealth Grew. 紐約時報. 2012-04-23 [2012-04-24] (英文). 
  98. ^ 9月份央企領導職務變動情況. 新華網. 

外部連結[編輯]


中國共產黨 中國共產黨職務
前任:
汪 洋
中國共產黨重慶市委員會書記
2007年11月-2012年3月
繼任:
張德江
前任:
於學祥
中國共產黨大連市委員會書記
1999年9月-2001年1月
繼任:
孫春蘭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職務
前任:
呂福源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部長
2004年2月-2007年12月
繼任:
陳德銘
前任:
張國光
遼寧省人民政府省長
2001年2月-2004年2月
繼任:
張文岳
前任:
魏富海
大連市人民政府市長
1993年-2000年
繼任:
李永金